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313.第317章参透权道

《官场局中局》 313.第317章参透权道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这时候,项光磊和紫祺都已经回去,只留下老爸项部长还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借着灯光阅读。

    项部长有个习惯,睡前喜欢看几页书。今天他看的是前国家领导人李瑞环的《学哲学用哲学》。其实,今天项部长并没有真的看进去,他有些心思不定,满脑子想的都是,曾给梁健发过的那条短信。

    项瑾这么快便回来了,倒是出乎他的意料。项瑾提着包,很失神的样子,只对他说:“老爸,你也早点睡。我先上去了。”

    项部长却喊住了她:“瑾儿,你等等,我有个事情想跟你说。”

    项瑾停下了脚步,说实话,这一刻,她实在没有心思听什么事情,她满脑子都是刚才在宾馆给梁健的那一巴掌,还有他看着自己时眼中流露的惊讶、欣喜和茫然……

    项部长说:“瑾儿,有件事,爸爸要向你道歉。”他顿了顿,看了项瑾一眼,又说,“我曾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做过一件事,现在想想,实在很不应该……”

    回到房间,项瑾依然有些怔怔地回不过神来。

    原来,父亲曾给梁健发过一条短信;原来,今晚上那一巴掌,她是错怪了他;原来……

    项光磊将紫祺送到了公寓,虽然两人交往已经很长时间,但一直都没住在一起。在项光磊心目中,紫祺是失而复得的仙女,他不会强迫她。他说,一切都等到他明媒正娶她的那一天。稍微坐了坐,项光磊听紫祺说有些累了,便站了起来。

    其实,他的住处也在这同一所公寓,当初,为方便照顾她,他放弃了自己舒适的房子,租到了这里。

    项光磊走后,紫祺怔怔在沙发上坐了许久,然后拿起小包,走出了公寓。

    她打了一辆车,向一家宾馆赶去。

    一路上,她都对自己说,有些话一定得告诉梁健。

    紫祺出门没多久,后面一辆车便跟了上来。车里坐的是项光磊,他的牙齿都咬得紧紧的。

    梁健这回是真的要睡了。没想,门铃又突然响了。搞什么鬼?深更半夜,还让不让人睡觉啊?梁健还真有些生气了,绷着脸霍地一下拉开了门。

    门口,紫祺无声地站着,恍如一朵百合,静静地开放在这夜里。

    一晚上,黄依婷、项瑾、紫祺,美女连番来袭,梁健有些HULD不住了。

    看着熟悉又陌生的紫祺,梁健手把着门框,问道:“紫祺,是你?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紫祺看着梁健,无奈而苦涩地笑了:“你真的觉得我是紫祺吗?”

    梁健心里有些混乱。一开始,她一遍遍地强调自己是紫祺,现在又突然来问他,是否真的觉得她是紫祺。只是,对他来说,无论是余悦,还是紫祺,他们都不再可能了。她现在有了新的幸福,就像黄依婷说的那样,他应该放手了。

    梁健说:“是的,我相信你是紫祺。”

    紫祺深深地看了梁健一眼,然后,突然扑到梁健身上,双臂狠狠地抱着梁健的脖子,说:“梁健,可是,我是余悦。我希望我还是余悦。”

    感受着这样熟悉的气息,这样熟悉的语气,梁健不是不心动,不是不感动,不是不摇动,可是,想起那个在乎她的男人,想起她在他的呵护下,在这里生活的挺好,他还是克制了自己的情绪,淡淡地说:“紫祺,你已经不是余悦了。”

    紫祺慢慢地松开了手,她瞧着梁健的脸:“不,我是余悦。至少现在是余悦。”

    不能不说要推开她,是艰难的,但是,除了推开她,他还能怎样呢?在病房里,他已经问过她,他不能阻挡了她的幸福。他觉得自己脸上的笑有些僵,但他还是说:“别傻了,紫祺。也许你以前是余悦,但自从你背负一切,独自一人来到这里求医,你便是紫祺了。我看得出来,那个人很在乎你,你应该回到他身边。当初,我们没能坚持到最后,这一次,我希望你能和他走到最后。祝你幸福,紫祺。”

    梁健的话,让紫祺微微颤抖。她慢慢往后退了一步,颤声说:“对不起,打扰了!”说着,她缓缓转身,朝电梯走去。

    在电梯旁的墙角,项光磊靠在墙上。他非常伤心,她没有想到紫祺会来找梁健。他亲眼看到她拥抱了梁健。这是他怎么都受不了的。虽然,梁健没有请紫祺进房,虽然他们没有更亲昵的动作,可是,他真的接受不了这一切。因为,她是他心中的女神,这小小的意外,让神像上出现了细微的裂纹。

    看到紫祺向电梯这边走来,项光磊躲进了安全通道,直到紫祺乘坐电梯下去,他又朝梁健房间的方向瞅了一眼,才走开了。

    梁健用了好长的时间,才将门关上。

    刚才,他对紫祺说得那么决绝,既是对紫祺的拒绝,也是对自己的拒绝。

    一方面,他觉得一切已经在医院里说清楚了。

    另一方面,时过境迁,很多事情都变了。内心深处,他希望能够与余悦再续前缘,但冷静下来想想,很多事情都已经变了,他与胡小英的感情,也是他无法面对余悦的原因之一。也许,过去的事情,就让她过去吧。这也许是最好的结局……

    只是,无论他如何理性,这注定了是一个不眠之夜。他看到宾馆房间里,有一瓶红酒,不是免费的赠品。多贵,他知道今天还是得喝,否则肯定睡不好了。

    梁健将红酒倒在酒杯里,只轻轻晃了晃几下,就一口喝了下去。品尝着微涩的红酒味道,梁健还是毫无睡意……

    这天晚上失眠的远不止梁健一个人。

    好不容易挨到了早上。梁健没有了那种兴冲冲的架势,他也没有步行,而是在正常上班时间半个小时后打车来到国家电网。进门时,竟又碰到了龙副总经理。

    龙副总经理不悦地兜了眼梁健,说:“你怎么又来了?”梁健说:“龙经理,我不是来找你的。”说着就朝国家电网已经约好的办公室走去,留下龙总经理看着他的背影。

    龙副总经理心想,这家伙还真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啊!怎么跟上访户一样,一根筋呢!

    这天早上的事情,竟然顺利得有些吓人。这也让梁健领教到了,越是上层,决定一件事情,往往可以很随意。这个人说不能办的事情,在另一位领导那里,也许只是一句话,也许只是一个点头示意,就办好了。这就是权力吧。权力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实力。

    所以,有人说,如果不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那么权力就是洪水猛兽。

    国家电网的处长,将梁健送到门口,说:“请放心吧,补偿款我们会以最快的速度下发的。”

    离开国家电网的时候,梁健不由想起昨天晚上楚楚动人的紫祺,想起她看着自己时那样深情而略带忧伤的眼神,想起她抱着自己时她身上淡淡的香味。也许,一定程度上,他是拿对紫祺的感情,与项光磊交换了这笔庞大的补偿款……

    胸口窒闷,梁健抬头吸气,看着这座陌生而繁华的城市,梁健有一种深深的无力和不适,他打算马上离开,回江中省。

    回到宾馆,梁健让前台帮助订了一张下午三点回江中省的动车票,便开始收拾行李。中午,差不多该是黄依婷下课的时候,梁健打电话给她,告诉她,下午他就要回去了。

    黄依婷问他事情已经办好了?梁健说,基本上已经成了,就等回去收补偿款了。黄依婷说,那就恭喜了,问梁健是几点的动车,梁健说下午三点。

    黄依婷说,那还有时间呢,中午到边上请她吃一顿牛排吧。梁健心想,女孩子既然这么要求,这也是这些天他在北京的最后一顿饭了,便答应了。

    两人坐在餐厅落地窗前,瞧着外面的道路,黄依婷说:“先祝贺你凯旋而归吧!”梁健说:“谢谢了。”黄依婷问他,后来事情怎么就办成了。梁健说:“也是巧合,完全是拜某些人的帮助。”

    具体什么人帮助了他,梁健觉得这其中,真是颇为复杂,一时半会说不清楚。而且,说起这个,就要牵扯紫祺,他也不想细说。黄依婷看出了他的难言之隐,很善解人意地说:“没事。我只是随便问问。你没有必要一定要回答我。”

    梁健点了点头。黄依婷说:“这次回去,你会跟我老爸说你在北京遇上我了吗?”梁健看了眼黄依婷说:“你希望我说还是不说?”黄依婷说:“嗯?说吧,就说我们在北京同住一个宾馆。”梁健笑了起来:“再说吧。”

    黄依婷笑道:“你是不敢说对吧?你怕他们两佬误会咋们对吧?”梁健嘴犟道:“谁怕了啊?”黄依婷说:“那你就告诉他们吧!我回去后会跟他们核实的!”

    梁健感觉好笑,这个黄依婷有时候就是喜欢这样恶作剧。对于她的性格,他已经有所了解了,她是想对他好,这点他永远存在心里。但是,这让他更加不能随意而为了,对黄依婷他必须有一万个谨慎,这是一个他无论如何都不能伤害的女孩!

    吃过饭,黄依婷的中午休息时间基本用完,要去上课。梁健也得赶去火车站了。

    按时上了火车,又是一等座。其实梁健是想随便坐一个二等座的,可是他每次都是当天预定动车票,二等座基本轮不到了。

    等他将行李物品放上搁物架,刚刚落座,就听到一把熟悉的声音问道:“先生,不好意思,我坐里面。”

    梁健惊异地抬起了头,只有笑的份了。

    那天来北京,也是这样的场景,出乎意料地,黄依婷便出现在了他面前。今天,还是如此。看来,这女孩,有一种特别的浪漫情怀。

    “不帮我放一下行李吗?”黄依婷笑着问。

    “哦,马上。”

    将行李放好,梁健让黄依婷坐入靠窗的位置。然后,他才狐疑地问道:“怎么也回了啊?不是还要培训吗?”

    黄依婷说:“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我们去逛北京那天,在餐厅用早餐,有一个司长跟我搭讪?”梁健当然记得,黄依婷本来还说,如果梁健的事情办不好,可以让这个司长帮忙。

    “当然。”

    黄依婷无奈地笑笑:“这个司长很烦人。之后几天,不是邀请我去吃饭,就是请我晚上去泡吧,我实在懒得理他,就好像是个司长,就能随便忽悠女孩子了。”

    梁健笑着:“所以?”

    黄依婷说:“所以,我跟我们省发改委的领导说了,我身体不好,希望能够早点结束培训。领导同意了。”

    梁健说:“你这样半途而废,以后领导都不敢安排你出来培训了。”

    黄依婷说:“我们领导很善解人意的,不会随便记着人家的缺点。”梁健笑道:“那你算是遇上好领导了。”两人说笑着,动车已经启动,慢慢地远离了这座城市。

    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田野、树木和村庄,梁健一阵轻松。

    手机响了。号码显示是北京的座机号。原来是国家电网的处长,早上就是这个处长告诉他,关于整村搬迁的事情已经经过了领导同意,让梁健放心。

    那个处长在电话里说:“不好意思,梁书记。这事情黄了。补偿取消了。”

    梁健差点就吼叫起来:“什么?黄了?你们搞什么鬼!三番两次戏弄老子……”梁健是忍不住爆了粗口,引得整个车厢的人都朝他看了过来。

    对着电话发了一通火,对方却早就已经把电话给挂了。梁健本想立刻跑到国家电网去跟他们算账,这到底算什么回事?真拿基层干部不当人吗?真拿基层的事情不当事吗?

    问题是,他已经在开往江中省的火车上了

    梁健情绪糟糕透顶,给项光磊打电话:“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已经帮助解决了吗?”项光磊的声音透着冰棱般的冷意:“你还好意思问我?你答应过我什么,你说你再不见紫祺,可是,你做到了吗?既然你做不到你承诺的事,我凭什么替你做事?!”

    梁健本想说点什么,但项光磊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很干脆地咔哒将电话给挂断了。梁健不死心,再打过去,却是忙音。梁健心想,真是变态,昨天是紫祺自己跑来找我,我有什么办法?!

    梁健苦涩地笑:竟然是这样一件小事,毁了整个事情。还真是成也项光磊,败也项光磊。

    黄依婷问:“怎么了?事情又变卦了?”

    梁健点头嗯了声:“变了。又说没有补贴了。”

    黄依婷也急了:“那怎么办?”

    梁健说:“还能怎么办?”

    黄依婷是单纯的女孩子心肠:“要不我们在下一站停下来,然后杀回去?”梁健有些泄气:“不去了,回去也不一定能弄好。是我之前想简单了。镇上的人,肯定已经等急了,还有市里的领导。”

    黄依婷说:“可是,现在没有结果的回去。你又该如何交代呢?”梁健看着飞驰列车的窗外:“我也不知道。”

    电话响起来,梁健连看都没看,便接了起来。没想到,听筒里传来了项瑾的声音:“梁健,你在哪里?”

    梁健有些懵,喃喃道:“项瑾,真是你?难道昨天我不是在做梦?”

    “什么梦不梦的啊?你被打傻了?”

    这一次,梁健确认她真是项瑾,便说:“真是你?!”

    “是啊。这会你已经离开北京了?”

    梁健说:“恩,在动车上了。”

    那边沉默了一会,然后说:“不好意思。昨天打了你一巴掌。”

    想起那个巴掌,梁健就有些来气:“对啊,你为什么打我啊?”

    项瑾说:“对不起,是一个误会,一个很大误会。我也是直到昨晚离开你那里才知道,原来,我老爸用我的手机给你发过短信,昨天他向我道歉了。”

    梁健想了想说:“你是说,那条短信不是你发的?也就是说,你不会等我的那条短信是你爸爸发的?”

    “是的。所以,不好意思。”

    梁健干笑起来:“你老爸?堂堂项部长竟然偷偷用女儿的手机,给我发那样的短信。也太猥琐了吧?!”

    项瑾说:“别这么说我老爸了。他已经向我道歉了。他说,他也向你道歉,最近他是因为在看李瑞环的书,才获得了勇气跟我坦白的。不然,我真的会恨你,既然来了北京,为什么不找我。”

    梁健笑了:“我真应该感谢李主席,他给了你爸爸精神力量。”

    项瑾说:“我老爸说,为表示对你的歉意,他答应帮你做一件事,作为对你补偿。”

    梁健说:“不用了。我不需要他为我做任何事!”

    “你先别说的那么快。他可以让人提拔你,或者其他事情。你好好想想。”

    被项瑾这么一说,梁健倒是冷静了下来。他心中冒出了那个巨大的难题:“你老爸真的能够帮我忙?”项瑾说:“没错。”梁健说:“我现在倒还真有个难题。是关于国家电网……”

    梁健详细说了一遍,没想到项瑾道:“这个小问题,项光磊不是已经帮你解决了吗?”梁健很惊讶:“项光磊,你怎么知道项光磊?”项瑾说:“他是我表哥,我当然知道啊!昨天他生日,在我家,说起帮助一个叫梁健的人解决了国家电网的一个事情。所以,我才会知道你在北京,所以我才会匆匆地跑去你住的宾馆。”

    梁健这次有些明白来龙去脉了,说:“你那个表哥,不讲信用,说好的事又变卦了。你看,我现在动车上了,结果那边打电话来说,事情没成。既然是你表哥,要不你帮我劝劝他?”

    项瑾说:“我才不去劝他呢!他这人性格上有缺陷,很多时候,他是不听人劝的。我也没办法。不过,你这事就包在我身上吧,我让老爸去帮你办!”

    梁健还是有所保留:“谢谢。你老爸真能搞定吗?”

    项瑾笑:“看来,你小看我老爸了,这老爷子,最近升官了。你放心吧。”

    梁健说:“但愿吧。”

    项瑾说:“那你还来不来北京?”

    听项瑾这样问,梁健心里也很复杂。说实话,自从收到那一条出自项瑾老爸之手的短信后,他便努力地忘记这个住进他心里的女人。

    然后,他和余悦结婚了,离婚了。

    然后,他就一直这样单着,偶尔遇上一个可以缓解身体**的女人,但,说实话,这些人,和项瑾都是不同的。

    当时,他是希望她等他的。

    不过,此时此刻,他肩上还有责任,他得回去了,国家电网征拆的事情,很快要到时限了。此外,省委组织部对胡小英他们的推荐考察,也可能已经有了结果。

    他说:“先不去北京了,我已经出来有些天了。”

    “你不来也行。过些日子,我随老爸去江中看你。”

    听着项瑾在电话里的轻言细语,轻轻笑声,他不禁又想到当初两人在一起短暂而幸福的时光,不由将语气放柔和了说道:“那我就等这一天了。”

    黄依婷听在耳中,看在眼里,见梁健挂了电话,问道:“事情有转机了?”

    梁健说:“是这个可能性。不过我也不敢肯定。”

    挂了电话后,项瑾立马给老爸打了电话,把梁健想请他帮忙的事情说了。项部长拿起电话,给国家电网去了一个电话。听说,那个事情,涉及到有些问题。项部长根本没心思听解释,他说,这个问题是你们国家电网造成的,难道你们让基层替你们买单?

    要始终铭记,我们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推荐你们,去看看李瑞环主席的《学哲学用哲学》,看看我们的群众观点这一章,认认真真地把基层的事情和群众的事情给办好。对方的领导在那里支支吾吾,打马虎眼。最后,项部长扔下一句,如果这种基层的事你们都不办好,真要好好查查你们的问题了!

    这最后一句话,真正有了杀伤力。

    项部长目前所在的领导机关,是一把出鞘利剑,人人望而生畏。他扔出的这句话,顿时让国家电网的领导感觉到了问题的严肃性。在这句话面前,那些犯了错让老领导打招呼的事,就显得微不足道了,赶紧承诺:“首长,虽然我们是国企,但是我们的宗旨也是为人民服务。所以,请放心,我们一定把这件事办好!”

    “什么时候办?”“今天就办,今天办好。”

    从北京到江中省的动车走了整整七个小时。梁健的奥迪车已经在宁州车站等候。坐上车子,看着窗外熟悉的风景,梁健慢慢地恢复了那种领导干部的感觉。在北京的几天,真的十分憋屈。

    京官难当啊。

    已经是晚上十点,黄依婷问他是否在宁州休息一下,还是直接回镜州?如果在宁州休息,她可以帮助安排房间。虽然旅途劳顿,加上事情办的起起伏伏,心情不定,的确有些疲倦,但他还是想直接回镜州。黄依婷关切的说,回去后先休息一下。梁健答应了,把黄依婷送到了她在宁州的小区,接到她已经安全到家的电话,梁健才离开,返回镜州。

    下高速的时候,梁健忽然觉得镜州好小。不过一种亲切感却浓烈的传递过来。在路上时,梁健已经发了短信给朱怀遇。这家伙,许久没有联系了。不过,这个夜晚,梁健忽然有些想念他。

    朱怀遇在短信里说:“今天晚上没啥事,等你回到镜州,一起吃个宵夜,为你接风洗尘。”梁健回复:“宵夜就算了,我累着。”朱怀遇坚持:“不多耽搁你时间,十二点之前准放你回家睡觉。”梁健本想拒绝,没想到朱怀遇的电话打过来了:“怎么啦?当了领导,兄弟都不要了是不是?”这话是很有杀伤力的,梁健只好就范。而且,说实话,这一路上,他还真有些想他。

    男人之间的友情有时候也是很奇特的。

    没想到,方羽也在。不知道,朱怀遇是否特意为了他才叫上了方羽。另外,还有一个面生的女孩,长得前凸后翘,身材傲人。朱怀遇每次出来,似乎都会带上一个新鲜的女孩子。这让梁健很有些刮目相看。

    也许你会担心朱怀遇这么色,会不会栽在女人身上?其实朱怀遇已经栽过一次了,雪娇的事情梁健还记忆犹新,但是与冯丰比起来,他更加担心冯丰。在感情方面,冯丰更加专一,在官场,专情的男人容易犯傻。像朱怀遇这样在女人花上蜻蜓点水的,倒是不容易出经济方面的问题。

    当然,梁健也很想找个机会劝劝他,毕竟他现在是区委办主任了,这样子,影响不好。不过,今天,显然不太适合。

    方羽见到梁健似乎很开心。她勤快地给梁健倒酒,有说有笑。梁健对方羽一直是感激的,如果没有方羽的帮忙,当初在区委组织部自己就出事了。由于夜宵局限了时间,梁健喝得不多。到十二点,朱怀遇很守信地提出结束了。

    朱怀遇说分头回去。他跟那个身材火辣的女孩一起打车,梁健瞧见进了出租出后,朱怀遇就把手伸到女人腰里去了。梁健知道,这家伙,今天约人家出来肯定没安好心!

    梁健问方羽,怎么回去。方羽说,她家不远,就在附近。如果方便的话,希望梁健陪她走到小区门口。

    梁健当然不会拒绝。

    方羽说,她父母给她介绍了一个对象,两人已经见过面了。梁健看了眼方羽,笑说,这好啊,你年纪也不小了。方羽问道,你年纪也不小了吧?你怎么还不结婚?梁健笑道:我都已经结过两次婚了!谁还愿意跟我结婚啊!

    方羽笑说:我啊!如果你愿意的话,明天我们就去领证!梁健转过头来,瞧着方羽,说:“你没发烧吧?”方羽说:“没有?怎么,吓到你了?”梁健笑说:“谁吓谁啊?反正我没什么可损失的。”方羽笑说:“那好,就这么定了,我们明天去领证。”

    梁健笑弯了腰:“你还真够不要好的。竟然想跟一个结过两次婚的男人结婚。”方羽说:“不愿意吧?”梁健说:“不是不愿意,我只是不愿意祸害良家而已。”方羽说:“你不跟我结,那我告诉你,我明天可就跟别人结婚去了。”梁健说:“小女孩,别冲动,结婚是大事,得考虑成熟。”

    方羽看了看梁健说:“我到了,请帖我会发给你的!”说着,方羽便转身走进了小区。她这娇小玲珑的身材,尽管在夜色中也很是迷人。但就是再迷人,也不是他梁健的。现在,就算人家给,他也不一定敢要啊!

    总算回到家,洗了澡,躺在熟悉的床上,梁健却久久没有睡意。

    原本以为这事情很快会有回音。但是,项瑾一直没有电话打来,国家电网也没有来电话。梁健一遍遍告诫自己,别抱有太大希望,但是希望这玩意总是无缘无故的自己会生出来。更主要的是,这件事涉及到成山村全体村民的搬迁,如果他没有希望,估计村民就更没希望了。

    这样纠结着,还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梁健是被电话吵醒的,电话是县委书记葛东打来的。葛东的语气相当不好,说:“梁健,你到底在哪里?”梁健回到镜州的事,没有告诉葛东,他连忙说:“葛书记好,我在家里。昨天半夜刚到,所以没敢打扰书记您。”

    葛东说:“你不打扰我可以。但是,你也别让镇上出事啊!成山村又在闹了!”梁健问:“闹什么?”葛东很不客气地说:“闹什么?我还要问你呢!你是镇党委书记,还是我是镇党委书记?”梁健认错道:“葛书记,我马上去镇上。”

    给驾驶员打了电话后,梁健简单熟悉一番后,换了衣服,去楼下买了豆浆和包子,边走边打发了早餐。把最后一口早餐吞下肚,梁健打电话给王雪娉。

    电话很快接通了,梁健也没时间寒暄,问她到底镇上发生了什么事情?王雪娉说,成山村的一个村民路过小龙石矿的时候,被一辆矿石装卸车给碾死了。梁健心里咯噔了一下,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基层工作不好干啊!

    王雪娉问:“梁书记,你已经回镜州了?”

    梁健说:“是啊,昨天晚上刚到。”王雪娉说:“你那边进展怎么样?”这个问题梁健不好回答:“这个问题暂时我也回答不上来,这样吧,见面再说。我二十分钟后到镇上。”王雪娉说:“那好。”

    回到镇上,梁健看到门口又是一片混乱。梁健原本担心,要不要走进去,他是党委书记,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一看到挤在人群中的成永和成全兄弟,梁健就不担心了。

    他走了过去,村民果然发现了他,说,这个人是党委书记。很快,人群便围了过来。梁健镇定地喊,成永、成全,你们俩兄弟跟我到办公室去。成永和成全是村民中最有威望的人,他们跟着梁健走了,其他人也不起哄,也不围观了。

    到了办公室,王雪娉也进来了,给他们用一次性杯子倒了茶水。梁健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成永说:“小龙石矿的司机轧死人……”成永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梁健说:“这么说,这是一起交通事故?那人怎么找到了镇政府来?”

    成永说:“小龙石矿不肯赔钱,所以老百姓只能找政府了。”梁健说:“小龙石矿为什么不肯赔?我让人去找他们老总!这些老百姓,有办法让他们先回去吗?”成永说:“如果小龙石矿答应赔款,人肯定会回去!”

    梁健说:“我答应,这钱一定赔偿到位!你们先让老百姓回去吧!这两天,我去北京了,为了成山村整体搬迁的事情,死乞白赖地去搞关系,希望能够把补贴拿到手,给你们村整体搬迁!现在,村民又来闹镇政府,县委书记比我先知道,我被狠狠批评了。”

    成全问道:“梁书记,那么我们整村搬迁的事情有眉目了?”梁健说:“还没有。有人答应了帮忙,但是具体回音还没有。”成全问:“那到底行不行?”梁健在桌子上狠狠的拍了一下:“我也想知道。”

    梁健拍桌子,让在场的人都是一愣。他平常给人的都是平和的样子,今天如此发火,看来是承受了太大的压力。稍稍稳了稳情绪,梁健对成永和成全说:“事情得一件一件的做。成永、成全,我为村民办事,你们也要给我时间和空间。你先让老百姓回去,我承诺交通事故的事情,明天肯定让石矿赔偿。”

    成永和成全互望了眼,然后对梁健说:“好,梁书记,我们再相信你一次。这些天,为了拆迁补偿的事,你在北京跑,我也会跟村民解释的,让他们知道你的好。”梁健说:“我好不好,这些不重要,我坐在这个位置上,应该做这些事。但是你们作为我辖区内的村民,也要配合我的工作。对不对?就这样吧,你先把人都带回去,事情么,我们会尽全力去做!不然,人都挤在镇政府,我们的精力都用来稳定群众情绪,谁来解决问题??”

    王雪娉将成永和成全引到外面。成永突然停了下来,对王雪娉和成全说,我再跟梁书记说一句话。

    梁健疑问地看着成永,等他说什么。成永走到梁健身边,低声说:“梁书记,被小龙石矿的车子轧死的村民,就是给我们提供那份股东真实名单的人。”梁健浑身一冷:“是他?”成永说:“虽然没有丝毫证据,但我一直在想,难道真有这么巧?会不会石矿老板邱小龙故意让人做的?”

    梁健凝住眉头:“邱小龙有那样的胆子?他敢做这种事?”成永说:“邱小龙以前就是镇上有名的混混,他什么事情不敢做啊?”梁健说:“既然没有证据,还不能乱说。不过,这件事情,我知道了!”

    成永和成全离开了梁健办公室,两人的权威在村里是绝对的,经过他们的劝说,老百姓很快便散去了。原本吵吵嚷嚷的大院门口,一下子安静下来。“邱小龙以前就是镇上有名的混混,他什么事情不敢做啊?”成永的话却仍旧在梁健耳边回响。

    要知道,那张小龙矿山真实入股人员的名单,目前还在梁健家里。如果邱小龙敢干掉这个提供名单的会计,那么对拥有这份名单的梁健,会不会也正部署着什么阴谋呢?

    想到这个念头,梁健身子不由有些发冷。这是他头一次感觉到,由于利益的纠纷造成的安全威胁。不过,他还是很快稳住了自己,作为一个领导干部,只要自己坚持的是一条正确的道路,无论面对怎样的威胁、纠缠和骚扰都必须镇定自若,否则就是不够格的。

    有电话进来,又是县委书记葛东,让他马上到县里去一趟。梁健本想汇报,群众闹镇政府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但是葛东根本就没有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就挂了电话。

    以前,梁健作为市长秘书的时候,葛东是连声音响一点都不敢的,如今,梁健成了葛东的下属,他就这样不把他放在眼里了。梁健再次领教了权力的力量,离开了权力的中心,很多东西都在变化。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