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307.第311章对手反扑

《官场局中局》 307.第311章对手反扑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市政府常务副市长甄浩说:“最近,我一直盯着。 宏叙这段时间,好像很谨慎,跟胡小英的联系很少,应酬也不多,一般下班后就直接回去了。”

    周其同也说:“胡小英也是。她最近十分检点,也没有怎么跟宏叙联系。”谭震林说:“那么,梁健呢?你不是说,他经常出入胡小英家里?”

    周其同说:“最近,梁健一次都没有去过胡小英家。他们之间肯定说好了,这段敏感时期不再走动。”

    谭震林皱起了眉头说:“这么说,我们找不到突破口了?”

    “这倒也不是。”南山县委书记葛东说:“那个挂职在我们这里的梁健。最近说要去上面争取成山村整村拆迁的政策,我说,不管你争取不争取,必须在十天内完成全部征迁工作,否则到时候我拿他是问。”

    谭震林说:“嗯,这个梁健,现在在你的管辖范围内,而他曾经是宏叙的秘书,如果他闹出什么事情来,对宏叙也会有影响。不过,特高压线征迁这块,你要小心谨慎,这是一项中心工作,如果干不好,上面也会找我和你的麻烦。”葛东一愣,然后说:“知道了,谭书记。”

    谭震林说:“难道,我们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来搞定宏叙这帮人了?”常月用手抚弄着脸颊说:“那倒也不是。”谭震林瞧着常月说:“你还有什么办法?”

    常月说:“俗话说,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你们不是常常挂在口头说,要抓住主要矛盾吗?他们这波人里,最关键的人物到底是谁呢?”

    南山县为书记葛东说:“宏叙。”常月表现出挺欣赏的样子,朝葛东伸出了大拇指:“不错。就是宏叙。如果扳倒了宏叙,整个市不都听我们谭书记的?我想,我有必要为了谭书记,再出一次马了。”

    谭震林盯着常月说:“可是,你上两次不都失败了吗?”常月说:“宏叙最脆弱的时候,就是喝高的时候,他多次在喝酒的情况下,会放任自己的**。以前会失败,是因为宏叙的秘书梁健,三番两次在其中捣鬼。可现在,情况已经发生变化了。梁健已经被下派了。要知道,现在宏叙的秘书,叫陈辉。这是一个又色又贪的家伙,领导身边有这种人,就会很危险。肖秘书长,你说是吧?”

    一直没说话的肖开福说:“我觉得,陈辉会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这小子一直听我的,如果再加上常月,肯定能轻松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谭震林说:“如果你们真能抓住宏叙的把柄,到时候我请大家吃大餐!”

    第二天,常月当作走错了门一样,敲了敲陈辉的办公室门。陈辉一看是惊艳无比的常月,眼睛都绿了。之前,常月来过,当时是来找梁健的,陈辉根本搭不上话、插不上嘴,一直为不能跟常月这样的美女多招呼几声而耿耿于怀。

    今天,常月又来了,梁健却已经走了。陈辉想,这个机会不能再丢掉了。陈辉赶紧将常月让了进来,问常月来找谁。常月说,当然是来找陈处长。

    陈辉一听简直是心花怒放。当了市长秘书,果然不一样,享受的待遇完全变了。陈辉问:“有什么可以效劳?”常月说,她想要见一见宏市长,麻烦通报一下,然后约陈辉晚上吃饭。

    陈辉这会倒是警惕了,问晚上还有谁,市长是不是也去?常月说:“我就请你,还有一个漂亮的小姐妹。”陈辉开心地跟颠儿似的了,整个魂儿都已经提前飞到了晚上去了。

    陈辉去向宏市长通报,常月顺利地见了宏市长,撒娇地问宏市长最近怎么都没找自己。宏市长瞧着妖精般迷人的常月,却努力克制着,说最近比较忙。常月约他吃饭,他也克制着没有答应。寒暄一下,常月便离开了。

    到了晚上,陈辉如约赴宴,果然只有常月和一个叫月儿的小姐妹。这女孩虽然长得没有常月那般妖艳,但比常月还年轻,看上去非常非常嫩,是否成年还是问题。在花丛中,陈辉算是彻底忘记自己是谁了。他想要左拥右抱,常月却不让他揉自己的腰身,说:“今天,就由月儿负责全权陪你。”

    陈辉未免有些小失望,一石二鸟肯定是没戏了,不过月儿这妞,十分水灵妖冶,陈辉也心甘情愿退而求其次了,一会儿功夫就与月儿黏在了一起。常月笑着说,她还有点事情,先走一步了,并对月儿说,单都已经买了,月儿你从省城来,就住在国际大酒店吧,说着常月把自己的房卡给了月儿。

    陈辉当然知道,常月这些话,虽然不是对他说的,其实全是说给他听的,更加心花怒放。

    陈辉又狠狠喝了几杯酒,就跟月儿去了国际大酒店,一进门他便猴急地开始上下其手,很快就摸到了床上。陈辉已经脱得一干二净,正要成其好事。猛然之间,房门被推开。一阵脚步声后,进来了几个公安。

    陈辉被吓一跳,心想,公安怎么就进来了?陈辉喊道:“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侵犯我们的**!”这几个公安却不理会陈辉,问月儿:“他叫什么名字?”月儿似乎被吓着了:“我不知道。”

    公安又问陈辉:“她叫什么名字?”陈辉只知道她叫月儿,公安不耐烦地说:“我问的是全名!”陈辉还没来得及问,当然答不上来。

    公安说:“两个人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这不是嫖娼是什么!带所里去。”陈辉说:“你们弄错了!我们根本就不是卖yin嫖娼!我们是认识的。”公安说:“女的,把身份证给我拿来!”

    月儿只好把身份证交给了公安。其中一个公安把身份证插在一个手携仪器上,上面马上显示出了内容。这个公安当场读了出来:“张小月,于201x年在东莞因为卖yin逮捕……”

    听到公安读出的内容,陈辉难以置信地朝月儿看去,月儿只是低着头。公安说:“别磨蹭了,是主动跟我们去派出所,还是需要我们给你们上手铐?”

    陈辉无话可说,但他还是抱着侥幸心理,靠近一个警察说:“兄弟,实话告诉你,我是市长的秘书,如果你放了我,我会记着你的好,可以帮你升职。”那个警察朝陈辉横了一眼:“不用你帮我升职,我倒可以帮你免职!”

    陈辉被带到了派出所,一路上他想起了常月。常月怎么能够介绍一个ji女给他?!难道说这一切是常月故意设计的,为了害他?到了派出所,有个警察问他:“要不要通知一下家人,或者熟悉的人?”

    陈辉想了想说:“我要见肖开福秘书长,市政府秘书长!”警察倒是没有为难他,答应了他的要求。

    大约半小时后,肖开福秘书长进来了。陈辉此时已经精神萎靡、神态疲惫,见到肖秘书长进来,他好像看到了救星,两眼才发出了光来:“肖秘书长,你一定要帮帮我!一定要帮帮我!”

    肖秘书长面露非常失望的表情:“陈辉,你怎么会这么不成熟。你现在发生这种事情,叫我怎么向宏市长交代呢!”陈辉双手抓着头发,抬起头来:“肖秘书长,我好后悔,我好后悔,请肖秘书长一定帮帮我吧。只要肖秘书长肯帮我,不让我失去这份工作,肖秘书长以后让我赴汤蹈火,我也不会推辞!”

    肖秘书长还是故作为难:“现在,你人都已经被公安抓了,我还能有什么办法?”陈辉连声哀求:“肖秘书长神通广大,一定有办法的。我发誓,只要肖秘书长能够帮我逃过这个难关,以后任何吩咐我都会照办!”

    肖秘书长这会觉得差不多了,说道:“陈辉,你说的是真的?”陈辉见有希望了,赶紧道:“我发誓,以后肖秘书长让我赴汤蹈火,我也万死不辞。”肖秘书长这才露出了笑容:“既然陈辉你都这么发誓了,我就算用尽所有的关系,也要帮你一次。”

    陈辉千恩万谢:“谢谢,谢谢肖秘书长!”

    肖秘书长出去了一会回进来,对陈辉说:“我们可以走了。”陈辉愣了一会,才跟着肖秘书长走出了派出所。他东张西望,担心被别人看到。

    肖秘书长的专车过来了,两人坐了进去。只见车内还有一个人,是常月。陈辉恨不得扑上去对常月千刀万剐,但肖秘书长就在身边,他显然没有这样的机会。陈辉隐隐地感觉到,这本身就是一场阴谋。

    肖秘书长说:“陈辉,你刚才在里面说,任何事情都会替我去做?”陈辉说:“当然,肖秘书长,有什么事情请吩咐。”肖秘书长说:“还是让常月女士跟你说吧,很简单的一件事。”

    常月说:“真不好意思,陈秘书。月儿也是经别人介绍给我的,我哪里知道她是那种有案底的人,这事真是害苦陈秘书了。”陈辉知道常月是在说风凉话,就说:“常女士,你到底有什么吩咐?”

    常月说:“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很简单,你只要……”

    陈辉原本还特担心他们会提出特别苛刻的要求,但是刚才常月所说,对陈辉来说,也太简单了,仅仅只是举手之劳。陈辉当场就答应了。常月说:“那太谢谢陈秘书了。刚才,肖秘书长帮忙,让月儿也已经从派出所出来了,你还想见她吗?”

    陈辉哪里还有那兴致,道:“不用。”

    梁健争取支持的路,是从县里开始的。对于县委书记葛东,梁健是不抱有希望的,他感觉到,葛东是官场混久了的老油子,如今满脑子想的也就是如何保住这个位置,然后趁机会多给自己和亲友带来一点实惠。对于其他事情,能推则推、能拖则拖。没有一点上进心和干事的豪气了。

    梁健去拜访的领导,是县长石剑锋。那次找梁健和李良谈话时,梁健感受到,石剑锋还年轻,还保存着想要做点事情的冲动,群众观点也比较朴实。

    梁健去他那里,再次强调了自己的想法,希望石剑锋能够出面为成山村争取上面的政策。石剑锋说:“这事我不是没有努力过,但是省里有关领导,还是没有接受我们的意见,只是命令我们要限期完成任务。不管怎么样,你的精神是值得肯定的,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承诺,不管你办得成办不成,你去上级争取支持期间,所有的费用都由我买单。这单我一定买,我先让财务上给你一笔费用吧。”

    梁健说:“感谢石县长的支持,不过费用就算了,镇上可以开支。有石县长的支持就行了。”梁健知道,县里的领导不想得罪上面,不会有实质性的动作。

    石县长却坚持让梁健等一等,然后叫来了县财政局副局长:“你给梁书记,准备50万,这是专门用于向上争取特高压线政策的,县里出钱。”那个副局长,赶紧去办了,不久就回来交给了梁健一张消费卡。

    县长如此坚持,梁健如果不拿,反而显得是对石县长有意见了。他还知道,每个县里,基本上都有一定数量的拜访经费,专门用于跑上面。不是有句话叫“跑部钱进、提钱进步”吗?这些钱,很多都是从拜访经费里来的。梁健如果不用,自然有其他人会帮助用。

    于是,梁健也就不再装正人君子了,将卡塞进了包里,离开县行政中心,到市里来。

    宏市长那里,梁健已经不是特别想去。这段时间以来,他总是感觉到,宏市长对自己的态度颇为冷漠,自己要去上级反映情况的事情,对各级领导来说,都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恐怕宏市长也不会待见。梁健便直接上了11楼,来见市委常委、纪委书记高成汉。

    高书记正在开会,梁健就在办公室等了一会,跟高成汉的秘书常青聊了一会。

    常青倒是非常羡慕梁健:“梁书记啊,像你这样才是真的好啊,有了乡镇、县区和市的工作经历,现在30岁又担任起了乡镇党委书记,这是走向更高层次领导干部必经的一步。也许明年,你就是县委常委,再过一段时间,就是县区主要领导、厅级干部,你已经走在仕途最扎实的一步上了。”

    梁健说:“哪有你说的那么顺利啊!做官这件事,是变数最大的事情了。今后的事情,谁都说不准,很多干部,一开始是蹭蹭地往上升,在三十岁已经是厅级干部了,今后可能十年二十年都升不上去,就在原地踏步了。甚至有些还往下掉。”

    常青给梁健续水:“对于干部来说,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事情了。这样开始坐火箭,后来坐冷板凳的干部,往往后来都会心理失衡,做出违法乱纪的事情来。不过,我相信,梁书记,你肯定不会是这样的干部!”

    梁健笑道:“你何以见得啊?”常青说:“因为,我知道,你有两方面的优势,一是能力全面,二是领导看中。我们高书记经常提起你。另外你知不知道?高书记这次有可能会上一个台阶了!”

    最后一句常青说得非常小声,梁健却听得异常明白,他说:“这样最好了,到时候,你也可以上一个台阶。”常青说:“但愿如此啊!”两人会心一笑。

    门口突然传来了高书记的声音:“梁健,你过来啦?”梁健站起来,跟在高书记的后面进入了办公室。

    梁健知道高成汉比较忙,就开门见山把自己要去省里和国家有关部门的事情,告诉了高成汉。高成汉听了之后,瞧着窗台上一盆长势良好的绿萝,好一会,才喝了一口茶,缓缓收回了目光看着梁健:“本来,我是不赞成你这个时候上去的。你是宏市长的秘书,这一点谁都明白。最近,省委组织部马上要来推荐和考察干部,或许会涉及宏市长,肯定也会涉及宏市长下面的人,我怕到时候,你与上面有关部门发生不愉快的事情,影响到推荐考察……”

    高成汉又移开了目光:“不过,特高压线的事情,也很重要。省里和国家催的那么紧,如果不彻底解决整村搬迁问题,那就是一个定时炸弹,留下后患……那你还是去吧!这样吧,你先去省城吧,向有关部门反映一下。这件事,你有没有向宏市长反映过?”

    梁健说:“还没有呢。”宏市长说:“我觉得,你应该去汇报一下。也许宏市长会派人跟你一起去。我是纪委书记,这件事情,我不好直接派人给你。”梁健为难道:“我不知道,宏市长会不会支持我?”

    高成汉忽然笑了出来:“越是不支持你,你越要去汇报啊,争取支持嘛,就是如此的啊!”梁健这才意识到了心里滋生的畏难情绪。人都是如此,对于喜欢自己、支持自己的人,总想接近一下,对于不喜欢、不支持自己的人,总是想故意躲开。但是,在机关里,绝对不能这样啊。

    况且宏市长以前是自己的直接领导、现在还是自己的领导,对于他,梁健真不应该故意疏远啊,否则就是给别人机会。

    这么想着,梁健马上站了起来,准备告别高成汉,去找宏市长。高成汉喊住了他说:“你等一等,我给你一个电话。”高成汉用一张便签纸,写了一个名字和一个电话号码,递给梁健。

    梁健看到上面写着的是:杜明亮,135057****。看到杜明亮这个名字,梁健很眼熟,就问:“这位是省里的领导吗?”高成汉说:“他是我的同学,新任的副省长,是从京北大学派下来担任副省长的,因为是民主党派,大家对他可能不太熟悉,但是他其实能量挺大。他是分管建设、商务、外事等工作的,你涉及的这块工作,虽然电网这块他管不到,但是建设这块他应该能管到,况且他是北京来的,有些话好说。如果实在有了困难,你可以联系他一下,我会事先帮你联系好!”

    梁健听了,心里顿时有了底气,高书记给他的这个名字,绝对是个重量级的领导。梁健心想,也许特高压线的事情,真能解决了。他有些奇怪的是,高书记事先为什么不帮助联系这位领导呢?

    有句话说,能够通过正常途径解决的,绝不轻易动用关系。在官场,各种关系要用都是用在刀刃上的,每次动用一种关系,其实就是欠人家一个人情。这么想,高书记没有轻易将杜明亮副省长这个关系拿出来,也许也是出于这种考虑。特高压线事情,并不属于高书记分管的事情,他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私人关系拿出来呢?这样一想,完全可以理解了。

    如今高书记向梁健介绍自己的私人关系,可以看出纯粹是出于帮助梁健。梁健非常诚恳地道了谢。高成汉又嘱咐了一句:“千万别忘记去找宏市长汇报!”

    梁健说:“我这就去。”高成汉点了点头。官场很多时候,讲求的是一个规矩,如你不遵循,人家可能就会有想法。上下级和朋友是不同的,朋友可以很随意,但是对领导随意,那就绝对是作死了。

    梁健来到市府办,照例敲了敲陈辉的门。就在前两天,梁健就见到过陈辉。然而,今天陈辉的状态,与那天见到的陈辉,简直判若两人。陈辉神色黯淡,心事重重,好像受到了重大的打击。

    梁健对陈辉上次对自己的态度很不感冒,可今天看到他这种状态,还是问了句:“怎么样?这两天还好吧?”陈辉朝梁健看了眼,低下头说:“还好。”言语之中没有了之前的傲气。梁健说:“我想见宏市长,不知在不在?”

    陈辉没精打采地说:“我去通报一声。”回来之后,让梁健进去。梁健在门口又回头瞧了眼陈辉,这家伙什么事情也不做,愣是在那里发呆。心道,这人家里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还是输钱了啊!

    梁健还有正事要做,也没空关注陈辉太多。梁健向宏市长汇报了自己的想法,宏市长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只说:“这事我清楚了。村整体搬迁争取资金的事情,其实市里也向省里争取过,省里应该也帮助反映过,但这事协调得并不好,估计你再上去效果也不会很大。关键是,电力系统不是我们管理,衔接困难。”

    梁健说:“我知道,通过公事公办,恐怕有困难,我想通过关系再去想想办法。省委马书记的秘书冯丰我熟悉,我想去请教一下,看还有没有其他路子。”宏市长说:“这事是公事,单靠个人关系也不成。这样吧,我联系一下,让建设局荣威局长陪你一起去,我再跟市电力公司联系一下,让他们至少派一个熟悉情况的副局长一起去。”

    梁健说:“那最好了。”看来,宏市长并不是完全放任他不管了,在工作上对他仍是关心的。梁健说了“谢谢。”梁健本来还期待宏市长会给他说说有关省委组织部推荐干部的事情,但宏市长只字未提。

    下午,梁健和建设局局长荣威、电力公司副总谢艳华一同向省城进发。荣威与梁健也算是老朋友了,梁健很熟悉,但是谢艳华,梁健却是第一次见。由于电力系统是中央直属,平时工作上基本没有交集。

    谢艳华是女同志,有些黑里俏,身材不高,但挺拔,紧裹在衬衣下的胸口就跟要爆炸的石榴一样。梁健不由想到,以前的女干部长相一般都是朴实型的,可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女干部走的是艳丽线路,要脸有脸、要胸有胸,很是赏心悦目。因为有正事要做,他也不敢多看。

    本来是想用一辆商务车,但是谢艳华提出来,说,还是每人一辆车方便一些。于是,三个人各坐一辆车。到了省城,已经将近吃饭时间,三人打算先找个地方吃饭,然后休息到下午上班时间,再去省电力公司。

    吃饭的时候,梁健客气地以茶代酒:“谢总,这件事恐怕要麻烦你跟省电力公司领导多解释解释了,这事涉及到我们镇上很多村民的生活。”谢艳华敷衍地道:“这件事,我看是不会有结果的。上次,我们已经向省电力公司的领导说明过了,他们说,这是国家电网总部的决定,补偿是年初预算已经确定了的,不可能再增加了。如果村里要搬迁,那么你们自己想办法。”

    没想到事情还没有办,这个谢艳华就开始打退堂鼓。梁健顿时对这女人的印象差了许多,这些人在国企中呆的时间长了,享受着丰厚的既得利益,根本不把老百姓的事情当事。市建设局局长荣威说:“谢总,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肩负市政府的任务来的,还是要全力以赴争取一下的。”

    谢艳华朝荣威瞥了眼说:“荣局长,你们是肩负着政府的任务来的,可我不是的。我是电力公司的人,不归市政府管,我今天无非是来陪陪你们的。这点关系,荣局长应该是很清楚的。我家里小孩子身体不舒服,下午我陪你们去一趟省电力公司,不管结果如何,我都是要回去的。”

    梁健和荣威互望了一眼,没再多说话。下午去了省电力公司,说要见他们老总,没见着。只见到了一个基础部的经理。等梁健说明来意,对方也不解释,就说:“这个事情,我们没有权力。这个特高压线工程,是国家某网总部的部署,征迁和补偿也是由国家某网定的,我们帮不了忙。要找你们去北京找总部吧!”

    谢艳华听那个部门经理说完,就转向梁健,道:“听到了吧,我就知道省电力公司是解决不了的。现在已经得到答案了,我要回去了!”说着就站起了身来,梁健瞧见,跟这个部门经理多说也无益。

    经常听说,机关部门存在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事情,原来没有什么事求人,体会不深。如今到上级机关来求人办事,才真正感受到这“三难”的杀伤力。同是国家公职人员,基层的干部到上级部门办事都这么难,别说平头老百姓想要办点事情了!这衙门作风,不仅危害百姓,机关人员也同是受害者。

    到了外面,谢艳华扭着臀部走得很快。荣威说,好歹来了省城,要回去那也等吃过晚饭再回吧!谢艳华根本不听,说:“以后这种事情,就别再找我了。”说着,就上了车,绝尘而去。

    荣威朝梁健笑笑说:“这女人,还真做得出来,竟然就这么把我们扔在这里不管了!”梁健也笑说:“你还指望她管你什么?”荣威笑道:“管什么都行啊!这女人,态度不好,可你看她那身段,还是挺养眼的。你别告诉我,你没感觉!”

    男人只要一说起女人,气氛也就轻松起来了。梁健说:“这身材嘛,只能说是一般。”荣威笑说:“兄弟,你是市长秘书,眼界比老哥要宽,我佩服你。要不晚上你替老哥,安排一个美女喝喝酒啊?”

    梁健说:“这种违反纪律的事情我怎么可以干啊?”荣威笑说:“哪里是违反纪律了啊!不就是喝喝酒嘛!”梁健说:“那得先把事情干好。”荣威说:“好叻,那我们这就出发,去省建设厅吧!”

    梁健回到了自己车上。若不是谢艳华一定要各开一辆车,梁健和荣威就可以坐在一辆车上,有说有笑。现在只能每人一辆车,无非是给早已车辆饱和的省城添堵嘛!

    梁健对去省建设厅也不抱多大的希望,在路上他就已经发了短信给省委副书记的秘书冯丰,问他在不在宁州。冯丰说,他在。梁健又问他晚上有没空。冯丰说,他也很想见梁健,说约个地方见面吧!梁健就跟冯丰约在一个叫做六眼井的地方见面。

    约好之后,车子已经到了省建设厅。荣威毕竟是镜州市建设厅厅长,他又会做人,与省厅的关系很好。车子到了省厅门口,原本是保安来拦住,荣威一探出脑袋,那些保安都主动跟荣威打招呼,放行车子,畅通无阻。

    进了省厅,荣威带着梁健去了一个分管业务的副厅长那里,咨询有关事项,副厅长说,这电网的基础设施建设,完全是由国家某网负责建设、维修,省建设厅参加进来,无非是帮助央企在地方上协调一下工作,实际上,省建设厅没有政策方面的权利。

    荣威还带着梁健去了厅长那里,厅长对荣威和梁健的态度也很不错,让秘书给他们倒了茶。厅长也表达了差不多同样的意思,这件事,他们建设厅说不上话。厅长要留他们吃饭,这也算是很高的待遇了。

    因为说好了晚上要去六眼井,荣威感谢并婉拒了。梁健由于工作没有进展,从省建设厅出来时,心情相当不好,情绪低落。荣威见梁健这种状态,就道:“怎么了?这样就被打败了?这点挫折算什么啊!走,我们去六眼井吃点好吃的,喝点好喝的,据说六眼井还有酒吧,我们一起去泡个吧!”

    梁健用不认识的目光看了荣威一眼:“不会吧?你还会泡吧?”荣威说:“你看不起我是大叔是吧?那跳骑马舞的不就是大叔吗?现在小女孩就是爱大叔呢!说不定,呆会在酒吧,你还不一定有我的魅力呢!”

    梁健举起双手:“我投降,我投降。走吧!”跟荣威这么一斗嘴,梁健的心情好了很多。梁健问冯丰是不是已经下班了?冯丰说,他已经在赶去六眼井的路上。梁健说,那就好,找到饭店就告诉他。

    冯丰说,不用找了,就到一个叫兰坊间的地方吧,那是他一个朋友开的,他去吃饭不要钱。梁健说:“这怎么行?上次来宁州也是你请客,这次一定我来,这样好了,去那里吃,我来付账就行了。”冯丰说:“你就别跟我争了,你能来就好了。我正好想找你喝酒呢!先别说了。”

    梁健对荣威说:“我那兄弟,喝酒很行的,待会你跟他多喝点!”荣威问:“有美女吗?”梁健斥道:“你看,一离开镜州你就原形毕露了。你还真不把自己当局长啊!”荣威说:“机会难得,一次不抓住就少一次。”梁健说:“兄弟之间只喝酒,要找妹子待会去酒吧。”

    荣威笑笑说:“那也行。酒吧的女人更刺激。”梁健说:“所以就耐心点,好戏还在后头呢。”

    兰坊间就在六眼井通向野岭隧道的拐角处不远,是一栋民宿式样的酒店,很有小资情调。这里停车紧张,何况,梁健和荣威这晚上想过些私人生活,就让两位驾驶员自己找地方吃饭,晚上订好宾馆之后告诉他们。晚上来一个驾驶员,将他们接回去就可以了。

    两个驾驶员获得了自由活动时间,也很高兴,就开车走了,说等领导电话再来接。

    梁健和荣威走进了兰坊间。里面都是雅座,蓝色桌子和布艺沙发。接待女服务员身材高挑,很有几分姿色。见到他们,在柜台后面的老板就走了出来,问他们:“请问,你们是冯丰的朋友吗?”

    梁健点头说:“这里的老板是吧,我们是冯丰的朋友。”老板说:“欢迎,欢迎,我给你们留了最好的位置,从这里可以看到下面的花园。”梁健说:“谢谢。”老板说:“晚上,想吃点什么?”

    荣威对吃的感兴趣,就问:“你们这里有什么特色菜啊?”老板介绍了秘制烤鸡、蒜茸黑鱼片、养生菌菇汤等特色菜蔬,荣威说:“听上去很不错。酒呢?”

    老板说:“我们有专门从法国庄园进口的红酒,也有自酿的啤酒,味道也很不错。”荣威说:“你们的啤酒价格多少?”老板说:“80块一扎。”荣威说:“不是特别贵,好吧就来三扎啤酒吧。”梁健说:“用得上这么多吗?不是还要去外面喝吗?”荣威说:“一扎啤酒,不多不多,上一趟厕所就没了。”

    梁健说:“说到喝,你怎么就说到拉了!”荣威说:“那又怎么?吃喝拉撒,食色性也。”

    不一会儿,冯丰来了,听说菜和酒都已经点了,冯丰又让老板过来,加了一个炖牛肉块。酒上来,冯丰说:“梁健、荣局长,欢迎来到宁州,今天我们兄弟好好喝一个。”

    梁健一看到冯丰,就发现冯丰的精神状态有些问题,有些失落,又有些心不在焉,让梁健仿佛看到了曾经落魄的他。梁健很注意的观察冯丰,心想难道他遇上什么麻烦了?

    荣威却没有注意这些,他以前没有跟冯丰接触过,自然没有比较,没有比较就发现不了差别。又听到冯丰说要好好喝一个,正合他的意。荣威举起了大杯啤酒,碰了一下冯丰的杯子说:“兄弟,爽快,我们喝一杯。”

    梁健只喝了一大口,就将杯子放下了。荣威却“咕嘟咕嘟”将一整杯的啤酒全部喝了下去,由于杯子是大杯,足足有一斤左右,喝得荣威一连打了好几个嗝。冯丰说:“荣局长这么爽,我也喝。”说着也把一整杯酒灌了下去,但是他没有打嗝。

    梁健总觉得,冯丰心里有什么事情,就如这杯啤酒一样闷在肚子里,释放不出来。梁健试探性的问道:“这两天,马书记都在省里吗?”冯丰说:“前两天带队去香港了,还没有回来,否则我也不能这么早出来。”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