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94.第298章做回自我

《官场局中局》 294.第298章做回自我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胡小英听梁健这么说,就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瞧着梁健:“这事儿已经这样了,再犹豫、再后悔也没用了。 在我给你出任何主意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

    梁健说:“你问吧。”胡小英说:“你觉得,宏市长到底对你信任多少?”

    梁健被胡小英这个问题给问住了,他还真没什么把握,到底宏市长对自己信任多少。有时候,他感觉宏市长对自己是信任的,特别是当他遇到棘手之事而梁健出了力的时候,但没过多久,梁健又觉得,宏市长对自己还是有所保留的。

    梁健看着胡小英说:“我也说不准。宏市长对我,到底信任多少,如果信任是百分之百的话,不知道宏市长对我的信任能不能达到百分之八十。”

    只见胡小英轻摇了摇头道:“不是这样的。其实,信任没有百分之多少的事情,信任要么是百分之百,要么是百分之零。”梁健感觉胡小英说得有道理,更有见地,“我觉得,有时候宏市长对我的信任是百分之百,有时候是零。”

    胡小英这才点了点头:“你知道这是因为什么?”梁健瞧着胡小英,思考着,可答不出来:“不知。”胡小英说:“说实话,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我。”

    胡小英看了看梁健,又低下头拿起了小小青玉茶壶,给梁健和自己的茶杯中倒茶,这个动作似乎可以缓解她此时的压力。

    胡小英的话显得很是平静:“当时,我跟你有同感。你知道,外面传我和宏市长之间关系的很多。可是,我也说不清,宏市长到底对我信任有多少。就如你刚才说的,是50%,是60%,还是80%?我很纳闷,很疑惑。后来,我才发现,其实我们都被我们的感情迷惑了眼睛。”

    胡小英今天竟然如此坦白地跟他谈起信任问题,是梁健所没有意料到的,他隐隐觉得,这个问题会是对他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梁健问道:“迷惑?”

    胡小英说:“当我们看待一个问题的时候,一旦掺杂了感情,恐怕就很难看清楚了。”梁健问:“如果不是以感情去看,那么以什么去看?”胡小英说:“利益!”

    这两个字,让梁健不由一震。“利益”!官场的一切都是由利益组织起来的,这点梁健当然明白。但是,由于宏市长跟胡小英之间的特殊关系,梁健又是宏市长的贴身秘书,让梁健在看待自己和宏市长之间的关系时,总是自觉不自觉地不仅把宏市长看成自己的领导,还是自己的长者。如今胡小英点出这两个字,突然让梁健明白了很多。

    胡小英说:“你懂了?”梁健说:“懂是懂了,但是还不敢完全承认。”胡小英说:“我跟你一样,也是不敢承认。”

    梁健很有些痛苦地转过头去。胡小英的意思,等于是,如果宏市长觉得梁健所做的事情,对自己有利时,就会对他信任,放手让他去干。但如果对宏市长他可能有所不利,那就不会信任梁健了,他就不会放权。

    如果承认这一点,也就等于是承认,梁健在宏市长心中,归根结底只是一件普通的工具。无论是谁,意识到这一点都是痛苦的。就拿,最近发生的事情来看,当梁健在征地拆迁事宜上,做的事情对宏市长完全有利时,宏市长就放手让他去干了。但是在对待周其同和常月的事情上,宏市长却并没有完全考虑梁健和胡小英的感受,宏市长是按照自己的喜好来行事的。

    归根结底,领导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

    胡小英语气颇为痛苦地说:“我也不想承认。”梁健抬起头来说:“但是必须承认。我还得承认,我并不喜欢这样的领导。因为,我觉得我和你之间,并不是如此,并没有那样的隔阂。如果我早知道这一点,也许当初就不会给宏市长当秘书了。”

    “这件事情上,是我不好,是我把你推荐给宏市长的。”胡小英真诚地抱歉。

    梁健摇摇头:“这不是你的错。大概所有领导都是这样的。”胡小英说:“那倒也不全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领导是存在的。但是我们对待领导,却不能报这样的期望。而且,现在你已经是宏市长的秘书了,你没有退路。”

    梁健突然笑了起来:“不,我有退路,这条退路正好摆在我的面前。正是那个要事的常月,给了我一条退路。我这就去告诉宏市长,那些泻药是我让金婧放入他茶里的,这样宏市长可能就会把我一脚踢了,我也正好有一条退路。”

    “梁健,你不能这么做!”胡小英说,“如果当时我没有把你推荐给宏市长,也许你早已经再上一个阶梯了。如今,你跟着宏市长也这么一段时间了,只有继续走下去,否则之前的努力,就全部白费了。”

    梁健说:“这我倒并不十分在乎。而且,如果我不去向宏市长坦白我所做的事情,那么我就会一直有把柄握在常月手里,我不想让自己被这样一个女人捏住,而且我不喜欢目前的状态,提心吊胆。”

    胡小英对常月这个女人,也很不喜欢,如果梁健一直有把柄在这样的女人手里,也不知会演变成什么样子?但她还是觉得有些惋惜:“但是,如果宏市长真从这件事情上不再信任你了,将你调到其他地方去,别人会怎么看你?”

    在机关里,每个人都很重面子,如果一个秘书被领导撤换,以后想要在这个系统中抬起头来,恐怕是难上加难的事情了。这一点梁健不是没有想过。不过梁健还是坚持道:“面子害死人。如果宏市长真为这件事情,不能原谅我,那我也认了。反正人活一张嘴,我就不相信活不了了!”

    胡小英在机关呆这么久,知道机关里有血气的人越来越少。像梁健这样还保存着这份血性的人,也激起了她心里的一种豪情。是啊,就算什么都没有,吃口饭总还是有的!何必总是左担心右顾忌呢!受到梁健这种爽直豪言的影响,她也不再劝阻了:“那就按照你自己的意愿去做吧!”梁健笑着微微点头:“嗯。我还想再喝几杯茶,这茶、这杯子都很好。”

    胡小英靠在沙发里:“好,接下去我们不谈工作,谈谈茶吧!”

    豪言壮语容易说,但只要在官场混,单凭豪言壮语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得有智慧。毕竟跟着宏市长这么段时间了,如果之前所有的努力,就因为这件事情处理不当付之东流,那也实在是件非常遗憾的事情。

    为此,梁健从办公室出来,向着宏市长办公室走去的时候,如果说心里没有半点担忧那就假了。只是,梁健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推开宏市长办公室的门。宏市长正襟危坐在办公室内,手中正拿着一份简报。他好像看得认真,梁健走进去,仿佛都没有发现。

    梁健看了看宏市长的杯子,续了水,放在了桌上。续完了水,梁健就站在宏市长边上,没有坐,候着。

    宏市长继续看着简报,过了一会,才将手在桌面上拍了一下:“好啊!镜州北部新城这段时间的拆迁进度令人满意啊!”说着抬起头来,看了眼梁健,说:“在这件事情上,梁健你是有功劳的啊!”

    这绝对是个好兆头,梁健猛然感觉到,宏市长在这个时候看到长湖区的这份简报,绝对是对自己有利的事!

    梁健却谦虚地说:“我做的事情,哪里称得上是功劳啊!我只不过是凑巧做了些能做的事情。”宏市长听着梁健的话,默默点头:“好啊,梁健,谦虚是好事。有什么要跟我说吗?”

    宏市长这才发现,梁健站在这里,既没有汇报什么,也没有拿什么文件请他批示,就问道。梁健感觉喉咙不舒服,轻咳了下才说:“宏市长,有件事情,我想向你坦白!”

    宏市长看着梁健,跟要从梁健脑袋里看出那是什么事情一样。毕竟人心隔肚皮,宏市长放弃了这种努力,将手中长湖区的简报也放下了,双手压在了简报上,直视着梁健:“你坐下来说吧。”

    梁健就在宏市长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梁健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不过心跳还是比平时快了许多。

    但不管如何梁健还是吐出了第一字:“是这样,宏市长,我在没有征得你允许的情况下,曾经做了一件对你的健康有点小影响的事情。”

    “健康”两字,对于领导干部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两个字。俗话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又说,身体是“1”,其他都是0,这个1没了,后面的0再多也毫无意义。很多领导干部,即将登上他政治前途的顶峰,突然曝出身体出了问题,他的政治生涯到此也就戛然而止了!

    为此,近来,领导干部们都非常重视健康问题。有些领导干部每天会安排一定的时间跑步,有些打羽毛球、网球等等,交友和健身两不误。

    听到梁健说对他的“健康”有影响,宏市长简直惊了下,身体微微前倾靠到了桌面上,盯着梁健说:“什么?你给我下毒了?”梁健差点笑了出来,不过他强忍住了,说道:“算不上毒药,但也属于药。有一次,我让人给宏市长茶杯里,放了些泻药,让宏市长闹肚子了!”

    总算不是投毒,这让宏叙紧张的心情终于松了不少。不过泻药也是大事情,竟然不经他允许给他下泻药,这也绝对不是件小事。只是,宏叙记得这两天,自己并没有腹泻的症状啊!

    但是没症状,有时候是更大的症状。如果梁健这两天明明给自己下了泻药,自己却没泻,那不等于是自己的肠胃功能出问题了吗?正常的话,吃了泻药就得泻不是吗?

    为此宏市长还是有些紧张:“梁健,你是哪天下的药,这两天我没有腹泻过!”

    梁健忙解释道:“宏市长,不是这两天,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情了。你还记得吗?有一天,常月到你宾馆房间,后来,金菁给你们送了茶进去,宏市长您喝了,之后就腹泻了!”

    宏市长当然知道这件事,那天他本来和常月会发生故事的,结果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腹泻,搞得筋疲力尽,什么好事都没精力做了。如今听说了原因,宏市长沉默了。

    房间里就是手掌在裤腿上轻轻移动一下的声音都听得到。梁健知道自己已经把该说的,都坦白地说了,接下去就等着宏市长“发落”了。

    但这等待的时间,却让人很难熬。

    宏市长的沉默持续了许久,终于说:“是你指使金婧这样干的?”这是追究责任吗?梁健顿时感觉,这对金婧也不利,于是他说:“是的,这主意,完全是我出的,跟金婧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请宏市长别责怪金婧,她对宏市长是百分百忠心的,所以才会这么做。”

    宏市长说:“这个我自会判断。你们这么做是为什么?是担心我过不了美人关?”当时,梁健这么做,当然是为了避免宏市长受到常月诱惑,当时常月的包上可是安装了针孔摄像头的,如果宏市长当天真跟常月发生了什么!被拍摄下来,将会是怎么样的后果呢?不过,这些,梁健和宏市长都不知道。

    梁健说:“宏市长,不瞒你说,我总是觉得常月女士,有些不靠谱。我怕她会对宏市长不利!”

    宏市长又不说话了,盯着梁健看了一会儿,终于说:“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梁健从宏市长办公室出来,心里就没底了。不一会儿,胡小英的电话就过来了,办公室里就梁健一个人,他将门关上了,接起了胡小英的电话。

    胡小英当然是问他情况的。梁健把到过程都说了。胡小英问道:“宏市长没有给你一个明确的态度?”梁健说:“没有。我倒是希望宏市长,直接骂我一顿,或者直接告诉让我走人,也都比这么悬着要好。

    胡小英说:“不同的领导有不同的风格,可能宏市长还没有想好吧。你自己要淡定,大不了你回长湖区来吧。”

    梁健心想,胡小英这是在安慰自己。如果自己回了长湖区,会比去任何一个市级部门都没有面子。但梁健还是说:“谢谢了。”

    没过多久,又有一个电话进来,一看是常月。梁健就将电话按灭了,他不想再接一个威胁自己的女人的电话。从昨晚到现在,梁健已经是第二次摁掉常月的电话了。

    本来昨天常月就说要打电话给他,听他的答复。可梁健并没有接,而是摁掉了,然后关机。对于常月,他决定不再去理这个女人。

    常月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无奈,梁健还是接了起来,他已经想好了要说的话。常月说:“梁处长,你可是两次摁我电话了,昨天晚上还关了一个晚上的机。”梁健简单地回答道:“我比较忙。”

    常月说:“忙啊?那我提的建议,你考虑过了没有啊?”梁健也不饶弯子,就说:“我不会考虑的。”常月在电话那头,妖娆地笑起来:“不会考虑,难道你就不怕我马上去向宏市长报告你的事情?”

    梁健说:“你去吧,我无所谓了。希望以后,你别再骚扰我了。”说着梁健就把电话挂了。常月看着手机屏幕上亮起红色结束通话,心想:“嘿,这家伙到底要干嘛!难道他就真的无所谓!”

    常月挂了电话之后,就打了电话给周其同:“周区长,我手里捏着梁健的那个小把柄,他居然告诉我不怕!这事,要不要向谭书记反映一下?”周其同说:“我问问他的秘书金凯!”

    问过之后,金凯给了答复,既然如此,那就把你的证据交给宏市长吧!虽然捏不住梁健这小子,但至少可以离间了梁健和宏叙。

    出于这个考虑,一个小时后,常月就出现在了市政府,她故意来到梁健办公室门口,“咄咄”地敲了门。梁健看到常月,当然知道她来者不善。

    他已经不需要看常月脸色,对她也无所顾忌,就说:“宏市长正在忙,恐怕没时间见你!”常月眼神勾着梁健说:“忙不忙得由领导说了算,不是你梁秘书说了算的。宏市长已经答应接见我了,我给他发的短信,他说在办公室里等我!不信,你去问宏市长吧?”

    梁健说:“宏市长已经答应了见你,你还来我这里干什么?”常月笑说:“我是来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的,如果你跟我们合作,那我可以不说那件事情。”

    梁健从座位上站起来,靠近常月,眼睛对着她的眼睛,有些针尖对麦芒:“我现在告诉你,这件事情,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我今早已经向宏市长坦白了!”

    常月的眼睛眯了起来:“什么?你自己去说了?”

    常月暗暗有些后悔,梁健自己去坦白的效果,跟常月将证据拿给宏市长的效果又很不一样了。常月想,昨天打梁健电话他故意关机,她就该想到,这家伙会不会向宏市长坦白。

    不过,常月又一想:“也许梁健只是唬唬自己!他敢主动向宏市长报告吗?难道他连秘书这个职位都不要了?!”

    常月放下心来,对梁健说:“既然你不要这个机会那就算了。我去宏市长那里坐坐!”梁健说:“等等。”

    常月停下脚步,回过身来:“怎么?改变想法了?”梁健说:“没有的事。我只是想,你说与宏市长约好了,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蒙我?你在这里等一会,等我跟领导汇报一声,如果是实情,我就来告诉你!”

    说着,梁健就去汇报。常月跺了跺脚。

    这次,常月倒是没有骗人,梁健回来说:“宏市长让你进去!”常月这才趾高气扬的进了宏市长办公室。

    常月与宏市长寒暄了几句之后,果然就拿出了那份化验单。宏市长说:“这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梁健早上已经跟我说过了。当时我是很生气,他们怎么敢对我做出这种事情来,还把我这个领导放在眼里吗?可后来一想,他们也是为我好!”

    常月做出很诧异的表情:“宏市长,你怎么能把这看成是对你好呢?他们这是什么居心呢?”宏市长说:“他们不想我被女色……”说到一半,就停住了,看着常月。

    常月看着宏市长,眼神之中真是妩媚、悲戚、惹人怜爱,常月用她最摄人的声音说:“他们是怕你被女色诱惑是不是啊?他们也太看轻我常月了,最可恨的是,他们也太看轻您宏市长了。我不觉得宏市长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能被女人gou引的人!宏市长如果跟一个女人走得近,也是真觉得对方好,真想对对方好,肯定不会只是好se!宏市长,你说我说的对吗?”

    宏市长瞧着妖艳无比的常月,就如受到催眠一般,感觉这个女人真的是有无数的可爱之处。如果那天没有梁健他们捣乱,他当时就已经拥有了这个女人!

    宏市长不免有些可惜。只听常月又道:“宏市长,你再也不能听梁健的了,还有你那个宾馆服务员也太胆大包天了。今天他们给你下泻药,还真不知哪一天他们会给你下毒药呢!泻药拉个肚子也就好了,但毒药呢!到时候再后悔就来不及了!宏市长,我知道您这样的领导身边,最需要的是可靠、可信的人,这两个都不是!你说呢?”

    常月最后的那句“还真不知哪一天他们会给你下毒药呢”,几乎让宏市长浑身一阵机灵。这是宏市长心里已经产生、却一直没有明确的一句话,这会被常月说了出来。

    宏市长抬起眼睛,越过常月看向对面的墙壁,当一个人陷入沉思的时候,才会如此。

    常月在宏市长办公室呆的时间并不长,离开时,常月竟然又在梁健办公室门上敲了两下。梁健没想到是常月,头也没抬就说了声:“请进。”常月却说:“进我就不进来了。不过,我祝你好运!”

    梁健不知道常月对宏市长说了些什么,不过肯定不是好话。

    下班后,梁健送宏市长回宾馆。到了贵宾楼下,梁健把车门打开,请宏市长下车。一般情况下,宏市长下了车,会对梁健说:“你回去吧,反正晚上也没什么事。”

    但这天晚上,宏市长却对梁健说:“你跟我一起上来一下。”

    梁健摁了电梯门,请宏市长先进去,电梯“呜呜”上升的几秒钟内,梁健一直在想,宏市长今天让自己上楼难道是要对自己说什么?

    直到到了宏市长房间外的服务台,梁健才明白,宏市长并不是要对自己说什么,而是要让自己看什么。看的,是一个人,而且是一个女人。

    那人已经站在服务台后面,这是一个蛮标志的、大约二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皮肤有点牛奶白、眼睛会打转。小姑娘见到宏市长和梁健走上前去,赶紧乖巧的上来,鞠了躬说:“宏市长,我叫叶晨。”

    宏市长朝叶晨点了点头,然后对梁健说:“从今天起,由叶晨来当我的专职服务员了。梁健,你待会跟叶晨对接下。”

    梁健一下子有些傻眼了。这么快!宏市长就把金婧给换掉了,专职服务员变成了叶晨。梁健很有些接受不了,就对宏市长说:“宏市长,那么金婧去哪里了?”

    原来这种事情,宏市长不说,梁健作为秘书,不会当场就问的。但是,今天梁健实在有些控制不了自己,当场就这么问宏市长,听上去甚至有些质问的意思了。站在一边的叶晨不明白情况,像是被吓住了。

    宏市长没有回答梁健,只是说了句:“我有点累了,小晨啊,给我开一下门吧。”叶晨这才反应过来,快速迈着小步子,给宏市长去开门了。

    宏市长没有让梁健进去,梁健也不好跟进去,况且他刚才说了“我有点累了”,也是不要梁健跟进去的意思。宏市长此番让梁健上楼的目的,就是让他知道,金菁已经被换掉了,现在他已经知道,宏市长不需要让梁健再进房间了。

    但是,梁健并没有马上走,他还有些事情不明白。等叶晨小忙了一阵,从宏市长的房间出来之后,梁健就问道:“小叶,你知不知道,金婧去了哪里?”

    叶晨非常懵懂地瞧着梁健:“金婧是谁?我是今天刚第一天来上班的。”看来叶晨对于宏市长之前的专职服务员根本没有概念,多问也是白费唇舌,梁健就说:“那没什么了!你当班的时候,一定要照顾好宏市长,对于宏市长的喜好,平时你要多留意。”

    叶晨像是认真的小学生:“我明白了。你应该就是梁秘书吧?”梁健诧异:“你知道我?”叶晨说:“我们宾馆经理跟我说起过,说有什么事情,让我多向你请教。你是宏市长的贴身秘书吧?”

    叶晨这小女孩看起来倒还单纯,至少表面如此。梁健说:“目前还是。”叶晨笑道:“你说话真好玩,目前还是?难道明天就不是了?能给领导当秘书真好,他们都说前途无量。”

    这方面梁健不想跟叶晨多交流,他心里想,说不定明儿我就不是宏市长的秘书了,就跟金婧一样。

    梁健想早点弄清楚金婧的去向,毕竟这件事情梁健是重要肇事者之一,如今这个责任似乎让金婧一个人挑去了。梁健心里,很有些过意不去。

    于是梁健到了酒店的前台,向其中一个服务员咨询金婧的工作安排。那个服务员认识梁健是宏市长的秘书,很是尊重地回答:“金婧啊?她已经辞职不干了。”“去哪里了你知道吗?”“不清楚。”

    金婧自己辞职了?梁健心想,肯定是宏市长授意酒店处理金婧,惯常的方法,酒店也为员工面子考虑,让其自动提出辞职,这样她以后也好找工作。出于内疚感,梁健找出了金婧的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倒是通的,但接起电话的声音,显然很是低落。金婧在那边问道:“是梁秘书?”梁健说:“是我。听说你离开宾馆了?现在在干吗?”

    金婧说:“还能干吗?还不知道干吗呢!你没事吧?”梁健感觉金婧这女孩子心眼还不错,自己被开除了,还会问梁健的情况。梁健说:“我还不知道,至少现在没有被开除。”金婧说:“开除我想不至于,毕竟你是公务员。我是担心,宏市长不让你当秘书了。”

    梁健说:“我不用担心,我倒是有些担心你。真是很抱歉,那天这馊主意是我出的,现在却连累了你。”金婧说:“没事。反正在宾馆工作也就是临时性的,又不是铁饭碗。这点工资,在其他地方也能找到工作。只要你工作不影响就行。”

    梁健没想到金婧这女孩这么看得开,又为自己考虑,心里的这份歉疚,更加强烈了。他说:“你看这样行不行,你这边自己也看看其他工作,我这里也帮你找找。”金菁说:“好啊。那我先谢谢梁秘书了。”

    回到家里,梁健忍不住又打了电话给胡小英,把宏市长让人开除金婧的事情说了。胡小英说:“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茶里的泻药是金婧放进去的。如果换了你,你的专职服务员给你的茶里下药,你会怎么想?”

    梁健沉默了一会:“恐怕我也不想让她呆在身边了。我当时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当时,我竟然一点都没有想到,有一天,宏市长可能会发现呢!”胡小英说:“这些都别去想了,已经做了的事情多想也没用。你是不是感觉,对金婧挺内疚的?”

    梁健说:“有点儿,好像欠了人家的那种感觉,真说不大清楚。”胡小英说:“这也正常。你看这样行吧?你告诉金婧,让她到我们区政府来应聘服务员吧。”

    梁健听说,马上说“好啊,这样至少解决了她的吃饭问题,”可转念一想,又说:“这样恐怕也不妥吧?你看,宏市长一把金婧开除,你这里就把她招为服务员,宏市长会不会认为你跟他对着干啊?”

    胡小英说:“当然不会是我出面说要招她,你让她自己来应聘,然后我让人打个招呼。反正我们后勤方面的确需要人,她又服务过领导,也是有经验的人。我们就当作不知道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样不就行了?”

    梁健说:“那真要谢谢你了。我心里的那份愧疚至少可以少一点了。”胡小英说:“我现在担心的是,宏市长接下去会怎么对你?”梁健说:“这我已经有思想准备了。”

    与胡小英打完了电话,梁健并没有很快打电话给金婧,现在他感觉有些事情需要沉淀一下,在适当的时候做适当的事情,要比急着做事情更好。

    第二天,宏市长日程排得很满。梁健跟着宏市长赶会议室。梁健感觉,当前的领导其实就是干两件事情,那就是开会和准备开会。宏市长走到哪里,都离不开开会。即便是出去看现场,来到现场总要对陪同人员讲几句话,就是站着,其实也是一个变相的小型会议!

    梁健暗暗想,难道除了开会,我们的领导干部真就没有其他办法来推进工作了吗?梁健心里暗想,也没想出一个好的办法。

    不过,更多的时候,梁健是没有时间发愣思考这种问题的,今天是他比较忙的一天。可他心里却始终挂着一件事情,那就是宏市长一直没有对他说明,在泻药的事情上要对梁健做什么,或者要让梁健做什么。

    他甚至都没有让梁健道一声歉。

    就算是狠狠的臭骂梁健一顿,这件事情也算是有了交代。当然这是最低的了。而更厉害的惩罚,恐怕就是如此,悬着,不去解决,也不加评论。梁健相信,宏市长把这件事情挂在心里了。这么挂着,等于是说,我想拿出来的时候,就拿出来。一种未知的前景,让梁健惴惴不安。

    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过了好久。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梁健又碰到了市委副书记的秘书任坚。任坚将餐盘端到梁健身边说:“告诉你一个事情。”梁健看到任坚脸上有笑意,就道:“看来是有好事情哎!”

    任坚笑说:“我的老大要走了。”梁健倒是还没有听说这个消息:“韩正阳,韩书记要离开镜州了?”任坚朝四周瞧了瞧,见没有什么熟人,便说:“没错啊!已经在传,我们韩书记要调回省里。”

    梁健瞧了瞧任坚,见他毫无失落感,就道:“看来,韩书记给你安排了一个好位置?”任剑说:“好位置倒是其次,昨天韩书记有意无意的找我谈话了,说我跟着他也有段时间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自己也是需要发展的,最近你考虑下,看看想去哪个政府部门,有什么意向,让我跟他汇报一次。”

    梁健说:“这个好啊,说明领导要提拔你了啊!”任坚说:“提拔还是小事,主要是能脱离苦海了。干了这么多年秘书,每天小心翼翼,再这么干下去,我怕自己要得神经病了,或者就成了一个唯唯诺诺的小人。其实我心里是向往更加自由一点的工作的。”

    “现在,你终于是熬出头了。预祝你脱离苦海!”梁健拿起一旁的汤碗,当作酒碗,跟任坚碰了碰。任坚心情好,将自己的大半碗汤都一口喝下去了。

    回办公室的路上,梁健瞧着许多机关干部,绕着食堂出大院外散步,有些三三两两,说说笑笑,梁健想,他们是不是都比我过得自在?虽然身为秘书,是领导身边的人,人家也会高看你一眼。但真实的情况,其中的苦楚也只有局中人才能体会。

    一个秘书,如果失去了领导的信任,那就啥都不是了!

    梁健本还想找人聊聊,能聊的人,也就胡小英了。可这两天跟胡小英的联系太密了一点,人家毕竟是区委书记,你跟她说太多私人的东西,人家有时间搭理你吗?即便她有时间搭理、她也愿意搭理,你自己在这个事情上东想西想,还像个八尺男儿吗?

    这么想着,梁健就把目光从那些闲庭信步的机关干部身上抽了回来,告诫自己:这两天就啥都别想了,把本职工作做好,等着领导发落。

    无欲则刚。

    梁健就这么单身一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他输得起。幸好当时没有要孩子,否则关于对孩子负责的想法,肯定不能让他如此洒脱了。

    就这么过了几天,宏市长每次叫梁健进去,都是公事公办,交待一些事情,就让梁健出来了。梁健也不多呆,忙着手头的事情,不多想、不多说。人一旦集中精力做事,效率就高了。梁健感觉这两天,自己做事情做得干脆利落,甚至比之前状态还要好。

    但是,你状态好,不等于人家就觉得你状态好。

    机关里的人都是很敏感的,尽管这些天梁健对别人什么都没说,但梁健已经感觉到别人看他的目光中,或多或少带着点疑问或是狐疑。

    最先把这种疑问或者狐疑,直接表露给梁健的,还是政府秘书长肖开福。梁健刚从宏市长办公室出来,肖开福便在过道里对梁健说:“待会抽空的时候,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好像,肖开福是特意在宏市长办公室门口守着他呢!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