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300.第304章千钧一发

《官场局中局》 300.第304章千钧一发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高成汉转头看着宏市长说:“宏市长,借你秘书梁健一用。 (. )”宏市长没有表示出惊讶,也没有反对,很镇定地说:“行。”

    舒跃波和刘海这时候也自告奋勇地说:“谭书记,要不我们也一起去吧!”高成汉却说:“不必了,人不贵多,贵在精。”

    这等于是不给他俩一点面子了。这两人也毫无办法,谁叫他们刚才束手无策呢!

    高成汉从座位上站起来,什么都没有带,向外走去。梁健也紧跟着走了出去,将其他人留在了会议室。他们暂时哪里都不会去,都在这里坐等高成汉的消息。

    进了电梯,梁健就提醒高成汉:“高书记,与群众面对面,真的不是毫无危险系数,待会让几个警察护着您吧。”

    高成汉说:“千万别这样。理由,我想你肯定比我更清楚。老百姓反感那些防着他们的人。”梁健点了点头说:“是的。那就不叫人了,待会我就做高书记的保镖吧!”高成汉朝梁健满意地点点头。

    刚从电梯出来,梁健就接到了王雪娉的电话,王雪娉在电话中说:“你去哪里了?我怎么找不到你啊?我刚才看到那位大爷了……”王雪娉身边都是村民,大家吵吵嚷嚷,使得梁健在电话中根本听不清王雪娉在说什么。

    梁健想,反正这会就要去市民广场了,待会见到王雪娉了当面听她说什么吧,就说:“我们正在出来。”说着就挂了电话。

    王雪娉见梁健挂了电话,心想他肯定很忙,她本想告诉他,她见到了那位她曾经救过的大爷。经过了解,这会她才弄清楚了,这位大爷竟然就是这次闹丧事件的带头人之一成永的父亲,是成全的大伯。

    王雪娉原本想问梁健,需不需要她去做做那位大爷的工作,因为梁健对她说起过,让她寻找平息事件的突破口!

    可是电话中说不清楚,她只好等梁健来了再说。没想到,梁健重新回到市民广场上,也没空与王雪娉多谈。他陪着一位中年男人走向村民中间,向着遗体那边走去。王雪娉认出了,梁健陪同的是市纪委书记高成汉,这会肯定没有时间单独与她说话了。

    令高成汉和梁健意外的是,县委书记葛东和县长石剑锋,竟然在向村民不停地道歉。县委书记葛东鞠着躬,对村民说:“各位父老乡亲,请你们回去吧。在这里,像什么样子,对市容市貌也是一种影响,如果让市外的人看到了,整个市委市政府都没有面子啊!请大家看在我的面子上,回去吧……”

    高成汉听了之后,只能摇头,对梁健说:“这么跟老百姓说话,老百姓怎么会听得进去呢?”

    曾经在东部沿海某省担任过省委书记的国家领导人,曾经严厉指出:现在有些领导“话语平庸”,与青年人说话,说不上去;与困难群众说话,说不下去;与老百姓说话,说不进去;与老干部说话,给顶了回去。

    高成汉有感于县委书记葛东的那席话,就是属于与老百姓说话说不进去的那种。都是空话,只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看问题,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说话,老百姓怎么会鸟你?!

    果然,老百姓起哄了,有人冲葛东喊:“我们为什么要给你面子?!你是哪只鸟!你们政府合起来,把人都整死了还让谁给你们面子?!”

    县委书记葛东又说:“各位父老乡亲,我想大家都是想要寻求问题的解决,你们就是在这里闹到天亮,问题最终还是要到县里、镇里去解决……”

    其中一个中年汉子朝前站了出来,说:“我们不要去县里和镇里解决,县里和镇上是沆瀣一气,蛇鼠一窝,你们就是官官相护,能解决什么问题?但是,我们倒也不相信,整个国家就没有一个清官了,整个国家都任由你们这种贪官胡作非为了!我们就是要请市里、省里乃至中央的领导给我们主持公道。你们敢的话,就在这里拿机枪扫了我们!”

    这人说话中气十足,很有号召力,梁健不认识这人是谁。一个轻柔的声音在耳边说:“这人就是成永,是村民中的‘带头大哥’。”梁健暗暗点头,想出兵分两路让镇政府吃烟幕弹的应该就是这个成永。

    梁健又瞧见在成永身边,还站着一个壮汉,梁建问道:“这就是成全吧?”王雪娉说:“没错。”梁健还看到成永和成全身后,站着一个老人,个子不高,眼神也不是很亮,但却给人一种不同的印象。

    这个老人正是王雪娉曾经救过一命的老人,他是成永的父亲成老根。

    “我今天保证,这里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朝你们开枪,也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敢对大家动武。”市委常委、纪委书记高成汉的话音响起。高成汉没有使用话筒,但他的声音清朗,穿透力很强,大家的注意力都被高成汉吸引了过来。

    县委书记葛东和县长石剑锋看到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出现在现场,赶紧走到跟前,弯腰称呼“高书记”。高成汉根本不看他们,面对群众说道:“各位父老乡亲,我是市纪委书记高成汉。我是受了市委市政府的委托,到这里来和大家说话的。今天,你们大老远从向阳坡镇成山村一直运送死者遗体到了这里……俗话说,落叶归根、不离故土。今天大家一反常情,我能理解大家心里有气、有怨、有苦、有愤,才会这么做。我现在在这里,对父老乡亲们说一声抱歉、道一声‘对不起’,首先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啊!”

    高成汉的话,入情入理,动了真情,原本吵吵囔囔的老百姓,都安静了下来,大家原本铁了的心,开始渐渐有些被温暖的感觉。

    “高书记开头的话,说到大家的心里去了。”梁健身边的王雪娉很感慨的说,“我要把高书记的讲话录下来。”

    梁健朝王雪娉微微一笑,其实他也是第一次听高书记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公开讲话。这使得梁健再次感受到了高成汉境界高远、充满正气的情怀!

    但也有不同的声音,从群众中发出来,“双成”中的成全说:“你们的工作的确是没有做好!你尽说这些没用的干嘛,我们想听的,你们打算怎么办?你们怎么负责?对杀人凶手想怎么样处理?别以为我们老百姓是好糊弄的!”

    高成汉说:“今天,我到这里来,就是来把市委的决定,告诉大家。刚才,市委经过研究,有三个方面的决定:一是决定对铲车轧死村民的事故进行立案调查,对死者家属进行补偿;二是积极向上级争取支持,增加征地拆迁补助;三是对镇党委书记邱九龙进行立案调查!”

    特别是最后一条说出来后,现场就有些骚动了。有村民就说“早就该调查了!”“是调查,又不是法办,如果调查了之后,又说没有问题了,怎么办?”“是啊,官官相护的。”

    高成汉听出了骚动之中的不稳定情绪,再次强调:“在调查中,欢迎大家来反映情况,我以市纪委书记这顶帽子向大家承诺,如果证据确凿、确有违纪违法问题,我们一定进行严肃处理。”

    成全又说:“我凭什么相信你?等我们一走,你们就不认账了怎么办?!”成全这么一说,群众之中又有人喊道:“是啊,这些当官的,等我们一转身,就会不认账!”

    高成汉大声喊道:“我如果不认账,以后你们可以直接找我这个人。今天在这里,我先办两件事,以表示我的诚意。首先,财政上,马上给死难者家属赔偿五十万,至于后续补偿我们再商量。第二,我现在宣布,撤销邱九龙的职务,对他的调查由市纪委直接负责,不转办给县纪委。对于成山村征地拆迁的补偿问题,我们再向上反映,争取更大的政策优惠和支持!”

    高成汉这话一说,大家从骚动变成了窃窃私语,讨论要不要接受这个条件。梁健心想,高成汉的话应该能够起到积极作用,说不定事件能够得到解决了。

    梁健注意到,带头的成永和成全也在交头接耳,他们商量好了,就一起转过身去,朝他们身后的老汉说了几句。

    梁健也注意到他们身后的老汉,看上去平淡无奇,却又似乎很有威望。梁健问身边的王雪娉:“那老头是谁?”王雪娉早就想告诉梁健了:“是成永的父亲成老根,也就是那次无意中被我救过的老汉。”梁健惊讶地说:“原来你对他有救命之恩?!”

    正说着,忽然听到成永又朗声说:“有一个事情,你们忘记了,那就是成山矿山资源产权,我们要收回来!是邱九龙的弟弟邱小龙,一直以来霸占着我们的矿山资源。”

    高成汉听了,心里直摇头,成山村历史积压下来的矛盾,今天全爆发了。就如一个病人,小病不注意慢慢地拖成了大病。以往向老百姓索取的一切,这会老百姓要全部要回去了。但是矿山这块,高成汉掌握的情况不全,不能一下子做判断。高成汉说:“这块的情况,我们再研究研究,我现在不好回答!”

    “还研究什么!那些山本来就是我们成山村的山,被邱小龙钻了空子,把采矿权霸占了,今天市委市政府不答应把这采矿权还给我们,我们就不走!”成永和成全强硬地说。

    高成汉说道:“请大家相信我,采矿权的事情,我会带给市委市政府领导的,下一步很快就会研究。”

    老百姓听说关于采矿权市委市政府都还没有研究过,情绪一下子又激动起来:“采矿权的事情,已经多少年了,我们村里写了多少举报信,都是石沉大海。官官相护,根本就是骗我们老百姓的,转身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骗子,骗子!”

    “骗子!”“骗子!”

    高成汉看到情况骤变。梁健也很是意外,原本还以为高成汉宣布的三点意见,能够让成山村村民满意,没想到涉及到了采矿权,问题又变得如此严重。“骗子!”“骗子!”虽然只是两个字,却越来越响,喊声雷动,整个行政大楼仿佛都在震动。

    在市委大楼的会议室,市委书记谭震林和市长宏叙,开始以为高成汉掌握了局势,都轻轻舒了一口气,没想到情况一下子又变得没法掌控。大家都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高成汉想要再对村民深入解释什么,但是如雷的喊声已经彻底将高成汉的声音淹没。反而有一个尖利的声音,刺破长空:“揍这个官老爷!拿着老百姓的钱,吸着老百姓的血,就是不为老百姓办事!这样的官僚不揍干嘛!”

    梁健也是第一次遇上如此复杂的场面,他也是头一次感觉到,老百姓一旦被有些力量煽动,就会发生非常可怕的事情。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句话,梁健从来没有比今天理解的更加深刻。

    水平静流动的时候,是不会覆舟的。但这水一旦被煽动起来,汪洋肆意、横无际涯,就是水灾。

    几分钟前还在静静听高成汉书记讲话的人,如今却已经红着眼,将高书记、梁健他们围在了中央。梁健的心跳猛然加快了,他知道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想要暗箭伤人,那还不容易啊!在这样混乱的场合,如果横出一把刀、一块砖,事后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更别说抓住凶手了!

    越想越是可怖。估计高成汉书记也已经意识到了危险,脚步不由自主地往后退,眼神之中始终保持着镇定,但他额头也不自觉地冒出了汗珠,可见再镇定的人,在千钧一发的危急时刻,内心也会恐惧。高成汉甚至有些后悔,如果早点预见到这种状况,刚才真该让几个特警跟在身边。但是,如今后悔已经来不及。刚才那些老百姓,就如听人指挥、行动有序一般,马上将高成汉围困在中央了,外面的特警见到紧急情况,想要挤进来,已经没有缝隙、鞭长莫及了。

    “梁健,梁健!”清脆的声音之中夹杂着紧张。梁健一下子,辨别出了这个声音来自王雪娉。梁健循声看去,只见王雪娉,正在推搡着那些百姓,不顾一切的往这边挤过来。

    梁健心里不由一阵感动,换成一般的女孩,遇到这种场合,恐怕避之唯恐不及。王雪娉却勇敢的深入到愤怒的漩涡,毫无畏惧。梁健喊道:“雪娉,你快离开,别挤进来!”

    高成汉听到梁健的喊声,也是一瞥眼,瞧见是一个年轻女子正在挤过来,他也赶紧喊道:“让她赶紧出去,别再进来了,危险!”

    “你快出去吧!”梁健也跟着提醒王雪娉。可王雪娉还是在往这边挤,幸好倒也没有老百姓为难她。

    这时候,猛然听到高书记大喊一声:“你们别乱来!”这喊声很大,梁健被震了一跳,也顾不上暂时没有危险的王雪娉了,赶紧朝高成汉望去,毕竟他是来协助和保护高成汉的。

    这不转身还好,一转身,梁健还真被吓着了。只见他们四周已经被百姓团团围住,最靠近他们的百姓手中,都拿着红砖块,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手中已经都是这些“凶器了!”

    梁健脑海里闪出了两个字“拍砖。”干了亏心事,才会被拍砖。梁健想,我并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啊,今天难道也要被人拍砖。

    “揍他!”“揍他!”喊声再次响起,任凭梁健他们如何警告“你们别乱来!你们别乱来!”都毫无用处。

    那些手持砖块的百姓倒是没有下手,梁健感觉他们似乎在等待什么人的命令。果然,他恍若听到,有人在问:“成大,你一句话我们就动手!”“就等你一句话,我们就下去!”

    梁健敏锐的望去,看到了成永和成全的脸,他们在脑袋与脑袋之间的缝隙中,朝高成汉和梁健这边看过来,就如一头饿狼,随时准备取他们这两只山羊的性命。

    梁健顿时明白了,那些手持砖块的百姓,都在等待“双成”的一声令下!梁健还瞧见在成永和成全背后,那个老人仍旧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有人又喊:“成大,你们到底有没有胆子下命令?不行的话,就让我们来!”

    看来,这成山村的百姓中,还有人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梁健知道,如果这些村民真的对高成汉和他下了黑手,那么这次事件,真没办法解决了,到时候政府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最终对谁都不会有利!

    梁健很想把这些道理告诉他们,但是任凭他如何喊叫,他的声音就如一片被吹散的羽毛,很快就消失在百姓的喧闹之中。他的目光只看到成永和成全相互之间,点了下头。

    梁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他朝高成汉看了一眼,高成汉朝他无奈地摇摇头。只见身边那些家伙,已经将手中的红砖块高高举起,他们的目标,就是高成汉和梁健的脑袋。

    这一刻,梁健本能地朝一边望去,那正是王雪娉的方向。王雪娉刚才正从那边挤进来。

    奇怪的是,梁健却没有瞧见王雪娉的身影。她不会出事吧?但是,此刻梁健已经无暇顾及了,他只见头顶上一片阴翳,一块红砖正朝他的脑袋上招呼下来。

    还能做些什么?只有认命了。这一刻,梁健又将目光晃到了高成汉身上,高成汉的眼中没有畏惧,脸上反而露出了一种笑。这种笑,透露出太多意味,让梁健很是感动……

    “住手!”一个雷霆万钧般的喝声。

    那些手拿红砖的家伙,手中一滞。梁健见势,就将高成汉推了一把,大部分的红砖硬生生地在半空中停下来,也有两块红砖无法临时停住,照着梁健和高成汉招呼下来。好在梁健一把将高成汉推开,高成汉撞到了人墙,身上没事。但是梁健的背部,被一块红砖砸中,一声闷响,梁健胸口一闷,一阵眩晕袭来,他以为自己可能要晕倒了,但还是站住了。

    这块红砖的力量已经收了一些,否则砸在身上,会有多大的力量,可想而知了!

    高成汉很感激地扶住了梁健:“梁健,你没事吧?”梁健摇摇头,说:“没事。”

    两人回过神来,观察四周情况的变化。之前围困他们的一圈人墙,从前方破了一个口子,成永、成全走进来,他们后面跟着老汉成老根。让梁健惊讶不已的是,王雪娉扶着成老根的手臂,一起走过来。

    成永和成全分别站在了两边,最后是成老根和王雪娉走到了他们面前。

    四周顿时安静下来,成老根开腔说:“高书记、梁秘书是吧?刚才若不是雪娉,你们现在不死也只剩半条命了。我们成山村的村民,从来没有怕过,本来是想跟你们拼了的。但是雪娉向我求情了。雪娉于我有救命之恩,她的情我不得不还,我两个儿子也不得不还。”

    王雪娉说:“谢谢老根,也谢谢成永和成全。我可以跟你们打赌,今天来跟你们谈的梁健和高书记,他们跟一般的干部不一样,他们是说话算话的干部。他们不是骗子,我以我的人格保证!”

    梁健赶紧说道:“老根大爷,请你们相信我们一次,我们承诺,先前高书记说到的三件事情,我们肯定办到,另外,关于矿山产权的问题也会进一步调查核实,有了结论,第一时间处理!高书记,对吧?”

    高成汉也对老根、“双成”说:“我们说话算话!”

    梁健诚恳的态度,高成汉浩然的正气,让成老根恢复了信任,他说:“成永、成全,既然他们代表市委市政府已经表态,我们的人都回去吧。”成永、成全仿佛还不太愿意。成老根朝他们狠狠瞪了眼说:“怎么,我的话不听了?!雪娉都向我求情了,你们还要怎么样?我的命是雪娉捡的,如果你们连雪娉的求情也不满足,那我这会就把我的命还给雪娉!”

    雪娉赶紧说:“老根大爷,你千万别激动!”成永、成全再次冲梁健他们说了一句:“但愿你们说到做到,否则我们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我们村老焦的遗体我们不会马上火化,等该追责的人受到了惩罚,我们才会火化!”

    这又是对政府的一种倒逼,老百姓知道,很多事情,如果遗体火化了就没有了抓手,只要留着遗体不火化,政府就会着急。谁不想让死者的遗体早点入土为安?但很多时候,政府在百姓家人的遗体火化后,就不作为了。这种不讲诚信的做法,让老百姓伤透了心,也吸取了深刻的教训。老百姓面对有些“狡猾”的当地政府,他们没得选。

    梁健说:“你们这么做也是合情合理的,必须追究有关责任人的责任,请大家回去听我们的消息吧!”

    人群渐渐退去,王雪娉离开了成老根,跑到梁健身边,两只手攀住了梁健的手臂。继而,她瞧见高书记看着他们的眼神透着好奇,王雪娉才注意到自己的动作太过亲密了,就放下了双手。

    梁健知道王雪娉是真情流露,心中又是一热,只是他有点弄不明白,王雪娉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就如天生就对他很亲一般。

    此刻,梁健和高成汉都靠在了市民广场一边的栏杆上,刚才那惊险的一幕,现在想想,真让他们双腿发软。

    高成汉感谢地对王雪娉说:“谢谢这位美女!”梁健向高成汉介绍了王雪娉。高成汉很认可地道:“没想到,我们向阳坡镇,有这么年轻、这么漂亮、这么勇敢、这么智慧的女领导干部!”王雪娉笑说:“高书记,夸奖了。”

    高成汉认真地说:“我一点都没有夸奖。从你今天的表现来看,你完全当得起这样的评价。我要跟县委书记葛东建议,让你担任向阳坡镇的一把手,不是一把手,也应该是镇长!”王雪娉说:“高书记,我们可是有书记和镇长的。”

    高成汉的身体离开了栏杆,说道:“马上就要换人了!你们再聊聊吧,我要上去向书记办公会议汇报情况!”说着,高成汉就朝市行政中心大门走去。

    这时候市政府副秘书长舒跃波、市政法委副书记刘海等和公安部门的一干人才赶上来。高成汉心里怒道,刚才你们哪儿去了,这时候假装兴匆匆地跑来顶个球?于是,根本就没理他们,径直往前走去。

    梁健瞧见广场上,村民已经基本退去,整个市民广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梁健再次对王雪娉说了声“谢谢”。王雪娉笑说:“谢什么啊?我们是一个阵营里的人吧?你不同意对群众来硬的,我也是这种观点。我们观点相同,是自己人。自己人还需要谢自己人吗?”

    梁健说:“也要。我是代表高书记谢谢你。如果今天没有你,我们俩恐怕都会有生命危险。”王雪娉笑说:“你真要谢啊?那也不是不可以。我有一个请求。”梁健爽快地道:“别说请求,有什么要求,你就尽管说吧!”

    王雪娉说:“到我们镇上来当党委书记吧!”梁健怎么都没想到,王雪娉会有这样的要求。梁健笑说:“这怎么可能呢?你刚才不是说了吗?你们镇上有书记!”王雪娉说:“你刚才不也听到高书记说了,马上要换人了!我本来不会对你提出这样的期盼,但是如果镇党委书记真的能换人。我真的非常希望,这个新镇党委书记会是你。近两年来,镇上与老百姓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越来越僵。这对于我们镇的发展极其不利,我真的希望,能有一个真正把老百姓放在心上的领导,来扭转镇上的风气,打破以往利益的藩篱!”

    梁健叹了口气说:“别说向阳坡镇上的情况我不了解。就是了解,我是市里的干部,镇党委书记是县里的干部,我就是想去当,也轮不到我啊!雪娉,你是管组织的,这点你应该清楚啊!”

    王雪娉说:“镇党委书记是县管干部,但是从市里空降下来,担任县委常委兼镇党委书记,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啊。”梁健朝王雪娉感激地笑笑:“谢谢你对我的认可。但是,这事是组织上的事情,县委常委、镇党委书记,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不是我说了算,也不是你说了算的。雪娉,发生了这么多事,恐怕你也累了,我让驾驶员送你回去吧!我也还要回市府办,说不定领导已经在找我了。”

    王雪娉上车时说:“你再考虑考虑,说不定组织上会考虑你来我们向阳波镇。”梁健觉得这毫无可能性,就朝王雪娉挥挥手说:“赶紧回去,好好休息一下。”王雪娉还摇下车窗对梁健喊:“考虑一下哈!”

    梁健心里笑,这王雪娉也真有意思,她人长得好看,性格又很爽快,是那种很容易招男人喜欢的女孩子,不知道自己最近是走运还是怎么着,身边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女孩子,原本有些暗淡的心绪,也变得阳光明媚起来。

    在书记办公会议室。高成汉将刚才所经历的一切向市委书记、市长做了汇报。

    市委书记谭震林总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赶忙向省里做了汇报。省委书记听到消息,并没有半点开心,非常严厉地说:“你们尽快把这件事情解决好。特高压线建设的进度,也不能拖。”

    谭震林脑袋里,又开始阴云密布了。这时候,高成汉又补充一句:“今天他们虽然退了,但如果我们不把问题及时解决好,并不排除这些村民卷土再来的可能性。关键是,死者的遗体他们还不打算立刻火化处理。”

    高成汉今天的表现,是一个强悍的救火队长的表现,而且,他在这个班子中,跟各位领导,都没有过什么冲突,他一直维持着相对比较独立的形象,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他的权威。

    谭震林经过今天这事,对高成汉也更加依赖,问道:“高书记,那你的看法,下一步工作,应该从哪一步切入?”

    高成汉说:“事情已经发生,我想得从标本两个方面赶紧行动起来。标,就是对该处罚的人进行处罚。我向市委主动提出,这次特高压征迁事故,由市纪委直接介入调查,不再交托给县纪委。老百姓已经对县委失望了,他们不相信县委能够公正公开地开展调查。对该处理的干部,我建议调查一结束就进行处理。”

    市长宏叙也表示同意:“我同意高书记的意见。”其他人也表示同意。谭震林说:“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另外的事情呢?”

    高成汉说:“治本,就是要解决深层次问题。现在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补偿方面,对特高压线经过村子的补偿问题,要向上争取更多政策支持,向下做好群众工作;另外一方面,成山村还隐藏着一个大问题,就是矿山产权问题,这个问题我们一直没有掌握,这到底是下面故意向我们隐瞒,还是另有原因,必须调查清楚,这两个方面的问题得到了切实的解决,成山村的问题也就算真正解决了!”

    谭震林说:“成汉同志,对问题看得很清楚。我们就这么干吧。今天我们书记办公会议讨论的问题,形成一个会议纪要,明天下发给县镇,让他们抓紧落实……”

    高成汉忽然打断道:“谭书记我还有一个建议。”大家都转向高成汉。

    高成汉很坚定地说:“解决问题,关键在于人。我发现,向阳坡镇的领导,特别是主要领导有问题。下一步,我们市纪委就要从他们镇上的主要领导开刀,那个镇党委书记肯定是不能用了。如果要破成山村这道题,就必须要有一个强悍、正义的镇党委书记。我建议,最好直接由我们市里下派一个人,这段时间就负责把向阳坡镇的关系和事务理顺,加快推进特高压征迁工作,这同时也是我们锻炼干部的好途径!”

    谭镇林考虑了一下,说道:“这个办法也行,也给南山县委一个警示,如果他们自己不选好干部、用好干部,那只有我们市里直接派下去了。成汉同志,你既然这么说,应该有好的人选吧?是你们市纪委的人吗?”

    在座领导,有人想,好啊,你高成汉就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安排自己手下的人啊!有人已经预备好,等到高成汉提出市纪委某个人选,就进行反驳。他们没有想到,高成汉根本就没有提自己委局的人!

    高成汉说:“人选我是有的,但不是市纪委的人,我怕提出来,领导会舍不得。”谭震林说:“成汉同志,你就直说,我首先表态,只要是合适人选,我肯定舍得,就算是让我的秘书下去,我也没一句话。我都舍得,还有谁不舍得!”

    有了谭震林这话垫底,阻力就小了一半。高成汉就直说了:“我觉得,宏市长的秘书梁健下去最合适。不知道宏市长舍不舍得?”

    宏市长一惊,他没有想到高成汉会提出梁健来。但之前谭震林都说了,就是他自己的秘书,他都舍得,如果自己此时提出反对意见,就不好了。宏叙只是说:“梁健,合适吗?”

    谭震林也说:“梁健能不能堪此重任?”高成汉说:“从我的观察来看,他可以!梁健有基层工作经验,在十面镇和长湖区的时候,都多次解决了棘手问题。今天他也是陪我一同跟群众面对面对话的,很镇定,有勇气,有正义感,还有运气。我认为,他不仅是名干将,还是一位福将。”

    那些原本要提出反对意见的领导,见高成汉并没有提出自己委局的人选,反而提名了宏市长的秘书,大家还有什么话说?最主要的是,他们知道这次下去,可不是去度假,也不是去享受,是去解决棘手问题,搞不好还会惹得一身骚上来,为此,虽然各人有各人早想提名的人选,可并没有把握这么下去是否能干好。于是,他们都乖乖的闭口不言了。

    谭震林也知道,这事情很有难度,他也多次听说,梁健能力不错,在宏市长身边,帮宏市长解决了不少问题。如果把梁健派到下面去,也等于让宏叙少了一条左膀右臂。如果梁健到了下面,没有搞出名堂来,至少会让宏叙没面子,如果搞出事情来,宏叙说不定还会受到影响。这是一石二鸟之计,谭震林又怎么会放弃,就说:“这最终还是要看宏市长同不同意、舍不舍得了?”

    宏市长见大家看着自己,如果说不同意,说不过去,就道:“梁健虽然是我的秘书,但更是市委的干部,组织需要的话,我没有任何意见。”

    这时候,市委组织部长魏洋提出了一个问题:“将年轻干部派到乡镇基层去解决实际问题,处理矛盾纠纷,也是我们一直以来锻炼干部的好做法。这里就是有一个问题,一般情况下,我们选派下去,都会在职务和职级上提一个层次。比如我们市里的处长下去,一般都会到县里挂职副县长或者县长助理。梁健这么下去,是挂职副县长,还是另作考虑,也希望谭书记能给一个意见。”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