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74.第276章平安之夜

《官场局中局》 274.第276章平安之夜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镜州这座江南小城的平安夜,也自有氛围。 虽然没有下雪,街头银色灯光装扮出一番银装素裹的形象,很多服装店、餐饮店和咖啡馆都以圣诞老人和HAPPYNEWYEAR,烘托出了节日的热烈氛围。

    宏市长的车子行驶得很是安静。外面街头的喧闹都被车子良好的隔音挡在外面。外面愉快的节日氛围,并没有影响到宏市长不发一声的沉思。

    梁健知道,谭书记在市委常委会上,拒绝担任北部新城建设领导小组组长,出乎宏市长的意外。对宏市长来说,他是主动将潜在的功劳双手奉上,谭书记却不接受。难道谭书记,真的高风亮节,不喜欢占人便宜?这不太可能啊!

    有些混乱的宏市长,瞧着车窗外被装扮得火树银花的街道,随口问了一句梁健:“谭书记不愿担任这个组长,你是怎么看的?”

    梁健说:“我想,多一个位置就多一份责任吧,谭书记也许不想承担这个责任。”这句话潜在的意思是,北部新城建设领导小组组长要承担的责任很重。

    宏市长几乎自言自语道:“位置越高,责任也越大。但不管怎么说,北部新城建设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不管遇上什么困难,都必须往前推进。只有这样才对得起省委省政府的重视,对得起长湖区当地老百姓的支持,才对得起一直以来为这项工作付出努力和心血的同志们。”

    梁健体会到了宏市长对于北部新城建设的极端重视,北部新城已经初见形象,如果真就这么半途而废,就是一个半拉子工程,那简直可以算是伤天害理的事情,对上对下都是极不负责任的。如果,谭书记能够担任这个组长,即便功绩真的归谭震林,对宏市长来说尽管不公平,但对长湖区和镜州市的经济发展,无疑是一大贡献。

    可如今谭震林不支持北部新城建设,总归让人有悬着一块石头的感觉,或者一辆车少了一个轮子,还真不知什么时候会绊一跤。但这些忧虑,梁健是无法对宏市长说的,至少在今天这个日子是不能说的。

    今天是平安夜,宏市长在皇家酒店还有一个应酬。梁健不希望自己的忧虑,影响了宏市长赴宴的好心情。

    车子在皇家酒店门口停下。梁健问宏市长,要不要送他上去?宏市长说不用了,今天是平安夜,该回家回家,该活动活动吧,我们也赶赶时髦,过过西方人的节日。

    看来,宏市长这时已经调整了心态,常委会上引起的不快,已经稍稍缓和了。梁健心想,有时及时行乐也是要的,否则领导干部没有减压和宣泄的渠道,早晚也得得神经病。

    一般情况下,秘书都要看着领导完全进了宾馆,才会离开。这次,梁健也不例外,让驾驶员小刘稍稍等一会。

    皇家酒店是旋转门。宏市长进入了旋转门。梁健正要收回目光,忽然一个人影闪了出来。

    梁健透过旋转门的茶色玻璃,却仍旧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这个人。这人快步过来,躬着身子,伸出了双手,紧紧握住了宏市长的手。宏市长点了下头,表示问候。那人就松开了宏市长的手,做出了这边请的手势,在前面引导宏市长往里面走去。

    梁健很不愿承认,这人竟然是长湖区区长周其同。因此,他还故意揉了揉眼睛,但透过干净透明的茶色玻璃,视线依然清楚,这人的确就是周其同。

    梁健又想起那次,胡小英去中央党校培训期间,周其同到市政府拜访宏市长。当时宏市长告诉梁健,别跟胡小英说。

    如今,宏市长竟然去赴周其同的宴会。梁健有些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了。他本人对周其同的印象很不好。也许领导对周其同并没有这么反感。一个市长去赴区长的宴会,上级赴下级邀请的宴会,也没什么说不过去。

    问题是,今天是平安夜。这也算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在这个日子宏市长去赴周其同的宴会,其中就有些特别的含义了。

    “梁秘书,我们可以走了吗?”司机小刘问道。梁健看宏市长和周其同已经消失在视野里,他刚才犹豫要不要去里面看个究竟,但一想,这么做算什么?难道是跟踪领导吗?很不妥,于是他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说道:“走吧。”

    小刘开动了汽车,问道:“梁秘书,你去哪里?”梁健脑袋里一片茫然,在这样一个到处都很热闹的日子,他竟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要在一年前,他肯定早就做好了安排。担任秘书后,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以前的那些朋友朱怀遇、唐磊、宋城他们也多次邀请过他,但他都回绝了。渐渐地,他们也习惯了他的缺席,也就慢慢地少了联系。平时,梁健倒是忙着,也没觉得什么,可遇上了这种节日,被问的此时此刻,梁健心里还真有种空落落。

    梁健问道:“小刘,你去哪里?”小刘呵呵笑道:“我去市中心人民广场,今天那边的咖啡馆里有个诗人聚会。”小刘还是那么执着于诗歌,尽管梁健觉得如今这个时代写诗已经有些好笑,对于小刘的执着精神,他还是很佩服的。

    于是他就信口说:“小刘,你的诗歌发表过吗?”小刘说:“镜州市一些刊物上发表过,再高级别的刊物就没有了。如今发表诗歌,也都要靠关系的。”

    梁健知道,如今的文坛讲究关系,比官场有过之而无不及,名不见经传的,真想要发表一个作品,谈何容易,除非你愿意一掷千金,那么在诗刊等刊物上给你一个版面也没关系。看着小刘的这股热情,梁健想起了忘年交柯平,就说:“你想不想在《江中文学》上发表诗歌?”

    听梁健这么说,小刘几乎是浑身一震,方向盘都狠狠偏了一下,他转过脸来盯着梁健:“梁秘书,你在《江中文学》有认识的人?”梁健说:“我去问问,如果可以的话,帮你推荐推荐。”小刘兴奋地说:“梁秘书,如果你能帮我在《江中文学》发一组诗,我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小刘一直转过头来,兴奋地跟梁健说话,前面正有一辆车朝他们鸣喇叭。梁健赶紧道:“看路,看路。”

    小刘看前面时,赶紧打了方向,才免去了一场车祸。梁健说:“开车时,还是少说诗歌比较好。”小刘说:“是啊,是啊,梁秘书说的是,我记住了。那,在《江中文学》发诗歌的事情,就拜托梁秘书了。”

    梁健说:“好说。你要去人民广场,那就把我也放在那里吧。”小刘说:“你今天没有活动?”梁健说:“有什么活动啊!”小刘说:“梁秘书,我跟你说,当秘书是一个职业,但你不能把自己所有的朋友和爱好都丢了,否则当你回过头来,需要朋友和爱好的时候,想找也找不回了!”

    梁健下了车,看了看周边辉煌的灯火和浓郁的圣诞氛围,自己倒有种局外人的感觉了。小刘那句话,却在耳边回响:

    当秘书是一个职业,但你不能把自己所有的朋友和爱好都丢了,否则当你回过头来,需要朋友和爱好的时候,想找也找不回了!

    没想到一个司机能说出这样的话……

    正这么想着,身后就响起了“滴滴”的喇叭声。梁健还以为自己占了别人的道,可一看,自己已经走在了路的最边上,怎么还有人朝他摁喇叭,这也太不地道了吧?不过,梁健这会,没有心情跟别人较劲,就停下了脚步,等着别人过去。

    可后面的车并没有超过去。梁健就继续往前走。可没走几步,后面的车又“滴滴”响起了喇叭声。

    梁健心中暗骂,这辆车到底咋回事!不去管它,继续走自己的路,人家肯定也不敢撞他。

    身后的车,却慢慢开上来,又“滴滴”两声。

    梁健转过脑袋,本想投去愤怒的目光,可摇下的车窗内,驾驶室上,坐着一个漂亮女人,头发很好看的盘于脑后,很时新的发型,身穿白色裘皮大衣,眼睑上淡淡的眼晕闪着光。这一切的打扮,都与几年前见过的她,与众不同,差点让梁健认不出这就是莫菲菲。

    梁健还注意到这车竟是奔驰300。梁健摇了摇脑袋,朝车内的莫菲菲笑笑。

    莫菲菲对梁健眨了下眼睛,说:“还不上车?”

    梁健左右看看,也没什么人,打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室。

    莫菲菲不看梁健,直接一脚油门,朝前驶去,嘴里说道:“没想到,梁大秘书,平安夜却没有活动?”梁健扭过了头,看着略施脂粉的莫菲菲,倔强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活动呢?”

    莫菲菲也朝梁健瞟了一眼,眼神比以前多了一丝犀利:“你有活动吗?我可是从你出市政府就跟着了啊,你去了皇家酒店没有下车,到了人民广场被放下来,之后就一直在徜徉,有活动的人,可不该是这个样子吧?”

    没想到,莫菲菲一直跟着自己,梁健笑道:“你改行做私家侦探了吗?一直跟踪我!”莫菲菲说:“偶尔做一次。”

    梁健又看了看莫菲菲的衣着打扮,再瞧瞧这辆起码六十万的高档轿车,问道:“你发财了吗?”莫菲菲说:“你以为穿裘皮、开豪车,就是发财吗?很多人都是背着一屁股的债。”梁健说:“我希望你不属于这类人。”

    莫菲菲说:“我是不属于这类人。我听说,这两年,你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梁健说:“我想你应该也是吧。怎么想到,今天找我了?”莫菲菲道:“你还记不记得,在十面镇的时候,我向你借钱,并承诺说,等我赚到了钱,我要请你吃一顿大餐?”

    很多十面镇的事情,梁健都已经忘到了九霄云外,但莫菲菲的这句话,梁健还是记得的:“当然。”

    莫菲菲说:“今天,我就是来请你吃大餐的。”梁健说:“这说明,你已经赚了大钱了?”莫菲菲说:“不能说赚了大钱,但足够请你吃一顿大餐。”听说,莫菲菲混得不错,梁健心情大好,就说:“正好,我今天中午都没好好吃饭,可以好好的吃你一顿了!”

    莫菲菲一脚油门,奔驰车就向前窜了出去。

    双半月酒店是镜州市新建的五星级酒店,酒店的形状有如两个半月,遥遥相望,目前是镜州市最高建筑。在半月酒店顶层,是一个旋转餐厅。餐厅按照一定的速度缓慢旋转,让顾客可以一边吃饭,一边欣赏优美的江南小城之夜。

    目前旋转餐厅,还只对少部分会员开放,以确保餐厅的档次和规格。其实,即使它不采取会员制,恐怕能来这里吃饭的也就这么一小批人。因为,这里的两人套餐都是两千元起的,这样的天价,足以将一般的食客挡在门外。

    今晚是平安夜,如果按照一般西餐厅价格要翻倍的定律,这里的消费更是唬人了。梁健想,这顿饭估计得要自己一个月的工资。

    莫菲菲却毫不在意。她在服务员的介绍下点了菜,然后让梁健过目,看是否喜欢。梁健草草看了眼,上面的名字真是琳琅满目,他都看不懂是啥玩意,就说:“反正是第一次来,吃吃看再说。”

    莫菲菲呷了一口柠檬水问:“没来过?”梁健说:“托你的福,今天是第一次来。”莫菲菲说:“你是市长秘书,这种地方都没有来过?”

    梁健说:“你以为市长秘书就什么地方都去过啊?这个地方消费这么吓人,即使是大官也不大好意思来。”莫菲菲说:“恐怕你们去的是更高档的场所。”梁健说:“比这更高档的地方肯定有,只是我还没有去过。”莫菲菲笑说:“你有机会。”

    梁健说:“快跟我讲讲吧,你这两年过得如何?”莫菲菲说:“过得如何,你不是已经看见了吗?”梁健说:“牛掰了啊,你的意思就是你过得很好。”莫菲菲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终于没有把你借我的那三十来万,搞得血本无归。”

    梁健说:“这就好。”莫菲菲说:“你前些天,打了我两次电话,是要我还钱吧?”梁健没想到莫菲菲问得这么直接,本想客气一声,说不是,但后来想,自己目前手头紧,父母又要过来,还是别打肿脸充胖子比较好,就直言道:“我父母要来镜州安家,所以,手头有些紧。”

    莫菲菲说:“那些天,我正有些烦心事,所以,没回你电话。现在这事,基本已经解决了。心情好了,我想是时候把钱还你了。”梁健有些不大好意思了:“那倒还没有这么急。”

    莫菲菲道:“已经借了你这么多年了,再不还,就是我不够意思了。这样吧,任你挑选,你是要房子,还是要现金?”

    梁健本来就需要买个房子,这样父母过来才能安家落户,然而那三十万元,也买不了多少平米的房子,梁健说:“我只借给你三十万,这点钱,也只能买四十来个平方。如今镜州市的房间都已经快涨到九千了。”

    莫菲菲说:“市面上的房价,你不用管。如果你要房子,我可以给你一套一百二十平的房子,还是精装的。”

    梁健难以置信:“一百二十平?这也太便宜了吧!我给你的可是三十万!”莫菲菲笑说:“你借给我的时候,是三十四万,可我借了这么长时间,总还得还点利息吧?”梁健说:“那也不行,这利息也未免太高了!”

    莫菲菲道:“外头比这利息更高的多得是啊!梁健,你是不是真需要房子?”梁健点了点头:“说实话,我的确需要房子,我现在住的房子是租的。我父母要过来,我总不能一直让他们住在租的房子里。只是,你给出的条件太多优惠,我不敢接受。”

    莫菲菲笑了:“如果你真需要,那就这么定了。明天我就把钥匙给你送来。哦对了,忘了告诉你,楼盘是金城国际。地理位置还可以吧?”金城国际是离市中心不远的一个楼盘,这地方原本是一所丝绸工业学校,地理位置不错、交通很方便、周围配套很好,是一个好楼盘。

    梁健说:“楼盘绝对是个好楼盘,可你给我的价格太便宜了。我不敢接受。你知道我是一个公务员,以如此低于市场价的价格买一套房子,很容易出问题。”

    莫菲菲笑道:“梁健,你也想太多了。跟你说吧,你并没有以低于市场价购买,这是你借我钱的分红所得。如果没有当初你给我的钱,作为启动资金,我又怎么可能有今天,我还不是在十面镇当一个小大学生村官,任人吆来喝去?你觉得,你使我得到的这种转变,是可以用金钱衡量的吗?”

    这的确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何况,梁健目前是真的需要一套房子。梁健转念想到:“你看这样行不,房子还是按照市场价来,然后,我每年把房子的余款付给你?”

    莫菲菲说:“几年不见,没想到你变得这么小心谨慎了啊!”

    梁健是比以前谨慎了,在长湖区委组织部时,因为表妹蔡芬芬的红酒分红款,被区纪委没日没夜整的记忆,已经融入了梁健的血液,使得他在钱的问题上,再也不敢粗心大意,也不敢抱有侥幸心理。

    梁健说:“总之我不能多拿你的。”

    莫菲菲笑着朝梁健眨眼睛,她那淡淡的眼影,一闪一闪:“真是拿你没办法。”内心里,莫菲菲很佩服梁健对金钱的较真。这几年在商界打拼,莫菲菲见过无数男人,眼中只看到铜板的不在少数,像梁健这样,不想多拿别人一分钱的人,还真是越来越少了。

    莫菲菲非常欣慰,眼前的这个梁健,内心其实跟在十面镇时一样,没有什么变化。

    菜陆续上来了。莫菲菲说:“房子的事情,我们就说到这里,现在我们还是看看风景、吃吃东西吧?别浪费了这么好的视野,这么美妙的辰光!”

    旋转餐厅缓缓地转动着,餐厅中播放着舒缓优雅的音乐,整个镜州市的夜景都在眼皮底下,梁健感叹的唯有“奢侈”两字。有时候,“奢侈”也是好的,就看跟谁在一起“奢侈”了。只要奢侈不是一种生活习惯,而是一种偶然的体验,就不会造成太大的破坏性。

    梁健说:“跟我说说你的发迹史吧?”莫菲菲拿起酒杯,跟梁健的杯子碰了碰,说:“还是,让我把仅有的那点神秘感,慢慢说给你听吧。他们说,一个女人只有留着神秘,男人才会感兴趣,否则就会马上失去兴趣了。”

    这个莫菲菲,跟以前一样,还是时不时会说出一两句经典的话来。的确,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兴趣,很大程度上是对未知领域的探寻。可莫菲菲对他说这种话,好像有点搞错对象了吧。

    梁健就有种调笑的心思:“难道你想让我对你感兴趣啊?”莫菲菲说:“怎么了?害怕啦?”

    梁健瞧着莫菲菲盯着自己的漂亮眼睛,闪忽闪忽的,梁健猛然记起了好久之前的事情。那次莫菲菲还在十面镇,她搭自己的车回去,梁健问她去镜州是不是相亲……

    “跟你相啊?”莫菲菲还是那么一副主动挑逗的嘴脸。

    “跟我‘香’就跟我‘香’,来给我‘香’一个。”梁健倒不是真对莫菲菲有非分之想,只是跟她闹惯了,觉得这姑娘闹得起,就这么玩着。

    “我还怕你!”莫菲菲薄薄的嘴唇迎了上来。

    梁健没想到莫菲菲玩真的,赶紧将脑袋往一边躲,然后,“砰”地一下撞上了窗玻璃,才躲避了莫菲菲这“神来之吻”……

    那个场景涌入记忆之中,梁健看着如今莫菲菲瞅着自己的目光,真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只不过环境变了,两个人的地位变了,但内在似乎还有某种东西没有变。可梁健不敢去触碰这个东西。就说:“害怕。你现在可是一大财主了,我可不敢感兴趣!”

    莫菲菲朝梁健横了一眼:“你这人!”

    梁健问道:“那我今天就了解一点点,你现在还是在镜北房产公司?”莫菲菲点了点头:“没错啊!你知道这个双半月酒店,是哪家公司投资建造的吗?”梁健说:“镜北房产?”莫菲菲点了点头:“我们公司的中层在这里都有会员卡,可以打折。否则我还真舍不得在这里请你呢。”

    梁健笑了笑道:“原来你可以打折啊,那我今天可要放开吃了!”莫菲菲说:“我都没看你怎么吃嘛!来一块至尊牛肉吧。”

    这是一种切的有如稍大的酱丁一般的小块牛肉,放入嘴中又鲜嫩,又有韧劲,口感非常好。梁健已经吃过一块,非常好。这时莫菲菲用自己的筷子,夹起一块,送到梁健面前。

    看到莫菲菲竟然要喂自己吃,梁健摇了摇头,说:“我自己来。”

    莫菲菲望住梁健说:“就给我一次机会吧,对于你以前给我的帮助,我就不另行感谢了。”梁健听她如此说,若再扭捏,倒显得自己小气了,就张大了嘴巴,让莫菲菲将小牛肉块送进了嘴巴。

    仿佛感觉光线一闪,低低的“咔嚓”声。梁健迅速转过脸,只见一个他非常不愿意看到的人,竟然给他和莫菲菲刚才的亲昵动作照了个相。

    这人是市委书记谭震林的秘书金超。上次,在高速公路入口迎接省委马超群副书记时,梁健见过金超,那次之后,就一直忙忙碌碌,没见过金超的面,或许见到了也忙着根本没有注意。

    在这个旋转餐厅见到金超,梁健倒是有些意外。让他更加意外的是,金超竟然用手机偷拍他和莫菲菲。对于金超这样的举动,梁健多留了一个心眼,不能有任何把柄落在他那里。

    这次他用手机偷拍了照片,肯定又别有用意。金超拍好了照片,装作只是拍了一张风景照,准备走人,对梁健视而不见。

    梁健不能允许他就这么拍了自己的照片走人,赶上去,拦住了金超:“金秘书你好。”他甚至伸出了手去,意思是跟金超握手。

    金超看了看梁健的手,并没有伸出手来,只道:“吆,梁健啊,今天也在旋转餐厅啊!刚才没看到你,真是不好意思啊!”

    金超明显是在装蒜,梁健冷笑了一声道:“金秘书,看来眼睛还是挺高啊,刚才你给我们拍了照片,竟然还没有见到我啊!”

    金超面露不悦地朝自己的手机看了眼,又无赖地笑笑说:“不好意思,梁健你想多了吧,我刚才只是觉得,旋转餐厅风景不错,所以,拍了一张照片,怎么可能拍到你呢!”

    梁健不愿罢休:“有没有拍,只要让我看一看就行了,如果没有拍,那我马上走人。”

    金超显然是拍了,心虚嘴硬:“梁健,你没有权力要求我给你看我的手机吧!”说着就要走人。

    梁健感觉这家伙很是无赖,如果这时候跟他扭打起来,又十分难看。正在为难之际,只听到莫菲菲的声音道“这位先生,请等一等。”

    金超对女人感兴趣,听到有女人叫自己,便转过身来。他刚一转身,只见莫菲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从金超手中抓过了手机,一下砸在了地板上,发出了惊人的“砰”“咔”的声音,手机便碎成了片儿。

    金超喊了起来:“你这个女人,干什么!”周边在餐厅用餐的人都好奇地看过来,服务员和领班瞧出了状况,也赶紧跑了过来。金超指着莫菲菲说:“你这个女人,你脑子有病吧?干嘛砸我的手机?”

    手机的碎片溅得东一块,西一块,莫菲菲脸上只是放松地笑着:“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帮你捡起来。”说着蹲下身子替金超捡拾手机的碎片。

    周边有一个服务员见情急,拿着一扎鲜榨果汁就过来了。莫菲菲拿着捡起的碎片,说:“反正也没用了,我还是陪你一个新的吧。”说着,不由分说将碎片投入了服务员端着的鲜榨果汁当中。

    服务员见势,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金超怒目而视,气急败坏地骂道:“你这个女人,你完全是故意的,你,你简直不可理喻,我要叫公安!”

    “怎么啦?”又一个女人小步跑了过来,声音里颇有些焦急。梁健一眼便认出了,这是好久不见的阮珏。

    原来今天阮珏和金超也来这里共度平安夜。梁健对阮珏微点了点头,阮珏忽然有些羞涩地回以点头,仿佛是想起了什么害羞的事情。梁健心想,难道是想起了那晚在电影院她替自己做的事情?

    莫菲菲看到阮珏来了,忽然虎着脸道:“我故意怎么了?这是你新交的女朋友吗?你和我的事情还没玩呢,你又交了女朋友,你还要不要脸!”

    没想到莫菲菲忽然说出这样的话来,绯闻总是最能引起人兴趣的,一旁餐桌上的人都看起了好戏,有些人干脆说“原来是三角恋啊”、“这男人脚踏两只船”……阮珏也将信将疑地看着金超,问道“金超,真是这样吗?”

    金超气愤得说不出话来:“今天算是碰上疯狗了!我们走!”金超是担心自己身为市委书记秘书,在这里与人闹,说不定会惹出麻烦,没办法向领导交待,心想还是溜之大吉为好。

    金超拉着阮珏走了,阮珏又回首看了一眼梁健,目光中有某种温润的东西一闪而过。

    莫菲菲忽然从皮夹里摸出一叠钱,递给服务员:“这是手机的补偿,你帮我追上去给那个男人吧,我是很负责任的!”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再吃下去,也已经没了兴致。两人匆匆填饱了肚子,也下了旋转餐厅。在电梯中,莫菲菲笑道:“刚才那个被我摔手机的男人,她的女朋友好像对你有意思唉!”

    梁健一愣,对莫菲菲说:“你瞎说什么啊!”莫菲菲说:“你别担心,我不会吃醋的!”梁健笑道:“这哪跟哪啊,你当然不会吃醋!”莫菲菲却又说道:“那可不一定。”

    梁健瞧了眼莫菲菲,她直视自己,梁健不敢接招,说:“你现在出手还真够重的。”莫菲菲说:“这要看什么人了。对有些人,你还真该出手重一点。”

    梁健说:“你知道,刚才那个男人是谁吗?”莫菲菲说:“不知道,谁啊?”梁健说:“现任市委书记的秘书,金超!”莫菲菲瞪大了眼睛:“难不成,我为了你,得罪了镜州市一把手的秘书?”梁健点了点头。

    莫菲菲假装担忧地说:“你会罩着我的吧?不会让他报复我的吧?”梁健说:“也许我会吧!”莫菲菲说:“必须的。”

    平安夜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是圣诞节。可惜中国的圣诞节是不放假的。非但不放假,工作比平常的日子,似乎还要更忙一些。

    离两会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市长宏叙要求梁健通知一部分领导干部,要单独听听他们对于政府工作报告的征求意见稿。

    政府工作报告的征求意见稿,在几天之间就已经下发给了县区政府和有关部门。宏市长也已亲自审阅了稿件。

    对此次的政府工作报告,宏市长似乎比以往都要重视,真可谓是几易其稿。机关里有句顺口溜是,一稿二稿不算稿、三稿四稿是初稿,五稿六稿还要搞,七稿八稿推倒重搞。一个好的稿子,就是这么炼成的。机关里的稿子,完全是集体创作,也可以说是集中了民智,不,应该是集中了“官智”。但也因为是集体创作,冠名的其实只能是主要领导,其他的名字都忽略不计,大家都是打工的。

    为此,很多部门在写稿子上并不乐衷,只是敷衍了事,所以要形成一篇高质量的稿子,就必须后期进行不断的打磨。这也是为什么宏市长要特别听听一把手意见的原因。

    宏市长在一张便签纸上,列出了几个主要领导的名字。让梁健很是意外的是,在列出的长湖区领导里,竟然不是长湖区委书记胡小英,而是长湖区区长周其同。

    梁健想起,平安夜看到宏市长同周其同一起晚餐,今天又让周其同来商量政府工作报告,宏市长和周其同的交往怎么突然变得如此过密?

    难道宏市长,对周其同的信任已经超过了胡小英?这怎么可能?就他所知,胡小英和宏市长之间,并非那种一般的上下级关系,怎么可能轻易被周其同所取代!

    这不得不引起他的注意了。梁健心想,不管这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必须找个机会,提醒一下胡小英。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