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87.第291章梅家村宴

《官场局中局》 287.第291章梅家村宴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熊处长朝梁健看了眼道:“那也行啊,要不今天就给你一个机会,晚上我请你吃饭,你顺便向我汇报工作吧。 ”梁健说:“那不好吧,你难得回一趟宁州,我就不打扰你们小两口相聚了。”

    熊叶丽听梁健这么说,眼神一暗,她想要说些什么,不过看了一眼驾驶员,就没说。梁健看她的情形,知道也许有些话,她不想当着另外一个人说。但他又不好多问,心里却升起了一丝好奇。

    车子下了高速,两人之间就没多说话。驾驶员小方为避免沉默的尴尬,播放了几首流行歌曲,很快便到了省委省政府的大门口。

    熊叶丽对梁健说了声:“谢谢!”梁健见熊叶丽声音低落,似乎不开心,也就跟着下了车子,问道:“熊处长,晚上你真有空一起吃饭?”熊叶丽圆润又略显暗淡的眼神,瞧着梁健说:“不是被你拒绝了吗?”

    梁健解释说:“我只是不想占据你和你丈夫的时间,不过如果熊处长真有时间,我请你吃饭。”熊叶丽的眼睛一亮:“你请我,就我们两个人?”梁健说:“还有我一个朋友,省委副书记的秘书,认识一下吗?”

    梁健把冯丰拖出来,是想对她说,这不是一个普通人,也许熊叶丽感兴趣。没想到,熊叶丽眼神又是一暗:“原来,你早就有安排了。算了,我们下次再聚吧。我先去省委组织部交材料了。”

    熊叶丽进了省委省政府大院,步态优雅、摇曳多姿,引起不少进进出出大小官员的回头。在省委省政府大院门口站岗的警卫,对陌生人都要求出示证件,或者需要电话确认,但对于她却报以微笑的点头,让她进去了。

    也许是因为熊叶丽老公在里面当副厅长,这些警卫早就已经认识熊叶丽了。

    没能跟熊叶丽一起吃晚饭,梁健还真有些小小的遗憾,毕竟有这么一个美女处长在眼前,对男人来说,多多少少会增加些视觉享受和心理快感。梁健不由想起,爱因斯坦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什么是相对论?同样的一个小时,和一老太太一起过你会觉得时间很长,跟一个温柔美丽的女孩在一起你就会觉得时间短促,这就是相对论。

    不过,遗憾也已经不可挽回,今天他的确还有要事,必须跟冯丰见面,这是他的任务,他可不能因为美色而忘记了肩负的重担。

    回到车上,梁健给冯丰拨电话。驾驶员小方笑道:“梁秘书,人家美女主动请你晚饭,你都不答应,美女好像不开心了!”

    梁健笑说:“别瞎说啊,人家只不过是客气而已。而且,晚上我们还有正事要办呢!”

    五点半左右,省委副书记秘书冯丰从省委省政府大院出来,上了梁健的车,说:“兄弟,今天老哥带你去吃农家菜。”

    梁健道:“冯大哥,说好了啊,不管吃什么,今天都我买单!”冯丰笑说:“到了宁州,还让你买单,这怎么行,老哥来!”梁健笑说:“每次来宁州都吃你的,再这样,下次我就不敢来了!”

    冯丰朝梁健瞧了眼,看他态度十分坚决,就说:“那好吧,这次就由你来请,下次老哥再请你。我可不想因为要抢着付钱,把一个兄弟给得罪了!”冯丰朝车子内部看看,道:“梁健,你已经配了奥迪专车了?”

    梁健说:“哪有啊?这车是长湖区委书记胡小英同志的,今天来找冯大哥,她说借我用用。”冯丰想起来,梁健多次跟他提起过胡小英,就说:“哦,原来是胡书记的。”

    驾驶员问道:“我们往哪里开?”冯丰说:“我忘了告诉师傅了,梅家村!”

    梅家村是宁州市有名的茶场,隐藏在宁州市东湖南边崇山峻岭之间,梅家村的绿茶驰名天下,口感极佳。这几年又开辟了农家服务,宁州市政商界和中产阶层,到了周末或者空闲时间,都喜欢驾车往那里跑,主要是贪图那里的山清水秀和农家美味。

    小方对梅家村当然有所了解,答应了一声“梅家村,好叻。”

    梁健问道:“冯大哥,我们就这么直接过去?你不带上小宇?”自从上次小宇来到宁州之后,梁健就知道,冯丰跟她已经同居了。这次冯丰没有带上小宇,他感到有些意外。

    冯丰道:“算了,她现在忙得很。白天她四处看房,晚上还跟闺蜜练瑜伽。”梁健笑道:“看来,小宇跟你是跟对了。”其实,梁健并不愿意多见小宇,毕竟以前小宇跟自己有过一些关系,而且他感觉,小宇这女孩,心里有些不安分的东西,他怕她做出什么事情来破坏他与冯丰之间的关系。

    梁健就说:“这么说,今天就我们哥俩了!”冯丰说:“怎么?嫌弃孤单寂寞啊?如果你想要叫女人的话,老哥这就打个电话。叫一两个美女是绝对没问题的。”梁健连忙摇手,捏住了他的手:“别。没有女人更好。其实很久没有跟老哥单独喝酒,单独聊聊了!”

    冯丰笑道:“我也是这么一种感觉,想想当初,老哥落魄的时候,就只有梁健你跟老哥喝酒啊!现在老哥有了点地位和身份,那些以前不理我的人都想跟老哥喝酒,他们配吗?能和老哥我单独喝酒吃饭的,也就只有你梁健了!”

    梁健颇受感动,冯丰虽然已经位居省委副书记的秘书,不过他内心中还保留着一份真性情,这多少还是有些难得的。梁健说:“那今天我和冯大哥,好好聊聊。”

    梅家村依山傍水、风景如画、近树手可折摘、远山眉可触,尽管天色已暗,这番世外桃源般的景致,顿时让心里闷闷的人有种放空的感觉。梁健不由叹道:“好地方啊!”

    冯丰倒是来过多次,不说审美疲劳,也已经有些习惯了。下车的时候,冯丰道:“我倒是羡慕老弟啊,初来此处,感觉很好。有人说,再美的美女朝夕相处很快也如左手握右手,再美的景致天天入眼也会习以为常。这就是为什么,住在这里的居民,只剩下了柴米油盐。”

    梁健细细品味着他话中的意思,笑道:“所以每个人都在追求新鲜感。但是追求新鲜感,是没有止境的,会让人把正常的需要,变成欲壑难填。老子,说过一句话,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打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

    冯丰朝梁健竖起了拇指:“老弟果然是江中大学的大才子,出口成章,老哥自愧不如。可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谁还能甘心寂寞,谁不在为着能尽可能的体会那色、音、味而搏命呢!”

    梁健笑说:“是啊,难啊!”车子停在一块碎石停车坪上,前面就是一座造型典雅的农家小馆,冯丰道:“就是这里!我们下车吧!师傅你跟我们一起吃吗?”

    驾驶员小方跟着区委书记,一直很懂规矩。他知道梁健和冯丰有事要谈,就说:“不用了,两位领导你们吃吧。我在大厅里自己安排一下,吃好了随便看看这里的风景。”

    冯丰笑说:“这里真可以溜达一下,景色很不错,还能看到美女。你尽管点自己喜欢的,记在我的帐上。”

    下了车,扑面而来的就是一阵清冽的新鲜空气,令人心旷神怡,精神倍好。冯丰带着梁健进入了农家菜馆,有人把他们引入了一个闲适小包厢。这里都是木质座椅,由于现在是冬季,上面都搁了色彩鲜艳的帆布垫子,坐在上面既闲适又舒服。

    上了茶,点了菜,看着窗外山景,有种人闲桂花落的错觉。冯丰说:“待会我们就喝酒聊天,这会先把你来宁州的正事跟我说了吧。我先把事情给办了,然后我们好好喝一下、聊一聊,我老板正好下午去北京了,难得一天清闲。”

    梁健就把征地拆迁中遇到的事情说了下,并把在工作中周其同和赵勤之间的事情说了。冯丰认真听着,右手支着椅子扶手,说:“380万?家里又没别墅,就几栋二层楼建筑?”梁健说:“就这么点房子,380万。”冯丰道:“你们周其同区长,还真不拿公家的钱当钱啊。”梁健说:“如果赵勤那里的钱不退,海外归国人员创业园征地拆迁就要受阻,整个项目的落地不知到什么时候,上次说的,请马书记儿子到镜州发展的事情,可能也会黄掉……”

    梁健说的很清楚了,如果能够把钱追回来,对于马书记儿子落户镜州,也是很有帮助的。冯丰听了之后,说:“我明白了。这件事情,我要向马书记汇报。你什么时候要结果?”

    梁健听说马书记去了北京,就知道有些难度了,不过他还是说:“最好是今天就有结果,如果不行,明天也得要结果。老百姓拖不起,不早解决,就会留下隐患。”

    冯丰皱了下眉头,不过还是站起来说:“那我现在就打电话向马书记汇报。”

    冯丰走出了包厢,电话打得很短,他进来时,脸上有些喜色:“马书记说,他会马上给省委组织部长打电话。”

    赵勤是省委组织部的干部,当然归省委组织部长管,幸好省委副书记是分管组织工作,为此,他打电话给省委组织部长是会发生一定效果的。只是,梁健有些担心,省委组织部长会不会听省委副书记马超群的话?

    事实证明,马超群书记的话是管用的,一会儿时间,冯丰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冯丰“嗯、嗯,好的”说了几声。梁健就听出,这肯定是来自领导的电话。

    冯丰听完电话,就对梁健说:“马书记很重视,他已经跟省委组织部部长打过电话了,让他了解一下情况,并明确强调,我们省里的干部,绝对不能利用手中的职权便利,在基层耀武扬威,在征地拆迁等工作中漫天要价!”

    梁健说:“有这话我就放心了。”

    冯丰说:“这事就这样了。接下来,我们不谈工作,喝喝酒、聊聊天吧!”

    喝的是绍兴黄酒,吃的是家常小菜,待在如画山间,聊得却是俗世俗情。有时候,俗也是好,在俗当中,人有归宿感。

    冯丰聊到自从当了省委副书记秘书以来,生活跟以前真是天差地别,以前自己窝在没权没势的党建办,一个大活人活生生被人忽略不计。现在,你想让人家对你忽略不计,你还做不到。总是听不完的电话、吃不完的饭、约不完的茶,只要你有空。冯丰说,你是市长秘书,应该也有同感吧?

    梁健平时也是忙得很,当然明白这其中滋味,也说,人就是这样,如果没人理会你,你就会空虚寂寞,没有存在感;但如果找你的人太多,你又不堪重负……在这个体制中、这个氛围当中,有多少人能够逃得了这个“围城”……

    这么漫无边际的聊着、这么随心所遇的喝着酒,不知不觉,时间过去了两个小时。冯丰接起一个电话,说是某个副厅长请他去喝酒,冯丰说不去,他有兄弟在宁州,他得陪。梁健说:“你陪我也已经陪得够久的了,你去忙吧,人家副厅长找你,说不定有什么重要事情!”

    冯丰舌头有些饶了:“什么重要事情啊!无非是想升官发财,都是他们的重要事情,不是我的重要事情!”

    那边的副厅长,听冯丰说要陪同一个兄弟,就想,这兄弟肯定也是一个重要人物了,在电话中死活让冯丰把他兄弟一起带去。冯丰说不了不了,挂了电话。那边不知是喝多了还是怎么,又打了电话过来,一定问他兄弟是哪里的。冯丰说,是从镜州市来的兄弟。

    对方说,他跟镜州市有很大的渊源,一定让冯丰带着他兄弟一起去,并且说,那地方是一个能够喝酒的书吧,环境又安静,气氛又优雅,真诚恭候。冯丰有点绕不过了,问梁健去不去。梁健也不想耽误了冯丰的应酬,就道:“那好,去一下吧,呆会我早点走。”

    梁健他们上了车,向着东湖畔一家叫做婉约的书吧开去。梁健在江中大学读书的时候,就去过那家书吧,特小资,不过,梁健只去那里看过书,却从没有在那里喝过酒,这不是他大学时代能够承受得起的奢侈享受。

    路上,梁健忽然接到胡小英的电话。胡小英说:“梁健,你的宁州之行,效果很明显啊!”梁健听出胡小英声音中的喜悦和兴奋,问道:“赵勤他们肯退还征拆补偿款了?”胡小英说:“没错,他父亲老赵已经打电话给征拆办,说同意退还。梁健,你找了谁?这件事这么容易就搞定了?”

    梁健听到这个好消息,就说:“胡书记,我现在和冯丰大哥在一起。你让他听一下电话吗?”胡小英马上明白了,梁健肯定是找了省委副书记的秘书冯丰帮了忙,否则效果没有这么快:“好啊,让冯处长听一下吧。”

    胡小英在电话中对冯丰表示了感谢。冯丰也没有想到这事,这么快就办好了:“胡书记,我这是举手之劳,梁健是我老弟,他的事情我不尽力,谁的事情我尽力啊!我还要感谢你呢,我们正坐着你车呢,否则很不方便啊!”

    胡小英说:“这是小事,晚上你们玩好,费用算在我这里吧!”冯丰说:“哪儿敢啊!今天我兄弟来,当然我来安排,下次到镜州我也就不客气了,肯定会劳烦你的。”

    到达婉约书吧之后,梁健对驾驶员小方说:“这里附近不知有哪家宾馆比较舒服?你可以去找一下,订两个房间,你可以先休息,我自己回去。”小方知道梁健这一活动,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自己等在车里着实无趣,能够到宾馆那就如犯人得到假释一般,说道:“好的,梁处长,我去找找。”

    冯丰说道:“别找了,这里向西一站路,就是黄龙饭店,五星级宾馆,你们晚上就住那里!”小方问梁健:“梁处长,你看怎么样?”冯丰说:“别问我老弟了,我来安排,不用你们出钱。”

    说着冯丰拿起了电话,梁健想要阻止,电话已经通了。冯丰对着电话说:“两间大床房,我兄弟和他驾驶员来住,对,就这样,谢谢啊,潘总。”

    冯丰放下电话,对梁健说:“黄龙饭店的老总是我朋友,说过多少次,让我去他那里住,我本来就是宁州人,干嘛去一家宁州的饭店住啊!所以一直没去,今天正好,你们两位替我去完成一下任务吧!”

    “遵命。”梁健笑道,心想,冯丰在宁州市难道真的已经到了呼风唤雨的地步了吗?

    嘱咐了驾驶员小方去黄龙饭店先拿房卡,梁健就跟着冯丰进入了婉约书吧。

    这书吧还真有些特别,有些小资,有些情调。一楼里间是书店,外间是咖啡吧,全木质的桌椅,几个看上去是大学生或者文化人的,陷在沙发里低声细语,也有几个美女在书架旁流连。

    冯丰和梁健,只是好奇地兜了一眼,他们没有时间多看,已经被下来迎接的人看到,招呼他们一同沿着木楼梯盘旋而上。

    迎接他们的人,中等身材,戴着黑边框眼镜,不胖不瘦,穿一件黑色外套,真有些辨不出是机关工作人员,还是高校老师。

    到了二楼,才看到这里是一个相对更加私密的空间,也更加宽敞,有几间包厢,包厢外面是一些蛮有意思、很讨巧的画作。梁健对画没有研究,根本认不出是谁的作品,反正也就是一个小资的情调。到了这里,梁健才感觉到,与宁州相比,镜州还真是一个相对较小的三、四线城市,在镜州是找不出这样一家特别的书店的,或许不久的将来会有,可至少这一两年不会出现。

    一间包间的门已经打开了,里面隐约有人,迎接他们的人说:“冯处长,让你朋友一起进来吧!”

    冯丰走在前面,梁健跟在他身后进入了包间。刚一进入,猛然眼前一亮。这一亮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是来自多方面的刺激。

    当然最为亮眼的就是房间里的三个美女,梁健一下子感觉仿佛来到了《小时代》里的三姐妹,年龄都比梁健还要小几岁,有个穿着价值不菲的皮草,即便空调之中也不忘脱下来,其他一个也穿着黑色简约的皮衣,还有一位只穿了白色衬衫,胸口的一颗纽扣仿佛是自己崩开的,丰满和浑圆的雪峰在里面若隐若现。

    这三个女人仿佛是代表了冬天、春天、夏天三个季节,如果再来一个秋装的,就可以说是四季姐妹。走入这个春色满园的包间,估计只要是个男人,肾上腺素都会加速分泌。

    这第二刺激是,这包间的内部设计,真可以算得上是一种“文化的奢侈”,除了中间的巨大木桌子和白色布艺沙发,三壁都是书橱,排满了书,令人感觉置身于书的海洋当中,另外一壁是一扇巨大玻璃窗,可以看到外面院里的广玉兰花。

    第三刺激,那就是桌面上所置之物。木桌上放满了红酒和水果,梁健瞄了眼,看到这应该是法国酒。完全是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书、酒和女人都有了。梁健不得不叹服,这副厅长哥们的生活品质,真是与众不同啊!

    三位漂亮女孩,瞧见有人进来,先仍是坐着,等到副厅长介绍说,这是省委大秘冯处长时,他们都站了起来,伸出纤纤玉手,跟冯丰握了手。冯丰说:“真正的大秘,是我们这位梁处长。”

    经冯丰这么一抬举,美女们也纷纷与梁健握手,她们的手,温度各不相同,但同样的滑腻柔软,天生就是享受生活的命。梁健谦虚道:“大哥,你别替我吹牛啊!”冯丰说:“怎么吹牛了,市长的秘书,不是大秘是什么!”

    副厅长听说:“原来,你是宏市长秘书啊?你好,你好!”梁健点了点头,问道:“请问,这位领导是?”

    副厅长笑呵呵地看看梁健,又去看冯丰,意思是让冯丰帮助介绍。

    冯丰笑道:“这位可是我们省里大名鼎鼎的年轻厅长,省人事厅,现在叫人社厅,乔国亮厅长!”

    冯丰不介绍还好,一介绍,梁健心里一跳,暗道:“乔国亮,省人社厅!那不就是熊叶丽的老公吗?”

    再看看乔国亮身边美女如云,梁健心想,难道熊叶丽嫁给的是一位花花肠子领导?

    冯丰见梁健神色微变,问道:“怎么,你早就听说乔厅长了?”梁健笑道:“那当然,乔厅长大名鼎鼎。”乔国亮对梁健增添了一番好感,问:“冯处长是在哪里听到的啊?”梁健就说:“领导口中,说乔厅长有可能去我们那里担任重要岗位啊!”

    梁健早听人说过,乔国亮可能去镜州市担任常务副市长。既然他是道听途说来的,这里一说也不防,权当是拉近乎了!

    乔国亮听说,果然开心地笑道:“哪有啊,哪有啊!这事八字还没有一撇,要我们冯处长在领导耳边多说几句好话才行啊!”冯丰说:“乔厅长能力这么强,哪还用我说啊!”

    乔国亮心领神会地说:“大家快坐。咋们用美酒来欢迎两位领导。”于是大家举起了酒杯。乔国亮突然又说:“等一等,这么坐着不对头啊。熟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现在三位美女坐在一块,那怎么搞啊!”

    他说的“怎么搞”,带着点歧义,其中一位叫落落的美女撒娇地说:“乔厅长,你说话怎么这么粗糙啊,什么‘怎么搞’,有女孩子在好不好!”

    落落这么一说,反而增添了暧昧的气氛,乔国亮说:“好吧,这是个文雅的地方,我们就不说什么‘搞’这类的话了,我们就说‘弄’吧,怎么弄?”那个美女照着乔国亮胸口一记粉拳。

    乔国亮一把捏着她的拳头,说:“好女不跟男斗!”落落说:“我不是好女,我是美女。”乔国亮说:“好吧,美女,说正经的,我们位置还是换一下吧,呆会敬酒也方便一些。”

    说着,漂亮的女人互看了眼,站起了身子。她们上身穿的不同,下身却都是短裙,只是短裙的款式不一。那些滑腻丝袜中的美腿从裙中伸出,冯丰和梁健不由都多看了眼。只要是个男的,应该都会多看一眼。要知道,外面这隆冬时节是很冷飕飕的,这几位美女却毅然决然地身穿短裙,不是给男人看的又是什么?

    围着大桌子是四张双人沙发,一换位置,每张沙发里就变成了一男一女。坐在冯丰身边的美女叫六六、坐在梁健身边的则叫千叶。跟他们坐在一起,梁健不由想起曾经在镜湖遇上过三闺蜜,他们就是雪娇、小宇她们,从名字上看,这宁州的姐妹显得更加高大上一些,气质上也更加风花雪月。

    人是活在不同的圈子里的,而每个圈子都有准入门槛,如果他梁健不是宏市长秘书,不是冯丰的哥们,虽然这间婉约书店的门是进得来,但这包间的门却一定进不来了。

    然而,梁健却感受不到当时与雪娇他们在一起的快乐,毕竟这是一个陌生的环境,而且,他已经知道这位副厅长乔国亮是熊叶丽的丈夫,梁健的心更有些忐忑。

    梁健想起当初在绵阳温泉中,与熊叶丽的温柔瞬间;又想起今天来宁州时熊叶丽眼中的阴翳,也许熊叶丽也知道了丈夫在外的风花雪月……

    “来,今天我们都是自己人,大家放松一点,我们好好喝点酒,聊聊天。”乔国亮当然不知道梁健在想些什么,如果他知道梁健和熊叶丽那么熟识,恐怕要吓一跳。当然,梁健是不会告诉乔国亮的。

    “梁处长,我们来喝一杯?”身边的六六主动敬梁健的酒。梁健笑道:“六六?你不会是写《蜗居》的六六吧?”女孩说:“蜗居是什么?”梁健说:“是一部电视剧。”六六说:“哦,好像是听说过的,是写七零后、八零后住房问题的吧?我是九零后,所以没看过。”

    梁健无语,写蜗居的六六不可能是九零后。梁健就与六六碰了碰杯,喝了酒。

    这么坐着,开始是相互聊着,相互碰杯喝着,也不知聊了什么,但知道喝了的是红酒。水果也被吃了不少。在一个书吧,大家根本就没看书,就是在那里喝酒,书不过成为了一种装饰,跟其他什么画啊、花草啊一样,是一种背景,一种氛围,也许暗示的就是一种高雅。

    渐渐的,大家相互敬的就少了,只顾着与身边的美女喝酒。乔国亮说:“今天机会难得,我们和美女都要不醉不归。”说罢,他就真只顾和美女喝酒去了。

    梁健瞧见,乔国亮的手在落落美女的大腿上游移着,后来索性钻进了美女的超短裙下。冯丰似乎也喝了很多酒,先前两人的绍兴黄酒估计酒性还没醒呢,这红酒下去,更加迷迷糊糊了。

    看得出来,乔国亮是冯丰比较信得过的哥们,所以在这个包间里也就肆无忌惮,这也许是他们惯用的放松和发泄的方式。

    冯丰似乎感觉到梁健还不怎么放得开,就停止了与千叶喝酒,转过身来说:“老弟,这里你放心好了,都是自己人,信得过的。”乔国亮听出了冯丰的意思,就对六六说:“六六,这样的帅哥,如果你今天放过了他,恐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