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166.第170章绵里藏针

《官场局中局》 166.第170章绵里藏针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胡小英没再问别人,转脸面对区纪委书记温照盛道:“温书记,你可是纪委书记。 每次提拔干部,都要听你的意见啊。领导干部廉洁自律是一条最基本的底线,你可要帮助把好这一关哦!”

    温照盛是属于常委班子中的骑墙派,他在长湖区的时间也不短,他本来更倾向于站在区长周其同这一边。但他看到自己如果站在周其同的队里,从上到下,分别是周其同、潘德州、田坎、朱庸良,按照先进山门为大,他只能排在朱庸良的后面,以后空出位置肯定也只会先考虑朱庸良,然后再轮得到他,这非常吃亏。自己年龄也不小了,耽误不起!

    如果站在胡小英这一边,他又有种担忧,毕竟胡小英是一女人,在长湖区是否能站得住脚,还真是个未知数,树倒猢狲散,如果胡小英某天被周其同等人“请出”了长湖区,他肯定也会跟着倒霉。

    但自从上次的常委会,胡小英就开始表现出强硬的姿态,这倒是让温照盛看到了一丝希望,那就是如果站在胡小英这一方,会不会倒有些希望呢!毕竟她是新来的,目前还没有形成自己的势力,这就如开公司,就只有一个股东,如果他此刻加入,那他就排名第二了。

    温照盛平时也阅读中国**革命史,他很佩服一个行军打仗的天才,那就是粟裕将军。但粟裕将军,毕其一生为何只做到将军,而不能做元帅呢?相比之下,陈毅是好同志,但在行军打仗方面跟粟裕将军不在同一个层次上,为什么陈毅反而做了元帅呢?原因之一,就在于这个入股问题,当时**在井冈山上,最先来会师的是谁呢?那就是朱德和陈毅,这就是历史上的“朱毛会师”那一段。因此,谁先入股,就能分到最大的红利。温照盛想,也许自己也应抓住这个机会。

    温照盛喝了口茶,清了清喉咙道:“好吧,我也说说。”

    其他人说什么,周其同可以基本无视,毕竟从投票人数来说,他这一方已经占据极大优势,可这个纪委书记温照盛开口,就有些不妥了。毕竟,现在的干部,不查都是焦裕禄、一查都是雷政富,向墙外抛出一块砖去,砸到的就是一贪官。这虽说的有些夸张,可也并非空缺来风。只怕温照盛这边真掌握了什么于陈佩芳不利的情况。区长周其同,不由朝温照盛看了过来。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温照盛道:“陈佩芳同志,工作能力、大局意识都比较强,但另外方面,也不是没有问题。我们这些年也接到不少关于陈佩芳同志的信访件,有些信访件反映其生活作风问题、也有反映其工作失职渎职的,也有反映工作方式方法的。出于保护干部、不破坏基层干部积极性考虑,我们都还没有深入调查过。既然,今天涉及陈佩芳同志的提拔任用,作为纪委书记,我觉得有必要在这方面指出来,这也是对组织负责、也是对陈佩芳同志负责。最后,是否要提拔任用,还是由区委共同研究决定。”

    温照盛虽说“是否要提拔任用,还是由区委共同研究决定”,但这个担子谁敢挑啊?如果他周其同一定要说提拔任用,那么这个“带病提拔”的担子也只有他来挑了,更何况里面提到“生活作风问题”,到底反映了些什么,谁都说不清楚,会不会涉及到在座的某位或者几位,还真是很难说,这个女人实在太“博爱”,很难保证从她这一条线索,不会连累其他更高层的领导。

    听温照盛这么一说,胡小英心里放松了下来,她原本还以为温照盛不敢得罪周其同,因此在常委会上不敢讲话,此时看到温照盛既点到为止又效果明显,很是满意,对温照盛微点了下头,温照盛也回以点头。

    胡小英又问道:“大家看看,还有什么意见?”

    大家还能有什么意见!既然陈佩芳有这样的问题,那么提拔之事只能靠边站,于是溪镇镇长职务莫名其妙收入了朱怀遇的兜里。朱怀遇还毫无预感,他更不知他这次捞到镇长当当,与梁健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会议开到这里,议题基本结束。胡小英又提醒朱庸良道:“朱部长,关于你们部里干部的情况,由你来说说吧。”朱庸良看了一眼周其同,见他也无甚反对的表示,就道:“那好吧。胡书记对我们组织部很关心,最近我们部里发生了些状况,今天也向各位常委汇报一下。一是我们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邵有康同志,由于身体原因,提出辞去常务副部长的请示……”

    有些不知情的常委一听,就开始低声议论。朱庸良很不是滋味,心想,有些人该看他好戏了。常务副部长辞职,让人直观的认为是对他这个部长不满。朱庸良硬着头皮说:“邵有康同志辞去职务,我们部里就少了一位常务副部长。经过向胡书记汇报,我们暂且建议由分管干部的副部长王兆同同志代管常务副部长的工作,这也算是一种锻炼吧,看看如果工作可以,过一段时间再任用,所以这里只做口头汇报了。”

    因为还没涉及真正的任命,大家也无甚意见。周其同他们觉得,这也许是今天这个常委会上,唯一的胜利了,毕竟区委组织部的准常务是自己这边的人了。

    胡小英却又说:“朱部长,你们组织部内部的分工,我建议也做些调整。比如王兆同副部长,开始暂时主持常务副部长的工作,那他这一块干部工作最好还是脱下来,留给其他同志来担任。”

    胡小英这话一说,周其同和朱庸良都警觉起来,这该不会才是胡小英的真正意图吧?她是想用常务副部长职务还换取王兆同手中分管干部的权力?朱庸良赶紧道:“胡书记,我觉得王兆同同志分管干部工作,毕竟情况熟悉、时间也长了,如果换了别人可能一下子跟不上。”

    周其同也说:“我也认为王兆同同志分管干部工作,成效也挺明显的。”

    胡小英不动声色,继续道:“正因为王兆同同志工作成效明显,我们才考虑让他暂时主持常务副部长,如果他工作不突出,还不如从其他地方调个人过来!”

    他们都听出了胡小英话语中的威胁味道,那意思是说,如果你们再反对,以后就另调一个常务副部长来,反正王兆同也没有正式任命,这对于周其同和朱庸良他们又是一种变数。他们就不敢再多说。

    胡小英又道:“其实,工作越突出的同志,我们越要考虑他工作的变动,这就是多岗位锻炼,对于同志来说是一种难得的历练。我们用干部,毕竟要看当前,更要看长远。就比如周区长您吧,如果组织上不给你从年轻的时候多岗位锻炼,也走不上如今这样的重要岗位,是不是啊?”

    这话周其同无法反驳,只有挤出点笑来了事。

    朱庸良虽觉回天乏力,还是做最后的挣扎:“可要是王兆同不再分管干部,干部工作由谁来分管呢?没有什么合适人选啊!”

    胡小英道:“怎么没有合适人选啊?你们部里新调入的副部长梁健,不是可以让他试试吗?”朱庸良说:“梁健?他是不是合……”胡小英:“朱部长,你是组织部长,你要多让人试试。如果不行的话,可以再换人嘛,给人一个机会,总比不给人机会要好吧!”

    胡小英说着,又转向副书记万康:“万书记,你分管党群,你有发言权!”万康由于之前,在溪镇镇长人选上,没有支持胡小英,心中正想,胡小英会不会记恨我?这时胡小英向他抛出一个橄榄枝,他实在不敢不接,副书记的作用,说得好听是“左右、上下协调”,说得难听点是“捣糨糊”,区委书记和区长一个都不能得罪、得罪不起。先前他支持了周其同,这会他只好支持胡小英,就道:“我觉得胡书记说得有道理,年轻干部给他们机会,如果实在干不好,再干别的,到时候他们也没话说了是不是?干好了,那就是又培养了一个干部。”

    周其同已经忍无可忍,但他不得不忍,就抛出一句:“那就先试,如果不行再挪位置!”

    常委会结束时,区长周其同和朱庸良最先离开了会场,走远时,周其同对朱庸良道:“胡小英这女人,没想到,还真是绵里藏针啊,我们低估她了!”

    朱庸良低声说:“周区长,我们也不是没有办法,梁健这小子,毕竟还是在我的掌握之下,我不会让他有好果子的吃的。”周其同眼中爆出血丝来:“你最好找点茬,把这小子从分管干部岗位上弄下来,否则我们如何把用人权牢牢抓在手里?”朱庸良道:“周区长,明白了!”

    用两个纤细手指夹着的碟片,被放入了CD机中,随之响起了《兰花草》的音乐。胡小英几乎是躺在高背皮椅子里。

    她尽量让脑袋啥都不想,就只是沉静在音乐之中,可还是有很多思绪,就跟天上飞着的云一样,在脑海里飞来飞去。难怪她会兴奋,经过前一段时间的辛苦谋划,今天的常委会上,她终于算是打了一个胜仗。特别是两件的事情,觉得自己做的特别好,一是关于十面镇党委书记,由金凯歌担任了,这个人虽然不是太熟,但她还是有些把握的;二是让梁健去管干部工作……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