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310.第314章十万巨宴

《官场局中局》 310.第314章十万巨宴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回到万处长办公室,万处长就把一张纸条给了梁健,上面是一个酒店名字和地址,万处长说,如果实在不认识,可以到门口去买一张地图。 万处长倒是很替梁健考虑。梁健就从国资委中出来了。

    已经是下午四点半左右,如果先回酒店,再踅过去,恐怕会迟到,这是在有名的“首堵”啊,很多人为赴晚宴,下午三点就出发了,否则容易堵车,搞不好人家吃完了主食你才能到。

    梁健看了看地址,实在搞不大清楚这是哪里,但是他没有买地图,手机中的gps定位软件以前不怎么用,现在正好用上。查看了大体的位置,梁健便打了一辆车。没想遇上的是一个麻烦司机。

    这个司机从梁健一坐上车子,就开始打电话,一边开车,一边在电话中发怒、骂人。梁健听出来,好像他买了一个二手房,结果屋顶漏水,让人帮助修理,结果人家只给铺一层油纸,下午又变成了水帘洞。这京腔骂人是可以称为国骂了吧?

    与他们相比,梁健感觉自己的生活要简单许多。很多人,需要为生机和庸常生活而烦恼,而梁健只要为工作而忙碌就可以了。也许这就是领导干部和平民百姓本质的区别所在。

    司机一边骂人,速度倒是一点都没减。半个小时左右,梁健就到了那家小酒店。这真是一家小酒店,缩在一条小弄里。梁健丝毫不敢小看,因为他知道,在北京有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弄里,却隐藏着消费惊人的私人会所。

    门楣上挂着小憩园几个字,梁健走了进去。原来这是一个普通的四合院,当中是一株石榴树,四边是包厢,在入门不远的地方是点菜的玻璃房。看到梁健后,有一个穿黑色短袖、牛仔裤的光头男人迎了出来,“你好,吃饭?”

    梁健说:“是的,万处长订的包厢,不知是哪个包厢?”男人头大眼小,上下打量一下梁健,说:“哦,原来是从江中省来的领导吧?这店是我的。来吧,到包厢去休息!”

    梁健朝这个光头老板笑笑:“需不需要先点菜?”老板说:“不用了。万处长说,他熟悉,他也知道首长爱吃什么,已经点好了。”梁健说:“那就好。”

    进了包厢,瞧了四壁的装饰,梁健脑海里冒出几个字:还真是普通小酒店。木头清漆的桌椅,红色的桌布、简易的卫生碗筷,甚至连个高脚杯都没有。梁健心想,还真是难为首长了,到这种地方来吃饭。看来北京高官的生活,还真不像基层想象的那样,一个个非鲍鱼熊掌不吃。

    这么想着,梁健有些过意不去,来时由于是一个人,携带不方便,连茶叶也没带。如今想着除了这顿饭,还得另外再送些什么吧?梁健给胡小英打了个电话,问她,在北京给领导送东西,送些什么好?

    胡小英是区委书记,过节期间,少不得要上省城、进京城,给上级送礼,知道的规则肯定比梁健多。这会梁健倒是真抱着拜师学艺的心了。胡小英低低的笑声传了过来:“我看啊,其他你就别操心了,你把晚上的单买了就不错了。”

    梁健说:“今天晚上的单,恐怕用不了几个钱。我本来想带他们去星级酒店,但是他们一定要去什么偏僻的小饭店,我都不好意思了。这么一家跟我们这里农家乐差不了多少的地方,能吃掉几个钱啊?”胡小英说:“别看饭店小,小饭店能吃出大名堂,你会明白的。晚上少喝点,保持清醒。”

    梁健说好,但是总觉得胡小英的话好像没有说透。他闲着没事,就到厨房里走走看看,尽量让他们上些好的东西。梁健顿时感觉自己,怎么有种穷亲戚请客,怕没面子的感觉呢!意识到这一点,梁健就打消了去看菜单的念头。相信他们也不会太亏待自己。

    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国资委的首长和万处长来了。万处长说,今天还有其他几位朋友要来,一共七八个人吧。梁健说,人数没关系,如果其他有朋友还可以叫。

    万处长说,这就不需要了,首长不喜欢叫很多人一起吃饭。万处长还说,梁健你还真好运,首长很重视你的事情,今天还叫了一位国家电网的领导过来。梁健真心感谢,那太好了,今天的菜,本来我想点的,老板说,你有专门的菜单,要不万处长再去看看,搞得更殷实一点?

    万处长摆了摆手说,不需要,首长是不允许浪费的,我们都这么吃。既然如此,梁健也不好太勉强。心想,这位首长还真是一位有品格的首长。

    梁健连忙替首长倒水,一会儿,有一位领导进来了,他与首长和万处长不同的是,身边带着两位美女。经介绍,这位领导是国家电网的副总,叫龙国元,在国家电网也属于非常大的领导了。然而,他所携带的两位美女,称呼他们“美女”只起到了区分性别的作用,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美女”,穿着也跟社会上的美女有所区别,有种机关腔。

    经介绍,这两位美女,其中一位是国家电网的正式职工,另一位则是江西省局来挂职的干部。在一张桌上,有种很奇怪的现象,如果有美女和非美女,那么美女肯定是安排坐在最大领导身边,如果只有一个女人,即使非常一般,这个美女也会被安排到领导身边坐。好像,女人本身就是一种资源,就应该由最高领导来享受。

    这两位一左一右,被安排在首长身边。首长,虽然始终保持着微笑,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但是见两位“美女”落座之后,首长的眼中难得的亮了一下,笑着说了几句话。看来,只要是男人,总是对女人有天生的亲近感,再大的领导也难以避免。

    梁健很自然地在国家电网龙副总身边落了座,并征求了一下万处的意见,看能否上菜了。万处长说:“你别忙,我去跟老板说,让他先上我们这一桌。”听万处长这么说,他跟老板熟悉,那就让他安排吧。

    梁健就跟龙副总套了几句近乎,龙副总知道江中省镜州市,说:“那可是鱼米之乡啊,以前殷实着呢,如今虽然经济不发达,但生活质量还是很高的,人民群众都过着幸福小日子。不像我们这些看似生活在皇城根下的人,其实生活质量差着呢!”

    梁健说:“各位领导工作太辛苦,今天就请允许梁健,为各位领导改善一下生活吧!”首长说:“小梁很会说话,很会办事。但是,今天我们绝对不要浪费。浪费可耻,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小学里,党和国家就这么教育我们了。至今,我还是奉行这一生活信条。如果吃得下,那就多吃点,但千万别浪费。”

    梁健马上应道:“首长,知道了。今天我都在麻烦万处长张罗,他说他知道首长的习惯。待会我还要好好敬他一杯,表示感谢。”首长说:“我看这倒是应该的。”龙副总说:“那就倒酒吧,万处长来了。”

    喝的酒,也是一般的高度的古井贡,给两位美女要了一瓶红酒,也只是张裕。梁健想要干涉一下,万处长硬是不让。梁健拗不过他们。上的菜就更一般,最贵的可能是那一大盘烤羊肉串和一条什么鱼,其他都是很一般的时蔬。

    说实话,梁健还真有些吃不惯这里的东西,味道也不像地道的京味,有些东南西北味,四不像。看着这一桌的菜和陪酒的美女,梁健不免有些想念自己工作的地方,镜州的官员吃饭,比这档次高多了,菜要更加精致,美女也更加水灵、漂亮。

    这两位美女虽说是陪同,其实很放不开,犹如拨一拨动一动、不拨就不动的算珠。她们只是被动的应付首长和其他领导的敬酒,自己并不主动出击。尽管这两位美女,没有一个能让梁健上眼,但出于职业上的敬业精神,梁健还是主动敬了美女好几杯酒,想要调动一下美女的积极性。但她们就是不接招,梁健也实在无可奈何。

    不过,首长仍是很享受的样子,跟身旁的美女时不时敬一敬,喝一小口。后来,他说:“梁健啊,杜省长是我的得意门生,这次他介绍你过来,我很高兴。来,我敬你一杯酒,也算是为你远道而来接风洗尘。”

    万处长说:“那我也陪一陪。”其他人也端起了酒杯,一同敬梁健。梁健说:“太感谢了。各位领导肯赏脸吃这顿饭,我很荣幸。我喝个满杯。”

    梁健又主动去敬国家电网的龙副总。首长看到了,就说:“龙总啊,有些事情能为基层解决的话,就帮助解决一下吧?基层也是很不容易的啊。”龙副总说:“首长发话了,我们一定听,回去之后,我就去了解一下情况,如果能够增加征地补偿,一定尽力解决。”首长笑了笑说:“那么,我先替小梁敬敬你。”

    梁健赶紧说:“首长,我也一起敬。”首长说:“好,梁健酒量好,多敬敬龙总。”看似问题已经解决了,梁健特别高兴,就又敬了首长、万处长和两位美女。敬完了,梁健感觉酒有些上头,他想起胡小英交待的,不要喝太多。

    于是,梁健放下酒杯,放缓了节奏。说实在,这菜和酒真没什么好。梁健问万处长,首长晚上要不要活动一下?万处长说,首长很养身,他不过其他夜生活。

    梁健心想,今天真是碰到了一个生活健康、提倡节俭的好首长了。梁健也想,也许是首长看着杜省长的面子,才不乱花他的钱。

    看时间差不多了,吃得也差不多了,万处长拍了拍梁健的肩膀,让他一起到外面说句话。梁健便跟着万处长走了出去。万处长说:“梁书记,首长不喜欢搞得太晚,我看时间差不多了,要不我陪你去买单吧?”

    梁健说:“行啊。首长时间很宝贵,我也不多耽误他了。”万处长又拍了一下梁健的肩膀:“梁书记,真是一个明白人。”

    两人来到结账的柜台,万处长对老板说:“把账单打出来吧。”老板带着一副京腔很客气地说:“好,马上。两位磕点瓜子吧?”在柜台上有一盘葵花籽,万处长就抓起几粒,随意地磕着。梁健不喜欢嗑瓜子,他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包,钱包里有五千块,梁健心想,这点钱付账是绰绰有余了。

    结账单出来了,老板没有直接交给梁健,而是交给万处长。梁健去抢,“老板,我来付钱的。”万处长说:“我先看一看,让我们老板给便宜一点。”梁健就不再抢,万处长还真为他着想,梁健很有些不好意思请他们吃了这么一顿差的。

    万处长看了,将账单递给梁健,说:“嗯,老板已经给打折了,这算是便宜的。”

    梁健欣然接过账单,就去钱包里掏钱,准备付账。眼角瞄一眼账单,看看要付多少。这不看还好,一看,梁健就傻眼了!什么?1,100,00?梁健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十一万!自己没有喝大喝到这个程度吧?

    梁健不得不揉搓了一下眼睛,重新看这账单上的数字,没错,就是十一万啊!肯定是弄错了。刚才的一桌饭,一千一还差不多。怎么会是十一万?梁健将账单递给老板,说:“老板,是不是后面多了两个零啊?”

    老板眯着眼睛笑看着梁健:“老板,你真会开玩笑啊。刚才万处长已经看过了,我们是打了折扣的。”的确,刚才万处长是这么说过。梁健转向万处长。这时候,万处长的脸上已经没笑容了:“梁书记,的确已经打折了。这家店是我们首长家亲戚开的,小本经营,谢谢你照顾他们的生意!不过,如果梁书记不能买单,我们自己来也没问题。”

    梁健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胡小英说,他只要付这顿饭钱就足够了,为什么县长石剑锋一定要给他五十万的拜访费,为什么首长说要吃得简单一些,不愿意去星级大酒店……这一切只能说明,这家小憩园,就是他们的一个洗钱点而已。

    现在,就等梁健付不付钱了!

    这些念头只是在几秒内一闪而过。梁健最后想,只要能把事情办成,花十万就十万吧。这就叫用小鱼钓大鱼,用小钱换大钱,花了这10万,如果能够换取几千万或者一个亿的整村搬迁经费,也合算!

    这么想着,梁健就取出了石县长给的银行卡,交给了老板。这张卡原本有50万,后来借给冯丰救急40万,还剩下10万块。梁健说:“刷卡行不?我没带这么多现金。”老板说:“行!”

    十万块刷光了,梁健又从皮包里取出了荣威给他的那张卡。万处长忽然说:“老板,这一万块要不就算了吧。梁书记很爽快的。”老板说:“行啊,没问题。万处长说话了嘛!”梁健还得感谢老板。

    付好钱,梁健心里其实很不痛快。但钱都已经付了,再不痛快,那就影响效果了。于是,他若无其事地回到了包间里。首长看到梁健和万处长回来,就从位置上站起来,说:“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今天就这样吧?”

    大家都说好,首长朝梁健说:“小梁啊,你有事的话,先走好了,我再找龙总商量点事。”梁健想,也许首长要找龙总强调一些事情,就只好告辞了。首长让万处送送他。到了门口,梁健问万处,这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回音。

    万处长拍了下他的肩膀,说:“你就放心吧,首长的效率是很高的。有了消息,马上会给你回音。”梁健就说:“那太好了,我就在北京等回音。”万处长看到一辆出租车过来,便帮他拦了。梁健便上了车,直奔宾馆。

    万处长回到包厢。

    这时候小憩园的老板,也是首长的外甥,已经来到了包厢。他手里拿着一瓶茅台,正给首长、龙总和两位美女倒酒,见到万处长进来,也给万处长倒了满满的一盅。

    老板举起酒杯说:“感谢舅舅,还有各位领导照顾小店的生意,我先干为尽。”其他人都看首长,首长说:“大家都喝了吧。”

    老板开始笑呵呵地给大家分发红包,刚才从梁健那里入账的十万块钱,按照职务和作用发挥的不同,都分给了大家,每人都有份,童叟无欺。

    首长对龙副总说:“龙总,你回去后看看,如果那征地拆迁的补偿费用,可以提高的话,尽量帮人家提高了吧。人家也是很有诚意的,今天这单子虽然不是特别大,但二话没说,说买也就买了。对有诚意的人,我们也不能太辜负了人家啊,这基层群众的期盼啊!该满足就满足了吧!红包放好吧。”

    龙总很自然地将红包塞进了包里,拿起又已经倒满茅台的酒盅敬首长:“首长的指示,我们哪有不听的。反正都是国家的钱,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嘛!明天我就去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该给的都给!”

    首长说:“爽气。来,再干一杯。”

    梁健回到宾馆,时间已经不早,他洗完澡还是给胡小英打了电话。胡小英笑问道:“晚上这顿饭,花了你多少?”梁健说:“十万块!”胡小英说:“正常,现在北京都这么办事的。”梁健说:“这钱也太好挣了。”胡小英说:“风气如此,大环境如此,大家习以为常了。”

    梁健说:“但愿哪一天风气能够变一变!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啊!”胡小英在电话中说:“物极必反,我相信会有变好那一天的!”(2013年以后,中央狠抓“八项规定”和“四风”问题,社会风气为之一振,这是后话了。)

    梁健说:“这十万花了就花了,但愿明天会有好消息,老百姓的事情能够解决好。”胡小英说:“我预祝你,明天能够得到好消息,然后早点回来。”梁健说:“嗯,我也这么希望。另外,关于省委组织部来推荐考察的事情,如何了?”胡小英说:“据说,后天省委组织部考察组就会来镜州。不过,这也是小道消息,做不得准。”梁健听了挺兴奋:“那么,等我回来的时候,说不定就能听到你的好消息了?!”胡小英说:“但愿。”

    由于涉及话题敏感,在电话里不能多谈,聊了几句胡小英就挂了电话。梁健从宾馆大厦,眺望楼下,这个车水马龙的京城,一条大街就如飘满了灯火的长河,向着天际流淌。这权力的中心,也是**的中心,对梁健来说,真是如此的陌生。

    如今他想的仅仅是,早点收到来自国资委的好消息,然后马上回到镜州市去,回去南山县,回到向阳坡镇去,回到成山村去。为官一任,守土有责,造福一方。梁健在这点认识上,还是很原始。跟京城的这些大小官吏相比,他的这种想法如果说出来,恐怕会被嗤笑的,这不是一个傻瓜吗?

    梁健知道,自己的这种想法,会被嘲笑,所以他想要早点回去。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几年之后,他竟调到了北京,也加入了京官的行列,加入了权力和**的漩涡之中……

    胡思乱想一番,洗了澡,早早地躺到了床上,朦胧中正要入睡,意外响起了门铃。

    梁健打开一条门缝,问道:“是谁?”黄依婷甜美的声音传入:“梁健哥,是我,你已经回来了?”梁健只穿了一件睡衣,有些不方便,所以并不想开门:“是啊,依婷啊,你还没有休息?”黄依婷说:“今天晚上聚餐,吃过晚饭大家都去娱乐了,我去歌厅坐了坐,想起你这里还有事,就回来了!”梁健说:“谢谢你关心啊。你要进来吗?”黄依婷说:“怎么不欢迎我?还是你里面有人,不方便啊?”梁健笑道:“想到哪里去了啊!不是因为有人,是我穿了睡衣。”

    黄依婷笑道:“不是一丝不挂就行了。”梁健只好把门打开了,黄依婷便款款地走了进来,朝梁健的睡衣看了眼,笑着说:“没有走光嘛!”

    梁健请黄依婷到单体沙发上坐,并给她倒了一杯水。黄依婷问:“今天,晚饭顺利吗?”梁健隔着茶几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说道:“还算顺利!”黄依婷说:“你这顿饭花了多少钱啊?”

    梁健看了黄依婷一眼,如果说是十万吧,怕吓到黄依婷。在他眼里、心里,黄依婷还是初出茅庐的女孩,到机关工作不久,也许还没有看到机关内一些特别fubai的东西,他不想在她脑海里注入太负面的东西,若说一个很小的数字吧,他又不忍心欺骗她。

    于是,梁健含糊地道:“不少。”黄依婷笑了笑,也不追问,她说:“今天,我见到了国家发改委的一位司长,他对我印象很好。我听人说了,国家电网他管得到,到时候如果真搞不定我可以去请他帮帮忙。”

    梁健对黄依婷这么关心自己的事情,很是感动,他说:“依婷谢谢你!我那个事情,进展还算顺利。如果不出意外,明天可能就会有回音。不过,还是很感谢你挂在心上。”黄依婷朝梁健莞尔一笑:“梁健哥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别跟我客气。时间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休息喽!”

    虽然这么说,但她并没有站起来,而是拿着清澈的眼睛瞧着梁健,听到梁健说,早点休息,黄依婷眼中闪过一丝小小的失神。黄依婷站起身来,说:“早点休息,做个好梦。”

    梁健不敢正视黄依婷的眼睛。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如此的聪明伶俐,全身还散发着青春的醉人气息,梁健很担心一晃神,就对她作出不可挽回的事情。如果真是那样,梁健会后悔一辈子。无论是对黄少华、还是对黄依婷,还是对他自己,这个女孩子都是他心里的圣地,无论如何不能去触碰……

    梁健将黄依婷送到门口。黄依婷忽然想到什么似地,回过头来,问道:“梁健哥,你明天有没有空?”

    梁健问:“怎么了?有什么事吗?”黄依婷说:“梁健哥,你答应过我,说要陪我逛一逛北京,明天是星期六,我们培训停课,可以自由活动。”梁健笑道:“你们才报到第一天,上了半天的课,就马上休息啊,这是来培训,还是休养啊?!”黄依婷笑道:“别这么说啦,我们也就休息这么一天,星期天也上课。所以,如果梁健哥有空的话,一定陪我去玩玩吧?”

    梁健想了想,明天无非也就是等消息,是在宾馆等,还是在游览的时候等,都是一码事,只要保持手机畅通无阻就行了。更何况自己答应过黄依婷,看她这么一副期盼的样子,梁健真不忍心回绝,就爽快地道:“那好,明天我们去逛北京。”

    黄依婷就如取得了重大战役的胜利,举起一只胳膊:“耶,明天我们去逛北京喽!我去做一下攻略,看看有哪些地方好玩!那,我先回去了。”

    看到黄依婷这副兴高采烈的样子,梁健笑着关上了门。

    第二天一早,黄依婷就出现了在梁健的门口,她身穿淡黄色休闲衫,脚蹬运动鞋,看起来就是一名女网球运动员,浑身散发着不可阻挡的青春气息。梁健打量了一番说:“看起来,你还真准备充分啊!”黄依婷笑说:“那当然。”梁健说:“我还没吃早饭呢!”黄依婷说:“我也没吃,我们一起去吃早饭,然后就出发?”梁健说:“行。”

    早餐是在宾馆的西餐厅吃的。两个人选了一个座位,各自取了自己要吃的餐点。黄依婷取的餐点比较简单,先回到位置上吃了起来。梁健等了一碗面条,回到位置上的时候,瞧见黄依婷身边站着一个男人,正跟她说话。此人,大约三十六七岁,有些络腮胡,皮肤白、身材高,很有些高富帅的样子。

    梁健很好奇,端着盘子和面条走了过去。听到男人说:“今天休息,要不我陪你随处转转?”黄依婷说:“谢谢了,邢司长,我今天已经约了人了。”

    听到“邢司长”三个字,梁健突然想起,黄依婷跟他说起过,认识了国家发改委的一位司长,难道就是这位高富帅?只听这个邢司长问:“是谁啊?男的,女的?要不陪你们一起去啊?”

    从这个邢司长的话语中,梁健很快就感受到了,这个邢司长是对黄依婷有好感的,他所说陪同他们一起逛,根本就是找借口接近她。黄依婷却说:“邢司长,谢谢了。不过,我和朋友已经约好了两个人去。”邢司长说:“原来这样啊?那好吧,不过如果在逛的过程中,遇上任何困难,都可以打电话给我。”

    黄依婷说:“好的,真是感谢!”邢司长有些失望地转身,突然看到梁健,他朝梁健打量了一番,便走开了。梁健在黄依婷身边坐了下来:“这位就是你说的司长,可以管国建电网的那位?”黄依婷说:“是的,他说,跟国家电网的老总很熟悉。”梁健说:“他好像对你很有好感,在跟你套近乎啊?!”

    黄依婷朝梁健狡黠一笑:“梁健哥,你莫不会是小心眼了吧?”这份狡黠之中还带着一种甜味,这种甜味是女孩子感到有人为她吃醋时才会显示的甜味。

    梁健说:“开玩笑,我是那种小气的人吗?”两个人都哈哈笑了,吃了早饭,两人出了宾馆。黄依婷果然做足了功课。

    她说:“北京太大,就这么一天的时间,如果长城、圆明园等景点都去,恐怕大半天都得花在路上。所以,今天就不去看那些大景点了,反正这些景点,以后也有的是机会去。今天,我们就集中在**附近转一转吧。这个区域坐地铁一号二号线,都能到。”

    梁健学生时代来过北京,两年前胡小英在北京学习时,梁健也来过一次。对于长城、颐和园、十三陵等景点已经毫无兴趣。听黄依婷如此说,便说:“今天是陪你玩,你到哪里,我就到哪里,悉听尊便。”

    黄依婷说:“好,那就都听我的,我保证会让你一天都充实而丰富。”梁健说:“那太好了。”

    两人钻进了地铁,北京的地铁还真够繁忙的,刚进去时还有站位,一会儿上来一拨人,就有些人挤人了。梁健顿时非常想念镜州悠闲的交通。由于地铁中人很杂,边上都是男人。梁健想到过地铁上se狼很多,黄依婷又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很容易成为攻击的对象。

    黄依婷似乎也意识到这一点,身子就往梁健身边缩。最后两人退到了门边,梁健就如一个挡箭牌一样护着黄依婷,承受着外部的挤压。有时候,人群一动,压力传递过来,梁健也挡不住,就与黄依婷贴在了一起,黄依婷的脸都贴到了梁健的脖子。梁健感觉身子麻麻的,不过,他还是努力让自己保持单纯的心,不让身体有丝毫的邪念。

    尽管这很困难,但是梁健最终还是做到了。黄依婷暗暗笑着。

    好不容易从地铁站出来,黄依婷选择的第一站是雍和宫。这座曾经是雍正王府,后来藏传佛教的圣地,来此的很多人,目的就是烧香拜佛。

    梁健说:“**人,是不能信仰佛教的。”黄依婷说:“心中有佛,才会怕、才会畏、才会聚,才会珍惜。”黄依婷的这种理解,显然比梁健要深得多了。到了门口,有免费赠香处,服务员说:“看你们是天生一对,都去虔诚的拜一拜吧,对你们将来生儿育女、平安健康肯定有好处。”黄依婷笑得很羞涩。

    走到里面,很多外国人也在行跪拜礼。黄依婷非常虔诚,在一个个佛像前,跪拜过去。梁健心想,既然来了,也跪拜一下,以示虔诚。两个人就一个一个佛像的跪拜,行礼,许愿。

    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将十五个殿的佛像都跪拜了。等起来的时候,梁健不知为何,感到浑身顿时轻松很多了。其实,自从工作以来,他从没有这么集中精力的行礼。这看似只是一个单纯的仪式,机械的动作,但却让他感到了身心的放松。

    有人说,自从人类的自我意识越来越强,自从人定胜天的理论深入人心,人就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强大的,也把很多不该由人承担的压力承担下来,大家非常焦躁、烦恼。也许就在跪拜、许愿、交托的过程中,从心理上把很多压力消解了。

    梁健对宗教没有深入研究,但从雍和宫出来的时候,他似乎对宗教的力量,有了些体会。黄依婷在绿荫道上往外走的时候,对梁健说:“梁健哥,你知道我许了什么愿吗?”

    梁健说:“你肯定许了不少愿吧?”黄依婷说:“许了好多个。比如让佛保佑我老爸老妈身体健康,不过其中有一个愿望是关于你的。”

    梁健说:“哦?说来听听。”黄依婷说:“还是不说的好,等到灵验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吧。”梁健朝她看一眼,也不逼迫:“好吧。到时候一定要告诉我啊。”黄依婷看着梁健说:“那当然,到时候,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其实,几十分钟之前,黄依婷虔诚的对其中一尊佛行了跪拜礼之后,她心中默念:“佛啊,我心中存你,请某一天让梁健哥成为我的如意郎君吧。我信你,我也信自己,帮我实现吧,不论是哪一天……”

    如果梁健能够听到黄依婷的心声,不知他又会作何想,是否还能让自己在黄依婷之前,一直保持着一颗冷静、理性的心呢?

    然而梁健没有听到,只有佛听到。

    从雍和宫出来,他们又坐地铁,前往了景山公园。从景山公园山顶,可以眺望整个故宫的全景,风和日丽,整个故宫尽收眼底,风光无限好。忽然,有人打搅了他们,说能不能请梁健给他们照个相?

    这是一对情侣,梁健替他们咔嚓了一张。那个男的为表示对梁健的感谢说:“我也给你们照一张。你们俩真是完美的一对。”梁健本想谢绝,黄依婷却已经攀住了梁健的胳膊,对那男人说:“好啊,太谢谢了。”

    于是,梁健和黄依婷背靠故宫的全景,咔嚓,留下了生命中这一秒的镜头。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