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179.第183章一波未平

《官场局中局》 179.第183章一波未平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方羽笑道:“还黑道与白道呢!梁部长,被你这么一提醒,我忽然想到一个更好的名字:黑白无常,或者无间道?你说是不是更适合这个咖啡?”

    梁健拍手:“也许我们可以向老板建议一下。 ”

    方羽快乐地笑着,眼里一片澄澈。

    过了一会,方羽放下咖啡杯,郑重地看着梁健,问道:“梁部长,你知道,是谁给你设了圈套吗?”

    梁健当然想知道,只是他还有一些犹豫,如果这个人是他特别熟悉的人,那该怎么办?是知道好,还是不知道好。这会方羽问他,他就说:“如果你能说,那就告诉我吧!”

    方羽也不绕弯子:“李主任。”

    震惊让梁健挺直了身体,他盯着方羽问道:“李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方羽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是如何偶然发现的。”

    于是她将自己忘了手机,到办公室去取,又撞见李菊,后来李菊也忘记带走了手机,她偶然看到上面短信的事情,告诉了梁健。

    看来这事,是李菊所为确定无疑。然而,李菊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能够找出的唯一一个答案,就是朱庸良。

    如果是朱庸良,那么就可以解释了。因为朱庸良不希望他分管干部工作,但是却又没有办法,只好安排了这么一出戏,等着他自投罗网。

    朱庸良,简直太卑鄙了!

    梁健心想,以后在部里,可真该多长一个心眼了。梁健又问方羽:“李菊知不知道你发现了她手机上的内容?”

    方羽说:“应该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先前还给李菊的新手机,发了一条短信,‘你到了吗’。”梁健说:“是的,我记得,我还以为我是发给陆媛的。不过,我没有收到回复短信。”方羽说:“当然没有回复,正因为这条短信的提示音,我才注意到李菊的手机忘在办公室,后来才去翻看了手机。等到李菊上来时,她似乎刻意检查了短信,好在我已经把这条短信删掉了,否则她肯定会发现我偷看了她的手机。”

    梁健还是有些担忧:“你还是小心点,这次他们没有得逞,肯定会怀疑哪一步出了问题。李菊这人心还是挺细的,她说不定很快就会怀疑到你身上!”

    方羽说:“即便她知道是我干的,那又能怎么样呢?是她在干这些鸡鸣狗盗事,我没什么好怕的!”

    梁健对方羽的心态,真是很有了些佩服。心道:看来,这个女孩不是没心没肺,而是内心强大,不在乎一些小事而已!她只在乎她在乎的事!

    第二天一早梁健一如往常的去上班。他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他和李菊拼一辆车,在车上他们还一如往常那般对电台中的新闻说三道四了一番。

    李菊不时侧脸来观察梁健有什么反常,可什么都没发现。她心下有些纳闷:梁健是知道那是一个圈套,才全身而退呢,还是他压根只是运气好,在最后关头离开了?如果是前一种,那这种宠辱不惊的模样还真是让她佩服啊!

    梁健忽然问:“李主任,昨晚过的好吗?有没有应酬?”李菊不知梁健为什么会这么问,就扯道:“没有啊。”梁健忽然侧脸看她一眼,挺认真地说:“哦,我还以为昨晚看到的人是你呢,难道是我看错了?!”李菊心跳急速道:“你是在哪里看到我的?”梁健略微想了想,说:“嗯,在凯旋宾馆附近,我以为那个人是你,看来是我看错了!”

    李菊心里一惊,难道自己被梁健发现了?他会不会已经怀疑昨天的事情,是我一手策划?李菊只好搪塞道:“昨晚我一直在家里,你肯定是看错了。”

    梁健其实并没有在凯旋宾馆附近看到李菊,他只不过是猜测,按照李菊的个性,她肯定会在凯旋宾馆伏击看好戏。如此一说,只不过是想让李菊做贼心虚而已!

    梁健心道:这个组织部,错综复杂。但自己一定要简单对待,让人家都看不出,自己其实已经对这一切都了然执掌,等待最佳时机,给予最猛烈的一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到了部里,他又去了一趟干部科。见了姜岩,梁健还是如往常一样说话,问些事情。姜岩心里虽然对梁健很有气,但昨晚上并没有抓住梁健的现行,他也无话可说,没理由发梁健脾气,对梁健要求做的事情,也只得一一吩咐人去做了。

    李菊瞧见,梁健和姜岩都没有任何变化。自己这两天忙乎的事情,就如石沉大海,没有半点波澜。心里又开始怀疑:这个计策简直可以说天衣无缝,梁健怎么可能没有落网呢?难道真是他吉人天相,运气太好?忽然一个念头在李菊脑子里滚过,难道有人向梁健通风报信了?昨天晚上,梁健明明已经进了宾馆大门,如果不是有人通风报信,他没道理会匆匆离开啊?

    再看到自己对面的方羽,脸带微笑处理杂事,仿佛永远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李菊除了对她这种好状态的羡慕嫉妒恨,忽然记起,昨天晚上自己离开办公室时,把手机忘在了办公室,后来自己及时上来取了。可期间至少有七八分钟的时间。这七八分钟时间,可以做很多的事情,翻看一下她手机上的短信,是绰绰有余的。

    李菊就开始支使方羽去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先是让她去一趟收发室取报纸,然后又让她去财政局校对一笔财物,又让她去市委办印个文件……在前四项工作之中,方羽都没有忘记把手机带在身边。直到李菊第五次又让方羽去看一个会场,身心疲劳的方羽,终于把手机忘在了桌上,匆匆去了下面会场。

    李菊赶紧拿起方羽的手机,开始翻看方羽的短信,很快她就翻到一条没有删除的历史短信,写着:“别去凯旋宾馆的房间,圈套!圈套!”

    李菊将方羽手机轻轻的放回桌上,在心里将方羽狠狠地roulin了一顿,狠狠地道:“小妮子,没想到,你还挺会装。给梁健通风报信了,还装作没事人一样,看来还真是我小看你啦!”

    整整一个下午,李菊就想出了各种办法来折磨方羽。

    “方羽,你洗的杯子,怎么这么脏?”

    方羽只得重洗了杯子。

    过一会儿,李菊又开始咆哮:“方羽,这个通知,怎么打印歪了?这是通知,是要发给各单位的,代表着我们的形象!这样的东西能发出去?你做事,能不能多上点心思!”方羽说:“可是,这个通知并没有歪啊!”李菊几乎是恶狠狠地说:“还没有歪,你长不长眼睛啊?”方羽就没再跟她争论,说:“我重新打印一份。”李菊又骂道:“重打一份!怪不得办公室的纸用得这么浪费!都是给你浪费的!”方羽说:“那你说,李主任我该怎么办?”李菊说:“你问我,我问谁去!你看着办。”

    不久,方羽从收发室取来一大摞的杂志和信件,刚来到办公室门口,李菊从里面冲出来,撞上她的手臂。顿时,方羽胸前那一大摞的东西,“哗啦”一声全部掉落在地。李菊说:“走路长不长眼睛啊,还看什么看?让杂志摊在路上,怎么走路。”

    这一切,李菊都说得很大声,似乎非让大家都听到不可。

    梁健想,李菊应该已经发现了方羽通风报信的事,所做的一切只是利用职权惩罚方羽而已。他实在听不下去,就从办公室里出来,替方羽捡地上的杂志。方羽阻止道:“梁部长,你不用帮忙的,我能够应付。”

    梁健说:“她分明是在折磨你!”方羽朝他嫣然一笑说:“不是,她不是在折磨我,是在折磨她自己。她是没办法怎么样我,所以想用这些小花样来折磨我,可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这一句话,让梁健对方羽刮目相看。看来,她是真的内心强大,无畏无惧!心里对这个小女孩更加喜爱。

    刚帮方羽把地上的杂志都捡拾起来,就见李菊从朱庸良的办公室内出来。李菊一看到梁健在帮方羽,眼神闪过一道阴冷的光,嘴角却露出冷笑道:“梁部长还真是怜香惜玉啊?”

    梁健也朝李菊笑笑说:“哪里是怜香惜玉啊!李主任弄错了!”李菊不依不饶说:“不是怜香惜玉,那是什么啊?”梁健说:“李主任只看到了表面的一面,我是关心干部。李主任你看到了我是个男的,所以以为我帮女孩子就是怜香惜玉。其实我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分管干部的副部长,所以我对女孩子好,其实是在关心女干部呢!”李菊被梁健这么一说,无言以对,道:“好吧,好吧,梁部长是关心女干部。”心里想得却是,看你这个分管干部的副部长,还能当多久!

    李菊又说:“梁部长,你在这里正好,有一个会议通知,请你下午三点四十五分到万康副书记办公室开会!朱部长让我通知的。”

    梁健问:“到万康副书记那里?有书面通知吗?”

    李菊说:“万康副书记那里,没有书面通知,朱部长说,就让我口头通知一下你。下午三点四十五分。我想,梁部长,你应该听清楚了吧?”

    梁健说:“行了。我知道了。关于什么内容,你知道吗?”

    李菊说:“不清楚。我知道的是,晚上你们肯定要加班了。”说着,就转身进入了办公室,不再理会梁健。

    梁健感觉,第一次来组织部报到那天的李菊又回来了!前段时间,自己帮助李菊,她非但没有感谢自己,反而以怨报德要全部还给他!

    梁健心想,在组织部的这些日子,也许要以暗斗的形式,一直持续下去了……梁健并不害怕,既来之则安之,调动全身每一个细胞做好战斗的准备……

    目前,第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应付好下午万康召集的那个不知什么内容的会议!

    在区委副书记万康的办公室内,一个身穿包臀裙的靓丽女孩,正在茶柜边给人沏茶。她脚踏恨天高,走起路来,臀部一扭一扭,端着茶杯,让人有一种随时会把水洒了的担忧。大家心惊肉跳地看着她把茶杯放在了万康、朱庸良和梁健面前,说了声“慢用”,向每个人微微点头,又扭动着水蛇腰,开了门,出去了。

    这一整个过程,梁健发现区委常委组织部长朱庸良的目光一路跟随,直到女孩消失在门外,才问道:“万书记,你这里什么时候来了这么漂亮的女孩给你服务啊!”

    万康急忙道:“朱部长误会了,这可不是专门给我服务啊!这是来委办实践锻炼的女大学生。我们区委办主任陈政没有向你这位组织部长汇报啊,这是他工作的失职啊!”

    朱庸良眼前还晃动着刚才那个女孩的腰臀,嘴上却说:“哪里,哪里。委办让谁来实践锻炼,哪里用得着跟我汇报啊!”

    万康说:“哦,这倒也是的。还不够级别,涉及到副科级以上的人事变动,才需要向朱部长汇报,一个女大学生还不够资格呢!”

    梁健听着他们打着官话,心想,刚才那个女大学生颇有姿色,且懂得如果抓人眼球,绝非善女,现在有些女大学生太懂得如何发挥自身优势,俘获领导心灵,他看到朱庸良此刻就已经有些魂不守舍了。

    还好,万康倒是切入了正题:“朱部长,还有我们新来的梁部长。今天找你们两位过来,主要是胡书记昨天交待给我的一个工作任务。胡书记说,这个工作任务,本来是直接想交给朱部长的,为了体现区委的重视,让我来牵个头,朱部长,不好意思了,我是抢你的饭碗了……”

    朱庸良赶紧道:“哪里,哪里,有万书记的支持,我们的工作肯定要好开展一倍都不只啊。只是这件任务是什么,还请万书记明示!”

    万康说:“这项任务,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胡书记说,为了加强各级领导班子建设,区委想在近期推荐一批正科级领导干部的后备人选。她吩咐说,会议想让朱部长主持,让我来做推荐说明,全区正科级以上领导干部参加。这个任务,就是为了把全区面上比较优秀的领导干部全部推荐出来,来个大起底,为区委以后选人用人打好基础!”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