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306.第310章掌门艺术

《官场局中局》 306.第310章掌门艺术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黄少华说:“以前,我刚开始担任乡镇一把手的时候,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也迷惑过一阵子,看到班子成员不行,看到很多人都在为自己谋利,看到老百姓对干部意见很大……一下子就感觉头脑转不过来了。不过后来,我问自己,我这段时间最想要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梁健想了想,说:“我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完成成山村特高压线的征地拆迁工作。”黄少华又问:“这就对了,那就聚焦在这个问题上。那么你要靠谁,才能去完成这个事情?”

    梁健说:“只能靠班子成员去做。可是,那些班子成员他们都有自己的利益,不一定会去做。”黄少华笑道:“你先别想得那么多,你现在就考虑,你只有依靠谁才能去完成这项工作?你是一个人去完成,还是必须靠班子成员和全体干部?”

    梁健想了想说:“靠班子成员。”黄少华说:“这就对了。其实在机关当一把手,你的所有工作,都要依靠整个班子的集体力量去完成。当时,你单枪匹马深入成山村,与村民面对面,搞定了遗体火化这件事。好吗?好的!这能说明你有能力。但是并不能说明,你有领导能力。因为这不是你通过领导别人达成的。

    作为一名镇党委书记,你真正要体现的,不是个人的办事能力,而是要时时刻刻体现你的领导能力。你要领导班子成员去做成一件事情,这才是真正的本事。”

    梁健点了点头说:“大哥,你说的没错,我认为很有道理。但是我怎么能去领导这么一批人呢?村民希望我们把矿山产权,还给他们,但是每个班子成员都入股了,他们根本不同意,还做了假账本,他们是在跟我对着干。”

    黄少华说:“没错,这的确是一个冲突。但是,我觉得,你还是得聚焦到那个你需要完成的任务上面。你要完成特高压征迁工作。关于这个特高压征迁的事情,真正的矛盾,并不是石矿问题,这只是村民提出的一个附加条件。

    在处理一件事情的时候,你不能完全被班子成员带着走,也不能完全被老百姓带着走。老百姓往往希望你在处理一件事的时候,能够连带捆绑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这样做是行不通的。这点老百姓心里也明白。关于特高压征迁的事情,你觉得政府真正理亏的是什么,老百姓最不能接受的是什么?”

    梁健想了想:“应该是国家在特高压线走向问题上发生了偏差,调整之后,使得老百姓的整个村庄都进入了辐射范围之内,国家又不同意整体搬迁。”

    黄少华说:“这就对了。这才是最最关键的问题。矿山只是老百姓的一个附件条件。关键的问题是辐射!要先把这个问题解决掉,其他的是次要矛盾,可以缓一缓再来解决。老百姓对政府失去信心,只要一件事就可以。但是要恢复老百姓对政府的信任,却要一件一件接连不断的办。你可以先把搬迁的问题解决掉,这样辐射就不成问题了,老百姓的工作就好做了。然后,等一件事情解决了,你再腾出时间来,去解决矿山的问题,饭一口一口吃,事一件一件做。这样机关干部和老百姓慢慢就会接受、认可、信任你了!”

    梁健听懂了黄少华的意思:“我明白了。镇政府是没有财力去解决这个搬迁问题的。我不应该把时间和精力分散,我首先要把所有的精力,集中在争取上级支持、完成搬迁上。这才是问题的结症!”

    黄少华点了点头说:“这就对了。有些问题,是上级造成的,我们基层没有必要帮助扛,我们也扛不起。既然上级让我们办事,那么他们就必须支持我们。”

    这一席话说得梁健顿时心情舒畅了许多,梁健说:“那我明天就向领导汇报,要求支持。”黄少华又提醒说:“这件事,不能你一个人去做!”

    梁健说:“哦,对对,要整个班子都去做!明天,我就开一个班子会议,将任务分工下去。不同条线都要向上级争取支持,其他班子成员,就到村里去宣传政策,做群众思想工作!”黄少华点了点头:“时刻记着,如何组织和调动他人,去完成一项工作和任务,否则你即使有三头六臂,也会忙不过来。这是组织给一把手的特权啊,不用好怎么行!”

    一直在一边不出声的黄依婷说:“梁健哥,关于矿山的事情,我有个主意可以给你,到时候,你就能解决班子成员入股的问题,同时也能让老百姓没话可说。”梁健听了一下,他真是对黄依婷另眼相看。这个依婷还真有鬼点子,不过这件事,得等特高压问题解决之后,才能做。否则对领导班子成员的积极性打击太大。

    等特高压线问题一解决,他的下一步就是整肃队伍,这个手段就正好用得上了!

    有了思路,梁健心里很开心,给自己杯子里倒了满满一杯酒,敬黄少华和黄依婷。黄依婷也倒了酒,和梁健喝了。喝得差不多了,黄依婷忽然对她老爸说:“老爸,晚上我让梁健哥陪我去行不行?”

    黄少华瞧了眼梁健,问道:“梁健,你晚上还有其他事情吗?”梁健说:“没啥事。”黄少华说:“那你陪依婷去一趟行不行啊?”梁健说:“行啊。去哪里?”黄依婷听了就拉起梁健的手:“那就赶紧走吧!路上我跟你说,要迟到了!”

    “这……”梁健还想问问清楚,黄依婷却没给他时间多问,已经拉起他往外走去,他回头瞧黄少华,老领导也是一副惊讶的神情。

    梁健没想到,自己与老领导的见面,竟然以这种方式结束。在路上,梁健就问黄依婷:“依婷,你让我陪你去做什么啊!”

    黄依婷说:“唱歌。”梁健很奇怪:“唱歌?有人请你唱歌?”黄依婷说:“没错。有人安排给我相亲,在一个量贩唱歌。”梁健一听说:“这个不大好吧,你相亲,我去,算什么啊?”

    黄依婷瞧着梁健说:“你就算我哥啊!我从小到大,就梦想着有一个哥哥。你就当我的哥哥吧。”梁健听黄依婷这么说,再没理由推迟了,他就说:“那好吧。那我坐一坐就走。”

    两人到了市中心一家量贩,进入一个能坐七八个人的中包厢。里面没有人。

    梁健心想,黄依婷的这个相亲对象,倒也好玩。人家相亲,都是请喝茶,或者吃西餐,他倒好,直接来唱歌,难不成是从中国好声音回来的,对自己唱歌特自信?

    选在量贩唱歌,倒也得了。问题是,还迟到。现在,女方已经来了,对方却连个踪影也没有。梁健就感觉对方有些不对劲了。

    这时候,黄依婷接到了一个电话,黄依婷说:“哦,快了,快了。”梁健心想,难道对方已经快到了?黄依婷让服务员拿了一箱啤酒过来,对梁健说:“我们先唱吧。”

    黄依婷给自己的杯子和梁健的杯子都倒了啤酒。梁健说:“我们刚才已经喝得不少了,还是别喝了。你这是相亲,人家看到你喝酒,恐怕不太好。”

    黄依婷说:“没事,没事。不喝酒,我一句都唱不出来。”有些人不喝酒,就是不会唱歌,一旦喝了点酒,就能说会唱了。难道黄依婷也是这样的情况?

    梁健就意思性地跟黄依婷碰了杯子,喝了一杯酒。黄依婷点了一首王力宏和任家萱合唱的《你是我心内的一首歌》,让梁健和她一起合唱。梁健以前听过这首歌,也会哼,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跟黄依婷一起唱起来。

    两人配合的很好,一首歌,唱得极其动人,两人四目相对,梁健看到黄依婷眼光晶莹剔透,十分好看。黄依婷也看着梁健,唱完之后,还瞧着梁健。

    梁健一个回神,这不对劲吧!自己是陪黄依婷前来相亲的,怎么两个人唱起这种小情歌来,还唱得这么深情款款,如果给对方看到,还不误会啊?

    梁健朝门口看看,对方却还没有来。梁健心里就嘀咕了,这个相亲对象,到底是怎么搞的,人家女方已经来了这么久了,他却还踪影都没有。梁健平时是有强烈的时间观念的,以前做秘书,没有强烈的时间观念,是要出大问题的。

    不过他看黄依婷似乎并不太在乎,也不能多说,否则不等于是挑拨离间了!这时候,黄依婷的手机又响了,黄依婷接起来说:“哦,没事,我们已经唱开了。等你们啊!”

    看来对方又打电话来了。黄依婷倒了杯啤酒,又和梁健喝,梁健说:“依婷,不能再喝了,你是来相亲的。”黄依婷说:“你看,人家这么晚都不来,显然是没有诚意,我还何必注意这么多呢?”

    梁健看到黄依婷心情不大好,很想安慰她,不过语言是苍白的,梁健就跟她把酒喝了。之后,两人又开始唱歌。唱着,唱着,也许是啤酒混合着红酒,酒劲就上来了。

    梁健和黄依婷就在沙发上歪在一起、头靠着头,唱着《广岛之恋》、《当真就好》、《当爱已成往事》、《神话》、《我听过你的歌》、《天下有情人》、《相约到永久》、《选择》、《无言的结局》……不知唱了多久,也不知喝了多少酒,梁健和黄依婷只对望着傻笑……

    梁健看到沙发上,除了他俩,根本就没有其他人。心里就有些生气了:“太不像话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来!待会来了,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他们,这样相亲还有没有诚意啊!”

    黄依婷的电话又响了,黄依婷说:“你们走啦?哦,好的,不好意思,我实在来不了了。谢谢哈。再见。”

    梁健听黄依婷这么说,觉得有些不对劲,就问黄依婷:“你刚才给谁打电话啊?”黄依婷:“我的相亲对象啊!”“你说,你去不了他们那里,这是怎么回事啊?”黄依婷朝梁健笑笑:“他们就在隔壁唱歌。可是,我实在不想去见那个人,所以就没去。”

    梁健这才弄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张着嘴,什么都说不出来。黄依婷看着,笑着搭着他的肩膀说:“你啥都不用说了。梁健哥,我以前对你说过的,我想嫁给你,那不是开玩笑,也不是为了报答你。我会等你的。”

    梁健哑口无言。黄依婷说:“麻烦你送我回家吧。”

    第二天上午,县委书记葛东和县长石剑锋,召集了向阳坡镇党政主要领导到县里碰头,再次传达市委、市政府关于特高压线征迁工作的要求。按照省里要求,必须加快进度,国家领导人已经大发雷霆,对江中省的这项工作大为不满,省委和省政府的领导都已经吃不消这压力了。

    葛东和石剑锋顿感压力重大。对梁健来说,这未尝不是好事。领导重视,才是干好工作的根本。葛东对梁健和李良说,现在你们是镇里的党政主要领导,一定要齐心协力,把特高压的事情解决好。

    梁健当场表态:“我和李镇长一定全力以赴,在最短的时间内推进工作。同时,另一个方面,希望领导还能够向市里、省里和国家某网反映,那就是,希望能够增加征地拆迁的补偿经费,我们要对成山村进行整体搬迁。”

    李良说:“梁书记,整体搬迁的事情,我们镇党政联席会议没有商量过吧?”梁健说:“的确没有商量过。”梁健知道,李良对上次自己不经班子商议,就让镇政府拿出60万给死者家属的事情,耿耿于怀,还一直通过领导告状告到了市长那里。

    这次,李良又强调这事,没有经过镇党政领导班子会议商议,就是要再次给县委书记和县长造成一个印象,那就是梁健书记独断专行。

    梁健于是说:“这事,我们的确在班子会议上没有商量过,今天你在这里,关键是葛书记和石县长也在,我把自己的想法,先向领导做个汇报。从这些天我掌握了解到的情况看,如果不对成山村进行整体搬迁,至少会造成两个不良后果。一是成山村与镇政府对立,除非以强制性的行动,不可能完成搬迁。但是强制性行动的结果如何,我们前两次都已经看到过了,网上目前还流传着铲车碾死老汉的骇人视屏;二是我们对不起老百姓。特高压线的确在250米内,会对村民造成辐射。即使现在,我们采取强制手段使得村民就范,但是日后如果村民因为辐射,有任何问题,他们都会找到我们镇党委政府。这就等于是给镇党委政府埋下了一颗炸弹!基于这两方面的考虑,我才提出要对成山村整体搬迁的建议。”

    县委书记葛东和县长石剑锋,对看了一眼。他们知道,梁健所说的都是实话。县委书记葛东说:“梁健,你说的这些道理,我们在座的人,应该说都知道!”

    梁健心想,你们都知道,那不结了!那干嘛不去做呢!梁健很快听到了理由,李良说:“梁书记,刚才葛书记说得太对了,对成山村进行整体搬迁,这件事当然是好事!谁不知道啊!但是,整体搬迁就要钱啊,国家给这么一点征迁费用,我们能怎么办呢?”

    梁健说:“我相信,国家肯定是希望老百姓好的,既然特高压线之前设计路线出了问题,如今线路有了调整,那征迁的费用,自然也应该跟着调整,对于老百姓的补偿就应该相应的增加。只要国家有关部门明白基层的真实情况,肯定会支持基层的。”

    县长石剑锋缓缓点着头,似乎是同意梁健所说。但是,还没等石剑锋说话,县委书记葛东又说:“梁健,向上级反映情况,我们不是只做了一次,而是已经努力了无数次,但是上面不同意再增加补偿了!”梁健这就不解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呢?现在特高压线路调整,涉及到整个村搬迁,为什么不增加补偿?!”

    石剑锋这时候才开始说话:“梁健,你可能不知道其中内情。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谁来承担责任的问题。你想想,特高压这么大一个工程,其中某个线路设计出现问题,在征迁费用上要增加至少几千万,甚至一个亿。这个责任,让上面的谁去承担?!”

    梁健说:“如果真是因为哪个人工作失误,那就追究谁的责任啊!”石剑锋说:“可是到了上面,恐怕就没这么容易了!”这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梁健这才算是弄明白了。

    但梁健就是不服气,凭什么因为上面工作失误,要让农村那么多村民替他买单呢?是上面某个人的职务重要,还是这么多老百姓的身体健康重要?!梁健开始发倔了,他说:“我们向阳坡镇的老百姓,不能这么不明不白地替上面那些老爷们买单。”

    县委书记葛东说:“梁健,这不是说气话的时候。我们只是一个县,在跟上级部门和央企打交道的时候,我们要注意分寸,否则搞不好就是自己打自己嘴巴。”

    梁健坚持说:“我觉得,我们还得进一步向上面反映,我不相信上面就没有一个领导敢出来说一句话。只要他们一句话,我们整个村搬迁的问题可能就解决了!”

    葛东说:“梁健,我已经告诉过你,不是我们没有争取过,但是上面根本不理会我们。我想啊,我们的工作重点,还是要放在做群众工作上面。”梁健听出来了,县委书记葛东是不敢、也不想去得罪上面的领导。

    梁健说:“不能整体搬迁,做再多的群众工作都不会有明显的效果。”梁健说得坚决,县委书记葛东就说:“你认为,你去上面争取就会有效果吗?”梁健坚持道:“我要去试试。”

    县委书记葛东盯了梁健一眼,不满之情呼之欲出,他说:“反正,省市领导给我们的最后期限是十天时间,我也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如果十天之内不能推进特高压工作,上面唯我是问,我就唯你是问!”

    李良瞧见县委书记大为光火,心里暗暗高兴:“梁健这家伙,什么时候都把自己的主见拿出来,在官场混了这么久,还不明白,领导要的不是你有想法,要的是你服从!”

    从县委书记和县长那里出来,梁健和李良分别上了自己的车。半路上,梁健打了电话给李良:“李镇长,回去后,我们马上召开领导班子会议。”

    李良说:“那我马上让下面去通知。另外,梁书记,到了镇上我先去一下你办公室,关于下一步工作的思路,我想先跟你沟通一下,免得开会时说法不一致。”

    “好,你待会就来吧。”

    到了镇上,李良拿着茶杯,走进了梁健办公室,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

    梁健见他拿了茶杯过来,似乎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就说:“李镇长,你把你的想法,说出来听听吧。”

    李良说:“梁书记,关于特高压线征地拆迁的事情,我始终认为,上面要求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干!他们不拿出钱来给成山村整体搬迁,我们就没必要一定去搬迁,如果征不下来,我们把情况向上面反映就是了。”

    梁健说:“那如果在规定时间内,完不成怎么办?”李镇长说:“完不成,就完不成嘛,上面又不是不知道这件事的难处。”梁健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三个字“拖字诀”,或者说“打太极”。

    这是基层干部惯用的一种做法,不仅仅是对老百姓,对上级同样也是如此。他们不把真实的情况向上面反映,因为这样要得罪领导,他们也不真正把工作抓下去,因为这样会激怒百姓,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断往下拖。

    梁健很反对这种做法,不过他想起了黄少华的说法,一定要依靠班子成员,把工作做下去。所以,如今梁健不想跟李良闹,他要沉得住气,在工作没有实质性突破的情况下,唯一的办法,就是稳定下面这帮班子成员,让他们有事可干,同时也让下面的机关干部和村干部有事可干。

    梁健装作同意地点了点头说:“李镇长,你的说法,我基本同意。这样吧,待会的会议,你来主持,并布置工作。我最后讲几句。”

    李良感觉很奇怪,原本他以为梁健会反对,没想到,梁健竟然同意了他的说法。也许是被县委书记葛东给吓着了,不敢轻举妄动了。李良说:“那好,我布置工作和分组,再请梁书记提要求。”

    李良围绕“拖”字,对整个特高压线征迁工作进行了布置,无非是将班子成员分成了很多个小组,小组里又搭配了几个组员,分头下到成山村的各个小组去做工作。可以说,真是做到了人人有事做,至于这么做的效果会如何,只有李良知道。

    等李良布置好了工作。梁健说:“县委县政府,今天把我和李良镇长找去了,对特高压征地拆迁工作再次给我们压了任务,必须在十天内完成。前阶段出了那样的事情,使得特高压征迁工作又推了一推,现在再也推不下去了。希望我们全体班子成员,都能根据刚才李镇长布置的工作任务,即刻下村,希望能够在今日就见成效,不辜负县委县政府对我们的期望。这些天内,镇上的所有事项由李镇长全权负责。我重点去跑市里和省里,争取上面的工作支持,如果在这个事情上,能有突破,对特高压线征迁会有很大帮助。让我们统一领导,各负其职,增强责任,切实推进这项重点工作!”

    会议结束后,班子成员即刻下村去了。李良心想,这个梁健看来还是不死心,要去上面争取政策,那就让他一个人去折腾吧,到时候把上面领导给得罪了,恐怕吃不了兜着走!

    会议结束之后,梁健坐在位置上,考虑着关于要向上级争取支持的事情,该如何去操作。这时候,办公室的门“笃笃”敲响了。

    镇组织委员王雪娉一身玫红色连衣裙,鲜亮得仿佛一朵盛开得桃花,盈盈站在门口。她拿着一个笔记本,笑吟地说:“梁书记,你要去哪里争取支持?去县里、市里,还是省里,或者直接是中央部委?”

    梁健看着今日格外鲜艳的她,说:“还没有想好,反正就是一级一级反映上去。”王雪娉慢慢走进来,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道:“难道你要当上访书记啊?”梁健笑了起来:“你这个说法好,‘上访书记’,哈哈,我就是要让上面知道,对基层不负责任是不行的。”

    王雪娉瞪着梁健说:“我感觉啊,梁书记,有时候你真是倔得可以!”梁健说:“我想让镇上有些改变!”王雪娉说:“我支持你!不过,我好想跟你一块儿去啊!”

    梁健听王雪娉这么说,有些为难。当然,如果有王雪娉一起去,不仅多了一个帮手,在路上还有人照顾,特别是一路上都会变得有趣许多,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但是,梁健真找不出什么理由,可以单独带着王雪娉去。她是组织委员,如今的事情跟组织上没有直接关系。

    此外,乡镇对男女之事向来敏感,如果梁健带着王雪娉去上面,指不定大家会怎么说三道四呢!梁健说:“我当然很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去,可……”

    王雪娉笑了起来:“别紧张,我跟你说着玩的!如果你真敢带着我一起去上级,恐怕人家称呼你就不是‘上访书记’,而是‘风流书记’了。”

    梁健说:“其实,‘风流书记’要比“上访书记”好做多了。”他也就在跟王雪娉说话的时候,才会开些玩笑,对镇上其他人,他是保持警惕的。

    这时,梁健的手机响了起来。梁健说:“陌生手机号码,不接。”王雪娉说:“我看看。”王雪娉发现手机号码是本市的,就说:“接吧,应该不是骚扰电话。”梁健看了眼王雪娉,接起了电话。

    竟然是成山村的“带头大哥”成永,他自报家门。梁健说:“成老板,你好。”成永开门见山的说:“梁书记,有没有空?我想请你吃个饭。”梁健说:“吃饭就算了,上次在你们那里吃饭,还差点喝醉。有什么事情,可以在电话中说。”

    成永说:“我不是要说什么,而是想给你看一份东西,你应该会感兴趣。”梁健说:“哪里见面?”成永说:“我现在镜州,那,我就在镜州等你吧。”

    梁健放下电话,对王雪娉说:“你晚上回镜州,还是住县城?”王雪娉说:“你好像有什么事情唉,想让我陪你去就直说吧!”梁健说:“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晚上陪我一起去见一下成永。他说要给我看什么东西。”

    两人在镜州市一家小饭店,见到了成永和成全。成永已经点好了菜,就等着梁健来上酒了。梁健说,今天就不喝酒了,明天还要去市和省里汇报情况。两兄弟哪里肯,一定说要让梁健喝点。梁健也只好意思一下。

    梁健最想知道的,是这“双成”到底会给他看什么东西。碰了杯之后,梁健竟然忘记了说自己只喝一点,就将半杯白酒一口干了。成永说:“梁书记喝酒就是爽。我们都是爽快人,这份名单你看看吧!”

    梁健接过了名单,看到上面写着“小龙矿山股东小帐。”梁健顺着名单看下去,赫然看到了李良、方阳、傅兵、唐伟华、黄强、战卫东、吴望、袁进、钦云等人的名字,这些都是镇政府的班子成员,其他还涉及一些机关干部,大概镇政府就有二十来人。

    梁健放下名单,看着成永:“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成永说:“这你就不用问了,反正是从小龙矿业里面搞出来的。”梁健说:“我想要弄清楚,这份名单的真实性。”

    成永和成全互看了一眼,成全说:“我们村上原来有一个村民,在小龙矿业搞财务,她最近也参加了村里要让小龙矿业把产权还给我们的事情。矿业老总邱小龙知道后,就把她炒鱿鱼了。但是她早有准备,之前就已经复好了一份名单。她说,小龙矿业,一直都是使用好几套账的。”

    梁健点了点头,将名单递给王雪娉看。王雪娉点了点头:“这应该是真实的,本来我的名字应该也在上面。我是特意去他们企业让他们把我的名字拿掉的。”梁健说:“这些人的股份,都是自己投钱进去的?”

    成永笑笑说:“投钱进去才怪呢!他们都是拿干股的。”梁健点了点头说:“好,这份名单我能先收下不?”成永说:“既然给你了,我们当然不会想要收回去。不过,我们想知道,你接下来会做些什么?”

    梁健说:“我现在,只是先收下,但是近期我什么都不会做。这段时间,我要做的,就是要把你们村整体搬迁的事情落实好。今天机会很好,你们两位请我吃饭,我很高兴。我顺便把我的想法,也跟你们说说,希望能够得到你们的大力支持。”

    成永和成全看着梁健:“只要你所做的对村民有利,我们肯定支持。”梁健说:“整村搬迁,就是我给村民最大的利益。国家是一定会推进特高压线这项工作的,当前县委、县政府和镇委、镇政府的中心工作,就是在近期完成征迁。上面其实是不同意整村搬迁的,但是我在县里极力争取要整体搬迁,可是没有得到同意,所以从明天开始,我要去上面沟通汇报,争取最大的资金支持,来完成搬迁工作。”

    成永和成全说:“那我们兄弟俩代表村民谢谢你。不过这件事有胜算吗?”梁健说:“这我也不知道,反正是一级一级上去。我也不知能做到哪一步,反正,给村民争取到最大的利益吧!”成永和成全拿起了酒杯:“我们来敬敬梁书记。如果梁书记帮我们全村争取到了整体搬迁的补偿,我们承诺,在一天之内就完成搬迁!”

    梁健说:“好,冲你们这句话,我把这杯酒给喝了。”王雪娉的手却伸了过来:“等等。梁书记,明天你还有任务呢,今天就不要喝多了。这杯酒,我帮你喝吧。”说着,王雪娉就将梁健的酒抢过去,喝了。

    成永和成全看着王雪娉和梁健笑道:“还没过门呢,王委员就替梁书记挑酒喝啦!”王雪娉白了他们一眼:“胡说八道什么呢!”

    王雪娉凶巴巴的,连成永也不敢再开玩笑,却又提出了另一个问题:“关于矿业的问题,也希望梁书记能给村民做主。”梁健说:“这件事,我们肯定要管。但是,我现在精力不够,等你们村搬迁的事情完了,我会集中精力搞矿业。你们放心,不过搬迁的事情你们一定要支持。”

    成永和成全点头答应。

    这天晚上梁健打车将王雪娉送到了小区门口。王雪娉说:“一起去看看我的车吧!”“你买新车了?”“没有。”“那有什么好看的?”“不是装了你送的车载摄像头吗!”

    梁健跟着王雪娉来到她的车子,打开车门,两人坐了进去。这车载摄像头,装在挡风玻璃下方。王雪娉说,视野很好,基本上车内和前后左右都能拍摄其中。

    王雪娉按了下按钮,过了一会儿,她回放给梁健看。果然,两个人的一笑一颦都在其中。梁健说:“这玩意,有一种人不能装!”王雪娉问:“什么人啊!”梁健说:“玩车…震…那种。”王雪娉脸上微微一红,朝梁健说:“你们男人,这是什么乌七八糟的想法。”

    梁健说:“不是我想,我是说别人。”王雪娉说:“我没有说你啊,我看你的话,给你机会你都不敢。”说着,朝梁健挑衅地看了眼。

    梁健气得就想一把将王雪娉摁倒在椅子上。不过,理智还是控制了他。的确,他现在是给他机会也不敢。这车里已经安装了车载摄像头,所有的一举一动都在里面。另外一方面,王雪娉是他的下属和同事,有句话说得好,兔子不吃窝边草,这危险系数太高。当然,归根结底,还是梁健觉得这一切,这个时候都不合适,他有任务在身,这段时间,不可以为其他事情分身分神。

    告别了王雪娉,梁健独自回家。沿着一条马路往回走,路边的梧桐树很有规模,虽然不是秋天,但在树下行走,也挺有意思。梁健想起了胡小英。他给胡小英打了个电话,算是问候了下,并告诉胡小英,他要去向上级争取村子整体搬迁的事情。胡小英说:“这事恐怕很有难度,不过我支持你,这事做成了,会有回报。”

    梁健很高兴胡小英支持自己,梁健很想问关于省委组织部什么时候来推荐的事情,但是在电话中,这种敏感的事情还是少说为妙,梁健也就忍住了。

    在国际大酒店的包房里,市委书记谭震林还在听他“队里”人员的汇报。谭震林说:“离省委组织部的推荐考察已经越来越近了。上次之后,我们又几天没碰头。大家手头的事情,进展如何?”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