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89.第293章意外情缘

《官场局中局》 289.第293章意外情缘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六六盯着梁健:“真的?”梁健“善意”的谎言都已经出口,不能吞回去,只能硬着头皮说:“真的。 ”六六也不争,只是说:“那好吧,我陪陪你,等你朋友来了,我马上就走。刚才喝了那么多酒,我把你一个人扔在宾馆里不放心。”

    梁健没想到,这个六六还挺难缠!现在,梁健有些没法子了,谎已经撒了,要等到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朋友,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梁健有些头大,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在这里等一会,然后假装看下手机,说朋友不来了!

    六六看着梁健笑,似乎已经看穿他说的都是假话!

    “梁健!”忽然从他们身侧,响起一个女人动听的声音。梁健转过身去,一看竟然是熊叶丽。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感觉熊叶丽是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拼命抓住:“啊,你终于来了啊!”

    熊叶丽有些莫名其妙,拿疑惑的眼神瞧着梁健。梁健不让熊叶丽说出什么露馅的话来,赶紧对六六说:“六六,我朋友来了,你可以放心了。”

    六六的目光在熊叶丽身上溜了一圈,熊叶丽没有六六年轻娇媚,但熊叶丽怎么说也是大美女,更有一种成shu女人的风韵,且她身材很棒、眼睛妩媚,顾盼之间有种女大学生不具备的神采,让六六难占什么上风。

    六六的目光在熊叶丽身上停了几秒,然后又朝梁健看了眼,说:“梁处长,早点休息,我回去了。”梁健说:“谢谢你送我回来,后会有期。”六六不说话,转身离开了。

    看着六六窈窕的身影出了五星级饭店透亮的旋转大门,熊叶丽看着梁健:“你就这么放一个小美女走了?”

    梁健说:“放走一条小鱼钓一条大鱼,放走一个小美女不是又来了一个大美女吗?”熊叶丽明白梁健在说自己,脸上微微露出羞赧。梁健看了她一眼,又说:“何况,那小美女是90后,跟我有代沟。”

    熊叶丽看了眼梁健说:“你才多大啊,说跟90后有代沟。”梁健说:“反正是比90后大一点。”熊叶丽:“那你干嘛允许她送你来这儿啊!分明是言不由衷。”梁健叫苦道:“别冤枉我啊,是人家硬要送我回来的。幸好你来了,我说你是我今晚要见的朋友,否则我还真想不到什么办法,让美女回去呢!”

    熊叶丽说:“看来,我是做了你的挡箭牌了!”

    梁健说:“别说的这么难听嘛,你本来就是我的朋友啊。另外,你怎么会在这儿啊?”熊叶丽说:“我刚才从酒店门口路过,看到你的车就在外面,我想你应该就住这儿,顺便进来看看,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了你,还有刚才那位美女!”

    梁健说:“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街上走什么啊?你不用陪你老……哦,不是……”梁健本想说“老公”的,但一想,她老公根本就不在家,在几十分钟之前,梁健还在包厢里看到他老公搂着年轻漂亮的落落亲亲我我呢!

    熊叶丽却非常敏感,说:“你话怎么说一半啊?”梁健说:“没什么。”

    大厅之中,中央空调威力强大,外面夜寒凌冽,这里却温暖如春,熊叶丽身穿黑色束身风衣,脖子里系着浅蓝围巾,风雅成熟。这会也许是感觉热了,她将脖子中的围巾解下,露出白皙滑润的肌肤,更突显了女人的性感。

    梁健心道,男人真是一种不知魇足的动物,家里有这么娇美的妻子,放着不用,却偏偏喜欢跑到外面吃野食。

    熊叶丽见梁健看着自己的脖子,在一丝羞涩中又说:“你是不是也不打算请我去你的房间?”梁健没想到熊叶丽也提出要去自己房间,就有些惶然:“今天自己是不是有桃花运啊?两个美女都想要去自己房间。”

    熊叶丽跟梁健同是镜州市的干部,他对她就没有太多的警惕,而且因为他知道她的丈夫此刻正在外面花天酒地,他对她便隐隐地生出一种同情,不忍心拒绝,就说:“请,你是组织部领导,我请还请不来呢!”

    熊叶丽说:“我现在只是熊叶丽。别说什么组织部了,让人家听到还笑话呢!”梁健说:“有什么好笑话的,组织部就是组织部嘛,不过你不让说,那我就不说吧。”

    两人乘坐电梯上了七楼,进了房间。梁健没想到,冯丰给自己安排的竟然是一间套房,刚进去是会客厅,里面才是卧房,梁健请熊叶丽坐。

    熊叶丽却走到窗口,瞧着窗外:“你也太奢侈了吧,不仅住五星级,还住这么好的套房,你们市政府的领导都这样吗?”梁健说:“别误会啊,这可不是我订的,用的也不是政府的钱。”

    熊叶丽转过身来,笑道:“谁信啊!”梁健说:“你不信,你不信,去问你老……”

    梁健差点就说“你去问你老公”,这五星级套房是冯丰给安排的,熊叶丽的老公乔国亮跟冯丰在一起,想必也已经说起过了。但是,梁健不能说,保不准把乔国亮和其他女孩子在一起的事情也说出来。

    熊叶丽却已经追问:“老什么?”梁健道:“问这里的老板啊,老板会替我作证的!”熊叶丽白了梁健一眼说:“切,这里的老板我又不认识!”

    梁健煮开了水,给两人倒了一杯咖啡。熊叶丽喝了一口,说:“这里挺热的。”梁健说:“那是因为你穿得太多了,这里是中央空调。”

    熊叶丽就把外套脱了,里面就只剩一件英伦风格的衬衣,她洁白的手腕显露出来,一对饱满的小兔子躲在衬衣后面,给人一种破衣而出的错觉。梁健的目光,不由就在她比较显赫的地方,多停留了一会。

    熊叶丽端起咖啡,向梁健虚举了举,说:“没有酒,只能用咖啡了。”梁健也朝她举了举。熊叶丽忽然说:“梁健,像我这样的女人,是不是已经没有吸引力了?”

    梁健想说,开玩笑!但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感觉空气之中忽然弥漫起一种暧昧的氛围,他心道,熊叶丽到他房间里来,难道是为了跟他发生什么?

    再看熊叶丽,她脸上泛起微微的红晕,不知是因为外面冷空气的刺激,还是因为两个人单独相处使她心跳加快。梁健并非圣贤,这样的大美女在自己的房间,会无动于衷?而且,他深刻的知道,熊叶丽的丈夫此刻正在另一个女人怀里。这么一想,梁健的心理便少了些警惕,似乎即使和熊叶丽真发生些什么,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不过,他还是没有主动站起来,只是说:“我觉得你一直以来都是很有自信的啊,如果你没有吸引力,恐怕我们镜州市行政中心,就没有几个有吸引力的女人了!”

    “是吗?”说着,熊叶丽站起身来,挪到了梁健身边坐下。

    这又是再明显不过的暗示。梁健瞧着熊叶丽,她温润的眼神瞧着他,馨香的气息吹到了他的脸上。“我这要是没感觉才怪呢!”梁健心里道。

    熊叶丽又道:“你还记不记得,在四川时候的事情?”温泉水暖洗凝脂。梁健当然还记得那美妙的瞬间:“记得。”

    熊叶丽忽然朝梁健靠了过来。梁健在脑海里自问,像这样的女人向你投怀送抱,到底有几个男人抵受得住?梁健的手已经不由自主,滑到了熊叶丽的腰间,顺势将熊叶丽倾过的身体揽在了怀中。

    熊叶丽微抬起头,既有羞涩,又有大胆,她的手攀住了梁健的肩头。梁健一个侧身,将熊叶丽放倒在身下。沙发是那种高档的布艺沙发,充满了弹性,十分舒适。虽然两人都身穿衣服,但感受到熊叶丽身体上传来的温度和芳香,梁健下面就像久旱逢甘霖的小苗一样,立刻精神抖擞了。

    熊叶丽从脖子到耳轮犹如岩浆流过似的通红,梁健忍不住,唇齿一路向上。熊叶丽娇喘一声,娇柔无骨,让梁健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脑袋里只闪出一个念头,家里有这样的尤物,男人为什么还会去外面风花雪月?

    熊叶丽眼睛睁得大大,倒映着梁健的身影。梁健感受着身下的柔软和弹性,双手忍不住穿入她的衬衣,有些神魂颠倒。

    熊叶丽娇喘吁吁,目光有些惊讶地看着梁健,她说:“我们,这样不好吧?”梁健说:“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很快乐。”说着,梁健一把褪去了她的裙子,露出她莲藕般细长的双腿。

    梁健来到她双腿之间,感受着肌肤的润滑,强烈的快感激发他进一步的冲动。就在这时,熊叶丽突然推开了梁健。梁健被撩动的火烧火燎,这会要把他扔进冰窖里,他哪里接受得了。

    梁健低下头在她胸前流连,想要使熊叶丽就范,熊叶丽却似乎突然间改变了主意,想要并拢双腿,梁健却偏是不让,两人就在沙发上滚动、转身、跌宕,直到熊叶丽最后说:“梁健、梁健,请你放过我!我不愿意!”

    梁健一下子如被浇了一盆冷水,身上的热度一点点降下来。他从熊叶丽身上挪开,看着她,目光里有些冷意,也有些疑惑:“是你要来我房间的!”

    “不好意思,梁健……”熊叶丽从沙发上坐起来,整理衣服,“真对不起,梁健,我来你这里,只是想确认,我还有没有吸引力……我丈夫已经几个月没有跟我做那个事情了,所以我想可能我已经是一个完全没有吸引力的女人了!……”

    “所以说,你利用我,把我当成一个试验品?就是为了测测你的吸引力指数还有多高?恭喜你,你看到了,你的吸引力指数至少有90。”梁健很受伤,他自嘲道:“我还以为,你如此主动,是因为喜欢我,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熊叶丽说:“真的很对不起,到了最后,我才感觉,我不能背叛我老公。”梁健很无语,梁健本想说,你知道你老公在哪里吗?他值得你这样吗?不过,想到这样的话会让她受伤,他只是微微皱了皱眉,语气平缓地说:“好吧,你走吧。”

    美女六六离开黄龙饭店,并没有马上回学校,而是返回了婉约书店的包间。大家见到她,很有些惊讶,开玩笑地问她“这么快?”六六抱怨他们,说梁健在黄龙饭店有美女,他们还让她送,这不是耍她嘛。

    冯丰说,没想到我哥们自己找好女人了,真是对不住六六妹纸。乔国亮说,六六别在意,既然回来了,那就一起玩吧。说着欠了欠身子,让六六坐在他的左边,这样一左一右,他两个美女一起搂着。美女也没有意见,嘻嘻哈哈继续喝了一会儿酒。

    酒喝得差不多了,再喝下去恐怕什么事都干不了了,冯丰说:“我们不能再喝了,差不多了,否则该回不了家。”乔国亮说:“回什么家啊,你可是答应我,在黄龙饭店给我安排房间的。”冯丰说:“今天是周末,难道你不用回家交公粮?”

    两个美女听冯丰这么说,嘻嘻笑着,看着乔国亮。乔国亮说:“交什么公粮,我的都是私粮,想给谁就给谁。”说着,就将身边两个美女抱得紧紧。

    两个美女试图挣脱乔国亮,不过被乔国亮紧紧抱住,只有轻轻敲打乔国亮的份。冯丰说:“如果你真敢把这两个美女一起带走,我就告诉你黄龙饭店的房间号码。”

    乔国亮说:“那就这么定。我们走。”

    乔国亮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可以让两个美的有些不同寻常的落落和六六都跟着他走了。站在婉约书店门外,瞧着乔国亮将两个美女搂抱着,亦步亦趋地走向黄龙饭店。冯丰,既是羡慕,又是忐忑。

    羡慕的是,自己始终没有乔国亮这样的胆量,作为省委副书记的秘书,有很多限制,他不敢与女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搂搂抱抱;忐忑的是,乔国亮做事有些太高调,哪天会不会搞出什么事情来?

    熊叶丽对梁健说:“对不起,我很自私。”梁健这会已经冷静下来了,说:“没事,被人玩也不是第一次了。”听着梁健略带生气的话,熊叶丽也不能多呆了。

    要说,熊叶丽对梁健没有一点感觉,那也是不真实的,否则当初在绵阳,她也不会跟梁健一起“温泉水暖洗凝脂”了。还有这次,她想要找一个男人,看看自己是否还有吸引力,如果不是对梁健也有种特别的感觉,她何必要单单找梁健一个人?整个宁州市,往哪个酒吧里一坐不都是男人,就如发情的野猪一般拱上来?

    可,熊叶丽想到的却是梁健。

    但是,熊叶丽却过不了心里这一关,不管老公对自己多么冷淡,老公还是老公,她不能背叛老公。“背叛”这个词,她不能容许出现在自己的字典里。如果真要背叛,也不应该是她先。

    熊叶丽告别梁健,乘电梯向下去,等她刚出了电梯,朝门口走去,猛然浑身一震。

    只见,乔国亮正左右搂着两个美女,从旋转门厅中进来。他看样子已经醉得不轻,将两个美女搂抱得紧紧,有说有笑,兴致盎然。

    大厅之中没有什么东西遮挡,熊叶丽眼见要与自己的老公尴尬地撞个正着。恰巧从边上过来一个身材高挑的接待小姐,来到了乔国亮身边,将一张房卡递给了他,并向他解说着什么。熊叶丽趁机从他们身边滑过,没有人注意她。

    熊叶丽几乎是奔跑着来到了酒店外。

    她双手捂着嘴巴,眼睛已经顺着双颊滑落。她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老公竟然在外面如此不端,他将她置于何地?这下全部清楚了,为什么这么多天来,他碰都不碰她,原来他在外面已经忙不过来了!

    熊叶丽瞧着老公托着两个美女进入电梯,电梯门缓缓关上。她在玻璃门外呆呆地驻足了十来分钟,然后,她慢慢地恢复了行动能力,重新走入了旋转门。

    将熊叶丽送走的梁健,心里空落落的烦躁。**这东西,被勾起来容易,平息下去却有点难度。如果是几年前的梁健,恐怕会考虑找部电影,靠自己的右手解决一下。

    不过,如今的梁健已经远离了这活。他感觉,那么做只会让自己更加沮丧。梁健走进浴室,开足了水龙头,这么大冷天,原本洗个热水澡,异常的舒服,但梁健想起了“饱暖思淫欲”这个话,“暖”了,那是给自己火上浇油。

    于是,梁健豁出去了,开了冷水,往身上浇下来。“啊、啊”地喊着。

    这简直是自虐。等他从洗手间出来,那股骚动劲好像真被压下去了一些。

    梁健裹着浴巾,刚走了几步,背后的门铃响了起来。梁健觉得奇怪,这么晚了,还会有谁来打扰我?

    该不会是这种五星级酒店也提供特殊服务吧?梁健不想去开,门铃再一次被摁响,梁健没无奈,只好去开了门。

    一开门,梁健愣了,怎么熊叶丽又站在了门外?“你怎么……”梁健话还没说出口,熊叶丽已经冲了进来,扑到梁健怀里,背后的门被关上。

    那股如火的**,梁健刚刚才用皮肉之苦镇压下去,他可不想死灰复燃然后又被孤零零扔在一边,为此,梁健想要推开熊叶丽。

    熊叶丽身材高挑,这会又是义无反顾地冲过来,使得毫无防备的梁健,只能朝后倒退,不想就摔倒在了地上,熊叶丽扑到在了梁健身上。

    梁健在下,熊叶丽在上。目光相对,梁健提醒道:“熊处长,你知道自己此刻在做什么吗?”

    熊叶丽不理会,一手扯去了梁健身上的浴巾,喘着气道:“我知道!”

    梁健实在有些搞不清楚这女人了,刚才把他弄得火烧火燎,却扔下他不管,这会又冲进来,骑在他的身上。然而,有一点梁健还是注意到了,熊叶丽的眼睛微红,似乎哭过。

    在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可不想欺负一个内心脆弱的女人!梁健对熊叶丽喊道:“你冷静一点,你冷静一点。”

    熊叶丽却不管不顾,在他身上吻着,挠着,她坐在他的身上,身子弓着,从他脖子、胸脯、肚脐眼一路疯狂的吻下去。梁健原本用冰水强行镇压的火山,又一次在身体里熊熊燃起,只要是个男人,怎么受得了一个女人这般挑逗。

    如果再装“正人君子”,梁健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爆炸了。梁健朝熊叶丽喊道:“你可别怪我接下去对你做什么!”

    熊叶丽说:“我不怪你!”

    梁健双手飞速动了起来,将熊叶丽的外衣拉下。熊叶丽穿着风衣,并不是特别好脱,一拉,熊叶丽的双手就如被向后捆绑一般,胸就如冰山浮出了水面,蔚为壮观。梁健忍不住双手感受那有型的快感。

    熊叶丽轻轻喘着,好一会儿梁健松开了手,帮其衣服全部褪去,熊叶丽配合着,直到最后两人赤诚相见。梁健翻了身,让熊叶丽躺在了身下。瞧着这一雪白的酮体,梁健再也忍受不住,右腿不知不觉来到了熊叶丽的双腿之间,那份滑腻,难以言表,使人浑身酥麻。

    梁健再次看着熊叶丽,熊叶丽没有阻止他的意思,梁健也知道没有停下来的可能。等到梁健跟熊叶丽结合的一瞬间,他仿佛感觉到春水满江,感觉到桃花盛开,感觉到冰雪消融,感觉到森林欢唱,无以言表,却又充实可感。

    熊叶丽也没有想到,梁健的每一次微微的滑行,都让她体味到行走刀锋的快乐,她仿佛被抛入空中,掉下来时却没入天鹅绒,她就如冲浪到潮头,又如飞翔到云端,感觉坠落的刹那,她拼命抓住了梁健的后背,她仿佛找到了新的引擎,又将自己抛入了空中。

    梁健感觉到他后背,被熊叶丽的指甲掐得生疼,忍不住更加用力的将她推向幸福。两人的配合起伏,两人的潮涨潮落,在最后一起的嘶哑中终于完成了最后的乐章,一下子变得万籁俱静,只能听到对方疲惫的呼吸声。

    梁健瞧了一眼,身边修长、白润、成熟的身体,满意地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梁健在细微的水声中醒来,熊叶丽已经不在身边,一会儿,熊叶丽不着寸缕地从浴室里出来,她潮湿的发丝微卷,下身那一片黑羽光亮而美妙,梁健实在忍受不了这样的诱惑,浑身坚挺。

    他跑下床榻,一把抱住熊叶丽,将她扔回了床上,熊叶丽在身下眨巴着眼睛,话语之中没有了那种郁闷的气氛:“你还不够啊?”梁健也毫不客气:“远远不够!”

    两人再一次结合在了一起,这回不像第一次那般狂风暴雨,更像是细细品味对方每一寸身体的快乐,不急不慢,绵延不息,最后一刻,两人的身体都绷得紧紧,达到严丝合缝的程度。也许男人和女人,只有以这种方式,才能达到最近的距离……

    又一次的温柔缠绵之后,两人总算平静下来,靠在大床的床头,熊叶丽几乎是自言自语地道:“你说,女人是不是很傻?总是认为,自己的老公会只爱自己一个?”

    梁健感觉她是有感而发,说:“不能说女人傻,是男人要得太多。”熊叶丽说:“我老公,也在这个宾馆,现在正和另外两个女人在一起,多半也在床上。你说,我和我老公是不是很可笑?”

    梁健想起在婉约书店,乔国亮听说冯丰给梁健安排了住处,就要求冯丰也给他安排一个房间,没想到他还真敢来住。梁健说:“我也不想骗你,晚上我和你老公在婉约书店见过,他身边有美女,后来我先回来了。”

    熊叶丽看着梁健:“你也认识我老公了?我更加无地自容。”梁健说:“你不需要,问题是你下一步该怎么走?”

    熊叶丽看着梁健说:“我嫁给你吧,你看怎么样?”梁健呆了,他毫无准备,这真让他不知怎么回答。

    熊叶丽笑了出来,笑意里有些寒霜般的凄惨:“你别慌,我跟你开玩笑呢!我会跟我老公离婚,但不会向你逼婚的。”梁健笑道:“我想你可能也看不上我。”熊叶丽握着他的手:“如果你这么说,我可真就逼婚了。”

    梁健无话。

    熊叶丽说:“其实,我很清楚,你这样的人,适合做朋友,不适合做老公。你是市长秘书,整天这么忙,根本不是当好老公的料。我离婚了,以后如果还有机会结婚,我不会再找机关男,都不靠谱。不是他们人品有问题,是机关里的氛围有问题,一个大染缸,你一张白纸进去,肯定五颜六色出来。所以,都不靠谱。”

    机关男人被一棍子打死了,梁健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毕竟自己的确很忙,同时也不是对女人忠心不二的主,离好丈夫的标准可能真的有十万八千里,所以,在这个话题上,他没有发言权。

    熊叶丽说:“今天还是要谢谢你!”梁健问:“谢我什么啊?”熊叶丽说:“我不愿意骗你,我已经半年都没有那个什么gao潮了,今天,是你给了我。”她瞧梁健的目光温润如水。

    梁健却说:“我也要谢谢你。”熊叶丽问:“怎么?”梁健说:“我也已经好个月没做这个事情了,你正好给我雪中送炭啊!”熊叶丽“去”了一声。

    梁健又一把扳倒熊叶丽,压着她弹性十足的身子:“我还不够。要不我们再来一次?”熊叶丽突然用劲翻了个身,爬到梁健身上:“你已经两次在我上面了,这一次我要在你上面。”

    梁健双手探出,兜住她胸口的两团浑圆沉甸:“这样也挺好的。”

    两人再一次进入了嘿咻状态,这一次的过程中,梁健产生了一丝错觉,有那么一刻,他仿佛感觉身上的人变成了胡小英,他睁大了眼睛,才看清是熊叶丽。他闭上眼睛,胡小英的脸孔又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他干脆不睁开眼睛,坐起身来,两人四腿交错,坐着,向着海浪的巅峰推去……

    据说,有些人一个晚上可以来七次。梁健本也想向着这个极限冲刺一番,但一个电话打来,使他没有了这个心情和时间。

    电话是胡小英打来的,她问梁健有没有休息。梁健说,还没有。梁健原本以为,胡小英只是打个电话来慰问一下。胡小英却说:“那你赶紧上一下浪潮网,上面有一篇文章,对我们不利。”

    听到胡小英焦急的声音,梁健就知道问题也许有些严重了。他赶紧穿上裤子,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点击网页。

    熊叶丽见梁健接到一个电话之后,这么晚还上网,好奇地问:“出什么事了?”

    梁健手里不停道:“我也不清楚。我要先上网看一看。”

    梁健打开了浪潮网,熊叶丽只披了一件外衣,几乎是光着身子,在他身边猫着腰看。

    浪潮网新闻栏目里,赫然出现了镜州市长湖区的字样,马上把梁健的目光给吸引了过去。

    标题是:镜州市长湖区征地拆迁补偿不公开、不公平、不公正引发群众群体访,政府动用特警保安阻扰。

    这标题真是足够“给力”,点开内容一看,真是做到了“有图有真相”,在镜州市政府门口,群众和特警对峙的照片赫然在目,其中竟然还有胡小英与群众谈判的照片。

    梁健猛然想起,当时在市政府大院门口,他发现有人正对着他们拍照,他赶紧让宣传部派人去做那个人的工作,问明身份。梁健注意了下这则新闻的笔者,一看是一个叫做杨善的。

    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程语,不是已经去做工作了吗?难道没有做好?人家还是把稿子给发出来了!互联网的传播速度之快、之广超乎人的想象。梁健一看时间,这则报道是晚上11:37发上去的,这会才42分,也就五分钟时间,点击量已经突破了五百点,评论已经有10条,其中大部分都是骂政府的。

    梁健再次感到,要在互联网上挑起民愤可真是再简单没有了。发展期的社会,本身积欑了很多矛盾,民怨也被压抑着,只要一经挑动,就会成火山爆发之势。梁健敏锐地感觉到,如果这个帖子不尽快删除,恐怕就会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一旦进入省委省政府领导的视野,情况就会复杂化。

    目前,宏叙以下,高成汉、胡小英、荣威都已经在着手征地拆迁补偿中存在的问题,一旦这个新闻被炒热,肯定会影响省委省政府高层领导的判断,会把事情严重化,压力传导,肯定也会影响市、区解决处理问题的节奏,不利于事情的解决。所以,梁健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新闻最好能够马上撤除,如果在十五分钟内,能够撤销,影响应该能够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

    梁健又打电话给胡小英,问她镜州市在这件事情上的处理情况。胡小英说,这事是市委宣传部在跟踪,她并不是特别清楚,是区委宣传部有一个搜索软件跳出来长湖区的字眼,向她做了汇报,她才跟他联系。她也没有向宏市长汇报这事。

    梁健说,那好吧,我马上向宏市长汇报。

    放下电话,梁健没有马上给宏市长打电话,而是先打给了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程语。程语很快接起了电话。

    程语毕竟是市委宣传部的领导,梁健与她打电话比较客气,问她那个浪潮网记者有没搞定?程语说,那个人很倔强,一定不肯把他拍的照片还给市委宣传部。梁健问她知不知道杨善在浪潮网上刊登的报道?

    程语说,已经知道了,目前她们还在公关,可是没有什么效果!梁健问程语现在在哪里?程语说,她已经回到了镜州。当时,与杨善有过面对面的谈话,程语希望杨善给他们一点时间,结果,程语刚回到镜州,这家伙就在浪潮网上把报道和照片给登了出来。

    梁健知道程语肯定是着了道了。但他没有明说,毕竟程语的工作再不灵,也轮不到他梁健来批评,自有领导说话。梁健又再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这种情况下,梁健必须跟宏市长汇报情况了。宏市长说他已经了解了有关情况,程语向他汇报过了。

    梁健小心的问,那么宣传部拿出了具体的方案没有?宏市长语气中透露出非常的不满,他说,这次宣传部做事很不利索,现在报道已经上传快十分钟了,如果接下去的五分钟不能撤下来,全省乃至全国都会尽人皆知,更何况是省委领导了。宣传部虽然还在做工作,但他们遇到的难题是,浪潮网的记者杨善,一定不肯把报道撤下来,与他们网的主编都联系过了,他们的回应是,这篇报道有图有真相,是如实报道,不能随便撤下。

    梁健问到,难道就不能动用省里其他领导的关系?宏市长说,时间来不及了,再用电话打来打去,一个圈子下来,肯定要半小时以上,更何况给更多的人打电话,也就是让更多的人早点知道,更何况如果省委省政府的领导得知我这么点事情都处理不了,我还用混吗?

    梁健感觉宏市长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问题不上交也是为官的一个方法,如果出了什么事情都要找上级领导来解决,领导还要你干什么?

    宏市长最后说,这事你也不用太关注了,你的任务就是在长湖区解决好他们拆迁签约的事情,稳住钉子户,解决其他上访户的诉求问题,这两天真是内忧外患,这个外患还是让我想办法解决吧!

    梁健“嗯”了两声挂了电话。宏市长还不知道梁健就在宁州市,更不知道他在宁州与美女熊叶丽一夜贪欢。这事,梁健当然怎么都不会告诉宏市长的。然而,一种担忧还是从梁健心里油然而生,网上的那篇报道,必须在几分钟内解决掉,否则事情闹大了,可能比群众集体上访更加难以收拾。

    现在网上不管官和民,都太希望看别人好戏了。这事情一闹大,肯定会对宏市长的仕途产生不利的影响。

    只是,该如何解决呢?梁健脑袋里还没有什么答案。他猜想,那个杨善估计是受某人的指示,才到镜州拍照、写报道的。如果真是这样,宏市长派人去说好话,让他帮忙撤报道,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么还有什么办法呢?梁健绞尽脑汁,双手支愣在额头上,一时比较犯难。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只在肩头披了件外衣的熊叶丽,在梁健身边坐了下来。经历了一晚上的缠绵,熊叶丽享受到作为一个女人特有的快乐,容貌上的幽怨仿佛减少了许多,更多的是一种愉快的容光。

    从风衣的缝隙中,熊叶丽光洁的胸脯若隐若现,一双**袒露无疑,引得梁健再次热血涨满,不过他告诉自己,现在时间浪费不起,不能再贪图享乐。

    他说:“出了件棘手的事情。”熊叶丽似乎很愿意为他分担:“说来听听。”

    梁健觉得,熊叶丽肯定是帮不了什么忙,但他这会正烦恼,一时解决不了,把问题说说也无妨,就说:“你看看,这个网页。这篇报道,已经把宏市长弄得焦头烂额的了!”

    熊叶丽就凑过身子来,盯着屏幕看。梁健却不由自主,盯着她的身子瞧。熊叶丽真是身材和皮肤都超棒的女人,一个晚上连续三次,梁健再次看到她身体的时候,目光还是不由自主的会掉下去。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