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86.第290章成熟方羽

《官场局中局》 286.第290章成熟方羽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梁健笑道:“你现在当了委办主任,真是不得了,连政协的领导都要给你送东西,是不是想让你在公务接待方面,照顾照顾政协?”朱怀遇道:“哪有!再说,这苏烟,可是我自己买的,在办公室里放一包,以备你这个市领导来,你说我有多想着你啊!”

    朱怀遇这话倒没有撒谎,他知道梁健喜欢苏烟,有一次在超市里就买了一包,平时他抽的中华烟单位里就有供应,不需要买。 梁健听了,想朱怀遇这家伙是性情中人,这话说不定是靠谱的,就说:“做了委办主任,什么都不一样了,考虑问题这么周全了!”

    朱怀遇笑道:“不带这么嘲笑人的吧!”梁健说:“总之对于你的这片心意,我是心领了。感谢。”

    朱怀遇沏了普洱茶,给两人都倒上了。梁健尝了下,叹道:“果然是好茶啊!以前我只喝绿茶,没想到这普洱味道也这么不错。”朱怀遇道:“我这还有一个茶饼,送给你了。”

    梁健连连摇手:“这不行!”朱怀遇道:“这有什么不行的,我这人对茶没什么研究,平时也就喝喝白片之类的,喝也是牛饮,这普洱到我这里其实也算是暴殄天物了。你还是替我喝了算了!”

    说着朱怀遇就站起来,又拿出了一个茶饼,走过来塞到梁健的包里。梁健想,如果再不收就显得隔了,况且他和朱怀遇之间并无其他权钱或者权色交易,一个茶饼应该不算什么大问题。梁健道:“那我就谢谢了。不过说白了,其他人送给我,我肯定不敢收。”

    朱怀遇道:“这我有不知道的吗?!这几天本来就想给你打电话,约你吃个晚饭。最近我遇上一个漂亮女经理,本来想在吃饭的时候,介绍你认识的,没想到出了集体上访的事情,只能等这事平息了之后再说了。”

    梁健笑道:“你这家伙,当了委办主任,还是那么风流成性啊!”朱怀遇道:“我可没怎么样啊,就吃吃饭、喝喝酒。你也是男人,应该也知道当男人不容易。我们这种枯燥乏味的工作,也就跟美女喝喝酒,才能解解压了!其他的事,你要真让我做,我还不一定敢做呢!等这事结束了,我马上安排一次,你看怎么样?”

    梁健也感到,最近自己的生活的确有些空洞乏味。自从宏市长安排自己关注归国人员创业基地的拆迁工作之后,这根神经几乎整天都绷得紧紧的。自己跟胡小英的关系,又变得那么微妙,他真是不敢越雷池一步,搞不好不但自己引火烧身,还可能连累了胡书记……

    这一件件的事情,几乎让梁健喘不过气来,有时候真希望能够痛痛快快喝一次酒,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他似乎有些了解古人曹孟德为什么会吟出这样的诗句来了!梁健说:“好啊。”

    朱怀遇说:“到时候,就我们四个人。”梁健奇怪:“怎么是四个人啊?不是三个吗?你、我,还有一个女经理!”

    朱怀遇瞪着梁健:“你不会跟我抢女经理吧?!我可不许的。你自己带一个女友!”梁健道:“我哪里有什么女友啊?”最近,梁健真是很少跟女孩子联系,他脑袋里出现了莫菲菲,不过他跟莫菲菲的关系,始终带着乡镇工作时的那份小清新,如果他把莫菲菲叫去喝大酒,会不会让她对他有看法?这么一想,他就否定了这个念头。

    其他,梁健的确认识不少女孩子,可怜的是,他真有些想不出来,叫谁一起才能肆无忌惮地喝一次!

    朱怀遇看他似乎真想不出来,就笑道:“梁健,当了市长秘书,你怎么变得这么可怜,连一个可以叫出来喝酒的女孩子都找不到了?”梁健承认失败。

    朱怀遇嘴巴朝一边歪了歪:“不如,你找她吧!”梁健不解,朱怀遇嘴巴一歪指的是谁啊?办公室里除了梁健和朱怀遇又没其他人。

    朱怀遇又歪了歪嘴巴,梁健这才明白,虽然屋里没有其他人,但如果屋外的话,那正是胡小英办公室的方向。梁健吓了一跳,赶紧道:“老朱,你可是委办主任啊,千万别乱说。”

    朱怀遇赶紧捂住嘴巴,说:“我啥都没说啊。”

    梁健见朱怀遇不敢胡说了,但还是道:“你没说,但跟说了也差不多!”朱怀遇说:“好好,我闭嘴。说正经的,既然你没有美女可带,那么下次我就让我那女友,直接把她一个闺蜜带出来吃饭得了,据说也是一大美女,绝对的。”

    梁健笑说:“行啊。让我多认识一个美女也不错。”朱怀遇叹了口气,整个后背靠在了沙发上:“聊聊这个终于放松了,自从你离开了长湖区,连一个聊聊天的人都没有了,悲惨啊!”

    梁健说:“我看你是忙得很,整天认识这个美女,这个女经理的。”朱怀遇叹道:“女人一起吃饭喝酒可以,但聊天就难了,根本没法聊。对了,你想不想吃宵夜,我让驾驶员到市区弄点过来?”

    梁健道:“算了。这到市区半个小时,来回一个小时。况且晚上东西吃多了也不好。”朱怀遇道:“还是让弄点来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们一直要过一个通宵,吃点东西下去,到时候还可以打个瞌睡。我晚饭吃少了,现在有些饿了。”

    梁健说:“你要吃,随你。”

    朱怀遇让驾驶员去市区买了灌汤包、衢州鸭脖、粉丝汤之类的东西,还拿了一箱啤酒过来。朱怀遇说:“来点啤酒吧。”梁健赶紧制止道:“你这家伙,还是太性情,今天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喝酒。万一晚上出了点事,我们满身酒味,那怎么搞,群众会把我们看成什么?”朱怀遇听梁健这么一说,倒也觉得是,就把这箱啤酒,让驾驶员搬下去,怎么处理就不管了。

    两人以茶当酒,吃了些汤包和其他东西。吃完了,房间里也尽是这些味道了。

    梁健来到窗口,打开窗子透透风,一阵冬天的寒意卷进来,让他连打了三个喷嚏。这临近年关了,自己还呆在长湖区办公室处理群众上访矛盾,真是别有一番感慨。

    由于吃了东西的缘故,开始瞌睡起来,两人便倒在沙发上睡去。突然听到有人,猛烈敲门,一边喊“十面镇出事了,钉子户们要闹事了!”梁健从梦中惊醒过来,一看日光已经照在了窗户上。

    冬日的阳光是和煦的,安宁的,但办公室门上却有敲门声。

    梁健看看了周围,朱怀遇尚且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呼噜声不低。梁健这才弄清楚了睡在朱怀遇办公室,那么这敲门声很可能来自胡小英。

    对梁健来说,胡小英是“姐”,但对朱怀遇来说却是顶头上司,如果开门让胡小英看到朱怀遇这么四仰八叉地大睡,恐怕不是什么好事情。梁健赶紧叫醒了朱怀遇。

    朱怀遇还想睡,问:“怎么了?”梁健说:“我刚听到了敲门声,不知道会不会是胡书记找?”朱怀遇简直如鲤鱼跳龙门,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跑过去开门。

    门口站着的果然是胡小英。朱怀遇连连道歉:“胡书记,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胡小英也不责备:“司机给我们买了皮蛋瘦肉粥和一些早点,你们一起过来到我这里吃吧?”朱怀遇自责道:“不好意思,胡书记,我本来应该安排的。”

    胡小英笑笑说:“我看你们,昨晚是聊得太晚了,所以好睡吧?没关系,过来吃就行了。”

    看到胡小英心情不错,估计事情有进展,梁健答道:“我们马上过来。”

    胡小英对梁健说:“你让怀遇给你准备毛巾和牙刷,他们委办应该有备着急用的。”朱怀遇终于找到能够发挥作用的事情了,赶忙道:“有,有。”

    找出了洗漱用品,给了梁健。梁健就到卫生间进行了简单洗漱。在整个一层楼里,也就胡小英和万康的办公室是自带卫生间的,其他办公室都只用公共卫生间。朱怀遇在的情况下,梁健总不能到胡小英的办公室去洗漱吧。

    从卫生间出来,梁健感觉脸上凉飕飕的,很是舒服,没走几步路,忽听身后一个悦耳清亮的声音道:“梁部长?你果然在这里啊?”

    梁健听到这个熟悉的、好听的声音,就知道是谁,忙转过身来,果然是方羽。

    方羽是区委组织部的干部,梁健在长湖区委组织部的时候,她是办公室的办事员。梁健在离开长湖区时,向胡小英推荐她到街道担任了组织委员。

    在梁健的印象里,她一直留着短发、脸有点婴儿肥,一年多不见,方羽变化不小。

    此刻的她,脸蛋明显比以前瘦了点,婴儿肥不见了,两个小酒窝笑起来更为迷人,短发变成了长发,垂挂在耳际,显得更加成熟,不,更加女人一点。

    方羽被梁健看着,不由脸红:“梁部长,你看什么呢!”梁健缓过神来,笑道:“当然是看你啊,不是好久不见嘛,变漂亮了!”

    方羽脸更红了:“梁部长也会笑话人了!”梁健笑道:“我没笑话人。对了,你这么早怎么到委办来了?”才早上七点多,况且方羽已经在街道工作了,如果没事,方羽没有理由这么早来啊。

    方羽脸上显露出一丝娇羞:“我听宋城部长说,你到长湖区委来了,所以我来看看。”梁健觉得奇怪:“宋部长告诉你的?我没有碰到他啊!”方羽说:“好象是宋部长打电话给胡书记汇报工作时,胡书记告诉他的。”

    “哦!”没想到自己到长湖区来,还有这么多人关注,心里不由有些暖意,他问道:“方羽,在街道工作还适应吧?”方羽道:“更加自由一点,自己可以安排工作。谢谢梁部长,如果不是你,我肯定还出不去。”

    梁健来玩笑说:“你这谢,也来得太晚了吧!”方羽说:“那等你有空一点,我请你吃饭好不好?算是补偿。”

    她说话,始终带着那么一种单纯、开朗、阳光的语调,让人听了之后,郁闷的心情也会随之一扫而空。一大早,见到这么明媚的方羽,心情大好,很想与她多聊两句,却听到朱怀遇在里面叫:“梁处长,快过来吃早点了。”

    方羽朝梁健瞥了眼道:“已经见到你了,我也该回去上班了。再见。”

    梁健盯着方羽看了眼道:“再见。”

    方羽是走楼梯下去的,她心情很好、步履轻快,就如一只百灵鸟一般让人心生怜爱。梁健心道,这样的女孩子现在真是不多了,不知道以后会是哪个好运的男人有福消受啊!

    不知什么时候,朱怀遇已经到了他身后:“原来是看美女,怪不得这么磨蹭。这是以前组织部的方羽嘛。绝对的小美女啊,而且我还发现,方羽是越大越漂亮。老弟,要不过两天吃饭,你就把方羽带上得了,顺便喝点酒,把人家办了得了!”

    梁健在朱怀遇肩膀上打了一拳:“说什么呢!你这像是一个委办主任说的话嘛?你这简直就是一个流氓主任说的话嘛!”

    朱怀遇道:“别假正经了,人家小姑娘,肯定对你有意思,否则这么一大早,怎么会来看你啊?你也不想想!”

    梁健说:“别胡扯,人家是单纯小姑娘。”朱怀遇和梁健已经走近了胡小英的办公室,朱怀遇鬼头鬼脑在梁健耳边说:“每个小姑娘都要变成小女人的,这其中,就看你有没发挥作用了。”

    梁健已经走进了胡小英办公室,干脆将朱怀遇的话给忽略了。胡小英正在用打包来的餐具喝粥。这是驾驶员专程从镜州市有名的什锦粥店打包来的。

    胡小英的脸上已经没有了阴霾,人的精神状态也很好。梁健感觉胡小英应该已经收到了好消息,他拿起一个包子咬了一口,问道:“胡书记,十面镇的工作还好吧?”

    胡小英放下筷子,她已经吃好了,一边用纸巾擦了擦嘴,一边说:“十面镇的工作很好。昨天晚上金凯歌书记回去后,花了一个小时就把村支书和村主任喊来了,布置任务,让他们把每家每户的拆迁评估、补偿协议、实际到位补偿款,全部拿出来,列出公示清单。到刚才七点二十五分,海外归国人员创业基地这个地块涉及的所有拆迁户,补偿情况都列出了清单在村里进行了公示。”

    梁健道:“他们效率很高啊。”胡小英道:“金凯歌的执行力还是可以的。我们工作的第一步已经完成了,然而今天最为关键的一步,就是让周区长去把老赵家的补偿款追讨回来!”梁健道:“这件事的难度,我感觉不是一点点。”

    胡小英朝梁健看了一眼,走到窗前,她看着窗外,留给他们一个曼妙的背影。梁健和朱怀遇对看一眼,心里道,今天才是最为关键的一天。

    省委组织部干部三处处长赵勤,早上刚刚泡好了一杯浓茶,正准备享受第一口,手机就响了起来。

    来电是长湖区区长周其同。周其同帮他家里争取到了三百八十万的补偿款,赵勤对他的印象值倍增。

    “周区长啊?这么早就给我打电话啦?”

    周其同的声音有些异样:“赵处长好啊,有事情想要向您汇报啊!”赵勤问道:“什么事情啊?”

    周其同道:“市里有些领导,认为给您家里的补偿款太高了,一定要逼我向你们要回拆迁款,然后重新进行价格评估和补偿,您说,这不是脑子有病吗?”

    赵勤听了非常生气,问道:“到底是哪个领导这么没脑子,我家的拆迁补偿又不是很高,才三百八十万,我们祖上传下来的房子、田地都没了!你们这到底是哪个领导这么没脑子,想做这种重新翻盘的事?”

    周其同听赵勤生气,且询问名字,内心高兴,得罪了省委组织部干部三处处长,某些领导搞不好,把自己的前途给搭进去了!于是,周其同把宏叙、高成汉、胡小英等人说了,还特意加上一句:“我对他们说,你们别被上访群众吓唬住了,这些都是刁民,越妥协他们就越来劲,最好的办法就是晾他们起来。但是,他们根本就不听我的,高成汉还为此让我写检讨。早上我去交检讨书,他逼我,一定要向你们追回那三百八十万!我看他们是疯了!”

    赵勤沉默了一会,语调冷冷地道:“先这样,我要打几个电话。”

    周其同挂了电话,心里很是得意,现在他不但已经撇清了自己身上的责任,还让赵勤把宏叙他们给恨上了,说不定赵勤可以利用自己的权力给他们施加压力!

    周其同想的应该不算错。

    就在周其同给赵勤打电话之后的一个小时内,宏市长、高成汉和胡小英都相继接到了省里的一些电话。按照不同职位,他们三人接到的也是来自不同层级领导的电话。宏市长接到一个副省长和一个政协副主席的电话,高成汉接到了一个省纪委常委的电话、一个曾经是高校同事的知名大学校长的电话,胡小英接到了一个某厅副厅长的电话。他们几乎都拥有一个共同的目的,那就是为省委组织部干部三处处长的事情说情。

    在官场一个人为另一个人说情,是讲成本的,讲值不值得,那些人出面为干部三处处长赵勤说情,这说明赵勤在他们心里的分量。既然如此,如果高成汉等人不给予回应,就会让他们很没面子,从而影响相互之间的情分。

    所以,在官场的说情,不仅仅说情的人有压力,被说情的人也很有压力,很多时候搞不好,就会在对方心里留下芥蒂,也有不少事情都是不给别人办事,人家就记恨你了!

    包括高成汉在内,大家都不想得罪省里那些老爷们!但是,在这件事情上他们没有退路了,否则不仅没办法完成省人大常委会孔主任交代的15天内完成拆迁的任务,以后整个北部新城的征地拆迁工作都有可能搁浅。

    为此,接到那些说情的电话之后,宏市长马上跟高成汉、胡小英打了电话,意思是在这个问题上,不论谁说情,我们都不能退让。高成汉和胡小英本身就是讲究原则的人,特别是遇上这种大问题,不可能因为有人打招呼,就放弃了。这会,市长又就这个事情,亲自给他们打电话统一思想,就更加不会退缩了。

    高成汉道:“宏市长,你想想,赵勤为什么会给我们打电话?他怎么知道,这件事情会跟我们三个人有关系?”经高成汉一提醒,宏市长道:“还能有谁?”

    这样一来大家也算是明白了,肯定是周其同表面上向赵勤追讨补偿款,其实却是向赵勤通报军情,把内部决策人全部泄密给了赵勤。

    高成汉道:“宏市长,我有一个提议,如果这次周其同同志,不能完成任务,将赵勤家的征地补偿款追讨回来,我建议追究其责任。这一方面是回应百姓群众的要求,在征地补偿上出这样的问题,想要糊弄是糊弄不过去的,必须追究责任人的责任,才足以服众;另一方面,是对其在组织纪律上的警示,为了讨好省委组织部的干部,不惜透露不该透露的消息。”

    宏市长略作考虑,说:“成汉同志,我同意你的意见。不过,这件事情得经过市委常委会的研究同意。”高成汉道:“这个是需要的,到时候我会提出来。”

    不出所料,周其同空手而归。他想,赵勤那里他已经去了,人家不肯还,他也没办法。回到镜州市,周其同就向宏市长作了汇报,强调了不少客观理由,比如赵勤说,补偿款已经全部给了他父母,跟他没有关系;比如老赵不觉得补偿高了,他还嫌不够。反正,这钱想要回来,千难万难,根本行不通,搞不好会闹出人命。

    宏叙听了之后,非常气愤地说:“如果这钱要不回来,怎么向百姓群众交代?”周其同轻描淡写地道:“群众都是纸老虎,如果上次他们到市政府门口上访,抓几个人关上十天半月,哪个老百姓还敢多话,我估计他们连个屁都不敢放了,这方面我有经验。”

    宏市长头一次感觉,这个周其同,说话根本不堪入耳,说的话根本就跟个混混头子说得差不多!宏市长怒道:“周区长,这就是你的群众观念吗?我看你是把我们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群众观点忘得一干二净了吧?!”

    看到宏市长真的发怒了,周其同有些发怂了,不敢多说。宏市长说:“在征地拆迁补偿款上出的问题,你作为长湖区区长、同时你又是具体操作者,负有主要责任。市纪委会向省纪委汇报之后,提请市委常委会讨论如何处置。”周其同忙喊冤道:“宏市长,这件事情也是经过大家讨论的,宏市长你也是同意的,怎么一下子责任都在我身上了?”

    宏市长显然没有兴趣跟周其同多废话,只说了一句“你出去吧。”

    胡小英接听完电话,对梁健说:“周区长从宁州回来了,钱分文没拿到。宏市长和高书记打算向市委报告,对周区长追究责任。”梁健道:“周其同是省管干部,市里能处理吗?”胡小英道:“应该是市委提请省纪委进行处理吧!”梁健道:“追究责任是肯定要追究,但是那三百八十万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算了?”

    胡小英道:“宏市长没有说。接下去,谁去做这个难人呢?”梁健心想,如果没有谁来做这个难人,这件事情难道就这么不了了之了?也太便宜赵家了,梁健还担心:“而且老百姓都看着老赵家呢!如果老赵家的钱不吐出来,他们肯定会要求同样的赔偿。尽管我们要尽可能为老百姓谋福利,但是征地拆迁是一个整体面上的工作,不能胡来,应该按照补偿标准有序推开。”

    胡小英为难道:“你说得都对。这钱去要的话,最应该由周其同去要,他要不过来,谁还能去要呢!难道让我去,还是宏市长去?或许是高书记去?”梁健转了个念头道:“这种小事,你们都不用去,还是我去。”

    胡小英非常惊异:“你去?”梁健点了点头说:“是的,姐,你只要给我派一辆车,我马上就出发。”

    胡小英道:“要不要跟宏市长说一声?”梁健想了想道:“不需要了,这两天宏市长把我派给你用,我只要对你负责就行了。跟宏市长汇报了,他可能还会担心!我还是安安静静去把事情给办了吧!”

    胡小英听了不由笑道:“你这话说的,怎么就跟去追求一个女人一样。”梁健说:“难度差不多吧。”胡小英不笑了:“你确定你真的要去?”梁健也认真的点了点头,表示他是真想去把事情办好。

    胡小英知道梁健的能力,但是这次事情,周其同都没有办妥,他又能去做些什么?她实在有些没底。但除了放梁健去,她还能做什么?

    胡小英道:“你还是用我的车去吧,这两天如果征地拆迁的事情不解决,我恐怕也用不到车了。况且我的驾驶员小方,以前也替你在宁州开过车。”梁健说:“还是给我另外安排一个驾驶员吧,毕竟小方是你的司机,如果你紧急用车的话,不方便。”

    胡小英坚持道:“你放心用吧,这些天我不打算出去,如果真有急事,我会让办公室帮我调度。用我的车,放心一些,有些驾驶员可能会乱说,不放心,影响你办事。”

    最后一条理由,让梁健不再犹豫,他说:“那好吧,我现在就准备一下去宁州。”

    胡小英将梁健送到门口,梁健迟疑了下,转过身来,看着胡小英。尽管是在办公室里睡了一晚,胡小英今天的气色却显得极好,皮肤白皙、透着红晕。如果没有区委书记的帽子,也许很多男人都会打这个风韵不凡的女人的主意。然而,她身上的职务,就如是一个天然的筛子,将无数男人都筛在了外面。

    胡小英也看着梁健,想要说什么,却没说,眼神里好像有什么话。梁健开门出了胡小英办公室,跟朱怀遇说,自己有任务要去一趟宁州。

    朱怀遇有些奇怪,不过也没多问,只道:“要给你安排车吗?”梁健说:“胡书记吩咐了,让我用她的车,如果胡书记有事急需用车,要麻烦你给予保障了。”

    朱怀遇在梁健肩头拍了拍:“你放心,我是委办主任嘛,大事办不了,这点小事,我还是能安排的。另外,我等你回来,到时候我们好好聚个餐。”

    梁健也在朱怀遇肩上打了下:“没问题!”

    朱怀遇特意将梁健送到大厅平台上,见梁健上了车,他挥手等着车离去,心道,胡书记对梁健可真够好的,自己的车都给他用。

    车子一过高速卡口,梁健就掏出手机打电话给一个人。对方没有接电话,手机就挂断了,接着一条短信飞了过来。

    上面写得倒是挺详细:“兄弟,不好意思,我在开会,还有半小时结束,到时候我跟你联系。是不是到宁州来了?晚上一起吃饭。”

    梁健看了时间,差不多三点半,下高速还要四十五分钟,进入宁州市区到达省委省政府大院,起码要半个小时,最快的速度见到冯丰还要一个小时一刻钟。梁健回了短信:“冯大哥,不急,你先忙,我还要一个半小时到,到时候在大院门口等你!今天我请你。”省委副书记秘书冯丰马上回了短信过来:“行。不过,到了宁州,还是我来请你。”

    车子开得平滑,音响播着老歌,梁健就有些犯困了。手机信息突然响了下,一看是蔚蓝的短信:“你还在长湖区?”

    梁健心里一动,回道:“我已经去宁州办事了。听说你身体不好?”蔚蓝说:“不好意思,女人就是每月那点事麻烦,等我好了,下次请你吃饭,也真是好久没聚了。”梁健心想,这几天要请我吃饭的人可真多,想起蔚蓝好看的脸蛋,美妙的身材,他不能不心动,她说请他吃饭,是不是暗含着什么意思呢?

    上一次吃饭喝多了,两人去开了一次房。当时她还是乡镇妇联主席,现在她已经是胡小英的秘书,他即便对她有想法,恐怕也不会随便再跟她发生关系。但见一见蔚蓝的想法还是非常强烈,美女总是受欢迎的。梁健也不想把话说死,发了条短信:“等你身体好了再说。”

    蔚蓝回了一个害羞的表情过来。这个害羞的表情,搞得梁健有些心痒。难道是蔚蓝刚才对他发过去的话会错意了?

    他刚才发的短信是“等你身体好了再说”,难道她理解成,等她大姨妈过了再说?这话又不能解释,他只好不再回短信。

    发完了信息,倦意又袭来。昨天睡在朱怀遇办公室,毕竟没有好好休息。梁健迷迷糊糊有些打瞌睡的意思,忽然感觉车头猛地一沉,车子来了个紧刹车。梁健的脑袋差点撞击到了前面的皮质椅背上。“怎么啦?”

    “有个女人疯了,拦车!”

    “哪里?”梁健挪动了屁股,从挡风玻璃往前看。果然有一个女人拦在他们车前,这个女人还是一个美女,几缕长发遮住了脸颊,并不是看得特别清楚。梁健问道:“她要干什么?”

    驾驶员小方说:“谁知道啊?这个疯女人,在高速上拦车,有什么好事!我刚才想往一边躲开她,她竟然追到了高速路中央,真是不要命了……”

    驾驶员还没抱怨完,成功拦下车子的美女,已经跑到了车子右侧,拉动车门,车门从内部上了锁,她拉不开,就在窗上敲了起来。

    小方摇下了电动车窗,气呼呼地喊:“找……”小方接下去肯定就会说出一个“死”字,这个字还没说出来,梁健忙在小方肩膀上拍了下,示意他不要太无礼,因为就在女人敲车窗的一霎那,他似乎感觉女人非常眼熟。

    小方被梁健这么一提醒,马上闭上了嘴巴。

    “不好意思,我们的车抛锚了,我看是镜州市的牌照,就拦了,不好意……”美女说了一堆抱歉的话,还算有礼貌,等她目光瞟到梁健,她顿时停住了,“梁健!”

    这时,遮住美女的飘逸长发已经从脸庞移开,梁健看清楚了美女的脸,他也很惊讶,竟然会在这里遇上她:“熊处长?!是你?快上车吧!”

    后面此起彼伏地响起了喇叭声,毕竟在高速路中央随意停车,很多人都会路怒。

    梁健赶紧推开了车门,让好久不见、美雅动人的熊叶丽上车,熊叶丽似乎为向他证明自己的话不是胡说,上车之前,特意向后面指了指。梁健探出身子,看到在四辆车开外的硬路肩上,正有一辆passat抛锚在那里,一个司机模样的男人钻进了引擎盖底下鼓捣着,时不时用袖子擦试一下脸,看来一时半会可能都修不好。

    熊叶丽道:“这是单位的车,送我去省委组织部交一份材料,省委组织部的领导还等在办公室呢!这车却在这里抛锚了,真是急死我了!我突然看到我们镜州市牌的车子,也不管了,就拦了。”

    干部二处处长亲自送材料,看来这份材料颇为重要。梁健不等熊叶丽说话,就说:“这真是巧啊,我也去省委,快上车吧,正好送你过去!”熊叶丽听完,脸上绽出了笑容,等梁健往里挪了挪,熊叶丽就坐了进来,朝梁健笑道:“你可真是我的及时雨啊!”

    车子往前驶去,有一些车从后面越过时,狠狠地对他们敲了敲喇叭,甚至有人用手做了个鄙视的手势。熊叶丽抱歉地笑笑。

    梁健探听地问:“熊处长,你这次去省里,是去给干部三处送材料吗?”梁健是担心,熊叶丽所做的事情,会不会跟干部三处处长赵勤有什么关系。

    熊叶丽说:“不是,如果是三处的材料,我也就不自己去了。是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需要的一些文件,部里领导说还是让我亲自送,这一方面是表示尊重一点,另一方面我家在宁州也有房子,就当是度周末了。”

    梁健突然想起,熊叶丽的丈夫是省人社厅副厅长乔国亮,早间在传他可能要到镜州市担任常务副部长,不过一直没有兑现。梁健说:“你这可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啊!”

    熊叶丽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只是朝梁健勉强的笑笑。梁健顿时感觉,熊叶丽似乎并不是特别开心。

    一时沉默,熊叶丽道:“从四川天罗回来,好像也快一年时间了。我也早听人说,你从长湖区委组织部,调入市府办担任处长,跟着宏市长,但是奇怪的是,我们一直没有碰到。”

    梁健抱歉道:“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有主动去熊处长这里报到。”熊叶丽朝他一笑说:“你没必要向我报到啊!你现在是宏市长的人,说实话,我们都要巴结你呢,你信不信?”

    梁健摆手道:“说什么呐!组织部是干部的娘家,熊处长又是干部处长,我们这些小科级干部是真的该多去熊处长那里汇报工作。”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