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140.第144章不听劝告

《官场局中局》 140.第144章不听劝告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梁健虽是开玩笑,但也是实情,区委组织部的副部长,至少也要跟副科级以上提拔的干部谈心谈话,村支部书记,镇上一个组织委员谈谈话就行了!

    到了办公室,就听部里有人在谈论检察院逮捕林城镇镇长秦军正的事情,十面镇党委书记钟涛由于还没有明确的证据,不是由检察院出面,而是由区纪委带去“双规”谈话。

    坐在梁健对面的副部长王兆同,提到钟涛和秦军正的事情,都很不解的摇着脑袋:“这到底怎么回事!钟涛和秦军正,怎么会被逮住呢?”

    梁健说:“这有什么奇怪,贪污受贿国法难容嘛!”王兆同道:“话是这么说,可胡书记怎么就能一下子同意把他俩都抓进去?他们不都是胡书记到长湖区以后提拔起来的正职领导干部嘛!”梁健,这才有些明白王兆同话中的意味……

    难道有人特意把钟涛和秦军正搞翻,来打击胡小英的力量?

    在宾馆的套间里,一张茶几上沏好了上等普洱茶。茶几边上围坐着四个人,分别是区长周其同、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潘德州、常务副区长田坎和组织部长朱庸良。区长周其同拿起了茶壶给其他三位倒水。

    平时他们都是养尊处优的,至少在本区范围内,一区之长根本不可能给别人倒茶。这会,这么几个人里,组织部长朱庸良,算是职位最末的了。按理说,组织部长是区委常委,手中掌握的人事权比区人大常委会主任还大,但人大毕竟是正职。常务副区长,既是常委、又是副区长,党委、政府两头任职,也比朱庸良靠前。

    因此朱庸良自觉承担起服务工作,今天这宾馆的房间,也是由他安排,他不能告诉李菊开房的目的,只说有客人过来。

    这时朱庸良就想接过周其同的水壶,给大家倒茶。周其同的手拿着水壶让开了,道:“朱部长,别客气,今天就让我给大家倒一回水。”朱庸良争取了两次,周其同还是让,朱庸良只好作罢。

    周其同倒水的时候,大家都用手指,在桌上敲敲,以示感谢,这种以中食指关节敲击桌边的方法,有几年在官场很流行,表示感谢人家给自己倒水。

    周其同给人家都倒好了水,才最后给自己倒上,今天真是周其同难得的谦逊。大家都看得出周其同心里开心着呢。

    周其同茗了一口茶,道:“这段时间,大家真的辛苦了,到了现在,终于有了成果。”

    区人大主任潘德州道:“找出秦军正受赵弓贿赂,全靠了田坎区长啊!”田坎听潘德州推功,就道:“那是潘主任指导有方啊,使我可以派人盯得牢。”区人大主任潘德州又道:“朱部长也做出了很大牺牲,以前钟涛对朱部长也是很敬重的,跟朱部长也走得比较近。但朱部长还是在胡小英和周区长之间,做出了正确选择,把钟涛这个亲近胡小英的党委书记送给了纪委。”朱庸良笑着道:“潘主任,尽说我们的好。这次把胡小英的两元大将领搞下去,主要是潘主任指挥得当。”

    潘主任点头笑着:“要这么说啊,主要还是周区长统揽全局,指挥得当,这次肯定是让胡小英大伤元气了!”

    周其同道:“大家都有功。以茶代酒,我敬敬大家。我已经让秘书准备了晚饭,待会我们商量好事情,我再好好用酒敬敬大家。”大家都说“好”。

    周其同道:“这次我们取得了一些成功,但要真正把胡小英请出我们长湖区,要走的路还长着。第一点,我们要始终把人事权掌握在手中。胡小英这次提拔使用的两名干部落马,对胡小英的用人权,是一次极大的打击,她肯定已经晕头转向。接下去,我们的工作就好做了,一方面我们不能让胡小英了解掌握整个长湖区干部的真实情况,这就要靠朱部长了;另一方面我们要尽量把其他常委拉到我们这边来,在常委会投票中占据绝对优势,这要靠大家去拉拢。只要坚持下去,胡小英肯定会非常头疼,到最后,她在用人上会完全失控。朱部长,你说,你那边有没问题?”

    朱庸良道:“问题不大。”转念他又道:“就是最近,部里有了些变动。”

    周其同看着朱庸良道:“什么变动?”朱庸良道:“大家也知道,我们部里新来了一个副部长梁健,我想,这小子应该是胡小英安排来的。”周其同道:“他跟胡小英走得很近?”朱庸良道:“要说很近,也不是。这小子第一天上班,胡小英说要找他谈话,后来发生了事情,没谈成,她就一直再没有找过这小子,好像是不管他了。”

    周其同道:“你再观察一段时间,一个副部长,起不了什么风浪,我相信你朱部长能够摆平的。”朱庸良道:“我一定处理好。”周其同:“那就好,今天我们主要还是以庆功为主,大家有小姐妹可以带啊!反正我们就这么几个人么,也就不避讳了!”

    其余人都哈哈笑了起来,都想着晚上有一翻可乐了。

    一早上,梁健又去看了一趟常务副部长邵有康。去年他也经常出入医院,看望和照顾以前老领导黄少华,今年又来看望邵有康。

    梁健有感触:领导干部还真是不好当,在官场这个夹缝中谋生存,心态一定要好,否则很容易因为各种不如意伤了身体、费了神经,最后得不偿失。曾经沧海难为水,身在官场难写意。要真正达到宠辱不惊、进退自如的境界,又谈何容易!

    邵有康生命危险去除,还处在昏迷之中。对于梁健的看望,邵有康的家人还是挺感激的。邵有康的老婆,拉着梁健的手道:“梁副部长,谢谢你了!你真是个好人,我听人说了,你才刚刚到组织部,与我们老邵以前也不熟悉,可是,你看,你还经常来,还带东西了!”梁健道:“这都是应该的,一天是同事,就永远是同事。”他这句话,是从“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套过来的,用在这个地方还很贴切,人家愿意听。

    邵有康的老婆,脸色一转说:“但是,你们部里也真有不是人的东西。就说你们那个什么办公室主任李菊。把我们老邵害得进了医院,却不敢承担责任,竟然一天都没来过医院,一次都没来看过老邵!她以为就一了了之了!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总有一天我会让她好看!”

    听到邵有康老婆说的这些话,梁健就想到,前不久自己还劝过李菊,不管怎样来看看邵有康,可她就是听不进去。他还真替李菊担心,说不定哪天邵有康的老婆就会找她麻烦。梁健与邵有康家属握手告别时,邵有康的老婆又加了一句:“你把我的话,带给那个李妖精!”

    几天过去了,邵有康一直呆在医院,也没有家属找上门来,区委组织部内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这天李菊来单位上班了。

    梁健看到李菊从办公室出来,拿了个文件夹到朱庸良的办公室去。

    梁健喊了她一声:“李菊。”李菊停了下来,看了一眼梁健,她记得自己躲在家里时,有一次梁健打过电话来:“梁部长,有什么事情?”

    自从那次打电话给李菊后,李菊对他的称呼倒是发生了改变,没有再改回到“副部长”去。梁健想起昨天邵有康老婆的话,就道:“你去看过邵部长吗?”李菊一听,心想,你怎么老是要我去看邵部长!李菊就心烦了道:“没有,这会我忙着,朱部长找我有事。”

    说完就不再理会梁健,朝朱庸良的门口走去。

    梁健见无法说服李菊,也只好回头进了办公室。

    下午天就开始下雨,阴沉沉的,这已经快到黄梅雨季,身上开始发粘,空气中的湿度也很高。到了下班时间,天空就彻底黑了下来!

    区体育局副局长朱怀遇在中午就约了梁健,晚上一起吃饭。梁健说到时候,搭他的车一起走,免得让单位的车送他到饭店了。

    他目前跟李菊合用一辆车,很不方便。李菊是一办公室主任,不是领导班子成员,原本是没得专车接送的,可由于办公室主任的岗位特殊,需要安排各种杂事,又有朱庸良照顾,她就正儿八经地享受起了领导待遇,坐上了部里的车子。

    梁健不用车,这天单位的车就成了李菊的专车。

    准点下班,梁健就下了楼,还真巧,李菊也正好下来,向着停在楼下的车子走去。梁健看着李菊的背影,她今天身穿套裙,将她的身子裹得紧紧,头发从后面盘上去,露出后脖子雪白的肌肤。

    梁健看着她走路时,臀部在裙子里扭动的样子,喉头有种干干的感觉。梁健想,李菊在整幢大楼的机关女性中,也算得上相貌出众的一个人,就是性格着实古怪,不讨人喜欢。

    左边冒出一个人来,用手臂搭在梁健肩膀上。梁健扭头一看,原来是朱怀遇。朱怀遇诡异的笑着:“怎么,看美女啊?”梁健否认道:“看什么美女啊!”朱怀遇道:“哦,不看美女,是看美女的屁股!”

    梁健没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竟然被朱怀遇全部看在眼里,又看看身边,都是匆匆下班的机关干部,怕让人听去,就道:“别胡说。”朱怀遇还是没正经的道:“没什么的,不就是看一下人家的屁股嘛!又没上去摸,食色性也……”梁健知道朱怀遇一聊这个问题,会没完没了的来劲,就打断道:“留着待会吃饭说吧!”朱怀遇道:“好好,待会吃饭说!我们的车子就在那边!”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