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190.第194章后备人选

《官场局中局》 190.第194章后备人选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区委常委会如期举行,研究的议题自然是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

    最为兴奋的应属组织部干部科长姜岩,他一早带着科室发会议材料的人,等在会议室旁边的休息室。等各位常委纷纷进入会议室的时候,他激动的差点有点难以自控。他在心里告诫自己,这是自己第一次上区委常委会,这一关一定要闯过去,走到会场外面,对着窗子来了几个深呼吸。他曾读过一本励志书籍《思考致富》,书里讲到一些紧张时如何调整呼吸的法门,以前没有用过,今天算是派上了用场。

    会议终于开始,他被区委办秘书科的人宣进去汇报。姜岩自己准备的讲稿,汇报的时候,却如筛糠一般在两手之间抖动着,仿佛随时都有可能逃出他的手指,飞出去……

    会场很多常委,只在开始的时候注意了一下姜岩,见今天组织部来汇报的人,不是梁健都有些好奇,之后,也就不再关心。

    区委书记胡小英却仔细看了看姜岩。只见他进门时紧绷着脸,此刻汇报又紧张激动得双手发抖,心想:“此人跟梁健比,在整体素质上,相差可不只是一截。梁健在这种场合,镇定自若。这完全是心理是否强大的一个明证!真正的领导人才,就得有遇事不慌、处变不惊的魄力!可以说,这也是一个领导人的基本功。这一点,眼前这个干部科长姜岩,显然还不具备。”

    姜岩好不容易把材料念完。由于害怕出错,完全就是照本宣科,读了十来分钟,不敢自由发挥一个字,听得人很是无聊。

    虽然安排姜岩到常委会亮相是区委组织部长朱庸良一手操作,但看到姜岩这样激动不已、胆战心惊的模样,心里就有几分不悦。他知道,姜岩从参加工作至今,一直在组织部干业务活,一直以来都是领导说什么他做什么,言听计从,所以年轻人的胆略和气魄基本上已经消磨殆尽,所以到了稍大的场合就会怯场。朱庸良不由也想到了梁健。这方面,梁健的魄力就要强一些,能力也要强的多。可梁健是敌非友,虽然是一个人才,却终究是一个威胁。若能为他们效力,一定如虎添翼。只是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但朱庸良又不禁想,官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或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朱庸良见姜岩汇报完毕,就赶紧拿过面前的话筒说:“各位常委,我再做些补充。”

    胡小英朝朱庸良颔首同意,认真地看着朱庸良,看他接下去会说些什么!她相信,其中肯定会涉及到梁健作为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的问题。因为,从组织部发放的书面材料上,梁健在民主推荐中总得票排在第三名,被列入了初步人选名单,而他们要建立的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库是二十名,按理不出什么问题,梁健肯定是能排到里面的。

    但涉及人事问题,变数无处不在,有时候一句话、一个词,就能让一个干部使用的朝向发生彻底逆转。为此胡小英非常认真的听朱庸良会“补充”些什么。

    只见朱庸良的目光在摊开的笔记本上停留了一会,他的笔记本上简单的列着几条内容,应该就是他要表达的重点。

    朱庸良说:“各位常委。刚才我们干部科科长姜岩同志,就有关情况作了汇报,应该说已经很具体全面了。我这里要重点补充的,就是他还没有汇报的两个方面:一是这次推荐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的工作成效还是挺明显的,基本上已经把全区浮在面上的副科级领导干部都推荐出来了,推荐的结果,其实与我们组织部平时掌握的情况出入也不是很大,那些我们掌握的比较优秀的干部,也排在推荐名单的前几名……”

    胡小英心想,你这么说,也等于是承认了梁健是比较优秀的干部,这倒是方便我下面讲话,于是在笔记本上度了几笔。

    朱庸良没有注意胡小英记些什么,继续补充道:“二是大家手中的这份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初步名单,排名是按照得票多少来的。从高票到低票排列,我们准备建立的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的数量是二十名,那么按理说排在前二十的应该是比较优秀的……”

    胡小英心道,朱庸良目前还没有说到梁健是否入库的意见,更加注意地听下去。

    忽然有常委打断道:“完全按照得票多少也不对吧!这不成了以票取人了吗?”

    打断朱庸良说话的,正是区委副书记万康。见到副书记发话,朱庸良就停下了补充,面带微笑的看向区委副书记万康,又瞧瞧区委书记胡小英,心里其实是一个乐啊。他早就料到区委副书记万康会发表不同意见。

    胡小英对万康的突然插话,很是不满。她原本以为,关于建议梁健不作为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应该会是组织部长朱庸良提出来,可没想到却是万康首先放炮,这等于是说,她除了周其同、朱庸良等人,这次还失去了万康这个副书记的支持。一念一动,在万康还没彻底把意思讲清楚之前,胡小英果断地说:“万书记,我们先等朱部长把情况补充完整,这样我们了解的也能更加全面,然后,我们各位常委再各抒己见,你看如何?今天的讨论时间比较紧张!”

    万康见胡小英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就说:“那好吧,我呆会再说,那么朱部长你继续!”万康不坚持即时表态,胡小英心下稍安,但愿呆会万康能够听出她的话外之音,不再提出对梁健不利的意见来!

    朱庸良见万康将说之话戛然而止,心想,必须激一激万康:“三,我们这份材料中没有的意见,我在这里稍说一下。我们《干部选拔任用条例》之中有一句话,叫做‘不以票取人’,意思是得票多少,作为一个干部提拔任用的标准,却不是唯一的依据。这是党管干部原则的一个重要体现。今天这份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初步名单,是按照得票多少排的。所以,我在这里作个说明。不过,这也不是说,得票多不好。得票越多,大家越认可,该干部各方面素质也都很好,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但也有个别干部,自身素质不过硬,但推荐结果却不错,排在名单前面,那么我们也应该引起注意。我就补充这些!其他没有了!”

    胡小英听朱庸良补充的最后一条,暗道:这个朱庸良,在组织部部长岗位上呆得久了,真是老奸巨猾、杀人不见血。他把梁健放在名单之中,也不提出对梁健的不满,可一条“不以票取人”却给了反对者以尚方宝剑,到时候把人家砍了,也有了借口。

    朱庸良汇报完毕,按照程序该各位常委发表意见了,最后才是胡小英发表意见和做总结。胡小英说:“组织部已经汇报了情况,朱部长又作了补充,那么现在请各位常委发表意见吧!”

    万康早就想说了,可常委会上有一定的规则,虽然不成文,却一直是这样执行的。一般是排名靠后的常委最先发表意见,依此类推,这体现的是一种游戏规则,同时也体现了一种尊卑秩序。所以,这种情况下,万康也不肯最先发表意见。由其他常委先说。

    公安分局局长徐建国先说没有意见。按照公安局的体制,区里的公安局是分局,人事关系由市里说了算,公安局人员的提拔,基本上区委不能说了算,因此在这些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干部人选中,没有他徐建国的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区委宣传部部长诸茂是胡小英的人,他坚决拥护胡小英,自然也挺梁健,就说没意见。由他们起头,接下去几个常委,说没有意见的也挺多,毕竟这里涉及的后备人选中,有一些是他们的人,如果他们对别人提意见,那么他们也就会攻击他们,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还不如谁也不得罪。

    如此下来,关键就只剩下了区委书记胡小英、区长周其同、常委副区长田坎、区委副书记万康、区纪委书记温照盛五个人了。见这些人都说得差不多了,纪委书记温照盛又迟迟不发表意见,副书记万康就耐不住了。他急着说道:“刚才,我们朱部长说了一句很好的话‘不能以票取人’,我很赞同这句话。有些干部,虽然得票高,但并不等于工作好、能力强。现在各位常委都在这里,我这人向来就直来直去,不喜欢绕圈子,有话说在当面。这个名单中,大部分人都是好的,但其中一个人,我是不同意纳入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的,这个人就是梁健!”

    大家都料到万康会对梁健有意见,原因就是前几天的推荐大会,梁健给万康准备的材料缺张少页,让万康这个堂堂副书记杵在台上,在全区领导干部面前大丢其脸。这起“事故”说起原因来,万康本身工作不细,也是有责任的。但作为一个区委副书记在这个事情上,怎么可能承认自己有错呢?即使自己真有错,也要下属来挑,这是万康一贯坚持的观点。于是,从内心深处,他早就把这事的责任,全部归结到了梁健身上。给予梁健应有的惩罚,才能让他忘却自己在这件事上的失误,忘却那天在全区领导干部面前的尴尬,否则就是他自己对不记起自己了!

    周其同、朱庸良见总算有人对梁健发飙,心里都有些乐。周其同见势,更是火上浇油:“我也同意万书记的观点,有些干部,民意不错,推荐票高,那是因为他们整天把精力花在了讨好别人身上,放在花天酒地结交朋友上面,因此推荐得票也高。但真正遇上大事情、重要任务,就要出差错了!像梁健这样的同志,上次推荐会议上捅了这么大的篓子,推荐票还是排在第三名,就说明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这样的干部,我们怎么可以放到正科级后备干部人选当中去呢!胡书记,你说是不是?”

    胡小英看到周其同将皮球往自己这里踢,不接招不是,接招也不是。她不能这么早就表达意见,因为她想要的结果,目前还没有达到,自己过早的接周其同的招,如果接下去还有人跳出来,她很可能陷入彻底的被动,梁健进入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之事,就会彻底黄掉!

    本来,是不是进入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问题倒不是特别大。毕竟后备人选,只是“后备”之用,并不是真正的实质领导干部。今后要提拔领导干部,也不能省略考察、票决程序。因此这原本也只是可争、可不争的事情。

    但,到了这个地步,事情却已经完全变了样子!

    如果这次胡小英不争取,就会至少造成两个方面的严重后果:一方面梁健今后的提拔任用可能会就此成为难题,虽然后备干部人选不一定要提拔,但提拔的人选除非有特殊情况,一般要从后备干部中产生,假如这次梁健进入不了后备库,以后万一想要重用他,周其同、朱庸良等人,肯定就会提出,梁健都不是后备干部人选,怎么能提拔?后备人选中还有不少人没提拔呢,为什么不用他们?这话很难反驳。另一方面,常委会的风向可能就会偏转,经过上次胡小英在常委会上的据理力争,目前常委们也已经看到了胡小英的强硬一面,对她的印象正在好转,这次后备干部推荐本身就是胡小英提出的事情,如果最终的人选却掌握在其他人手中,大家就会感觉她在人事问题上失控了,并不能说了算,最终导致大家又会向掌握主动权的周其同他们靠拢。基于这两点,胡小英在这场PK中真的可以说输不起!

    现在的问题是,胡小英该怎么说,才能将不利于她的风向拨回来。胡小英看到正在一边无所事事地把水笔放在右手拇指和食指指尖转动的朱庸良,心中一动,刚才,朱庸良虽然补充了情况,但并没有明确表达自己的观点,胡小英就说:“朱部长,你刚才补充了几点说明,但这并不是你的个人意见,你作为区委组织部部长,对干部情况最熟悉,还是说说你的意见吧!”

    胡小英之所以问朱庸良,倒并不是对朱庸良抱有什么期待。她知道,直到目前为止,朱庸良都是周其同的死党,这一点在近期内肯定无法改变。那么她为什么还要问?岂非明知故问!

    其实,胡小英去问朱庸良,也并不是经过深思熟虑,不过紧急时刻,心念一动,就开口问了朱庸良。这不过是凭借着自己的官场经验,走出的一步,这一问,可以缓冲周其同的问题,给自己寻找对策留下时间。

    朱庸良见胡小英问自己,不能不作声,停下了手中的笔,说:“胡书记,关于刚才万书记所说,我也是非常赞同。不能简单以票取人。不过,从私下里说,这次我还真有点希望‘以票取人’。”

    听朱庸良这么说,万康朝他看了过去,其他常委的目光也看向他。朱庸良见有人对他的话有反应,就故作幽默地道:“为什么呢!因为这里涉及到刚才万书记提到的梁健。梁健是我们组织部的副部长,是一名组工干部,从感情上来说,我肯定是希望梁健这个小伙子,能够进入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嘛!这样也是我们组织部脸上有光的事情啊!这就是我为什么希望‘以票取人’的原因,他排在推荐票的第三,按理肯定能够进……但是……”

    大家知道朱庸良的话肯定还没完。坐在汇报席上的姜岩,对朱庸良说话的艺术,把死的都能说成活的,把假的说得就跟真的一样那种本领,简直由衷的佩服。姜岩想起,那次朱庸良告诉自己,到了常委会上你就会知道我的用意。坐在这里,听着朱庸良侃侃而谈,姜岩终于明白了朱庸良以退为进的道理!他把梁健放入名单,是想让其他的人,就梁健的问题开展争论,到时候自己再话锋一转,踩梁健一脚,使得梁健彻底没戏。

    果然,朱庸良继续说:“但是,我们做事情,肯定是不能徇私情的,组织部的原则,就是公正公平,特别是在干部使用上,我们不能搞‘近水楼台先得月’,更不能搞“灯下黑”。所以,尽管我作为梁健的直接领导,非常希望梁健能够进入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但鉴于梁健同志在推荐会议上出的错,反映出其工作能力也好、工作责任心也好等方面都存在问题,我也只能忍痛割爱,我同意万康书记的意见,不把梁健列入后备人选。”

    胡小英下意识地拿起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说了句:“今天的茶怎么这么淡呢?陈主任,能帮我去拿点茶叶吗?”

    胡小英这话是对陈政说的,然后又转向了一直不曾说话的温照盛,问道:“温书记,你的茶是不是也淡了,要不换一杯好的?我让陈主任去我办公室拿点好茶来!”

    在这个会场,到目前为止,就只有温照盛,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话!温照盛见胡小英并没有问他的倾向性意见,而是问他要不要换茶。温照盛就咧嘴一笑说:“好啊,胡书记的茶叶肯定正点,我们大家都换点来尝尝吧?”

    区委宣传部长诸茂趁此机会就说:“趁大家换茶叶,我去放松一下了!”胡小英笑道:“那我们索性就休息五分钟再开会!”

    一说休息,大家精神好像都一阵放空,上卫生间的上卫生间,抽烟的抽烟,刚才紧张万分的氛围,一下子就消淡了许多。甚至让人觉得,刚才的紧张不过是一种幻觉!

    只有区长周其同心里恨得痒痒,刚才的气氛优势已经完全倾向自己了,即使胡小英想挽回梁健,恐怕也提不出什么特别好的理由。即使她提出什么理由了,他再逼一逼,就能把胡小英逼入死角。没想到,就在这紧要关头,胡小英忽然扯什么“茶很淡”,还问温照盛要不要换茶叶。

    周其同警觉道,胡小英特意问温照盛,而不是问其他人,肯定是有什么用意,那就是到目前为止温照盛还没有发表过意见,胡小英应该是把温照盛当作了自己的救命稻草了吧!

    这么想着,周其同的目光寻找着温照盛,见温照盛向常委会议室走去,应该是去卫生间。周其同也站了起来,跟着温照盛向外面走。

    胡小英也敏锐地感觉到了周其同的意图,她顿时紧张了起来,这方面她就觉得作为一个女人的劣势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如果她是一个男人,她也就能走出去,跟着温照盛到卫生间里,这样至少周其同就不敢对温照盛说什么!

    然而,如今周其同跟着温照盛出去,这说明,周其同已经发现了她的用意,她希望温照盛支持自己,因此周其同肯定会在卫生间跟温照盛谈什么,尽量拉拢温照盛为其服务。这样的话,她就对温照盛没底了。如果这次温照盛转移到了周其同的阵营之中,那她就无法挽回局势,会败得很惨。

    在卫生间里,温照盛对准尿槽嘘嘘起来,紧跟着,周其同也走了进来,掏出了家伙,也对准尿槽说:“温书记,胡书记的茶不知会好喝到什么程度?”温照盛瞥了眼周其同说:“我也没有喝过,尝尝才能知道。”周其同说:“我也有好茶,如果你有兴趣,会后到我办公室喝啊,我保证你会喜欢。”温照盛说:“对茶叶的好坏,我倒是无所谓的,我在乎的倒是什么时候喝、在什么地方喝,有些茶叶一个时段喝刚好、有些地方好喝,可换个时段、换个地方喝恐怕就没味道了。如果周区长是在胡书记之前请我喝,我就觉得好喝;如果周区长是在会议室里请我喝,我也会觉得好喝;可如今周区长才请我喝,我已经有茶好喝,更何况如今是在卫生间里说请我喝茶的事情,我就不敢恭维了!”

    说着,温照盛抖了抖家伙,走出了卫生间。周其同侧脸看着走出去的温照盛,嘴里紧了紧牙,心中暗道:“即使,你温照盛站到胡小英那边,我看你们也无力回天。”

    回到了座位上,温照盛瞧见自己桌上已经换了一杯绿茶,茶叶碧绿、片片站立,心里叹道:“还真是好茶。”

    温照盛朝胡小英说:“胡书记,可真是好茶啊!”胡小英说:“光看是不知道好坏的,你喝一口才知道。”温照盛说:“也对。”说着,温照盛喝了一口说:“真不错。”胡小英笑道:“我这下放心了,温书记喝了我的茶,我可以老实说了,这茶叶其实不是我自己买的,是人家送的。本来还不敢喝,如今纪委温书记都喝过了,我就不怕违反了廉洁自律的规定了!”

    周其同在一边冷笑一声说:“胡书记,不管你喝什么茶,都不会有人有意见的。茶叶嘛,值得什么!”周其同这句话,倒是发自肺腑,对他来说,喝点茶、抽点烟,真当不成任何事情!胡小英却说:“周区长,你胆子大啊,我胆子可小了!要自觉接受纪委监督的啊!哈哈。温书记不喝的话,我还真不敢喝这茶,既然如今温书记喝了,那我也可以喝了。”说着就拿起了茶杯喝了一口。

    这话,虽然说得都是茶,但在温照盛耳朵里,听来却处处都是玄机!胡小英和周其同两个人都要邀请自己喝茶。但胡小英是在常委会议上邀请自己,周其同却在卫生间里邀请自己,这其中说明了什么不同之处呢!对温照盛来说,这里面差别可大了:胡小英是想让大家都知道她胡小英在拉拢温照盛,温照盛站到她那里,就是胡小英的人;而周其同则是在隐蔽处邀请自己,如果以后温照盛失去利用价值,周其同可以随时抛弃他,因为没有见证。为此,可以看出,胡小英是真心诚意的,而周其同不过是在利用他。

    周其同不耐烦地说:“茶也换好了,还是继续开会吧。”

    胡小英说:“周区长的提议很好,时间紧,我们继续开会!还有什么人要发表意见吗?”

    温照盛将茶杯放下说:“胡书记,那我来说几句。我作为纪委书记,在干部选拔方面,理应也该提出纪委的意见。刚才,万书记说不同意梁健作为正科级后备干部人选,我倒是有一个疑问。对一个干部的提拔任用,如果我们提出否决意见,是需要有所根据的:要么是他在廉政建设方面有不良反映,要么是他有失职渎职的情况。否则我们一般都不能随便否决一个干部,更何况是作为后备人选。像梁健吧,我认为如果就因为他在推荐大会上提供的说明材料出了点小问题,就取消了他作为后备干部的资格,恐怕有失公平,也有失公正!”

    万康说:“怎么不公平啊,他的工作没有到位,难道不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吗?”

    温照盛说:“工作不到位,或者造成了小差错,肯定是要承担责任的。区委已经暂停梁健分管干部工作,这不也正是让他承担责任的一种方式吗?另外,梁健本人也提出,关于材料出问题的事情,还有其他的因素,截止目前,区委的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

    区委组织部长朱庸良说:“正因为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这事还在调查当中,我们才不能将梁健列入后备干部。”朱庸良刚才还在说,梁健是他的下属,他当然是希望他能够加入后备干部库,可从他如今急着插话的情况看,他的意图恰恰是相反的。区委宣传部长诸茂笑说:“朱部长对自己部里干部的大公无私,实在是让人敬佩啊!”朱庸良朝诸茂看了一眼,不再出声!

    温照盛说:“要说,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就不能列入后备干部队伍,我这里倒有一个人,纪委接到了一封信访件,正在考虑是否要进行调查。不知这个人,我们是否也要取消他作为后备干部的资格呢?”

    万康性格粗直,说道:“当然要取消!”

    区长周其同说:“真有这样的人?”温照盛说:“有啊,这个人就是区府办副主任王奉化同志,本来这消息还在保密阶段,但我相信各位常委也有权知道区委管理干部的情况,我就在这里点到为止。如果梁健要取消资格,那么有信访举报亟待调查的王奉化同志,更应取消资格了,大家说对不对?”

    周其同、朱庸良听到温照盛将王奉化揪了出来,心里都是一惊。王奉化是他们这一路的人,也是他们曾试图推荐为十面镇党委书记的人选,如果为梁健,将王奉化从后备干部人选中拿下来,绝对是断人一手自折一腿的事情,可以说两败俱伤。

    胡小英听到温照盛提出了王奉化来,心里大大的一喜,她已经知道,温照盛这么做,就说明他已经牢牢地站在了自己这一边,从这天起,温照盛就是她这个队伍里的人了。她知道,周其同和朱庸良是绝对舍不得王奉化这个棋子的。

    看形势好转,胡小英说话了:“大家的意见都已经表达了。我看,这件事情这样行不行?前二十名人选,由于基本素质都不错,刚才朱部长说了,跟组织上平时掌握的情况是一致的,那就不涉及‘以票取人’的情况了。所以没特殊情况,我们还是以前二十名为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至于梁健和王奉化,目前他们的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那么我们暂时保留他们的后备人选资格,如果今后发现了问题,不适合继续留在后备干部库里,那么到时候取消也不迟,后面的人按顺序充实进来。你们看如何?”

    话说到这里,周其同一方已经没有反驳的筹码,否则就要牺牲自己手中的牌,便道:“那就先这么办吧!”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