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303.第307章致命威胁

《官场局中局》 303.第307章致命威胁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梁健问王雪娉:“镇上已经打电话给村里,通知了我上任吗?”王雪娉说:“是我让党政办通知的。 原本一般新书记上任,都要召开全镇干部大会的,既然这次不召开,那我就先电话通知一下,这样大家就知道,头已经换了。”梁健看了王雪娉一眼说:“你很细心,今天李镇长问我要不要开全镇干部大会的时候,我没有想到这一层。”

    王雪娉说:“我也就是这么点优点了,以后有些细碎的事情,就让我来操心吧,你只管镇上的大事吧!”梁健朝她会心一笑,进了村部。

    村里有一间书记室、主任室、还有一间大办公室,是几个村委委员的办公室。在村书记办公室里,梁健看到桌上不太干净,烟灰缸里插满了烟头。村书记老徐给梁健递烟,梁健说:“我不抽烟。烟灰缸里这一茬烟,老徐烟瘾很严重啊。”

    老徐苦笑一下:“这几天因为村里的事情,都睡不好觉。村长张勇又不来上班,前前后后的窝心事,真是可以把人急坏了。抽烟也就自然抽得更凶了,回到家里被老伴骂。”

    梁健说:“抽烟可以减压,不过也应该适当控制一下,对身体的确没啥好处。”老徐看了看梁健说:“谢谢梁书记关心。梁书记,你都上任了,为什么不开个全镇干部大会呢,好让大家都认识你啊!”

    梁健说:“开会不着急。必须开会的时候,我自然会把大家召集起来开。可是现在啊,老徐,你们村的事情是我要解决的当务之急啊。”徐森林点了点头说:“是啊,特高压线征迁这件事不解决,村里不好过,镇上也不好过,那就是压在心头的一块大石头。”

    梁健与徐森林这么交谈了几句,感觉这个村书记还算质朴,梁健说:“是啊,我们先得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慢慢来。”徐森林说:“我们这个村特殊,村民们,宁可听成永和成全兄弟的,也不听我这个村书记的。”

    王雪娉说:“老徐,这里面的原因,你思考过吗?”老徐说:“我当然思考过。成永和成全兄弟,在外面包工程,我们村里大部分人都给他们打工,成永和成全等于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啊,带着他们在外面闯荡。我们村党支部呢?近几年,给了村民什么呢?什么都没有啊!我们成山村的石矿,本来是我们的资源,我们却保护不了,给邱九龙的弟弟邱小龙开发。老百姓对我们镇政府和对我们村党支部,都是有怨气的。”

    王雪娉说:“是啊,老百姓是看实惠的,谁给他们实惠,他们就认谁。所以,当时镇上要强行推进征迁工作,我是不同意的,因为我们并没有为老百姓争取多少利益,反而因为国家特高压建设的问题,忽视了老百姓的利益。”

    老徐说:“这我也明白啊。可是我是基层党支部的书记,对于镇党委的命令我首先想到的是执行。这就是我和村长张勇的不同,张勇可以说他是村主任,他是老百姓选出来的,他首先要为老百姓说话,他比我洒脱啊!我自己家也在村上,特高压线从我们这里过,我的利益也受到损害啊。可是我想要执行镇党委的命令啊,不能只想着自己。所以,我在村上,受村民的认可度也比张勇差多了。”

    梁健听懂了老徐的难处,就说:“老徐,你的话我听明白了。我知道你的难处,在今后的工作中,我尽量不让你这么为难!”

    老徐听了梁健的话,起初还不明白,继而他很激动地瞧着梁健,说:“梁书记……”王雪娉朝老徐笑笑说:“我们梁书记的工作思路,跟以前的领导是不一样的。”

    老徐听了很是感动,他上前握着梁健的手说:“梁书记,我带你去见一下村主任张勇同志,我想有你的这个意思,张勇估计也会心甘情愿回到村里来了。”

    梁健点了点头。

    南方的丘陵地带,除了竹林、灌木就是桑地。在树木环绕的小道上转来转去,梁健的额头上虽然出了一层细汗,心情却是愉快的。人本身就是习惯生活在自然之中,而不是钢铁混泥土中。瞧见身边的王雪娉,步履轻盈、自然灵动,他感觉,也许她也是喜欢这里的环境,才会乐意留在镇上吧?

    王雪娉忽然转过头来,朝他投来一笑。这笑明媚而干净,就如这春日的阳光,梁健也朝她报以一笑。

    一户人家门前是一块方形桑地和一方池塘,屋前的一条水泥地打扫的干干净净。徐森林说:“这就是村长张勇家。”王雪娉说:“那我们进去吧。”

    屋里一个中年女人迎了出来,她说,张勇不在家里。老徐问了,才知道张勇这两天一直在受害者老汉的家里。徐森林就领着梁健他们往受害者老汉家去。

    在那里不仅仅看到了张勇,还看到了成永和成全兄弟。受害者家里很是简单,遗体还停放于进门的大堂之中,一些亲友披麻戴孝,正在哭着。梁健知道乡下的规矩,进门之后,先对死者跪拜了三下。

    人家很好奇他到底是谁。但是乡下百姓依旧懂得规矩,给梁健和王雪娉他们分了糖、递了烟。梁健出来,就找到了张勇。经过老徐的一番介绍,他们都知道了他是新的镇党委书记。

    新上马的镇党委书记,来看死难者了。这一消息一传开,顿时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一波人来,将梁健和王雪娉围在了中央。死难者家属激动的情绪被调动了起来:“镇上打算怎么办?”

    梁健没想到自己会一下子被围住,王雪娉说:“大家不要激动,我们这次来就是来解决问题的。”老百姓中有人说:“如果,你们今天不把问题说清楚,就休想离开这里!”

    村书记徐森林始终站在梁健这一边,而村长张勇却始终和成永、成全兄弟及村民站在一起。梁健心里道,这个村长,出发点也许是好的,但是政治素质还是有问题,作为村主任,代表老百姓的利益没错,但如果你一味跟老百姓在一起,而不是同时与镇党委政府站在一起,那么你跟一个普通老百姓有什么不同,只是人为增加了老百姓和党委政府的对立而已,对于解决问题并无好处。

    梁健的目光落在了成永和成全身上,这两个人才是这个村上最有影响力的人。梁健打定了主意,毫无畏惧地朝身边的群众扫视了一眼,又把目光投向成永和成全,然后说:“各位,刚才王委员已经说过了,我们是想解决问题,才过来的,所以大家不用围着我们。现在,我想跟成永和成全兄弟俩谈谈话。这里是他们两兄弟说了算吧?”

    大家互相看着,没有人敢提出异议,成永和成全兄弟是这里绝对的权威。村民中没有人敢否定他们的权威,同时成永和成全兄弟也感到受到了尊重,他们点了点头,对身边的人说:“你们先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村长张勇感觉很没面子,毕竟他才是村长。现在,新上任的党委书记梁健,宁可找成永和成全兄弟也不找他张勇!张勇走上前一步,说:“梁书记,我也留下来吧?”

    “不用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梁健是故意要给张勇这个村长一点颜色看看,他说:“成永和成全兄弟,比你更能代表老百姓。”

    这句话的杀伤力很大,梁健的意思很明白,如果你不能在党委政府和老百姓之中做好协调工作,就跟普通老百姓一样思考问题,那你就完全可以被人取代。这使得张勇顿时有了危机感。他就更加不肯该干嘛就干嘛去了。毕竟,作为村主任,他还能去干嘛呢?

    村民们很听成永和成全的话,渐渐散去了。成永说,我们就到那边石凳子上坐吧,说着对一个四十三四岁的妇女说:“给我们去泡一壶茶来……泡好的茶后,顺便把我老爹也叫来吧,说新的镇党委书记来了。”

    几个人来到一株大樟树下面,金色的阳光如碎金子般洒落在圆形石凳子上。

    一会儿功夫,一壶茶来了。成永和成全是在外面闯荡过的人,外面流行的功夫茶,也被他们带回了村上。成永用第一遍茶,将杯子洗了,然后,给他们都倒上了茶。

    梁健曾经听人说过,爱喝茶的人都能聊。梁健轻轻抿了一口,就说:“这茶不错,味甘、润滑,是不是冲上几泡,味道会更浓一些?”成永朝梁健瞧了一眼说:“梁书记看来是懂茶的,这是我在福建做工程的时候,买的小种红茶。我还想在我们家乡这里,试着种植一些。”

    梁健问道:“在外面闯荡也挺辛苦吧?”成永又看了梁健一眼,回答:“那是当然,虽然能挣钱,辛苦也很辛苦,如果自己家乡有钱挣,谁愿意去外面瞎折腾。”

    梁健不再说下去,说下去,势必会绕到矿山资源的问题上,这个问题,梁健此刻还不想触及。他言归正传:“成永、成全,你们两位是村上很有权威的人。所以,我今天第一天来上班,就想来见见你们,跟你们聊聊天。”

    成永突然记起了什么,说:“我想起来了,你就是前天市纪委高成汉书记跟我们谈的时候,在他身边的那个年轻人是吧?”梁健点了点头:“没错,我当时就在现场。”

    成永点了点头:“原来市里把你派下来当我们这里的书记了?”梁健说:“这也是我今天要来告诉你们的一件事情。现在,我就把我要说的,先说说,呆会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第一件事,市里已经将原镇党委书记邱九龙停职了,正在进行下一步的调查。同时,市里把我派到向阳坡镇担任党委书记,首要的一个任务,就是来解决成山村的事情。第二件事情,刚才我去跪拜了逝者,对于死者的补偿,今天他们的家属就可以去镇上领,人死不能复生,落叶归根、入土为安,这不仅是对生者的安慰、也是对死者的尊重,你们说对吧?这件事情上,还希望拜托两位说一句话。”

    成永和成全对看一眼,成永说:“梁书记,今天你上班第一天,就到我们村上来,我们老百姓也是看在眼里的,镇领导的作风跟以前是不一样了。市里对这件事情重视起来,我们也看在眼里了。现在,有这么三个问题,我们必须提出来:一是我们想要看到凶手得到严惩,人死了不能白死;第二是给死者家属的赔偿,50万不够;三是石矿的问题,你刚才没有提到,这件事怎么办?”

    梁健说:“铲车造成村民死亡的事情,市委已经明确表态,即日起进行调查,指挥者是镇党委书记邱九龙已经免去了职务,开铲车的驾驶员也已经被公安机关逮捕,下一步都将进行调查处理,我还会向市委市政府要求尽快处理,这一点你们可以放心。第二个问题,对死者家属的赔偿,我这里可以表态在市里承诺的50万基础上,再增加10万。第三石矿问题,说实话,我目前还没有完全掌握情况,必须进行深入调查了解才能拿出意见……现在,我跟你们两兄弟谈,并不是希望你们完全搬迁,而是希望你们能够劝说死难者家属,在明天能够送去火化,这对死者是一种安息……”

    成全说道:“我们提出的三个问题没有解决,我们是绝对不会去火化的。”梁健说了那么多,成全似乎全没有听进去,一句话又回到了起点。群众工作就是这么不好做。

    这时候,梁健瞧见成老根正从里屋走出来。王雪娉赶紧站了起来,跑到成老根身边,用手扶着他:“成大爷,你过来坐。”成老根瞧见王雪娉,脸上就露出了笑容,在王雪娉的搀扶下,坐在了石凳子上。成全赶紧给倒了一杯茶,看来对成老根还是很尊敬。

    成老根看了眼梁健:“这位年轻人是?我有些眼熟。”王雪娉说:“大爷,这位是我们镇上新来的镇党委书记梁健。他今天是第一天上班,会都没开,就到村里来了。你觉得他眼熟,是因为前天在市民广场上,他也在,就站在高书记的身旁。”

    成老根拍了下额头说:“我记起来了!那天他也在。”梁健感觉这成老根,或许能发挥重要作用。他很亲切地喊道:“成大爷。你看,今天我是特地来村里,我的目的,就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蹭饭,也不是来唬人的,我是实实在在想把问题尽早解决掉,把老百姓该享有的利益给落实了。我刚才提到了几点,你听听怎么样?”

    王雪娉将梁健提出的条件,向成老根,又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成永和成全都在一边听着,他们没有打断,也没不耐烦。梁健看到过很多人,都不把老人当一回事。但是成永和成全两人却不同,这让梁健对这哥俩也增加了好感。村上村民能够服帖这哥俩,还真是有原因的。

    成老根听了王雪娉说的,看了看成永和成全,然后对梁健说:“梁书记啊,你看这样行不?”梁健看到了一丝转机,就说:“我听着。”成老根说:“我看出,你是一个不错的年轻领导,你也是真的想来解决问题的。今天,你就留下来吃晚饭,行不行?”

    梁健一愣,留下来吃晚饭?他有些搞不懂,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梁健说:“晚饭我就不吃了,我不是来蹭饭的。”成老根摇了摇头说:“你的这种想法,就不对了。老百姓的饭,你要蹭得越多越好。现在不比以前了,老百姓家里都不缺米、不缺菜了,可是干部却很少来家里吃饭了。你现在是镇党委书记,是我们的父母官了。你留下来吃个饭怎么了?

    “更何况,今天我们都吃老焦的豆腐饭!他们家里人的悲伤,会因为你留下来减少不少。老焦什么时候火化入土,我们说了不算,得老焦他们的家人说了算。”成老根等着梁健。

    在镜州地区,死者都得在家里停留三日,期间亲朋好友都来吊唁。这吊唁在乡土俗称“吃豆腐饭”。梁健不是镜州人,但对本地的习俗也是了解的。

    梁健看了眼王雪娉,王雪娉点了点头。梁健就说:“好,我就留下来。这样吧,雪娉,既然我们留下来吃豆腐饭了,我们也出个份子吧?”

    王雪娉说:“我也正有这个想法。”成老根听了,点了点头。梁健从包里的笔记本上撕下了两张白纸,给了王雪娉一张,每人包了四百零一块。成老根对身边的成全说:“你带他们去,把份子交给死者家属吧”。

    成全原本对镇上的干部都有意见,怒气冲冲的,这会看到梁健也是一个有情义的人,怒气就少了许多,领着他们把份子交给了小焦。

    小焦披麻戴孝,似乎几天没有洗脸了。看到梁健他们诚心吊唁,就接过了他们的份子,让他们留下来吃晚饭。

    不一会儿晚饭就开桌了,这一桌就被成老根、成永、成全和梁健、王雪娉、驾驶员等人坐了。村里的书记和村长也在这边坐下来。

    由于素酒,菜蔬也比较简单,桌上早已放了白酒和可乐。成老根说:“梁书记,今天一起喝一口酒。”梁健本来觉得不妥,毕竟这是人家的丧事,怎么喝酒呢?

    但是成老根的一句话,打消了他的顾虑,成老根说:“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这里‘吃豆腐饭’就是喝酒的。多喝点也没有关系,晚上不能让场子清闲了。”成老根说的时候,成永已经将梁健的碗里倒上了酒。

    成老根端起了酒杯问梁健:“梁书记,你在向阳坡镇的第一次酒,是不是今天?”梁健点了点头说:“成大爷,你别叫我梁书记了,你叫我梁健就行了,你是前辈。今天我是第一天到向阳坡镇工作,也是第一次在向阳坡镇喝酒。可以问雪娉。”

    其实,梁健中午也稍微喝了一些,不过此时他不能这么说。

    王雪娉笑着点头。成老根说:“不用问了。我相信你。但是,成永和成全,相不相信你,就得看你自己的了。”说着就跟梁健碰了碰碗,喝了一口。

    梁健为表敬意,也喝了一大口酒。

    成永站起来,给自己的碗里倒了满满一大碗酒:“梁书记,我敬你一碗酒,以前不认识,今天算认识了。我们成山村的人,他们都说民风彪悍,其实我们喝酒也很彪悍。”

    大家都笑起来。在“豆腐饭”上笑,有些人会觉得很不敬,但是这就是农村里的习俗,已经改变不了的事情,也不去太在意,说点其他事情笑笑也无妨。梁健也站起来,碗对碗的喝了大半碗。成永说:“梁书记,年纪轻,喝酒也很猛。”

    成全也站起来给梁健敬酒,他说:“早前,我说话有些直,你别怪。那是因为心里有气。今天,我敬你一碗酒,希望梁书记能够真的多为我们村民考虑考虑。我先干为敬。”梁健看到这整整一大碗酒,喉头有些发紧,不过这会梁健是不能后退的,他端起那碗酒,也一口喝了下去。

    成老根一直在边上看着梁健微笑,等梁健喝了下去。成老根说:“喝酒可以考验人。今天梁健这么喝酒,我就相信你这个镇党委书记了。成全,你去把小焦叫来。”

    不一会儿,小焦来了。成老根让他坐下来说:“小焦啊,我跟你老爸也是从小长大的兄弟,他运气不好,挤到了铲车底下死了。人各有命。他在天之灵可能是希望你们过得好一点。开铲车的家伙,已经被捕了;指挥铲车的是以前的镇党委书记邱九龙,也被市纪委调查了。

    “今天,新的镇党委梁书记,到我们这里来了,给你老爸行过礼了,还出了份子留下来吃饭。对梁书记,我个人认为是一个不错的人。他承诺赔偿60万,如果你同意,明天就能拿钱。我的意思是,差不多了。以后,我们村里的村民都还要靠梁书记……”

    小焦突然说:“我们靠‘双成’兄弟。”

    成老根说:“别傻了。我们老百姓只能靠党委政府,靠成永和成全能靠多少时间?成永和成全就是再有钱,能把村子给搬迁了吗?成永和成全包工程项目,你能保证永永远远不亏本吗?我相信梁书记,能给我们村办实事。所以,我们也不能太为难他。”

    小焦没有了声音。成老根说:“你可以不信任梁书记,但是你得相信我对吧?”小焦点头。成老根说:“我相信梁书记,所以你也得相信梁书记。”

    这个逻辑着实高明,小焦就愣了。梁健听了,觉得老百姓的语言,还真有趣。但他知道,这时候就是有趣得跟天似的,也不能笑。

    小焦说:“那好,我听老根爹的,明天我们送我爸去殡仪馆。”

    事情终于算是有了结果。梁健表态说:“小焦,如果你不放心,明天一大早可以先去镇政府取了钱,然后再去殡仪馆。”小焦说:“不用了。老根爹和双成兄弟都信任你,我也信任你。我办完事后再到镇政府去。”

    车子在夜路上行驶,这乡间道路,可不像城市,路灯甚至比车灯还亮。乡间一片漆黑,就只剩下车灯如两只伸长的眼睛,扫来扫去。

    “梁书记,今天的进展真是超乎我的意料。”王雪娉的语气中带着惊喜,又带着表扬。梁健说:“我以前在乡镇呆过,知道老百姓很多时候,都是为了一口气……不好……”

    王雪娉赶忙问“怎么了?”梁健说:“停车,停车,我要吐了……”驾驶员赶紧刹车,梁健推开车门,来到路边,忍不住吐了起来。

    王雪娉从车里,拿了一叠的餐巾纸和一瓶矿泉水。梁健用餐巾纸擦干净了嘴巴,对王雪娉说:“你别过来了,臭。”王雪娉笑道:“又不是没见人吐过。”然后把矿泉水递给了梁健。

    梁健漱了漱口,呼吸了一口田野里的新鲜空气,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感觉好多了。

    这时候,从身后照来了两束光线,显得非常亮堂。“有车过来了。”王雪娉说。

    梁健朝那辆车看了一眼,心想,现在农村也有很多汽车了,这也许就是一辆普通的车子。他说:“我们上车吧,这条路小,待会堵着人家。”

    车子重新启动,往前开去。后面的车子开得很快,不会儿,就追上了他们。炽亮的灯光从后车窗照进来,把车内照的白亮。驾驶员说:“这车子开得也太快了点吧。”王雪娉说:“别管他们,我们慢一点好了。”

    驾驶员于是匀速前进。然而,那辆车子到达他们车尾处时,就开始按喇叭,嘟嘟个不停。

    驾驶员就骂了一句:“神经病,后面这辆车到底想干什么!”在驾驶员的脑袋里,在向阳坡镇也只有镇政府的车子,可以横行霸道一些,今天没想到有人跟他挑衅!

    驾驶员一脚油门朝前快速开去,想要把那辆车子甩在身后。结果那辆车,紧追不舍,灯光在车里晃动,嫣然变成了急速追杀的场景。

    梁健知道乡镇驾驶员一般好胜心都比较强,他不想自己第一天上任,就闹出什么事情。他对驾驶员说:“我们先别跟他们争了,你先慢一点,让他们先过去。”驾驶员还不服气,但领导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执意飙车,就说:“知道了。”

    梁健又补了一句:“但也别放松警惕,如果他们在前面停下来,你就看情况,必要的时候,就冲过去。”

    这是在漆黑的乡村道路上,如果梁健就是跟驾驶员两个人,那没什么好怕的,但就是担心王雪娉在车上,万一出现什么问题,他可担待不起。驾驶员说:“不怕他们,我车厢后面有铁杆。如果他们敢拦镇政府的车,要他们死得好看。”

    梁健这时候想,有时候有个彪悍的驾驶员,也是很不错的。梁健本身也是一米八的个子,并不怕打架。

    驾驶员踩下了刹车,车子慢了下来。后面的车子猛然从他们身边划过,车身超过他们车头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别羊头。驾驶员小周只能猛然踩下刹车,车子才没追尾。小周情绪爆发了:“他娘的,我们好好的开车,又没惹他们,他们是要干什么!我追上去,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王雪娉阻止道:“行了。跟这些没素质的,别一般见识了。”正这么说着,突然前面那辆车子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四个壮汉。盯着梁健他们。

    驾驶员小周说:“好像是几个青肚皮啊!梁书记,怎么样?上去打吗?”王雪娉见驾驶员有些紧张,说:“我拨110吧?”梁健说:“行,你先拨110。小周,他们的车牌号,你看得见吗?”

    驾驶员小周说:“奇怪了,看不见。”梁健说:“那这样吧!你冲他们大喊一声,把他们引过来!”王雪娉惊讶地朝梁健看了看:“梁书记,他们是四个人!”小周听说梁健要跟他们动手,兴奋了起来:“两个对四个,那又怎么样,我才不怕呢!我去后备箱拿铁钎!”

    梁健说:“不用去拿。有时候,我们用脑子就可以,不用动手。你朝他们喊,然后听我命令。”小周疑惑地看了梁健一眼,伸出脑袋就冲那四个壮汉喊:“你们找死啊!”

    那四个家伙一听,对望了一眼,真就冲他们车子走了过来。驾驶员小周急了:“梁书记,我们不能呆在车里啊,否则只有挨揍的份了。”梁健说:“不急。”等他们走到了一半,小周实在忍不住了:“你不打,我一个人去。”

    梁健说:“去什么去?开车,朝他们冲!”小周这才明白了梁健的用意:“撞死人了怎么办?”梁健说:“我就不信他们不怕死。撞死撞伤都算我的,正好把这帮青肚皮给抓起来!”小周吼了一声:“好叻,看我的!”

    小周一脚油门下去,就往前冲,几米之后,速度就窜了上去,那四个家伙,一看情况不好,人家已经打算往死里撞了,他们也是怕死,从两边跳开。一个家伙,还想攀住车子的车窗,简直是螳臂挡车,一下子被拖曳在地。

    梁健他们不管,直接往前面开,梁健注意地想去看一眼车牌。却见车牌已经被套住,看不到号码。

    这时候,王雪娉终于打通电话,她本想打110,后来一想,110也不靠谱,直接打电话给派出所所长,将情况说了。派出所所长钦云一下子就紧张了,县长助理兼镇党委书记第一天上班,就被青肚皮拦路,这只能说明自己辖区的治安实在很成问题。

    派出所所长赶紧派车往他们的路上赶。车子突破阻拦之后,并没有完事。那辆遮牌的车,并没有就此放弃,反而快追疾赶。梁健对小周说:“现在拿出你的本事来,飚吧。”

    “好叻,梁书记,我的车技不错的,今天让你看看。”驾驶员得令之后,就肆无忌惮地在乡村公路上开始飙车。

    后面的车还在疯狂追赶……

    公路颠簸,后座上,王雪娉不时会撞到梁健身上。有一次王雪娉差点都坐在了梁健身上,大部分时候,都是她的腿和梁健的腿,直接贴在了一起。梁健感受到她身上的温柔和弹性,还有她不时朝自己投来的目光,酒是彻底醒了,但身体却火热起来。

    人说,在危险的时候,更能催生强烈的**。也是在危险的时候,人可以将其他很多东西都忘却,而只期盼生存,生存又跟**紧紧联系在一起。

    又一下剧烈的颠簸之后,梁健感觉到一只柔弱的手抓住了自己,很用力。梁健知道这是谁的手,他没有去看,却以用力的抓住作为回应,让对方顿感安心。

    他们就这么抓着手,一直到车子终于离开了乡间公路,上了国道。即使上了国道,后面那辆车还不死心,继续紧追不舍。

    不一会儿,前面警灯闪烁,有两辆警车正迎面开来。“派出所的车子来了!”王雪娉喊道。他们再回头望,后面那辆车子已经一个急转掉头,往反方向逃去了。

    那辆警车朝王雪娉他们打了个招呼,问了声“就是那辆车?”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向着那辆逃逸的车子追去。

    王雪娉在镜州市是有房子的,在县城也有宿舍。原本这么晚了,王雪娉肯定会住在县城,可今天发生了这种事情,她不敢在县城呆了,她说还是回镜州市。梁健先将王雪娉送到了家里,然后才回家,这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左右了。

    梁健从包里拿出了笔记本,在上面写上“4、治安”。

    正想要睡觉的时候,忽然接到了莫菲菲的电话。梁健接起了电话,莫菲菲问:“最近很忙吗?”梁健说:“新换了工作岗位,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呢。”然后将自己已经离开市政府办的事情,告诉了莫菲菲。

    莫菲菲很惊讶,说:“这么快就换地方了?原本还要请你帮忙呢。”梁健突然记起来了,当时莫菲菲跟他说起过,莫菲菲所在的企业正在竞争一个重要地块,并要在上面建造镜州市第一高楼。梁健说:“虽然人已经离开了,但是我还认识一些人的,到时候可以帮助问问。”

    莫菲菲笑说:“你别紧张,我只是开玩笑的。这点事情,我们老总应该能够搞定。”梁健说:“那就好,不过万一有什么需要,还是可以告诉我的。”莫菲菲说:“没问题。我的包裹收到了吗?”

    梁健说:“包裹?我不知道嘛!”莫菲菲说:“应该是在下面传达室吧,也没什么好东西,只是一个车载摄像头。有了这个摄像头,可以自我保护,像碰到碰瓷之类的事情,只要播放一下摄像,那就清清楚楚了。”

    梁健说:“原来是车上的新玩意啊?”莫菲菲说:“我们公司里的人都买了,所以我替你也买了一个。”梁健说:“谢谢了。恐怕没有人要来碰我的瓷。一个穷酸公务员,不像你们这些公司老板,都是有钱人。”

    莫菲菲说:“你现在是县长加大镇党委书记,人家想讹你还来不及呢!”梁健笑说:“行吧,难得你这么看得起我。”莫菲菲说:“那好吧,早点休息。”

    梁健洗了澡,倒头就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因为口渴,梁健很早就醒了,昨晚喝的白酒毕竟不是什么高档陈酿,口干舌燥也是常有的事情。梁健喝了两大杯开水,然后下楼去街上的一家小面馆,要了一碗青椒肉丝汤面,连汤都喝了。然后,回到家等着车子来接。

    王雪娉的电话打来了。由于两个人都在镜州市,梁健就没让驾驶员开奥迪车来接,搭王雪娉的车去向阳坡镇。梁健想到莫菲菲说有个包裹,就去传达室取了包裹。只是一个小盒子。

    王雪娉问:“这是什么玩意啊?”梁健说:“是车载摄像头。”王雪娉说:“你怕有人砸你的车啊?”梁健说:“不是,人家送我的,你需要吗?我的那辆老爷车凯越,恐怕是不需要的。”王雪娉说:“你舍得送给我?”梁健说:“有什么不舍得,你拿去好了。”

    王雪娉说:“谢了。我们小区车位紧张,很多时候车子只能停在外面的道上,我的车已经好几次被人用钥匙划了,有这个车载摄像头,是不是就可以拍下来了?”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