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03.第207章胜出一局

《官场局中局》 203.第207章胜出一局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梁健重新分管干部工作的事终于尘埃落定。

    最紧要的关头,两件至关重要的证据从天而降,一下子封住了那些处心积虑的人的嘴。这一仗赢的如此漂亮,险中求胜,的确值得庆祝。

    第一时间告诉梁健这个好消息的,不是朱庸良而是区委常委宣传部长诸茂。当然,朱庸良也许希望梁健永远都不知道这个消息。

    得到这个消息后,梁健开心地说要请诸茂和温照盛吃饭,并把省委研究室有一个朋友晚上也来镜州的事跟诸茂说了。

    诸茂虽然平素看起来稳重严肃,却并不是一个呆板的人,耐得住寂寞,却也喜欢热闹。他喜好结交形形色色的朋友,不仅仅为了热闹,更为了那一句“朋友多了路好走”。在官场,朋友永远不嫌多,但敌人却多一个也不行。诸茂深谙此道。

    中国人交朋友讲究一个礼字。这个礼,不仅仅体现在见面时的一些虚礼,更需要一些实实在在、具具体体的事物来表现,重点表现为送礼和宴请。送礼,礼不在轻重,投其所好才是真谛。送钱是最简单的,但送钱有风险,且不易被接受。也许没有人不爱钱,但却很少有官员会明目张胆地收钱。送一些和当事人的兴趣爱好相关的小礼物,礼虽轻,但重在心思,被送礼的人既没有收礼的压力,且会对送礼人的心思留下深刻印象。至于宴请,那是一种更亲密的方式。常在一起吃饭、喝酒的人,就是所谓的圈子。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同一个圈子里的人,有什么好处自然想先到圈子内部的人。

    只不过,这些礼,说穿了是需要成本的,还好,有级别的领导一般不需要自掏腰包为这些东西买单(当然那是在八项规定之前)。

    诸茂不是官场中第一喜交朋友的人,也不是最后一个。他非常高兴去赴梁健的宴会,一个原因是梁健的事情终于办成了,胡小英肯定开心。胡小英开心,对他本人肯定有好处,毕竟在常委会上他很明显地在为胡小英挑担子。另一个原因是省里面有人来,既能吃饭,又能新交到一个朋友,何乐而不为!他当然也会叫上温照盛,只是温照盛老婆正好生日,无法出来赴宴了。有句话说,攘外必先安内。诸茂认为温照盛老婆生日不出来赴宴,是情有可原的,牺牲这一天,可以换来一年的潇洒自如,何乐而不为。就劝温照盛说:温书记,你可一定要把家里那位哄开心了,只有你家里那位开心了,我们以后在一起喝酒吃饭才能开心。温照盛笑着说:诸部长的吩咐,我一定办到。

    到了副处级以上职位的领导干部,在人前都喜欢摆出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这只是树立威信的需要,是必须的。也许正因为如此,私底下,就更喜欢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这也算得上是一种解压。

    会议之后,梁健很快收到了胡小英的一条短信。短信中只有寥寥数字:事情已成,下步需更加努力。单有仁不够,要智慧的仁。

    梁健看了这区区二十一字,发了好一会呆。他仔细辨别胡小英这二十一个字的味道,特别是后面那句“单有仁不够,要智慧的仁”,其实既包含着胡小英对他“仁”的认可,也就是说他心好、人善;同时也对他没有防人之心、为人不够精明、不够圆滑的批评,因此才对他提出了“智慧的仁”的希望。

    在官场单单好心的确是远远不够的,人家轻易使个绊子,就能让一个好心人摔到鼻青脸肿。就拿梁健的经历来说,当时正是因为对干部科的人太善,对姜岩、车小霞等人没有防范之心,才造成了后来的被动局面。如果没有胡小英的一路支持和保护,他恐怕再就被扔在某个犄角旮旯、清汤寡水的岗位上独自凉快去了。

    因此,“智慧的仁”,既是对梁健一针见血的批评,也是对他针对性的期待和要求!梁健回复短信:谢谢胡书记的指点,我会谨记在心。

    自从电梯事件之后,胡小英一直热切关注着梁健的动态,在仕途上三番两次地支持和提携他。但梁健也敏感地觉察到,虽然胡小英很关心他,却又似乎有意避免与他面对面的接触,多是采取电话和短信的方式。也许,她正是以这种方式告诉他,他们俩的关系只能始终维持在一种体制能够允许和接受的程度范围内,毕竟,她是区委书记,与任何男性的过密交往都可能给别人造成可以利用的口舌。

    梁健非常理解胡小英的这种处理方式。他感觉他与胡小英的关系像一艘船一样,正慢慢地驶进一个比较和谐、亲密的航道,对梁健来说,这是非常有用的。

    冯丰打电话来时已经是傍晚了。电话里,冯丰的声音有些热度,火腾腾的:“妈的,这次堵车,真把人心都堵碎了!”梁健笑说:“前面堵了,后面就不堵了。今天堵了,明天就不堵了。冯大哥,估计这一年的车,今天都给你堵没了!”冯丰说:“希望梁弟的吉言成真!这辈子就是不喜欢堵车。”梁健说:“堵车不堵心。冯大哥到什么位置了?我去接你!”

    冯丰说:“不用来接我了,镜州市我还是有些了解的,下了高速稍微问一下,估计就能找到酒店了。”梁健说:“那好,我先去点菜,等你到了就直接上酒上菜,今天我们好好喝几杯。”

    这样的聚会,人多了太杂,人少了没有气氛。梁健安排的这个晚饭,人不多也不少,就七个人。

    温照盛既然不来,那最大的领导就是区委常委宣传部长诸茂了。另外还有朱怀遇,朱怀遇要求带上雪娇。梁健心想:这些天老朱跟雪娇还真是混的热火朝天啊,既然老朱开了口,他也不好不成人之美。老朱得寸进尺,问:要不要让雪娇叫上小宇?梁健心想:此时我若说不要,他日小宇一定会对他有想法。算了,反正多一个不多,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更何况是喝酒吃饭呢!有女孩子,气氛也活络。索性给诸茂也找个酒伴。便对朱怀遇说:“我来跟我表妹联系吧,让她们三姐妹一起来就行了!”

    冯丰终于误打误撞地找到了酒店。

    梁健站在酒店门口,迎着冯丰,还真是有些激动。这次若没有冯丰的帮助,他的事也许就成不了。不过,梁健也没多说,只用力拍拍冯丰的肩膀,带他走进了包间。

    诸茂看冯丰进来,就从位置上站起来,要让冯丰坐主位,冯丰说:“这怎么敢当,还是诸部长坐。”诸茂说什么都不肯,他说:“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这个位置都该我们冯主任来坐。从职务来说,虽然我们俩都是副处级,但冯主任是省里的干部,那是很不同的;另外,今天是梁健请客,若没有冯主任提供的那个批示,梁健的事可能就成不了,那我们今天的晚餐估计也吃不成了,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其实是镶冯主任的边,再者,冯主任远来是客。所以,这个位置肯定得冯主任坐,大家说是吧?”

    在座的都说“是”。

    冯丰自从不再当省委组织部长的秘书,再没有得到过如此礼遇,简直可以说受宠若惊。心里对梁健的好感便更深了一层。在众人相劝中,他还是颇为勉强地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主位定了下来,其他人就依次坐了下来。

    诸茂坐在冯丰左边,小宇则被安排坐在了冯丰右边。诸茂的左边坐了蔡芬芬、梁健,小宇的右边坐了朱怀遇、雪娇。这样一来,男女相间而坐,酒不醉人人自醉,气氛相当的好。只有小宇有些闷闷不乐,她本来是想好了要坐在梁健身边的,没想到却被安排在冯丰身边,嘴里又不能说,只不时拿眼睛瞄着梁健,梁健不是没看见,却只是礼貌的笑笑,这笑既是一种回应,也是一种距离。不得不承认小宇是年轻貌美、非常诱人的,不过梁健很清楚,小宇美则美矣,但他却不可能在她身上找到所谓的“爱”。

    当然,在官场,男女之间的交往有时候并不是为了“爱”。有时,也许单纯只是为了满足生理上的需求,或者是赤果果的利益交换,甚至可能是一场莫名其妙的偶遇。只是这些在梁健和小宇之间都不可能成立,原因在于,小宇是沈鸿志酒庄的人。对于沈鸿志这样的生意人,梁健始终抱着尽可能敬而远之的态度,当然,这也包括他的营销人员。哪怕对于表妹蔡芬芬,他都是带着三分戒备的。小宇她们酒庄三美女会出现在今天的酒局上,完全是因为朱怀遇坚持要带雪娇。

    小宇见梁健对自己不冷不热,心里很不是滋味,喝酒便没了兴致。

    然而,坐在主位的冯丰却对小宇的印象相当不错。冯丰主动给小宇敬酒。小宇却拿眼睛看着梁健。梁健不好说什么,毕竟,他不想让人留下他和小宇关系不一般的印象,也不想让人留下小宇听他的话的错觉。想了想,梁健也不管他们,只拿起酒杯来敬诸茂。

    小宇很勉强地把酒喝了。冯丰虽已年近四十,却是一个单身老剩男!这跟他以前的观念有关系。冯丰认为人这一生,“成家立业”这句话,应该倒过来,变成“立业成家”。若没有“业”,何以为家?即使有家,也是一个非常艰辛的家,他不想让老婆孩子整天扑腾在柴米油盐的烦恼里。因此,在担任省委组织部部长秘书那段时间,他一心只扑在工作上,一应相亲安排,他都婉拒,实在拉不下面子的就去勉强应付一下走个过场。没想到,还真应了那句话,“天有不测风云”,组织部长出事,他的前途一下子黯然了。至此,他才猛然发现不仅“家”没成,“业”也成了一片荒地,不由感叹浪费了大好青春。

    失落的时候,人会特别脆弱。从省委组织部部长的身前红人一下子跌下来后,他也想通了许多事,对于女人,也有了不同的想法。他已经不再年轻,能够浪掷的青春也实在所剩无几,今天,如此偶然地遇上小宇,他的心却如被一只小小的手给捏住了,那么贴心、那么紧张、那么不舍,他问自己这是不是一见钟情?

    对爱情,对女人,冯丰还真有些门外汉的感觉。算起来,半辈子过去,他还真没有认认真真地追过女孩。

    冯丰几乎把全副心思都放在了小宇精致的脸上,他抓住敬酒的机会,不停地跟小宇说话,想要逗得小宇开心,更加关注他的存在。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小宇的异常,她似乎心不在焉,总是有意无意地拿那双秋水含烟般的眼睛瞟着梁健。难道小宇是梁健的女人?若真是如此,君子不夺人所爱。只是,如此一想,心里便涨潮般地涌起无限的惋惜。

    这时诸茂站起来向冯丰敬酒。他说,能够和冯主任见面实在是非常荣幸……冯丰虽然觉得不能夺人所爱,一副心思却仍然不由自主地全在小宇身上,连诸茂说了什么都没有听清。眼风都在小宇姣好的身体上,只见她拿着酒杯,绕过餐桌“打的”过去敬梁健酒。

    梁健看小宇“打的”来敬酒,也只好站起来,笑脸相迎。小宇说:“梁部长,我敬你。”梁健说:“谢谢,小宇。”小宇一双眼睛专注地看着梁健,情意像春光流泻,挡都挡不住,梁健避开目光,仰起脖子喝了酒。

    小宇低低地说:“那天在KTV,你怎么不辞而别,害得我等了许久!”梁健记起那天的事,后来他去“简约”咖啡馆找了阮珏,这件事小宇没必要知道。梁健便说:“那天实在有些高了,不想出丑就离开了。”梁健特意又加了一句,“后来想想,那天都做了些什么,却都不记得了!”

    小宇问:“什么都不记得了?”梁健说:“不记得了。”小宇问:“出租车和KTV里的事情都不记得了?”梁健当然记得,在出租车上小宇握了他的手,在KTV包厢里他还搂了小宇的腰,但他必须说“不记得了”。他已经下定决心,与小宇的关系到此为止,不再朝更深处挖掘探索。

    小宇脸上明显地流露出失望,朝梁健看了一眼说:“那我也什么都不记得了。”声音虽柔软,梁健却也听出了她的不开心。只是既然打定了主意不去招惹她,那么她的开心或者不开心都和自己无关了。否则,会很麻烦。小宇回到座位后,只觉得意味索然,因为碍着蔡芬芬和各位领导都没有离开,她也不好意思离开。

    冯丰也站起身,朝梁健走来。梁健也立马站起来,冯丰搭了一下梁健的肩膀,说:“我们到外面抽支烟。”

    梁健从桌上拿了烟,跟着冯丰往外走。冯丰说,里面空气闷,我们到外面去抽一支。梁健却知道,冯丰应该是有话跟自己说,就跟着他往外走。

    酒店外就是马路,在马路与人行道之间,拦着一排铁栏杆。梁健和冯丰就靠在铁栏杆上,点着了烟。

    梁健先说:“冯大哥,这次真是太感谢你了!”冯丰说:“兄弟之间,说哪里话啊!要不是你提供材料,我也写不出这篇文章,也没有机会让省委马书记给文章批示,至少如今马书记也知道了还有我冯丰这一号人,知道我也是可以思考、可以写文章的。所以,说起来,我还需感谢你!”梁健说:“这次既然来了镜州,那就多待几天,在镜州好好玩玩。”冯丰说:“今天主要是来跟你这个兄弟一起庆祝一下,明天是周末,还可以玩玩,然后我就回去,毕竟还要上班。”梁健说:“那么,周末好好玩玩,我陪你。”

    冯丰叹了一口气,说:“我们俩个也算有缘,素昧平生,这么快就成为了莫逆之交,我很幸运,有你这么一个朋友。我有时候甚至觉得,镜州比起宁州,似乎更像有了家的感觉了!”梁健说:“冯大哥,你能这么说,我挺高兴!”

    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从酒店里走出一个人来,正是溪镇镇长朱怀遇。朱怀遇站在门口喊“你们两个怎么溜号,快回来,美女们都在等你们呢!”梁健听朱怀遇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喊,感觉很是不妥,喝了酒,朱怀遇就不太注重形象了。当然,从这一点也可看出朱怀遇是个性情中人,不拘小节吧!

    梁健说:“那我们进去吧!”

    冯丰没有动,梁健就把目光落在冯丰脸上,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就问:“冯大哥,你是否还有什么话说?对兄弟,有话就说,别放在心里!我能办到的一定办到。”

    冯丰摇摇头说:“不需要办什么事情。”顿了好一会,他才又说:“我想问兄弟一个问题。”

    梁健说:“冯大哥,你尽管说。”冯丰看了眼梁健说:“小宇是不是你女朋友?”

    梁健这才意识到,冯丰跟他来外面抽烟,原来是问小宇的事情。梁健笑说:“当然不是啦。我跟小宇才吃过两次饭。她是我表妹蔡芬芬的同事,所以这次吃饭也叫了她来!”冯丰说:“原来如此。但是我觉得,她看你的目光有些不一样。”

    梁健知道小宇对自己有好感,即使当着满桌子人的面,她看梁健的目光依然流淌着脉脉深情。但梁健清楚,虽然她对自己有好感,但也仅仅只是好感。刚才自己已把话说的很明白,对她并无其他意思,相信小宇也已经明白,不会再有什么纠缠。

    梁健就说:“也许是她的位置,正对着我,所以目光比较直接吧!”

    冯丰本对女人不太了解,听梁健这么一说,信以为真,就拍了一下梁健的肩膀说:“这下我总算放心了!”梁健说:“放心什么?”冯丰说:“我放心她不是你的女人,这样我还有机会!”梁健盯着冯丰笑说:“冯大哥对她有意思?”冯丰说:“虽然今天是第一次见,我觉得她挺不错。”

    梁健说:“我支持你,祝你马到成功!”梁健原本也为自己毫不留情地拒绝她,心下有些不忍,如今看到冯丰对小宇有感觉,心下一阵放松。心想,小宇其实也是个好女孩,这会有人追她也是好事。

    冯丰还是不放心地问:“她真的不是你的女人,也不是你的女朋友吧!你以后可别说我横刀夺爱!”梁健说:“放心吧,如果她真的是我的人,我可不会这么容易拱手相让,你也知道我的为人,若是我爱的,我绝不会随便放弃!”冯丰说:“那就好,我可要出手了!”

    这天晚上,梁健安排了活动,大家到KTV唱歌。四男三女。知道冯丰对小宇有意思,梁健故意坐得离小宇远远的,冯丰就凑在小宇边上,不断敬酒,不断讨好。小宇开始还有些不适应,可后来一想,既然梁健对自己没意思,她若再执意,倒显得她不懂规矩了。这么一想,心下释然,便放开了跟冯丰聊天,唱歌。

    除了梁健,包厢中诸人俨然一双双鸳鸯。朱怀遇担心梁健落单,心里不好受,就走到梁健身边说:“你再不出击,小宇可要被别人抢去了。”梁健朝朱怀遇笑道:“你还不了解我啊,如果小宇真是我喜欢的类型,我怎么可能放给别人呢?”朱怀遇盯着梁健看了一会,相信他所言非虚,便说:“原来你对小宇不来电啊,那真是可惜了小宇对你的一片深情了。小宇可在雪娇她们面前尽说你的好话呢!这小妮子是喜欢你的!”梁健说:“我刚才已经委婉的跟小宇说明白了,她应该不会想太多了。”朱怀遇望了望小宇和冯丰,微微点头说:“既然没意思,早点说明白也好。还好,你刚拒绝了人家,小宇马上就迎来了新的追求者,心里应该会好过些。”梁健说:“所以,我还真得感谢冯丰!”

    梁健说:“你们都一对一对,我呆不住了。我也得去找人了。待会我去埋单,然后先走了。你帮我陪好客人。”

    朱怀遇道:“说什么呢!有我这个镇长在,还要你埋单啊。你还把不把我当镇长了啊!”梁健客气地说:“这不成,今天你们是来给我庆祝的,怎么可以让你埋单。”朱怀遇说:“好的,我不埋单,溪镇埋单请区里和省里的领导总行了吧?”梁健见他执意要埋单,也就不再坚持。

    他向宣传部长诸茂和冯丰告假,说自己酒多了,要先回。两人都有女人相伴,见他多半是要去找女人,也就放他走了。梁健对冯丰说:“明天上午我来找你,带你到镜州市区各处走走,看看风景,吃吃镜州地方特色小吃。”冯丰说:“好。”

    第二天上午九点,梁健从家里出发时,提前给冯丰打电话。冯丰接起了电话说:“不好意思,兄弟,我已经回到宁州了!”梁健一惊:“你怎么一大早就回去了,出什么事了吗?”冯丰说:“现在不说了,马上要谈话,谈好了我打电话给你!”梁健想,他果然有事,就说:“好吧,一定记得打电话给我。”冯丰说:“一定”,便挂断了电话。

    冯丰的电话打来时,梁健正坐在区机关食堂里吃饭,一看是冯丰来电,梁健把只吃了一半的面条一放,就跑到了食堂外面的草坪上。

    梁健说:“冯大哥,没事吧?”冯丰说:“有事,当然有事。”听冯丰这么说,梁健有些担忧,但听得出来冯丰的声音却是欢快的,梁健想应该不会是坏事,就问:“什么事?”

    冯丰顿了会,才吐出两个字:“好事。”

    接着,冯丰把昨晚十一点多到今天早晨十二个小时里发生的事一一跟梁健说了。

    原来,昨晚十一点多,冯丰刚唱了歌回到梁健给他定下的房间里,正准备洗个澡睡觉时,却接到了省委办公厅副秘书长的电话。秘书长让冯丰第二天一早就到省委副书记马超群办公室去,说马书记有事找他。冯丰受宠若惊,只是不敢直接问副秘书长是什么事。冯丰和副秘书长虽然平时也有接触,但并不特别熟悉,何况副秘书长毕竟是领导。而且冯丰知道,有时候,领导要见一个人,并不一定会告诉通知的那个人到底为什么要见这个人。一来,领导很忙,二来,领导无需跟下属解释自己的意图。只是能站在领导身边的人,都长着一颗七巧玲珑心,对于领导的心意不能说猜个十有**,十有五六还是能猜到的。

    挂断电话后,冯丰兴奋的全无睡意。马超群副书记竟然要见他,会是什么事呢?如果不是特别的事,马书记不会亲自见他。作为省委副书记,他的每一天应该都排的满满的,一大早的就要见他,一定有重要的事。说不定,自己会从此走出人生的梅雨季?就这样,他想了所有可能发生的事,躺在床上幸福地辗转反侧,愣是朦朦胧胧没有睡着。为了不耽误时候,早上四点多他就动身出发,一路畅通,回到宁州才早上五点半。上午八点半,他准时来到了马超群副书记办公室。马超群对他牵头那篇《打造梯次互补、奋发有为干部队伍——以长湖区干部队伍建设为例》表扬了几句,然后问他:“让你来办公厅工作,你有什么想法吗?”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