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53.第254章小英答疑

《官场局中局》 253.第254章小英答疑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陈辉心想,肖秘书长不是说要极力推荐他陈辉当宏市长的秘书吗?怎么这会又跟梁健说?难道事情又发生了变化?焦急的神色在陈辉眼中游荡着。

    梁健看着自己小诡计得逞,便又添点油加点醋:“肖秘书长说,让我别跟别人说,这是我们市政府办的规矩。”陈辉本还想听到什么更加实质性的东西,没想到梁健把他的胃口吊起来后,就放手不管了,他感觉自己的好奇心悬在半空极为难受。

    梁健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便即收手,毕竟这也不过是出出恶气而已,搞得太多没意思。然而,陈辉却放不下心来了。接着给肖秘书长送材料的当儿,站在桌前不走了。

    肖秘书长抬起头:“陈辉,还有什么事?”陈辉结结巴巴地说:“秘书长,听梁健说,你跟他谈话了?”肖秘书长说:“这你不是知道的?”陈辉说:“你们谈了什么?”肖秘书长有些不耐烦了:“怎么,我需要向你汇报吗?”

    肖秘书长的这句话,让陈辉惊出了一身汗来,赶紧道:“当然不用,当然不用。我只是听梁健说,你跟他谈到了让谁当宏市长秘书的事情?”肖秘书长听陈辉这么说,也认真起来:“他说了什么?”陈辉说:“他说,你让他保密,所以没说。”

    肖秘书长不再看陈辉,摇了摇头道:“陈辉,有些事情太在意就看不清情况,欲速则不达。你被梁健耍弄还不知道!这方面,你还真得向梁健学习学习,今天我跟他谈话之后,他肯定满肚子的不满意,但人家就愣是没怎么表现出来,说明他这个人,还是很能忍的,能忍的人,才能做大事!这点,你要注意加强。”

    陈辉从肖秘书长办公室出来,心里更加不快,原来梁健说肖秘书长给他谈谁当宏市长秘书的事情,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无中生有,害得自己白白跑去被肖秘书长教训了一番。

    陈辉怀抱怨恨,梁健你竟敢耍我,我晚上让你加班,加死你!陈辉回到办公室时,已近下班时间,梁健刚收拾了东西,准备走人。陈辉说:“梁健,晚上我们有个稿子要加班,你留一下。”梁健说:“不好意思,晚上我有事。”

    陈辉火了:“你怎么老有事啊?肖秘书长没跟你说过吗?我们综合一处本来加班就比较多。”梁健笑道:“肖秘书长没有跟我分工过,下次有具体工作任务了,我会主动加班的,陈处长。”陈辉不相信,肖秘书长没有告诉过梁健,让他服从陈辉的工作安排。

    可梁健就如泥鳅一样不给他抓住的机会,这让陈辉异常抓狂,陈辉火道:“梁健,肖秘书长应该告诉过你,让你服从我工作的安排吧?”梁健说:“没错,说过。”陆辉道:“那我现在要求你留下来加班。”

    梁健笑道:“不好意思,肖秘书长是让我工作时间服从你的安排,工作时间以外,我当然要自己安排了,否则我几点钟睡觉、几点钟起床、几点吃喝拉撒都由陈处长管,总不太方便吧!”陈辉一时语塞,不由头顶冒烟,可也没有什么办法。

    梁健拿起了包说:“我先走了。”这时,梁健的电话响了起来,梁健接起来说:“已经在下面了?我马上就下来。”

    陈辉依稀听到梁健电话之中传来的是女人的声音,心中不由一阵羡慕嫉妒恨。自己还在这里加班,梁健这家伙却很可能灯红酒绿去了。但他又安慰自己,我这么做是为了当上宏市长秘书。你梁健开心快活去吧,你还看不清,现在可是决定你这一生命运的关键时期!等我当上了市长秘书,羡慕嫉妒恨的就该是你了。

    等在楼下的不是别人,是长湖区委书记胡小英。胡小英今天刚参加完市委全会,她想到梁健,就给他电话,问他有没空。梁健本来说:“恐怕晚上要加班。”胡小英问他加什么班?梁健说,就是处室里加班,把肖秘书长给他提的要求说了一遍。胡小英说,你别肖秘书长,你只管跟我吃饭去。

    梁健很少听到胡小英说话这么爽,她言语之中对肖开福又有那么几分不屑,正中梁健的下怀,就说:“好,我马上下来。”

    梁健坐入车子,一股清香萦绕鼻端,心情好了许多。他朝胡小英看了一眼,叫了一声:“胡书记。”胡小英回之以嫣然一笑,说:“我们去七星岛农庄。”

    此时的胡小英,脸色红润,状态很是不错。虽然脖子里有一条细微的皱纹,但周围皮肤紧致,细纹似乎更衬托出了一份成熟的风韵。梁健说:“胡书记,你看起来精神状态很不错!”

    胡小英又朝他瞟了一眼:“谢谢。主要是长湖区目前的工作理得还挺顺畅了,干部队伍建设也上了正轨,相比以前,可以少操点心。最近,我又开始在练瑜伽了!”梁健说:“看来这个瑜伽有效果。”胡小英笑说:“得到你的认可,看来我得坚持下去。”梁健也笑说:“必须的。”

    七星岛农庄还真是隐藏深深的农庄,是在长湖区的区域之内,但已经在北部新城的西面。轿车从国道拐入了乡间小路,可供两辆轿车轻松交叉而过。边上都是农田,非常开阔,尽头是一座高大的山脉。这座就是镜州市海拔最高的镜山。

    车子开去的方向,正好与镜山成九十度角,边上一马平川,都是蔬菜和水果农园,梁健产生一种行驶在西部地区的感觉,但那只是一种开阔,这里的夏意盎然却是西部地区的萧索没法比的。

    这段路开了十分钟不到,就在镜山下面,看到了一个山庄,出现了一条岔路。在路口有一块细小的牌子,上面有一个指示牌,梁健几乎有些看不清上面的字。驾驶员说:“七星岛农庄,往这里。”就拐入了岔路。

    车子在一个建筑古朴的农庄下面停了下来。已经有不少车子围着一个大花坛停放。胡小英和梁健都下了车,走上前去,看到农庄入口的匾牌“七星岛农庄”。

    他们还没有迈入农庄,一个身材高挑,身穿短裙套装的女人从里面赶出来:“胡书记,你来了啊!这位是?”说着就大方的伸出手来,与梁健握手。

    梁健见女人足有一米七的个子,穿着高跟鞋,梁健一米八的个子也显不出优势来。她皮肤稍显黝黑,但是那种麦粒色的健康。女人算不得国色天香,但也长得很有特色,令人不容易忘记。梁健伸出手去握了她的手。

    胡小英说:“这是梁健,以前是我们区委组织部的副部长,如今到市府办工作了。”介绍完梁健,胡小英又说:“梁健,这是七星岛岛主康丽总经理。你别看她皮肤有些黑,那是因为她同时也是一位知名健身操教练,她可是有很多粉丝的。”

    梁健这才明白,她的麦粒色皮肤,是在阳光下晒出来的,就道:“佩服佩服,又是岛主,又是教练,你是双栖的啊!”康丽说:“你是想说我是双栖动物啊!我这都是闹着玩玩的。我们别光顾着说吧,快进来看看吧。”

    说着康丽就在前面引路,胡小英和梁健也跟着进去了。驾驶员自有去处,不必说。康丽对梁健说:“我已经跟胡书记说了好多遍了,邀请她来我这里坐坐,可她总是不给面子。今天胡书记和梁部长一起过来,我真的很开心。”

    胡小英说:“你这个康丽!我哪里是不给面子,我实在是脱不开身,今天刚刚开好常委会,本来还安排了聚餐,我故意找了个堂而皇之的借口,才溜出来的。”康丽笑着边走,边对梁健说:“梁部长,你看,胡书记故意溜出来跟你吃饭呢!看来你在她心里,真是重要人物啊!”

    被康丽这么一点穿,胡小英脸上不由一阵发烫。梁健道:“我看,康总在胡书记心里才重要呢!我猜胡书记是不想陪着一帮男领导吃饭,今天是想来跟康总说说话!”

    胡小英瞟了一眼梁健,觉得梁健这话说得很好,既消解了她的尴尬,给了台阶下,又部分说出了自己的心理。作为一个区委书记,整天不是被男人围着转,就是围着男人转。今天这种市委全会,如果留下来,她肯定得给市委男领导敬酒,一想到这个,她的头就有些大。想到七星岛农庄的康丽一直邀请自己去,就躲开了市委全会的晚宴,打电话给梁健,让他一起来。

    康丽听梁健这么说:“如果胡书记想念我这个姐妹,我真该心花怒放了。”梁健说:“康总,我觉得啊,你也别称胡书记为‘书记了’,这样显得很见外。”康丽说:“梁部长说得真对,我以后就称小英姐了。”胡小英说:“行啊,我就叫你康丽。”康丽说:“我们都可以叫梁部长为梁弟弟。”

    她这么一说,不由又笑了起来。梁健赶紧说:“‘梁弟弟’,这也太夸张了,还是叫我梁健吧!”胡小英说:“还是叫姓名吧。”

    接下来,康丽就带着他们参观七星岛农庄,介绍了农庄的理念、建筑设计的风格,还有当时的用地、建设等方面遇到的问题,和目前的经营状况。康丽言语之中,多次感谢胡小英在她七星岛农庄征用和建设过程中的帮助。

    胡小英说:“你不用谢我。反而我们区委区政府要谢你才对,你来我们这里发展生态农业和旅游业,帮助本地人解决旅游问题,也解决了一部分失地农民的就业问题,我们还不谢你啊!”康丽说:“我也不说客气话了,时间不早我们先去吃晚饭。”

    夏天日头下得晚,天色还亮着。康丽带他们进入的包厢,是一个临湖的开放式包厢,室内打着空调,外头是炎炎夏日夕阳西下的傍晚,包厢外面有一个很大的水塘,远处就是高大险峻的镜山。

    梁健心想,在这样的环境中吃饭,是一种自然的享受,但也不得不说是一种奢侈。

    康丽让泡了茶,因为是康丽请客,茶单她早已经准备妥当,轻喊服务员上菜。康丽说:“这个包厢,是我们这里视野最好、景色最美的包厢了。”胡小英说:“是啊,我没想到,你这里设计得这么好。”

    康丽说:“谢谢小英姐的介绍,上次宏市长已经来过了。他也是在这个包厢吃饭的。”胡小英神色一动:“哦?宏市长倒已经先来过了?”康丽说:“嗯,他在这个包厢吃饭的时候,也说这个包厢是把现代和自然融合在了一起,把美食和景色融合在了一起。他很喜欢,说以后省里,甚至中央有领导过来,他也带到这里来。”

    胡小英说:“宏市长总结的很不错。”

    康丽陪他们吃饭,上的菜也很有特色,喝的酒是红酒,入口皆香、唇舌生津。康丽说:“我基本每个礼拜都会去一趟杭州,或者去北京、上海、广州,到各大知名餐馆吃特色菜,觉得好的,就学过来。”胡小英说:“你这是偷师学艺啊!”

    梁健叹道:“你可真够用心啊。”康丽说:“不用心不行的,酒店这一行,竞争很激烈,只有保持常新味美,才有竞争力,才是做酒店的正道。”梁健心想,这叫行行出状元,与她相比,在官路上,自己还真是不够用心。

    康丽端起酒杯,莞尔一笑:“小英、梁健,我敬你们一杯,外面还有客人,我去招呼一下,待会我还过来,你们慢慢聊、慢慢喝。”梁健和胡小英都跟康丽碰了杯。

    梁健知道,康丽是故意出去,让他们好有时间单独聊聊。这是一个特别聪明的女人,否则也办不了这样的农庄。

    康丽走后,只剩下胡小英和梁健。胡小英说:“感觉怎么样?”梁健说:“这里很不错,要风景有风景、要美食有美食。”胡小英说:“我问的不是这个农庄,而是你在市府办的工作。”

    梁健说:“我有点云里雾里。”胡小英说:“宏市长还没有让你当他的秘书?”梁健说:“你也知道啦!”胡小英说:“几天前,宏市长来长湖调研工业平台建设,我以为你会跟在他身边,可没看到你,反而一处的陈辉倒是跟了来。”

    梁健往椅子里靠了靠:“是啊,搞不好是要让陈辉当宏市长秘书了!”胡小英颇有意味地笑笑,摇了摇头:“不会。”梁健说:“怎么不会啊?这些天陈辉自我感觉好着呢。”胡小英不以为然地说:“宏市长如果要用他,早就用他了。陈辉在市府办已经六七年了,六七年时间哎!你说宏市长如果要让他当秘书,还用得着等到现在吗?”

    梁健说:“肖秘书长似乎也有让陈辉当市长秘书的意思。”胡小英又笑道:“肖开福想要推销陈辉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要知道陈辉的老板,跟肖开福是战友,肖开福照顾陈辉,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一点宏市长也不是不知道!”

    “原来如此,”可有一点梁健还是不明白,“照你这么说,宏市长还有可能会让我当秘书?”胡小英说:“那是当然,是宏市长多次跟我说,才把你调去的,他当然会让你当他秘书。”

    梁健颇有疑问:“可为什么,我到了市政府这么久,宏市长却一次都没有找过我?”胡小英右手托着下巴,手指触摸自己的脖颈。梁健见她的手细腻而柔软,她颈部肌肤也紧绷光滑,让梁健颇有种想摸一摸的感觉。

    胡小英思考了一会才道:“也许宏市长是因为别的原因,在犹豫是否要把你作为他的秘书。”梁健说:“会是什么原因?”胡小英说:“也许有人在背后做什么文章。具体我也不知道。今天市委全会,我碰上了宏市长,故意问了他一声,‘宏市长,梁健什么时候正式为你服务?’宏市长只说了句‘我还在考虑’。宏市长没有具体说些什么,我也不好多问。但从他眼里,我看出了他心里有些什么东西,耿耿的。”

    梁健说:“我从没说过得罪宏市长的话,也没做过对宏市长不利的事情。我就不太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胡小英望住梁健:“也许不是你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而是你跟谁在一起!”梁健说:“这是什么意思?”胡小英脸上突然挤出一丝笑,道:“不说这些了。有些事情就让时间去解决吧。”梁健瞧见胡小英的笑很不寻常,但始终没搞清楚胡小英话中的意思。

    那天晚上,他们喝酒点到为止。七星岛农庄老总康丽回来后,他们又喝了几杯就结束了。饭后,康丽送他们出来:“随时过来。”胡小英说:“你这里真的不错。”康丽说:“不错,就多来。还有梁健,你什么时候要来,就跟姐说一声。我不收你钱。”梁健说:“这哪儿行!这样我是不敢来的。”

    胡小英说:“梁健如果来的话,就算在我们的账上吧。”康丽说:“梁健,你听到了吗?小英和我都是你姐了,你要多来玩。”梁健说:“谢谢了。”梁健嘴上接受,可他知道,自己是绝对不会随便来这里吃霸王餐的。这是他最近给自己立下的规矩,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这句话不仅仅适用于跟外人之间,同样适用于最好的朋友。

    回到家里,梁健始终在回味胡小英的话“也许不是你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而是你跟谁在一起”。梁健搜索枯肠,自己到底跟谁在一起,会惹上宏市长?梁健不解,来到房间外的阳台上,一边抽烟,一边望着对面的楼层。梁健忽然想到,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坐下来抽抽烟了。

    黑暗中烟头一亮一灭,梁健脑海里忽然掠过胡小英那意味深长的笑,原来如此!梁健终于明白了,宏市长也许是因为梁健跟胡小英走得过近,才产生了怀疑!以前,在梁健还从未想过要当市长秘书的时候,就听说胡小英是宏叙的女人。

    那么,如果有人拿梁健和胡小英的关系在宏叙面前说三道四,宏叙会怎么想呢?!梁健顿时就感到了某些人的阴险。而做出这种事情的人,也就只有那么几个,最有可能的,就是秘书长肖开福和一处副处长陈辉。

    梁健发了一条短信给胡小英:“我知道我跟谁在一起,让宏市长不开心了!”胡小英很快回复道:“别想多了,没事的,事情肯定能按照我们预想的那样发展。”

    梁健看着这几个字,心里又别有一番惆怅,胡小英说得那么肯定,她会不会为了他去见宏叙,向宏叙求情呢!而这其中又会发生什么……

    梁健感觉自己真是想多了。他说,还是别想了,想多了,也解决不了问题,兀自不开心罢了!他拿起了床头的《资治通鉴》,看了没几页,眼睛就打起架来,没多久就沉沉睡去。

    不管如何胡小英还是给了梁健信心。第二天梁健到市委市政府大楼比以前早,电梯门就要关上,梁健赶过去摁了按钮,即将关上的门重又打开。梁健赶了进去,迎面看到一个人,这人五十上下的年纪,身材高大、不怒自威,梁健很快认出了他,恭谨地喊了一声:“高书记。”

    这位就是市委常委、纪委书记高成汉。高成汉有一个特点,就是记忆力超强,见过的人,只要他问过姓名,几年之后他一般都还记得。看到梁健,他眼睛一亮,严肃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你是十面镇的梁健吧?”

    梁健被高成汉叫出姓名,有些受宠若惊:“高书记还认识我啊!”高成汉说:“你都还认识我,我当然认识你!怎么这么早到市委市政府来?”梁健说:“还没机会向高书记汇报,我已经在市政府工作了。”高成汉惊讶:“是吗?你在市政府哪个部门工作!”

    梁健说:“我刚调入市政府办公室,目前在综合一处。”高成汉眼神一暗:“优秀人才被市政府挖去了。我当时让我们常委把你……算了都已经过去了。”

    梁健听高成汉这么说,心想,难道当时高成汉也想调我进市纪委?但高成汉不说明,他也就不好问了。梁健说:“高书记,你夸奖了,我算是什么人才啊?”高成汉说:“你在十面镇时,搞得那个规范权力运行机制,很好,对我们全市都有借鉴作用。”

    电梯叮地响了,高成汉说:“我到了,你有空来我这里坐坐。我的办公室为你敞开!”高成汉用宽厚的手,紧紧握了握梁健的手。梁健顿时感觉心头一热,这是他来到市里工作以来,头一次感觉到心头暖洋洋的。

    等高成汉出去之后,才发现电梯所停的楼层是十一楼,而市政府在六楼。刚才,光顾着跟高成汉讲话,连自己楼层的按钮都没按。

    到了办公室门口,竟然门还关着,一看时间八点,离上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再次想到,高书记每天也是提早半个小时就到单位,从中可以看出他是一个非常敬业的领导。梁健对这种领导倒也有几分敬佩。

    梁健心情很是愉快,毕竟一个市委常委邀请自己去他办公室坐坐,这是一般科级以下的政府工作人员,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高成汉却似乎对梁健很是看好。梁健心想,捡空真要去高书记那里坐坐。

    刚进了办公室,副处长陈辉就进来了,颇为意外地说:“梁健,今天怎么这么早啊?”梁健说:“陈处长不是也来这么早嘛?我只比陈处早来了一分钟而已。”陈辉朝梁健看了看,没再说话,心想,怎么感觉,今天梁健有些不一样。心中就多了份狐疑,这会不会跟宏市长让谁当秘书的事有关系?

    梁健知道只要自己越开心,陈辉的心里就会越不踏实。于是他就心情特好地拿起开水壶去泡开水了。

    接下来的几天,关于谁当宏市长秘书的事依然没有定论。一天早上,舒秘书长来到综合一处说了句:“肖秘书长让我告诉你们一声,待会我们一起去木灵县调研。”陈辉问道:“我一个人去吗?”舒秘书长的目光滑过梁健,对陈辉说:“不,你们俩一起去。”

    木灵县是镜州市的五县三区之一。五县分别是常山县、神鹿县、南山县、天水县、木灵县,三区分别是长湖区、紫宸区、南江区。其中,木灵县是这五县三区之中,最人杰地灵的地方,以木灵竹和木灵茶叶闻名,每年市委市政府领导干部家里吃用的竹笋和茶杯里泡的绿茶,基本上都是来自木灵县。

    木灵县的领导干部特别客气,只要是上级领导去视察、调研,他们都会送上不同档次的土特产。至于土特产的等次,是跟领导干部的级别直接挂钩的,大家也没什么好说的。为此,市委市政府的大小干部,还都挺乐意去木灵县考察。

    陈辉很是奇怪,肖秘书长怎么会让梁健也一同去调研!

    木灵县常务副县长和办公室主任,出来接待了他们。这次调研,主要也是关于木灵县对市政府重要调研课题的准备工作,木灵县作了汇报。

    肖秘书长提了些意见,说,市政府把推进“三重工作”作为今年的重要抓手,分别是重大工作、重大项目和重大课题,木灵县要切实深入调研、结合实际、认真抓好市政府部署的重大课题调研工作。

    吃饭是在一个环境优雅的农庄。喝的是红酒。开瓶时,肖秘书长对酒店一个开瓶器很感兴趣。这个开瓶器是那种专用红酒开瓶器,手柄由红木制成,通体泛着银光,很是精巧。

    肖秘书长爱不释手的看了好一会。常务副县长就说:“肖秘书长如果喜欢,就拿走吧?”服务员说:“领导,这个恐怕不行,这个开瓶器不是酒店的,是老板个人的,他从法国带回来,昨天他接待客人,忘在了这里。”

    常务副县长见服务员说话直白,有些动怒:“你老板的,不就是酒店的啊!我这就跟你们老板打电话!”肖秘书长赶忙阻止说:“行了,行了。我只不过是觉得这个开瓶器蛮漂亮,又没说要。你们如果让老板送给我,我还真不敢要呢!你们想想,以后人家说,我到木灵县一个酒店吃饭,看到一个启瓶器好,就拿走了。这还不被人笑话!”

    常务副县长听肖开福这么说,也就不再勉强,只好以不停地敬酒挽回。喝完酒,还送上了特级的木灵茶叶。

    离开时,陈辉用手机对着开瓶器拍了一个照。梁健心想,难道要对这个启瓶器拍照留念?

    几天之后,陈辉来上班时,手中拿着一个长方小盒子。梁健看到这个盒子上,是一个启瓶器的图形。梁健一下子明白了,陈辉当时给启瓶器照相,是为了给买一个同样的启瓶器送给肖秘书长!

    梁健被陈辉的用心震动了!陈辉还真是对领导的每句话都言听计从、牢记在心,想领导之所想、急领导之所急。

    陈辉将包一放,匆匆拿起启瓶器,跑出了门外。

    肖秘书长拆开了包装盒,将银光发亮的启瓶器拿出来,在手中把玩。肖秘书长说:“陈辉啊,难得你这么有心。”陈辉咧着嘴:“肖秘书长的事就是我的事,能为肖秘书长服务是我的荣幸。”

    肖开福点了点头说:“辛苦了,辛苦了!”陈辉说:“秘书长,我同时还买了几瓶法国红酒,拉菲,应该不错。由于不方便带上来,我晚上给秘书长送家里去。”

    肖秘书长眼睛一亮,说:“红酒就不需要了吧!”陈辉说:“需要的,正好让秘书长试试启瓶器好不好用。”肖秘书长笑得眼睛都有些眯缝:“用这个启瓶器开拉菲,肯定不错。”

    陈辉说:“还希望秘书长能够多关心。”肖秘书长说:“这个你放心,我会尽力为你争取。宏市长要哪个人当秘书,他也要征求我的意见,只要我不同意,梁健想跳开我当宏市长秘书,是不可能的。”

    从木灵县回来后,又是几天,没事,也没消息。梁健虽然是综合一处的成员,但没有领导正式分工,也就没有具体要做的事情。经过了上几次的事情,陈辉也不吩咐自己做事,事情都拿给隔壁的科员们去做了。

    下午没事,梁健想起前些天在电梯里遇上了高成汉,高书记请他去坐坐。梁健来到了11楼市纪委的办公区域,寻找高成汉的办公室,但并没有明确的“书记室”的门牌。梁健知道,在机关里,一般工作人员的办公室往往会有门牌,而领导班子成员,特别是主要领导的办公室上,却反而不标门牌。

    这里有一个潜在的意思,就是别来打扰主要领导。最近,老百姓冲击政府机关主要领导办公室的事情越来越多,使得很多单位主要负责人大为头疼,就干脆把自己办公室上的门牌给撤了下来,你老百姓要找人,就先找其他工作人员。

    然而,这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大家慢慢知道,一个单位里没有标出门牌的,反而可能是主要领导的办公室。梁健了解这一点,就专找那个没门牌的办公室。

    在最东南的角落里,梁健找到了一间办公室,上面果然没有门牌。梁健心想,这应该就是高成汉的办公室。梁健不是上访群众,当然也无需冲门进去。出于礼貌起见,梁健来到了边上办公室,问“高书记在不在?”

    办公室里是个年轻人,胖嘟嘟的、头发梳得很整齐,颇有几分领导秘书的样子,他打量了一下梁健:“你跟高书记有预约吗?”梁健说:“没有。上次电梯中碰到,高书记说让我有空来看看他。”

    年轻人听梁健这么说,忽然露出了笑容,伸出了手,握住梁健,摇了摇道:“哦,你就是梁健是哇?以前在十面镇工作过?”梁健点头说:“没错,请问你是?”年轻人说:“我叫常青,高书记的秘书。高书记交代过我,说你可能哪天会过来。”

    梁健没想到高成汉为人这么细致,上次在电梯里随便那么一说,他竟然放在心上,交代了秘书,梁健颇为感动:“那么高书记在办公室吗?”常青说:“不好意思,高书记随省纪委的领导去了县区。他说了,等他回来了,他会让我联系你。你留个电话给我吧。”

    梁健把手机号码留给了秘书常青。梁健离开市纪委时,常青还特地送他到电梯口,为他按了电梯按钮,这种待遇已经是市领导的待遇了。常青说:“以后,还真要向你多学习。”梁健谦让道:“哪里,哪里!”

    梁健心想,准是高成汉在常青面前非常肯定我,否则常青不会这么客气。回了市府办,人还沉浸在被人抬举的如沐春风的良好感觉里。手机短信响了起来,梁健一看上面的内容,竟然是长湖区委书记胡小英发来的信息:“晚上,我会就你的事情去找宏市长。”

    梁健看到这个短信,先是一阵惊喜,而后又是一阵黯然。他不是没有听说过,胡小英和宏叙之间的关系,很多人说他们是情人。以往,梁健是接受这一事实的,毕竟在官场很多东西都比较微妙,胡小英一个女人要当上区委书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背后没有一个坚强的靠山,基本上是没有可能的。

    然而,今天看到胡小英发来的这条短信,心中不由涌起一丝酸味:“自己是靠胡小英的推荐才来到市府办,如今又要靠胡小英说情,去当市长秘书……况且,想到胡小英为了自己的事情,会不会与宏市长发生……”以往总是想,他俩之间发生什么都是很正常的,可今天想来,却觉得很难接受。难道自己心里其实很在乎胡小英?

    梁健迅速活动手指,给胡小英回复道:“胡书记,顺其自然吧,别再为我的事费心了。”胡小英的回复是:“不可以顺其自然,这个机会我们必须抓住。不光是为你,为我,同时也为宏市长。”

    那天晚上,梁健难得的没有一下班就离开。他不想回去,他想,也许胡小英会到市政府来。他想等等她。

    综合一处副处长陈辉见梁健也留下来加班,非常奇怪:“不回去?”梁健说:“是啊,今天没饭局,回去不回去一样,陈处长有什么活的话,我可以帮助打打下手。”陈辉酸酸地说了句:“哪敢劳烦梁部长啊!”

    既然不需要帮忙,梁健也不再主动贴上去。反正消磨时光的办法很多,他找了一本《秘书工作》的杂志看了起来。

    陈辉瞧了一眼梁健看的杂志,鼻子里很轻地“哼”了一声。梁健虽知道陈辉发出的声音表示不屑,也不去管他。

    胡小英没有到市政府来。市长都是异地为官,宏叙也不例外,宏叙一般都住在镜州宾馆,镜州宾馆即镜州市政府第一招待所,自从他来到镜州之后,住的房间就没有换过。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