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107.第109章重点发言

《官场局中局》 107.第109章重点发言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本想再说些什么,余悦电话来了,说市领导和区领导已经到了。 梁健急匆匆赶到会议室去。大家还在入座,梁健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市纪委书记高成汉坐在最中央,两边分别是区委书记胡小英、市纪委常委赵明华和区纪委书记温照盛,另一边是镇上的领导班子成员和镇村干部、部分两代表一委员。

    梁健第一次见到高成汉,这是一个中年男人,人显得清瘦,颇有些纪委干部清正清廉的形象,头发很好,乌黑发亮,这头黑发让他不因清瘦而精神不振,还有他的眼神也是目光炯炯,仿佛什么事情也别想糊弄他。梁健对这位纪委高书记,第一印象不错。

    高书记开场也不用人主持,一个人讲开了。高成汉道:“今天很高兴到我们十面镇调研。十面镇这个名字,也挺有意思,‘威风十面’。开个玩笑。我相信,十面镇一直以来都迈着坚定地步子在改革发展。如今十面镇又承担着整个长湖区北部新城建设的主战场,胡书记我没有说错吧?”他转向胡小英问了句。

    胡小英赶紧道:“高书记,你说的不错,十面镇是我们北部新城建设的主战场。”

    高成汉点了点头,继续道:“所以啊,今天我们这个调研的题目,不管是对十面镇,还是对我们市、区纪委来说,都是很有意义的。我们调研的主题是:权力阳关运行。权力是什么?权力是一把双刃剑。什么是双刃剑?就是用得好可以斩妖除魔,于我们今天来说就是促进发展,用的不好同样可以误伤自己。我们常说,一个工程建起来了,一批干部倒下去了。这就是权力没用好。

    “不管是中央,还是省委和市委,我相信还有我们区委和镇党委,都非常重视廉洁勤政的问题。廉洁勤政的关键,即要建立起规范权力运行的良好机制。我不知道十面镇党委有无讨论过这个问题?”

    高成汉这么问了一下,镇党委书记钟涛就开始冒汗。只好硬着头皮道:“我们讨论过。”在座的班子成员都知道,钟涛所谓的“讨论过”,无非是指把镇长金凯歌的这个提议给否决了。钟涛心里暗自侥幸:“幸好是把金凯歌派去台湾考察了,否则今天金凯歌站出来一句话,非把他整惨不可。”

    高成汉继续道:“讨论过就好,那么今天我们的座谈,可以讨论得更加充分一点。我就不多说了,今天主要还是听大家说。大家畅所欲言,说错了没关系,但要说出问题,说出情况。我事先告诉大家,我不喜欢听好话。我喜欢听点真话和人话!”

    座谈开始了,十面镇所有的人,几户都是钟涛和章华一手安排的,目的就是防止这些人把镇上的一些不好的情况说出来。钟涛批准参加的人有:副镇长常戚、石宁,镇财政办钟少春、综治办主任陶国强、镇南村支部书记茅阿宝和其他几个来自学校、基层的“两代表一委员”,每一个都是钟涛让说东就说东、让说西就说西的人物。

    为此,钟涛对今天这些人还是放心的,唯一不放心的就是余悦和梁健。他觉得余悦应该不会说什么不中听的,她来镇上没几天,量她也不敢公认说他坏话。对付梁健,他和章华好好商量了一下,决定让梁健最后一个说。

    让梁健最后一个说,是有考虑的,那就是今天的调研,总共时间才安排了三个小时,他嘱咐了前面几个人,尽量说得多一些,到时候时间超出了,领导也会没有耐心,草草结束,梁健恐怕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然而,有一点是钟涛没有料到,那就是由于事先都打了招呼,所有座谈人员,基本上都往好了说,基本上都表扬十面镇规范权力运行工作做得好。说得人多了,这个座谈会,听上去,就变成了只说成绩、不谈问题的表扬大会,受表扬的当然是镇党委书记钟涛。

    四个人谈下来,市纪委书记高成汉表情没什么变化,而是特别认真的记着什么。而坐在一旁的区委书记胡小英就有些坐不住了,她脸色也变得难看。她暗道:“这个钟涛到底是怎么搞的?他这么做,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他根本不了解高书记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今天耍这点小聪明,很可能会给他自己带来非常不利的后果!”

    于是,她在第五个人即将发言的时候,忽然叫停了:“我们第五位发言者,先停一下,我说几句。”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区委书记胡小英。

    胡小英的突然打断,让在场的人都觉意外,不知胡小英要说些什么。

    胡小英朝大家看了一眼,道:“前面四位同志的发言,都针对了十面镇在规范权力运行方面的好做法好经验,讲了不少。这里我要提醒一下,刚才高书记也已经讲了,希望大家多谈点问题,多讲点实话。我们不要怕说问题,有问题才能想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所以,下面的发言请大家务必注意一下。”

    胡小英这么一说,钟涛意识到,事先让大家往好里说的办法有些行不通了,于是跟章华使了眼色,让章华提醒后面的发言者。

    可如今是在座谈会现场,怎么提醒呢?章华只好补充了一句:“请大家按照胡书记的要求,多谈问题。”

    接下去座谈的人员,大都做足了说好话的准备,对于说实话、说真话的准备却没有做过。不知道该如何说,而且大家心里都没谱,这个实话到底说到啥份上?不说,上级领导不满意,说了,太过,那么钟书记不满意。俗话说,县官不如县管,如果把钟书记得罪了,以后自己在镇上怎么混啊?

    于是大家还是照样按照准备讲下去,即便讲到问题,也只是说了一下微不足道的,比如“镇领导班子成员,以后在理论中心组学习中要多学些一些廉洁勤政方面的精神”之类。

    胡小英见这帮人不拿她的话当话,觉得这些人不可救药。钟涛的后背也都已经开始湿透,心想:“今天会不会真就此弄巧成拙?”于是豁出去道:“高书记、胡书记,我来谈谈我们十面镇领导班子权力运行中,还存在的一些问题。”

    “钟书记,你先等等。”市委常委、纪委书记高成汉忽然讲话了。

    高成汉的语调,不急不缓,不高不低,很难听出其中有些什么感qing色彩,但却非常的具有震慑作用。大家虽然听不出,却已经感受到了他非常的不满意。

    只听高成汉继续道:“还是让其他同志先说,然后你再说说。其他同志,对镇上的权力运行工作看到什么问题的,可以讲讲,如果没有看到问题的,那就不要讲了。”

    按照座谈的顺序,章华、常戚、石宁、钟少春、陶国强都已经讲好了,剩下镇南村支部书记茅阿宝和其他几个来自学校、基层的“两代表一委员”,另外就只剩下梁健。

    茅阿宝和那几个“两代表一委员”没见过这种架势,由于当时都准备说好话,如今要讲“坏话”,这个弯一下子转不过来了。见他们不作声了,高成汉就一个个问过去:“这位同志,你有话讲吗?”茅阿宝不知如何谈问题,看似能够不讲,那最好还是不讲,总比讲错了要好,于是摇了摇头。高成汉又问下去:“这位同志呢?”那个小学校长也摇了摇头,接下去的人基本都是摇头了。

    直到了最后一位,那就是梁健。高成汉见梁健年纪轻轻,心想,这小年轻也应该说不出道道来,于是道:“这位年轻同志,是不是与上面几位一样,没什么话要说?”

    梁健看着高成汉,笑了笑道:“高书记,你好,我有些想法想借此机会谈谈。”

    高成汉有些疑问,就问了句:“谈问题?”梁健又点了点头:“谈问题,谈我认为,镇上在权力运行方面还需改进的问题。”高成汉这才笑了出来:“终于有一位同志肯谈问题了!好吧,你说说看。”

    这时区委书记胡小英也松了口气,下意识地点头,认为梁健总算能为十面镇挽回一些面子。她对梁健,有所了解,知道他跟中央一位高官有着微妙的联系,她作为区委书记,提拔梁健很大程度上也是卖那位领导的面子。平时,她也有意无意之间注意过梁健,对他总体印象不错。可如今,她还是有些担心,梁健这次能不能把言发好。而此时,梁健已经开始说话了。

    梁健道:“规范权力阳光运行,我觉得目前在乡镇还有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党政分设的制衡作用没用好、没用到位。党政分设,党委领导政府,原本是各司其职,但在实际推进一项具体工作中,又不那么明确,有时候也存在党政不分的问题,有些事情党委插手、有些事情政府做主,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划分,谁来领导、谁来操作、谁来监督,在乡镇普遍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则。就这个问题,十面镇前一阶段也想提出一个“规范权力运行机制”,但由于党委会上没有形成共识而被否决了。

    “二是内部监督没有发挥实质作用。对权力运行的监督,在镇上只有镇纪委,但比如我这个镇纪委书记,如何去监督更高层次的领导呢?具体来说,我怎么去监督钟书记、金镇长呢?他们都是比我职务高的领导,在没有上级领导授意的情况下,我如何敢去监督他们?最直接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以后升迁考察的评价,不是掌握在别人手里,而是掌握在这两位主要领导手中呢!我去主动监督他们,他们肯定会嫌我多事,到时候对我的印象不好,肯定向考察组说坏话。

    “但我觉得,最关键的一个问题,还是第三个问题,那就是公权力和私权力的认识有偏差。少数领导还是没有认识到权力其实就是公权力,权力不能寻租,权力也不能滥用。

    “把公权力认为是私权力的想法还是存在,这其实是几千年的权力观中不正确的权力观在今天的表现。即便所有的制度都完善了,但如果领导干部头脑中的观念有问题,认为权力是私人的,那么再好的制度也没用。所以,我认为制度是保障,但根本在观念,在我们是否有正确的权力观。

    “我们的党和组织是对领导干部极度信任的,所给的权力也很大,但这是建立在对领导干部权力观的信任上的,如果一旦某个领导干部的权力观发生了变化,组织上也肯定会马上作出反应,夺走权力跟赋予权力一样简单。我是根据对乡镇工作的一些了解,结合平时的思考,讲这些的。不妥当的地方请批评指正。谢谢。”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