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191.第195章柳暗花明

《官场局中局》 191.第195章柳暗花明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下班路上,梁健意外接到一个电话。

    接起电话,只听对方说“梁健,在哪里啊?”,听声音应该是一个中年男人,内敛稳重。不过,梁健却一时想不起这个声音是谁。但看号码是长湖区行政短号,又直呼他的名字,且说话随便,看来定是某位领导。便说:“领导你好!”

    对方也不解释,只问:“晚饭吃了没?”

    梁健听得仔细,越发觉得这声音挺熟悉,说:“没,刚刚下班,还在回家路上!”

    对方说:“那行,来嘉良饭店,今天我请你吃饭!”

    这一次,梁健终于听出了这人是谁,这不正是区委宣传部部长诸茂吗?梁健想,这可真是破天荒第一着了,区委常委宣传部长竟然亲自打电话来,要请自己吃饭!

    以诸茂区委常委、宣传部长的身份,乡镇、部门一把手要请他吃饭,也不是随随便便能办到的。而梁健漫说不过是一个副科级干部,和他的身份相差何止一点,却亲自打电话来请他吃饭,这可是天大的面子了!梁健还真有些受宠若惊,说道:“诸部长,太感谢了!我这就过来。”

    诸茂说:“你小子耳朵还挺灵嘛!听出我是诸茂啦?”

    梁健说:“诸部长的声音,我当然是记得很牢的!”

    诸茂说:“那就见面了再说,我等你!”

    去嘉良饭店的路上,梁健心情复杂,可谓几多欣喜,几多疑惑。欣喜的是,区委领导竟亲自请自己吃饭。疑惑的是,以诸部长的身份,为什么要请自己吃饭?说实话,他跟诸茂的接触并不多。最近一次近距离接触,还是那次在小饭店的偶遇,说起来,那都算不上一次愉快的见面。今天,他突然请自己吃饭,难道是鸿门宴?但这种可能性很小,毕竟诸茂是宣传部长,并不分管纪律,即使他觉得自己生活作风有问题,也还有纪委,而且以他常委的身份,也不会为了他一个副科级干部的作风问题摆一场鸿门宴,那倒是杀鸡用牛刀了!这么想着,心下稍安!还是静观其变!

    刚推开包间的门,梁健惊了一下,在座的除了诸茂,赫然还有温照盛。

    看到温照盛,梁健心里有些发紧。诸茂和温照盛并肩坐在上座,使得刚刚进去的梁健,只能选择坐在他们对面,这场面活脱脱就像被喊进去谈话一般。梁健心里惊涛骇浪:难不成,这次真是纪委找我谈话?他们难道掌握了我的什么证据?可是不应该啊,按说我也没犯什么错误啊!

    诸茂见梁健走进来,既不招呼,也不笑。只说了声:“坐下吧!”

    温照盛也一丝不苟,板着脸。

    梁健看不出他们的喜怒,只在心里做文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宣传部长,一个纪委书记,把我叫到了饭店!他听说过,在香港,公职人员最怕廉政公署找自己喝咖啡;在国内,领导干部最怕纪委找自己喝茶!难不成今天真是纪委找我吃饭,其实是换一种方式找我谈话?可是,即使真是谈话,一个宣传部长,一个纪委书记,这阵势也太抬举我这个副科级干部了。

    诸茂先开口了:“梁健,今天我和温书记一起找你谈话,你知道为什么吗?”

    梁健看着诸茂,见他脸上没有一丝玩笑的意思,实在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说:“刚才诸部长打电话给我,不是说请我吃饭吗?”

    诸茂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说:“吃饭是吃饭,但你知道为什么要叫你来吃饭吗?”

    梁健想:为什么吃饭,该你告诉我啊。他回忆近段时间自己所做之事,实在没有什么贪赃枉法之事,顶多不过是与几个女人接触过密一些,但他毕竟没有婚姻的束缚,与女人交往,男欢女爱,都是正常的。应该来说,这也算不上什么问题。想着,还是以不变应万变。说:“我想为什么吃饭,无非就两个理由,一个是饿了吃饭,一个是不饿吃饭。前一种理由,很正常,也很好猜,至于后一种吃饭的理由,就不容易猜了。而且麻烦的是,我现在饿了,很想吃饭,可诸部长好像还不饿,所以我这个肚子饿的人还真是回答不了肚子还不饿的诸部长关于不饿吃饭的理由。”

    温照盛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但这笑意犹如微风吹过河面,转瞬不知去向。

    诸茂看梁健出语不正经,斥道:“贫嘴!难道到目前为止,你还不知错!怎么说你也已经是一个领导干部,况且还是区委组织部副部长,难道还看不懂今天这场面的意思?纪委温书记在这里,你还不快交代问题?”

    梁健疑惑地瞅瞅温照盛。温照盛也不喜不怒地看着梁健。

    梁健说:“可是,我不知有什么问题需要交代的!”

    诸茂说:“你说没有问题就没有问题?你把组织看成什么了?是小儿科吗?你的情况组织上早就掌握的一清二楚。就单单是我掌握的,就你和那个溪镇的妇联主席蔚蓝,就有些不太正常的关系。就从这件事上开始坦白吧!”

    梁健心里突然松了:若说自己跟蔚蓝有什么不正当关系,那可真是找错门了!摆明了诸茂只是凭上次撞见他和蔚蓝喝酒这件事在说事,可是,他和蔚蓝的关系太清白了,便有恃无恐地说:“诸部长,如果今天真是纪委找我谈话,有件事,我觉得很不妥!”

    诸茂迷惑得瞪了下眼说:“有什么不妥的!别废话,赶紧交代!”

    梁健也不示弱:“不妥的是,诸部长是宣传委员,怎么竟然掺和到纪委谈话里了,你这不是抢温书记的饭碗嘛!”

    诸茂气鼓鼓地说:“怎么就抢饭碗了,区委常委分工不分家!工作上有需要相互帮忙也是很应该的。梁健,你作为一名组织部的副部长,难道连这点也想不通吗?”

    听诸茂和他争执,梁健心里反而定了,说道:“区委常委的确分工不分家,但分工不同,各尽其职。而且,若纪委因工作需要,要宣传部派人帮忙,宣传部人才济济,又何必诸部长亲自上阵?即使是组织上要求诸部长参与干部纪律作风问题谈话,我想,诸部长恐怕也会以各种理由推脱,否则就是手伸得太长,要被人说成多管闲事、管得太宽呢!聪明的诸部长又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听梁健说的头头是道,温照盛再也忍不住,板着的脸一松动,就笑了出来!“诸部长,你还是算了吧,你是套不出梁健的话了!”

    诸茂也笑了,指了指梁健说:“你小子,胆子还挺大嘛!两个常委摆的龙门阵,竟然还糊弄不了你!”

    梁健虽然心里定了,却还是疑惑不解。眼前这两位区委常委,他以往都只不过是混了个脸熟,既无交往,也无感情,今天两人合伙来和自己这样一个小小副科级干部开玩笑,这是哪来的闲情逸致?便不卑不亢地说:“两位领导,今天找我来,到底为了什么事啊?”

    温照盛说:“吃饭啊,就是吃饭!”

    梁健问:“吃饭?为什么吃饭啊?”

    诸茂说:“肚子饿了吃饭啊,这不是你说的嘛?”

    温照盛笑道:“你别被诸部长糊弄,他是肚子不饿吃饭来着!目的,就是探寻你和蔚蓝的私密!”

    梁健听温照盛说的,亦真亦假、亦实亦虚,就不敢再找什么借口了。毕竟这两位常委他没有深入接触过,对于的性格他也不了解。便诚恳地说:“诸部长,我跟那个蔚蓝倒真没什么关系!”

    诸茂很敏锐,又问:“那你跟谁有关系?”

    梁健笑道:“诸部长不愧是宣传部的,对干部的私密这么感兴趣?”

    温照盛笑道:“宣传部长嘛,当然要耳听八方,掌握方方面面的消息,包括每个干部的私密!”

    诸茂说:“温书记,你立场不对,你怎么反过来调侃我了?”

    温照盛说:“好了,诸部长,我们开饭吧。这会我也肚子饿了!”

    诸茂说:“好好,开饭,开饭。”

    温照盛和诸茂真的是请梁健吃饭,而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刚才的问话,只不过是一场闹剧,梁健心里就彻底放宽了,迅速进入了角色状态,眼前两人,职位上比自己高了两级,年龄也比自己大得多,找服务员上菜的事情,当然要自己来做。

    梁健打开门,对门外的服务员说:“上菜吧!”

    服务员应声而去。刚要返回包厢,梁健眼睛被一抹红色吸引,侧眼一瞧,见一位风韵犹存的女人,朝他微微一笑。

    梁健愣了一下,才认出了这人是区妇联主席盛红莲。

    盛红莲年近四十,娇小玲珑,因保养得当,皮肤光泽度很好,衬得她比实际年龄要小些,成熟之中,更透出一种莲蓬小巧惹人爱的风韵。

    要说跟盛红莲熟悉,那还远远称不上。最近一次见面,也有一年左右了吧!那时梁健还是十面镇一名普通干部,连党委秘书的帽子也被拿掉了,身份尴尬,镇长金凯歌想让他当府办主任,就是那天,他陪同金凯歌请时任区政协主席的柯旭在一个农庄里吃鱼。那天盛红莲是跟柯旭一起来的,回去的时候,梁健和盛红莲坐金凯歌的车一同回去,金凯歌则坐了柯旭的车。

    今天见了盛红莲,往昔时光忽然扑面而来,恍如昨日,让梁健唏嘘不已。

    盛红莲心思细腻,听梁健轻微叹息,就说:“梁部长,怎么见到我就叹气啊!”

    梁健忙道:“盛主席误会了。我只是因为见到盛主席,想起上次跟柯主席、金镇长还有你一起吃饭,那情景恍如昨天,细算算,差不多也有一年多时间了。时间真是太快了!”

    盛红莲笑道:“哎哟!梁部长不厚道,你这么年轻却在我一个老太婆面前感叹时间快,你这不是在提醒我老了么!”

    梁健说:“哪里,盛主席,你一点没变,反而比上次还显得年轻!”

    盛红莲下意识地摸了下脸蛋。女人到了一定年纪,对于年轻和美貌,往往有一种意念上的执着。盛红莲也不例外,听到梁健夸她年轻,心里美滋滋的,不过终究底气不足,说:“梁部长真会说话!”

    其实,梁健说盛红莲年轻,倒不是完全是为了给她心理安慰。他见盛红莲肤色白皙红润,还有一股特别的优雅气质,真是比一般的年轻女人还耐看。

    盛红莲看梁健细细看她,有些不好意思,说:“诸部长和温书记在里面吧?”

    梁健忙说:“在里面,请进。”梁健这才知道原来盛红莲也是一同来吃饭的。

    盛红莲一进门,诸茂和温照盛都有些兴奋,说:“我们漂亮的盛主席来了,请坐,请坐!”盛红莲本来要在他们对面的位置坐下来。梁健说:“盛主席,要不你坐上面去吧?”盛红莲瞧了瞧座位说:“我还是坐这里吧!”

    温照盛说:“盛主席,你快坐诸部长边上吧。诸部长今天已经说了好多遍了,说好多天没见盛主席了,特别想念。你若不坐过去,待会他又要跟我烦,我怕耳朵要起茧了。”盛红莲听温照盛这样说,也不害羞或扭捏,落落大方站起来,坐到了诸茂边上,还说:“温书记的话,我不敢不听,否则就是执行领导指示的效能有问题了!”

    温照盛说:“你可不是执行我的指示啊,这是诸部长的指示。”

    诸茂抢白说:“这分明是温书记你的指示嘛,我可一句话没说,哪来的指示?”

    温照盛用手指点了点诸茂说:“诸部长最聪明了,得了便宜还卖乖!”

    梁健见他们半**、半调侃,不由感叹人情其实都差不多。原本,梁健还以为只有朱怀遇等才喜欢逢喝酒必要美女在场,其实更上层的领导也是一样,只是级别不同,作陪的女人不同而已。

    食色,性也。人性大多如此。

    诸茂说:“温书记,你不是还有人吗?快到了吗?”

    温照盛看一眼门口,说:“应该马上到了。”

    话刚落,只见一个女人,手挽坤包袅袅地走进来。身材修长,橘发披肩,耳佩饰环,不像官场中人。梁健一看女人的脸,不由大吃一惊,这不是表妹蔡芬芬嘛!随蔡芬芬进来的还有一个男人,男人肩阔膀圆,一条粗大的黄金项链枷锁般套在脖子中,显然是一个暴发户的形象。这人正是蔡芬芬的老板沈鸿志。

    表妹蔡芬芬向在座的人一笑,说:“我来晚了。我给大家带了我们酒庄高档的云葡萄酒,二十年树龄的,今天我们就喝这酒。这位是我们酒庄的老板,沈鸿志同志。”

    听到表妹称沈老板为“沈鸿志同志”,梁健觉得有些不伦不类。她可能是为拉近与官场中人的距离,便把沈老板说成“同志”,只是这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却让人联想到“同志”的另一层含义。

    在场的人,倒没有梁健这么敏感,一一接过了沈鸿志递过去的名片。

    名片递到梁健这里时,沈鸿志说:“兄弟,下次到我酒庄来!”见沈鸿志对自己特别热情,梁健对他自然也提升了好感,说:“一定一定。”

    沈鸿志对在座的领导弯了弯腰,说:“各位领导,你们多喝点云葡萄酒,我先告辞了!”梁健原以为沈鸿志会留下来,没想到他只是来送酒的。

    当然,他除了送酒,还送来了一个美女。那就是梁健的表妹蔡芬芬。

    沈鸿志走后,蔡芬芬就很自然地走过去坐在了温照盛身边。温照盛倒也没什么大反应,只是朝她温和地笑笑。

    上一次,朱怀遇请区财政局局长姚发明的酒桌上,蔡芬芬也来了。那一次,梁健就敏感地感觉到这个表妹不简单,懂得利用自己作为一个美女的优势,是个厉害角色。如今,在这个有两个区委常委参加的比较私密的小圈子饭局上,再次看到蔡芬芬,梁健觉得他上次还是低估了这个表妹。看来,在长湖区官场,她的能量说不定比自己还要大呢!

    见到两位领导身边都有一个美女相伴,梁健就更加不解了!一个宣传部长、一个纪委书记,每人一个美女,难道他们把他叫来就是为了让他看他们如何喝花酒嘛?这实在太有些天方夜谭了吧!

    这时,包间的门,又被推开了。

    梁健有些狐疑地回头一看,从外面进来的人,更是让梁健眼珠都要掉下来,那人竟然是林镇妇联主席蔚蓝。

    区妇联主席盛红莲说:“蔚蓝,快进来,坐梁部长身边。”蔚蓝朝包厢里的人看了一眼,称呼了一声“诸部长、温部长”,就在梁健身边坐了下来,并没有称呼他,而是朝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诸茂笑说:“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温书记,这就是我刚才说的蔚蓝。”说着就笑了起来。温照盛也笑道:“就是嘛!所以,我们千万别在背后说人家坏话,否则人家很可能就现身到你边上了。”

    蔚蓝不知道来龙去脉,有些莫名其妙,就问:“看来,各位领导,刚才说我坏话了?”大家只是笑笑,并没有回答。诸茂说:“人都到齐了,来,我们开始!”

    服务员的冷盘都已经上了。热菜也陆续在上了,是可以开始喝酒了!

    蔡芬芬让服务员开酒。服务员倒酒倒得很温柔,宣传部长诸茂说:“芬芬,这酒是你的,第一杯还是你来服务一下吧,给每个人都倒个满杯!第一杯我们要喝个满的!”

    温照盛说:“诸部长,每次喝酒你都这样,第一杯要来满杯!你知道今天芬芬带来的云葡萄酒是二十年树龄的,好酒,而且这葡萄酒吧,一定要品的,一整杯喝下去,不是猪八戒吃人生果,没尝到味啊!”

    诸茂反驳道:“温书记,我劝你不要走西方路线。西方人喝葡萄酒才是抿一口舔一舔,那是因为西方中产阶级不舍得喝,哪里是什么有品位?今天芬芬拿来的葡萄酒,绝对足够我们大口大口喝,牛饮都问题不大!我们中国人,讲究的是中国特色,喝酒也要讲中国特色。中国人喜欢大碗喝酒,这有什么不对嘛?芬芬你说是不是?”

    蔡芬芬说:“两位领导说得都有道理!”诸茂却不依不饶:“芬芬,你到底是向着温书记,还是不肯给我们喝葡萄酒,才不肯给我们喝满杯啊?”蔡芬芬无奈地朝温照盛看了一眼说:“温书记,我没办法了。我如果再不给大家倒满杯,我可要被诸部长批评得体无完肤了!”

    温照盛笑说:“宣传部长的嘴!不光你得罪不起,我也得罪不起。那就倒满杯吧!”

    盛红莲朝梁健瞧了一眼,意思是这会惨了!梁健也冲盛红莲微微一笑,包间的灯光之下,盛红莲显得异常美艳,相比于年轻的蔡芬芬和蔚蓝,盛红莲胜在气韵不凡。

    大家站了起来,诸茂说:“谢谢大家的光临,大家喝一个满杯。”

    至此,梁健依然有些云里雾里。其他人来这个酒局,还都可以理解,但他怎么就成了这个酒局中的一员呢?诸茂看似这酒局的发起人。温照盛是诸茂的同事。盛红莲应该跟诸茂很熟悉,他们之间说不定还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蔚蓝是乡镇妇联主席,是盛红莲的下属,看上去跟盛红莲关系不错,应该是盛红莲叫来的。至于蔡芬芬,她姿色出众,雄心勃勃,试图征服整个长湖区的葡萄酒市场,她的出现也可以理解。

    唯独他梁健,在这个酒局中显得有些多余。这个疑问梗在胸口,他就有些不在状态,喝酒也不是味,表现自然不太积极主动。

    诸茂眼尖,马上发现了这个问题,说:“梁健,你今天喝得可不多啊,我了解你的酒量,应该不错!”梁健谦虚说:“不行,不行,诸部长,我可没跟你喝过酒,道听途说的做不得准!”诸茂就对蔚蓝说:“蔚蓝,你说他行不行?”

    蔚蓝说:“行!”

    听蔚蓝说了个“行”字,大家不由都笑了起来。这个“行”字,实在有太多的含义,特别是从一个女人的嘴巴里,说出一个男人“行”,的确让人联想多多。诸茂说:“梁健,蔚蓝都说你行,那你肯定行!喝一个满的吧!”

    毕竟诸茂是区委常委,梁健也不好太过扭捏,就与蔚蓝碰了杯,喝了一个满的。按照他平日的酒量,这的确不算什么。

    刚喝完,诸茂又对梁健说:“梁健,今天,你必须好好敬敬在座的一个人!而且,必须马上就敬!”梁健疑惑地看看各位,心想,诸部长今天是什么意思啊!说话却只说一半,让他如坠雾中,就说:“这里所有的人,我都要好好敬的,不过,领导,你让我先歇一会!”

    诸茂说:“每个人都要敬,那说明你重情义。可今天你特别要敬好温书记,如果没有温书记,你就进不了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你说,你该不该敬吧?”

    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前段时间,梁健分管干部工作,负责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推荐工作。可开局不利,在推荐大会上被人暗算,出了纰漏,分管干部工作被叫停,直接坐起了“冷板凳”。想到自己不尴不尬的身份,对于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他还真是想都没有想过。

    诸茂这么说,自己应该已被推荐为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梁健说:“我进入了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怎么可能?”

    诸茂看梁健一副惊讶之色,明白他为何惊讶,笑说:“这就是官场的神奇之处,有些事看起来完全不可能,却实实在在地发生了!你进入后备人选的事情,就是这样!”

    梁健向温照盛看去,温照盛也笑说:“梁健,你的确是进了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这种事,诸部长是不会拿来开玩笑的。”

    看来,这事确凿。梁健心里翻腾:在推荐会上,因为某些人设计害他,使他的工作出了纰漏,区委决定暂停他分管干部工作,光这一点,已是前途未卜。怎么风向一转,他反而成了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

    官场时常出现一个词,那就是残酷。同时,官场也常有一个词,那就是宽容。一个干部被残酷对待,还是被宽容对待,有时候只在领导的一念之间。难道他真的被万康和朱庸良等领导宽容了?这绝对不可能。梁健问道:“两位领导,关于这事能跟我说的详细一些吗?”

    诸茂说:“蔚蓝,你帮梁健把酒先倒满了。”蔚蓝说:“好的。”就拿起了梁健的酒杯。

    梁健对蔚蓝印象很不错,便没有阻止蔚蓝的动作。虽然这次大家喝的都是云葡萄酒,蔚蓝倒酒用的却是前几天朱怀遇传授的“斜门歪倒、杯壁下流”的办法,把一杯酒倒得满盈盈,上面还形成了一条突起的弧线,还真是得了朱怀遇的真传了。

    梁健说:“蔚蓝,你不至于下手这么狠吧?”

    蔚蓝笑容灿烂,说:“梁部长,你别谦虚,以你的酒量,这点酒不成问题!”

    诸茂说:“蔚蓝说你行,你就行!快点敬温书记吧!温书记,可在最关键的时候帮你说了话,他的力挺才使得你没被有些人从名单上划去!”

    虽然梁健并不清楚当时的场面,可大体也能猜想出曾有过一番激烈争执。在这番争执中温照盛挺了自己。这份情,梁健是不能不谢的,就说:“太谢谢温书记了,这杯酒,我敬你。我喝了,你随意!”

    温照盛非常清楚,如果常委会上没有自己的力挺,梁健绝对进不了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为此,他也就不客气,说:“那好吧。你先喝。”

    梁健仰起头,把酒一口喝下。最后一口酒漫过舌苔,才品出了好酒的味道。

    温照盛看了,笑笑说:“梁健也是个爽气人,看来我替你说话,没错!好吧,我也不摆架子了,我喝了!”

    诸茂带头鼓掌,其他三个女士也鼓起掌来,说“温书记真爽气!”

    温照盛喝完了酒,说:“梁健,今天你也必须感谢诸部长,诸部长从一开始就为你说话了!”

    梁健向温照盛敬了满杯,本来就知道敬诸茂一个满杯是免不了的,毕竟诸茂和温照盛同是区委领导,如果只敬了一个,不敬另一个,等于是把另一个给得罪了,比两个都没敬还不好。酒场如战场,在酒场上可以嘻嘻哈哈,但必须始终遵守酒场规矩,否则早晚会被踢出酒场。

    梁健说:“诸部长我当然要敬。”于是又爽快的敬了诸茂。诸茂本就喜欢满杯喝酒,对梁健的“懂规矩”很是满意。

    等敬好之后,诸茂又说:“其实,你原本还得敬一个人的酒!”

    梁健刚两满杯红酒下去,由于喝得太快,渐感不胜酒力,投降说:“酒量实在不行啊!”诸茂笑道:“别紧张,没让你马上就喝,你要感谢的人,也不在这里。”

    梁健问道:“那在哪里?”诸茂说:“就在区委大楼三楼东面。”梁健心里一凛:那不就是指区委书记胡小英吗?他又朝温照盛看去,温照盛也朝他点了点头。

    梁健这才明白了,自己能够成为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胡小英是最强大的后盾。心下,对胡小英更是感激。

    “你们说得这么玄乎,我们都听不懂了!”表妹蔡芬芬打断他们说,“你们男人说话,就是复杂,我们这些小女人就听不懂了。今天我们喝酒,为的就是开心,能不能说些简单的,让我们女人也开心开心?”

    温照盛朝蔡芬芬笑笑说:“我们芬芬有意见了。工作上的事情,我们也已经说得差不多了。下面我们就只喝酒,不谈工作。芬芬,你陪我一起敬敬诸部长他们?”

    接下去他们就一对一对的敬酒。

    梁健之前看到的,都是这两位区委领导在大楼里一本正经的领导模样,没想到在酒场上活跃起来,反而让人有一种真实感和亲切感。不过,若在大楼里的他们才是真实的,那么此时此刻的他们就如虚无缥缈的魅影,借着酒精放飞心里的**、情绪和理智……

    酒喝到差不多的时候,表妹蔡芬芬对梁健提议:“表哥,你也不带我敬敬两位区领导,你表妹我的红酒生意,以后全赖两位区领导了。你好歹是我表哥,陪我敬敬温书记和诸部长吧!”

    一顿酒下来,温照盛他们自然已经清楚了梁健和蔡芬芬是表兄妹关系。温照盛说:“芬芬,你说错了。梁健是我们区里的青年才俊,以后前途不可限量,你的红酒生意啊,有他关心就够了!”

    温照盛这么抬举自己,梁健就过意不去了,只好带着表妹说:“温书记太夸奖我了!我能做些什么啊!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诸照同说:“很快都会有的。”

    梁健感谢两位区领导的抬爱,带着蔡芬芬分别敬了他们酒。

    区妇联主席盛红莲对蔚蓝说:“蔚蓝,今天机会难得,你也要多敬敬两位常委哦!”蔚蓝说:“好。”温照盛和诸茂却都说:“你还要再多敬敬梁健。他才是管干部的!”梁健说:“我现在什么也没得管。”温照盛说:“很快,你又要管了!”

    宴席到差不多的时候,温照盛和诸茂竟然都站了起来,对梁健说:“梁健,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也更是兄弟。我们的目标,就是紧紧团结在胡书记周围,共同为长湖区的发展和全区百姓谋利益!”

    梁健也立马站了起来。不过,直到此时,梁健才有些明白,这顿饭的真正意义所在。从温照盛和诸茂的字里行间,可以听出他们是胡小英的人!而梁健,也被他们归在他们的团队里。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