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311.第315章相见无常

《官场局中局》 311.第315章相见无常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下午两人又去逛了西单、前门大街,在杜莎夫人蜡像馆,两人瞧着这世界伟人的蜡像,嘻嘻哈哈笑着。 在后海公园骑行自行车时,梁健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游人,在这里无非就是无忧无虑的游玩。在南锣鼓巷中,两人买了一种特质酸奶,就在店里的高脚凳上吃起来。

    黄依婷将酸奶小勺子含在嘴里,瞧着梁健说:“梁健哥,谢谢你今天抽空陪我来玩!”梁健说:“我还得谢谢你呢,要不是你,我可不会到这些地方来玩呢!”黄依婷说:“那我带你去一个更有意思的地方?!”

    梁健说:“那么我们现在就出发?”黄依婷说:“不急,我们慢慢走,现在天色开始黑下来了,那边要到晚上**点钟才真正热闹起来!”

    两人于是不慌不忙地在北京街头逛,吃了一些京味十足的美食。到了八点多钟,两人来到了三里屯酒吧一条街。梁健虽然没有来过,但早就知道这里的酒吧很有名。

    梁健说:“有人说,现在三里屯酒吧也不行了。”黄依婷说:“可能吧。但是我带你去的地方,不一样。”走入一间装潢挺有特色的酒吧,里面都是原始木质的装修,到了门口,有人要他们出示邀请卡。

    梁健有些搞不懂了,这酒吧也太奇怪了,进去喝酒,钱不就是通行证嘛?还要什么邀请卡?

    黄依婷在梁健耳边说:“这是一个明星酒吧。”梁健点了点头说:“哦,原来如此啊!怪不得要邀请卡。看来,我们是进不去了。我们哪来的邀请卡啊?”黄依婷朝梁健笑笑,从小包中取出两张卡片,递给门口保安。

    保安一看到邀请卡,就非常谦恭地朝他们鞠躬:“请进,我带你们去你们的位置。”两人随着保安进入了里面。

    到了里面,梁健就被看到的两个人给惊住了,这不是经常在电视上出现的某某明星吗?梁健的第一印象,这女明星,演过《非诚勿扰》,再看,那男明星不是香港著名演员,姓梁的吗?好像演过《花样年华》什么的,跟张曼玉一起演的吧!张曼玉倒是梁健挺喜欢的女演员,虽然年纪比梁健大了许多。

    这些大腕就跟常人无异的坐在那里喝酒、品咖啡,跟朋友聊天。梁健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在做梦啊?黄依婷朝梁健笑笑说:“人家到这里来,也是图个清静,这是为数不多需要邀请卡才能进来的酒吧。你别盯着人家看了,待会人家以为你是狗仔队,全吓跑了。”

    梁健倒也不是那种疯狂的追星族,很快平复了激动的心情,随同黄依婷一起坐了下来,点了红酒,慢慢地喝着。梁健说:“你是怎么搞到邀请卡的?”黄依婷说:“我有一个同学是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现在是国内著名导演的助理,他这里常来,不过,因为很多演员看到他,都要缠着他演他们导演的戏,所以他也渐渐烦了。他一年倒头,忙得不可开交,这次我来北京,他也没时间陪我,就送了邀请卡给我。这邀请卡,什么都包含了,酒水免费喝!”

    梁健笑说:“没想到,你还有这么高档的朋友啊!”黄依婷说:“我们在电视和电影上看到明星,往往觉得他们光彩照人、高不可攀,可是在他们圈子里,也都是平常人,只是职业不同而已。”梁健说:“这么深刻的道理,我今天终于领会了!”

    黄依婷笑着看了看梁健,不好意思地说:“梁健哥肯定都懂,我在梁健哥面前讲人生哲理,肯定是班门弄斧了。”梁健说:“哪能啊,你梁健哥也不过是普通人,很多道理都不懂的!”

    这时候,又有两位从门口进来,一男一女身材都相当高挑。梁健猛然眼神一颤,就好像脚下的地颠动了下。等梁健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一男一女已经走入了被一堵墙遮蔽的另一个区域。

    黄依婷也感觉到了梁健神色上的变化,问道:“又看到什么明星大腕了?”梁健摇头说:“不是,不是明星。我好像看到熟人了。”黄依婷笑说:“熟人?不会吧?会有这么巧?是镜州的?还是北京的?”梁健说:“以前是镜州的,后来她来北京挂职了!”黄依婷说:“那说不定真有这么巧,你可以去看看啊。如果真是熟人,正好打个招呼”

    经黄依婷提醒,梁健便站了起来,朝那个区域走去,心想,难道真有这种巧合?他因为激动,心脏蹦蹦跳动。那一边,还是几十张桌子,还有一个演出台,这是歌手演唱的地方,今天演唱的歌手应该还没有来。或者这里随便哪个明星高兴了,上去唱一首都是国内顶尖水平了。

    梁健装作是在找位置,其实将每张桌子上的女人都看了一遍,他看到了好多个在银幕上很有名气的女明星。其中一个不是特别有名的女明星,发现了梁健的目光,忽然对梁健说:“需要签名?”

    梁健摇了摇头说:“谢谢,不用。”那个女明星却不让梁健走:“没事,不用害羞,要签名就签名嘛。我签给你。”说着就撕开一张烟纸,给梁健签了一个名字,还一定要跟梁健干一杯。梁健感觉,这个女明星应该是喝大了。

    没有找到想找的人,他拿着那张签名返回了座位。黄依婷从梁健手里接过那张纸条,看了眼,笑着说:“原来,你就是为了去要一个签名啊?来头不小嘛!”梁健说:“不是,不是,是那个女明星一定要给我签名的!”黄依婷掩着嘴:“你好有面子。”

    梁健还是有些失神,刚才好像真的见到她了,难道只是自己的幻觉?黄依婷举起酒杯,说:“我敬你。”这时候,一个挺有名的歌手,上了台,开始唱《月亮代表我的心》。这歌曲很悠缓,唱出了原唱的神韵,有人开始鼓掌。

    梁健说去一趟洗手间。他走近洗手间的时候,忽然看到前面一个身影一晃,推门进入了女洗手间。这不是她吗?梁健差点追了进去。在女洗手间门口,他停了下来。这时候,身后又有人说:“不好意思,先生,这里是女洗手间。你的,应该是那边吧?”

    梁健只好让在了一边,让那个女人进去。梁健失神地已经忘记了自己也要去洗手间,他就站在门口等着。

    一会儿女洗手间的门打开了,出来一个女人,她毫无防备地看到梁健,有些惊讶,有些茫然,甚至有一丝丝伤感慢慢地从眼底浮起来。

    梁健看着这张精致的脸,黝黑的整齐发丝,米色套裙中勾勒分明的性感线条。这不是余悦又是谁呢?

    “余悦!”梁健喊了出来。他真的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上余悦。但是,有时候,就是这么巧合,他就是在这个需要邀请卡才能进来的地方,碰上了余悦。

    梁健盯着余悦,这一年多没见。余悦的皮肤更加白皙了,却也明显消瘦了,不过,眼中的神采、全身的妩媚,却丝毫未减,仿佛,时光让她的美变得越发浓烈了。就如一朵百合,当初看到是刚刚绽开,如今已是芳香浓郁。梁健情不自禁地喊:“余悦。”

    余悦还是呆呆地瞧着梁健,也许是没有准备,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然而,让梁健万万没有想到的却是,余悦竟然说:“先生,恐怕你认错人吧?!”

    梁健瞪大了眼睛:“不可能,余悦,你为什么不敢认我呢!”余悦说:“先生,你真的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余悦,我叫紫祺。”梁健却认定她就是余悦:“余悦,我认出你了,你别不承认。”

    紫祺却强调说:“我真叫紫祺。先生,请你让开,否则我要叫人。”梁健还是没有让开,他伸手去抓紫祺的肩膀:“余悦,我知道,这是你的肩膀,我能感觉到!你就是余悦。”“我要喊非礼了!”

    这时候,梁健的肩膀被一只手抓住,猛然扳了过去,然后又是猛烈一推,梁健就撞到了过道的墙壁上。一个健硕的男人,站在了余悦的身边,用手指着梁健说:“你想干嘛?”

    显然这个男人误认为梁健故意非礼紫祺,已然非常愤怒了。男人关切地看了看紫祺,说:“你没事吧?”紫祺说:“没事,我们走吧。”

    梁健说:“余悦!”那个男人停下来,抡起了拳头,准备照着梁健的脸上抡过来。紫祺拉住了男人的手说:“他可能真的认错人了!我们走吧。我想离开这里。”

    男人关切地说:“好吧,我们马上走!遇上了神经病,真是扫兴。”说着他拉着紫祺正要离去。梁健忽然追上去:“不会,我不会认错,你就是余悦!”

    男人这时候喊了一声,朝梁健冲了过来,梁健则要冲到余悦那里去,两人就发生了冲突。听到打闹声,保安都过来了。黄依婷听到吵闹声,也赶了过来。这时候,那些保安已经拉住了梁健,扮住了他的肩膀,不让他动。

    黄依婷见状,赶紧过来,拍掉那些保安的手,说:“他是我男朋友,你们放手。我保证他没事,你们放手。”黄依婷将梁健紧紧抱住了,那些保安才松开了手,说:“你们最好赶紧离开这里。”

    男人护送着紫祺离开时,紫祺的目光瞥了一眼将梁健紧紧抱住的黄依婷,眼中流露出一丝羡慕、还是嫉妒,没有人看得出来。

    黄依婷和梁健出了酒吧,回到宾馆。一路上,两人都沉默着,到了宾馆房间。梁健将自己扔进单体沙发里,整个人如丢了魂魄一般。黄依婷替梁健沏了一杯茶,放在梁健身边的茶几上,说:“梁健哥,你喝一口,稳稳心神。”

    梁健说:“我刚才看到的肯定是余悦,她却说是紫祺。”黄依婷见梁健冷静一些了,就问:“余悦是谁?”梁健朝黄依婷看了看,喝了一口茶,慢慢地把自己与余悦的往事说了出来。黄依婷一直盯着梁健,听着。

    等梁健说完了,黄依婷说:“哦,原来就是余悦姐,我记起来了,当初你跟她结婚的时候,老爸还在家里提起过。不过,据说很快,你们就分手了。”梁健说:“是啊,她根本就没有告诉我原因,就跟我离婚了。刚才我看到她的时候,我确信她就是余悦,但她说她叫紫祺。难道真的是我认错了?”

    黄依婷说:“也许真是你认错人了。不过,即使不是你认错了人,她真的是余悦,你也该放手了。毕竟人家有了另一半是不是?她不肯认你,就说明,人家想要忘记过去,开始新的生活了。你说是不是?”

    梁健默然许久,看着黄依婷:“今天让你见笑了。当时我一下子没有控制好自己,好在你当时在。”黄依婷只是淡淡笑笑:“人都有控制不好情绪的时候。不过,我心里的梁健哥是个自控能力很强的人,就是你现在的样子。”

    梁健朝黄依婷笑笑:“我想休息了。”黄依婷站了起来:“好,我也去休息了。”黄依婷走后,梁健将她准备的茶喝了。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看到余悦,他会这么激动。看来,有时候,人对自己并不了解。

    直到情绪完全平复,梁健才拿起了手机,给胡小英打了电话。胡小英以为梁健关于特高压线的事情,已经有了回音,问道:“是好消息吗?”梁健说:“我今天看到余悦了。”

    胡小英愕然,一时说不出话来。当初她和余悦两个人联合起来隐瞒了梁健余悦的病情。关于这个事情,胡小英一直有些过意不去。现在,胡小英又和梁健有了一层不同寻常的关系,听他说起余悦,她的情绪很是复杂。

    胡小英问:“她最近还好吗?”其实,有很长一段时间,她已经没有余悦的消息了。梁健说:“你真的不知道她最近的情况吗?她不是区委派出去的挂职干部吗?区委应该掌握情况的啊!”

    胡小英不想再隐瞒下去,对梁健说:“关于余悦,有一些事情,我没有告诉你实话。”梁健沉默地听着,只觉得胸口一阵阵地发闷,发疼。原来,他一直以为关于他和余悦的一段已经过去了,无论他如何不解、不舍,还是愤慨,都已经过去了。可是,今天看到余悦,他的激动和失控,让他明白,有些东西并没过去。

    胡小英说:“余悦得了病,她其实早就已经提出了辞呈。她到北京去,是看病。其实,我也有很久没有她的消息了。”

    梁健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当初分开时,虽然她没有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但是他想过很多,他想过,她也许没有放开自己的过去,他想过,她也许不够爱他,他想过许许多多,唯独没有想过她会生病,然后独自承担着命运的无情和残酷……

    原来,所谓到中央部委挂职,不过只是一个莫须有的借口,一个堂而皇之的谎言。怪不得上次他来北京,去中央部委问时,都说没她这个人。

    原来她只是病了。

    梁健感觉胸口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捏着,透不过气来,但曾经和余悦的那些点点滴滴,那些甜蜜的如春日午后从树叶缝隙漏下来的阳光碎片般的美好时刻竟然如被打开的魔盒一般,汹涌而来……

    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这样做?为什么她不肯让他陪着她一起度过那些痛苦时刻?为什么?

    梁健回忆今天晚上看到的紫祺,她只是比余悦稍稍消瘦一些,却毫无病入膏肓的惨状。梁健对胡小英说:“也许,今天是我认错人了。”

    胡小英叹息一声:“也许你看错了,但无论如何,余悦是个好女孩。”

    梁健看着窗外北京的夜色,心中一片茫然:“无论如何,我都已经失去了她。”

    胡小英说:“对不起,当时我骗了你。”

    对话没能再继续下去。两人各怀心事地放下了手机。

    看着窗外,梁健一遍遍告诉自己,情绪不能崩溃,他必须记得此行的目的,其他的事情,可以缓缓再说。

    作为一名领导干部,不能被自己的情绪所打倒。这是基本功。

    睡下没多久,手机竟然响了。电话是万处长打来的。万处轻松的声音,说明这是一个好消息。他说:“梁书记,是一个好消息,国家电网的龙副总经理说了,他已经跟有关司的司长沟通好了,多给你们一些补偿。现在只要再吩咐一下处里就行了。”梁健听了,终于振奋了一些,连说了几个感谢。

    万处长说:“要不,你明天再到我们国资委来一趟吧?与我们首长道个别?”梁健说:“要的,要的。”万处长说:“东西,你千万别带了。昨天你请了一顿饭,已经足够你破费的了,你可以来晚一点,首长说,让你在我们食堂吃顿饭,毕竟你是他得意门生的朋友嘛!”

    听到这个好消息,梁健原本的烦思愁绪终于稍稍消解。人有时候就是得转移注意力。洗个热水澡,躺在床上看了看电视,便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黄依婷去上课前,来敲梁健的房门。看到开门的梁健已经恢复了精神,黄依婷终于放心了,说:“这才是精神抖擞的梁健哥。我要去上课了。”梁健说:“你去吧,放心,我没事。如果下午顺利,我可能就回江中了,到时候我会跟你联系的。”

    黄依婷恋恋不舍:“这么快啊?”梁健说:“你是有培训的任务,我如果事情办成了,还留在这里干什么?好了,去上课吧!”

    梁健出了宾馆,去国资委见首长。上了楼,来到万处长的办公室。万处长一见梁健,赶紧站起来,神情紧张地将梁健拉到了会客室,然后将会客室的门关闭了,对梁健说:“出状况了!”

    这对于梁健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心中闷响一声。梁健问:“怎么了?”万处长弯着腰,低声在梁健耳边说:“本来,昨天一起都说好了的。龙副总已经跟那司长也协调好了,没想到他下面的处长不同意啊!”

    梁健搞不懂了:“到底是总经理大,还是下面的司长大、处长大?”万处长说:“在央企里,情况是很复杂的。很多处长都是国家有些老爷子的儿子、孙子,你还不知道说不定已经得罪了什么皇亲国戚了!反正人家不同意,然后还让某位首长跟国家电网的董事长打了招呼,说你们那里这个征地拆迁款一分钱都不能增加了!国家电网董事长已经答应了!”

    梁健很是不解:“怎么会变成这样?”万处长说:“这不就是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吗?真是让人不解啊!”梁健说:“真的一点回旋余地都没有了吗?”万处长说:“如果还有回旋余地,龙副总肯定会帮助对接好的!我也不用跟你说得这么直白了。”

    梁健看了眼万处长,还是怀疑这里面有猫腻,就对万处长说:“万处长,我想见一见首长,行不?”万处长摇了摇头,说:“本来,首长是想见你的,中午庆祝庆祝。可如今事情发生了这样的变化,首长说,也已经没有必要再见面了。”梁健说:“可是,这事情,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吗?”万处长直截了当:“只能到这一步了,再也没有前进的可能了。”

    梁健非常失望,他想既然事情没有办好,那么前天晚上的十万块钱,应该会还他吧?于是梁健便等待万处长说出还钱的话,但万处长却迟迟没有下文。

    万处长见梁健不走,就说:“梁书记,不是我下逐客令,我们很忙,没有时间招待你了。”梁健看着万处长说:“这个我明白,就是前天晚上那顿饭,吃了那么多钱。”

    万处长听到梁健竟然说到了前天晚上的饭,就说:“梁书记,你该不会这么小气吧?前天要请吃饭,是你提出来的,我们首长可是在百忙之中抽了空才去的。你现在跟我提饭的事情,是什么意思啊?请不起的话,那天别请啊!”梁健说:“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这十万块一餐是不是太贵了一点。”

    万处长冷笑一声说:“看来,梁书记真是从小地方来的,没有见过世面。反正我们是给杜省长的面子才去的。在北京有各种各样的饭局,有些饭一顿几十块钱,有些饭一顿上百万我们还未必会去。我们是给足了你的面子,现在你跟我们说那顿饭吃贵了,这意思我就不懂了。不过有一点可以告诉你,那饭到底花了多少,我们真不清楚,也跟我们没关系,谁要你请客的?”

    梁健知道万处长已经到了翻脸的边缘,便清醒过来,跟万处长再闹下去,已经毫无必要。梁健只是说:“好吧,万处长再见。”梁健从国资委出来的时候,有种强烈的被戏弄的感觉。当时,他是因为杜省长介绍的领导,才会非常信任的到国资委来请求帮助。没想到,他们收了钱,却不给办事,这十万块钱,是南山县的钱,就这么白白的打了水漂。

    梁健正茫无头绪地走着,电话响了起来。梁健一看,是杜省长的电话。杜省长亲自给他打电话,难道事情又出现了转机?梁健带着这种期望,接起了电话。

    杜省长说:“梁书记啊,刚从国资委出来吗?”梁健说:“是啊,杜省长。”“刚才,首长跟我打了电话,他说很抱歉,这个事情没有办成功。”梁健说:“我刚去拜访首长,但是他下面的万处说,不用见了。这个事情没有办成,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去交代呢。”

    杜省长不急不躁地说:“首长跟我说了,怕你误会他没有尽力,让我跟你说说。我说,梁书记肯定能够理解的。办事情就这样,有成功,也有失败,你说对不对。只要尽力就好。梁书记,你也一样,只要尽力为老百姓争取了,就行了。这叫尽人事听天命,你说是不是?”

    梁健说:“杜省长说的是。”杜省长又说:“据说,那天你花了大价钱,请首长吃了一顿饭。”梁健也不隐瞒:“是的,十万。”杜省长说:“有时候,我们的目光要放长远一些,请了饭,这次办不成事情,还有下次嘛。我是过来人,我劝你,千万别因为这顿饭,去跟首长或者谁闹啊,否则,饭是白请了,感情也弄僵了,比不请还不好。你说呢?我再多说一句,在北京现在就是这么办事的,以后你到了更高的领导岗位上,这种事情还会碰到更多!”

    梁健心想,看来,杜省长这次打电话来,主要是为了那顿十万块的饭的事情。既然杜省长都这么说了,十万块即使打水漂也就打水漂了,否则是公然得罪省领导了。梁健知道,给杜省长一个好印象,绝对比这十万块值钱。

    “这点我明白,请杜省长放心!”梁健故作轻松地道。杜省长对梁健的态度基本满意,他说:“从北京回来,有空还可以到我这里来坐坐。”梁健说:“一定再来拜访杜省长。”

    中饭,得自己解决了。梁健本想到全聚德烤鸭店吃点好吃的,吊一吊精神,可是心里挂着事情,看到烤鸭一点胃口都没有。

    心情好的时候,吃点青菜都是人间美味;心情不好的时候,山珍海味摆在你面前,也是食不知味。十万块钱的事情,不能再提了,但是梁健的任务,还没有完成。难道,真如杜省长所说,尽力了就行了?

    可是梁健做事情,从来就不喜欢半途而废。他不想就这么铩羽而归,否则回去之后,他没脸见高书记,没脸见胡小英,没脸见王雪娉,更没脸见成山村的老百姓。想到肩上的种种压力,他顿时感觉,就算是在北京做了乞丐,办不成事情,坚决不回去。

    坚定了信念,梁健就有了目标。解铃还须系铃人,在国家电网外围,搞关系找人帮忙,已经行不通了,那就直接深入虎穴吧!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梁健决定,直接去国家电网总部找他们领导去!既然直接去找,那就要白纸黑字备用,不仅要说得清楚,还要让领导看得清楚。于是,他回到宾馆草拟了一份有关情况的汇报,放进包里,直接向国家电网总部进发。

    到了总部门口,毫无例外的被保安给挡在了门外。梁健还记得前天一起吃饭的龙副总经理,他告诉保安,他就是找龙总经理的。保安问有没有预约,梁健说,他们之间根本用不到预约,前天还在一起吃饭!

    保安给龙副总的秘书打电话,秘书又向龙副总进行了汇报。龙副总想了想,对秘书说:“你让他进来吧。”

    梁健来到龙副总的办公室。央企和政府部门,果然不一样。央企有钱,办公室那叫一个大气。办公室空间大,比国资委首长的办公室还要大一倍,桌椅、沙发、书柜都是清一色,成套。

    看来,传言说国有企业老总的日子好过,还真不是说说的。

    见到梁健,龙总脸上虽然有笑,眼里却是漠然的,他说:“梁书记,怎么有空到我这里转转?是要回江中省了,来跟我道个别吗?”

    梁健见他也不请自己坐,便开门见山说道:“龙总啊,实话说,事情没办成,我没脸回去啊。”

    龙总脸色一沉:“梁书记,你其实没必要这么跟自己过不去。相信,万处长已经回复过你了,这件事真的难度太大,否则我们早就给办了。”

    梁健以为龙副总还不明白情况,于是,将涉及成山村特高压线搬迁问题,是由于上面设计的误差,造成后来方案调整造成的。但是调整之后,国家电网又不给增加补偿,这无论如何都是说不过去的。梁健说,关于调整的事情只要上面核实一下,对于要增加的补偿费进行追加,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梁健还担心龙副总没听明白,哪只龙副总抬起手来,阻止了梁健继续往下说。龙副总说:“梁书记,你说的情况,我已经十分清楚。你没有必要再说了。原本我也以为,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可是,后来我们遇上麻烦了。正是因为涉及到设计的误差问题,是人为犯错的事情,我们才不能再进行调整了。”

    梁健有些听不明白龙副总的意思,既然已经知道设计中存在失误,情况也是清楚的,那为什么就不能进行调整,也不能根据调整追加补偿呢?我们的工作原则不就是实事求是嘛?梁健说:“我有些听不明白。”

    龙副总说:“梁书记,你跟我吃过饭,你也知道我是一个直爽人。这件事情,我跟你坦白讲吧。这设计上的错误,直接导致预算要追加几千万甚至一个亿,这么大的错误,谁来挑这个担子?我再跟你说明白一点吧,这件事情涉及到的人,是某位老首长的孙子。你让他来承担责任吗?你说有可能吗?等弄明白了这件事情,我知道,这事情就办不了了!”

    梁健这才明白,原来是特高压设计失误的责任人,有着非常神秘和强大的后台。怪不得这事情,一直这么压着,让最基层的老百姓去承担责任。梁健还不死心:“但总不能因为搞设计的是首长的亲戚,就让基层和老百姓为他的错误买单吧?”

    龙副总几乎苦笑起来:“梁健,我真不知道该说你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说你不懂规矩才好呢?这个江山,是老前辈打下来的,难道还要让他的孙子因为小小的失误,承担责任吗?”

    梁健说:“但总不能让成山村这几百号人,世世代代在特高压辐射区域性内生活吧?!他们虽然无权无势,无能无力,但总是人吧,是老百姓吧,我们老前辈打下了江山,不就是为了老百姓幸福地过日子吗?”

    龙副总看着梁健,觉得这人简直不可理喻,索性挥挥手说:“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听不听在你。”

    梁健说:“非常感谢龙总的坦言相告还有一直以来的帮助。但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完了。我们江中省镜州市南山县向阳坡镇成山村整整一个村的村民,应该得到整体搬迁的待遇。我没有其他要求,我这里写了一份报告,能不能请龙总,将这份报告呈给你们的董事长?十分感谢。”

    龙总瞧了一眼梁健的报告,说:“梁健,我真是很佩服你这种一根筋到底的性子。像我们吧,即使心里打不平,但也不敢做。这份报告,我答应你一定交给我们董事长。但是,有没有效果,我就不敢肯定了。这也算是我唯一能帮你做的一件事情了。”

    梁健心想,如果这报告真能到董事长手中,那请龙总的那顿饭,也算没白请。

    梁健刚走,龙总便打了个电话。很快,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敲门进入了龙总的办公室。龙总将梁健的报告递给了他,说:“有些人就是一根筋,得当心他。这份材料,你爱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

    三十来岁的男人,眼睛狠狠的一眯,将那份材料塞进了旁边的碎纸机,说道:“我要处置的不是这份材料,而是这个乱搞材料的人!他刚走?”

    龙总说:“估计,现在还没出我们的大门呢!”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