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309.第313章北京北京

《官场局中局》 309.第313章北京北京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要进入省府大院,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站岗的都是武警。幸好,之前杜省长的秘书已经帮助给大门岗哨打了电话,容许梁健的奥迪车开了进去。

    梁健来到省府门厅,做好了登记工作,上了六楼的副省长办公区域。这里的一切都好像很有序、很规范,让进来的人也不由肃然起敬。

    梁健不由想起,昨天晚上为躲避隔壁的噪音,到外面溜达时,想过,要到宁州来发展。如今,站在省政府大门厅里,他顿生一种强烈的愿望:我应该到这里来发展!

    有一拨人从电梯里出来,也许这就是杜省长参加的会议结束了,梁健抓紧上楼,看着门牌找到杜省长秘书的办公室。也是一个年轻人,大约与梁健差不多年龄。

    一个不大的办公室里却有四个人那么多。梁健了解到杜省长的秘书姓闵。闵秘书与梁健说话的时候,其他人只顾自己工作,基本上头也不抬一下。看到一个办公室四个人,梁健心想,省里的干部也不好当,我们常常只看到外面的庄严,却看不到实际的生活状态。

    闵秘书去杜省长办公室一趟,回来时对梁健说:“你好,杜省长已经在办公室了。”梁健走入杜省长办公室前,对闵秘书轻声说:“我们基层没什么好东西,但是绿茶是深山里的,我今天给杜省长和您带来两斤,刚才上来的时候不好意思提上来,你看放哪里方便?我让驾驶员送过去。”

    闵秘书也不推脱,爽快地说:“我下去拿好了。车牌是多少?”梁健把车牌告诉了他,然后给司机发了短信,让他在门口等。这是梁健在车上就已经吩咐好的。

    梁健又多问了一句:“以前省政府好像有一位吕副省长,也是从北京某高校下派到省里挂职副省长的,是吧?”闵秘书说:“那位吕军副省长提前回北京了,我们杜省长才下来。杜省长跟吕副省长不一样。吕副省长是挂职,我们杜省长是任职……”

    这点区别梁健当然是懂的。这显示杜省长更加重要!

    联系好茶叶的事情,梁健轻轻敲了敲杜省长的办公室,听到里面“请进”的声音。梁健推门进去。一个皮肤白、身材挺、国字脸的中年人正坐在办公桌后面。

    梁健进去之后,他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与梁健握了握手,然后请梁健坐下来。梁健说:“杜省长好,我是镜州来的梁健。”

    杜省长的目光倒是亲切而平易近人的,他说:“高书记已经跟我说过了。高书记跟我是同学。他说,你是为了特高压线的事情,专门到省里来的?”梁健说:“谢谢杜省长关心,我是昨天来的,跑了省电力公司和建设厅,但是都说管不到。我想来想去,只好来拜访杜省长,打扰了。”

    杜省长靠入座椅里:“昨天,你们高书记跟我打了电话之后,我就联系了一下省里有关部门。让他们如果能帮得上忙,就一定帮一下。但是这件事情,涉及到国家某网,这不是省里能够管到的事情。”

    梁健听出了其中的困难,他想,杜省长也帮不到忙?他等着。一会儿工夫,杜省长从椅子里站起来说:“我有一个朋友是国务院国资委的领导,这样吧,你去找他,他可能会对你有所帮助。你把电话留下来,我让他的下属联系你,看什么时候方便见你。他们国家部委的领导都很忙,得约时间。”

    梁健说:“领导肯定很忙。”杜省长说:“那就先这样好了。我联系好后,会打电话给你。”梁健知道杜省长的时间,也很宝贵,能跟他谈这么多,也是给足了高书记的面子。梁健站起来告辞。杜省长又与梁健握了握手,说道:“不好意思啊,茶都没有请你喝。”

    杜省长的秘书去处理茶叶了,没有来给梁健沏茶,让省长给他沏茶,显然是不现实的,梁健说:“杜省长太客气了。”梁健给杜省长和闵秘书的是每人两斤茶叶,这茶叶是向阳坡镇最高档的茶叶,可以说是全天然、无公害的绿色环保茶叶,估计闵秘书是识货的。

    梁健跟闵秘书告别时,他显得非常热情,说:“以后再来。”

    梁健出了省政府,就跟市建设局局长荣威联系,问清了他在哪个病房,就朝邵逸夫医院驶去。到了邵逸夫医院骨科,梁健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荣威。他穿了一件蓝色病号服。

    梁建倒是没有看到“小孙俪”,只有驾驶员陪着。没看到那个女服务员也好,免得尴尬。

    看着仰面躺在床上的荣威,梁健忍不住就笑了。荣威说:“别取笑我了。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梁健说:“笑,你就别强迫我忍住了,我真憋不住;错,我倒觉得你未必就错了!”荣威冲梁健笑起来:“你这家伙。”

    荣威刚一笑,就“哎呦呦”地叫起来。梁健说:“你这次闪腰还真够严重的哈!笑一笑都疼?”荣威说:“以前也闪过,没这次严重。可能是玩得太狠,身体亏了。”

    这时候,驾驶员已经泡水去了,也是给他们留出说话的空间,荣威也就口无遮拦了。梁健说:“年纪大了,以后可要悠着点啊。”荣威说:“不会有以后了。这是我给自己定的最后一次狂欢,以后我就乖乖地做一个好丈夫!”梁健笑说:“这可不一定,如果那女服务员给你生个小崽子出来,估计你就不能回去做好丈夫了!”

    荣威斥道:“别乌鸦嘴啊,这可开不得玩笑。”梁健只是笑。荣威问道:“今天你去哪里了?”梁健说:“去了省政府一趟,拜访了一位省领导。”荣威说:“效果怎么样?”梁健说:“领导说,帮助与国务院国资委的领导联系一下。”荣威说:“哦,国资委是管国家电网的,说不定真能帮上忙!”梁健说:“但愿吧。”

    电话响了起来。梁健一看,是闵秘书打来的电话。“来了!”梁健赶紧接起了电话。只听闵秘书说:“梁书记,杜省长让我给你打个电话。他让我把一个电话给你,他说,最好你今天就启程去北京,这两天领导正好有空,可以见你。到了北京,你可以打那个电话预约。我把电话号码和联系人,用短信发给你。你查收一下。”

    梁健说:“谢谢。”一会儿短信就发过来了。短信中写着:企业领导管理一局万处长,后面是电话号码。

    荣威问道:“有好消息?”梁健说:“也算不得好消息吧。但至少是在往前走。省里的领导帮助介绍了一个人,是国资委企业领导管理局一个处长,让我马上启程去北京。”荣威说:“马上去北京?可是我的腰还……”梁健说:“你还是好好养病吧。“

    荣威说:“那你打算单枪匹马的过去?”梁健说:“还有其他办法吗?”荣威说:“要不你再跟宏市长打个电话?让他再派一个人来替我陪同你吧?”梁健想了想说:“那我怎么解释你闪腰呢?”荣威说:“谁没有一个小病小灾?”梁健说:“关键是我不想帮你圆谎,还是算了,我自己走一趟得了。”荣威说:“那兄弟,真不好意思了。这个给你。”

    梁健看到荣威递过来一张卡。荣威说:“老哥不能陪同你去北京,不过这卡可以陪你去。钱不多,也就5万块,到了北京,都得花钱。你就拿去花吧!”梁健说:“那不好,我不用你的钱。我自己镇上也可以报销。”

    荣威说:“我知道你在镇上是一把手,但是你刚去,镇上情况复杂呢,犯不着让人家说闲话。你就用我的吧!反正如果我陪你去,也是要把这笔钱花掉的,现在不去了,你替我花了就行了。”荣威还替自己想得挺周到,梁健有点小小的感动。他本来是有一张卡的,里面有50万,可那张卡给冯丰救急去了。身边没个几万块钱,还真是没法在北京走路。

    于是梁健也不再矫情,就将卡收了起来,告别荣威,打算回酒店整理一下,就上北京去。

    在酒店整理东西的时候,梁健接到了冯丰的电话,冯丰说,非常感谢,他们借的钱已经还了,卡里还有几万块,要把卡还给梁健。梁健说,要不就先放他那里算了。冯丰说,这不行,一定要还给他,并说,小宇很感激他的帮助,想要请他吃一顿晚饭。

    梁健说,晚饭吃不了了,他得马上赶去北京。冯丰说,这么急啊,那他马上到酒店,把卡给他。

    梁健在等冯丰的时候,给高成汉和胡小英打了电话,说了自己的行走路线,他们都支持他,不过让他去北京要注意安全。梁健给宏市长发了条短信,汇报了情况,宏市长没有回。

    梁健也没太在意,开始订票去北京。

    最近一段时间,其他国家的飞机频频出事,让梁健对坐飞机有所保留。他还在网上看到,演员葛优说过好多次,他是“恐飞”人群,对飞机这玩意始终没有安全感。葛优这种明星大腕,平时全国各地拍戏,完了还得全世界参加电影节,不坐飞机多不方便,想想他在飞机上发抖的样子,还真有意思。

    为安全起见,梁健选择坐动车前往北京。冯丰到火车站送梁健,冯丰说:“或许我真该考虑和小宇的事。”梁健说:“考虑考虑吧,小宇是个漂亮的女孩,但并不一定是适合你的女孩。”

    梁健独自一人上了火车。动车从宁州到北京要八个小时,到北京已是第二天早晨。北京,首都,最早一次去,梁健还是学生。当时怀揣着各种梦想,如今看来,真是时过境迁啊,当时如果真的成了北漂,不知道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以前大学生时代,曾经幻想过,在火车上遇上一个纯情女孩,然后发展一段铭心刻骨的爱情之类,这些浪漫幻想,都是拜看了《落日之前》之类爱情片所致。现在想想,这还真是比较搞笑的事情。

    动车启动一会儿,车厢之中安静下来,车载电视的声音也很低,基本上只能看到画面,听不到声音。梁健又想,以前看到一个女孩,只会考虑漂亮不、可爱不、性格好不?根本不知道其实每个人都有一个你不了解的背景,如果相爱,你不仅仅要爱她这个人、爱她的现在,还要爱她的背景,爱她的过去和未来。这多复杂。

    如果他一早知道这个道理,可能也就不会跟着陆媛回镜州了,也就不会年纪轻轻经历离婚这种窘事。但是每个人的青春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没有人可以帮助其他人选择一个正确的青春。

    当然梁健并不是后悔,而是在这样匀速前进的列车里突然悠闲下来,胡思乱想一番而已。正在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耳边,“不好意思,先生,能让一下吗?”

    梁健奇怪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呀,怎么会?这不是黄依婷吗?

    已经进入了初夏,黄依婷穿起了短裙,镶着lei丝边的低圆领衬着一根金闪闪的细项链,让她的锁骨显得细巧而精致。淡淡的眼晕若无若有、恰到好处,在不经意中增添了美感。

    梁健赶紧站了起来,看到她背着包、拖着箱子,赶紧帮她把箱子托起来搁到了头顶的架子上。黄依婷在他身边坐下来后,满脸的兴奋:“梁健哥,怎么会是你啊?”梁健也笑了:“也真的是太巧了!你也去北京?”

    黄依婷说:“是啊,去北京参加培训。”梁健说:“培训啊?好事!”黄依婷美眸瞧着梁健:“你呢?”梁健说:“我是去办事。”黄依婷说:“培训,办事,这样也能碰到。”梁健说:“对啊,这个世界充满巧合。”黄依婷说:“这说明,我们两个人有缘分。”

    梁健没有接这个敏感的话题,他问:“你参加什么培训?”黄依婷说:“国家发改委组织的培训。”梁健问:“你以前不是在经贸厅吗?怎么参加发改委的培训?”黄依婷说:“哦,省里最近开展了一次交流轮岗工作,我轮岗到发改委了。”梁健说:“行啊,发改委是更加重要的部门。”

    黄依婷说:“趁着年轻多换换地方呗,也可以多熟悉一些情况。”梁健说:“你熟悉的都是经济工作,很厉害。”黄依婷说:“你别夸我了,我会飘起来的!”梁健笑说:“不怕,上面有物架呢,会把你挡住的。”两个人笑了一阵,黄依婷又问梁健上北京办什么事?

    由于二等座临时买不到,这天梁健和黄依婷买的都是一等车票,过道的一边只有两个座位,没有人会听到他们说话。梁健就把此行的主要目的告诉了黄依婷。黄依婷了解了一个大概,就说:“你们当乡镇主要领导,还真辛苦。有些事情明明是上面的问题,却要你们到上面去请示!”

    梁健说:“基层就是这样,上面的都是老爷,很多事情,都必须去上面求爷爷告奶奶。”黄依婷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中央领导人能够看到这些弊端,好好地改一改上面的官僚作风。”梁健说:“难,这是涉及到上级部门的既得利益的。”黄依婷说:“我倒是相信会转变的。”(2012年习大大上台之后的一年多内,中央机关和国务院各部委的作风,果然得到了明显改善,这点上说,黄依婷的乐观精神是对的。)

    梁健说:“反正现在还是得求爷爷告奶奶。”黄依婷说:“那,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去啊?你们镇上没有人陪同吗?还有县里、市里和省里,怎么都没派人同你一起去呢?”梁健说:“主要领导并不是太支持我去,因为这事搞不好就会得罪人。但我觉得必须去,否则村里的老百姓也太惨了,整天生活在辐射之中怎么行?”

    黄依婷漂亮的杏眼里流露出明显的崇拜:“梁健哥,我就是敬佩你这种正义感。”梁健摇摇头说:“我也不是正义感,只是坐在这个位置上,总不能给大家留下一片骂名吧!”

    黄依婷点了点头说:“我听说,国家电网也归国家发改委管。”梁健说:“没错,国家发改委和国资委都能管。只是国家发改委我没有认识的人,杜明亮副省长给我介绍了一名国资委的领导,到时候,我先去问问。”黄依婷说:“嗯,好。我到时候也帮你问问国家发改委的领导。”梁健笑说:“国家发改委的领导你也认识?那最好了。”

    这个话题聊了一会儿后,黄依婷又问梁健:“到了北京,除了办事,还想不想去哪里玩玩?”梁健还真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没想过呢,我现在满脑子都是要办的事情。”黄依婷说:“如果事情办得顺利,就陪我一起在北京玩玩吧?这是我第一次去北京呢!”

    黄依婷第一次到北京,请他陪着一起玩玩,这要求不过分。更何况,她是黄少华的女儿,他有责任陪她。梁健说:“不管顺不顺利,我都会陪你玩一玩的!”黄依婷举起双手说:“梁健哥真好哎!”

    突然从前座上伸出一个脑袋,是一位中年妇女:“你们能不能小声一点,我们想休息一下!”梁健手伸到额头,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明白了。”中年妇女原本有点凶巴巴,见他态度很好,脸孔上紧绷的肌肉也松懈下来,转过身去了。

    黄依婷朝梁健吐了吐舌头,低声在他耳边说:“不好意思,是我吵到他们了。”梁健笑笑说:“不是你,是我们。”黄依婷朝他甜美地笑了笑。梁健说:“时间不早,还是靠着休息一下吧?”

    黄依婷听话地点了点头。他们将位置稍稍往后靠一靠,两人就开始闭目养神。不一会儿,梁健朦胧中感觉有什么东西碰到了自己的肩膀,睁开眼睛,微微侧过头,只见黄依婷微侧着身子,脑袋正好靠在他的肩头,睡着了。她的秀发犹如瀑布般垂着,散发淡淡的香味,令梁健不敢动一动,怕吵醒她。

    梁健侧脸瞧着窗外。车厢的播音中,正以非常低的声音播着暖情的歌曲《夜空中最亮的星》:

    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听清/那仰望的人/心底的孤独和叹息/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记起/曾与我同行/消失在风里的身影/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越过谎言去拥抱你/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夜空中最亮的星/请指引我走出去/夜空中最亮的星/是否知道……

    那一句句美妙的歌声,伴随着在列车上睡去的人们,一直前行……

    不知过了多久,黄依婷缓缓睁开了眼睛,从列车的窗口,可以看见外面的大地上露出些微的晨曦。黄依婷看到自己正靠在梁健的肩头,梁健的额角也歪斜在黄依婷的头上。两人竟然是这么靠着睡去的。黄依婷对自己甜甜的笑了笑,然后又闭上了眼睛,她想跟梁健这么多呆一会……

    天已经亮了。车厢里开始闹腾起来。梁健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与黄依婷的脑袋靠在一起,便赶紧坐正了身子,这么一来,黄依婷也醒了。

    列车播音员的声音清脆响起:“各位乘客大家好,终点站首都北京马上到了,请大家准备好随身携带的物品,准备下车。感谢你们一路相伴……”

    从车站出来,黄依婷问:“梁健哥,你定好酒店了吗?”梁健说:“还没有。”黄依婷说:“我知道国资委是在宣武门附近,我培训的地方,就在离那里不远的一个宾馆。”梁健说:“你们是在酒店培训?”黄依婷说:“是啊,在北京辉盛庭酒店,要不你也住那里?”

    梁健想了想,如果再找别的地方,也是茫无头绪,反正也就住两天,就去黄依婷他们培训的宾馆,相互之间也好有个照顾,便说:“好,就去那里吧!”黄依婷见梁健同意了,很是温暖的一笑:“那我可以省打车费了!你请我坐车吧。”

    梁健笑了起来:“哈哈,依婷原来是在打这个主意啊!”黄依婷说:“不仅如此,以后晚上如果出门,我也可以不用花钱了!”梁健说:“原来,你还有这么长久的敲诈打算啊?”黄依婷说:“那当然。”

    两人在火车站附近的必胜客吃了早点,然后打了一辆车,直奔宾馆而去。到了宾馆,黄依婷就去办理报到手续,梁健去book房间。然后两人暂时告别,各自赴各自的任务,说好了,如果晚上有空的话再见面。

    梁健将行李等东西安置好,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掏出手机,查看了国资委领导的短信,与那位企业领导管理一局的万处长打电话过去。电话是接通了,但是那边却很快就将电话摁掉了。

    领导应该是在忙吧,梁健只好耐心等着。躺在床上不由竟睡着了,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是万处长的电话。万处长倒是客气,问他是不是已经到北京了。梁健说,已经到了。万处长说,现在领导在忙呢。

    梁健问他,那么下午有没有空?万处长说,也不一定。梁健说,那没关系,下午我先过来,到国资委来等领导行不行?万处长说,那也行。万处长的态度,倒是给梁健留下了好感。

    中午,梁健在自助餐厅吃了午餐,吃饭的时候,正好碰到了下课的黄依婷。黄依婷拿着盘子,一边取菜,一边问梁健:“还没有出去吗?”梁健说:“是啊,下午再去国资委。”黄依婷说:“那晚上是不是要跟他们一起吃饭?”梁健想了想说:“可能要请他们吃顿饭。你有空吗?如果有空的话,就一起来吧?”

    黄依婷说:“今天是报到第一天,发改委的领导说要聚餐,我不去不好。正好你也有应酬,晚上我们就不碰头了吧。”梁健说:“那也行,明天再说。”

    下午,梁健打车去国资委,其实并没有几步路。到国资委大门口,梁健便被保安拦住了。梁健说,来找的是企业领导管理一局的万处长,保安还是不放行,说要先打电话确认。梁健只得给万处长打了个电话。

    不一会儿,从里面的建筑里,不紧不慢走出一位矮胖的中年人。梁健心想,这该就是万处长吧。果然,万处长跟梁健握了握手,让梁健在保安室登记了一下,就带着梁健进去了。万处长说:“梁书记,不好意思啊,主要是现在上访的人太多。一不小心,可能就有人捆了土制炸弹进来了。”

    梁健说:“有这么危险啊?”万处长说:“是啊,北京安保的形势是越来越紧张了。梁书记,你是大老远一直从江中省赶过来的啊?辛苦辛苦。”梁健说:“不辛苦,不辛苦。”万处长说:“领导还在开会,你先到我们休息室坐一坐。”

    梁健说:“好好。”万处长将梁健领到一间休息室,这里有一张黑面的长条桌,还有几把椅子。万处长给梁健倒了一杯茶,说请他坐一坐,待会领导开好会,就叫他过去。梁健说谢谢了。万处长说“那我先去忙了,待会来喊你。”

    万处长跟电话里一样,周到客气,跟他那矮胖的身子,倒挺有些反差的。梁健观察了一下,这个房间,里面就是一个单纯的休息室,没有任何提供信息的东西。梁健只能在这里干等着。

    坐了一会,梁健出去上了一趟厕所,看到那些正在办公的处室,条件并不比省和市里好多少。尽管如此,梁健还是产生了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昨天还在省城宁州,前天还在镜州,如今却已经在国家部委了!这变化还真是太大了。

    由于万处长让他在休息室内等待,梁健也不好在国资委机关内部四处参观。从卫生间出来,他稍溜达了下,又回到了休息室内。

    大概就这么干巴巴地等了半个小时,万处长始终没有出现。梁健心想,这个万处长该不会已经把我忘记了吧。但是,傻想想,应该不会,他可是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说忘就忘了啊!还是再耐心地等一等吧。

    由于没有事情做。梁健掏出手机,看了看网页,也觉得无聊。他给高成汉发了一条短信,说自己已经经杜副省长介绍,到了国资委了。高成汉说,那就好,你可以努力争取一下人家的支持。毕竟跟领导,也不能多说什么。梁健回了几个字,就放下了手机。

    这时候,他又想起了胡小英,给她发了一条短信,说了情况。胡小英说,很厉害,都见到国家部委的领导了。梁健说,在休息室都已经等了一个小时,还没有见到领导。胡小英说,你说过请他们吃饭吗?梁健说,还没有呢!

    胡小英没有再回短信。梁健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就想打电话给胡小英。没想到胡小英的电话过来了。在异地他乡,听到胡小英柔和的声音,梁健很觉贴心:“我做错了什么?”

    胡小英笑说:“你没有做错什么,是你不懂什么。在北京现在很流行基层上去请客吃饭的。”梁健说:“这个,我们镜州不是也流行啊?”胡小英说:“不一样。你赶紧找那个万处长吧,告诉他,晚上你想请他和领导吃一个饭,否则,你今天是休想见到国资委的领导了。”

    梁健惊讶:“有这种事?难道他们是在等我请客,所以让我在这里等?”胡小英说:“一定程度上应该是如此。”梁健说:“不会吧?我可是杜省长介绍过来的,他们该不会这么现实吧?”胡小英说:“杜省长大概以为你懂这些规矩,才介绍你来的吧,如果他知道你不懂,恐怕都不会介绍你来了!赶紧去跟那个处长说吧。”

    梁健还有些将信将疑,不过他的步子已经走向了万处长的办公室。万处长也是几个人一个办公室,不过其他人并不在,看到梁健进去,万处长站起来,说:“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

    梁健说:“没有久等,这是应该的。万处长,我过来是想请万处长和领导晚上一起吃个饭。”万处长说:“干嘛这么客气呢!”梁健说:“要的,平时我们基层干部想要见你们国资委的领导不知道有多难。今天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机会,我可不想放弃,一定请万处长赏脸,并帮助邀请一下领导。”万处长说:“那我试试看,我是没有问题,就看首长有没有空了。”

    梁健听出了万处长跟自己用语上的区别。梁健称的是“领导”,但是万处长称呼的是“首长”。梁健说:“还请万处长一定帮忙把我的诚意转告给首长。”万处长说:“行,我去请示一下首长。”

    一会儿工夫,万处长就从领导办公室出来了,对梁健说:“我已经问过首长了,首长说,今天他正好有空,梁书记,你运气不错啊。”梁健说:“那最好了,我去预定一个高档酒店吧!”万处长脸色一沉,随即说:“不用,不用。别去那种星级酒店了。首长很低调的,比较随便的酒店就行了。这样吧,我们有定点酒店,就去那里行了。”

    梁健说:“那也行,听首长的。”万处长说:“首长让你进去一下。”梁健犯嘀咕,不是说首长在开会吗?这会难道已经开好了,在办公室了吗?梁健想起了刚才胡小英跟他说的,如果不请他们吃饭,那今天就甭想见到首长了。

    这会一提请吃饭,人家果然就让见首长了。这也太搞笑了,吃饭这种事情,在基层也属于稀疏平常的事情,怎么国资委这样的机关,还缺人家请他吃饭啊?而且吃得还不是星级酒店,只要定点的一般小酒店,这让梁健有些意外。

    (特别说明:凡是涉及国资委的事项,纯属为故事推进的需要所虚构,现实生活中并无此事。由于在美国都可以虚构总统,这里有效颦之嫌。请大家看过之后一笑了之,别对号入座。本文中其他涉及国家、省直机关的有关情况,也只能当小说看。所谓小说,就是虚构。谢谢。)

    进入一间不算宽大的办公室,梁健见首长坐在临窗的办公桌后面。首长大约五十来岁,圆脸,不戴眼镜,皮肉显白,脸上似乎永远挂着微笑,就如这个世界已经非常完美,值得他永远开心。梁健微微鞠躬,朝首长问候了一声。

    首长说:“坐。”脸上也没有太大的表情,不过像是还在浅浅的笑。首长说:“你,就是从江中省过来的梁健?”梁健说:“首长,是的,我就是梁健。因为杜省长的介绍,我才有幸见到了首长。”

    首长听了微微点头说:“杜省长以前是我的学生……你简要说说你想要解决的情况吧?”梁健就简要的把特高压线的事情说了。首长听的时候,也保持着微微的笑,这让梁健顿时想到了某一个佛,佛好像都是保持一个表情,或者微笑,或者严厉。听梁健介绍情况的时候,首长好像在听,又好像不在听。但梁健还是清晰地把情况讲了一遍。

    首长说:“好吧,情况我清楚了。具体情况,待会吃晚饭的时候我再跟你说吧。”这意思是现在梁健可以出去了。梁健心想,首长也许是要跟国家某网的领导联系了,这涉及高层之间的沟通,梁健再呆下去恐怕不合适,便起身告辞,说晚上一定请赏脸。首长,还是保持微笑的点了点头。梁健就出来了。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