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54.第255章潜龙在渊

《官场局中局》 254.第255章潜龙在渊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胡小英本来跟宏叙约好,晚上到他房间去找他。 (. )但宏叙为避嫌,说:“晚上我在航天大厦开会,会后还有一个晚宴,大概八点一刻能够结束,你到时过来吧。”

    胡小英掐准了时间,八点一刻到了航天大厦。宏叙的房间,是个套间。外面是客厅,里面是卧室。曾经也有过几次,胡小英和宏叙在一个房间里过夜,但基本上每次都是在宏叙喝酒过多的情况下。

    要在平时,宏叙始终表情严肃,即使在与胡小英有了关系之后,宏叙也还是如对待其他女人一样对待胡小英。因此,对于宏叙,胡小英始终有一种抓摸不透的感觉。面对宏叙,胡小英也始终保持着敬畏感。

    房间里没开电视,也没有音乐,只有远处城市传来的混响,让胡小英有些压抑。宏叙开了门之后,自己先走了进去,胡小英跟着走进去。

    宏叙看了胡小英一眼,淡淡说:“坐这边吧,我让服务员给你沏好茶了。”

    看得出来,她今天是精心修饰过的。平日里,她并不怎么化妆,今天却化了淡淡的妆。一条天蓝色修身连衣裙,配一双浅金色高跟鞋,让她比平日里多了些妩媚。

    “谢谢。”胡小英在裙子上按了一下,防止坐皱。坐下后,胡小英从口袋里取出一小盒东西,递到宏叙身边的茶几上:“这几片西洋参,是我一个小姐妹从美国带回来的,据说效果不错。宏市长,你试试看。”

    宏叙看了眼西洋参,并没有拿起来,嘴角微露一丝笑容:“你的意思是让我降降火,是吧?”胡小英见宏叙开玩笑,心里松了一把劲:“我没这么说。在我眼里,宏市长从来没上过火。”

    宏叙心里很受用。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遇上什么事情,都能做到淡定如常的人。做官做到了他这样的级别,比拼的其实就是淡定,不管遇上什么事、碰上什么对手,只要能一直做到淡定如常,始终保持清醒头脑,就不会出大乱子。宏叙嘴上还是说:“你还是把我想得太高了!”

    胡小英原本担心,宏叙会一直板着脸,不给她机会说些好听的话。可这几句话下来,胡小英已经把话说到了宏叙心里去,她基本上已经了解,宏叙不会再对她发火,或者特别冷淡了。

    胡小英又加了点劲:“宏市长的自我控制,是我们永远学不会的。”宏叙笑说:“什么自我控制!每天那么多糟心事,如果要上火,我恐怕早就已经化为灰烬了!还不如什么都不生气。”胡小英说:“没错,身体最重要。我们希望宏市长一直都是健健康康的。”

    宏叙很喜欢听胡小英说话。宏叙一直觉得,听胡小英说话,就有种享受的感觉。他看了看风韵醇美的胡小英,换了个口气说:“小英,今天你来找我,是不是为了梁健的事情?”

    胡小英看着宏叙,嫣然一笑:“当然不是。今天我过来,主要是看看宏市长。宏市长从美国回来后,只是上次在会场碰上说了几句话,还一直没有来看看宏市长,也没有来汇报工作。所以,今天我是特地来看宏市长的,再汇报工作。”

    领导的重要性始终要放在第一位,否则领导就没有了跟你对话的必要。宏叙见胡小英否定了是为梁健而来,开怀许多。

    胡小英也真的不问梁健的事情,只是非常认真地向宏叙汇报了北部新城拆迁进度和基础设施建设情况。胡小英汇报得情况明晰、重点突出、问题清楚、分析到位,下一步举措也比较有力。宏叙一听就知道,胡小英是经过认真准备的,是真心诚意来向自己汇报工作的。

    宏叙非常看重北部新城建设,北部新城可以说是宏叙一手抓起来的,目前正在一点点地见形象。还有一年半时间,又到领导班子换届,到时候如果北部新城建设形象良好,对于宏叙来说,就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领导是出思想的,具体落实还得靠下面的人。胡小英作为区委书记,紧紧抓住宏叙关注的重点工作不放,解决难点问题出思路,这等于就是以自己的努力在把宏叙的思路转化为看得见摸得着的形象。宏叙对这样的属下,怎么可能不高兴呢!

    宏叙表扬道:“小英啊,你抓工作我一直是放心的,这段时间北部新城建设也是卓有成效。听了你的工作汇报,我很是欣慰,过段时间,我要来长湖区召开一个拆迁工作和项目推进座谈会,让其他县区都来学学长湖区是怎么抓工作的。”

    胡小英谦虚道:“宏市长,你知道我们在认认真真抓工作就行了,至于让他们来学习千万不要了,否则那些县区书记都要恨死我,说我给他们压力了!”宏叙摇头说:“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其他县区那几个书记,真的要好好向你学学,一定要给他们压力。”

    宏叙既然说得那么坚定,胡小英也不好意思反驳。其实对她来说,此趟的目的,最重要的还是关于梁健的问题。为此,她花了一番功夫,她知道,只有自己首先把宏叙关注的北部新城建设汇报好了,才有谈论梁健事情的砝码。

    等她汇报得差不多了。宏叙看了一眼胡小英,她白皙的脖颈里挂了一根细细的项链,水晶坠子随着她身体的动作,微微晃动,时不时牵绊宏叙的目光。宏叙眯了眯眼睛,看着她的眼睛,问道:“你真的不问问梁健的事情?”

    胡小英大方地笑道:“梁健虽然以前是我的手下,可如今已经到了市政府办,已经是市府的干部了,已经轮不到我多管了。如果宏市长想告诉我情况,我不问也会告诉,如果不想告诉,我也没有一定要听的必要。”

    宏叙虽然清楚胡小英关心梁健的状况,但听胡小英说并不十分在意梁健,他反而有种一定要跟她说说有关情况的想法了。从美国回来第二天他本想找梁健来谈话,结果却收到了一封反映梁健的信,这封信他没有给任何人看过,他也暂停了找梁健谈谈的想法。但这件事情,却始终留在心里,必须给予处理。

    宏叙今天心情不错。胡小英的所有表现,都说明他在胡小英的心里一直是那个不可代替的重要位置。这些不是胡小英用嘴巴说出来的,而是通过了高档西洋参、专题汇报等形式表达出来的,宏叙相信这一切都不是做作。

    因此,宏叙也就放开了胸怀,将他心中的不快拿出来。宏叙走入卧室,取出了一个信封袋,递给了胡小英。

    胡小英朝宏叙疑问地瞧了眼,得到允许,她才拆开信封看里面的东西。看完之后,胡小英的背心沁出了一层微微的汗水。

    这是一封举报信,上面竟然举报,胡小英和梁健在长湖区乱搞男女关系、滥用干部选拔任用权力等。胡小英心想,单不说其他,就说她和梁健乱搞男女关系,就够她受的了。她深深感受到写信人的险恶,因为他们把这封信寄给了宏叙。

    而且是拣宏市长正要启用梁健作为秘书的时候,写了这封信。这就说明,写信人是知情人,知道宏叙和胡小英之间不平常的关系,目的显而易见的,那就是要挑起宏市长的嫉妒,将梁健彻底打入“冷宫”。

    胡小英心下犹豫,自己将梁健送到市府办到底是对还是错,会不会就此使梁健的政治前途毁于一旦。但这种犹豫,也只是一闪而过。

    胡小英告诉自己,这几秒钟时间,也许就关乎梁健的前途是光明还是黑暗。伴君如伴虎。胡小英告诫自己,一定要镇定,不能乱,接下去一定要让宏市长对梁健放心、对自己放心,否则情况会不可收拾。

    这么想着,胡小英缓缓地深呼吸,将看过的举报信,重新缓缓插入了信封,放到了茶几上,没有说话。

    宏叙见胡小英没有愤怒,也没有辩解,更没有抓狂,还是一如既往地冷静、优雅,不禁有些吃惊。宏叙问道:“怎么样?有什么看法?”

    胡小英淡淡笑了笑,说:“没什么看法。宏市长不是已经帮我说出看法了吗?”宏叙略微吃惊,不禁笑问:“哦?我已经帮你说出了看法?说来听听。”

    胡小英说:“宏市长都把这封举报信给我看了,说明宏市长对此已经没有什么看法。否则宏市长是不会把信拿给我看的,是不是?既然宏市长这么信任我,我还要有什么看法呢!这里面写的东西,不管多么龌龊,不管多么胡编乱造,不管多么恶意中伤,在宏市长对我的信任面前,又能算得了什么。在宏市长的信任面前,这些根本不值一哂!”

    宏叙看着胡小英,良久都没说话,最后才一笑道:“明天让梁健到我办公室来。”

    胡小英的专车启动了,电台中正播放着一首老歌,是王小虎的《没那么简单》,王小虎成熟的嗓音响了起来:

    没那么简单

    就能去爱别的全不看

    变得实际也许好也许坏各一半

    不爱孤单一久也习惯

    不用担心谁也不用被谁管

    ……

    胡小英本想上了车,就打个电话给梁健,把好消息告诉梁健。听着这首歌,她想,还不如让别人告诉梁健吧,那也会是一个惊喜。

    当宏叙决定让梁健当秘书的时候,秘书长肖开福难以置信,宏叙怎么突然就让梁健当秘书了。他抬起光亮的脑门,看着宏叙:“宏市长,这合适吗?”宏叙瞥了眼肖开福:“有什么不合适?”肖开福说:“不是有一封……”

    戛然而止。他本想说,不是有一封信反映梁健的情况吗?如果这么一说,不等于是招认自己才是那个举报者?宏叙目光锐利地看着肖开福:“不是有一什么?”肖开福忙改口,背后有些热烘烘的:“不是有一段时间了?我是说,梁健到市政府办也有一段时间了,刚来的时间没有让他当秘书,现在让他当了,合适吗?”

    宏叙不耐烦地说:“有什么不合适,新进来的干部总要考察考察,我看他还是合适的。你跟他谈一次话,把有关要求给他提一提。”肖开福只好答应:“好的,听宏市长的,我会跟他严格提要求的。另外,宏市长,你要给他谈一谈吗?”

    宏叙说:“你谈了就行了。明天,你让他跟我一同去凤凰景区走一趟。”肖开福疑惑地问:“凤凰景区?宏市长,这周的安排当中没这项工作啊!”宏叙说:“我忘记告诉你了,去凤凰景区,不占用上班时间,你就让他早上七点钟到凤凰景区门口等吧。我要去跑步。”

    肖开福越来越觉得怪异了:“宏市长,你一早去凤凰景区跑步?”宏市长瞥了眼肖开福:“没问题吧?”肖开福忙说:“当然没问题。我们明天早上在凤凰景区南门口等候。”

    宏叙瞥了眼肖开福:“不用这么麻烦,就让梁健在南门口等就行了。我不过是去爬爬山,既然他当了我的秘书,就让他辛苦一下吧。”肖开福听宏叙言语之中带有考验梁健的味道,也就不再多说,最好梁健明天一早就迟到,那第一次就会给宏叙留下坏印象!肖开福说:“明白了。我这就找梁健谈话。”

    对一个人来说,最讨厌的事,莫过于亲自把一个好消息告诉自己的对手,而这个好消息对自己来说却是一个极大的坏消息。市政府办秘书长肖开福,遇到的就是这种情况。

    但他必须把这个消息告知梁健,因为宏市长亲自要求,他不做就是不把宏市长的指示当回事了!

    梁健被通知来见肖开福,心道,肖秘书长不知又抓住了自己什么把柄,肯定又找茬批评自己。然而,当他走进肖开福办公室后,意外的是,肖开福竟然笑容满面地招呼:“来,梁健,快过来坐。”

    这次肖秘书长没有坐在高背椅里,而是坐在沙发上,茶几上一个挺考究的茶壶,两个陶瓷杯子,应该是一副价格不菲的茶具。

    梁健坐下后,肖秘书长亲自给茶杯里倒了茶,说:“这是一个朋友送的普洱茶,尝尝。”端起一个杯子给梁健。

    梁健有一种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的感觉!肖秘书长竟然对自己这么客气。梁健看了看茶杯,心道,茶里难道有泻药?不过一想,这种可能性还是挺小的,一个秘书长应该不会傻到用这种下三滥的、容易被人发现的手段。

    肖秘书长说:“尝一尝。”梁健只好尝了一尝。喝茶的感觉,跟与谁喝有很大关系。一起喝茶的人不对,再好的茶,也色香味俱失。因此,梁健也就只是随便抿了口茶,不奢望能够“品味”。

    放下茶杯,梁健问道:“肖秘书长,今天找我来,有什么要吩咐的吗?”肖秘书长笑笑道:“前段时间,我对你是不是太严格了些?不过这也都是为了你的成长好!”

    梁健没想到肖开福摆出了聊天的架势,而且还有做小的意味,就说:“当然,肖秘书长的严格要求,对我们是有好处的。”

    肖开福点头道:“能够理解我的苦衷就好。今天,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梁健瞅着肖开福,他很难相信肖开福嘴里能够吐出象牙来。没想到,这次肖开福还真吐出来了。

    肖开福说:“宏市长指示,让你当他的秘书。”

    梁健心里砰地一下挑动:这是真的?!但兴奋只是在梁健的身体之中蔓延开来,并没有表现在脸上。梁健只是淡淡地说了声:“是吗?肖秘书长。”

    肖开福见梁健脸上并没有太多幸福,很是惊讶,难道梁健对当市长秘书,都不怎么在意了?如果换做陈辉,说不定要一蹦三尺高了。但宠辱不惊,却是一个干部成熟度的体现,他不得不佩服梁健的少年老成。

    肖开福说:“宏市长还让我代替他,对你做好秘书工作提几点要求。”梁健说:“请秘书长吩咐,我一定好好记着。”肖开福就说了一通官话。梁健听了,也记了,不过也很快就会忘了。

    说完后,肖开福说:“宏市长还交代说,明天一早他要到凤凰景区跑步,让你七点一刻在景区南大门等他。”梁健奇怪,市长跑步,也需要秘书陪同吗?看来当秘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梁健又确认了一次:“七点一刻南大门是吧?”

    肖开福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肖开福故意把时间说晚了一刻钟,心想,到时候宏市长在门口等梁健不来,肯定要火冒三丈。如果梁健要推说自己这么交代,也口说无凭,宏市长对梁健第一次就迟到,肯定会留下不良印象。

    梁健出了肖开福办公室,用手在空中用力的挥舞了一下,经过了这么多波折,终于还是当上了市长秘书。这会是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

    手挥到一半,又像是被摁了暂停键一样不动了。梁健想到了胡小英,为让自己当上宏叙秘书,胡小英到底付出了什么?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