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10.第214章遇上马精

《官场局中局》 210.第214章遇上马精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高速上遇上堵车,车子慢得跟蜗牛爬似的。 开始驾驶员和杨小波他们都还耐着性子。后来,熊叶丽就说:“看,真的是遇上堵车了,如果我们早半个小时出来,就不会碰上了。”大家都听得出来,熊叶丽是对金超不满。

    今天金超让他们等了两次,加起来差不多有半个小时。金超却只当作没听见。杨小波说:“还有两个多小时,应该赶得上。”熊叶丽也就不再多说。

    这趟旅行要跟金超同行,还成了后勤服务员,梁健已不抱任何期待,因此赶得上、赶不上,他都不太关心,成不了行更好,落得清净。

    车内气氛有些沉闷,驾驶员放了一会流行乐曲。杨小波和金超聊着天,南山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冯斌,时不时插一句话,想加入他们的聊天队伍,但杨小波和金超都不怎么理他,也许是觉得他层次不够吧。樊如自顾自玩手机游戏,熊叶丽则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熊叶丽的发丝,落在脖子里,形成鲜明的黑白对比,梁健瞧着她光洁白皙的脖颈,甚觉赏心悦目。这时梁健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朱怀遇的电话。

    接起电话,朱怀遇的声音响起:“已经在赴四川了?”梁健说:“是啊,在高速上。”朱怀遇说:“我还以为你已经到机场了!”梁健说:“遇上堵车,车速蜗牛爬。”朱怀遇说:“别去了算了,但愿你去不成!”梁健说:“干嘛?”朱怀遇说:“遇到烦心事了,本想找你晚上聊聊,你一去四川,不是要好几天才能找你聊了啊?”

    梁健心想,朱怀遇这人属于乐天派,大碗喝酒、大胆泡妞、大笔用钱,很少听过他有什么烦心事。即便工作上遇上困难,也大都以喝酒派遣。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朱怀遇是对这句诗的最好注解者。梁健说:“找个人,喝顿酒,不就结了?”

    朱怀遇说:“酒当然是要喝的,但得看跟谁喝啊?这顿酒除了跟你喝,我是不会跟别人喝的,没法讲啊!”梁健说:“到底是什么事情啊?”朱怀遇说:“女人是麻烦!”

    原来是女人的事情,怪不得朱怀遇说,除了他跟别人没法喝这顿酒,说那些话。他看了看周围,有市委组织部和市委办的这些人在,电话中谈这事情不合适。梁健说:“待会再聊吧。”朱怀遇说:“你边上有人吧?”梁健说:“是。”朱怀遇说:“那好吧。先祝你玩得开心,四川辣妹子别忘了找啊!”

    梁健想,这个朱怀遇一张口就离不开喝酒和女人。但他实在,还是挺喜欢他这种性情中人的表现。

    又堵了将近一个小时。车厢中越发沉闷了。耐心如蒸锅中的水已经被蒸发得差不多了,前面长长的车队里,有些男人下了车站在硬路肩上抽烟,还有些尿急的,就站在路边嘘嘘。

    金超早上喝了水,有些憋不住,就说:“我也要去放松一下。”说着就下车去了。杨小波也跟着下去,冯斌也下去了。等他们下了车,熊叶丽说:“男人,真是好没素质。”驾驶员说:“人有三急,又有什么办法呢?”熊叶丽说:“女人难道不急啊,女人不是忍住了吗?”

    梁健早上没怎么喝水,这会没尿,便依然呆在车上,心想,好在自己不下去,否则在熊叶丽眼中也是一个没素质的男人。

    杨小波他们放松之后,相互递烟,要抽烟,前面的车忽然慢慢动了。驾驶员摇下车窗说:“领导,上车吧,前面的车动了。”

    因为急着赶路,他们也只好把烟重新装了回去,上了车。车子先是乌龟爬了一会,慢慢就快了起来。最后,总算能够正常行驶了。熊叶丽说:“还有一个小时一刻钟,已经很紧张了。”杨小波对驾驶员说:“能开快点,尽量快点。”

    车子终于还是提前到了宁州机场。驾驶员帮助将行李卸了下来后,金超只顾拿着自己的手提包往前走,并不管自己的行李箱。杨小波对梁健说:“梁部长,这些行李,就交给你这位保障员了啊!樊如,你帮助梁部长去推一辆行李车过来。”说着便如金超一样自顾自往前走了。熊叶丽看了梁健一眼,说了声“辛苦了”,也往前走。南山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冯斌,瞧见梁健变成了行李搬运工,心下就生出一种优越感,对梁健说:“我也先过去了,你快一点。”

    经过这样短时间的接触,梁健不难看出这个冯斌是个马屁精,也不去理他。等樊如行李车推过来后,他将行李箱一个个放入车里,堆得老高。

    宁州机场,是一个国际机场,国内和国外客流很大,有些人看到梁健推着这么高的行李车,不时瞥他一眼。梁健心想,既然成了搬运工了,也不用理会别人的目光了。

    樊如倒并没有跟着队伍往前跑,一直陪着梁健,一同去办理托运手续,然后过了安检。樊如说:“杨部委以前不这样!”梁健问道:“怎么样?”樊如说:“杨部委的架子以前不这么大,我跟他出过几次差,行李什么的东西,他都是自己拿的。我看,这次之所以这样,跟那个金超有很大关系。”

    梁健想起在市委组织部的小会议室出来后,金超到杨部委的会议室去了一下,应该是跟杨部委打了他什么小报告,让杨部委趁机整整自己吧。梁健想,杨部委不分青红皂白听信金超所言,大概也算不上什么善类吧,至少是没有主见的。当然,梁健不会把这些说出来,否则显得自己也太没有承受力了!

    梁健故意说:“没关系,我们是基层干部,为市里领导服务是我们的荣幸。”樊如原本以为梁健会抱怨,没想到他这么想得开,心想:基层干部真是实在啊。其实,一同出门,并没有谁给谁拿行李的义务,梁健也完全可以不服从这项要求。樊如不由感叹,人善被人欺,狗善被人骑!

    宁州国际机场还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各色人等穿行如梭,有些美女身穿吊带衫,要身材有身材,要气质有气质;一些男的身穿高档服饰,手戴国际名表,顾盼之间就流露出成功人士的尊贵和气质。

    并肩行进时,樊如说:“不出来,自我感觉还挺好,出来一看,实在是自惭形秽。”

    梁健对樊如的这话,很能理解。宁州是省会城市,镜州则是离宁州一百来公里的地级城市,经济发展状况也是一般。作为机关公务员,又在组织部门工作,樊如等人在镜州市可以算是有尊严、有地位的了。但近年来,机关公务员收入缩水,镜州市的经济发展水平又不靠前,一般公务员工资、福利、零零总总都加起来,也就五六万块。走出门,与出入省会城市的成功人士一比,单单人家手腕上一块表,估计就够樊如工作两三年的。这也难怪樊如会有如此感叹。

    梁健说:“人比人,气死人,有时候没必要自寻烦恼。别看人家外表光鲜,私底下说不定也为几十亿的银行债务烦恼呢。”听梁健这么一说,樊如也心平许多:“说的也是,没钱有没钱的活法,我们喝一瓶剑南春就能喝出飘飘欲仙的感觉来,他们喝拉菲也不一定能喝出快感来!”梁健呵呵笑了,说:“他们人去哪里了?”樊如说:“喏,在那边,我们过去吧。”

    离登机时间,还有二十来分钟,大家便在登机口等候。杨小波、金超和冯斌等人,自从在高速公路硬路肩上放松之后,就没喝过水,都想喝点。杨小波就从手提包里拿出了一个玻璃杯子,里面装着几片干茶叶,金超也把杯子拿出来了。冯斌瞧见他们都拿出了杯子,也赶紧从包里拿出一个玻璃杯,说:“杨部委、金处长,来,一起尝尝我的龙井吧,据说还不错的。”

    杨小波说:“你冯部长的茶叶,肯定是一等一的,好啊,大家都一起来尝尝吧。”金超看到冯斌拿出的茶叶,装在一个非常精致的小罐子里,知道茶叶的质量自不必说,就说:“好啊,我们都尝尝。”

    杨小波和金超的杯子里,原本都放了茶叶,既然要换茶叶,那就得先把里面的茶叶倒掉。金超冲梁健喊道:“梁健,劳驾你这位后勤部长,把杨部委和我杯子里的茶叶去换一下吧。”

    冯斌说:“金处长,我去帮你们换茶叶好了。”金超阻止说:“你已经帮我们提供了这么好的茶叶了,怎敢再劳驾你!梁部长是我们的后勤部长嘛,这些事就交给他好了。”

    熊叶丽听到金超竟然支使梁健给自己去换茶叶,就觉得这实在是有些过分。梁健虽然是基层干部,但至少也是区委组织部的一位副部长,刚才已经让他帮助搬、托运行李,这会又让他去泡茶,这简直就是拿梁健当佣人使了。熊叶丽本想说几句,只听杨小波说:“那就劳烦梁部长一下了。”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