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55.第256章登临凤凰

《官场局中局》 255.第256章登临凤凰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晚上,梁健给胡小英打了电话,胡小英虽接起了电话,可身边有很多说话的杂音,梁健猜想,也许胡小英在开会。 果然,胡小英低声说:“我呆会打电话给你。”梁健忙说:“好。”

    过了两个小时,胡小英的电话终于打来了:“刚才在开一个紧急会议,十面镇出了点事。”梁健从十面镇出来,对十面镇的事情向来关心,忙问怎么了?

    胡小英说:“十面镇严家村的一个小孩,在河道里游泳溺水身亡了,老百姓到镇上去闹访了,还不肯火化。”梁健说:“有这样的事情?这跟十面镇有什么关系?”胡小英说:“十面镇在项目建设时,对这个河道进行过挖掘,小孩子溺水,又正好是在这一段。”

    梁健叹道:“如果政府完全没事,老百姓也不会来胡搅蛮缠;但只要政府牵涉一点点,老百姓就会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政府身上。”胡小英说:“这也难怪,谁叫我们是全能政府?毕竟老百姓是孩子溺水了,有再大的情绪也是可以理解的。”

    梁健听到胡小英站在老百姓的角度考虑问题,就放心了。只要领导心里谅解老百姓,这件事情终会得到良好的处理。梁健理解地道:“如果你忙的话,我就不多打扰你了!”

    胡小英说:“问题已经不大了。刚才我把十面镇书记和镇长都叫来了,并交代了他们有些重要环节。他们都回去处理问题了,按照我们定下的处理办法,群众应该会很快散去。我现在可以喘口气,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也让我高兴高兴啊!”

    梁健笑说:“这个好消息,也许你比我先知道,只是你没有告诉我而已。”胡小英猜想,梁健肯定是来告诉自己当上领导秘书的事情,但她也不说穿,想听到他亲口说出来:“你说说看。”

    梁健说:“宏市长已经决定让我当他的秘书了!”胡小英听了,仍然非常高兴,言语之中露出喜色:“真的啊,好事!”梁健说:“我想,你早就知道了!”不由心里又想到,胡书记到底为我做了什么,付出了什么!

    胡小英也不回避:“知道是知道,现在听你说出来,更有真实感,这事总算是尘埃落定了!”梁健扛不住心里的些许疑问:“胡书记,谢谢你替我做了那么多,我不知该怎么说……”

    胡小英听出梁健话里有话,知道他想多了,靠在办公椅里轻声笑了,说:“梁健,别想多了。我只是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告诉你吧,那天我去看了宏市长,给他送去了一罐美国上等西洋参,如果这就是你说的‘做了那么多’的话,那么你以后可以补偿我啊……”

    听到胡小英说“你以后可以补偿我啊……”,梁健心里一阵跳动……随后他就说:“可以啊,我以后补偿你……”胡小英笑说:“不用太多,你一赔二,送我两罐西洋参就可以了!”

    梁健又说:“胡书记,宏市长有早上跑步的习惯吗?”胡小英说:“为什么这么问?”梁健说:“肖秘书长通知我说,明天一早宏市长要去凤凰景区跑步,让我早上七点一刻在南大门等宏市长。”

    “凤凰景区?”胡小英念叨了一声:“怎么会到凤凰景区呢?”梁健听出胡小英的疑问中似乎暗藏玄机:“怎么了?凤凰景区有什么问题吗?”

    胡小英又深入问:“肖开福没有告诉你?”梁健说:“没有说什么?”胡小英说:“这个肖开福。”梁健更加好奇了:“胡书记,到底是什么问题?”胡小英低声说:“电话里不方便。我只跟你说一句,凤凰景区开发是谭书记一直关注的重点。其他的,以后我们见面了再详说。所以说,宏市长早上要去凤凰景区跑步,是否有些奇怪呢?”

    梁健明白胡小英的意思了:“这些肖秘书长一点都没有告诉我。”胡小英说:“他是不会告诉你。最不愿意看到你当市长秘书的,恐怕肖也是其中一员吧。”胡小英办公室电话响了起来。

    胡小英说:“十面镇打电话来了。不知有什么情况。”梁健说:“那你赶紧接吧,稳定最重要。”

    胡小英说:“行……不过我再问一句,谁通知让你明天七点一刻到那里的?”梁健说:“也是肖秘书长!”胡小英道:“肖开福不靠谱,明天最好早点去,免得被动。”

    梁健倒没想到这一辙,经胡小英提醒,心想,我们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也不能被小人设计:“我明天六点三刻到那里。”胡小英说:“嗯,宁可早点去,我先接电话了!”

    按照节令来算,已经进入初秋,早上六点多便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艳阳天。梁健身穿运动服,六点四十五准时来到了凤凰景区南大门,比肖秘书长通知的整整早了半小时。

    梁健熟悉了下凤凰景区门口的情况,有几个睡不着觉的老人,已经在门口打太极。梁健心道,什么时候也有时间玩玩太极该多好。这才是人生。

    老年人也朝梁健看看,可能有点疑惑,这点年纪就跟我们一样睡不着觉啦!

    梁健看了一会儿太极拳,又仰望凤凰山。凤凰山有如展翅飞翔的凤凰,真有几分气派。只是这里的景区开发,搞了很多年了,一直都慢慢吞吞,最大的贡献就是在山顶造楼阁,据说是为了使得“凤凰之喙”不会冲到市委市政府大楼。

    想起昨晚胡小英对自己说的“凤凰景区开发是谭书记一直关注的重点”,梁健有些疑惑了。如果凤凰景区一直是谭震林书记要搞的事情,一般市长便不会去插手。难道宏市长跟谭书记的关系这么好?以至于宏市长要为谭书记的事情操心?

    但就梁健所知,谭书记和宏市长的关系并不和谐。当初,梁健受命去四川天罗乡考察,就是为了市建设局局长的位置,由他们哪一方的手下担任。这事几乎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如今宏市长怎么可能操心谭书记的事情呢?

    这是梁健当上市长秘书的第一天,梁健却已经感觉到了,领导的心思很难猜。

    既然想不通,梁健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才七点钟,还有十五分钟宏市长才会到。

    刚将手机放入口袋,只见一辆黑色轿车缓缓而来。近了些,看到是一辆奥迪,再近一些,梁健的心跳快了几拍,是武警牌照!这不是宏市长的专车吗?梁健心想,难道是自己看错了时间?拿出手机快速瞧了一眼,时间没错,正好七点钟。

    难道肖开福秘书长真的给自己吃套!今天好在来得早了一点,否则让宏市长在这里等自己,不是要出大问题?

    不及细想,奥迪已经开到了面前。梁健走上一步,拉开了车门。宏市长穿着黑色皮鞋和黑色西裤,跨了出来。

    梁健问候道:“宏市长早。”宏市长先是朝凤凰山上望了一眼,随后,目光滑过梁健:“来得挺早嘛!还穿了运动服?”

    梁健一看宏市长全身正装,自己却穿了运动服,脑袋里就一阵嗡嗡作响。心道:“难道,肖开福在这方面也给自己设了圈套?”他不能就这么白受了,就道:“肖秘书长跟我说,宏市长早上七点十五要来爬山。”

    宏市长皱了下眉:“七点十五?开福弄错时间了。我说的是七点钟来跑步。”宏市长对梁健早到还是满意的:“不过,你还是来得挺早,而且还穿了运动服。”

    梁健看了看宏市长的打扮,说:“宏市长,可能是我搞错了,我以为要陪宏市长您跑步。”宏市长说:“你没弄错。我本来是要来跑步的,刚穿好运动服,就接到电话,说省里九点钟要来,恐怕回去洗澡来不及,就索性穿了正装吧,从山上下来,直接去接待省里领导。”

    梁健暗道,穿了皮鞋和西服去爬山,不是自找罪受嘛!他开始感觉自己所跟的这位市长,还真有些特别。梁健说:“宏市长,那我们从这边上去吧。这里就是上山的道。”

    宏市长点了点头,快步往前走去。梁健跟在身后。经过那批打太极拳的老人。其中一个老人笑着对梁健说:“小伙子,这么早就出来陪领导,以后肯定有进步。”

    梁健被老人这么一说,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幸好宏市长对老人也是善意地一笑,自顾往前走去。

    梁健看到宏市长的背影,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但宏市长还是背影厚实、体格强健、脑后的头发也很浓密,完全是一副年富力强的形象。梁健不由佩服,当大领导的一般都具有高于常人的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如果身体不行,还是趁早退出权力的战场吧,你连本钱都没有,拿什么跟别人斗!

    宏市长穿着皮鞋和西裤,自然没办法跑步。但他在前面健步如飞,看来登山他不是偶然为之,也许有这方面的习惯,否则一个人不可能一下子登上那么多台阶而不气喘吁吁。

    这段时间,梁健偶然会跑跑步,因此也勉强能够跟上宏市长的步伐,但登上一半,呼吸就粗大起来。宏市长看了看梁健,问道:“小梁还不错,能够支撑。”

    梁健说:“主要是宏市长穿了皮鞋,我穿的是运动鞋,否则恐怕我只有被落在后面的份了。”宏市长笑说:“如果真要完全跟上我,恐怕是有点难度。”梁健心想,宏市长对自己登山速度还是颇为自信的。

    石阶是沿着山岭、顺着溪涧而上,时而鸟鸣啾啾,时而涧水潺潺,空气清新,景色怡人。也不时有那么一两个登山爱好者,已经从山上下来。他们看到宏市长和梁健,不由朝他们看看,他们多半是奇怪这个中年男人竟然穿着皮鞋和西服登山。

    宏叙就当没看到他们严重的怪异,只顾往上走去。越是往上登,梁健心里就越奇怪。他感觉,宏市长决不可能单单是为了运动而来登凤凰山,应该还有其他的目的。然而,作为秘书,领导不想说的事情,最好一句都别问。

    登上山顶,宏叙背心的衬衫已经汗湿。宏叙没有上山顶楼阁,只是站在石崖上向下眺望。

    天气晴好,东方日出,视野颇佳,眺望东南西北,各有风景。凤凰山南是一条长河,东西流向,就如一条玉带落在镜州大地之上。东边就是市委市政府的大楼,周边尚有许多地方等待开发。西边和北边都是农田。

    梁健紧紧跟在宏叙身后,宏叙胆子很大,就站在悬崖边上,也不惧怕。梁健进入角色很快,时刻注意着宏叙的安全。

    宏叙眺望了一会,才道:“如果在这个地方搞开发,是不是要比在北部新城搞开发,更加合适?”

    梁健一下子明白了,宏叙此趟来凤凰山,根本不是来锻炼身体,而是来查看凤凰景区的开发问题。梁健又想起胡小英的那句话:“凤凰景区开发是谭书记一直关注的重点”,就感觉宏叙的问话中很有些意味了。

    梁健故意眺望了一下凤凰山的西边和北边,若有所思地道:“我觉得推进北部新城建设要比开发凤凰景区,更加符合我们镜州市的实际。”宏叙收回目光,饶有兴致地看着梁健,问道:“哦,说来听听?”

    引起了宏叙的注意,梁健就更加谨慎:“对一个地区的开发,既要看历史,也要看现实,更要看基础。镜州市虽然地理位置优越,但毕竟经济发展比较缓慢。当前的工作任务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北部新城平台的打造,有利于拓宽镜州市整个经济发展的承载力。”

    宏叙点了点头,说:“可如果开发凤凰山景区,搞房地产业也有利于经济发展啊。你看,如果在这片区域搞房地产开发,这里会不会马上红火起来?”

    梁健说:“当前的经济形势下,房地产是赚钱,增加税收也很快,但这只会助长买地财政。一个地方能否长足发展,我认为关键还是要靠制造业的发展。镜州市在制造业方面有基础,就是缺少一个具有强大承载力的工业发展平台,促进工业转型升级,北部新城就是这样定位的,这才是镜州长远发展的需要。”

    宏叙脸上略微露出一丝微笑,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转过身来,说:“我们下去吧。”

    下山的路上,宏叙步履异常轻松,不知是登山锻炼让他精神百倍,还是与梁健的谈话让他心情愉悦。到了山下,宏叙看了看梁健的运动服,说:“今天,你就不用跟着我了。你回去换衣服吧,如果单位没什么事情,也可以放假。从明天早晨开始,驾驶员小刘会先来接你,然后你们再来接我。我们的工作不会闲,你要有心理准备。所以,你想清闲、想偷懒的话,今天还有一天的机会,好好抓住吧。”

    梁健听着,怎么觉得有种与往昔告别的意思!道:“谢谢宏市长。明天一早我来接你。”

    宏叙上了车。

    车子刚开走,刚打完太极的老头又走过来:“这位是我们镜州市的宏市长吧?”梁健见老头慈眉善目,该不会有什么坏心眼,大概他是在电视上看过宏市长,就点点头:“是啊。”

    老头说:“你是他的秘书?”梁健笑了笑,点了点头。老头儿说:“好好干,有出息。将来也做我们镜州市的领导,我会看相,你这小伙子行。”

    说着,看着老头儿背着用蓝色绒袋装着的宝剑步履轻松地走了,梁健给自己鼓了鼓气。

    想到自己悠闲的日子马上就要结束,又是市长亲自放了他的假,梁健就真不去办公室了。到十点左右,梁健接到一个电话。是副处长陈辉打来的。梁健接起电话,公事公办地说:“陈处长?”

    陈辉没好气地说:“梁健,你在哪里?”梁健说:“我在家里啊。”陈辉在那头似乎愣了,然后冷冰冰地说:“在家里?你没有请假吧?”梁健说:“没有请假。”陈辉说:“你不请假,就呆在家里做什么?你要知道,我们是机关,干部一处更是讲纪律的处室……”

    梁健顿时明白陈辉这次打电话,是来摆架子的。这说明,陈辉还不知道,梁健已经成为宏市长秘书的事。梁健笑说:“陈处长,今天是宏市长放我假的!”

    陈辉那边顿时熄火了,仿佛过了十来秒钟才回过神来:“什么?宏市长?”梁健语气轻松地说:“不好意思,陈处长,我还没有向你汇报,今天宏市长让我早上陪他去爬上,并告知我从明天开始,我就是服务宏市长的专职秘书了。”

    那一头,陈辉的声音明显有些颤抖:“哦……恭……喜……你已经是……宏市长的……秘书?”梁健故意又加了一句:“难道肖秘书长没告诉你?”陈辉再次语塞,说了句“那就这样,你在家里好好休息”,便挂了电话。

    梁健心想,不知陈辉如今的心情是打翻了多少调味罐?

    对陈辉他不想费太多心思去想。他想起了昨天跟胡小英的电话。

    昨天十面镇发生了闹丧事件,牵扯了胡小英的精神,不知如今怎么样了?梁健拿起电话,打给胡小英。一开始,电话没人接。梁健心想,也许她还在忙着。当领导最怕的是发生群体**件,只要发生**其他事情都得停下来,一切都靠边站,有句话叫稳定压倒一切嘛!但群体**件是领导必须面对的问题,为官一任,不知要应付多少**。作为一个女领导,在这种时候就够呛了。

    梁健发了一条短信:“昨天辛苦了吧,别太累,要注意身体。”梁健的短信发过去没多久,胡小英的电话就打进来了:“事情刚刚才处理完。”梁健说:“这么说,昨天一晚上都没睡?”

    胡小英说:“睡是睡了,就是在办公室睡的。没睡好。”梁健关心事情的进展:“事情都已经处理好了?”胡小英说:“处理完毕了。”梁健本想找胡小英聊聊,但想到她此刻一定很累,就说:“那你赶紧休息一下吧。”

    胡小英问:“你在哪里?”梁健说:“我在家里。”胡小英奇怪道:“怎么在家里了?”梁健说:“宏市长让我今天休息一天,明天一早让我去接他上班,我作为秘书工作就正式开始了。”胡小英说:“这样吧,待会我去接你,下午我们去七星岛农庄,我想休息一下,喝点茶,聊聊,这么让我一下子停下来,还静不下心来。”

    梁健说:“好啊,我本来也想向你请教一下,怎么做好宏市长的秘书。”胡小英说:“我二十分钟到你那里。”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