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82.第286章搞怪扰乱

《官场局中局》 282.第286章搞怪扰乱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梁健说:“金婧,话不能随便说啊,你怎么知道常月不是好女人啊!”金婧性格里有些倔强的成分,辩解道:“你没看到宏市长,你不知道,从宏市长的脸上看,他显然有些喝高了,宏市长平时很少喝这么多酒的!把宏市长喝成这样的女人,在我看来都不是好女人!”梁健想,金婧判断女人好坏的标准,倒也不是全无道理。 试想,一个美女把市长灌醉,难道是为了纯情吗?傻子都知道,这里面肯定还有其他的目的,但是身在其中的人,却往往看不出来。“第二春”这三个字,又出现在了梁健脑海里。也许在宏市长看来,常月是真心喜欢他本人,而不是他这个位置,所以他整个人都显得青春焕发。当然这些话,梁健是不会在此刻说出来的,否则对胡小英又是一番刺激。胡小英也意识到了,梁健的通话是关于宏市长的事情,轻声问道:“是关于宏市长吗?出什么事情了?”梁健朝胡小英轻轻摇了摇手,表示没什么大事。胡小英就走到一边去了,这会,她已经稍稍平静下来,酒也醒了不少,回想起刚才的冲动,脸上不由发红。梁健对金婧说:“这件事情,我也没有办法,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宏市长要会见谁,他有这个权力啊。我不可能赶过来,把常月赶出去吧!”金婧似乎特别不喜欢常月,就道:“梁秘书,我真心觉得,这个常月是另有图谋,我看到她的手提包上面,别着一个很细微的东西。我从《今日说法》这类节目中看到过,这东西像是那种针孔摄像机。我怀疑,她跟着宏市长进去,就是为了拍摄那些不雅视频的……”梁健觉得金婧有些夸张,就道:“应该不会吧,金婧,你是不是太敏感了?”金婧说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梁秘书,我打这个电话给你,是为了你好,也是为我自己好。如果宏市长这边真出了什么事情,你说,对你梁秘书会有什么好处吗?对我当然也没有好处,我就得重新服务一个新的领导。我是真心不希望宏市长在女人身上出问题,这太不值得了!”果然是在领导身边呆久了,说话也一套一套的,梁健算是被她说服了。梁健说:“那你等着,我马上过来!”金婧说:“你要多少时间啊?”梁健道:“大概二十分钟吧!”金婧着急道:“要二十分钟这么久,恐怕来不及了啊!”梁健道:“你别这么急啊,我一边赶过来,一边想办法,如果想到好办法了,我就马上给你打电话!”金婧仍旧着急道:“那你赶紧想啊!我等你电话!”放下电话,梁健转向胡小英:“姐,我得赶紧到镜州宾馆去一趟。”胡小英这回什么都没问,只说:“去吧。另外,刚才是姐不好,我有些失态了!”梁健见胡小英已经恢复了理性,笑道:“不管发生什么,你都是我姐,永远的姐。”

    胡小英忽然伸手捧着梁健的脸,把他拉下一点,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谢谢你!”然后,放开了梁健。

    到了外面,却奇怪的发现七星岛老总康丽,就坐在屋外草坪的一个石椅子上,梁健一看就明白了。康丽其实没什么别的事情要处理,只不过是想给梁健和胡小英独处的时间。梁健暗道:“这个康丽,就是职业病,难道她还真想促成他和胡小英发生什么?!”

    康丽见梁健从房间里出来,就站了起来:“怎么你这么快就要走?”梁健笑道:“是啊。如果我不从房间里出来,你是不是打算在这石头椅子上,坐一整个晚上?”

    康丽笑道:“我是想试试,前天买的这皮草耐不耐寒,果然还比较暖和。”冬夜的屋外很寒冷,尽管康丽穿着名贵的皮草,应该也是挺冷的。有时候,女人的想法,他真是搞不懂。梁健说:“把你的手伸过来。”

    康丽也不拘谨,大方的把手伸给梁健。梁健一握,说道:“赶紧进屋里去吧!手都已经冰了!”

    康丽说:“你真不住在这里了?”梁健说:“不住了。宏市长那边有事,我得赶紧去。能麻烦你安排一辆车送我吗?如果不行,我就自己开车。”

    康丽赶紧说:“千万别,我马上安排,我们农庄有车。”说着,康丽就拿起了电话,安排了一辆车。梁健说:“那我就先过去了。你再陪陪小英姐吧。”康丽说:“那还用你说,你一走,就是我俩闺蜜的世界了!”

    七星岛农庄的一个驾驶员用越野车,送梁健去市区。车子黄色的灯光照在湖滨大道上,一路向前。梁健靠在车窗上,蜷曲的手指摸着额头,他忽然感觉到,胡小英亲过的地方,似乎还略微残留着热量。梁健这会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驾驶员猛然一个急刹车。如果梁健没有系安全带,恐怕已经被甩出车外了,梁健惊异地转过身来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驾驶员是一个汉子,说话的时候却带着点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我憋不住了,今天肚子好像吃坏了。你看我能不能到路边草丛里去解决一下!两分钟就搞定!”“拉肚子了?赶紧去吧!”梁健说。驾驶员从纸巾盒抽了一把纸巾,跑出车子。梁健脑袋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这不正是一个好办法嘛!梁健拿起手机,打给金婧:“你这里有泻药吗?”金婧回答:“有啊!”梁健说:“那你听好了,这招可能管用!”金婧仔细地听完,问道:“这么对待宏市长和他的客人,好不好的啊?”梁健说:“这不是为了宏市长的安全吗?只能这么办了!”

    镜州宾馆。装潢古朴雅致的房间里。宏市长坐在书桌后面,瞧着对面如花似月的常月,心里跳动得厉害,但是他尽量压制激动的情绪,努力平静地说:“常月啊,你的孔雀舞跳得真不错。”

    常月嫣然一笑,狡黠地看着宏市长:“宏市长,难道比杨丽萍都好?”宏市长笑说:“反正不会差。”常月说:“能够得到宏市长这么高的评价,我真是心花怒放了。不过,今天我来宏市长这里,并不是为了跟宏市长谈跳舞的事情。宏市长……”

    常月的这一声“宏市长”,叫得宏市长全身都酥麻了。

    酒精在血管里流转,如花美眷又在身边,酒和美女,向来是让男人缴械投降的杀手锏。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讲的就是这个吧。

    宏市长眼睛盯着常月:“那么为了什么?”常月又是勾魂摄魄地一笑:“如果宏市长让我过去,坐在你那里,我就告诉你是为了什么!”

    宏市长的座位尽管宽大,但也容不下两个人坐啊,常月就只能坐在他的腿上了。想到这一点,宏市长的血脉更加上涌。

    宏市长暗暗吃惊,自己尽管万般克制,但在这个尤物一般的常月这里,似乎毫无用处。宏市长说:“那你过来吧。”

    常月多情地一笑,站起身来,堪堪一握的水蛇腰,峰峦起伏的女儿身,就在站起来的瞬间,尽数展露,怪不得连宏市长都难以把控。

    常月走去宏市长那边的时候,眼角不易察觉地在自己的坤包上瞥了一眼。

    常月随身携带的坤包,这会正搁在沙发上,坤包上别着的一个难以察觉的黑色小物件,正对着他们俩。这个小物件,目前正处于打开的状态,将常月和宏市长的影像尽数摄入其中。

    对此,宏市长毫无察觉,宏市长只是盯着妖娆走近的常月,手即将触及这弱柳扶风的腰肢。

    常月来到宏市长跟前,身子一旋,丰满、紧致的tun即将落到宏市长的腿上,一切的激情和放zong即将从这一刻开始。

    “笃笃、笃笃”=突然响起了敲门之声。

    常月和宏市长都是一惊。

    常月一扭腰肢,赶紧回到了座位上,嘴中问道:“谁啊?”

    宏市长也被惊住了,幸好门是关着的!宏市长赶紧问了一句:“是谁?”

    话问出口,连宏市长自己都感觉出,自己的声音里少了平日里的那份淡定和从容。

    专职服务员金婧的声音传了过来:“宏市长,我是金婧,我给你们沏了红茶,可以醒醒酒。”

    宏市长和常月互看一眼,宏市长随即要站起身来,去开门。常月抢着说:“宏市长,你坐着,我去开门。”

    常月来到门口,开门接过了常月端来的红茶,对金婧说:“宏市长说了,如果宏市长不喊你,你就不用过来了。”

    金婧很听话、很服从的点了点头,说:“是。”

    常月把门关上了。

    金婧在门口站了一会,才离开,心中对这个妖冶的常月很是不满。俗话说,漂亮女人之间是互不待见的。金婧暗道:“呆会有你的洋相出。”

    常月进了房间,对宏市长说:“宏市长,你这个服务员真是没礼貌,你有客人在,她还擅自进来。”

    宏市长平时对服务员金婧还是挺满意的,就道:“也许,她也是想得周到,见有客人在,就沏了茶送过来。既然茶已经沏好了,你就喝一口吧。”

    常月因为喝了酒,的确有些口渴,但由于对金婧不满,并不想喝她的茶,便说道:“我不渴,你喝吧。”

    宏市长便喝了一口茶,对常月说:“刚才,我好像听你对金婧说,让她别再过来了?”常月说:“是的,我不想她来打扰我们。”

    宏市长说:“那你还坐在那边?”

    宏市长这句话,重新勾起了常月脸上的媚笑,她又站起来,走向宏市长。宏市长盯着犹如嫦娥一般的常月,全身的细胞一下子兴奋起来。

    然而,就在常月来到身边,宏市长忽然感觉肚子不对劲:“常月,不好意思,你等等,我感觉肚子有些不舒服。”

    常月问道:“怎么了?”

    宏市长说:“可能吃坏肚子了,我去一趟洗手间。”

    宏市长这趟去洗手间,就没个完了,他的确是拉肚子了。一个小时之内,连续拉了四次,到了晚上十二点才算消停。但由于拉肚子,宏市长和常月之间的亲密氛围一扫而空。

    常月的满盘计划,也被全部打乱。常月看着因为拉肚子,而面色微微有些苍白的宏市长,只能作罢。

    常月告诉宏市长要好好休息,宏市长因为身体不适,也就不再远送。

    常月从宏市长的贵宾楼出来的时候,向楼上不满的瞧了一眼。这已经是她第二次来到宏市长房间,却两次都未能如愿。作为一个女人的敏感,让她觉得,背后似乎有一个高人,一直在跟她对着干,每次都把她的计划打乱。

    这么想时,常月的目光一溜,在园林式宾馆之内扫了一眼,她似乎感觉那边树丛之中,藏着什么人。但由于是一个女人,也不敢往那边走。只好悻悻离开,出了宾馆,停在不远处一家银行外面的车子,就亮起了灯,朝常月行驶过来。

    梁健从宾馆树丛出来,手机一亮,是金婧发来的短信:“已经走了。”梁健回了一条:“好。”

    既然已经没事,他便不再上楼。慢悠悠地走出了宾馆大门,他已经让七星岛农庄的驾驶员回去了,自己只有打车。

    梁健在打车的时候,忽然看到五十米外停着一辆车,不过他没有太在意,宾馆旁边停着车也正常。

    当梁健上了车后,那辆车中的男人说:“果然是梁健,是宏市长的秘书。”

    常月说:“看来,都是他在背后捣鬼,我们的计划才实施不了。”

    周其同道:“这家伙不好搞。”

    常月说:“我会把他搞定的。”常月看着那辆远去的出租车道。

    在七星岛农庄,胡小英和康丽窝在沙发之中。胡小英说自己还睡不着觉,想让康丽陪她说说话。

    康丽就打趣地问:“小英姐,刚才你们俩之间,真没发生什么?”胡小英横了眼康丽:“康丽,你在说什么啊!梁健是我下属,现在又是我的小弟,我们之间,怎么可能发生什么啊!”

    康丽拿眼睛瞄着胡小英:“小英姐,可是我觉得,你可以考虑收了这个小弟,你一个女人,如果有了他,空下来的时候就不会这么空虚寂寞了!”

    都说,女人在一起,话题不是衣服,就是男人。胡小英和康丽虽然是女强人,但也不例外。

    胡小英瞪着康丽说:“我并没你说的那么空虚寂寞,如果要收,你自己收好了。”

    康丽也不客气:“这可是你说的,哪天真被我先收了,你可别后悔,也不许跟我抢啊!”

    “谁跟你抢!有本事你去收啊!”胡小英感觉和康丽在一起的时候,她才像个女人。但毕竟她还是一个区委书记,干部的烙印在身上,尽管跟康丽在一起,她还是有所保留,就对康丽说:“好了,谢谢你陪我说话,我现在有点睡意了,想休息了。”

    康丽也不拖泥带水,随即站起身来,不再玩笑:“好吧,这是你第一次住在我们七星岛农庄,祝你做个好梦。”

    回到自己住处,冲了个热水澡,总算把侵入骨子里的那种寒气冲掉。

    钻进被窝,梁健又想到了胡小英,想到了她站在窗口时那美好的身影,此刻,她应该已经在农庄熟睡了吧?这么想着,梁健倒是一时半会儿睡不着了。

    脑袋里突然冒出了一个问题,就是周其同这次在拆迁工作上,为什么变得如此主动,要去省委组织部做干部三处处长的工作?像周其同这样的人,如果没有好处,他是没有动力的。这里面肯定有情况。

    周其同会不会拿公家的钱,去讨好干部三处处长?周其同只要稍稍给赵家抬高一下补偿标准,那可就是几十万的来去,人家三处处长,肯定会念周其同的情。

    但如果只给赵家提高补偿标准,剩余的人家,难道不会反?到时候,会不会把局面搞得一发不可收拾!

    原本这些问题,都不该是梁健考虑的,但宏市长吩咐过梁健,让他跟进拆迁情况,更何况这事情,跟胡小英有直接关系,他不得不操心。

    梁健很想马上给胡小英打电话,告诉她自己的猜疑,可一看时间已经过了凌晨两点,他就把这些念头压了下来。午夜之后,人如果还处在兴奋状态,就很难入睡了。

    梁健一夜没有睡好,估计入睡的时间已经四点左右,七点钟又被闹钟闹醒了。

    第二日,胡小英又召集了拆迁领导小组开会,既然宏市长已经同意了周其同去省委组织部做工作,她也就不好阻止了。拆迁领导小组其他成员也没有阻止。就这么通过了。

    梁健打电话给胡小英的时候,她的会议刚刚结束。梁健把自己的疑虑告诉了胡小英,胡小英说:“拆迁领导小组已经同意他去省委组织部了!况且这是宏市长同意了的事情。我也不好阻止。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梁健想到这事,总有些隐隐的不安,但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说:“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先看看他去省委组织部,能协调出个什么效果来再说吧!”

    周其同坐着专车去了省城,他根本就没有去省委组织部,在半途就给省委组织部干部三处处长赵勤打了电话。赵勤接起电话后,周其同就说:“赵处长啊,你们家拆迁的事情,我已经帮您搞定了,价格就按照你们提出的三百八十万。”

    赵勤对于老家拆迁的事情,一直关注着,但作为省委组织部的处长,他是真不好意思出面。干部三处处长实权挺大,但毕竟只是一个处级官员,省里面动不动就是厅长,赵勤必须还得上一个层面,才能成为副厅级干部。

    如果他出面干涉太多,基层感觉压力太重,一封举报信到省委书记、省长那里,可能就会让领导对他产生看法了,对于他的升迁没半点好处。因此,他曾经给自己的同学周其同打了电话,县官不如现管,让他帮自己多争取一点拆迁补偿,“反正都是国家的钱,给谁还不是给啊!”

    周其同欣然应允,毕竟人家是省委组织部的处长,对于周其同的升迁大有好处。如今周其同给赵勤报去了喜讯,赵勤听了当然非常开心,就说:“周区长,你来省城,我请你吃饭。”

    周其同说:“哪能让你请啊,我们基层来的同志想请领导吃个饭都难呢,赵处长给我一个机会吧,晚上在东湖南山路的夜宴酒店,我请你。告诉你,晚上会有美女哦!”

    别人替自己办事,还请自己吃饭,赵勤本就高兴,这会听说有美女在场更是兴致勃勃。那天晚上,周其同带着常月和赵勤一起吃饭。赵勤一边瞄着常月,一边连连夸奖周其同会办事。酒自然喝了不少,都是茅台。

    临了,周其同提醒赵勤:“这次,涉及到我们海归创业园的拆迁,剩下的钉子户还有8户,他们的补偿跟赵处长你们家是不能比的,我们打算还是按原定计划补偿给他们,不增加。所以,请赵处长你们家先拆,另外补偿款的事情一定要保密,就跟他们说按照原来的补偿协议,别说我们区给了额外补偿,否则老百姓说不定会闹起来!”

    赵勤酒已经喝高,满口答应:“这点我当然懂,我会给我老爸老妈叮嘱好的,总不能给我们周区长添麻烦吧!”

    在省城宁州美酒佳人、醉生梦死的度过了一晚,周其同回到了镜州市,首先跑到了宏市长办公室。他如今去宏市长办公室,都不需要经过梁健的引导了,有些横冲直撞的架势。

    梁健也不阻拦,因为宏市长根本就没在办公室,正在小会议室跟几个副市长开碰头会。看到宏市长没在,周其同才悻悻转到了梁健的办公室。

    梁健也没主动理他。周其同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这么横冲宏市长办公室,不符合市府办的规矩,就微微放下了身段,问道:“梁秘书,宏市长不在?”

    梁健也不给他好脸色:“宏市长在开会。你坐着等一等吧。”周其同就在一边等着,梁健吩咐副处长陈辉给他倒了一杯水,就自顾做自己的事情,不再理会周其同。

    梁健这时候体会到了在市级机关和在区级机关的不同,在区里周其同这个区长,就能算得上是土皇帝,谁见了不恭恭敬敬的主动问候?可到了市级机关,特别是两办,区长也得低三分。想到以前,周其同和朱庸良曾经一心想陷害自己,梁健觉得如今这样也够解气的。

    不过,梁健也意识到,最近周其同正在逐步接近宏市长,这是他不得不警惕的事情,为此,他一直在等待,在观察,在谋划,不能让周其同赢得宏市长的全部信任,否则周其同肯定会利用宏市长的权力实施他的阴谋。到时候,梁健和胡小英都得遭殃。

    梁健试探地问道:“周区长,听宏市长说昨天你去了省城?”周其同说:“是啊,去省委组织部了。”梁健问:“事情进展顺利吧?”周其同掩饰不了兴奋:“比想象得都要顺利,事情已经解决了。我这会是来向宏市长汇报的。”

    梁健又道:“那么补偿标准,没有降低,都满足了钉子户的要求?”周其同被如此问,显得有些为难:“差不多吧。不过,只就他们一家满足要求,其他的钉子户我们就按照我们的标准来了。这总比满足所有钉子户的要求好吧!”

    梁健这会已经完全明白,其实周其同此次去省委组织部,无非是以征地拆迁这种变相的方式,去给省委组织部的干部处长送了一笔礼金!梁健心道,这个周其同果然是老奸巨猾,用公家的钱给自己的升迁打基础。

    宏市长会议开好了,回到办公室,梁健领着周其同进去。倒了一杯水之后,梁健就出来了。周其同要汇报什么,梁健也大体了解,肯定是来为省委组织部之行邀功来了。

    下班之后,梁健坐宏市长的专车,送他回宾馆。宏市长似乎不在意地问道:“周其同这趟去省委组织部的成效还是明显的。赵家已经同意主动拆迁了,只要赵家一拆,其他八户钉子户会看样学样,也会跟着拆,我们的拆迁进度基本上能够赶上孔主任对我们提出的要求了。”

    梁健心里却不这么想,这会他决定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宏市长,我有一个担心,不知该不该说。”

    宏市长目视前方的路面:“说吧。”

    梁健说:“我担心以这种方式把赵家摆平,会引发其他钉子户的不满,甚至会引发已经签约农户的不满,到时候就跟捅了马蜂窝一样,不可收拾。”

    不知是车子颠簸的原因,还是宏市长认可,梁健从后视镜中,看到宏市长在微微点头。接着就听到宏市长说:“我也担心过。不过,周其同说,他敢保证,赵家不会把他们得到的补偿标准,告诉其他钉子户,他们会说,拿到的只是差不多一半的钱。这样的话,应该不用过于担心了。”

    看来宏市长对周其同还真是放心,梁健尽管有所保留,也不再多话。有时候,领导已经形成了既定想法,你无法扭转,那么把你的建议说了,也算是尽责了。

    送宏市长回去之后,梁健也回了租房。

    这段时间每天在外面的时间比较多,梁健今天不想再外出了。到了家,他就取出了专门用于锻炼的阿迪达斯背包,里面是运动衫和跑鞋。梁健驾着车去了体育馆。

    以前朱怀遇还是体育局副局长的时候,曾送给他几张体育馆的健身卡,梁健还真没怎么用过。今天,忽然来了兴致,梁健想去锻炼一番。

    到了体育馆,刚要去纳美健身中心跑步,电话响了起来。梁健一看,竟然显示的是:柯平。

    梁健想起,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梁健打过电话给柯平,目的是想让他帮忙,给驾驶员小刘在《江南诗刊》上面上一组诗,当时柯平没有接电话。过了那个点,梁健竟然也把那个事情给忘记了,驾驶员小刘的诗歌倒已经发在了梁健的邮箱了。

    梁健赶紧接起了电话,客气地道:“柯老师,你好!”柯平沉稳的声音传了过来:“梁健,你好。很不好意思啊,前两天你打过电话给我,当时我正在闭关创作,就一直没开手机。今天打开一看,不好,梁健打过电话来嘛,我想,该不会误了大事吧,就赶紧给你打个电话。”

    听到柯平这么热情的话语,梁健心里的顾忌顿消。梁健说:“柯老师,你太客气了。我也没什么大事,主要是好久没有联系了。想打个电话问候一下。”

    算来,梁健最近一次跟柯平碰面,也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当时他还在十面镇当党委委员,那次是党员活动,三月下扬州,此后梁健调去区委组织部,又调市府办。这么想来,短短两年,自己的变化还真不小。

    对很多基层干部来说,两年可能是纹丝不动、虚度年华,梁健却已经从一个乡镇小副科,变成了市长秘书,这也不能不说是一种幸运。这么想,很多事情都能想得通了,只要去认认真真、开动脑筋把当前工作做好就行了,其他就不用多管了。

    柯平说:“也是啊,我们也真是好久没有见面了,老弟,你最近工作有没什么变动?”

    梁健把这两年来,自己的工作变动跟柯平说了。柯平听了很是高兴:“看来,我这个老文人,以后也会有一个大领导忘年交了。哈哈,你还记不记得,当时在扬州我们分别时,我对你说过的一番话?”

    梁健当然依稀记得,当时在扬州,两人对于当官好像有过一番讨论,梁健说道,当官要有主见。

    柯平那时听了说:“这话说得好。我以前一直很担心,你到官场混,是莫大的浪费,我一直以为官场都是些权力**强大的人,才能混,而你是比较理性的那种人。但刚才听你说‘做官要有主见’,我想,我可以放心了。因为你已经悟到了一些做官的深层次道理。希望下次再见到你时,你的主见已经实现了一部分。”

    柯平问道:“如今,你的那些主见应该已经实现一部分了吧?”

    梁健很是惭愧:“虽然,如今我已经是市长秘书,担任的是处长职务,可我发现,自己的主见一点都没有实现。整天忙忙碌碌,干得都是服务领导的活,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实现自己的想法!”

    柯平说:“我看,这主要是因为你一直没有担任过主要领导,你担任的都是服务性的岗位,等你以后当了主要领导,就能实现一部分的‘主见’了。到时候,我去看你。”

    梁健原本还担心,柯平不喜政治,但如今看来,柯平似乎对他的政治前景很是关心。梁健就道:“谢谢柯老师的吉言,我会努力等到这一天的。”

    柯平说:“老弟,这次打电话来,还有其他什么事,需要我做的嘛?”梁健心想,柯平毕竟比自己年长,过的桥比自己走的路要多,知道自己肯定有什么事情找他。

    梁健也就不绕弯子,说:“柯老师,我身边有一个人爱好诗歌,他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在《江南》诗刊上发表诗歌,一直求着我帮忙,这个人对我很重要,可是我找不到其他的人帮助,只好……”

    柯平打断了他的话,笑说:“梁健,你这个电话打得也真是太巧了。就在上个星期,《江南诗刊》的主编找到了我,让我负责《江南诗刊》中“新新诗人”的组稿,一次要介绍五位诗人,每人十五首诗歌,我已经找到了4个人,还正缺少一个呢!这个名额,就让给你介绍的人吧。”

    梁健忙谢:“那真是巧了,柯老师,太谢谢了。”柯平道:“这有什么好谢的,是你给我介绍了一个诗人嘛。”梁健说:“不过,我介绍的人,诗歌写的到底怎么好,我还真判断不出来。”柯平说:“现在的诗歌,就是分行的句子,没有统一标准。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反正我给他发出去就算了。这算是我第一次利用职务便利帮你吧,也是最后一次。”

    梁健笑道:“就这一次。”梁健又说了些邀请柯平来镜州玩的事情,柯平说:“刚才我已经说过了,等你当了一把手,我就过来,不管是哪里的一把手,我准过来打扰你。”

    梁健心里没底,轮到自己当一把手,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不过柯平既然对自己寄予厚望,他也不便说丧气话,就道:“那好,到时候,我一定打电话给您。”

    当天晚上,梁健就将驾驶员小刘的诗歌邮件,转发给了柯平,并给小刘打了个电话,说几天后发表。小刘原本就一直在等着梁健的消息,听到梁健说,自己的诗歌马上就要在《江南诗刊》上发表,兴奋得几乎一个晚上没有睡觉,在心里默念了一百遍梁健的好。

    第二天,宏市长开会的间隙,梁健到车上取东西,驾驶员小刘就拉住梁健:“梁秘书,如果以后,人家认可我是一个‘诗人’,那都是梁秘书你一手栽培的。我会永远记得你的好,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吩咐。”

    梁健说:“小刘,你客气了!”小刘说:“梁秘书,我跟你说的是真话,你可以完全信任我,不管什么事情,你尽管吩咐。”梁健朝小刘看了眼,点了点头,回到了会场。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