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315.第320章美人惊雷

《官场局中局》 315.第320章美人惊雷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说着,前面一排村民,就半跪在了梁健身前。 后面跟随的人,也跟着半跪了下来。从村民之后,有一个小年轻拿出了手机,咔咔地拍了几张照片。

    不仅仅是梁健,其他镇机关干部都惊呆了。这样的场面,他们一直认为不可能发生在镇上,但如今却真实地发生了。

    这是老百姓念及梁健的好。梁健稍稍一晃神,赶紧过去,将为首的老汉扶了起来,并让其他人快起来。为首的那个老汉说:“梁书记,如果没有你,我们成山村的村民就不可能整村搬迁,以后世代就得在特高压线的辐射中生活。我们成山村老百姓,永远记得梁书记的好啊!”

    梁健说:“各位大哥大嫂,叔叔婶婶,你们别这样,我们只是做了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啊!”为首的老汉说:“如果每个干部都做他们该做的事情,我们老百姓每天都来送锦旗。”

    这句话让梁健深深的沉思。老百姓回去后,梁健坐在办公室里,还在回想着这句话,其实我们干部花了多少精力,在做应该做的事情呢?

    但是他又觉得,刚才那一幕很有些闹剧的色彩,会不会是人为安排?梁健拿起电话,打给成永和成全两兄弟,问他们知不知道这件事情?成永说,你放心,这完全是自发的,我们两个人没有参与其中,是老百姓真要感谢你。我以我成永的人格向你保证。

    听成永这么说,梁健才稍稍放心下来。

    第二天中午,市委常委、纪委书记高成汉的电话打了过来,梁健忙接了起来,问候了高成汉。高成汉直接问道:“送锦旗的事情,不会是你让人安排的吧?”梁健说:“我保证,不是。”高成汉说:“那就好,我在报纸上看到了。这事情效果不错,不是你们自我宣传,就有利于树立你的形象。”

    “上报纸了吗?”梁健倒是没有心理准备。与高成汉打完电话之后,梁健找来了还没翻过的报纸,看到第二版果然有一篇涉及自己的报道,写着为群众办实事的镇党委书记,受到群众欢迎和拥护。

    看到这篇报道,梁健不仅没有开心,还有些担心。当今这个社会,做事情得低调,太高调了很容易出事,俗话说,爬得越高,摔得越疼,就是这个道理。干成事不出事,才是最大的本事。

    要干成一件事,有群众的拥护是不够的,当前有句话,“领导欣赏的迅速提拔到领导身边,群众拥护的将永远留在群众中间。”梁健不能只是留在群众中间,否则什么都干不成。

    现在关键的问题,还是领导班子的问题。梁健坐上车,往县城的方向去。

    到了县委,他去见县委书记葛东。葛东秘书让梁健在自己办公室等一会,说书记有客人在。梁健就在外面等候,大约过了有半个小时,里面的谈话结束了,梁健才得以进去。

    葛东看了眼梁健说:“梁健,来找我有什么事?”梁健说:“葛书记,我有一个请求。你看,我们向阳坡镇的领导班子能不能适当动一动?我了解到,向阳坡镇的班子,已经好久没动了,最短的也已经五年,最长的有十多年都没动过。希望区委能够加以适当考虑。”

    葛东抓起身旁的一边报纸,梁健注意到这就是那份《镜州日报》,也就是刊登了老百姓送锦旗给梁健的报纸。

    葛东若无其事地翻到了有梁健报道的那一页,嘴巴中发出了一声吸气的声音:“哎!梁健啊,这里可有一篇你的报道啊!”梁健谦虚地道:“葛书记,我也已经看到了。我不知道这是谁做的报道,很惭愧。”

    葛东说:“惭愧就不用了。不过我想对你说,年轻干部嘛,干一点事,干成一点事都是应该的。要戒骄戒躁,才能有长远的发展。”梁健看出来,葛东似乎对他的这篇报道不满意。

    梁健就说:“葛书记教育的是!关于班子调配的事,书记能够考虑一下吗?”葛东身子往后一靠:“班子调整是区委的事情,区委会考虑,你就不用多费心了,先把你当前的事情办好吧!”

    梁健从县委出来,心情很差,自己的建议得不到支持,这势必影响下一步工作的开展。梁健没有马上就上车,而是在大院里走了几步,平复一下心情。其实,他早就已经猜到了这样的结局,只是不想放弃哪怕一丝的希望。班子调整既然行不通,梁健只能想其他的办法。

    梁健走了不久,镇长李良就来到县委书记葛东的办公室。李良明显想要报告梁健的不是,但是县委书记葛东,不想在办公室里谈,就说:“你们晚上一起到国际大酒店等我吧。”

    晚上,在国际大酒店的包厢,县委书记葛东、向阳坡镇长李良和小龙矿业董事长邱小龙坐在一起,他们正在等一个人,那就是市委书记谭震林的秘书金超。

    金超是新任南山县副县长,分管工业和发改,矿山产业由他分管。等金超来了之后,葛东就说:“我们就一边说,一边聊吧?”

    小龙矿业的董事长邱小龙说:“葛书记、金县长、李镇长,这日子真的是没法过了。我们向阳坡镇新来的党委书记,真是处处针对我们小龙石矿啊!我已经知道,他已经从我们矿业的一个叛徒那里,搞到了一份入股名单。这份名单上,都是真实的小账!”

    听到邱小龙这样说,葛东就有些焦虑了,说:“你们怎么搞得,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会被梁健搞去?”邱小龙低下了头,说:“我们矿上的会计当中出了一个叛徒。不过这家伙也没有好报,前两天被我们矿山的一辆车子轧死了!”

    金超说:“这事你们不是故意的吧?!”邱小龙看了眼金超说:“金县长,我们是矿山企业,不是黑社会,我们当然不会做这种事!”金超说:“这就好,只要合法经营就能得到保护,但如果做了出格的事情,县里和镇上恐怕都保不住你们!”

    话虽这么说,在座的几个领导,谁不知道邱小龙这家伙是涉黑分子,手段也是无所不用其极。金超这么说,无非是想让他收敛一些。

    邱小龙说:“各位领导,你们一定要为我想想办法啊!梁健这家伙处处针对小龙矿业,他让我们重金赔偿了那个被矿车碾死的家伙,还在班子会议上放言,说要对矿山产业进行整顿。”

    县委书记葛东说:“今天,梁健来过我这里,要求对向阳坡镇领导班子进行调整。我没有答应他。他肯定感觉到了,在镇上要进行矿山产业整治,依靠现有的班子是办不成的,所以想要调整班子,弄一批自己的人来打开局面。”

    金超说:“葛书记,千万别让这家伙得逞!”县委书记葛东说:“我没有答应他。但是,有这么一个人,老是盯着矿山产业总不是一个事情,得想点别的办法。”

    李良说:“我有个想法,梁健这么做,会不会是他本身,也想在这矿山利益上分一杯羹呢?所以才跟矿山产业过不去?”金超说:“梁健这个人,我也有过一些接触,很有一些怪,不知道他是不是真为利益问题!”

    葛东想了想道:“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上次石县长给了梁健50万让他去北京公关,他也就真的拿在了手里。后来,我提醒了他,他才吐了出来。由此可见,他肯定是喜欢钱的!”金超说:“葛书记,这么一说,倒是提醒我了,你说梁健去北京用了50万,后来他又还给了石县长,那么他是用什么钱还的?”

    葛东说:“这一点我倒是不清楚。”李良说:“他肯定是向谁借了钱吧?!如果能够暗中查一下梁健的帐,看看他账户的来龙去脉,看看他最近是否缺钱。如果他真的很缺钱就好办了!”金超说:“这事,交给我吧。我向谭书记报告一下,估计能够查到。”

    当即,金超就向谭震林报告了情况。谭震林让金超暗中去查。金超是市委书记的秘书,这点事情他还是好办的,他打了电话给检察院的某人,就查到了梁健账户上的来龙去脉。金超说:“一个叫莫菲菲的女人打了五十万块给他。这是他填补石县长那五十万的办法。”

    葛东说:“莫菲菲?这人与梁健是什么关系?”金超又让人查了一下,得到信息后说:“莫菲菲是镜北房产公司的一个中层经理。从她的信息来看,今年她还以低价过户了一个房产给了梁健。”金超说:“我知道这个人。上次常月已经查到了莫菲菲和梁健之间的经济交往。而且,莫菲菲他们的镜北房产正在竞争一块市中心的黄金地段的地块。”

    葛东说:“这次我们是不是钓到大鱼了?也许梁健和这个莫菲菲之间存在权钱交易!帮助镜北房产在地块拍卖招投标中打招呼?”李良兴奋了起来:“如果真有这样的事情,就可以直接将梁健送进监狱了!”

    葛东说:“所以说吧,在这个官场混的人,有几个人是对金钱无动于衷的?邱董事长,先这样吧,你去一趟梁健那里,表达一下你的意思。我们是“以和为贵”嘛,如果他能够接受你的好意,那就都好办了。”

    邱小龙说:“那好,我明天就去一趟。如果他敬酒不吃罚酒,也不要怪我不择手段了。他上任第一天,我们留了余地,否则他都活不到今天!”葛东很不悦地说:“这种话,你别对我说。我们是干部,不是黑社会,你如果要做什么过火的事情,最好别让我知道,否则我们也要严惩不贷!”

    邱小龙知道葛东向来是装蒜的一把好手,否则也当不了这个县委书记,忙道:“葛书记,你放心,我也就是说说气话。”葛东说:“我也是这么想。如果梁健真执迷不悟,我们也会有措施。我们不相信,一个干部还真没有缺点了!”

    邱小龙说:“有领导支持,一切都好办。各位领导,事情我们已经谈好了,这样吧,今天晚上我们痛快喝几杯。”他招呼了服务员,说让小姐们进来。

    一会儿,腰肢招展、身穿旗袍的四个小姐袅袅走了进来。他们坐在了领导身边,一个个附身在领导的胳膊上,然后又从她们饱满的胸口取出了一个个红包,交给身边的领导。

    镇长李良说:“邱总你又何必这么客气,这不是见外了?”邱小龙说:“哪里啊?这又不是我给的,是美女给的,难道美女给的你们都不收啊?!”大家哈哈笑了起来。

    金超第一个就将红包收入了包里,葛东看了一眼,心道这个金超看来是很贪财的。不过贪财的人,才好把握,更让葛东放心。这也正是乾隆为什么这么喜欢和珅的原因。葛东微笑着,也将红包放入了包里。

    之后,就是觥筹交错。金超一手酒杯,一手美女,不亦乐乎。酒局的氛围,犹如过山车,一下子就达到了高chao。

    事情理顺了,工作推进就顺畅了。特高压线的事情推进很快,涉及搬迁的,搬迁后先在临村租住了房子过渡。镇政府规划出了一块土地,做永久性集体安置。土地指标来源于复垦。成山村搬迁之后,在辐射区域之内不能住人,但是种植农作物却不影响,这部分就成为了复垦土地指标。

    这天下午,成永和成全来到了梁健的办公室,他们有一种设想,就是要大片种植茶叶。茶叶的品种有两种来源,一方面是福建高山红茶,另一方面是成山当地有种旗枪茶叶,这种茶叶历史不久,与龙井、碧螺春等相比,名气上有很大差距,但由于成山村处于深山,基本没有空气和水污染,生产的茶叶色香味都是一流的,因此他们很有信心把这个茶叶打出名气来。如今网络这么发达,他们想走电商的途径,对茶叶进行营销。

    梁健听了很是支持,他说,那么你们就建立一个茶叶生产基地吧。成永和成全说,本来就有这样的想法。梁健又问,大约能够解决多少劳动力?成永说,茶叶主要是采摘季和平时的管理工作,我们还要成立茶叶公司主要负责后续加工和营销,村民的就业都不成问题。

    梁健说,这个事情好。这样你们不用再去外面承包特高压铁塔工程,可以在当地挣钱了!成永说:是啊,虽然在外面承包特高压铁塔工程也能挣钱,但是毕竟背井离乡,与家人分开,还是在家乡创业好。梁健说,你们的这个想法我肯定支持,当即梁健就请农业副镇长吴望过来,把有关情况告诉了他,并说在土地承包等事项上,请他支持,并说上级对于农业项目有扶持政策,也请他帮助梳理一下。

    吴望答应了,说待会请成永和成全去他办公室,他好详细了解一下,毕竟镇上多了一个农业企业项目对于他这个分管农业的副镇长也是一项政绩。

    成永和成全离开梁健办公室的时候说:“我们搞茶叶生产,还涉及到矿山的事情,矿山的粉尘对于茶叶生产是有影响的,像成山村这样风景秀丽的地方,真是不该开矿山,才能把这里的青山绿水优势发挥到极致。”梁健听了之后,点了点头,他们的这个意见,似乎更加坚定了他心里的想法。

    当时,黄依婷曾经就矿山产业整治给他出过一个主意,由于那时候特高压线事情还没有着落,他就暂存了起来。现在终于可以重新考虑这个问题了。但这毕竟是政府的事情,梁健没有告诉成永和成全,只是说让他们先去吴望副镇长那里坐坐吧。

    成永和成全向梁健告辞,刚走到门口,迎面就碰到了小龙矿业董事长邱小龙,两人惊愕地看了邱小龙一眼。邱小龙跟成永和成全也是认识的,但是他就当没有看到他们,嘴里喊着“梁书记啊,你好啊!”说着,就从里面将梁健办公室的门给关了。他想要给成永和成全一种跟梁健很熟的错觉。

    成永和成全对望了一眼:“这人怎么来找梁书记?”“难道他跟梁书记也很熟悉?”“梁书记,不会与他……”“我相信梁书记,他之前为我们村里做的好事,就说明他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好书记,不会为这种人所利用的。”

    突然,梁健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听到梁健的声音说:“请问,你是谁?要找我谈事情,不用关门,我是开门迎客的。”

    成永和成全俩又对望了一眼,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他们对梁健这个书记更加信任了。

    邱小龙被梁健这么一通说,觉得很没面子。不过今天既然是来套近乎的,他的面子早就已经放得很低了。邱小龙在梁健位置对面坐了下来,说:“梁书记,不好意思,我是小龙矿业的邱小龙。”

    梁健看了眼邱小龙,心道,这家伙今天自己跑上门来,肯定是有什么图谋。他心里放了一线戒备,说道:“哦,原来是邱总啊,邱书记的弟弟是吧?”

    邱小龙说:“是啊,梁书记。真是不好意思,你到我们向阳坡镇之后,我那边一直忙,都没有来拜访过梁书记。”梁健说:“哦,邱总是很忙的,不是我们这些镇党委书记能比的,我倒是上次去过你们企业一次,连邱总的面都没能看到啊!”

    梁健是故意这么说,他想先用一些刺激的语言试试邱小龙这家伙。邱小龙说:“有这种事情啊?那真是罪该万死了,是我下面的人接待的吧,他们没有告诉我是梁书记亲自来了,否则我再忙也会赶回去啊!这帮家伙真是该死,今天回去我要好好操练他们!”

    梁健说:“今天,邱总来我这里,有何贵干啊?”邱小龙说:“梁书记,今天我是诚心实意来邀请梁书记去我们企业视察的。我们小龙矿业,在镇上虽然排不上老一,但是老二老三还是排的到的。以前,我大哥在这里,现在我大哥自己不争气,在接受纪委调查,我们以后可要靠梁书记照顾了。”

    梁健说:“邱总,我是刚来这里,照顾企业的事情还轮不到咱呢。我听说,我们镇上几乎每位班子成员,都在贵企业入股了,股东哪有不关心自己企业的事情?”

    邱小龙光着的脑袋晃了晃,瞅着梁健说:“梁书记,有些人的话是听不得的,我们企业哪有这么多领导入股啊!如果真有那么多领导帮助我们企业,在我们企业入股,那就是我们企业的福气了。梁书记,如果你有兴趣,我邱小龙一定好好安排。”

    说着邱小龙就拍着自己的胸脯打包票了。梁健瞧着邱小龙的光头,还有那小小的鼠眼,心里泛起了反感,但是梁健表面上不为所动,说道:“邱总,恐怕你还不了解。省纪委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明确规定,领导干部不能在任何经营性企业中入股分红。所以,很遗憾,我是不能到你企业入股了。”

    碰了第一个钉子,邱小龙脸上不好看,不过他还挺会逢场作戏的本事,很快他就转过了神色,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来,递给梁健:“梁书记,这张是我们小龙石矿的通行证,以后梁书记要是去我们石矿,亮一下这张证件,门卫就会第一时间通知我来迎候了。”

    梁健瞧着这张银行卡,邱小龙却把他说成是通行证,这不是满嘴跑火车吗?换做是别人,也许就喜欢这样满嘴跑火车的家伙。梁健却早就已经明白了邱小龙的意图,今天他来到梁健这里,是想来收买他的。明白了这一点,梁健拿起了这张银行卡,说:“这真的是一张通行证嘛?我怎么看,是一张银行卡呢?”

    邱小龙装蒜说:“这是通行证。”梁健说:“曾经看到过一句话,说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邱总不会是想用这张通行证,来换我的墓志铭吧?”他看邱小龙这个粗人不太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就说:“我的意思是,如果这真是一张通行证的话,我就把它交给希望工程吧,那些小孩,可能更加需要这样的通行证。”

    梁健将卡扔回了桌面上。听梁健之前的那席话,邱小龙又听说他要捐给希望工程,就伸手将卡重新拿了起来,塞回了衣袋:“梁书记,你别介意,我刚才是开玩笑的。无非是想看看我们的新书记,是不是真的高风亮节。现在我真的是放心了,我们镇上有了一位清正廉洁的好书记了。”

    梁健说:“也谈不上清正廉洁,只是比以前的邱书记稍好一点点而已。”邱小龙仍是谦卑地说:“那是,那是。有了梁书记这样的领导,以后我们企业就放心了。我真诚的要求梁书记什么时候来我们企业视察。”

    梁健说:“如果邱总是真诚邀请,那要不就后天吧?”邱小龙很惊讶,梁健竟然会答应后天就去他们企业,就露出笑容,说道:“那敢情好啊,我回去准备一下。”梁健说:“邱总,其他你什么都别准备了,就把真实的股东账册准备好就行了。我知道,有些领导是用其他人的名义入股的,如果涉及到镇上的,帮忙标一下。我看看镇上有多少干部,在抢邱总的红利呀?损害企业的利益,这是我们党委政府不能允许的,为了邱总你们企业着想,也为了以从严管理干部的方式保护干部,邱总一定要拿真实的账本给我看啊!”

    邱小龙张大了嘴巴,好一会儿都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梁健一定要跟他动真格,对他提出的各种交换条件无动于衷,在整个向阳坡镇他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家伙。邱小龙早就已经恨得牙痒痒,但是他表面上还是应付着:“一定一定。”

    邱小龙没有回企业,直奔县委书记葛东办公室,对葛东说:“葛书记,我好话已经讲尽了,梁健这小子就是不买账,还说后天要到我们企业去翻帐,要我把账簿准备好,他要把所有在我那里拿股份领分红的干部都揪出来。不作死就不会死,既然他作死,我也就没办法了,葛书记。”

    葛东的手掌在桌面上狠狠的拍了一下:“这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想做现代包青天吗?!”邱小龙说:“他把人往绝路上逼,葛书记,狗急了还要跳墙呢!我先来向你报告一声,接下去我做什么,您可别阻拦我啊!”

    葛东说:“你先别着急!你听我的,再行事!”邱小龙说:“葛书记,那么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葛东说:“你回去后,请人再把帐给做一下,不要留下任何痕迹。如果梁健来看,没发现问题,他也就算了,那就这么过去了,说明他只是过个场。如果他还要继续挖下去,那么你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邱小龙狠狠地说:“行。这是给那小子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他还要执迷不悟,就让他永远留在向阳坡镇!”

    第三天,梁健带着副书记傅兵、工业副镇长战卫东、纪委书记兼政法委员黄强和组织委员王雪娉和镇上工业办、财政办的骨干前往了小龙矿业。这次,邱小龙早已经恭恭敬敬地站在门口迎候,跟上一次来小龙矿业时所受的冷落,简直是天壤之别。

    会议室内准备了茶水、瓜果,还挂着一幅巨大的横幅:热烈欢迎向阳坡镇各位领导莅临指导!梁健看着横幅说:小龙董事长,这横幅不能乱挂啊,我们镇上的干部怎么称得上是指导呢?我们是来为企业服务的。

    邱小龙装作低头哈腰的样子说:指导!肯定是指导!镇上的干部都是我们父母官,比县里、市里的领导还要重要。

    梁健不想跟邱小龙多废话,就说:“邱董,今天来的目的,我前两天就已经跟你说过了。我们是为镇上干部在贵企业入股的事情来的。本来你们企业的股东是内部的帐,理应保密,但是,由于涉及到了镇上干部入股,我们只好来麻烦小龙董事长,将你们的帐给我们看看。还是那句话,我们不复印,只记录实际入股的名字。”

    邱小龙已经充分准备了。就叫下面的人将那些账册搬了来,放在梁健身前的会议桌上。邱小龙说:“梁书记,请随便看。镇上的工作我们一直都是认真配合的。”

    梁健带笑点了点头,对边上的傅兵和战卫东他们说:“各位领导,我对账这种东西一窍不通,你们和公办、财办的同志先看,有我们镇上的同志就记录一下名字和股份就行了。”

    几个分管领导和下面的工作人员就开始看了起来。邱小龙就笑呵呵地说:“梁书记,其他领导在这里看账,我陪梁书记一起去我们企业走一圈吧,上次梁书记来,我在镜州,都没机会陪梁书记看看,今天让我陪梁书记参观一圈吧!”

    梁健朝边上看帐的分管领导和工作人员看看,说:“好啊,那我们走吧!”这时候副书记傅兵说:“梁书记,让我们王委员陪你一起去吧!”邱小龙说:“对对,我们美女委员一起陪梁书记转转吧?”

    梁健朝边上那些人看了眼,看到他们脸上都隐隐地露出笑意。这时候如果一定不要王雪娉一起去,那就是心里有鬼了。梁健就说:“好啊,王委员一起吧?”

    王雪娉也很落落大方地说:“正好,我对账册这种东西也一窍不通,就是坐在这里也只是浪费时间,还不如陪着梁书记一起走走呢!”傅兵笑说:“查账的事情,我们这里有专家呢,你们就放心参观,等你们回来,我们这里也应该差不多了。”

    梁健和王雪娉就跟着邱小龙和几个矿山企业的人,一起往厂区走去。观看了石场、输送带、行政楼等地方。在经过行政楼的时候,梁健感觉身后好似有人盯着自己,邱小龙走在前面不停的介绍着什么。

    梁健对身边的王雪娉说:“雪娉,你有没有感觉到,有几双眼睛从哪里盯着我们嘛?”王雪娉轻声地回答:“书记,我也早就有这种感觉了,还以为是错觉呢。原来你也有这种感觉。”

    梁健和王雪娉,装作无意地指着什么东西,问东问西,其实是想找出那几对盯着他们的眼睛,到底躲藏在什么地方!然后,有意扫视了一番,还是没有发现。

    就在几十米远的地方,从一间屋子的窗帘背后,有两个人正拿着望眼镜看他们。边上一人是企业的主管,对身边两个人说:“就是他们,看准了。晚上处理的时候,利落一些!”

    “你就放心吧,我办事向来干净利落,否则你们也不会找我对不对?但是你们得确保,他们俩在同一辆车上才行。”“这点我们有办法。”

    梁健和王雪娉总是感觉怪怪的,参观这一路,总好像有人跟着。但是也没发现什么不对的人,只能回到了会议室。镇党委副书记傅兵他们早就已经完成了查账,坐在那里说闲话,开玩笑,抽烟、吃水果,见梁健他们进去,他们才又正襟危坐。

    重新落座后,梁健说:“傅书记,怎么样啊?有多少镇干部在小龙矿业入股了?”傅兵说:“不多。我们把账簿翻过了。一共三个人,有两个已经在前两天退出了,还有一个入股了一万块,还没有退出,下一步我们将通知他,让他马上退出就行了!”

    梁健很奇怪地看着傅兵:“就只剩下一个人?我们镇班子成员一个都没有?”傅兵说:“梁书记,确实没有啊!要不你亲自审阅一下?”梁健猜得到,邱小龙肯定又找了人来,重新做了一遍假账。他去审查也肯定看不出什么名堂。

    梁健说:“哦,这样啊。可是我手上还有一本复印件,是关于小龙矿业的入股人员的,据说是以前在小龙矿业工作的会计留下的。你们大家看看!”说着,梁健就从包里,将一本登记账簿,扔在了桌上。他已经将原件送给了市委常委、纪委书记高成汉,自己留下了复印件。

    镇党委副书记傅兵,神情紧张地拿过了账本。一看,自己老婆的名字赫然纸上。黄强和战卫东的名字也在上面,他们看了之后,额头冒汗。傅兵说:“梁书记,不知你这本账册是从哪里来的,恐怕是人家捏造的吧!”

    小龙石矿董事长邱小龙拿去一看,差点心绞痛,这就是以前的会计从企业里复印出去的。不管如何邱小龙打算抵死不认:“梁书记,你别相信有些别有用心的人,这本账簿根本就是捏造的,不是我们企业的账本。”

    傅兵和黄强他们也都附和。梁健扫了大家一眼说:“这件事情,我们还要查下去。只要有干部在企业里入股,就要退出来。隐匿不报的,如果被查实,我们就要进行组织处理。不管这个干部,是一般干部,还是班子成员!”

    梁健通过这次的事情,算是真正向镇上错根盘节的利益群体和既得利益者宣战了!梁健没有再拿回账本,这复印件他还有很多套。他站起来,连句再见也不说,就朝外面走去,王雪娉紧紧跟了上去。

    留下其他班子成员和机关干部,与邱小龙眼对眼。邱小龙狠狠捏着拳头,在桌上砸了一下。

    王雪娉坐在梁健的车里,两人在车上都没有说话。一方面是由于车上还有驾驶员,另一方面有些话,不用说,心照不宣。王雪娉暗暗有些担心,梁健一个人,与整个班子的利益做斗争,这行得通吗?如果梁健失败了,自己以后在班子里也将无立锥之地,在所有这些动作当中,自己一直紧跟着梁健,肯定已经引起了众人的不满。不过,王雪娉并不后悔,不管以后发生什么,她都不后悔。她认为,梁健做的是对的。

    下午王雪娉来到了梁健办公室,问他,下一步将怎么办?王雪娉说:“开工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宣战了,下一步如果没有有效的举措,恐怕整个班子的其他人都会反扑过来。”梁健说:“谢谢你的提醒,我心里有数。等我想好了具体举措,马上跟你说。”王雪娉说:“你上次让我物色财务和党委办主任,我已经物色好了。”

    梁健说:“好,那就行。我要将一批中层干部的调整,提上党委班子议事程序,到时候,你先考虑一个方案,一定要打破现有镇机关的权力格局,让一批正直的、想干事的干部能够上来!”王雪娉说:“这个事情,梁书记到镇上之后,我就开始考虑了,也已有了初步的方案,我再去修改一下,让梁书记过目。另外,对于驾驶员,梁书记,你现在想得怎么样了……”

    “笃笃”,这时候正好有人敲门进来。正是梁健的驾驶员小茅。小茅看到王雪娉在,想要退出去。王雪娉说:“小茅,没关系,你进来吧!”小茅表情上有些惴惴不安,对梁健说:“梁书记,很不好意思,车子发动机好像出了点故障,下午我恐怕得提前开去修了,到时候可能来不及来接梁书记……”

    梁健还没回答,王雪娉就说:“小茅,没事。你去忙吧,梁书记的车子一定要修好,确保安全。今天我正好开了车,呆会我送梁书记回去好了。”梁健看着王雪娉说:“那可要麻烦你了。”王雪娉笑笑说:“这你还跟我客气啊!”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