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73.第275章破格提拔

《官场局中局》 273.第275章破格提拔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电视沙沙地响着,除了电视的声音,宏市长房间里没有其他声音,市长宏叙和秘书长肖开福坐在对角的沙发里默不作声,使得电视的声音,听起来变成了一种低声的噪音。

    肖开福的手机终于响了起来,肖开福对宏市长说:“梁健终于打电话来了。”宏市长仿佛刚从沉思中清醒过来,对肖开福说:“哦,那你接一下吧。”

    肖开福接听完梁健的电话,有种如鲠在喉的感觉。挂了电话,宏市长问道:“处理得怎么样了?”肖开福说:“怎么说呢……”宏市长说:“就如实说。”

    肖开福没得选,只好说:“梁健让长湖区公安局局长徐建国放了宏畅,但其他人还关在里面。”宏叙似乎不在乎其他人,又问:“那么,宏畅没有留下案底吧?”肖开福说:“那肯定没有。”宏叙又问:“梁健是怎么处理的?”

    肖开福便把梁健如何让陈辉替宏畅扛下违法行为的事说了一遍。宏叙面不改色,只是说道:“梁健还是蛮有办法的。”肖开福辩解道:“我担心梁健别有用心,如果他一定要派出所把人全部放了,恐怕派出所也不敢怎么样!毕竟他拿的是宏市长你的尚方宝剑!”

    宏叙朝肖开福瞥了眼道:“你是嫌事情搞得还不够大,是吗?”肖开福没想到宏叙会直截了当的批评他,便不敢说话了。宏叙说:“我可以告诉你,梁健做出的处理,是最好的处理办法。这样一来,公安让宏畅回去的理由,是他没有参与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如果我们强令区公安局放人,这算什么了?是我这个市长包庇儿子和他的狐朋狗友胡作非为嘛!”

    宏叙停了下,心中怒气未消,又说道:“如果不是梁健作了合理的处理,我宁可我那个不肖子也在派出所里呆几天!不遇到一些挫折,宏畅是永远都长不大了!”

    肖开福想要拍马屁:“宏市长,宏畅平日还是不错的!这次是例外,可能是受到了其他人的影响。”宏叙对肖开福的马屁并不感冒:“你别替他说好话,他到底怎么样,我这个父亲还是了解的!”肖开福马屁排在马腿上,也不好多说,站起来说:“宏市长,事情已经解决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宏叙却又道:“肖秘书长,关于政府办中层上岗的事情,是否做些变动?”肖开福没想到宏叙突然提起市府办中层上岗的事情,他猜,宏叙也许通过这次的事件对梁健改变了看法,也许会提出让梁健担任副处长,但他故意装傻:“我们的方案已经定下来了!”

    宏叙看着肖开福,表情忽然严肃起来:“方案还没有实施,就可以改。”肖开福见躲不了,就道:“请宏市长指示。”宏叙说:“你们综合一处不是还缺少一个处长的岗位吗?”肖开福一顿,宏市长怎么会提处长岗位的事情?

    肖开福原本以为,宏叙会提出副处长岗位,安排给梁健。没想到宏市长提出了处长岗位,难道是因为陈辉替宏畅扛了罪名,宏市长要提拔陈辉了?真是意外惊喜,如果宏市长能够提拔陈辉,让梁健担任副处长,他也无所谓,反正陈辉始终压着梁健。

    肖开福说:“是啊,宏市长,向国强同志去了建设局之后,我们综合一处处长的位置就一直空着。”宏叙说:“这次中层上岗,拿出来吧!处长岗位总不能老是空着。”

    肖开福道:“宏市长说的是,处长一职老是空着,我们这些秘书长、副秘书长也辛苦!”宏叙说:“你有好的人选吗?”肖开福说:“有,我觉得陈辉不错。”

    宏叙不动声色:“你认为陈辉不错?”肖开福见宏叙没有反对,就更加大胆了:“是啊,陈辉不错。在副处长岗位上,也已经好多年了!对综合一处的工作也熟悉。特别是这次,他主动提出来要替宏畅扛……”

    宏叙突然转过脸来,语气严厉:“你说什么,谁替宏畅干嘛?”宏市长眼中的严厉,让肖开福浑身一寒。宏叙严肃的时候,就有种林中之王的震慑力。肖开福只好改口说:“没有,宏畅没事,是陈辉自己犯贱,竟然去招妓!”

    宏市长这才缓和了眼神,对肖开福道:“陈辉身为一个国家干部,却去干嫖娼的勾当,本来是党纪国法都不容的。但念他是初犯,又是我们府办的干部,我们就从关爱干部、治病救人出发,再给他一次机会。等我们回去之后,你去跟公安通融通融,看能不能做些处理。至于陈辉的副处长职务,要不要保留,你们党组内部讨论。”

    肖开福被宏市长的这番话一惊,看来陈辉这只替罪羊是做定了。但他也没有办法,只能答应。

    宏叙又问:“关于综合一处处长,你还有没其他好的人选。”肖开福这次才明白,宏市长并不是真的征求他的意见,就道:“暂时没有了,要不这个岗位还是再放一放吧。”

    宏市长说:“不要再放了。我觉得,梁健挺合适!”肖开福一惊:“梁健?他目前连副处长都还不是呢!这不符合干部提拔任用的程序啊!”

    宏叙说:“怎么不符合程序?梁健在长湖区时便是区委组织部副部长,况且,他担任副科级的时间已经超过三年。我们任命他一个处长,也不过是提拔了一级。有些年轻干部,有能力、有办法、有魄力,做出了贡献,我们就要大胆使用。肖秘书长,你用人的方法一定要与时俱进啊!”

    肖开福还想抵挡:“可是,我就怕组织部不答应啊!”宏市长怒道:“如果组织部不同意,你让他们来找我!”肖开福把组织部搬出来,只不过是想设个障碍,没想到宏市长如此执着,看来这个事情也只能这样定了。

    组织部再讲原则,也不会得罪宏市长。毕竟一个处长是市府办党组内部的事情,市委组织部管理的都是副处级以上岗位,他们才懒得插手市府办内部党组的事情呢!

    一个周末的下午,胡小英来到了宏市长的办公室。梁健很惊讶,胡小英应该还在北京培训才是,怎么忽然出现在了市政府。梁健将胡小英引入了宏市长的办公室。

    梁健替胡小英倒了一杯茶之后,就退了出来。

    宏市长靠在高背椅里,面带微笑的看着胡小英。胡小英已经有段时间没有看到宏市长如此放松地坐着的情景了,看来宏市长的心情不错。胡小英想,今天来的应该是时候。

    胡小英寒暄道:“宏市长好。我听人说,香港之行很有收获。”宏市长笑道:“也就是签了几单协议。”胡小英笑道:“宏市长亲自出马,肯定大有斩获的。”

    宏叙笑笑:“你在中央党校也收获不少吧?”胡小英说:“听到不少新的思想,对今后干工作可能有益处。”宏叙说:“只要有一堂课是有用的,培训就算是有所收获。怎么,这个周末中央党校放你们回来了?”

    胡小英也不兜圈子,说:“宏市长,说实话,我这次回来是专门为一个事情来的。”宏叙看了看胡小英,收起了笑容,问道:“是不是为了梁健的事情?”

    胡小英没想到宏叙一下子就猜中了,她点了点头:“是的。梁健以前是我区里组织部副部长,到了市府办之后,一直没有安排职位。我听说,这次市府办要进行中层上岗,不知宏市长能不能把他的副处长职务给解决了?”

    宏叙定睛看着胡小英,面无表情。

    胡小英有些紧张起来,不知宏叙在想什么。

    过了好一会,宏叙才说:“不能。”胡小英瞪大了眼睛,看着宏叙。她没有想到宏叙这么直截了当地拒绝了她,心里就急了:“宏市长,梁健是从我这里推荐上来的,如果宏市长真的对他工作不满意,还是可以让他回长湖区的。”

    宏叙这才笑了:“谁说对他工作不满意了?”胡小英奇怪了:“你不是说,不能让他当副处长吗?”宏叙说:“我说不能安排他当副处长,那是因为我想安排他当处长。”

    胡小英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这已经大大超过了她的预期:“处长?”

    宏叙说:“让他当处长,你该满意了吧?”胡小英点头称是:“这样最好了。没想到宏市长能给他安排的这么好。”宏叙说:“只要有能力、有胆量,我是不会亏待的。”宏叙将那天晚上,梁健如何处理自己儿子宏畅的事情也说了。

    胡小英也不得不承认,梁健的解决方式算是最好的了。胡小英放下心来,就跟宏叙闲聊了一会在北京听到的情况,谈到有关土地出让,以后只会越来越严格,镜州市北部新城建设,必须加快步伐,抢占先机,否则等到制约政策一出来,就会失去机会……两人的看法基本一致。

    胡小英看时间差不多,起身告辞。宏叙不紧不慢地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了胡小英。

    这张照片里梁健和胡小英头靠得很近,谈笑着,背后是巨大的航班显示屏。这是上次梁健送胡小英到宁州国际机场时,被人偷拍的。

    胡小英心中一震,竟然有一些居心叵测的人,跟踪她,还拍了照片。这几年来,因为被人偷拍而落马的官员越来愈多。胡小英的手心,沁出了细汉,幸好他们在大庭广众之下,并没有做出比这张照片更加亲密的举动,否则肯定都进入了居心叵测者的镜头。

    但问题是,宏叙将会怎么看?

    胡小英抬眼看着宏叙,等他发落。宏叙说:“这张照片,你拿走吧。我不想再看到这种照片,即使是本身没什么问题的照片,也会浪费我的时间。”

    胡小英将照片塞入了口袋,看着宏叙,承诺道:“宏市长,你放心,以后我保证再也不会让你看到这样的照片了。”

    梁健办公室里,陈辉还没有恢复正常上班。胡小英坐在梁健对面,把宏市长要让他担任综合一处处长的事情说了,颇出梁健意外。梁健笑道:“我还以为,宏市长不会再安排我重要岗位了呢!”

    胡小英说:“不管如何,宏市长还是很爱才、很惜才的。所以,只要你好好干,就会有平台。”梁健说:“我希望这次,不是因为你帮我去求情的缘故。”

    胡小英说:“这次真的和我没有关系。完全是因为你自身的表现。你在处理宏市长公子宏畅时的做法很好。包括,没有让陈辉出来……”梁健知道,自己对于陈辉似乎残酷了一点,但也是必须的,看来胡小英是理解自己的。

    胡小英又把照片递给了梁健。梁健看了眼,又抬头看看胡小英:“这是宏市长给你的?”胡小英点了点头:“看来,有人一直惦记着我们。”梁健不说话。

    胡小英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如果我们不跨越雷池,就不会有事。”

    梁健前几天就已经想过,跟胡小英的关系,应该止步了。如果他们继续下去,对谁都不会是一件好事,最终肯定会以悲剧收场,他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他和胡小英的相遇也不应该如此的结束。为此,胡小英这么说时,他也已经能够接受,胡小英的意思,也等于是两个人的交往必须守好那条底线。

    梁健把这张照片还给胡小英。

    胡小英左手拿着照片,右手拿起了梁健桌上的剪刀,将照片从中间裁成了两半。他将照片中梁健的一半,塞进了自己包里,将自己一半给了梁健,她说:“人家那么费心的拍了照片,我们总不能浪费,作个纪念吧。”

    梁健心想,也只有这样是最好的。按照中层上岗的程序,梁健和其他几人都上台进行了演讲,表了态,然后由大家投票。与会人员,都已经知道,提拔梁健是宏市长的意思,既然已经定了,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于是大家也没人反对。

    陈辉坐在最后一排,那次进派出所的事情,在他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他还没有恢复过来。按照治安处罚条例,单单一条殴打民警,就足够他吃一壶的了,何况他自己还承认了是嫖娼,不开除才怪呢!

    但是,宏市长也不想做得太绝,怎么说,陈辉也算是老实的,所以让肖开福跟公安上进行了对接,将嫖娼这条给消掉了,但他的副处长位置要不要免去,还没完全确定下来,需要党组再根据有关法律规定,进行研究。

    陈辉也彻底意识到,根据目前的情况,他已经无法再跟梁健抗衡,梁健处长的位置一坐定,他就没什么希望了。有时候,死心反而让人更加安心。既然没有希望,陈辉反而踏实了,只要保留住副处长这个位置他也已经心满意足了。

    但他的副处长位置,到底能不能保住,还是一个问题。他整天在办公室愁眉不展,有种我为鱼肉、任人宰割的感觉。

    任命梁健的文件下发后,陈辉抬起了脑袋,对梁健说:“梁处长,从今天起,我就在你的领导之下了。我这人没别的好处,但我对领导一直都是忠心耿耿的,我希望梁处长能够帮我替领导说句话,我会永远记得梁处长的好处的。”

    梁健没有当场表态。

    过后,梁健来到了秘书长和每个副秘书长的办公室,一方面是作为新上任的处长,他去表示感谢,另一方面,他也替陈辉求了情,希望保留陈辉副处长的位置。大家都知道,之前,陈辉和梁健之间有些龃龉,没想到梁健还能为他求情,这更体现了梁健心胸开阔,市府办的领导更加觉得,梁健担任处长一职是完全适合的。

    同时,他们也知道这次陈辉是作了替罪羊,既然有人求情,他们也乐得做个好人,不再为难陈辉。

    得知自己不会被免职的当天,陈辉携同老婆,晚上敲响了梁健家的门,给他送来了一盒冬虫夏草,是补身子的。陈辉说,以后在梁处长手下做事情,不管多苦多累,我都心甘情愿,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

    梁健也客客气气接待了他们。

    刚送走了陈辉夫妻,就收到了一条祁芸的短信:“恭喜你了。晚上有空出来喝茶吗?”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