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314.第318章处境向好

《官场局中局》 314.第318章处境向好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梁健坐在后座上,看着窗外一切,初夏了,一切都显得郁郁葱葱。 不过,他的心里却有些荒凉,既然要在仕途这条路上走下去,便不能离开权力的中心。在这个权力的系统里,你没有掌握权力,那么,你就什么都不是,既没有个人的尊严,也很难做成任何事情,更无法掌控自己的人生。

    在官场,要掌握人生的主动权,唯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掌握权力。

    在机关混了这么久,今天,梁健突然彻底参透了其中的道理。这个道理看起来,是如此显而易见,但却依然有无数人,懵懵懂懂,虚度光阴。

    正因为明白了这个道理,梁健发现眼前的目标一下子变得光明起来,对于今后的发展道路,也变得胸有成竹了。

    走进县委县政府办公楼的时候,梁健步履坚定了许多,整个人也看起来成熟许多。他故意放慢了脚步。县委大楼里,有些人是认识他的,他与他们缓缓点头,浑身散发着自信的因子,其他人都感觉到了,回过头来看了看梁健。暗想,梁健年纪轻轻,却已经官相十足了,这个人以后也许前途无量啊。

    梁健走进县委书记葛东办公室。

    葛东正坐在老板桌后,见梁健进来,他站都懒得站起来。他原本以为,梁健会因为早晨镇政府的事情,低头哈腰地进来,连连道歉请求书记宽容。

    没想到,梁健却相当自信地走到办公桌旁边,坐下来说:“葛书记好,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葛东眉头皱了起来,不悦地道:“你们向阳坡镇到底怎么回事?接二连三的出事?”梁健知道,葛东是想用责备来让他低头,不过,他可不买账,他不会这样轻易诚服,特别是向葛东这样自身素质有问题的县委书记诚服。梁健不急不缓地道:“葛书记,我想,向阳坡镇为什么总是出事,葛书记比我应该更清楚吧?我当时从市里下来,就是来接这个烂摊子的。我觉得向阳坡镇的情况正在好转,今天上午,老百姓的确来政府门口闹了,但经过镇政府做工作,他们已经回去了。”

    这一点葛东不得不佩服梁健,在群众工作方面,他似乎很有一套。但是葛东还是不爽:“你这两天到北京去,据说是为了争取特高压线整村搬迁补偿款?这件事情有没有结果了?”

    梁健说:“还没有完整的答复。”葛东心想,终于抓到了你的把柄:“那你在北京干什么了?听石县长说,你去北京还拿县财政五十万!花了这么多钱,竟然什么事情也没办成?”

    梁健一下子感到了人心险恶。当初石剑锋县长将五十万的卡交给他,说仅仅是让他去上面拜访领导用的,梁健当时并不肯收,他偏要给。背后,石县长却将这事告诉了县委书记葛东,并让葛东拿来说事。

    梁健说:“这是石县长交给我的。”

    葛东说:“石县长给你,你就可以乱花吗?这是县里财政的钱,是纳税人的钱,容不得人乱花。更何况,县财政本就拮据!”

    这种开销,说是正常,但拿不到台面上来说。梁健皱了皱眉,说道:“葛书记,我并没有用这笔钱。”

    葛东不耐烦地道:“这笔钱,你到底有没有用我并不关心,这是石县长给你的,合不合规范,也是石县长的事情。我只想问你,去了北京这些天,到底有没有成效?”

    梁健心头有些冒汗,虽然项瑾答应帮他去对接联系,并让他放心。但,直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具体的回音。既然没有明确的答复,他就不能说这事成了,更何况,在北京那几天,这件事在成与不成之间反反复复,除非尘埃落定,他还真不敢随口乱说。所以,这一刻,梁健说不出什么来:“……”

    葛东看了看梁健,说道:“没话说了吧?梁健啊,我只想告诉你,做一名干部,特别是基层干部,一定要脚踏实地,从自己能够做的事情出发,别动不动就好高骛远,就想跑到上面搞关系,寻求解决办法。第一,上面的关系不是那么好搞的,第二,有些事,也不是上面就可以解决的。不然,还需要我们基层做什么?所以,你认真想想吧,既然做了基层干部,就要拿出基层干部求真务实的作风来,不然……”

    梁健脑袋里突然冒出了“唐僧”两个字,今天葛东终于抓到教训梁健的机会,他摇身一变,就成了“唐僧”,对他不依不饶的说三道四。同样是县区委书记,风格如此不同,与葛东相比,胡小英是一位多么有格调的区委书记啊!

    “我们一定要从我们能够做的事情抓起……我们是党和国家的干部,我们不是为了讨好老百姓……”

    葛东手边的电话响了起来。葛东看了一眼梁健,便接起了电话。梁健心想,这个电话来得好,能让葛东“嗡嗡”的声音暂停一下。

    葛东接起了电话:“什么事情?啊,宏市长啊?”接着葛东就一边点头,一边“嗯嗯”的说话了。

    葛东的眼稍还瞄了一眼梁健,似乎心里有鬼似的。梁健也不去理会。

    放下电话后,葛东原本紧绷的脸,突然微微撕扯成了笑容。这突然的变化,让梁健很不适应,心道,这又是干什么?变化怎么这么快?

    正了正身板,葛东对梁健说:“梁书记,你怎么不早说啊?”梁健很纳闷,葛东的称呼怎么突然从“梁健”又变成了“梁书记了”?梁健问:“早点说什么啊?”葛东用手指,点了点梁健:“年轻人,还是蛮谦虚的嘛!事情都已经办成了,上面没有来通知,你就不宣传。不过,现在我已经全部了解了。刚才宏市长打电话来了,说国家电网已经同意增加成山村的征地拆迁补偿,用于成山村的整村搬迁。他们还特意说,这是梁健你去汇报过,他们考虑了实际情况才同意的。”

    梁健一下子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件事,项瑾终于替他办成了!国家电网已经打电话通知了市里,那么这件事也总算尘埃落定了。

    葛东表扬道:“梁健,这件事办得真不错啊!”

    梁健看着葛东虚情假意的笑脸,心想,他的批评不值钱,他的表扬同样不值钱。

    梁健说:“葛书记,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走了,镇上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估计没有一个镇党委书记,敢对县委书记如此不留情面。葛东对梁健除了批评,还真没有其他管用的办法,梁健是从市里空降来的镇党委书记,关系和档案都在市里,除了工作上的领导,人事上他是管不到的。

    葛东心里不快,但也没有办法,只好说:“好吧,你先去处理镇上的事吧。”

    离开县政府,梁健没有直接回向阳坡镇,而是坐在车上打了两个电话,第一个打给镇长,告诉他国家电网的补贴马上下来,让他马上召集有关人员,制定成山村搬迁方案,这个方案的制定,一定要充分征求成山村的意见。镇长还在支支吾吾地问,补助真的能下来?梁健有些火了:我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

    镇长听到梁健火了,就不敢多话了。

    第二个电话,梁健打给了莫菲菲。他问她有没有50万。莫菲菲说,你当我是提款机啊?一开口就是50万?!梁健说,我真的是有急用。或者,我可以把房子抵押给你!

    梁健用了县长石剑锋给他的五十万,这让他非常没底。如果葛东一定要说他利用职权滥用公款,他真是跳进黄河也说不清了!这50万可不是一个小数字,足够梁健喝一壶的了。

    莫菲菲说,好吧,这两天正好刚刚脱手了几套房子,手里正好有点现钱,就都给你吧!梁健知道莫菲菲是做房地产,而且打理的很不错,她的房地产买进卖出,基本就是好几个人的工资了。同是房地产,莫菲菲怎么就做得好,而冯丰的女友小宇就被套牢。

    莫菲菲说:城市不同,房产市场也不同。宁州是大城市,房产市场波动比较大,镜州的房产还在逆市上扬呢!莫菲菲又说,我最近有一个朋友,倒是想趁现在宁州房产下跌,买一套房子,只是他在宁州首次置业,如果冯丰他们有意愿出手的话,倒是可以联系一下。

    梁健说:那也行。我可以联系一下他们。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借50万给我救急。莫菲菲笑道:“知道了,你急什么。我用网上银行,把钱给你划过去。”

    网络使世界变得无比简单,几分钟后,梁健手机短信提示,已经有50万到帐,之后莫菲菲一个电话过来,问他收到了没有?梁健说已经收到了。

    当务之急,梁健打电话给县长石剑锋,得知他在办公室,梁健便杀了过去。石剑锋看着梁健笑呵呵地说:“梁书记,这趟北京之行,收获很大啊!刚听说,国家电网已经同意增加补助,成山村可以整村搬迁了?”梁健说:“多亏了有关领导的帮忙。”

    石剑锋听说“有关领导”,难道梁健认识中央部委的首长?石剑锋说:“你的路子还真宽。”梁健说:“没有,没有,误打误撞。”石剑锋说:“那笔钱,派上用场了没?”梁健说:“谢谢石县长,今天我就是来把卡还给你的。”

    说着,梁健就将那张50万的卡放在了石剑锋的桌子上,说:“由于我自己的钱够用了,所以这张卡上的钱没动,谢谢石县长了,现在物归原主。”石剑锋很惊讶地说:“这是干什么啊,梁健。你为南山县争取了将近一个亿的征地拆迁补助,这50万你就拿去开销吧。”

    梁健看着石剑锋,真有些搞不明白,这个县长到底是怎么想的?一方面对自己这么客气,另一方面又把五十万的事情告诉了县委书记。梁健只能用“复杂”两个字来形容,无论如何,这50万他是非换给他不可,否则以后怎么死的说不定都不知道。

    梁健也没有多说,便从县长办公室出来了。他又打了一个电话给冯丰,把莫菲菲的朋友要买房子的事情告诉了他,问他有没这个意向。冯丰说,他要去跟小宇商量一下。

    等梁健重新坐回车上,他慢慢嘘了口气。驾驶员问:“梁书记,我们现在回镇上吗?”梁健说:“先不回。带我去古街入口,我想静一静。”驾驶员心里纳闷,领导这个时候去古街干什么?古街只有到了晚上,才有味儿,现在人流稀少,有啥看头。

    梁健下了车,便让驾驶员回去了。这是工作时间,梁健作为领导干部,其实不应该出现在街头巷尾,这也算是违反工作规定的,所以梁健让驾驶员先回去了,现在群众监督意识强,说不定什么时候给来个照片,挂到网上,那就麻烦了。

    不过,梁健相信自己在群众中栽花比较多、种刺还算少,应该没有这么背,会被人拍照。走入古街,梁健没有徜徉,便直接走进了一间书吧。这书吧梁健以前来过几次,但自从当了宏市长秘书之后,便很少来了。当秘书有个好处,大家都得奉承你,坏处也显而易见,那就是没有自由。不当秘书,如果你不是大官人家就不待见你,但你却多了一点自己的时间。

    有人说,人的成功在于,你有多大能力支配自己的时间。这句话一定意义上还挺有道理,都说时间就是生命,如果你的时间都被人家支配了,那还能称得上成功吗?

    走入书吧,扑面而来的是茶香。这间书吧,卖书,但主要还是以卖茶为主业。现在看书的人毕竟少,喝茶和咖啡倒是盛行。老板娘很聪明,用小资的咖啡和茶,来养文艺的念想。梁健跟老板娘数年前就认识了,不过,却没见到她的身影。

    一个小男生服务员,问梁健坐哪里?他便捡了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下,边上还有三桌人在喝茶,谈天。点了一杯白茶,梁健便去书架旁看书。今天,他是来养心的,他想让自己静一静,让那些脑子里乱糟糟的东西沉淀下去,最重要的东西浮现出来。他才能抓住那些重点去推进工作。

    他走到书架边,首先映入眼中的不是书,而是一个窈窕的身影。一身白色的长裙,还有挽起的发丝,一双淡色高跟鞋,身体的曲线,流畅而勾人想象。然而,这书吧的环境,让梁健内心的**,似乎也变得非常纯粹。

    由于女子背着梁健,垂着头看书,梁健看不见她的脸。不过看不见也好,梁健就可以多欣赏一下这美妙的背影。然而,目光似乎是带有热量的,或者是光线的作用,女子似乎有所察觉,转过身来。

    梁健很惊讶地睁大眼睛,倒是对方先说道:“梁健,是你,你怎么也在这里?”梁健笑笑说:“真是巧啊。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你,阮珏。”

    瞧着阮珏漂亮的眸子,梁健想起,最近一次见到金超时,心里曾经泛起过一丝邪念,要把阮珏搞到手,给金超戴一顶绿帽子。不过,此刻看见如此漂亮的阮珏,梁健感觉自己的想法还真有些不地道。

    阮珏看着梁健笑道:“你在想什么歪心思?”梁健回过神来:“我怎么可能想歪心思呢?”阮珏说:“你难道忘记我是心理医生了?书上说,人在想歪心思的时候,眼珠会向外转动。”梁健说:“真会这样啊?早知道,我刚才就闭上眼睛了。”

    阮珏伸出玉指点点梁健,笑说:“你看,你承认你在想歪心思了?!”梁健说:“原来你耍我啊!”阮珏开心地说:“你以为心理医生就真有透视法吗?能够看出别人动什么念头啊?当然是逗你玩儿的。”

    梁健说:“你够有手段的啊!”阮珏说:“如果我真有手段,就好了!也就不会那样了……”阮珏神色一暗。梁健听了好奇:“怎么样了?”阮珏眨巴一下眼睛,好像让那些暗淡的神色,在这一眨眼中就掉落在地了。

    阮珏问:“这时间,怎么有空到这里来了?现在可是工作时间啊!你难道翘班?”梁健说:“你不也一样吗?”阮珏说:“我们医生作息可跟你们不一样,我下午休息。”梁健说:“那好吧,你可千万别去举报我!”阮珏说:“我是不会,如果让金超知道,他准举报你!”

    梁健差点都忘记阮珏是金超女朋友了。他说:“你应该不会告诉他吧?!”阮珏瞧了他一眼,微微一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她说:“有空的话,我请你喝茶?”

    梁健本来是想要一个人静一静的,不过,秀色在前,还在那里一个人“静”就显得有些做作了。梁健说:“还是我请你吧!”“那也行,谁叫你是爷们呢!”梁健无语。

    两人在窗边坐下来,梁健让服务员把白茶换成了铁观英,品了一口茶。梁健问道:“你也喜欢看书?”阮珏说:“每过一段时间,我都会来这里一趟。有时候,人需要静一静。”梁健说:“很不错,有品位。”

    阮珏说:“你是在夸你自己吧?你不是也常来这里吗?”梁健说:“我不常来。我问你一个问题啊。”“说吧。”梁健笑道:“刚才你说’如果我有手段,就好了!也就不会那样了……’,这是什么意思啊?好像话里有话的样子嘛!”

    阮珏看着梁健,低下头,一会儿才抬起头说:“你想知道?”梁健说:“我是不是有点八卦?不过我的确想知道,也算是我对你的关心吧!”阮珏说:“那你晚上有没有空?”梁健想了想:“怎么,你请我吃晚饭啊?”

    阮珏说:“我想让你请我吃。”梁健笑道:“我请你喝了茶,你还要我请你吃饭啊?”阮珏说:“不舍得了?”梁健说:“舍得。我还没有那么小气……”梁健还想说什么,手机响了起来,竟然是高成汉的秘书常青的电话。

    接了电话,常青问他在哪里?如果在市区,高书记让他过去一下。梁健放下电话,对阮珏说:“这样吧。我现在要去一趟市行政服务中心,三个小时之后,六点钟,我请你吃饭。”阮珏说:“肯定?”梁健说:“当然肯定。你想吃什么?”

    阮珏说:“韩国料理吧。”梁健心想,好在她没有说是日本料理,否则自己肯定会反对。梁健说:“就这么定了。”

    两人说好了,到时候再电话联系。让驾驶员将车开过来,显然已经来不及了,梁健干脆打了一辆车去市行政中心。

    到了高成汉办公室。高成汉坐在沙发上等他。高成汉让梁健坐在自己身旁,说道:“梁健,你成效明显啊,我听说,你已经搞定了整村拆迁补偿问题。”梁健说:“谢谢高书记夸奖。”

    高成汉在沙发背上靠了一靠,道:“下一步对工作有什么安排?”梁健侧了侧身体,让自己能够更清晰地看到高书记的表情和眼神,说道:“高书记,其实今天下午,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成山村搬迁之后,特高压线工作就能推进了。到时候,向阳坡镇的中心工作也将转移。我想下一步,对镇矿山产业进行整治,这是一个关键问题。虽然到向阳坡镇的时间不长,但我从多方面了解到矿山产业不整治,向阳坡镇就很难健康发展,领导班子的问题也很难解决。”

    高成汉看着梁健,点了点头:“你说得很好!工作思路很清晰,这点我很高兴。今天,我找你来,你知道主要是为了什么吗?”

    梁健想了想说:“邱九龙的事情,有了新进展?”高成汉点了点头:“你猜的很准。我们对邱九龙进行了调查,这个人很是硬朗,什么都不肯说。不过,我们掌握了其他很多线索,可以指向镇上很多问题。特别是邱九龙的弟弟,邱小龙的石矿牵涉了很多领导干部。”

    梁健问道:“高书记,下一步市里会有什么动作?”高成汉说:“我们要把证据作实。到时候,就是零口供,也能把邱九龙送进监狱。”梁健灵光一闪,说道:“高书记,我这里还有一份秘密名单,是曾在小龙石矿做过会计的人,让成山村的成永和成全给我的。要不我把这份名单交给高书记吧?”

    高成汉说:“好。明天一早你就把名单送过来吧。”梁健点了点头:“没问题。等证据掌握全了,是不是可以把他们一锅端,也让整个向阳坡镇清洁一些空气?”高成汉说:“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有些人,不想让我们触及根本,连根拔起。”

    梁健心里一惊,心想这会是谁?但是高成汉不明说,他也不好问。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高成汉又说:“上面已经暗示,镜州市的权力格局要有变化了。梁健,我看啊,你在向阳坡镇也是暂时的。你的工作要按分钟来计算了。很快,你得走上更高的领导岗位,也理应如此。”

    高成汉竟然对他这么说,让他非常惊讶。难道市委和市政府已经对他的任用有所部署了吗?但是不对啊,如果是市委市政府的决定,那宏市长应该会告诉他。可是宏市长那边一点音讯也没有。

    梁健知道,关于干部任用的事情,不该多问。高成汉今天对他讲的已经够多了,非常多了。再多问,那就显得不懂规矩了。梁健于是只说了一声:“高书记,谢谢你。我一定全力以赴。”

    从高成汉办公室出来,梁健带着疑问又去拜访了宏市长。他想知道,关于高成汉说他要到更高岗位的事情,是否是宏市长提议的。到了宏市长那里,梁健想要起头汇报自己的工作,宏市长说:“梁健,你到北京争取拆迁补偿的事情,我已经了解了。你做得不错,从这件事情看,你还是适合基层工作的。耐心在乡镇呆一段时间,这对你的历练有好处。”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宏市长没有马上提拔任用梁健的意思。那么,刚才高成汉对自己说的那些,是来自哪里的决定呢?应该不会是市委书记谭震林那边,他们打压自己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提拔自己?

    正这么说着,宏市长像突然记起了什么似的,说道:“梁健,有一件事情,我本来就要跟你说。刚忘记了。现在你在这里正好,我事先跟你通报一下。”梁健心里开始蹦蹦跳,宏市长这是要告诉他提拔的事情?

    梁健满怀期待地听着:“宏市长,关于什么?”宏市长看着梁健说:“市委那边与我来协商了,谭书记的秘书金超,近期要提拔任用了。”这也太超乎梁健的意外了,金超要被提拔了,那么自己呢?梁健继续听着,只听宏市长说:“岗位是,副县长。”

    梁健忙问:“是哪个县的副县长?”宏市长说:“南山县副县长。”梁健继续等着,下一步宏市长可能就要说到自己了。然而,宏市长的话就此戛然而止。

    梁健等不下去,问道:“宏市长,就是关于金超吗?”宏市长点了点头:“其他几个岗位,我不便事先跟你说。”梁健试探性地道:“宏市长,如果金超到南山县担任副县长,那我在那里当县长助理,感觉有些不合适。”

    宏市长看着梁健说:“没什么不合适的。你要学会,跟各种各样的人一起工作。”既然宏市长这么说,梁健无话可说,心情郁闷地离开了宏市长的办公室。

    谭震林的秘书,下去直接是副县长,而他梁健还只是挂职县长助理。这其中的差别,真是大了去了。以后,梁健就要拜金超领导了,这才是梁健最不想看到的结局!

    在电梯里,梁健有些恍恍惚惚,电梯不知怎么没有下去,突然向上去了。他没有注意电梯正向上走,就进来了。电梯停了下来,进来一个人。

    还真是应了那一句:冤家路窄。进来的人,正是春风得意的金超。

    金超看到梁健,简直如获至宝。这不是说,他对梁健的态度有了改变,而是他终于可以在梁健的面前扬眉吐气了。金超满面灿烂地对梁健说:“梁健啊,很巧啊,今天到市里来啦!不久之后,恐怕我们就要在一起工作了。”

    梁健也不装傻充愣:“金处长,到时候可要听你的领导了!”金超笑道:“消息很灵通嘛?!到时候,我会好好领导你的!”这话,如此刺耳。如果是一个谨慎的人,在常委会之前,绝对不会像金超这么说。但金超显然已经有恃无恐了,他提拔的事情肯定已经定下来了。梁健也不示弱:“我等着这一天。”

    从电梯里出来,梁健心里很不平静,有一瞬间,似乎心里的某些东西在变质。在官场权力就是催化剂,权力的变化,催促其他东西也跟着加速变化。

    坐进车子,梁健才想起,晚上跟阮珏还有个约会呢,而阮珏是金超的女友!这关系让梁健有一些说不上来的怪异感。

    来到韩国料理店,按照短信上的提示,梁健走进一个包间。

    阮珏席地坐在那里,这是一个需要脱了鞋子,席地而坐的地方。梁健发现她换过衣服了,原本的白色长裙换成了一件宝蓝色真丝上衣和一条黑色裙子,见他进来,阮珏抬起白净的脸,微微笑着看向梁健。梁健心里感叹,这个女人真是美啊,金超这家伙也算是有福气!

    阮珏说:“我已经点了菜了。你要不要看看?”

    梁健摆摆手,也席地坐了下来,说:“不用了。你点的菜,我没意见。”

    “那么,喝点什么呢?清酒吗?”

    “没问题。”

    还在读大学的时候,梁健看过一部韩国电影,叫做《去海边》吧,也记不清了。女主人公,就是在海边喝清酒,很有意境。

    从此后,梁健对清酒便有了一种这样的感觉。

    清酒这种东西,听起来好听,但是真喝起来,味道真是一般。但都已经开始喝了,那就喝吧。

    梁健拿起小酒盅,对阮珏说:“我敬敬你!”

    阮珏一边说“谢谢了。”一边举杯与梁健碰杯,梁健喝了一口,却见阮珏仰脖子将酒全喝了,还将杯底给梁健看。这是要买醉的节奏啊!

    梁健当然不会示弱,他也将酒喝了,看着那张眉目如画的脸,问道:“你说,我请你吃饭,就要告诉我的事情,说说吧?你说,如果你有手段,就不会那样了。什么意思?”

    阮珏略带苦涩地笑着:“你还真够八卦的,还记着我那句话呢!”

    梁健心想,我这究竟是八卦,还是内心里对她的一丝牵挂和关心呢,不过她是金超的女人,他不会做什么傻事,便笑道:“现在,就算我是八卦王,你也得告诉我了不是?”

    阮珏看着梁健,笑得那叫一个明媚:“如果你真想听,也行,我们每人来一瓶清酒,喝了,我就告诉你!”

    梁健算是看出来了,这绝对是买醉的节奏!不过,与女人喝酒,梁健可从来不会退缩。同时,梁健还有种稍稍的快意,也许那是因为金超的缘故……虽然对于这种快意,梁健也觉得挺别扭,但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有些心理完全是在理智之外。

    梁健说:“喝就喝。”服务员很快将清酒送了过来。阮珏抓起来,仰着脖子喝了下去,没想到这样一个如小龙女般清爽怡人的女孩,竟能以这样完全女汉子的方式喝酒。喝完之后,有一滴酒,从她嘴角滑落到脖子,她用手指轻轻拂去,这是一个相当妖娆的动作,梁健心里微微一动。

    梁健也将一瓶酒喝了下去。清酒虽清,酒意却并不淡,梁健顿时感觉血气有些上涌。

    阮珏温柔地给梁健夹了一个寿司,然后道:“你听好了!”梁健夹起了寿司,没有放进嘴里,盯着阮珏。只听阮珏说:“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只是一个小三!”

    “什么?”梁健差点将筷子上的寿司掉落在地。阮珏又苦涩的一笑,然后娓娓讲了经过。金超有一个女人,她在宁州,是省里一个高官的女儿,正是因为那个高官的帮助,金超才当上了谭震林的秘书。梁健插嘴问道:“那你干嘛,还跟他在一起?”

    阮珏说:“我和金超是高中同学。工作之后,在同学会上重聚,他便疯狂地开始追求我。当时他没有告诉我他已经有了女人。之后,等我们确定了关系,他才告诉我这一层。我提出分手,他却说,他离不开我,况且他跟宁州的那个女人,是有名无实,他喜欢的是我!从高中的时候就已经喜欢我了!他说,让我等他,等他当了领导后,就向宁州那边提出离婚。”

    梁健摇头说:“这种鬼话,你也会相信?”阮珏说:“我当时很单纯,想,如果两个人相互喜欢,暂时没有名分也无所谓,等他一下也无所谓。直到现在,我才开始怀疑了!”

    梁健说:“因为他要提拔了,却没有履行他的承诺?”阮珏说:“你看我天真吧?昨天他兴冲冲的过来,对我说,他要提拔了。当时我很开心,难道他是想要告诉我,他已经决定要与宁州那位提出离婚了?我说,这是个好消息,今天是我的生日,就在今天你去提出离婚吧!”

    “什么?今天是你的生日?”梁健惊讶地问道。

    “对啊,今天是我的生日。”阮珏轻描淡写地说。

    梁健更惊讶了:“今天是你的生日,他却不给你过生日?”

    阮珏的眼睛里有湿湿的忧愁:“他怕我催他离婚。昨天,我对他说,让他提出离婚,他很惊恐的看着我,说他提拔的事情,还没有经过常委会呢。即使提拔了,他更加需要上面的支持,他怎么能够在这个时候提出离婚呢!”

    梁健觉得这就是一个圈套,他摇着头,又一个纯真女孩被毁了!梁健很是同情地看着阮珏。

    阮珏说:“你现在,已经听到故事了。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值得同情。”对那些觉得自己值得同情的,最好别再说同情人家了。梁健说:“这也许,就是你自己的选择吧?”

    阮珏低下了头:“今天是他的生日,他都不来陪我。我上午打电话给他,他说这两天特别忙,他提拔的事情马上要过常委会讨论,这段时间最好不和她在一起,否则影响不好!”

    梁健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他很想说,阮珏,如果你恨这个家伙,我有个办法,只要你去举报他,说他玩弄女性,可以让他当不成这个官,教训教训他!然而话到嘴边,梁健还是硬生生把这话给憋了回去。

    他告诉自己,不可以这么无耻!不管如何,这都是阮珏和金超两个人的事情!他不可以利用阮珏来打击金超,如果真要打败金超,也应该靠自己的本事,而不是利用女人!于是,梁健改变了话题道:“阮珏,今天是你的生日,总不能没有蛋糕吧?我去给你买蛋糕!”

    说着梁健就要站起来。

    阮珏拉住他说:“你别去了,如果真要买,我们就换地方吧。这个清酒,真是不适应。”梁健笑了:“原来你也不习惯清酒啊!那我们换地方。”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