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76.第076章换来转机

《官场局中局》 76.第076章换来转机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项瑾醒来后,梁健已经从外面买来了豆浆油条,锅子里还煲了粥。 这是他好一段日子来,头一次准备早餐。

    项瑾看看早餐道:“豆浆油条,好不健康的早餐啊!”

    梁健道:“还有粥,如果觉得不健康,可以喝粥。”

    项瑾道:“虽然不健康,有时候就是馋这豆浆和油条!”

    瞧见梁健似乎有些心事重重,项瑾用手摸了下他的脸道:“你看上去在想心事哎!”

    梁健不想对她隐瞒:“我前妻打电话给我了。”

    项瑾道:“什么事啊?你们不是分手了吗?她还来骚扰你!”

    梁健道:“她说她怀孕了,不知道孩子是不是我的,想把孩子打掉。”

    项瑾沉默了一会说:“干嘛打掉啊?就怕孩子是你的,她现在的老公难以接受?”

    梁健道:“肯定是这个原因。”

    项瑾道:“你为此烦恼?”

    梁健抹了下额头,就像要把什么脑袋里不愉快的想法挥掉:“不去想了,反正这已不是我的事情。”

    项瑾朝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没说更多的话。

    村治保委员楼新江和小队长费新真花了不少功夫,签约进度不赖,到了两个月后,就只剩下7户人家没有签约,这个速度在各个拆迁小组中也不算慢了。可剩下来的几户,就是村支部书记茅阿宝的亲戚了,这几户赖着不肯签,果然又过了半个来月,还是没有进展。

    石宁这组的签约进度就更快了,村支部书记茅阿宝基本上为他包办了。到了剩下半个月时,已经只剩下了一户没有签约。这一户就是老上访户杨连应。起初,村支部书记茅阿宝以为杨连应不久将魂归西天,所以将这户安排在了石宁这组。可万万没有想到,杨连应得知要拆迁签约之后,奇迹般地出院了,身体状况也一天好似一天,没多久就恢复了正常,且精神抖擞,毫无日薄西山的迹象。这让石宁急了,如果杨连应这户签不下来,就会影响其整体进度,前面签得再好,也等于白费。

    石宁对茅阿宝说:“你看怎么办?杨连应这个老上访户,要拖后腿了。”

    茅阿宝说:“工作我们已经做了不少,要不你上门一次去做做工作?”

    石宁想,自己是镇上干部,亲自上门,也是给杨连应面子,去看看再说。石宁到了杨连应家,杨连应头一句话就是:“我老婆不能白死,我要飞霞公司陪我的老婆。”

    石宁做工作:“老杨,我们今天来,是来跟你谈拆迁的事情,签了约,拆了房子,安置新地方,你不仅能拿到钱,还能住新房。”

    杨连应横他一眼:“我老婆都死了,你让我跟谁去住新房。以前的事情不解决,拆迁别想谈。”

    杨连应请他们出门,他们不走,杨连应就说要关门,自己往外走。茅阿宝拦住杨连应道:“老杨,今天好歹我们镇上石秘书亲自来,你总不能这么一走了之吧?”

    杨连应道:“石秘书,比党委书记大吗?”

    茅阿宝瞧瞧石宁,只好不说话。

    杨连应道:“现在镇干部都是***,上次我去镇政府上厕所,他们以为我又要找书记,硬把我拦在外面,还好一个小年轻放我进去,不然我尿在裤子里。”

    杨连应说的小年轻,正是梁健。当时黄少华还没有离开十面镇。杨连应对那位放他到厕所小解的梁健印象很深,就是叫不出名字。

    茅阿宝说:“老杨,做人要向前看。人死不能复生,你老伴已经死了,你要面对这个现实。你的生活还是要往下过的,如果你同意拆迁了,以后拿了拆迁款,住了安置房,不是还可以娶个新老伴吗?”

    杨连应一听茅阿宝说这种话,心里的气就涌出来了,“按你的说法,死一个老伴,再娶一个新的,就没人命关天的说法了。你们给我滚,你们问题不解决,还出这种馊主意,滚!”说着就拿起了墙边扫帚要把镇村干部扫地出门。

    被赶了出来,石宁心情糟糕:“这老杨脑袋有问题了。”

    茅阿宝:“真没想到,他还能从医院回来,原来还以为他会一命呜呼的。”

    石宁心事重重:“这老杨倔着呢,茅书记,你把他放在我这组的,最终还要靠你做好工作。这老杨,麻烦你要尽早搞定他,否则大大耽误我们进度,钟书记也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发生。”

    茅阿宝说:“我这两天就重点盯杨连应这老鳖。”

    梁健这方面签约也没什么起色,梁健知道这几户都是茅阿宝的亲戚,由茅阿宝在背后撑腰,才始终赖着不签约,估计茅阿宝答应了,等他们最后签的时候,拆迁费肯定有得涨高几倍。

    跟楼新江和费新商量之后,梁健打算在碰头会上发飙。那次拆迁碰头会上,通报了进度。之后,组长傅栋问大家,有没什么意见和建议。梁健道:“我们小组,目前还有七户拆迁户,据我了解,这七户都是我们村茅阿宝书记的亲戚啊,茅书记,其他村民都签了,就剩下你亲戚没签,你说这有什么原因吗?”

    茅阿宝没想到梁健打头炮,就是针对他,支吾了一下道:“这也是巧合。我茅阿宝没有让他们不签,是他们有各自的原因。这几户虽说是我的亲戚,可俗话说,亲兄弟明算账,只要涉及到钱的问题,即使是亲戚也不买账的。”

    梁健道:“那也不一定。村治保委员楼新江家里也有一户在我们组,开始也不愿签,他上门去做了两次工作,就签了。楼委员你说是吧?”

    楼新江接过梁健的话头说:“我们村干部,对于亲戚的拆迁也有责任。反正从我的切身体会来说,亲戚上门做工作还是有效果的。”

    梁健道:“楼委员说的没错,关键是有些干部是否真的愿意做工作,还有,是做正面的工作,还是负面的工作。”

    茅阿宝忍不住道:“梁健,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我是做负面的工作?”

    梁健道:“我没有指你,谁在做正面的工作,谁在做反面的工作,大家心里应该清楚。”

    茅阿宝道:“你别乱说,你真是在动摇军心,不利于我们拆迁组整体团结。”

    梁健咄咄逼人道:“我并没有乱说,我有所耳闻,有些村干部,故意跟他们的亲戚传话,让撑住别拆迁签约。这背后肯定有不可告人的原因!”

    石宁一直在边上听着,今天梁健的发飙他也没有料到。茅阿宝让梁健逼问急了,石宁必须得帮腔,一想到杨连应的难做工作,他念头一转道:“梁健。我觉得呢,拆迁户工作做不下去,最主要的还是得找主观原因,你这组还有7户,这7户首先是你的任务,你不能完全怪到茅书记身上。我有一个提议,如果你实在觉得那7户难做,那你把这7户给我,我把我剩下的一户给你。我们换一下怎么样,你敢不敢?”

    梁健想,石宁为什么肯用一户换七户,肯定是杨连应这户让石宁伤透脑筋了。杨连应是老上访户,这没人不知。用一户老上访户,来换梁健的七户,石宁肯定考虑到这七户都是茅阿宝亲戚,茅阿宝能搞定。梁健本来肯定不会答应,但石宁说“敢不敢”的话,他就道:“没什么不敢的,就这么定了。”

    开完会后,茅阿宝嘿嘿笑着:“石宁秘书,你脑袋好使。这么一调换,主动权就全部到我们这边了。梁健这小子,本来会说是我给他设套,现在没有什么理由可找了。杨连应这老鳖那么难搞,我想够他受的,我们就等着看他辞职吧。”

    石宁因为在杨连应的事情上犯了难,这回倒没那么乐观了:“茅书记,如今这7户可都是你的亲戚了,你马上帮我去做做工作,看看能不能就这两天签下来。虽说,杨连应挺麻烦,但万一出现什么奇迹,让梁健签掉了,我可真就没脸了。”

    茅阿宝说:“放心,石秘书,我明天就去跟我那些亲戚说,让他们都签了。”

    第二天,茅阿宝果然屁颠颠去做各路亲戚的工作,让他们早点把协议签了,越早越好。前些天对梁健说过坚决不签的茅进财纳闷了,“不是说要两个半月后才签吗?改了?”

    茅阿宝说:“改了,改了。”

    茅进财道:“阿宝,你本来说,拖一天给一百的,现在提前让我们签,上次说好的钱还是要给的,否则我不签的。”

    茅阿宝说:“给,给,一分都不少。让你签,你就赶紧签,我还害你不成。”

    茅进财道:“那钱呢?你给了钱,我就签。”

    茅阿宝:“你想钱想疯了吧?我茅阿宝,你也不相信?”

    茅进财:“你茅阿宝我相信,可村干部我不相信,这个世上哪个干部可以相信,哪个干部靠得住?所以我也不相信你这个村干部茅阿宝,反正你给了钱我就签,亲兄弟明算账。”

    茅阿宝用手指着茅进财:“啊财啊财,我该怎么说你……”

    茅进财:“你不用说我,我跟其他亲戚都统一了,他们也是一样,你不先付钱我们就不签约了。”

    茅阿宝没想到自己那帮亲戚,这个节骨眼上会倒戈一击。他又去走了几户,还真是不见钱不签约。茅阿财这才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只好回村里取钱去,财务不在,就拖到了第二天。这件事,他都没敢跟石宁和镇干部多讲,否则就该成一笑话了,所有的气都他自己咽下了。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