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26.第226章千辛万苦

《官场局中局》 226.第226章千辛万苦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熊叶丽刚出去不久,金超就敲了敲杨小波的门,闪进了杨小波的房间。 杨小波问:“有情况?”金超说:“梁健和熊叶丽可能有奸情!”杨小波说:“奸情?如果真是奸情就好了!”金超想想熊叶丽那魔鬼身材、天使面孔,就想,这个熊叶丽向梁健投怀送抱,而不是向自己,有什么好的!就道:“要不,我们去捉奸?到时候,他们就掌握在我们手里,唯我们是听了!”

    杨小波摇摇头说:“金处长,梁健和熊叶丽不会做这种蠢事的,至少他们要做,也不会被我们抓现行。我担心的不是她们发生那种关系,而是他们还不死心,会在今晚企图去寻找新的证据!”

    金超说:“有这种可能性吗?”杨小波说:“完全有这种可能性。今天上午,那个曾倩似乎还有什么东西没有说。我想,那是因为她顾忌到我在,如果说了出来,肯定也会遭到我的阻拦。我就怕熊叶丽已经看出了这一点,晚上和梁健也许还会去找那个曾倩。”

    金超说:“翟兴业不是说,已经将钱送给了梁健吗?”杨小波:“这点钱,恐怕打发不了梁健。”金超问:“为什么?”他想,自己收了钱都挺满意的,难道梁健反而难以打发,感觉自己好像低人一等一样。杨小波说:“不是别的,我已经了解到了,梁健是宏叙那条线的人!”

    金超难以置信地问:“这怎么可能?梁健只不过是区委组织部的副部长,他也配是宏叙那一边的人?”杨小波说:“别小看了梁健,他跟长湖区委书记胡小英的关系非同一般,他之所以进入区委组织部据说也是胡小英一手扶持,胡小英跟宏叙市长的关系,有目共睹,因此他可以说,也是坚定的宏叙派。几万块钱,肯定是难以打发他的。”

    这时候又有人敲门。进来的是翟兴业,手中拿了一个信封。杨小波看到这个熟悉的大信封,心想,难道翟兴业又要给自己送钱?就说:“翟指挥长,该客气的,昨天你已经给了,这就不需要……”翟兴业说:“杨部委,这是我给梁健的,刚才他让我们打扫房间的工作人员,又退还给我了。”

    金超这才说:“看来杨部委说得真是没错啊!”翟兴业问什么情况,杨小波把自己刚才说的话,又讲了一遍。翟兴业这才了解到梁健和胡小英的关系,至于胡小英和市长宏叙的关系,他早有耳闻。翟兴业说:“怪不得他怎么都不肯收我的礼!”

    金超说:“那现在怎么办?”杨小波朝翟兴业说:“指挥长,你看这样行不行?”翟兴业仔细地听杨小波说起来。

    熊叶丽来到河边时,见梁健双手插在袋中,看着山涧里潺潺的河水。灯光依稀,熊叶丽看到梁健身材伟岸,背挺腰直,很有男人阳刚之气,心里不禁一动,向他走去。

    梁健看熊叶丽款款走来,说:“我们沿河边走走?”熊叶丽说:“好啊!”两人开始不说话,这里是四川盆地边缘,山石奇峻,溪水从远处的山岚中而来,听着都觉得灵动。空气也格外清新。熊叶丽一个下午的郁闷总算得以稍稍缓和。

    这样和梁健并肩而行,忽然让熊叶丽生出了一种浪漫情怀。山清水秀,俊男美女,一切似乎都如梦如幻。她不禁想起了乔国亮,他和她已经多久没有一起散步了?五年?六年?心里忽然有些凉飕飕,自从乔国亮担任省人事厅处长之后,他陪她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即使在一起,他们的生活也如放在太阳下晒过的海绵,干巴巴的。哪怕是一起并肩散步这样简单的事,也早已成了带着青春痕迹的美好记忆。如今,在这方陌生的天地之间,与梁健并肩缓缓而行,她甚至感觉到了幸福。她自嘲地对自己笑笑,看来自己真是不幸已久,很容易就满足了啊!

    走了一段路,梁健先打破了沉默,说:“有一件事,我不明白。”熊叶丽脚步微顿,看向他:“什么事?”

    由于河边高低不平,落脚不稳,熊叶丽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靠向了梁健,肩膀与梁健轻微碰触。肌肤相触,梁健仿佛触电般想起温泉浴池里**的一幕,此刻,夜幕低垂,四周安静无人,梁健心里不禁有些翻腾。他赶紧深呼吸,压制住身体对于熊叶丽的强烈**,说:“指挥长翟兴业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为什么我们要找他的不是?我觉得他这个人还是蛮有能力和魄力的。”

    熊叶丽还真不好回答这个问题。其实,她这次受命来考察之前,领导明确对她说过,这次考察非同寻常,涉及到市政府一个重要岗位也就是市建设局局长的人选,所以一定要深入了解各方面的情况,领导还特意告诉她,宏市长不喜欢这个人!所以说,如果真要说,他们为什么要找翟兴业这个人的茬,说穿了就是翟兴业他不是宏市长的人!

    熊叶丽是宏市长一边的人,宏市长曾经说过,要向省委有关领导建议,将熊叶丽的丈夫省人事厅副厅长乔国亮调来镜州市担任常务副市长。这能帮助乔国亮更上一个台阶,毕竟在市里担任常务副市长,岗位比省厅副厅长要重要得多!而且,乔国亮来镜州,也算解决了这么多年来他们两地分居的窘境。因此,只要是宏市长的事情,她都是支持的,也不去探究到底为了什么!

    熊叶丽说:“之前,我也没好好跟你谈起过,也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翟兴业不是宏市长的人,他是市委书记谭震林那一边的,谭书记想要启用翟兴业来取代现任市建设局局长荣威。这一取代,将会对整个镜州市建设发展,产生重大影响。因此,宏市长才让我俩来参加这次考察。你大概还不知道吧,你能来参加这次考察,可是宏市长通过市委组织部的领导钦点的。”

    梁健听了这番话,心想,对熊叶丽来说,翟兴业不是宏市长战壕里的战士,也就不是她的战友,通过考察来发现他的重要问题,找点茬,然后给他上位设置障碍,也算的上理所当然。可对于他梁健,他却没有这样“理所当然”的理由。梁健说:“难道,就因为他不是宏市长的人,我们就要找他的茬吗?”

    熊叶丽意识到,梁健似乎对翟兴业有好感。心想:难道梁健并不是坚定地站在宏市长这一边?问道:“昨天晚上,我看到翟兴业从你房间出来,你们俩真的不是很熟悉?”

    梁健察觉出熊叶丽语气里对自己的怀疑,就说:“熟悉肯定算不上!我只是觉得,这人有能力,是一个可用之才。”熊叶丽说:“这一点,我也同意。可领导交给我们的任务,就是要发现他工作和生活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梁健说:“但我们也不能鸡蛋里挑骨头啊!”熊叶丽说:“这不是鸡蛋里挑骨头。之前我一直没有跟你透露,就是不想给你造成先入为主的偏见,让你用自己的眼睛看问题。但是,因为受考察时间的限制,要实现从表象到本质的突破有时候还真的不容易。其实,翟兴业身上存在很多明显的问题,关于他的举报信也接连不断。他这人能力的确有,为人也热情,但政治素质却不怎样,拿公家的钱不当钱,有些工程也变通搞了很多猫腻,可以说,在挥霍和滥用职权方面他很有一套。这样的人当了市建设局局长,全市建设大权落在这样一个人手中,肯定会出问题。我们考察一个干部,不仅仅看的是能力,而是从德能勤绩廉多方面综合起来。翟兴业这人能力堪当大任,可是德这一方面却绝对不过关,在德和能的关系中,我们始终强调德能兼备,以德为先。翟兴业在德廉等方面的确存在问题,而且是很严重的问题,这就值得我们警惕。虽然我们此行是带着宏市长的任务来的,但却绝不是鸡蛋里挑骨头,宏市长的要求也很明确,只要秉公办事,如实反映考察人员情况。所以,我们只要做到如实反映情况就可以。这既是对我们自己工作的负责,对宏市长负责,也是对镜州市几百万老百姓负责。”

    梁健对个中细节不甚了解,但关于翟兴业不拿公家的钱当钱这方面他是不怀疑的。比如,他昨晚给他的信封袋,里面就是几万块钱。梁健不相信这些钱会是他自己的私房钱,肯定会变通一下,从经费里开销的。另外,关于曾倩反映的事,给天罗乡小学安全事故做假鉴定方面,梁健觉得也不是全无可能。

    梁健说:“可是,目前的问题是,即便他真有问题,我们也没奈何啊,毕竟曾倩提供不了真凭实据。”熊叶丽说:“还有一个办法,我们再去找曾倩。”梁健说:“找曾倩有用吗?你不是已经见过她,她提供不出有力的证据啊!”熊叶丽说:“不一定。我感觉,今天上午曾倩是有所保留的。别看这个女孩子涉世不深,不过她很聪明,她看出杨部委不会认真对待她提供的线索,甚至有可能毁掉那些蛛丝马迹,所以她没有细说。我觉得,要不你去试试?”

    梁健诧异地问:“我?为什么是我啊?”熊叶丽停下脚步,看定梁健说:“我能察觉出来,她对你有好感!”梁健笑道:“不会吧?!”熊叶丽说:“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这么如花似玉的一个女孩对你有好感不好啊?”梁健隐隐觉得熊叶丽话语之中,透着一丝试探和醋意。梁健摆了摆手,说:“算了吧,人家是有男朋友的。”熊叶丽说:“这么说,如果没有男朋友,你就想追人家啦?”

    梁健见越说越离谱,说:“说哪里去了,还是说正事吧,我们下一步能做些什么?”熊叶丽说:“我们去找曾倩,我相信,你在的话,她能说得更多。”

    梁健说:“如果,你真这么觉得,那么我们这就去吧!你知道她住在哪里吗?”熊叶丽说:“不知道。”梁健哑然:“那怎么去啊?”熊叶丽说:“我们不是长着腿和嘴嘛,去的话靠腿,不认识的话靠嘴,问问就知道。”梁健说:“看来,也只能靠这最原始的办法了,只是这样子别打草惊蛇才好!”

    两人沿着河边道路向着天罗乡集镇的方向走去。为了方便购买物资,援建指挥部的选址本就离集镇不太远。上午熊叶丽跟曾倩谈话时,有意无意地问到了她住在哪里,她说是在集镇一座桥边的二楼小屋里。

    梁健和熊叶丽向着那个方向跋涉而去。没有车子代步,走了不多一会儿,两人浑身热乎,腿也有些酸软。梁健说:“平时养尊处优,出入都有车子,这会要用双腿,就不行了!”熊叶丽说:“男人怎么能说不行?我都没说不行,你怎么能说不行呢!”梁健见熊叶丽说得有些暧昧,就开玩笑说:“除了走路,其他都行的!”熊叶丽说:“好吧,你行!”这话听起来,越发得透着暧昧,熊叶丽心中突突跳,心想,孤男寡女黑灯瞎火的在山路上走,人家看到了,会不会以为他们在私奔呢?

    梁健说:“前面那里有灯光,应该就是了吧?”熊叶丽说:“没错,那里应该就是集镇了!”

    忽然,身后两束灯光射过来,照亮了梁健和熊叶丽的身影。有一辆车从身后急驶过来。梁健说:“我们走边上一些!”熊叶丽往路边靠了靠。两人就一起靠边走,肩头几乎并在一起,穿得都是短袖,手臂肌肤的碰触让人心痒、心醉、心麻,然而他们却都当作没有察觉,只是默默享受这一份接近和美好而已。

    有时候,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起,没有明言的暧昧比明白的宣言更加挑逗人心,默默许可的接近比大张旗鼓的拥抱更让人心旌动摇。梁健给自己找理由:我跟熊叶丽也算是同志一场,同志之间的好感,不用白不用;肌肤若有如无的碰触,那种时断时续的美好感觉,只不过给这无聊的山路增添了一丝乐趣而已,也不算太违反原则。

    正自感觉良好,猛然察觉有些不对劲。身后,那辆打着远光灯的车子,来得太快。刚才还在远处,此刻却已经追到了脚跟。梁健暗觉有股怒气冲冲的能量,正朝他俩汹涌过来。熊叶丽感觉到了一股极大的危险,正从背后如芒刺来,正要回身去看,肩头猛地被梁健的手搂住,接着身子便向着路边滚去,没入了道路和溪水之间的草丛之中……

    她刚抬起头来,看到一辆飞驰的越野车从他们原本走路的位置飞掠过去。她腿都软了,如果刚才不是梁健反应迅速,两人估计都已经成为轮下之鬼。梁健也是一身冷汗,赶紧去看车牌,发现飞驰而去的车子,车牌被一块塑料纸套住了。

    梁健说:“车牌遮住了。看来,这不是意外,而是有人觉得我俩碍事,想要我们永远闭嘴呢!”熊叶丽说:“看来我们是真的陷入麻烦当中了。”梁健说:“还想继续下去吗?”熊叶丽说:“听你的!如果你要放弃,我不会反对。这都已经到了要用性命相搏的地步了。不过梁健,这样一来,你大概再无怀疑了吧?”梁健说:“虽然我对这里不熟悉,但无论如何,这片土地,还是**领导下的土地,不是凶手恶霸的天下!对某些人,我本是存着一些好感的,所以一直很挣扎,这下子倒好,问题反而明朗了,既然他们拉响了战斗的号角,我肯定不会做逃兵。邪不压正,我就不信他们还能反了天去!”

    梁健认定,刚才的车子,肯定是指挥部或者天罗乡某些心里有鬼的人派来的。这也更加坚定了他要找出证据,还原事实真相的决心。

    梁健充满斗志地往前走去,走出一段才发觉熊叶丽并没有跟上来。梁健回过身,来到熊叶丽身边,问道:“熊处长,怎么了?”熊叶丽说:“我要感谢你一下,感谢你刚才救了我的命。刚才若是你稍稍迟疑,我就没命了!”梁健说:“你已经谢过了!”熊叶丽说:“没有。”话未落,她上前一步,嫩藕一般笔直白皙的手臂攀上来,紧紧地抱住了梁健,说:“我会一直记住今晚的。”她颀长而光滑的脖颈,还有她透着丝丝香甜气味的脸蛋此时离梁健的唇只有零点一公分,不过这一刻,梁健没有任何杂念,有的只是对生命的感恩和珍惜。

    锋利的刀刃划过肌肤,过一会儿才见血。对死亡的恐惧也是如此,刚才千钧一发,梁健本能地做出了最迅速的反应,此刻,感受到熊叶丽光滑的手臂紧紧地拥着自己,呼吸着她身上独有的女人气息,对于死亡的恐惧才猛然觉醒,一点一点渗入内心。

    其实,每一次恐惧都会在心里留下痕迹。当熊叶丽拥抱自己的一刹那,梁健脑中电光火石般想起了和胡小英拥抱着随着电梯坠落的一幕。

    一会儿,熊叶丽放开了梁健,不过那种温馨柔软的感觉仍然清晰地留在他的双臂和胸膛之间,梁健低头看着她美好的脸,说:“我们还有一段路,剩下的路说不定还会有危险。”熊叶丽说:“没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还有一句,熊叶丽压在心里没有说出口,那就是:和他在一起,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全。

    熊叶丽抬头飞快地看了梁健一眼又移开了,心头突然冒出的想法几乎吓到了她自己:为什么这个男人不是我的?熊叶丽敏锐的感觉到,这个男人一定会有更好的前途。除去名誉和地位不谈,他本身也会越来越成熟,让很多女人为他身上独有的坚定、成熟气质所钦慕!她摇摇头,用手撩了一下头发,似乎要撩去那些如影随形的胡思乱想。毕竟,他再优秀,也不可能成为她的风景了。

    接下去的路总算安全。那辆越野车刚才没有将梁健和熊叶丽送入鬼门关,估计不敢再故伎重演,否则就太明目张胆了!到了集镇,梁健问了几个人,渐渐靠近了曾倩家的房子。

    一座横跨山涧的桥边。背靠着河水,是一座两层楼的小房子。梁健心想,俗话说,背水一战,曾倩所住的这栋小屋,从风水学上来说,是不太合理的!也许这里的人,没这么多讲究。

    来到屋子前,二楼的灯光亮着。梁健敲了敲门。上面没有回应。梁健又敲了敲门。

    曾倩在楼上听到了,“这么晚了,谁会来敲门?”刘宝瑞说:“不用管,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曾倩和刘宝瑞,上午去了指挥部,曾倩因为看到接待自己的是杨小波,心中就有了顾虑。虽然和杨小波的接触,也只是那一次在食堂中的匆匆一面,但曾倩还是有强烈的预感,这个说话处处透着规矩的人,不会真正关心她的事情。所以,在下午的谈话中,她有所保留,并没有将有些事情告诉他们。

    从指挥部出来后,刘宝瑞对她说:“官官相护,这才是官场。曾倩,他们是不可能帮助我们的,考察组来这里也不过只是走个形式,谁愿意无端端给自己惹一身麻烦?更何况,能被派来这里指挥援建工作的人,一定是受领导器重的人,考察组肯定会送个顺水人情,到时候那些被考察对象援建期满,回去就提拔了,考察组的人就都是恩人。”曾倩非常失望:“难道我父亲就只能这样白白死去?难道就没有人会来维护正义了?”刘宝瑞理解曾倩报仇心切,但还是觉得曾倩太理想化,说:“这个世界,没有正义,只有利益。曾倩,你跟我一起去成都吧。别再想不开了,我相信,伯父在九泉之下肯定也希望你生活的开心。他肯定不希望你因为对诸法先和翟兴业等人的恨,一直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跟我去成都,把这里无法挽回的东西,用我们好好的、幸福的生活来遗忘吧!”

    曾倩说:“宝瑞,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我真的忘不了,那是我相依为命的父亲,是我心中最亲最爱的人,只要我父亲的死,一天没有得到昭雪,只要丧尽天良的贪官污吏还在天罗肆意横行,我是没办法从天罗走出去的。”刘宝瑞说:“难道,为了报仇,你真要牺牲你自己美好的生活?难道,你真的认为伯父愿意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曾倩说:“不是报仇,宝瑞。我是要让真相大白于世人的面前。我也不是牺牲我的生活,我觉得这就是我的生活。”刘宝瑞看了曾倩好一会,终于开口:“曾倩,你真的不打算跟我走?我明天就回成都了,如果你不和我走,就是拒绝了我。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你以后会后悔的?”曾倩深深看了刘宝瑞一眼,不可否认,她也是爱着这个一直以来执着于自己的男孩的,只是,爱情是生命的一部分,却不是全部。她无法为了刘宝瑞把这里的一切丢下。她痛苦地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已没有了犹豫和彷徨,她说:“如果我这样不明不白的跟你去了,我会痛苦一辈子的。”

    刘宝瑞说:“既然你已下了决心,我也不会再强求。只希望你一切都好。我走了,明天我就回成都。”曾倩看了他一眼,心微微颤了颤,这一别,不知何年何月再相见。她垂下眼睛,语气诚挚:“你已经为我做了很多,我从心底里感谢你。”刘宝瑞看着她白皙的脸,只觉得胸口闷的慌。可是,既然要走了,纵使说上千言万语,也还是分别。便说:“我不需要你感谢,只要你过得好。我走了。”曾倩忽然抬头,说道:“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忙?”刘宝瑞疑惑:“什么?”曾倩说:“帮我看看楼下到底是谁,如果是闲杂人,就让他们走吧,如果是熟人,喊我一声,我下去。”

    刘宝瑞走到楼下,打开门,见到梁健和熊叶丽。刘宝瑞有些奇怪:“这么晚了,你们怎么来了?”熊叶丽说:“我们想再跟曾倩聊聊。”刘宝瑞对他们没有好感,语气冷冷的:“你们帮不了她什么忙,还是别打扰她了。”

    曾倩听到了什么,从楼上下来,看到熊叶丽和梁健。见到梁健时,她的目光如星辰一般亮了起来。曾倩道:“你们想要跟我谈什么?”熊叶丽说:“你早上来反映情况,我总觉得你好像有什么话没有说,所以想再找你谈谈。”

    刘宝瑞听到又是那些没有结果的事情,心下不耐烦,就说:“曾倩,我走了。”曾倩冲他点点头,没有说话。刘宝瑞沿着道路走去,很快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曾倩看着他没入黑暗的身影,心隐隐地疼了一下。

    转过头,曾倩对梁健他们说:“上去坐坐吗?”梁健和熊叶丽都点了点头。正要迈入曾倩家里。忽然又有一辆打着远光灯的汽车飞驰而来。车灯异常耀眼,照得梁健他们已经习惯黑暗的眼睛紧紧闭起,即使曾倩也用手遮住了眼睛。

    那辆车几乎是在几秒钟内,忽然停在了梁健他们面前。车上下来两个人,杨小波、金超,还有指挥长翟兴业。杨小波挤出了微笑,说:“熊处长和梁部长,怎么这么有雅兴,晚上还出来夜访啊?”熊叶丽笑得恰到好处,说道:“我们只是散步,没想到一走就走远了,正好碰到曾倩送男友下楼,便打个招呼。”

    杨小波说:“梁部长、熊处长好雅兴啊!男女搭配,走路不累啊,一走就走了这么远呢!好啊!你们是要去曾倩家里坐坐吗?要么我们一起啊?”翟指挥长说:“好啊,要说曾倩啊,是我们天罗乡原副乡长曾方勇的女儿,我当了这么久的指挥长,都没有来曾倩家里拜访过,今天正好,我也来拜访一下。”

    这么晚拜访人家显然是不合适的,但翟兴业的意思其实很明确,如果梁健他们进去,他们也跟进去,这等于是把梁健和熊叶丽严防死守,不让他们有任何机会和曾倩单独相处。

    梁健想,看来他和熊叶丽的行踪早就已经被杨小波和翟兴业他们掌握,这更加证明,刚才路上想置他们于死地的车子,很可能就是他们一手安排的。

    熊叶丽也已经感觉,杨小波这批人跟在身边,曾倩肯定不会说出那些藏着的话,就说:“已经这么晚了,我们这么一大堆人马,怎么好去打扰人家一个小姑娘呢!我们刚才也只是偶然碰到曾倩,便过来说了两句。平时缺乏运动,今天贪看天罗夜景,走了这么多路,一时间也有些累了,我要回去了!而且,天也晚了,人家女孩子也该休息了。”

    梁健也说:“回去了,我也觉得腿酸。”曾倩听出了熊叶丽和梁健的意思,也就没有挽留他们。这样一来,杨小波说:“那我们也不打扰了。翟指挥长,这么晚了,你一定要把我们熊处长和梁部长送回去吧,否则路上不安全,我这个组长第一不答应了。”

    翟兴业说:“那肯定的。我要对考察组在天罗的一举一动负责到底,考察组在天罗的安全问题,是我的第一任务。所以,以后请熊处长和梁部长出来散步之前,都跟我先打个招呼,也算是照顾我的工作了!刚才我们就是看到熊处长和梁部长不见了,才出来找的。”

    翟兴业显然是在责备熊叶丽和梁健私自行动。熊叶丽说:“不好意思,劳烦各位了。今天的事,是我不好。吃了晚饭,左右无事,想着以后也许都不会再来天罗这个地方,便想出来走走。正好在走道里遇到梁部长,便拉了梁部长当‘护花使者’,让他保护我的安全。没想到惊动了翟指挥长,还请翟指挥长见谅。”翟兴业说:“我哪里敢受熊处长的道歉啊!这是我们的安保工作不到位,现在好了,话也讲清楚了,希望熊处长能够配合。”杨小波说:“不但熊处长要配合,我们都会配合的,梁部长,你说是吧?”

    梁健没回答,笑笑,上了越野车。一路上大家都没有说话,到了指挥部,大家各归各房。

    不一会,熊叶丽打电话给梁健:“看来,接下来杨部委和翟兴业肯定会死死盯着我们了。”梁健气愤地说:“他们凭什么限制我们的行动自由?”熊叶丽说:“他们是有理由的。市委组织部也有规章,考察组出来一定要集体统一行动,听从组长的工作安排,他有权利要求大家不私自行动的!”梁健说:“这么说,我们就没办法单独跟曾倩见面了?”熊叶丽说:“很难,我们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梁健说:“这完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他们越是这样,越是证明其中一定有鬼!”

    发了阵牢骚,想想还是无可奈何,只好熄灯睡觉。

    夜里竟然下起了雨来,雨滴打在板房的铅皮顶上,啪啪啪地响着,很有些引人惆怅。白天坐了一天板凳,听考察情况听的头昏脑胀,身体疲乏,再加上晚上走了很长的路,睡下不久,梁健还是揣着心事进入了梦乡。

    “笃、笃、笃”,有一只鸟来啄梁健的头。梁健被啄醒了,听到有轻微的敲门声,这个时候谁来敲门?也太诡异了吧!

    梁健开了灯,坐起身子问:“谁?”回应他的仍然是轻微的“笃笃”声,显然是手指叩门的声音。梁健心想,难不成是熊叶丽来找自己?这么一想,睡意全消,一骨碌起了床,轻声说了声“等等”,套了件裤子,就来开门。

    门一打开,一股湿润的气息扑面而来。梁健瞧见曾倩湿漉漉地站在门外,潮湿的发丝沾在脸颊上,发端还有水珠不断落入光洁的脖颈之中。瞧见曾倩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梁健从心底本能的升起一股怜悯。

    梁健说:“赶快进来。”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