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186.第190章酒精发烫

《官场局中局》 186.第190章酒精发烫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停车场车子很多,但没什么人影,只有他们两人清晰的脚步声。 袁小越的车停在角落,梁健跟在袁小越身后,借着昏黄的灯管,看着袁小越踩着小猫步,修身的裙子把臀部包的非常好,走起来一扭一扭,浑圆如两个苹果,顿时点起了梁健心里的邪火:若论姿色和性感,袁小越果真不错。何不趁今天这个机会,把她给办了?

    自从和陆媛离婚后,梁健虽然也和几个女人有过关系,那那事情满打满算也就几次,作为一个年轻男人,**像杂草疯长。只是梁健的心思一直在工作上,精神绷得紧,那方面的需求倒是被工作压力给转移了注意力。今天喝了酒,看到袁小越撩人的身材,忽然有些情不自禁。

    这时,汽车“嘟”地一响,车灯闪了一闪。梁健知道这就是袁小越的车了。袁小越拉车门时,微躬着身体,苗条的腰身和滚圆的臀部在模糊的光影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诱惑。梁健心里一热,身子往前一靠,便将袁小越的身体禁锢在他和车子之间。

    女人的身体比男人敏感,当袁小越被梁健的身体压在车子门上时,一边是冰冷的车门,一边是梁健因为酒精而发烫的身体,冰与火之间,袁小越心中一阵悸动。不过,她还是强自镇定,语声却越发柔软:“梁部长,你怎么了?”在本能的驱使下,还带着捉弄她的心理,梁健下身往前一靠,顶住了袁小越饱满的臀部,嘴里却说:“我有些头晕,人发晃”

    想到刚才在电梯里梁健脸色难看,袁小越并不怀疑梁健的话。只是感受着梁健那里的坚硬如铁,似乎要冲破衣服的束缚,袁小越更清楚他要什么!不过,她还是软柔柔地问:“梁部长,既然你不舒服,我来扶你吧。不过,你压住我的身体了。你能让一下吗?”

    原本,梁健年轻英俊、前途无量。袁小越第一次见到他时,印象很好,后来到梁健办公室,她也毫无顾忌,心里很明白,若梁健要向自己**,那说不定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但现在情势不同,梁健坐了“冷板凳”,前途未卜。这种情况下,若shi身于他,完全没什么好处。在袁小越的意识里,美色既是一种资本,当然要和利益挂钩。

    但,计划往往跟不上变化。袁小越本就是三十如狼的年纪,加上家里那位长期比较冷淡,借着酒劲,不禁有些意乱情迷。更何况五万块钱还在梁健手里,心想,若梁健真有那意思,看来今天也只能便宜他了。

    女人身体的弹性和温暖,让梁健倍感舒服。

    袁小越呼吸急促起来,声音柔媚如丝:“梁部长,我们到车里去吧!”

    这时,从宾馆后门出来两个人,走近了停车场。两人仿佛在争吵。女人似乎说了一句“我在这里已经等了你几个晚上了!”男人说:“难道你不能再等我一个晚上吗……就一个晚上!”

    停车场灯光比较暗,因为隔着一段路,看不清那两人的脸。不过,梁健却觉得那女人的声音有些熟悉,不过想到他和袁小越姿势暧昧,若被人看到并不好,就说:“上车吧。”

    停车场中亮起了两束灯光,然后是车子开动的声音。梁健心想,那两个人应该已经坐车离开了。想到那个女人,梁健还是纳闷:这女人的声音很熟,会是谁呢?但一时又想不起来。这时,袁小越已经坐进了车里,回头看着梁健说:“梁部长,进来吧!”

    因为刚才的插曲,还有对那个女人声音的回忆,梁健的注意力已经从袁小越妖娆的身上移开了。突然,一只温柔的手探索着来到了梁健的两腿之间,梁健心里一动,低头却见袁小越正目光迷离地看着自己。

    微弱的灯光之中,梁健还是瞧见袁小越脸上浮起的两片红晕。她的手不停在梁健的双腿之间移动着,嘴里说:“梁部长,信封袋在你包里吗?”

    梁健本来还想再疯狂的戏弄袁小越一番,可刚才那个女人的声音始终在耳畔萦绕,让他有些心不在焉,便打消了继续戏弄袁小越的念头。

    梁健原本玩了一个把戏,想要好好的气袁小越一番。先前,他让袁小越在电梯口等候,自己去了一趟吧台。他把五万块钱存在了吧台,又在信封里装了鼓鼓的报纸。这么做,只是想看看当袁小越打开信封时那副表情。不过,因为刚才那个女人的声音,梁健忽然没有了那番戏弄袁小越的兴致。人的情绪还真是有些捉摸不定呢!

    梁健决定把钱给袁小越了事,上面未完的酒局他也不想再去搅合了,便对袁小越说:“不好意思,袁主任,钱我没有带在身上!”

    袁小越根本不会相信这话。从包厢出来时,梁健特意带上了皮包,而且当时他就说要直接给她,怎么一忽儿时间又说钱不在身上呢,那包明明鼓鼓的。袁小越担心梁健是要反悔,就说:“梁部长,你是不是觉得在这里不方便?那我们把车开出去?”

    梁健听袁小越要把车开出去,就说:“袁主任,我真没带钱,等下次我给你吧!”袁小越哪里肯信,她一边用手揉搓着梁健的大腿,一只手竟绕上来小心翼翼拉开了梁健皮包的拉链,信封袋露了出来。袁小越当然认得那个信封袋,那是财政局的专用信封袋,心里更加确信梁健是反悔了,就说:“梁部长,我开车,我们换一个隐蔽的地方吧。”

    也不等梁健回答,她就启动了汽车。梁健的大腿根部,被袁小越揉搓的极为难受,看着她极为漂亮的脸蛋,眼睛正视着前方的路面,身体不由有些火烧火燎。他想,袁小越今天喝了酒,恐怕已经豁出去了,既然她这么放得开,反正我也少不了什么!

    这时,梁健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朱怀遇的电话。梁健知道不接不行,便按了接听键,朱怀遇明显喝高了,声音特别大:“梁健,你和袁小越到哪里去了?有什么不轨行为!快快招来!”

    梁健谎称:“我喝高了,袁主任说拿车送我会去。”朱怀遇说:“不会把你送到床上去吧?”梁健说:“说什么呢!”朱怀遇说:“梁健,说实在话,袁主任不错,各方面能力都强,别浪费了这个大好晚上,我就不打扰你们的美好时光了!”

    朱怀遇挂了电话,车子已经拐入了一条小道。从这条小道可以拐入凤凰风景区。周边少有车辆。梁健能清楚听到车轮轧过柏油路的声音。袁小越说:“梁部长,是谁啊?”梁健说:“还能是谁?朱怀遇!”袁小越说:“他干嘛?”梁健说:“他问我们去哪里了!说你会不会把我送到床上去了!”袁小越说:“你说呢?”梁健说:“我看没有,我不是还在你车上吗?”袁小越突然刹了车。

    车子停在凤凰景区半山腰的一棵大树下面,左右暂时还没有车辆经过。车子外面极度安静,夏至未至,夜晚的天气在柔和与清凉之间,只是车厢里却充斥了**的气息,有些栀子花的味道。

    袁小越转过脸来,看着梁健说:“梁部长,你把信封袋给我吧?”梁健说:“我跟你说实话,我没有带。”袁小越说:“梁部长,我可一直以为你是个爽气人,敢作敢当,说话算话的!你先前答应我的,那就把钱还给我。”梁健说:“我真没有带。”

    袁小越说着就抢过了梁健的包,拉开拉链。梁健看到袁小越没有得到自己应允,竟然擅动自己的东西,心里就有些毛了。他当然不是怕袁小越拿走什么,只是讨厌她这种自作主张的做法。

    梁健自认,自己的审美没那么单调,只喜欢温柔小绵羊一般的女人,但他的确不喜欢那种太过自以为是的女人。见袁小越竟然抢自己的包,梁健一把将包从袁小手中拿了过来。这事原本很简单,他让袁小越看一看那鼓鼓的信封里其实都是报纸,便完事了。但他此刻被惹恼了,无论是钱还是报纸,那都是他包里的东西,是他的私密物品,不经允许,都不能翻看。

    袁小越没想到梁健会来夺,一个不慎,手上力气不够,脱了劲,就被梁健把包夺了回去。

    梁健以为,自己的姿态已经很明显了,袁小越是个聪明人,肯定会就此罢手。不想,袁小越变本加厉,伸出双手明目张胆抢夺。梁健眼快,见她的手伸过来,一把将皮包往背后一插,放在了屁股后头,用背压住。

    袁小越情急之下,不顾一切,竟将自己的座位,往后一撤,腾出了空间,身子往梁健这一侧倾斜,上身几乎扑到了梁健身上。接着,她攀住了梁健,双腿分开,一条腿跨过梁健双腿,竟面对面的坐在了梁健腿上。

    在副驾驶室狭小的空间中,两人形成了熊抱之势。梁健见袁小越如此大胆,有些目瞪口呆,袁小越趁着他发愣,双手又伸向他的身后,去摸那个被梁健靠住的皮包。

    袁小越想:“这是姚局交办的任务,我一定要完成!”

    虽然袁小越对姚发明在那方面失去了希望,但对于他的权力,她却从没有过任何怀疑。姚发明执掌着长湖区的财政大权,对她的上下起着决定作用,所以,对于姚发明交给的任务,她半点都不会怠慢。

    袁小越只顾着去抓包,上身完全压在了梁健身上,那饱满的双峰竟实实在在地挤在了梁健脸上。也许是Dzhao杯的胸衣,梁健明显感觉到那里的温暖和肉感,因为她动来动去,那两团饱满就在他脸上来回摩擦。尽管梁健心里想的是如何避开袁小越毫无顾忌的争抢,可身体想的却是完全另一回事。

    突然,那东西跳了跳,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威猛地站了起来。

    袁小越坐在梁健腿上,身体之间几乎没有空隙,忽然实在地被顶了一下。那种感觉很美妙,身体一阵发烫。她愣了愣,不由朝梁健的那里看去,只见那里支起了一个小山包,袁小越顿时脸红耳赤。

    当时,情急之下,袁小越完全没有细想,只一门心思为了抢包,便坐到了梁健身上:一可以防止梁健从副驾驶室开窗下车,二可以控制梁健的腿部,双手可以伸到他身后争抢。没想到,结果却成了这样暧昧的姿势。

    青春年少时,因为对性懵懂的渴望,她也曾研究过最好的zuo爱姿势。现在回想起来,还挺有意思,那些zuo爱姿势,学名叫做“体位”,她曾经看到过的体味,有正常体味、乘骑体位、后背体位、对坐体位、侧背体位等,每一种体位都有其不同的神韵,关键就在于是否能运用的好。很可惜,她那貌似身强体壮的老公,却对这件事不甚感兴趣,她多次身穿性感内衣,使尽浑身解数,每次却都草草了事……想到这些,感受到梁健下身强健的雄起,她不由心神俱醉,尽管她的头脑不愿承认,她的身体不断给她发出信号,为什么不乘机让自己享受享受呢!

    更何况,他们目前的体位,应该就是那种叫做有趣的对坐体位。袁小越不怕承认,她其实还没有享受过这种体位的美妙之处呢!

    梁健瞧见袁小越神情凝滞,又感受着那里抵着袁小越私密部位的强烈刺激,心想,袁小越可能已经羞愧难当,或许会就此放弃争夺了。或者,再放句话,吓吓她,让她乖乖地下来。梁健说:“袁主任,如果你再不下来,我可真要忍不住了,到时候,你可休怪我凶器威猛!”

    袁小越虽然长得貌美如花,可由于身处机关,还真没有被人以高超手段骚扰过。在单位里,大家都知道姚发明跟她走得近,公认她是姚发明蓝里的菜,当然没有谁这么不知趣会和领导抢菜吃!官场很现实,大家知道野花不采白不采的道理,但也知道引火烧身的道理,有些女人你没有实力招惹,就别招惹,否则非但竹篮打水一场空,说不定还赔了夫人又折兵,连饭碗都得丢。所以,单位那些人,虽然也垂涎袁小越的美色,可没有一个人真敢张开嘴巴来尝尝这口天鹅肉。搞得袁小越冷若冰霜,没人亲近。在家里,老公不济事。在社会上,她每天朝九晚五的,外部接触的人并不多,其他人也都知道她是机关干部,不会随便招惹。

    于是袁小越简直就成了没人问津的一口美井,虽然有水无人来打,岂不寂寞难当。

    先前喝的酒慢慢地发作出来,袁小越更觉得自己两耳烧热,全身微痒,非常期望有人来顾探一番,将自己这口深井好好挖掘一番。因此,梁健那句“如果你再不下来,我可真要忍不住了,到时候,你可休怪我凶器威猛!”在袁小越听来,根本就不是威胁,而是对她发出的一声征服的号角。

    有时候,xingai就是一场游戏。有了名头,游戏就更有滋味。袁小越说:“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凶猛!还能把我吃了吗!快把皮包给我!”说着,又将双臂绕过他的肩头,向他背后压着的皮包探去。因为已经突破了心里的限制,袁小越就更加随意和大胆,她的胸不断在梁健脸上摩擦,搞得梁健呼吸困难,又异常兴奋,下面越发异军突起。

    梁健原本以为袁小越会知难而退,没想到她竟不知好歹,知难而进。这个女人当真是有些自以为是。梁健哪里知道,袁小越其实是有些盼望着从他身上得到抚慰,寻找她好久没有体会的男人风采。

    梁健又道:“袁小越,你别太过分了,我可不跟你客气!”

    袁小越说:“我就是过分,怎么了!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梁健心想,“这个袁小越还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不给她点厉害看看,她还真不知道我是一个男人了!”

    袁小越心里盼望着,嘴里就急促道:“梁部长,你倒拿出点部长的威力来看呢!我怎么觉得,你就如一个病猫呢!把你的东西给我!”

    袁小越嘴里还在说着要皮包的事情,其实这已经不过成为挑逗梁健的借口。梁健听着袁小越说“把你的东西给我”,他就更加愤怒了,这个袁小越,今天非让你在我胯下讨饶不可!不过,他还是给了袁小越最后一个机会:“袁小越,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从我身上下来,否则后果自负!”

    袁小越一听,突然停下了动作,轻轻抬起了臀部。梁健想,袁小越终于是听话了。他刚这么一想,忽然袁小越双腿一缩,身子狠狠地坐在梁健的身上。那个东西,本昂扬着脑袋翘得高高,被袁小越这么毫无预兆的一坐,强行压制下去,就是一阵扭曲的疼痛。

    疼痛刚过,那家伙崛起的更加有力,只是被袁小越坐着,不得翻身,压抑得非常难受。梁健心想:“这女人疯了。如果不给她颜色,她是不会收敛了!”

    袁小越又是一阵用劲,手伸到他身后去抢皮包。因为她的胸压住了他的鼻子,梁健呼吸困难,就伸手推她的胸部。这么一推,那两只可爱的兔子便跳进了他的手中,恍如触电般,一阵异常舒服的触感传遍全身。他忍不住拿捏揉搓了一番,只听到袁小越喉咙深处低低地发出了“嗯、嗯”的叫声,看来她吃不消了。

    梁健说:“袁小越,别逼我,下来吧!”袁小越正体会着梁健手掌带来的愉悦,只想着他能够征服他、摧残她,看他停下来,便有些不爽,声音里透着轻视:“梁部长,你就这么一点本事吗?”

    梁健毕竟是一个男人,最受不了别人否定他这方面的能力!他一只手揉捏着活泼的玉兔,另一只手往下探入她的下身。

    袁小越原本只穿了一件白色修身连衣裙,骑坐在梁健身上之后,裙子已经退到了大腿上,与梁健的唯一阻隔就只剩了那一件粉色内裤。梁健的手一把抓住她左边的臀瓣,狠狠揉捏,袁小越不由“嗯啊”地一声悸动,身子向后仰去,嘴里却说:“梁……健,我知道你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梁健一听,另一只手也移下来,双手捧住了她饱满的臀,使劲的揉捏起来,说真心话,她的身体保养的非常好,皮肤极有弹性,而且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柔软,比梁健想象的更加**。抚弄了一番,梁健感觉下面已经忍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脑袋里嗡嗡响着,以往的理性如潮汐一般退去,只留下一块干渴的沙地!

    再也不想装君子,梁健两手一用力,竟然把那条精致的小短裤给撕裂了,碎成了两片,内裤两边仍挂在袁小越的腿上,中间却出现了一条足够长驱直入的空白。

    内裤被撕裂的霎那,袁小越神魂俱醉的“啊”了一声。

    可是,梁健依然全副武装。袁小越很快发现了问题,迫不及待地拉开了梁健裤子的拉链。这时,梁健心头冒出一个想法: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看来不动真格是不行了。袁小越微凉的手,握住了那火热如铁的家伙。

    兴奋像针一样刺入身体深处。袁小越却忽然惊呼起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凶器吧!”在袁小越接触过的男人中,老公虽然身强体壮,可那家伙实在长得异常谦虚,至于姚发明,则完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如今握着梁健的家伙,她才真正感受到,一个真正的男人就在自己身边。她多么希望这个男人,接下来就能让自己欲生欲死!

    袁小越有些猴急地想从拉链中将它取出来,结果因为那家伙实在太过兴奋暴涨,一副彻底拒绝委曲求全的样子,袁小越只得改变战略,匆匆去解梁健的皮带、纽扣……

    瞧着那个凶神恶煞的家伙,袁小越在心里深深地叹息了一声,忽然俯下身,用温润的嘴紧紧包住了它,狠狠吞吐了一番。当她眼神迷乱地抬起头来,说:“梁健,如果你是个男人,就让我讨饶!”

    袁小越的风骚、大胆和爽快,让梁健有些心动。此时的袁小越褪去了所有其他的社会性,只剩了赤果果的**本身。梁健忽然觉得,这样的袁小越倒多了几分可爱,他说:“袁小越,你就等着瞧吧,我会让你难忘的!”

    袁小越身子往上微抬,看着梁健那规则的黑色森林迎了过来,试图将它一下子狠狠吞没……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