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81.第285章完美跟踪

《官场局中局》 281.第285章完美跟踪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梁健当然并不是不懂其中的风险,但好奇心驱使他跟了上去。

    在路上,区委书记胡小英打了电话过来:“已经下班了吗?”梁健说:“下班了。”

    胡小英说:“可以过来了,我让康丽准备饭菜。”梁健说:“你们先吃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做。”

    梁健本想对胡小英说,他正在跟踪宏市长的车。但是,他担心一说,会让胡小英担心,就干脆省略了这话。

    胡小英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没有追问,只说了两个字:“等你。”

    梁健的心里感到一丝温馨。

    梁健跟踪宏市长,开的是自己的车。梁健没有特意对宏市长司机小刘说起过自己开的是什么车,但是梁健知道,这些驾驶员鬼灵精得很,他们一空下来,就在探听领导和领导身边人的**。所以,梁健也没有抱侥幸心理,认为小刘一定不知道他开的是什么车。

    所以,梁健非常注意,一直远远地跟着,不让小刘注意到他跟在后面。

    然而,驾驶员小刘还是注意到了。小刘做驾驶员已经十来年了,由于是市政府领导的驾驶员,身上的压力自与其他驾驶员不同,因此也多了一份警觉。

    他开车的时候,会经常从后视镜中,看看有没异常,尽管一般时候都没什么事情,但这就是小刘的习惯。

    车子向着镜湖边的度假酒店驶去。这是一家四星级园林酒店。这家酒店虽然是四星,但由于镜州市地处江南,这地方的人,细腻、精致,虽然是四星级,服务档次和周边环境已经达到了五星级。

    起初,小刘没觉得异样,但就在车子行驶进入园林酒店时,小刘瞥见几十米开外,有辆车紧紧跟着。小刘当过侦察兵,视力一直不错,一下子就发现了这是宏市长秘书梁健的车子。

    小刘顿时心里犯嘀咕了,今天宏市长没让梁健一起来,梁健却自己跟了过来,这到底什么情况?

    这么想着,小刘就想提醒宏市长,梁健在后面的车子里,可话到嘴边,小刘还是忍住了,他想到,他还有一个忙需要梁健帮呢!有些话,还是先不说比较好。

    专车在园林酒店大堂门厅停了下来,宏市长刚下车,就有一个婷婷袅袅的可人儿迎了上来。

    在十来米外停车场上,梁健看得清清楚楚,这个女人就是孔雀舞演员常月。常月天生丽质,又打扮的花枝招展,尽管远看,也让人怦然心动。梁健心中不由赞叹,常月的确是一个尤物。

    女人尤物的另一面,就是危险。梁健警觉地想,宏市长在没有告诉梁健的情况下,来会常月,难道真的对常月有意思?梁健又想起,大家关于宏市长和胡小英的传闻,不知胡小英知道宏市长跟常月在一起,会是什么滋味!

    官场的男女关系,就跟官场的权力关系一样错综复杂。

    大厅中人影一晃,梁健的目光又被吸引了过去。梁健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人,但那人的确正是区长周其同。

    梁健心里顿感不是滋味,宏市长竟然瞒着他和胡小英,跟周其同和常月一起吃晚饭。这不等于说,宏市长对周其同和常月的信任已经超过了胡小英和他吗?

    仔细回想,周其同这么迅速又这么有力的对接上宏市长,大部分功劳可能是拜常月的美色所赐。在官场,美女永远都是稀缺资源,连宏市长这样平时一直都比较克制的官员都不能幸免。

    下一步该怎么办,梁健还没有想好,留在园林酒店,已经毫无意义。还是,先去七星岛吃个晚饭再说吧。

    梁健重新启动汽车,打转方向,准备离开。忽然玻璃窗上,有人“笃笃”敲了几下。

    梁健被吓得不轻,转过脸来,发现敲他车窗的竟然是驾驶员小刘,梁健更是一阵慌神。小刘正在窗外朝梁健笑着,梁健脑袋飞速旋转,想要找到一个合理的借口。

    梁健瞥到车子里有一本《江南诗刊》,这是有一次自己的诗人朋友柯平送给他的,他看了几首,一直扔在副驾驶车门的置物槽内。梁健赶紧拽出诗刊,打开了车门。

    小刘朝梁健笑着道:“梁秘书,你怎么过来了?还自己开车来?刚才,我从后视镜里看到后面跟着一辆车,隐隐约约感觉是你,没想到还真是。”

    梁健此刻已经淡定了,冲着小刘说:“这本诗刊给你,你上次不是说想要在《镜州诗刊》上发诗歌吗?这本《江南诗刊》可比《镜州诗刊》高一个档次呢!”

    小刘看着梁健,张大了嘴巴,有点不敢相信:“你是说,我可以在这本《江南诗刊》上发表诗歌?”

    梁健还不知道小刘的诗能不能发上去,但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他也就只有硬着头皮上了,说道:“昨天,有个朋友来,正好是《江南诗刊》编辑的兄弟,他说要发诗歌什么的,一句话的事情。先前忘记告诉你了,等你开动了车子,我才想起来,就追上来了!”

    驾驶员小刘被感动了,原本他还以为梁健跟在后面,有什么图谋呢,竟然是为了把《江南诗刊》给他。小刘顿时感觉梁健这人实在是太实诚了,不过他又有些怀疑:“反正明天我们都到单位的,干嘛这么急啊?”

    梁健早就已经准备好托词:“我朋友问了下他《江南诗刊》的兄弟,说正好明天要排这个月的月刊,如果今天晚上你能够准备好,明天一早把诗稿发过去,下个月就能在刊物上见到了!”

    小刘一听就更加激动了,说道:“原来这样啊,那太好了,晚上送宏市长回家后,我立马到家里把诗稿整理好,到时候发在你邮箱里!”

    梁健说:“好啊,我的电子邮箱,呆会我用短信发给你!”小刘握着梁健的手说:“梁秘书,你可是帮了我大忙了。原本在《镜州诗刊》上发表一首诗歌,是我最高的理想了,如今你帮我在《江南诗刊》上发表诗歌,那简直就是硬生生把我的理想,拔高了一个档次啊!”

    梁健说:“别客气,我们都是兄弟!”

    小刘说:“以后我叫你大哥!”梁健说:“那可别,在年龄上你比我大,以后我们私下里,就称兄弟行了!”

    小刘兴奋劲还没过去,说道:“行啊!”

    梁健转念一想,又关照道:“今天,我特意来园林酒店,推荐你上《江南诗刊》的事情,最好别让宏市长知道了,否则宏市长肯定以为我不务正业了!”

    小刘行了一个军礼:“这点政治敏感性我还是有的,请梁秘书放心。宏市长也会觉得我不务正业的,毕竟我只是一个司机,对于宏市长来说,我只要开好车就行了,其他的宏市长不关心,他肯定认为我在其他方面的事情越少越好。所以,你也要替我向宏市长保密啊!别说我一直在写什么诗歌!”

    梁健说:“当然,当然。”

    小刘说:“这是我们之间的一个秘密!”

    梁健心里都笑开了,看来这个小刘也有所顾忌,这样一来梁健倒是安心了,这样一来,小刘肯定不会把他今天跟踪宏市长到园林度假酒店的事情说出去了!

    梁健开车离开时,瞧见驾驶员小刘还站在原地朝他挥手。

    自己跟踪领导的事情,倒是摆平了,梁健有把握,小刘是不会说了。接下去,倒是有个棘手的问题摆在了面前,那就是,让小刘在《江南诗刊》发表诗歌的事情。

    其实,梁健根本就不认识什么《江南诗刊》编辑的兄弟,《江南诗刊》毕竟是省级刊物,他还没有路子一句话就能把这件事情摆平。

    犯愁的时候,梁健就想到了自己的忘年交柯平。这件事恐怕只有求他了。不过,他也很不好意思,毕竟,他与柯平之间的关系,是君子之交淡如水。

    如果这会他去求柯平,帮助宏市长的驾驶员发表诗歌,会不会让柯平觉得他要拍市长驾驶员的马屁,这个印象可不大好,会不会影响两人之间原本单纯的朋友关系呢?

    可是,梁健的确想不出别的人来帮忙了,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梁健把车子停在路边,拿起手机给柯平打电话。

    电话响了N下,却没有人接。梁健知道柯平的生活规律,日夜颠倒,这会也许还没有起床呢!就搁下了电话,开了车往七星岛去。

    到了七星岛,胡小英和七星岛老总康丽已经在一个雅间里等他,她们倒了些淡茶,正在聊天。见梁健进去,胡小英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康丽也朝梁健抚媚地一笑。

    梁健眼前一亮,今天的胡小英身穿一件贴身淡蓝薄羊绒衫,双峰在柔软的羊绒底下凸起来,形成一个特别勾人眼球的弧度。从脖子到胸口露出的雪白肌肤,更是十分诱人。

    梁健原本以为,被拆迁问题纠缠的胡小英,应该是一副焦头烂额的样子。他是真心看不得,女领导干部为政务憔悴不堪的样子,来时心里还隐隐有些担忧。

    此刻看到胡小英淡定、优雅、xing感的样子,他算是放心了,笑得也很放松。

    梁健坐下后,康丽给梁健倒水,梁健连说“我自己来”,康丽还是坚持给梁健倒水:“能给帅哥倒水,是我最快乐的事情。”梁健开玩笑道:“原来,康总也是‘吃长相’的啊!”

    康丽又朝梁健妩媚一笑道:“我‘吃长相’,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胡小英打趣道:“梁健,你可要小心了。如果我不在,康丽说不定就会把你吃了呢!”

    梁健还是第一次听胡小英这么打趣自己,平时跟女人说话也算八面玲珑,但面对胡小英,梁健就有些迟疑,不敢随口乱说。

    但是康丽把话头抢了过去道:“不蛮胡书记,我还真想某天,趁胡书记不在的日子,把梁健吃了呢。不知道胡书记你舍不舍得!”

    康丽这话说得这么暧昧,超乎梁健的意料之外。没想到胡小英却并不在意,笑道:“梁健又不是我的私人物品,如果他自己愿意,我没有任何理由反对啊!”

    康丽笑道:“那就好,从现在起,我就谋划拣个日子来吃梁健了!”

    梁健觉得这些话说得太离谱,就道:“今天是怎么回事,你们俩尽拿我开涮!我都快饿死了!”

    “对,对,都差点忘了!”康丽从位置上站起来,你们先聊聊,“我通知厨房给你们上菜!”

    康丽原本完全可以一个电话通知上菜的,但康丽就是康丽,开玩笑归开玩笑,懂规矩又特别懂规矩,她当然知道胡小英和梁健到这里来,一方面是来放松,另一方面,肯定是有正事要谈,为此,她必须给他俩留出单独呆在一起的时间和空间。

    雅间里只剩了梁健和胡小英两个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两人相互看了眼,梁健一下子竟有些恍惚,不知道该以哪个身份对待胡小英了。

    如果把胡小英看成区委书记,那么这个雅间营造的亲密氛围,就有些浪费了。但如果把胡小英单纯当作一个女人,那么亲密就会变成暧昧。

    说实话,如何“正确”对待胡小英,梁健还真是有些拿捏不准。他感觉自己是在冰面上走,虽然走得小心翼翼,但只要稍稍放松,说不定就会打滑,甚至可能会掉入冰冷的水里,再难爬起来!

    但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又哪里会有那么多的“正确”呢!

    反而还是胡小英最先开口:“今天来得这么晚,是被工作上的事情绊住了?”

    梁健不会隐瞒胡小英,就说:“不是。刚才我跟踪宏市长了。”

    听到梁健用了“跟踪”两字,胡小英吓了一跳,急问:“怎么说‘跟踪’啊?”

    梁健说:“就是‘跟踪’。今天,宏市长没有对我说,跟谁一同去吃晚饭。我就好奇心起,当宏市长的车子开了之后,我就一直跟在后面。”

    胡小英担忧地道:“梁健,你做了这么长一段时间的领导秘书了,应该清楚,跟踪领导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做的。否则,你这秘书很快会当到头的!”

    梁健答道:“我当然知道。但我感觉,宏市长这段时间跟往常有些不同,所以我非常想弄清楚。对于一个秘书来说,如果不了解领导的情况,其实也是一种失职啊,所以我就跟上去了。结果,你猜,我看到宏市长跟谁在一起吃饭吗?”

    梁健盯着胡小英的丹凤眼。

    胡小英乌黑的眼珠灵活闪动着,一会儿她开口了:“难道……是……周?”

    不需要说出整个名字,胡小英只要说到这个“周”字,两人都会意指的就是“周其同”。梁健点了点头。

    胡小英很有些纳闷了:“这个周其同,最近究竟有了什么大的本领了,竟然跟宏市长突然之间走得这么近了?”

    梁健说:“这个,我也发现了。”

    胡小英抬起圆润的下巴,瞧着梁健:“哦?”

    梁健说:“我跟踪到了园林度假酒店门口,发现迎接宏市长的是,周其同和常月。”

    “常月?”胡小英像是在自言自语:“那个舞蹈演员?”

    梁健点了点头。

    胡小英得到梁健的确认后,脸色顿时掠过一片阴翳。继而陷入了沉思。

    梁健不知道,此刻胡小英心里到底是何滋味?大家都传,胡小英和宏市长之间不同寻常的关系,是不是因为常月的出现而受到了挑战呢?

    梁健又道:“另外,你让我打听,宏市长是不是真的同意周区长去省里的事情,我也已经探听过了。宏市长说,他是同意了。”

    胡小英的脸色更是一沉。

    康丽重新回到雅间时,梁健和胡小英之间还是处在沉默的状态。康丽看出,刚才俩人肯定谈到了不愉快的事情。

    康丽对于客人的心理变化的敏感,就如一只蜜蜂敏感花的味道一样,她知道这时候最需要有人来打破这种沉默,使人可以从这种沉闷的氛围中脱身而出,暂时忘记那些不痛快的事情。

    排遣不快、营造快乐,是康丽对自己服务工作的一个最重要的定位。于是,康丽对雅间里的沉闷氛围视而不见,笑道:“今天,你们两位领导算是有口福了,我们这里刚进烤全羊,这种冰冷的天气,吃烤全羊再合适不过了!当然我们三个人肯定是吃不完的,我已经安排了跟隔壁包厢分一只。”

    听到康丽的欢快声调,犹如一缕阳光,把雅间里的阴翳给劈开了一丝缝隙。

    胡小英也想暂时忘却刚刚听说的那些不快的消息,就对康丽说:“今天我们喝你这里的米酒,吃烤全羊。”

    康丽故意打了个响指:“正点。喝米酒,吃羊肉,我们今天就大吃大喝一番吧!”

    梁健被这两个女人的豪爽劲影响,说:“好,大块吃羊肉,大碗喝米酒!”

    羊肉和米酒上来了,还有几盆蔬菜和水果,就是一顿豪放够劲的晚餐了。

    胡小英和康丽毕竟是女人,烤羊肉吃了几小块,就吃不下了。但是,米酒却连续喝了好多碗。

    这种米酒,是镜州地区农家自家酿制的米酒,每个冬天都有人用糯米发酵酿制。酒味味甘,容易下口,酒性缓慢,后发有力。很多酒场老手,都贪恋米酒入口的微甜,放松警惕,一连喝下几碗,最后必醉无疑。

    梁健也中过这种米酒的招,喝得时候就特别留意。但是两大美女,都喝得如此豪爽,他也不可能少了。

    喝酒就是讲氛围的,氛围好了,你自己也不肯少。梁健还有一个怪癖,也可以说是他的喝酒风格,那就是不喜欢弄虚作假。

    有人说,酒场如战场,在酒场上也同在战场上一样,兵不厌诈。于是各种套路和手段尽出,有些人就在白酒瓶里灌开水,敬你的时候还是当白酒喝;有些人喜欢手边放一块湿毛巾,一口白酒下去,用毛巾在嘴角一抹,白酒都给毛巾喝了;还有些人喜欢酒盅举得高高的,你以为他喝下去了,其实酒都在脖子往后一仰的当儿,越过肩膀往后倒了过去……

    如此种种,各种手段。但梁健喝酒的时候,却非常鄙视这种行为。也许是来自农村的一份憨厚,认为酒是粮食做的,浪费酒,就是浪费粮食。小时候在农村,看到农人喝酒,是把它当作一种享受,一种放松,一种欢乐的,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喝上酒,也并不是每天都能喝上酒,只有在快乐的时候、有红白喜事的时候,才能喝上酒。

    为此对于酒,梁健保存着一份与官场对待酒格格不入的敬畏。在其他地方,他也许会耍花招,但在酒上面,他硬是坚持了不浪费的底线。

    正是因为这条底线,有时候他也会喝多,会喝醉。但他乐意。如果一个人生活中,没有了任何的底线,那还叫人嘛!

    如今,跟胡小英和康丽在一起喝酒,梁健更加不会弄虚作假了。要知道,在镜州市,至少在长湖区,这两个女人,真的算得上是极品御姐了!

    胡小英是长湖区委书记,长湖区的一把手,在整个长湖区她的官最大了;康丽是长湖区的企业家,七星岛农庄名声在外,康丽也是不知多少长湖区头面上的男人想要一亲芳泽的对象。

    能够和这两位极品御姐在一起喝酒,说笑,梁健也觉得,这可能是自己前世修来的福分。虽然梁健以前是江中大学的高材生,但是,要知道在这个社会,没有机遇,没有地位,你是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的。为此,梁健有些感激地看看胡小英和康丽。

    胡小英和康丽都是很敏感的主,问他这会看人的目光,怎么有些怪怪的,有种说不出的东西呢?

    梁健也不隐瞒,把自己能够跟她们喝酒的高兴和快乐,告诉了她们。

    胡小英和康丽都笑了起来,康丽说:“既然喜欢跟我俩姐妹喝酒,以后,你只要有空就经常来。我也很荣幸能和你这样的帅弟喝酒呢!”

    胡小英被梁健这么一说,心下也是高兴,先前听说宏市长和常月一起吃饭的不快,一扫而空。人是需要慰藉的,有时候一句话,就能让人开心起来。胡小英突然提议说:“我和康丽都姐妹相称了,以后梁健,私下里,你就叫我们姐吧。”

    梁健这还是第一次听胡小英说出这样的提议,看来胡小英对梁健的感情又深了一分,他很开心地端起了酒杯,来敬她们:“那我就敬敬两位姐姐。”

    三个人又喝了一番酒。

    剩下的烤羊肉基本都给梁健一个人下了肚,胡小英和康丽更多是吃蔬菜和水果。

    三个人有说有笑,一直喝到十点多。

    胡小英今天的状态有些像是过山车,从不开心的谷底,到兴奋的山巅,她今天喝酒也就放开了,最后竟有些高了。

    康丽有些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提议,让胡小英住在这里,至少也有个照应。毕竟胡小英是单身,如果回到家里,酒喝多了,有众多的不方便。

    胡小英也接受了康丽的提议。康丽说,她们农庄在临水的地方,有一个套间,相当不错,大部分时候,都是康丽留着急用或自己住的,一般不对外开放。

    梁健也同意,让胡小英住下来。胡小英朝梁健看看,也就答应了。

    康丽就让人取来了电子房卡,交给梁健,对他说了房间号,说:“你先陪胡书记过去吧,我这里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晚些时候来看胡书记。对了,梁健,你要不要住下来?”

    梁健说:“我啊?我不住了吧?否则两个人蹭了你两间房,让你这个老总亏大了!”康丽笑说:“如果你不想蹭我两间房,也可以啊,那你就在小英姐的房间里挤挤得了!”

    胡小英伸出粉拳在康丽的肩头打了一下:“喝了酒,说话越发没谱了。你快忙你自己的去吧,记得待会来看我。”

    胡小英这一记拳,打得很是妖媚。梁健很少看到胡小英这么女人。

    梁健暗暗觉得,作为一名区委书记,胡小英平时一直把自己非常女人的一面压抑着,直到非常私密的场合,或者喝酒喝高的时候,她才让自己有丝毫的显露。梁健不由觉得,官场还真不是好呆的,为了这个位置,女人要放弃天性中很多可爱的东西。

    梁健到七星岛农庄来过几次,对这里的格局也多少有些了解。经康丽一指,他大体已经了解了房间的位置,便在前面引导着胡小英走去。

    七星岛农庄的设计很讲究,非常具有江南特色,时不时来一堵墙,或者一段廊,蜿蜒曲折,众里寻她,既是一种趣味,又把不同的空间婉约分隔,相互之间互不干扰,保留了私密性。

    来到房间前面,梁健才明白了康丽为什么让胡小英住在这里。

    原来这个房间,是靠一堵矮墙与其他房间分隔开来的,根本就如一层小别墅。进入房间,却又感到非常闲适和宽松。

    梁健想要打暖空调,胡小英阻止道:“刚才一直呆在空调里,喝了酒也不冷,还是开开窗,透透气吧。”

    梁健就去推开窗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弯湖面,扑面而来的是湖面清风,更觉可人的是湖上还有一枚半圆的月亮。梁健不由感叹:“夜景很美。”

    房间里还没有亮灯。听到梁健说窗外风景不错,胡小英就索性不开灯了,来到窗口,跟梁健一同趁着夜色,凭空眺望。

    胡小英因为喝了些酒,身上散发着暖香,梁健心里一动,不由朝胡小英的侧面看去。脸蛋丰满圆润的胡小英,那种成shu女人的风韵,一时间让梁健感觉难以抵挡。

    他的意志却要求他,必须严守底线,所以尽管他的手臂很想伸过去,挽住胡小英的腰肢,但他并没有行动。

    胡小英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幽幽地道:“有时候,真觉得当官没什么意思!一生为之奋斗,可如果一旦脱下这个帽子,最后还剩下什么呢?”

    听胡小英话语之中带着伤感,梁健心想,这也许是自己透露的宏市长和常月走近的消息有关。梁健想,自己不能再说丧气话,就道:“姐……”

    梁健还是头一次称胡小英“姐”,不过这是胡小英先前要求的,梁健就这么试着做吧。胡小英听梁健称呼“姐”,好像一时间也没有适应过来,转过头来,冲梁健一笑:“有什么话,说吧。”

    梁健说:“有句话说:今天再大的事,到了明天就是小事;今年再大的事,到了明年就是故事;今生再大的事,到了来世就是传说。所以很多事情都没什么大不了,都不需要太计较,都会过去的。不管现在拆迁难题也好,其他事情也好,都会过去,工作和生活也都会好起来的。”梁健的这番话是有所指的,聪明如胡小英当然听得懂。她先是不出声,依旧望着湖水中翕动的微光,过了一会儿,才转过头来,看着梁健说:“虽然你很年轻,不过有些地方,你好像比我还看得开。谢谢你能够劝慰我!”梁健一笑道:“你不是我姐吗?”胡小英笑了:“有你这样的小兄弟,是我三生有幸。”梁健笑道:“只要你觉得我够格就好了。”胡小英瞧着梁健:“今天晚上,你还打算回去?”梁健想了下说:“还是回去吧,明天一早还要提前赶到单位,宏市长还有个早会。”胡小英眼神中似乎露出微微的失望,不过她并无表露许多,说:“如果要回去的话,那就早点走吧。”梁健点点头,尽管有些舍不得这里的山水风情,梁健还是说:“那好吧,我早点回去了,也已经不早了。”胡小英说:“别开车了,喝了这么多酒,开车危险。”梁健说:“应该问题不大的。”(当时酒驾基本不查,出事之后才承担责任。)胡小英坚持道:“因为喝酒开车出点事情,不值得。让康丽派个车送你回去。”在这种事情上,梁健不会过分执拗,毕竟他也知道,自己身份不同,市长的秘书,如果酒驾肇事,这事只会大,不会小。这么一想,梁健就感觉风险太大,于是就道:“那好,我跟康丽姐去说,麻烦她派车送我去。”说着,梁健便打算离开房间。胡小英忽然转身,喊住梁健:“梁健,你等一等。”梁健“倏忽”转过身来,等胡小英说话。胡小英却什么也没说,只是转过身去,靠在窗口,看着外面的夜色和湖水。房间里一下子出奇的安静,没有开灯,但两人的眼睛已经习惯了黑暗。梁健的心突然砰砰跳动起来。心想,难道胡书记是舍不得我就这样走了?但是她又不说话,他留在这里又能做什么?难道她是容许他对她做任何事情?如果容许的话为什么又不说?这么想着,梁健的脚步不自觉地靠近胡小英。心中冒出了一个念头:默许就是容许。真正聪明的女人,是不会明确告诉你可以对她做什么的!如果一个女人不反对你对她做什么,你却不敢做,那就是男人的问题了!这么想着,梁健的心脏就如加速的小马达,一下子狂跳起来。望着胡小英姣好的背影,虽然已经年近四十,但胡小英的身子保养很好,这跟她平时跑步、做瑜伽也许有关系,饱满但不富态、白皙但不苍白,对梁健来说,这是一种跟余悦、项瑾、阮珏等年轻女孩不一样的魅惑!梁健自问,当初发生电梯危机的时刻,自己抱住胡小英强吻,两人滚在电梯地板上,也许本就有种假公济私的味道,也许从内心深处,自己早就对胡小英有种想要亲近的想法。如今面对默许自己胡作非为的胡小英,梁健瞧着她的背影,身体一下子就有了反应。他快步走上前去,从身后轻轻搂住了胡小英的腰肢。胡小英的身体仿佛悸动了一下,鼻息中发出“嗯”的一声。尽管如此,胡小英没有转身,也没有制止梁健,她继续看着窗外的湖水。只是淡淡地说:“康丽这小妮子,就是鬼灵精怪,恐怕不会来了。”梁健见胡小英顾左右而言她,便更加放肆,他的身子贴到胡小英的后背上。坚强的下身不由就碰上了胡小英丰满的翘tun,梁健浑身血脉上涌。双手忍不住沿着胡小英的腰身,攀上了她的手臂。胡小英还是看着面前的湖水,轻声说着:“今天你对我做任何事情,我都不会反对。”听到这句话,梁健脑袋里仿佛爆发了一颗小型炸弹,全身的细胞都洋溢着一种快感,他不能否认,他早就想要拥有胡小英,而种种原因,却使得他一直克制着,如今胡小英却把一个机会就这么扔给了他。忽然,梁健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念头,也许胡小英是想用这种方法报复宏市长。这让梁健稍有迟疑,手便不动了。胡小英感觉到梁健的迟疑,问道:“怎么了?”梁健说:“你曾经说过,我和你的关系,不能跨越那条线的。我不能这么做。”说着梁健往后退去。胡小英转过身来,虽然是在黑暗之中,梁健还是能够感觉到胡小英浑身温热,这是情绪激动的作用,还是酒精的作用?胡小英说:“现在情况变了!今天,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说着,胡小英靠近了梁健,一把抱住了他。梁健感觉胸前被丰满的弹性所挤压。浑身的**又开始燃烧起来。他忍不住双手贴上胡小英的背,然后慢慢下滑,他没想到胡小英的那里是这么浑圆而富有弹性,手掌充满了无尽的感xing。曾经的场景又在梁健的脑海中闪现,当时胡小英就对梁健说过,两个人不能逾越那条鸿沟。梁健不能不想,胡小英今天的举动都是受到刺激的冲动,等过了明天,就会后悔。而且,两个人一旦捅破这层关系,今后将如何面对,梁健一点准备都没有。毕竟他是夹在镜州市长宏叙和区委书记胡小英之间的那个人,他不想因为一时冲动,陷入那种无法自拔的漩涡当中。想到这一层,梁健顿时有种摸到烫手东西的感觉,双手猛然从胡小英身上移开了。梁健说:“我好像有电话。”这是梁健的借口,他从胡小英退开,然后拿出了手机,手机屏幕上没有任何来电显示,根本就没有人来电。胡小英问道:“谁的电话?”梁健不好回答,只好说:“我好像听错……”这时候,梁健的电话真的响了起来。梁健一看上面的名字,这个电话真是出乎梁健的意料。来电竟然是镜州宾馆的服务员金婧。梁健看了下胡小英,接起了电话:“喂?”宏市长专职服务员金婧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声音之中带着点急促:“梁秘书,你在哪里啊?”梁健又看了眼胡小英,这是向胡小英表示,他不得不说谎的意思,就道:“在外面,马上要到家了。怎么,有什么问题吗?”金婧犹豫了一会,似乎鼓起了勇气才说道:“刚我看到,上次来过的那个常月,跟着宏市长,进了他的房间。当然这种事情,本来是不需要我管的,但我总感觉这个常月不是什么好女人……”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