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144.第148章自残诡计

《官场局中局》 144.第148章自残诡计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朱怀遇喝高了,已经口齿不清,但意思还是很清楚:“别看他们现在坐一起,好像很亲密的样子”,大家听到“亲密”两字都笑了,朱怀遇又继续道,“之前,他们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可结了仇的,相互谁也不服谁!”唐磊道:“这就叫,不打不相识,相识之后更亲密!”

    说着大家都要敬梁健和李菊一个满杯。 蔚蓝也看着梁健,眼神中似乎闪着别样的东西。

    酒喝得都高了。李菊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亮了起来,李菊看了一眼,不去理会,直到来电自动停止。梁健只瞥了一眼,看到上面显示的是“朱庸良”。李菊悄声对梁建道:“晚上你送我回家好吗?”梁健点了点头,心想,难道李菊真的喝高了,对他似乎真多了一份“亲密”!

    酒宴散了,梁健和李菊打车回去。李菊上了车,酒劲似乎就上来了。车子一路往前开,也有点小小的颠簸。电台中播放着一首老歌,梁健也不知是谁唱的,反正这个情况下,听听也很不错。

    李菊忽然转过头,对梁建道:“你知道,为什么请你送我回家吗?”梁健摇了摇头。李菊道:“我怕如果我一个人回家,朱部长再打电话来,我就去他那里了!我今天不想再听他的话了!”梁健听她这么一说,瞧了眼她脸上的酒红,眼中的迷离和发丝中的微香,就有种冲动,想问她“那你想去哪里?”可他还是忍住了,心想,如果真要跟她发生什么,也不是今天。否则就是趁人之危了。

    李菊却不经他允许,把脑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上,眼睛看着前方的夜路,不知有无睡着。

    第二天一早,梁健到了单位后,王兆同没在。梁健一时无甚急事,在办公室里看了会报纸,又上网浏览了新浪的新闻,就听有人在门上敲了几下。梁健道:“请进。”办公室的小姑娘方羽进来了。

    梁健看方羽手中拿着一个茶叶罐,脸上露着微笑,牙齿轻咬着下唇,走起路来就如踮着脚尖,有点像个高中小姑娘,腼腆之中带着点羞怯,羞怯之中又带着点调皮。梁健心想,这小姑娘,真的很不“机关”。又想到,刚进十面镇的时候,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不适应,这么一想,对这方羽就有些心心相惜。

    方羽将茶叶罐放在梁健桌上,道:“这是给你喝的。好茶。”

    梁健平时对茶叶虽无甚研究,可也知道茶叶的好坏,对一些珍稀好茶,总有想一尝鲜泽的嗜好。愁了眼方羽拿来的茶,知道不会差。心里原是高兴的,可梁健不得不又留了个心眼。

    刚上班第二天,方羽给梁健找了一个茶杯来,李菊就有了意见。今天,方羽又给梁健送茶叶了,梁健怕她没经过李菊同意,到时候这个办公室主任又会有话,梁健就道:“方羽,谢啦,可这罐子茶叶,你拿回去吧,否则李主任又要有意见了!”

    方羽朝梁健笑笑道:“你也别把李主任想得这么坏,这罐子茶叶就是她让我送过来的。”

    梁健难以置信道:“哦?是真的?”方羽道:“如果是我偷偷拿给你的,我也就不会说是她送的了,我何必做了好事还让人家赚了人情呢!”梁健一听笑道:“那倒也是,替我谢谢李主任。”

    方羽道:“我会告诉李主任的。另外呢?”梁健疑惑地问:“另外什么?”方羽道:“你谢了李主任,就不谢我啦,我跑腿过来也要消耗体力的。”梁健道:“哦,当然,谢谢。我还以为,我跟你不需要这么客气了呢!”方羽一听,脸上微微红,心想,原来梁部长把我和他的距离看得更近,于是道:“那好,你就别谢我了。”

    说着就背转身,踮着脚尖欢快地出了梁健办公室。梁健瞧了瞧这女孩的倩影,心里充满了一种宁静、清澈的感觉。

    这天上午,是李菊头一次没有一上班就主动往朱庸良办公室里跑。朱庸良反而打电话过来道:“李菊,你来我办公室一下。”李菊有意等了五六分钟,才拿起桌上一个文件夹,敲了敲朱庸良办公室的门。

    朱庸良从位置上站起来,说了声“请进”,亲自走到门边来开门。李菊进屋后,他又亲自将门,从后面锁上,见李菊走向办公桌,他就从后面把双手放到李菊的腰上。

    李菊并不鸟他,腰一摆动,就从朱庸良的双手之间溜开了。李菊隔着办公桌,在朱庸良位置对面坐了下来,冷冷地道:“朱部长,有些文件请你阅签”。朱庸良本想与李菊调**,没想到吃了个不讨好,只好暂时作罢,拿过李菊的文件,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看完了,他又在文件上签了“已阅”或者“请某某阅处”的字样,他审阅和签字的模样,又使他回到了那种组织部长的严肃谨慎模样。李菊看在眼里,对眼前这个人第一次有种陌生的感觉。朱庸良签好字,将文件重新交给李菊,才从嘴角挤出一丝笑容道:“李菊,你不会还在生我的气吧?”

    李菊面无表情地反问道:“我为什么要生气啊,朱部长,我没有生气啊!”朱庸良见李菊不吃他的关心,就有些焦急,脸上的笑撕得更大了:“李菊,我知道,你越说不生气,其实你心里越生气。我老实说吧,昨天下班的时候,我的确是看到了陈小珍,拽着你的头发,那一幕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

    李菊本来已经平息的委屈,在朱庸良又提起的时候再次涌进了眼睛,变成了泪水哗哗流下来,李菊道:“朱部长,你别再提了,昨天的事已经过去了,我不想再提了!”朱庸良隔着桌子,就伸过了手来,想要抓住李菊的手,李菊却把手缩了回去。

    朱庸良暗道,看来一定要拿出浑身解数,让李菊觉得我是真诚的,她才会重新回到我的怀抱,任由我摆布。于是朱庸良,朝前靠在了桌子上,双手紧紧握在一起道:“李菊,昨天我看到你被陈小珍欺负,我真想一下子就跑过来,好好地扇那个陈小珍几个耳光,把她打回家里去。可后来一想,我又马上克制了自己,你知道为什么吗?”

    李菊气呼呼地道:“我当然知道,你就是不想要事情,你是明哲保身,还能有什么?”朱庸良却目露不被理解的苦楚:“李菊,你真的错了。我这么做,不是为了明哲保身,而恰恰是为了保护我们俩,特别是保护你!”

    被朱庸良这么一说,李菊抬起了脑袋,心中不完全相信朱庸良的那一套,可她以往对朱庸良都是信任有加和佩服有加,他在她眼里始终是一个手握重权的成功男人,所以,听他这么说,她又很想继续听下去。

    朱庸良见李菊肯听他说下去,就赶紧抓住机会道:“当时,我很想冲过去,把你救过来。但我一看情况,马上收住了。首先,我猛然看到陈小珍不仅打你,还嘴里骂骂咧咧,说你gou引我之类,这个时候,如果我冲过去,不是正好被她辱骂?见到我后,她肯定会骂得更加恶劣,什么奸夫淫妇之类的话说不定就要出口,当时大门口这么多人,就等着看领导热闹呢!我想我不能再过去,成为别人的乐子,我的形象遭到破坏在其次,还有你,一个没有结婚的女孩子,如果被人说成我的什么什么,那对你肯定很不利;另外,当时我看到梁健和区文体局的朱怀遇都在帮你了,陈小珍那边也只有两个人,如果我再冲过去加入混战,就是四对二,如果陈小珍撒泼说我们群殴他们,那又很难辩解;再加上,我作为区委常委,不管如何,在这种场合都要低调行事,这也是区委对我的要求,什么事情等到冷却下来就好办了!基于这三点理由,当时我虽然想要跑过来,但猛然刹车,离开了现场!”

    李菊听了他这一番解释,好像觉得不对,因为作为一个正常人,如果碰到自己喜爱的女人遭人侮辱,是绝对不会转身走开的;但又觉得他所说,也不无道理,毕竟他是区委常委,是整个长湖区的重要领导干部,是应该理性行事,李菊不由对他的理性又多了些佩服。可不管如何,李菊是眼睁睁看着朱庸良不管自己,走掉的,心里还是很有怨气:“朱部长,你真是一个很理性的领导!”

    朱庸良听到李菊已经有所松动,心想,不来点绝的,还是不能收服这李菊的心,于是站了起来,绕过办公桌,来到了李菊椅子边上,“咕咚”一下,就跪在了李菊身边。

    李菊没想到,朱庸良会来这一手,竟然向自己下跪,刷得从椅子里站了起来,喊道:“你这是干什么!”朱庸良逼出满脸自责的神情道:“如果你不原谅我,我就不起来!”李菊看到一个堂堂组织部长,居然跪在自己面前,心里想,难道他真这么在乎我?

    朱庸良见还需要增加点火力,就装出一副更加可怜的模样道:“昨天我虽然钻入车里离开了,可我的心却比我自己遭人毒打还难受,我使劲用手掐我的大腿,一直到掐紫为止!”说着就撩起了自己的裤管,真有一块紫色。李菊一看这紫色的肿块,心里的防线就崩溃了。

    李菊赶紧拉起了朱庸良道:“朱部长,你先起来!”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