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96.第300章问题结症

《官场局中局》 296.第300章问题结症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根据县委书记葛东简短的介绍,矮个敦实的男人是镇党委书记邱九龙、高瘦黝黑的是镇长李良,女子是镇上的组织委员王雪娉,镇上的党委副书记前不久交流出去,副书记的岗位暂时空缺着。 (. )

    县委书记葛东在前面引着宏市长走进二楼的会议室,其他领导鱼贯而入。梁健稍稍靠后跟着,镇组织委员王雪娉跟在他身后,她就和梁健落在了最后面。王雪娉对梁健说“请”。梁健朝她笑着点了点头。

    王雪娉却轻声地问道:“你是宏市长的秘书梁健吧?”梁健很奇怪她居然知道自己,就说:“是的。你怎么知道我?”

    王雪娉微笑着,一边与梁健并肩往前走,一边轻声说:“有一个人不知你还认不认识?他叫古风。”

    梁健一愣,“古风”这个名字真是非常熟悉,脑袋里打捞了一下,梁健马上记起来了:“当然,古风是大画家啊!怎么,你跟他很熟悉?”

    王雪娉又朝梁健笑笑说:“他是我舅舅。”梁健露出很惊讶的表情:“真的啊?你有一个大画家舅舅啊!”王雪娉说:“我才不把他当大画家呢,他就是我的舅舅,我还老是批评他画得不好呢,他就拿我这个外甥女没办法。”

    梁健笑道:“有这么一个漂亮可爱的外甥女,任哪个男人恐怕都没办法。”王雪娉一听脸上不由微微一红。梁健本还想问她,古风怎么会说起自己的,可是已经没有时间了,他们已经进入了会议室,这种场合显然已经不适合聊天了。

    王雪娉也没有空了,她赶紧上去,给各位领导沏茶。宏市长看到倒茶,嘴巴动了下,但没有再说什么。

    梁健猜想,宏市长原本可能要命令不用再倒茶了,马上听情况,但也许看到倒茶的是王雪娉,一个女孩子,他也就不为难她了。在官场上,漂亮女孩天生就具有优势,永远都是受欢迎的。领导对这种漂亮女孩子也不会太苛刻。

    也许这也正是镇主要领导让王雪娉来参加这个会议的原因吧。

    当然,这也仅仅是梁健的猜测而已。

    没有任何开场白,宏市长就开始提问了:“今天我来这里,是想告诉你们一件事,然后再听你们说一件事。要告诉你们的一件事,是关于特高压征拆工作至今你们所做的工作,算是搞砸了。”

    在座的领导都低下了头,那个镇党委书记邱九龙低了下头,又抬起来说:“宏市长,这责任在我一个人,和葛书记、石县长他们没有关系……”宏市长当即打断了他:“我今天不是来听自我批评的,也不是来追究责任的,这件事情还没有到追究责任的时候,如果已经到了追究责任的时候,用不到我来了,让纪委书记来就够了!我今天来,是想听你们接下去怎么解决问题!这就是我要听的东西,你们说说吧!”

    邱九龙被打断之后,只好闭嘴了,这会宏市长问问题,他反而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说话了,就看着县委书记葛东。

    常务副市长甄浩瞧见气氛有些尴尬和冷场,就说:“葛东书记,你先说说吧。”

    葛东得到了允许,就清了下喉咙,说:“宏市长、甄市长,刚才,宏市长说今天不是来追究责任的,是来解决问题的。但葛东知道,特高压征拆工作出现如今的局面,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至于下一步工作,我刚才和石县长以及镇上的同志进行了商量,我们一致认为,主要是做好三件事。首先,把被百姓围困在村里的镇干部弄出来,确保不出人命;第二,尽快研究出一个更加合理的征拆方案;第三,再次推进征地拆迁工作,确保征地拆迁工作按时完成。石县长,你再补偿一下吧?”

    石剑锋摇了摇头说:“葛书记已经说得很全面了,我没有要补充的了。”宏市长的目光又移到镇主要领导身上。镇党委书记邱九龙和李良却默不作声。

    宏市长的目光又移到了镇组织委员王雪娉身上,但也只是瞥了一眼的时间,就移开了。梁健发现,王雪娉的嘴唇微微动了下,仿佛要说什么,但宏市长的目光很快就移开了,她就没有说什么。

    梁健心想,难道王雪娉真想要说什么?这种场合一般都没有副职发言的机会,王雪娉在这种场合想要表达自己的看法,是不是说明她不太成熟呢?

    宏市长喝了一口水,将杯子放回桌面的时候,放得挺有些重的,发出了很大的响声,县里和镇上的领导不由都震了一下。宏市长说:“甄市长,你先说说吧?”

    甄市长点了下头,身子往前靠了下:“刚听了葛东同志关于下一步工作的考虑,这是代表了县镇两级的考虑了吧?我认为啊,总体思路是清楚的。但是,具体的操作性还是欠缺的。我现在问啊,第一个问题,要把镇干部弄出来,你们打算怎么弄?第二个问题,要再研究出一个方案,这个方案什么时候研究,要研究多少时间?第三个问题,你们说要确保征地拆迁按时完成,按照现在的情况,我觉得保证很无力!不能只是一个大概的考虑,如今这种事情发生了,每一个思考,都必须是有具体举措的思考,都必须是实实在在的举措,现在是解决问题,不是写讲话稿,提几条大概的意思,让下面的人去做。现在我们都处在第一线,不能把问题含糊其辞地扔给谁,否则很可能就要闹笑话了!”

    梁健感觉,甄市长的这几句话说得很不轻了,也是点中问题结症的。县镇四位领导的头低得更低了,一副人民罪人的样子。只有组织委员王雪娉坦然地瞧着宏市长,并没有低下脑袋。

    甄市长说:“下面请宏市长讲话。”

    宏市长第一句话就说:“你们这几个人,都把脑袋给我抬起来!”

    四个县镇领导这才抬起了头,似乎也意识到了刚才的窝囊,但都瞧着宏市长不知说什么。

    宏市长说:“现在,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把问题的结症找出来。找准问题,才能对症下药。我看啊,你们的工作做到这个份上,是对问题的判断出了问题。现在从县委书记葛东同志开始说,说问题!”

    葛东稍想了想道:“问题,主要还是我们没有引起高度重视,向阳坡镇要采取强制措施时,县里以为这事跟以前成功的许多次强制措施没有什么两样,并没有给予工作上的具体指导和力量支持,才导致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葛东是从自身找了原因。宏市长微微点了下头。接下去就是县长石剑锋。

    石剑锋说:“我觉得关键的问题,还是国家某网的政策问题。这件事情上,其实我们镇、县、市甚至省里,都没有什么责任,完全是国家某网的失误。这在一定程度上,其实是不作为行为,现在却让我们基层来承担责任!宏市长,平时这些话我是不会说的,但宏市长允许我们实话实说,我不说也憋得慌。我想,能不能由市里出面,再向省里反映反映,能不能让国家某网从实际出发,提高一些对成山村百姓的补助。”

    宏市长认真听着,然后说:“在这件事情上,上面有失误,这是大家都已经知道的事情。关于补助问题,我们可以再向上面争取争取,但是把问题只赖上面肯定也不是不对的。下一个吧!”

    石剑锋本想补充什么,但是已经没有机会了,轮到镇党委书记邱九龙说了。

    邱九龙头发稀少、方头大耳,很有几份江湖气,他说:“宏市长,有一件事情,我们必须检讨。俗话说,守土有责,但我们没有把老百姓管好。就拿成山村来说,一直以来就存在不拿镇上当干部的事情。成山村的村民一直自搞一套,他们一直拿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人都进不了村而沾沾自喜。长期以来,以前收农业税的时候,他们就拒不缴纳,他们要做桃花源,要做独立王国。一直以来镇党委政府都怕闹出事情来,对成山村种种不履行义务的事情睁只眼闭只眼。久而久之他们就不拿镇上当政府了。所以,今天有宏市长在这里,我表个态,只要市、县两级能够支持我们,我就带一批干部和公安力量进去,把这个局面给扭转过来,让成山村从此再也不敢不拿政府当回事。”

    邱九龙所说的问题,到真是宏市长、甄市长和梁健他们没有听说过的。宏市长不由转头看着葛东:“葛东同志,成山村真有这样的问题?以前收农业税的时候,他们不交?”葛东点了点头:“的确存在这种情况,他们很团结,认为法不责众!”

    宏市长突然就有些火了:“真是没有王法了!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你们却一直没有跟上面汇报过!另外,镇长还有什么话说吗?”

    镇长李良说:“成山村的确一直以来存在这样的问题。我们是需要借这次机会,把成山村的嚣张气焰打下去。成山村是**的成山村,不是其他人的成山村。”

    宏市长听到镇上两位主要领导都这么说,目光看着眼前的水杯,像是在思考。这时组织委员王雪娉站了起来,给宏市长续水。

    宏市长又抬起头来,扫视这县镇两方面的领导:“难道成山村所有的村民,都是这样?成山村的党支部到哪里去了?村干部到哪里去了?党支部的先锋堡垒到哪里去了?”镇长李良说:“这倒也不是所有的村民都这样,主要是村里大部分人都在外面打过工,他们都是听包工头的。这些包工头,实质也是村里的领导者。至于村支部书记和村长,经济条件不行,在村里其实没有多少威信,这次的行动,村支书和村长,都不敢为镇上说话,却跟村民同进退。”

    宏市长气愤地拍了下桌子:“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村长与村民同进退,倒也说得过去,但是村支书竟然不跟镇上保持一致,这样的支部书记还要他干什么?!”

    镇党委书记邱九龙说:“我们镇党委已经打算,将村党支部书记撤职,事后我们派一个镇干部下去。当前,请宏市长、甄市长和葛书记、石县长给予我们工作力量上的大力支持,我想明天上午就带队进村,好好的去杀他一个回马枪!”

    正在倒水的组织委员王雪娉的手,不由重重地晃了晃,差点就将热水壶里的水,晃了出来。宏市长注意到了,看了眼王雪娉,说:“这位小王同志,今天既然参加了会议,你有没有什么意见?大家群策群力,只要不重复的都可以说。”

    王雪娉的目光就向镇党委书记邱九龙投去。邱九龙眉毛动了一下。王雪娉看到了就说:“宏市长,我没什么要说的了。”

    是镇党委书记不让王雪娉说。梁健注意到了。宏市长也注意到了:“邱书记啊,你干嘛,不让小王同志说话?”话被说白了,邱九龙忙说:“没有,没有,王委员,你说说。”

    王雪娉看了看各位领导,仿佛很是顾忌。最后又朝梁健瞥了眼,梁健给予鼓励的目光。王雪娉说:“我只是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不管成山村的老百姓以前做了什么,怎么不把镇上当回事。但成山村的老百姓还是我们镇上的百姓,如果我们带那么多人进去,会不会把矛盾给激化了?到时候,形成一种对立的态势,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镇党委书记邱九龙不满地打断道:“对立已经形成了。矛盾也早已经激化了。这事情只能速战速决。难道你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王雪娉说:“是不是,以思想工作为主?”

    梁健是同意王雪娉的意见的,不管成山村的老百姓如何彪悍,他们还是老百姓,只要没有黑恶势力在里面浑水摸鱼,他们始终都是党的老百姓,应该以思想工作为主来开展工作。但是镇上和县里却显然不同意。

    镇、县主要领导都反对王雪娉:“思想工作已经做到现在了,不管用。”“小王同志,对情况的估计还是不足。”一边倒,搞得王雪娉不敢说话了。王雪娉最后说:“我只是提一个建议,其他也没什么要说的。”

    宏市长看到县里和镇里都如此反应强烈,也想小王毕竟还是太年轻,有些问题发生了,不是和风细雨的思想工作就能解决的,有时候必须下猛药,否则等引起更上级的关注,就更加麻烦了。不过,宏市长对王雪娉能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还是颇为肯定。

    他说:“好了,小王也把自己的想法说了。这样吧,这件事情必须得速战速决。刚才大家都谈了问题,我看大家找问题找的还比较准。一方面是成山村有特殊性,民风彪悍,甚至有些过份。另一方面我们之前的准备是不足的。这两个问题,在下一步的工作当中都要解决。我现在答应你们,市里再出200人的特警,明天,你们把成山村的事情解决好。明天我就不过来了,等你们把事情解决好了,我再过来!”

    县里和镇上的领导都点头领了任务。

    宏市长也不多留,直接说:“那我就先走了。”

    梁健跟在后面,王雪娉又朝他瞧了一眼,还吐了吐舌头。梁健低声说:“你胆子不小。”王雪娉脸上微红着说:“领导不是让我说看法嘛。我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我真觉得,成山村老百姓并没有那么坏,只要工作真做下去,说不定就能和平解决。”

    梁健又问道:“你对成山村很了解?”王雪娉说:“成山村是我的联系村,所以今天让我参加了会议。我对成山村的村民其实挺有感情的。”

    梁健笑说:“原来如此,我还以为让你参加是因为你……”梁健赶紧顿住,毕竟有些话上不了台面。王雪娉追问说:“以为什么?”

    梁健见宏市长快到车边,就道:“等下次你告诉我,古风老师为什么会提到我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吧!”说着梁健快步向前走去。

    王雪娉瞧着梁健的背影,嘴里嘀咕了句“卖关子”,而后也快步上前,向领导告别。

    上车后,宏市长的车就在前面飞奔。开头是一阵沉默,车子里只能听到风擦过车窗的声音。宏市长不说话,梁健当然也不会说话。

    开到半道,宏市长突然问:“梁健,你说那个小王委员也挺有意思的,竟然敢跟镇党委书记和镇长唱反调。”

    梁健本想说,其实他倒是觉得王雪娉有自己的想法,她是联村干部,说不定对成山村的了解,比镇党委书记和镇长还要清楚呢!但梁健说出来的却是:“小王委员涉世不深,说话直白,不过也有一定的道理。”

    宏市长说:“这也不是坏事,说明这个小王啊,还是有些魄力的。”梁健说:“可能是比较简单。”宏市长说:“哎!有时候,我们就是缺乏一些简单、踏实的干部,现在很多年轻干部,就是太复杂了,让领导都看不懂他在想什么了!城府太深,工于心计,暮气横秋,这样很不好。我是鼓励年轻干部,应该像小王一样,有啥说啥,实话实说。”

    听了宏市长这番话,梁健耳根都热了起来。宏市长,似乎是在借说小王,婉转的批评自己。不过,有句话说得好,领导批评你那还是好事,说明领导还在乎你,如果连批评都懒得批评了,那才是对你彻底失望了。

    前段时间,宏市长对梁健有些不闻不问。那日子过起来还真不舒服!今天宏市长跟自己说了这番话,似乎也说明宏市长对自己的态度在改变。

    宏市长说:“回到市里,你再跟南山县打个电话,告诉他们,关于进展情况让他们先打电话给你,除非碰上紧急事情。”梁健赶紧说:“我明白了,我待会就给他们电话。”

    梁健感觉回到了以前,深受宏市长信赖和器重的日子。一个人可以看淡权力,却往往会对领导对自己的不信任感到怅然若失,梁健不得不承认,重新享受到领导的信任和重视,感觉还是不错的。

    梁健为此还特意给自己倒了一杯浓浓的好茶。梁健很少喝太浓的茶,对胃不太好。但今天他心情特别,想用喝一杯浓茶犒劳一下自己。人,有时候还真够特别的,会用明显对自己的伤害来表达愉快的心情。

    他见过很多,一遇到好事,就把自己灌得烂醉如泥!

    喝了一口香茶,梁健开始给南山县委书记葛东电话。葛东听说,宏市长让他们向梁健报告事情进展后,对梁健更加客气,并且马上报告:“刚才宏市长走了之后,我们县委书记和县长一个都没有回县里,我们全部在这里驻点,并且将向阳坡镇班子成员都叫来开了一次再部署会议……”

    做到县委书记层面,汇报就跟家常便饭一般,其实没几句话,梁健听了进去。梁健心里说,这件事情跟其他事情不一样,这事情,你说得再好也没用,关键是要解决问题。只是梁健也不好打断,毕竟人家怎么说也是县委书记嘛,并且人家向你报告工作进展情况,并没有错嘛!

    梁健只好耐心的听完。为避免每次葛东都向他如此这般事无巨细的汇报,梁健灵机一动,作了一个限定:“葛书记,我想这两天,你肯定也忙得不可开交,你也不必随时给我打电话,就三个节点,你给我通报一下就行了:一是市公安局百名特警到位的时候;二是你们决定了进村的时间后;三是在进村的时候;四是结果如何,如果有什么意外就第一时间告诉我,你看这样行不?”

    葛东说:“梁处长思路清晰啊,好的,这是四个至关重要的节点。我就在这四个节点方面,向你做好汇报!”梁健说:“葛书记,你千万别说汇报,你只要向我通报一下。”葛东说:“不,是汇报,你现在代表宏市长啊!等这件事妥了,到时候我们聚一聚,大哥到时候好好谢谢你。”梁健说:“葛书记,你客气了!”

    打完电话,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进来的竟然是副秘书长舒跃波。今天舒跃波虽然跟着宏市长下到了南山县,但他并没有什么具体任务。

    梁健从座位上站起来:“舒秘书长!”舒跃波做了个手势,示意梁健坐着。但不管如何,舒跃波都是副秘书长,得尊敬一些,梁健站着问:“舒秘书长有吩咐吗?”

    舒跃波说:“没什么,你坐,我也坐。”梁健在位置上坐了下来,舒秘书长也跟着坐了下来,像是要长谈的样子,梁健说:“舒秘书长,我给你倒杯水吧!”舒秘书长说:“不用,我刚喝过了过来,大家都在府办,不用客气。”

    梁健问:“舒秘书长,有事情吩咐?”舒跃波说:“没有。我只是想问问,你见到祁芸没有?”

    舒跃波是早上才跟他提起祁芸的,这会就来问他情况,难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梁健说:“没有哎。今天中午我去了趟人事处,但是祁芸不在。”舒跃波说:“她已经两天没来上班了。”

    梁健说:“这样啊?她出什么事了?”舒跃波说:“我想你是她的同学,不如你有空去看看她?”梁健很疑惑地瞧着舒跃波,然后缓缓点了点头,不一会儿问道:“舒秘书长,你们俩之间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舒跃波这才往前面靠了靠说:“梁健,其实自从你进了市府办,我真把你当做朋友来看的。在市府办里,也只有你,我是信任的……”

    梁健心想,我怎么就没有体会到呢!嘴上还是说:“谢谢舒秘书长信任!”舒跃波说:“我之所以来找你,是想请你帮帮忙,祁芸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她到市府也有段时间了,我也一直挺关心她。或许,她把我的这种关心,理解的有些过了……你知道的,那种……其实不是……所以,我想请你做做她思想工作,况且你也是单身嘛!而且据说是小学同学,你们俩……当然这是你们俩的事情,总之,你帮我劝劝她,让她早点回来上班吧!”

    舒秘书长说的语焉不详,把梁健都给搞糊涂了,但是想到以往几次碰到舒跃波和祁芸同进同出,梁健可以猜测舒跃波跟祁芸的关系,绝不仅仅是同事关系。梁健也知道舒跃波是有家室的人。难道祁芸是想小三上位,让舒跃波犯难了?

    如果真是这种事情,梁健就更加不应该去掺和了!梁健说:“好好,有空我肯定去看看她。不过,现在正忙着,宏市长回来之后,布置了任务给我,南山县又出了这种事情,恐怕这两天我都没有空啊!”

    舒跃波说:“这倒不是这么急……”这时候,副主任陈辉进来了,看到舒秘书长在,他就在门口顿了下。舒秘书长站起来,说道:“梁健,那你先忙。陈辉,你进来好了,我跟梁健谈完了。”

    这天晚上,梁健担心南山县汇报紧急情况,在办公室呆到很晚。如果万一出什么事情,在办公室里总是方便一些。更何况,这天宏市长也一直在办公室呆着。

    直到晚上九点多,县委书记葛东才打来电话,说市公安特警支队100号人已经全部达到向阳坡镇,分两批安排在镇上的宿舍和旅馆里,县和镇已经研究,明天一早八点就开进成山村。其他都已经安排停当。明天如有情况还会及时通报梁健。

    梁健将情况告诉了宏市长。宏市长舒了一口气,喝了一口水道,我们回去吧。原来宏市长心里也一直装着成山村的事,好像对南山县不放心。

    果不其然,在车上宏市长再次问梁健:“成山村的百姓反应那么激烈,会不会还有其他情况,我们没有掌握?”

    梁健说:“如果有的话,县镇四位领导应该会提出来吧!”宏市长叹口气道:“不知为何,现在我对县镇做事是越来越不放心,我担心判断失误,会搞出更大的事情来!”

    作为一位领导,怕出事是正常的。梁健说:“要不,我现在打个电话给县里,再详细问问情况!”

    梁健从后视镜中,瞧见宏市长摆了摆手:“这倒不必了。下午的会议上已经定下来的事情,如果我们多次去问,会让基层犹豫不决,妨碍他们的工作。”梁健“哦”了一声,也就不再说话了。

    此刻,他才体会到,其实当领导还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平时有人常说,当领导就是傻子也会干的事情,就是发号发号施令。梁健一度也有过这种想法。

    可如今,他有了不同的体会。领导是越来越不好当,特别是如今的形势,矛盾多发,很多时候都需要领导来做决策。一个决策失误,恐怕就会引发一大串的问题,致使丢了官帽、进了牢房的事情,也常有发生。

    做决策困难的一个最主要方面,那就是信息不对称。领导接收到的信息,并不是第一手信息。领导的信息一般都是第二手、第三手、甚至是更多手的信息,是经过加工传递过来的,这当中无法确保信息的客观性和准确性。

    但领导又很难去掌握第一手信息,电视剧中播放康熙微服私访,那就是要去掌握第一手信息,但这在现实中是行不通的。据说,有过这么一次笑话,一名市委书记新到一个地方,为掌握这个地方的真实情况,就自个儿坐出租车去了解情况,问一个司机时,司机问他,你是谁啊,干嘛关心这些问题。市委书记说,我是新上任的市委书记。出租车司机笑道,你没病吧?如果你是市委书记,我还是市委书记他爹呢!

    平白无故当了人家一回儿子,还不好争辩。老百姓谁会相信,一个市委司机自己坐出租车了解情况?

    就那成山村的特高压事件来说,宏市长虽然感觉,县里和镇里给他的信息不一定准确、不一定客观,甚至可能还有些藏着掖着的地方!但是他能自个跑到村里去吗?肯定不能。宏市长直接跑到镇上,已经是极限了。

    除了年终的慰问工作,没有特大灾难和突发事件,市长一般不会有第二次直接跑进百姓家里的机会。这就决定了,越上面的领导,就只能靠他的下属来掌握信息。每位领导都逃不了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依靠下级上传的信息,另一方面又对这些信息的准确性和客观性产生怀疑。这真是非常纠结的事情。

    梁健想,这一个整个晚上,宏市长大概都会为这件事而纠结吧。然而,在梁健上g睡觉之前,他忽然收到了一条重要的信息。

    这是一条手机短信。号码是陌生的。但是,梁健看到信息的末尾,就知道了这是谁发过来的。

    这条信息是这样的:梁秘书,有一个情况不知道你有没掌握,我们镇上三名镇干部已经回来了,是村民将他们安全送出来的。如果你还不知道这个情况,请勿告诉他人是我告诉你的。王雪娉。

    看到这条信息,梁健心里一震。在办公室里,县委书记葛东给自己打电话时并没有说起这个情况,难道这三名镇干部才刚刚回来,所以葛东还没有掌握情况?梁健必须问明白,于是回了一条短信,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王雪娉的信息又回了过来,说这是晚上六点半的事情。从晚上六点半到近十点,那可是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啊,这镇上的情况葛东怎么可能不掌握呢?难道镇上没有向县里汇报?

    这绝对不可能,况且按照葛东的说法,当时他们县里的领导还都在镇上驻点呢!那是怎么回事?唯一的原因,就是县里不愿意告诉他们。

    镇干部有没有回来,对于决策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既然已经知道,梁健不可能对宏市长隐瞒,但在这之前,梁健肯定是要跟县委书记葛东再进行一次核实!

    梁健向王雪娉发了“谢谢”两个字,将王雪娉的号码存了,将她发来的两条信息则删除了。既然她让他保密,肯定是有所顾虑的。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王雪娉是向阳坡镇的组织委员,在县里和镇上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私自向梁健通报镇上情况,如果让县里和镇里的领导知道了,恐怕她的日子不会好过。

    葛东的电话响了两下,就接了起来。葛东问道:“梁处长,领导有什么吩咐吗?”梁健说:“不是领导有吩咐,就是有一个事情,我想向葛书记证实一下,不知道葛书记在之前的通话中是不是忘记告诉我了。”葛东似乎愣了一下,很快就道:“梁处长,你要证实什么,尽管说吧!”

    梁健说:“被村民围困村里的三名镇干部,是不是已经回到镇上了?”葛东默然了几秒钟说:“是啊。已经回到了镇上。之前,我真是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

    如果是下属,梁健肯定会骂过去,这到底怎么回事,这么重大的信息都会忘记?!但电话那边的是县委书记,梁健就是心里真怒了,那也得忍着。

    梁健说:“葛书记,那好,我知道了。”梁健想挂电话,葛东却问道:“不好意思啊,梁秘书,我能问一下吗?你是怎么知道这一情况的?”梁健当然不能说是王雪娉说的,但他也不想胡编,说:“哦,听说的,所以我跟你核实一下。”

    他竟然不表露出情绪,但是我也不是你葛东问我什么我就要回答的,这也是给葛东一点压力。在官场,如果你太过听从别人,他们就会把你当成软柿子捏!梁健绝对不能让葛东觉得,他是一个可以随便捏的人,否则梁健在他眼中就会变得毫无价值。

    葛东听梁健不肯说,也没有办法,他说:“梁处长,这件事情,你是不是要向宏市长汇报啊?”梁健说:“对,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葛东说:“梁处长,这样吧,这件事我亲自向宏市长汇报吧!”说着葛东就挂了电话。

    梁健体会出了葛东的紧张,他担心如果梁健去汇报,恐怕会引起宏市长对他的想法。梁健也不阻止。他说要亲自汇报就亲自汇报吧。他关心的是,宏市长听说镇干部已经回来,会不会有不同的部署?

    梁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是打算等十分钟后,再给宏市长打一个电话,汇报一下有关情况。

    人在等待的时候,时间过起来仿佛特别慢。梁健从抽屉找出了一包香烟,拆开来抽出一支,对着窗口点上了香烟。烟头在黑暗中一闪一闪。

    抽了两口,他又把烟给灭了。有了烦心事,如果想抽烟就抽,是很容易上瘾的。梁健不想重新上瘾。

    十分钟终于过去了。梁健拿起手机,给宏市长打电话。宏市长接了起来。梁健问道:“宏市长,葛书记已经给你打过电话了吗?”

    宏市长声音虽然低,但却清晰地传过来:“已经向我汇报过了,他说镇上的三名干部已经回来了!”梁健说:“那么,宏市长,明天他们镇上还要强行进村吗?”宏市长道:“没错。按照原定计划进行,具体情况南山县已经都向我汇报了!”

    梁健很是惊讶,他原本以为原定计划会被取消。梁健问道:“镇干部已经回来了,情况好像有了变化……”宏市长打断了他:“我们要尊重县里的决定,这件事还是要靠他们去解决。”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