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62.第263章猛出奇招

《官场局中局》 262.第263章猛出奇招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梁健很是无奈地将消息报告了宏叙。 宏叙也很是奇怪,马书记怎么说回去就回去了。不过,当听说是与其儿子回国有关系时,宏叙说:“看来是见子心切,也难怪。”

    这么说着,宏叙不由叹了一口气。梁健以为宏叙是因为不能当面向马书记汇报情况,心情很差,就宽慰道:“宏市长,虽然今天见不到,但以后还是有机会去汇报的。马书记来一趟镜州,不见得一下子就会将凤凰景区的事情定下来了。”

    宏叙道:“我叹气不是因为这个事情。我叹气是因为我的儿子。”梁健奇怪道:“宏市长,你家公子怎么了?”宏市长纠正道:“别说什么‘公子’之类的,我那儿子,就是从小被我老婆惯坏了,都快成为花花公子了。”梁健心想,宏市长这么正派大气,儿子却是花花公子,不太可能吧?梁健说:“也许是宏市长对儿子要求太高了!”

    宏市长摆摆手说:“不说了。时间差不多了吧?我们下楼去等吕省长吧。马书记见不到,我们不能把吕省长也给得罪了!”

    梁健赶紧收拾了宏市长的东西,拿起拎包,回房间拿了自己的东西,就在电梯口候着。宏市长很快也从房间出来了,两人进了电梯,到了会所楼下。副市长秦刚、环保局长赵年秋、长湖区委书记胡小英、江中达多董事长潘前方等人都已经等在那里了。

    相差一步,副省长吕军也下来了。看到大家整整齐齐站在那里等待自己,吕军很是受用,说:“大家都在啦?”梁健心想,好在刚才下楼早一点,如果来迟一步,说不定吕副省长又得拉长脸了。

    吕军跟江中达多董事长潘前方握手:“潘董啊,虽然你是印染公司,但环保意识还是很强,环保工作搞得不错,下一次到我的高校去合作环保设备和项目,可以找我。”潘前方道:“那是肯定的,有吕省长的关照,我们的环保工作肯定能搞得更好。”吕军说:“那就好。”

    潘前方也就跟其他省、市、区领导握手告别,他本人没有下午的座谈任务,就留在企业里了。

    车子缓缓开进了市行政中心大楼。从大门到市委市政府大楼,是呈环抱状的林荫路。林荫路下的柏油路,非常平坦,梁健有时候想,也许这条柏油路,是全市质量最好的柏油路了,车子在上面开过,只有细微的沙沙声。

    梁健瞥向窗外时,瞧见一个女人,身穿紫色连身裙,胸口抱着一个黄色档案袋,正从容地走向楼下大厅。随着车子向前,梁健看到了女人的脸孔。是祁芸。

    看着身材窈窕、步态娴雅的祁芸行走在林荫之下,梁健有种恍如梦境的感觉。读小学的时候,梁健四年级刚入学,骑着自行车去学校,离开校门不久,他就瞧见一个文雅的小女孩,身穿漂亮的紫色裙子,怀抱着几本书,走向校门。

    几乎就在那一霎,梁健就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子。这个女孩就是祁芸。时过境迁,十多年已成往事。就在林荫道上,见到祁芸抱着档案袋走路的一霎那,那些风尘的记忆,仿佛秋日的雁群都飞了回来。心中那种种感受,梁健真是难以言喻。

    在车子经过的时候,祁芸抬起头来,瞧向一辆辆轿车,不过应该不会看到梁健正在看她。轿车停了下来,梁健不得不从回忆和幻想之中抽身出来,他得打起精神,重新恢复为一个称职的秘书,快步下车,帮宏市长开了车门。

    宏市长上前引着吕省长向大楼里走去,机关里的一些官员和机关人员,瞧见宏市长等一行人进去,都稍稍往边上让了让。到了电梯口,那些比他们先来的人,见到有一批领导过来,主动推迟了进电梯时间,让宏市长和吕省长他们先进电梯。

    领导们也不客气,都进了电梯。

    会议室早已准备好。汇报会就此开始。副市长秦刚就环保工作作了专门汇报,宏市长又作了补充。吕省长让各县区有关领导说说,大家都很识趣,知道在吕副省长面前还是少说为妙,他们实在有些拿捏不住这位领导的脾性,于是大家都说了几句就此打住。

    最后轮到吕副省长讲话,吕省长开始高谈阔论、天南地北,他这样讲话似乎不太顾忌有无跑偏。梁健心想,吕副省长这一个圈子兜下来,不知何时才算完呢!

    胡小英已经汇报完毕了,她从椅子中悄悄站起来,出了会议室。大家都以为她是去洗手间。胡小英在门口时,朝梁健瞥了一眼。梁健的职务还上不得台面,所以坐在靠着墙的凳子上,见胡小英投来的目光,会意胡小英一定有事找自己谈。

    梁健也轻轻站了起来,尽量不引人注意,从后排悄悄溜到了门口,出去了。梁健跟着胡小英来到了走廊尽头落地窗前。在这里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

    胡小英问道:“你中午去冯秘书那里,情况如何?”梁健把情况说了。胡小英听了很是惋惜,也觉得马书记晚上就回宁州,实在是太突然了。梁健又把马书记下午要去法华寺,并要与方丈谈话的事情说了,此外,梁健还扯到了马书记儿子的传闻。梁健之所以事无巨细都告诉了胡小英,是因为胡小英提出让他去向冯丰了解情况的。

    听梁健说完,胡小英忽然道:“马书记下午真的要去法华寺,找智空大师谈天?”胡小英说的智空大师,是法华寺高僧,在整个长江中下游的确都负有盛名。

    梁健说:“没错,冯秘书亲口跟我这么说的,他还说,最近马书记为儿子归国的事情很伤脑筋。”

    胡小英不说话了,沉静的眼眸忽而灵活地转动着。梁健见她或许在转什么念头,也就没打扰她。好一会儿,胡小英忽然笑了起来道:“我现在都敢打赌了,今天马书记不会离开镜州市。不仅如此,明天他的一家人都会来镜州呢!”

    梁健不解地瞧着胡小英说:“胡书记,你说什么啊?这怎么可能,马书记回宁州的事情已经定下来了。所以,宏市长想晚上求见也没有成功。要让马书记留下来,根本不可能了!”

    胡小英说:“我们想要留一位领导是很难的,毕竟领导没有什么必要太顾忌下属的感受。但如果变我们要留领导,为领导自己想留下来,不就万事大吉了?”梁健说:“可这又谈何容易!”

    胡小英说:“并不太难。你先进去吧,说不定宏市长会有事找你呢。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梁健心下狐疑,但胡小英说得没错,自己从会议室出来几分钟了,说不定宏市长真会有什么事需要自己。

    胡小英朝他神秘的眨了眨眼睛,示意他赶紧回会议室,他只好回去了,幸好宏市长并没有找自己的意思,梁健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心想,胡小英到底会做什么,可以确保让马书记留下来,还说要让马书记的家人也在明天到镜州来?应该不会是劫持人质吧!

    这么想着,梁健不由自嘲:你是警匪片看多了,想象有些过头了。

    几分钟后,胡小英从外面回来,她没有看梁健,而是落落大方地走回了自己的位置,坐下来。梁健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他拿起来一看,只见是胡小英的短信:已经搞定,下午只要等着看结果吧!

    梁健看着这条短信,看了好一会儿,心里满是狐疑。他想着,如果胡小英做了什么,省委副书记马超群的秘书冯丰那里应该有所反应才对,于是发了一条短信过去:冯大哥,你们什么进展?晚上还有可能留下来吗?

    不久,冯丰回了一条信息:刚看了凤凰景区,不怎么样。但领导对景区内的法华寺很感兴趣,我们正在去的路上。晚上肯定是要回宁州的,看不出领导要留在镜州的任何迹象。

    梁健回了条“谢谢”。心里的狐疑更深了,不知道胡小英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法华寺果然是有几百年历史的宝刹,走入寺院,那种佛门境地特有的清净感觉扑面而来。马超群早就听说了镜州市有一处法华寺,多次都想要来此拜访,只是苦于没有机会。这次,马超群答应谭震林来考察镜州凤凰景区,本身就暗含着要来法华寺看看的愿望。

    谭震林当然了解马超群的这点爱好,特地在行程中安排了造访寺庙。马超群联系统战工作,因此到庙里来多看看,也无人插嘴闲话。

    住持智空大师亲自到大门口迎接,带着马超群等一班人介绍庙宇与今日的格局,介绍了从法华寺走出去的佛法大师级的人物。

    谭震林趁着毛超群参观大雄宝殿的间隙,将智空大师让到一边说:“这次要麻烦智空大师,多讲讲凤凰景区建设的重要性,贵寺也是在凤凰景区之内啊!凤凰景区建设得越好,法华寺的条件也会越来越好!”智空大师放下原本轻轻合十的手,说:“谭书记,你放心。”

    参观完了庙宇,智空大师要求马书记到禅房入住,先是交流了一些国家对于宗教的政策和扶持。马书记对于如何发挥宗教在和谐社会中的作用,提出了几点要求。然后又交流了一些佛法感悟。

    马书记对智空大师的一些说法很感兴趣:“下次如果有空,还真想跟智空大师私下多交流交流。”马书记这话一出,陪同的干部也都明白了什么意思,那是马书记有意想要单独向智空大师询问什么。

    领导干部当着别人的面求签问卜是不被允许的,会被公众认为是政治信仰不坚定,严重的还可以上纲上线。但人生在世,有时候难免也会有迷惑,特别是位置越高风险越大,迷惑之时人总希望外部有指路明灯。

    谭书记是聪明人,他首先站了起来,道:“马书记,今天机会好,也别等下次了,下午我们本来就留出了时间,供马书记和智空大师交流的。你们慢慢谈,我们再去看看寺庙,平时没时间来,今天也多逛一逛,沾点佛气,也好静心!”

    谭书记都这么说了,哪还有一个人会留下来?大家心照不宣,像真要去逛寺庙一般都走出去了,禅房之中只剩下马超群和智空两人。

    智空不慌不忙,为马超群续了水,双手合十,然后坐定:“马书记,想问什么?”马超群位居高位,不好意思太坦白,说自己要求签问问儿子的事情,就道:“不知智空大师,以为我想要问什么?”

    智空看了看马超群,嘴角微微一笑说:“马书记想问的事情,莫不是跟贵公子有关?”

    谭书记心里一惊,暗道这个智空怎么会知道?难道世界上真有那种洞悉他人的高僧?但他还是不太相信,就说:“智空大师,还知道些什么?”

    智空说:“贵公子,远在大洋彼岸,克日就将归国了。游子归来,真是可喜可贺!”马书记心想,很多人都知道我儿子在外留学,但很少人知道我儿子明天就要回来。但也不排除谭震林等知情人,早已经将有关情况告知了智空,以博取自己的信任。

    马超群还是保持着警惕,说:“这些别人也容易知道,不知智空大师,还知道些什么别人不知道的情况?”智空大师又露出高僧般的笑容说:“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贵公子左股膝盖以上,有一块胎记。”

    智空大师此话一出,马超群彻底信服了。马超群可以肯定智空没有见过自己儿子,更不可能事先见过儿子身上的胎记。这位智空大师,真是一位高僧。马超群心中的警惕松开了,他问到:“今天,我还真想向智空大师讨教一些关于儿子的事情。”智空大师说:“马书记请讲!”

    马书记从智空大师的禅房之中出来,其他陪同人员都已经在禅房外的空地上候着。马书记转身向跟在身后的智空大师点了点头道:“智空大师,今天跟你的交流非常愉快,也让我长了不少见识,谢谢!”

    智空大师躬身行礼:“也感谢马书记,能在百忙之中来我们法华寺。我们法华寺的大门永远为马书记敞开,还望抽空能够再来。”马书记笑道:“一定,一定。”

    谭震林看到马书记如此高兴,面露喜色。谭震林心想,应该是智空听从自己的嘱咐,说了些马书记爱听的话,才使得马书记心情大好了。在马书记告别智空向前走去时,谭震林留在后面,对智空说:“智空大师,今天多亏你了,马书记很开心。”智空微微颔首:“让人间少些痛苦,多些快乐,是我们出家人该做的事情。”

    谭震林心想,官场有官场的套话,佛家也有佛家的套话,刚才智空说的应该就是佛家的套话。当然谭震林不会跟智空计较,快走几步跟上了马超群。

    落日正圆,微风轻拂,秋林空寂。马书记上车之后,又看了一眼这不同凡响的寺庙,心想凤凰景区若真开发了,这百年宝刹的清净也要保不住了。

    冯丰早为马书记拉开了车门。马书记坐入车里后,对冯丰说:“今天我们不回去了。”冯丰一愣,不是下午才决定要回去的吗?怎么又说不回去了?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当然,这些只是腹诽,即便打死冯丰他也不会说出来的。他只是恭顺地道:“好的,马书记。我马上通知镜州市委。”

    马书记说:“呆会到酒店后你再跟他们说吧,我先休息一下。”说着,就在车上闭目养神起来。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