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170.第174章诡计初成

《官场局中局》 170.第174章诡计初成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这天晚上朱怀遇得知自己被提拔为溪镇镇长、党委副书记,心情大好,就邀请梁健一起吃晚饭。 喝了几杯酒,梁健跟朱怀遇说了王兆同的反应,朱怀遇就说:“这很正常啊。你知道吗?在组织部哪项工作最重要,当然是干部工作了。这是组织部的拳头产品,如果没有干部工作,组织部谁还要看啊!所以说,王兆同虽然目前被安排暂时主持常务副部长的工作,但手头没有了干部工作,就等于失去了组织部的大部分天地。而你呢,虽然只是副部长,但因为手头有了干部工作,你的好日子真的要来了。”

    梁健说:“有你说的这严重吗?”朱怀遇说:“你不相信啊!你立刻就会知道了!”说着,朱怀遇就慢慢地斟了一杯红酒,给梁健杯子里却只斟了小半杯,举起杯子,对梁健说:“梁部长,我敬你,这杯酒我喝了,你随意!”

    说着真的把自己杯中的一杯酒,一口爽快地喝干了。梁健从来没见朱怀遇跟自己喝酒有这么爽气过,竟然自己喝完,对别人没有任何要求。平时,朱怀遇即便喝上半杯酒,也会拉上梁健一起喝。梁健就说:“你今天还真爽快啊!”

    朱怀遇大摇其头:“这不是爽快,这是因为我敬的对象,是管干部的领导,这就是你的待遇!”原来朱怀遇是在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你立刻会知道你的好日子要来了”这个意思。

    梁健笑着朝朱怀遇点点说:“那既然这样,朱镇长,我再敬你一杯,我随意,你喝了。”朱怀遇并没有拒绝,而是拿起自己的杯子,真一口干了,将杯子倒过来,给梁健看。梁健想,今天这个朱怀遇人逢喜事,喝酒喝疯了,于是也不再跟他开玩笑了,怕他呆会喝得一塌糊涂,连累了自己!

    李菊的家是在一个新小区的小高层顶楼,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自从李菊的母亲田新芳离婚之后,就剩下母女俩生活在一起。但直到去年田新芳才赚够了大部分房款的钱,又贷款十万,买了这套九十万的房子。田新芳买这房子,还得到了她有些朋友的帮助。那些朋友跟田新芳的关系并不普通,超出了一般的男女关系,但田新芳处理的很好,也让那些男人非常放心,在这种买房打折的事情上给田新芳一些帮助,是他们力所能及且乐于做的事情。

    李菊从小也感受到田新芳的不容易。李菊看到其他同龄人家庭都是完满的,有爸有妈,就是自己没有,她有时候会问:“妈妈,你一会还会给我找一个爸爸吗?”田新芳说:“女儿,你放心,我不会再给你找一个爸爸了。”李菊问:“为什么?”田新芳说:“这风险太大。女儿,有没有爸爸并不重要,有没人在重要时刻帮你才是最重要的。你看你以前的爸爸,他在我们最需要他的时候,却偏偏只顾自己,离开我们。这样的爸爸我们要他干什么!妈妈有很多朋友,他们会在我们需要的时候帮助我们,所以我不会再给你找个爸爸了!”

    被田新芳这么一说,李菊在关于爸爸和能够帮助自己的人之间,有些搞不清楚了。直到大学毕业,谈朋友的时候,她首先考虑的是,这个人是否能帮到我?这么一想,她处朋友的关系在别人看来就变得特别现实,很多人跟她交往之后就走开了。到了工作岗位,她遇上了朱庸良,而朱庸良却正是一个能够帮助自己的人。于是,她忍不住将他和男朋友之间,画上了约等号。

    可她心里却始终有一个结打不开,朱庸良以后到底是我孩子的爸爸,还是一个始终能够帮助我的人呢?

    吃晚饭的时候,田新芳看到自己的女儿心情沮丧、脸色发黄,就问:“女儿,你怎么了?”

    李菊说:“今天,朱部长开会的时候宣布,我已经被提拔担任为副科级组织员了。”

    田新芳一听,开心地道:“女儿,这是个好消息啊,你怎么还愁眉不展的啊?我们应该庆祝一下才对啊!你等一下,我去开红酒。”

    田新芳的那些朋友,有时候也会给他们送些好酒、好糖果来。她取了一瓶十五年的法国红酒,打开了,给女儿和自己都倒了小半杯,说:“女儿,我祝贺你,我们把这一杯都干了吧。”

    妈妈喝了,可女儿李菊只喝了一口。田新芳见女儿始终心情不佳,就问:“女儿,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要跟妈妈说啊!”

    李菊就看着田新芳问:“妈妈,你说,朱部长会真的跟自己的老婆离婚吗?”田新芳被女儿这么一问,一时答不出来。

    李菊不是没有谈过对象,但那些对象基本都不靠谱,田新芳都看不上,所以女儿最后也放弃了相亲。有一次,李菊跟她说起了朱庸良,也没有蛮她,说朱庸良答应跟她结婚。因为朱庸良的高官厚禄,田新芳想,如果朱庸良真的能够离婚,娶了女儿,那不失为一件好事,因此她就没有反对。这时,女儿突然这么问,她就有些措手不及了。她问:“朱部长怎么说?”

    李菊说:“他让我再等等。”田新芳看重朱庸良手中的权力,说:“那我们就再等等。他对你还是不错的,这次都已经帮你把副科级组织员的事情都解决了,以后,你就铁定要当领导了!”

    听到母亲这么肯定,李菊也就不再把心里的疑惑多说了,她虽然脾气犟,可心里一直把母亲的话很当回事,特别是在感情问题上非常听田新芳的话。李菊说:“那好吧,我就再等等。”

    田新芳问:“你今天心情不好,就是为了这个事情?”

    李菊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这是一个原因,还有,就是如果朱部长吩咐我去做什么事情,我都该去做吗?”田新芳说:“只要不是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你当然要帮朱部长去做好啦!他这么关心你!”

    李菊又点了点头,原本犹豫、柔软的心,这会又硬了起来:到目前为止,朱部长的确是对我很好的,他让我帮一个忙,我怎么可以不帮呢!吃过晚饭,她就给朱庸良发了一个短信:“朱部长,我已经找到办法了!”

    朱庸良刚喝得面红耳赤,已经换了场子,在一家KTV里唱歌,两个美女分坐两边,他左手搂着一个美女的腰,另一手绕过美人的脖子,跟李菊打电话。听李菊说“我已经找到了办法”,他有了精神:“什么办法?”

    李菊说:“你那边怎么这么吵?”朱庸良示意同伴把音响开低一些,对李菊说:“现在听得清楚一些了吧?没办法,在陪一位领导应酬。”李菊说:“听得清楚一些了。不过,电话中说不方便。我打电话来,只是想告诉你我已经想到办法了,请你放心。明天就开始干。”

    朱庸良虽然好奇,不过电话中讨论阴谋诡计的确不合适。他本可以离开包间,去找李菊,把事情弄清楚,只是此刻美人在抱,他不愿就这么走了,说道:“我相信你,明早再说。”

    李菊没想到朱庸良说挂电话就挂了电话。先前跟母亲聊了要不要等朱庸良的事情,母亲田新芳说,还是等一等。她在心里又把朱庸良当作了可以一等的人,还以为打了这个电话,朱庸良会马上赶过来。没想到朱庸良提都没有提。

    心下不快,可也没办法,只好明天再说。

    一早上。天气就有些阴沉。

    方羽把茶杯、烟灰缸、抹布等放进一个绿色的塑料盆,另一手拿起了电水壶,打算去清洗、烧热水。忽然李菊阻止她道:“方羽啊,这些你放着,今天我来清洗和烧水好了。”

    方羽很是不解。平时洗杯子、擦桌子和烧开水,都是她的分内活啊,三百六十五天雷打不动的。谁叫她是科员呢?她刚从学校出来的时候,还不是很懂,洗杯子就洗自己的那个,李菊当时就说话了,说办公室有办公室的规矩,新来的“要从小事做起”。方羽这才懂了。后来有几次,她烧开水晚了,李菊也发话了,说“万事赶早不赶晚”。

    听到李菊说要亲自动手,方羽心思一动:自己哪里又做得不到位了?赶紧说:“那哪行啊?李主任,这些小事一直是我做的啊!”说着,拿起东西往盥洗室走。

    李菊哪里肯?她一把将方羽手中的东西夺了过来,说:“不是因为你做得不好,而是我想服务一次,拜托了!”

    方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想,今天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嘛?李主任都愿意干这些粗活、笨活儿了?既然李主任这么吩咐,她也只好照办,就坐下来打开电脑,忙昨天没有干完的收文工作。

    李菊放下塑料盆,靠在门框上盯着过道出了一会神,忽然转身抓起塑料盆和电水壶,”噔噔噔”朝着盥洗室小跑而去。方羽心下好奇,悄悄跑出去,瞧见李菊正跟在干部科科长姜岩身后往盥洗室走。

    方羽纳闷了:什么?李主任抢着活干是为了和姜岩偶遇?可是,她平时跟姜岩关系也一般,这会又是怎么了?难道她看上了姜岩?这不能啊!姜岩都已经是二婚了!

    反正不关她的事情,方羽耸耸肩继续回办公室做事。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