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89.第090章告一段落

《官场局中局》 89.第090章告一段落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还真是小范围的聚餐,就钟涛、秦军正和余悦三人。 上了好酒好菜,钟涛连敬他们酒。秦军正站起来,对余悦说:“余秘书,我们一起代表审计组敬敬钟书记。”钟涛道:“谢谢两位组长了。”

    钟涛把酒喝完,夹着菜:“两位组长,我这次对区里安排审计组的事情,也听说一些。我相信,这次区里把你们两位派下来,肯定是经过慎重考虑的。说不准,你们一回去,就能得到提拔任用了啊!”秦军正道:“钟书记,你太抬举我们了。我们恐怕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啊。不过,你钟书记可是我们胡书记的同学,知道的肯定比我们多,有机会也帮我们说说话啊!余悦你说是不是啊?”

    钟涛将三人的酒杯都倒满了,站起来又敬他们:“秦组长,你要这么说就不对了啊!我虽然和胡书记是同学,但我们毕竟是上下级的关系,胡书记作为区主要领导,与我啊也就同学关系,怎么比得上我们余悦同志啊。余悦是胡书记正儿八经的秘书,了解的情况肯定比我们多,是吧?”余悦知道钟涛是在往自己脸上贴金,她的确是胡小英书记的秘书,但秘书也有秘书的难处,很多事情领导不说,就不能问。她知道领导的有些私事,但领导的有些真实想法,她也不一定就完全知晓。所以,余悦谦虚道:“我也只是替胡书记拎拎包而已。”

    钟涛又道:“有一个事情,我想余科长肯定知道。”余悦道:“什么事情?”钟涛道:“这次经济责任审计,为什么是离任审计与任中审计合在一起?”余悦心道,这不是为了创新审计形式嘛?这个回答谁都知道,最清楚的应该就是身边的组长秦军正,但秦军正没有说话,只是饶有趣味地听着,于是余悦也不想多说,就道:“我不太清楚,钟书记你有什么说法吗?”

    钟涛听余悦不说,得意的呵呵笑了起来。秦军正用手指指钟涛道:“钟书记肯定是有什么内幕消息,快说来听,我们这些当事人倒还蒙在鼓里呢!”钟涛故意凑拢道:“这是区委胡书记,给区政协柯主席看的一个脸色。”秦军正好奇道:“经济责任审计,跟区政协柯主席有什么关系?”钟涛笑道:“柯主席把他的得力干将金凯歌,放到了我们十面镇来锻炼,当时胡书记本就不太同意,但碍于柯主席面子,也就勉强同意了。但是你知道金镇长的工作……”钟涛摇了摇头,“他对分管领导没有掌控力,最近几个月的财政开支,仅仅就是接待这一项,就超支得惊人。区委胡书记很不放心,也很不开心,所以决定任中审计一起开展。”

    秦军正歪过脑袋看看余悦:“真有这事?”余悦并不了解内情,胡书记也从未跟她提起过个中原因,她也不知道钟涛所言是否纯属捏造,但她无法反驳,道:“钟书记,看来真比我们更了解内情。”秦军正马上端起酒杯道:“钟书记,连人家区委书记秘书都这么说了,你要罚酒。”钟涛道:“该罚,该罚,谁叫我道听途说呢。”

    晚饭结束时,钟涛取出两个信封来,分别塞给秦军正和余悦。秦军正稍作推迟拿了,余悦道:“钟书记,这么客气干什么?把我们当外人吗?”钟涛道:“余秘书,如果你不把我当外人,就请收下。”余悦捏了捏信封,不是银行卡,就是消费卡,按照规定这些卡都是不能收的。钟涛见余悦尚在犹豫,便道:“不过是镜州大厦的一张卡,无非一点日用品,这两天也辛苦你们了,这么辛苦,一点日用品总要的。”秦军正搭腔道:“余秘书,钟书记也是我的战友,这点面子,你要给他的。”余悦想,组长都这么说,如果当场拒绝,就会把气氛搞僵,于是她说:“今天我暂时收下,明天我还给钟书记。”钟涛道:“余秘书,你这就不对了,如果你明天还给我,那不是给我甩脸子吗?”

    余悦还真体会到了什么是不收礼也有罪。

    回到了小区,她没有马上上楼,而是打电话给了梁健。把吃晚饭的情况跟梁健说了下,特别是关于胡书记要审的其实是金凯歌这段,把收了消费卡的事情给略了。梁健道:“我觉得,这不大可能。”余悦道:“为什么?”梁健道:“如果这是真的,在你们下来之前,就应该特意交代清楚了,不会与别人私下里说,却不跟你们明说。审计的事情,应该也不是儿戏吧?”

    余悦觉得梁健说的有道理,但也不能肯定钟涛说的完全没谱,官场的事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玄妙,很多事情都不直说,而是靠一个人去领悟。

    余悦回到家里,打开信封,见里面并非镜州大厦的消费卡,而是一张建行信用卡。第二天她到柜员机上查询,里面是两万元。

    瞧见这两万元,余悦愣了,这不等于自己收受了贿赂?心道:“难道审计组到外面,收受贿赂是常事?”秦军正应该知道卡里有多少钱,但他收那些钱看似很自然。这不是说明,秦军正对收钱的事,已经习以为常了嘛!

    怎么处理这两万的卡,让余悦很苦恼,如果这么收下,就等于一张白纸上沾染了污迹,永远都洗不干净了。如果把这两万块的卡还给钟涛,那就等于得罪了钟涛,也掀了秦军正的面子。

    她打电话给梁健,说晚上搭他的车回去。

    车上她跟他商量,该怎么处理这两万块。梁健说:“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交给区纪委。”余悦想了想道:“如果交给了纪委,是否就把事情给上纲上线了?纪委肯定要问明这些钱的来历,不是吗?”梁健想了想道:“这也是,给了纪委说不定更加麻烦。纪委也不是不透风的墙,如果纪委有人说你把钟涛送的钱上缴了,你以后就会落一个‘反腐典型’,这也等于说送钱给书记秘书的人很多,胡书记可能也不希望看到这种事情。”余悦感到头痛:“那你说我该怎么处理这张卡?”梁健想了想,道:“找个合适的机会,交给胡书记吧。是她派你到审计组的,你的事情向她汇报,应该没有什么错的。”余悦也觉得这做法颇为妥当:“那我就等个好时机。”

    审计组的工作按部就班的进行着。期间,审计组组长秦军正始终没有接受镇长金凯歌的请吃。据梁健了解,秦军正在这些日子里,业余时间常和党委书记钟涛混在一起,这消息是余悦透露给他的。余悦说,秦军正多次跟她说,一起去和钟涛吃饭。自从那次拿到那张两万的信用卡后,她就再没接受过钟涛的请客。她了解到,钟涛通过秦军正,陆续请组里的其他成员吃了饭,至于给组员是否也送了信用卡,她无法查证。

    那天,在金凯歌的办公室里,金凯歌问梁健:“你说这审计组,是不是有问题?”梁健问道:“金镇长,你指的是什么?”金凯歌道:“审计组秦组长,一直不接受我们请客,但我从侧面了解到,他常和钟书记在一起,你说,这不是很有些可疑吗?”梁健道:“我也有听说,但不能确定一种说法。”金凯歌睁大了眼睛,感兴趣地道:“什么说法,你倒说说看。”

    梁健也不讳言:“我听说,区政协柯旭主席跟区委胡书记的关系有些紧张?”金凯歌听这么说,皱了皱眉:“你听谁说的?”梁健道:“谁说的不重要,这只是一种说法。”金凯歌道:“你继续说,这跟审计有什么关系?”梁健道:“有人说,这次经济责任审计,采取离任和任中审计相结合的办法,其实重点是任中审计,也就是针对你的审计,这是胡书记对付柯主席的办法,因为你是柯主席的人。”

    金凯歌听了之后,表情严肃,过了好一会,才咧嘴笑了起来:“有些人,真是很有想象力,什么事情,被这么一编,就跟真的一样了。”梁健道:“如果这是编的,那任他们去吧,也不可能对金镇长你有什么特别的不利。”金凯歌道:“我就看这个秦组长玩什么花样吧,别呆会玩不好,把自己给玩进去。”

    梁健出了金凯歌办公室后,金凯歌靠在了椅子里喝了一杯茶,接着还是决定拿起手机,打电话给老领导柯旭。柯旭接起了电话,金凯歌简单把自己听到的情况说了。柯旭道:“别人怎么说,那是他们的自由。与胡书记的关系,你放心,我还没有任何理由,要与党委主要领导过不去,我相信她也不会胡乱树敌,我相信胡书记的政治能力。”

    通完电话,金凯歌总算放下心来,再过三天,审计组的工作任务就要完成,得退出十面镇,进入后续的分析阶段,一个星期之后,审计组要向区委汇报审计组的重点情况。金凯歌想,即使秦军正要搞什么花样,到时候也会浮出水面了。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了。在审计组退出十面镇之前,十面镇党政主要领导开了一个欢送会。钟涛致辞欢送,说的都是客套话,“感谢”这个词,在讲话中出现了十一次,给了审计组足够的面子。金凯歌也说了几句,他把自己想表达的意思,也毫无保留说给秦军正听了,他说:“相信,区审计组这次深入细致的审计,能够秉持实事求是的原则,给予公正的评价。”

    秦军正最后说了几句客气话,并说区审计组肯定会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将审计情况进行科学分析,公正评价,再报区审计局党组研究,最后将有关情况报送区委常委会。

    这样,十面镇的经济责任审计工作,算是告了一个段落。接下去,就是等待审计结果了。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