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319.第328章急转直下

《官场局中局》 319.第328章急转直下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梁健看到宏市长三个字,抬头看胡小英:“宏市长找你?”胡小英点了点头,接起了电话:“宏市长……嗯……下班不久,还在家里吃东西呢……不想出门了……谢谢,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胡小英挂了电话。

    梁健想,肯定是宏市长想要见胡小英。他心底产生一种古怪的味道,这是带着点嫉妒的情绪,梁健当然不会让它表现出来,而是说:“你要出去吗?如果你要出去,那我就先走了。”

    梁健主动站了起来,胡小英拉住他的手臂:“如果我要出门的话,我就不会让你来家里了。”

    胡小英眸子漆黑,脸蛋光洁无痕。梁健说:“上次我跟你在一起时,宏市长也联系过你。”胡小英点头:“是啊,最近宏市长常联系我,但是我除了去他的办公室,他的住处一次也没去过。”

    胡小英这是在向他表示,她和宏市长的关系,只是单纯的工作关系。梁健也不知道,胡小英以前跟宏市长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但如今,胡小英的确跟宏市长没关系。如果,胡小英现在同时和他、和宏市长保持着亲密关系,梁健恐怕会接受不了。

    但是,梁健还是考虑到人家对胡小英的看法,说:“我还是走了。我不清楚,外面是不是正有人盯着我们,他们或许在看手表,看我是几点几分进你家门的,又是几点几分离开你屋子的。”

    胡小英朝梁健意味深长地瞧了一眼,然后走到窗边,将窗帘全部放了下来。

    这样,从外面就看不到屋里的任何情况了。胡小英还走到窗边,关掉了吊灯,只剩下一盏细光的射灯。

    梁健刚才是真想走,但是当胡小英做了这些后,梁健的眼睛就再也不能从胡小英身上移开了。只见她双手伸到背后,去拉套裙的拉链。

    套裙就如蚕蛹脱掉的外壳,从胡小英光洁的身上滑落。撞入梁健眼帘的,就是一个身穿黑色长袜、黑色短裤、黑色文胸的女人,丰满的身子,在这些衣饰之中仿佛要奔涌而出。这是梁健看到过的,最漂亮的丰满。

    梁健再也受不了这种诱惑,走过去,蹲下身子抱住了胡小英的身子,脑袋就放在她的小腹上。胡小英抱住了梁健的头,说:“我从刚才的话里,似乎听到一丝嫉妒的味道。现在,你不用再嫉妒任何人了吧?不管对方是谁。”

    梁健双手楼主她,在地板上倒了下来,胡小英的身子如此富有弹性、如此令人**……

    梁健问道:“你真的不怕,有人盯着我们嘛?”胡小英说:“让他们盯着吧。我们并没有犯法,你没有结婚,我也没有。他们愿意盯着,就盯着吧……”

    说着,胡小英手指狠狠抓着梁健的后背。吃疼的梁健,心里冒出一个念头,这样的快乐到底能持续多久呢?这样的幸福到底有没有结局……也许这些迷茫和无知,让梁健在最后冲刺的时候,全力以赴,不遗余力。胡小英痛快的喊了出来!

    她的声音真大,连梁健都有些震惊,他唯一能做的,是用更加有力的动作,让两个人共同攀上了峰顶……

    就在此时,宏叙在宾馆贵宾楼的房间里,看着刚刚才放下的手机。

    最近,宏叙每次打电话约胡小英,只要不是在办公室,胡小英都婉拒了。难道胡小英是有意在疏远他?还是胡小英的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

    这些天,宏叙感觉很有些压抑。自从镜北新城步入正轨后,宏叙反而感觉,自己再也找不到一件有成就感的事情。马书记的儿子,已经来到了镜北新城海归创业园。但是宏叙一看到这个马公子,就知道这不是一个干事业的人,而是那种典型的眼高手低的官二代,到这里来,无非是套些创业政策补助,混混日子而已。况且,他也听说,马书记可能会离开江中省,如果真是这样,恐怕走马书记这条路,是白费劲了。

    这些郁闷,积压在宏叙心中,他实在希望能有一个人聊聊。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胡小英,虽然那一次照片事件给了他不小的压力,但是他还是自然而然地想到她。然而,每一次给她打电话,她都以各种理由婉拒了。

    之前,宏叙就感觉,胡小英和梁健走得近,他才故意疏远梁健,并让梁健直接去县里挂职县长助理。难道他们两人,目前还保持着亲密的关系?这么想着,宏叙心里就升腾起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

    第二天,镇党委办主任张嘉拿来了一个通知给梁健,说:“梁书记,恭喜,市委组织部的青干班选调你去参加学习。”梁健一看通知,果然是市委组织部青干班的入学通知,梁健心里自然地想到,这该不会是昨天在胡小英那里过夜,她给自己的奖赏?

    他又看了一眼该通知的签发时间,随即便笑了,这是几天前就下发的通知,只是经过了县委组织部这个中转站,今天才到自己的手中。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梁健想要给胡小英打个电话,说说这个事情,但转念一想,还是算了,不就是一个青干班学习吗?用得着这么兴奋吗?

    这是梁健第一次参加青干班,说没有一点兴奋,是假的。大家都知道,青干班最大的功能是培养干部,市委组织部的青干班是培养县处级干部的。一般情况下,青干班后,很快就会有一次上规模的干部调整。

    不是每个学员都会得到提拔,但是一个班里至少有超过百分之十五的人,得到提拔。梁健当然希望自己也在这百分之十五之内。

    只不过,参加青干班时间比较长,手头上抓的工作,可能多少会受到影响。梁健心想,得赶紧将作风建设动员会开掉,然后将工作任务分解给班子成员,自己平时来抓督查,这项工作就不会受到影响了。

    他打电话给傅兵。一会儿傅兵和王雪娉来到了他的办公室。梁健又仔细看了方案,感觉比之前的方案更加完备,他只是修改了两三个小地方。

    王雪娉在梁健修改时,又建议道:“梁书记,我们能不能把这项活动,从镇机关的范围,扩大到村里。村里是我们的脚,如果村里的作风得不到改变,那么镇上改变再大,也没有落脚点。”

    梁健觉得有道理,就对王雪娉说:“就这么办。这个方案再修改一下,后天是星期五,我们再开一个班子会议讨论下,下个星期二召开镇村全体干部大会。”

    傅兵说:“那我们去准备一下,这个方案通过之前要不要先征求一下班子成员的意见?”梁健说:“可以,通过征求意见,让大家有一个心理准备,便于形成共识。”

    这个作风建设的方案,在这天下午就下发到了各位班子成员手中,征求意见。有些班子成员粗粗看了下,抛出一句:“又搞这些玩意,虚头虚脑,有什么意思?”也有的说:“这个方案当中,倒有些实货,比如石矿入股的问题,但是我们就这么一点工资,如果连入股都不让了,日子还怎么过!”“不让你过日子的,还在后面呢!你看喝酒吃饭都不让了!”

    有人说风凉话:“每个新书记上台都这样,这是搞给上面看的,我看啊,就是不公款吃喝这一项,就没人能够做到,你说梁书记能做到吗?不可能的事情!”“是啊,不可能,不可能。”“所以,我们就当废纸看看也就得了,他们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也是说一套做一套的,不必太认真。”

    ……

    星期五下午,镇领导班子召开了班子会议,除了总结汇报前一阶段工作之外,集中在讨论向阳坡镇党委关于开展作风建设活动的实施方案。大家事先已经看过这个方案。大部分班子成员,都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石矿入股的事情,自从上一次会议,梁健将各人填报的股份都烧了后,大家基本上都已经从矿山中退了出来,其他很多班子成员本来就是“干股”,并没有投入什么钱,这一退无非也就是把名字勾掉,不再拿分红而已。方案里还提出清退入股的事情,主要是针对班子成员中,没有退出股份的和机关干部中还有股份的。

    人大主席方阳当场发飙了。他说:“这还让不让人活?还让不让人干工作了?基层工作,跟市里、县里不一样,你到村里工作不喝酒,能行吗?村干部不喝酒,哪里来的工作干劲?”

    方阳显而易见是针对梁健的。方阳是老干部,在向阳坡镇待了15年了,算是老向阳坡镇了。更何况到了人大主席的岗位上,虽然名义上说是三把手,可手中的权力比副书记还要小很多。

    船到码头车到站的心态,让方阳无所顾忌,说话也很直白。鉴于方阳的情况,梁健还真不好就这么跟方阳争锋相对,否则就是他这个党委书记没肚量,但是如果不作任何反应,又会在班子成员中造成没有胆略和掌控力的印象。

    这时候傅兵说话了:“方主席,话不能这么说。我在基层工作也十来年了。干工作,不能全靠酒。喝酒有时利于激发干部的热情、润滑干部之间的感情,但是干工作最重要的还是靠责任心。如果要联系感情,自己喝个小酒,还是可以的,不一定要用公家的钱。”

    方阳说:“你们是宽裕,我还要自己请人喝酒,让全家喝西北风去啊?!”傅兵说:“作风建设,是队伍建设的需要。前一段时间以来,我们镇上的确有些歪风邪气,干事创业的激情也不高。我认为梁书记提出要抓队伍建设,是我们镇的实际需要。我赞成。矿石的股份我已经全部退出。从今天起,我也强烈支持杜绝公款吃喝,我第一个带头,工作餐不喝酒!”

    傅兵这么强硬地提出来后,方阳便不说话了,他红着脸,别着头,倒是没有马上站起来走人。王雪娉也说:“我也支持这个方案。”其他人看到副书记、组织委员都支持,也就不再提反对意见。这个方案也算是通过了。

    周二,全镇召开了作风建设动员大会,梁健作为党委书记做了动员讲话,讲了重要意义、主要任务和工作要求三个方面,特别是在关于清退矿山股份上,强调如果谁要在这方面弄虚作假,继续在矿山入股,查实了要进行处分,村干部就直接免职;对于公款吃喝,不给报销,如果利用其他办法变相报销,接到举报查实的,也要通报,扣年终奖。

    梁健说,正人先正己,他会从自己先做起,首先遵守。对于公款消费问题,在活动之中,还要总结经验,建立制度。

    梁健讲完之后,镇党委副书记傅兵又进行了强调。整个会议,开得比较严肃,下面没有杂音,至少会场的效果不错。但是有一个问题是,镇人大主席方阳,当天称病没有到会。这给下面一些机关干部和村干部,增添了一些遐想。方阳和梁健在班子会议上针锋相对的事情,也已经在不少干部当中流传开了。

    副县长金超去县委书记葛东办公室拜访。金超说:“最近,听说向阳坡镇在搞作风建设,把清退石矿股份作为重要的一条在抓。”葛东看着金超:“是吗?”

    金超煽风点火:“葛书记不知道吗?这个梁健到底要干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向葛书记汇报?”葛东听了这话,果然很不悦:“梁健他自认为是市里的人,仗着有宏市长、胡部长的支持,完全没把我这个县委书记放在眼里啊!”

    金超说:“这个梁健真是没把自己定位准确,到底谁才是他的顶头上司啊,搞不清状况!不过,葛书记,他搞的那个作风建设,已经遇到阻力了!据说,镇人大主席在班子会议上,当场发飙了。今天他们开动员大会,方阳没去参加。”

    葛东说:“方阳是个老黄牛,有得给梁健添乱呢。”

    会后,梁健主动来到了王雪娉办公室。他难得到王雪娉办公室,一下子,让王雪娉有些手忙脚乱:“书记,你怎么来了?快坐?我这有点乱。”说着就站起来去给梁健倒水。

    梁健说:“算了,我也不喜欢一次性杯子。”“那要不你喝我的杯子?”这话一说,王雪娉忽然觉得不对劲,忙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还有一套功夫茶的杯子。”

    梁健瞧着王雪娉的粉脸,笑着说:“我知道,我知道,以前我还喝过的。”王雪娉也想起,梁健曾是市长秘书的时候,就来过向阳坡镇跟她喝过功夫茶。

    王雪娉给梁健泡了一壶红茶。王雪娉说:“今天的大会效果不错!”梁健笑道:“会议是看不出效果的。有个事情,我想问一下。”王雪娉说:“书记请吩咐。”

    梁健说:“方主席今天请假的事情,你知道他到底什么原因吗?”王雪娉说:“他是打电话跟我请的假,我当时跟他说,如果没有什么大问题,最好参加会议。他说,实在是来不了了!说生病。人总有生病的机会吧,不能因为当了干部连生病都不给生了吧!”

    梁健说:“这说明他心里有情绪。”王雪娉说:“情绪是肯定有的,上星期班子会议上,他就已经表露出来了。”梁健点了点头说:“那天班子会议上,我听他说了一句话,大意是你们都好过,我不好过的意思。方主席家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梁健拿起小茶杯喝了一口水,表示想详细了解。王雪娉说:“要说,方主席家里情况是不太乐观。他们家,就他一个人上班,老婆以前在丝绸厂上班,因为糖尿病早早内退了,女儿大专毕业,干过一段时间的幼儿园教师,后来与院长闹了别扭,就辞职不干了,一直在家。一家人,全靠他一个人。”

    梁健没想到方阳这个“老向阳坡”家庭状况这么糟糕,对他的怨气也消解了不少。梁健问:“方主席家,你认识吗?”王雪娉说:“认识,以前去过。就在镇上,走几条街就到了。你想去?”

    梁健说:“我们去一趟吧。人大主席生病了,我们也理应去看看。”王雪娉说:“我去准备点礼物。”梁健说:“还是用我自己的钱买吧!”

    王雪娉笑道:“梁书记,你是真的要做现代包公吗?你现在已经给自己规定,请客吃饭不用公家的钱,你买礼物看干部也用自己的钱,你到底有多少工资啊?够不够你花的?”

    梁健心想,这倒也是,前些天请任坚吃了顿大餐,平时也有开销,还有汽车,如果什么都自己掏钱,恐怕自己的那点工资真的不够花!

    王雪娉又道:“这看望干部,没说一定不准政府支出,你就别管了,我代表组织去安排。我是组织委员。”梁健无语,便任由王雪娉去安排。

    十几分钟后,王雪娉和梁健上了车,开往镇上一个小区。

    梁健了解,镇上的干部,只要有些钱的,都在县城或镜州市区买了房子。向阳坡镇也就只有方阳一个班子成员,还住在镇上。

    这个小区大约也有六七年的时间了,小区环境还过得去,车辆也少。梁健和王雪娉从车里下来,提了水果、营养品上了楼。

    在一扇防盗门外,王雪娉敲了敲门。方阳开了门。看到梁健和王雪娉站在门口,他先是一愣,显然对梁健和王雪娉的到来,没有丝毫心理准备。

    梁健说:“方主席,听说你病了,我和王委员来看看你。”方阳这个人,也是讲人情的,本来是对梁健搞作风建设有意见,但看到梁健和王雪娉来看他,他也不好意思将人家拒之门外,便开了门。

    这不是一个大屋子,最多也就**十平方吧。屋里还有一个女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身边还放着个烟灰缸,有一根烟头还没有熄灭。看来,刚才方阳正和女儿在屋里看电视。从外表上看,一点看不出方阳有什么生病的迹象。

    梁健说:“嫂子呢?”方阳朝里屋看了看道:“她身体不好,正在屋里休息。”梁健点了点头问:“方主席,你现在身体怎么样?”

    方阳说:“没什么事,就是有些不舒服。”这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女儿,忽然站起来,问道:“老爸,你哪里不舒服啊?我怎么没听你说过,你不舒服要去看的!”

    “我没事。没事。”方阳看一眼女儿,急切地回答道。看来方阳的家里人并不知道他不舒服,也许他的不舒服,不过是内心的不舒服。

    梁健说:“方主席,如果真不舒服,就在家多休息几天。镇上的工作应该问题不大。”方阳看了眼梁健说:“知道了,梁书记。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我明天就去上班。”

    王雪娉说:“这是梁书记让准备的小东西。”说着,将礼物放在了桌子上。伸手不打送礼人。方阳对梁健的态度好了些,说:“梁书记,你坐坐?”梁健说:“坐就不了,你好好休息,我今天也算是来认认门,下次有机会买点菜,来老哥家里喝酒。”

    梁健知道方阳是喜欢喝酒的,故意这么说。方阳听梁健说到喝酒,笑道:“梁书记,还喝酒啊?你不是搞作风建设,不能喝酒了吗?”梁健说:“喝自己的酒有什么不可以,而且是跟老哥喝。”

    方阳听了,气氛就松了下来,他说:“梁书记,这样吧,择日不如撞日,如果你看得起我,今天就留下来在我这里吃饭。”梁健露出惊讶的目光:“方主席,你不是还生病吗?”

    方阳手臂搭在梁健肩膀上:“梁书记,你还真以为我生病啊,我是装的。走,我们一起去买菜。”梁健苦笑道:“好吧。不过这菜钱得我付。”王雪娉抢着说:“不行,不行,我付,你们谁也别跟我抢。”

    三个人下了楼,去小区旁的菜场买了肉和菜,还真是王雪娉付了钱。

    方阳的女儿见他们回来,倒不看电视了,帮着他老爸理菜。梁健还说,自己比较拿手的番茄炒蛋,一定要来一个。

    菜烧好了,方阳首先给他老婆端了菜进去,然后才出来跟他们一起吃饭。方阳说:“不好意思,因为老婆不能吃糖,家里的菜都是不放糖的。”

    王雪娉说:“菜里本就不需要放糖,盐也只要一点点就可以了,这样对身体有好处。”方阳的女儿说:“我老爸,一直很爱我老妈的。他挣的钱,基本上都用来给我老妈治病了。”

    梁健没想到,这个喜欢喝酒的方阳,对自己生病的老婆竟然这么有爱。他举起酒杯,说:“王委员,我们一起敬敬方主席吧,他对老婆的爱令人肃然起敬。我们敬你,祝你老婆早日康复。”

    方阳二话没说,就把酒喝了。梁健也把酒喝干了。方阳说:“梁书记,我这个人呢,容易发脾气,那天我在班子会议上发飙,现在想想特别可笑。我也明白,你是为了镇上好,为了向阳坡镇好,才要抓作风建设。我都当了这么多年的干部了,不可能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可就是,想着自己那点入股分红的事情,还有那点吃吃喝喝的事情。

    “今天,梁书记能够不计前嫌,我老方真的很高兴,你能留下来跟我一起喝酒,我很感激!来,我敬你们一杯。”方阳说着又干了杯中酒。

    梁健笑着说:“方主席,你说得也没错,在基层有时候喝酒还真是一种工作方法,比如,我们一起喝酒,关系就好了……”方阳哈哈一笑:“梁书记取笑了。我就是好这一口而已。”

    王雪娉笑道:“那好办啊。就让我们梁书记每个月请方主席搓一顿好了。”梁健看一眼巧笑倩兮的王雪娉,笑道:“这个主意好!”

    方阳也笑了:“那还不把梁书记的工资都给吃没了啊?来,我敬敬你们。”

    喝完酒,又聊了会天,梁健觉得差不多了,就说:“该回去了。方主席,我去房间看看大嫂,方便吗?”方阳说:“方便,方便。”

    梁健和王雪娉进了里面的房间,和方阳的老婆打了招呼。梁健从口袋里摸出两千块钱,塞在他们的床头柜上。

    方阳要还给梁健。梁健说:“老哥,如果你把我当兄弟,就收下这点小意思。我一个单身汉,钱还真没什么用。”方阳还是不肯收。王雪娉在一旁打圆场:“方主席,你就收下吧,这是梁书记的一点点心意。”

    方阳只好收下,对梁健说:“梁书记,谢谢你了。”然后又说笑道:“梁书记,既然你现在单身一个人花不了钱,我倒是有个好办法,能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梁健问道:“什么啊?”方阳笑道:“你身边不就是有个好女孩吗?把她娶了,你就不会嫌钱多了。”

    大家笑了起来。王雪娉脸上泛红,娇嗔道:“方主席,你尽出馊主意。”方阳不承认:“我怎么觉得,我这主意可以算得上金点子啊!”

    从方阳家出来,王雪娉说:“这个方阳,真是什么话都敢说!”梁健借着酒劲说:“我倒是有点喜欢他这头老黄牛的性格!”王雪娉说:“不过,今天你可是为自己在镇上消解了一个巨大的阻力。”

    的确,梁健相信,今天去看望方阳是对的,留在方阳家里吃饭也是对的。人心都是肉长的,很多事情只是一口气,气顺了,人就和了。

    第二天,梁健一早没有到镇上,他给镇党委办主任张嘉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要先去县里,再到镇上。

    梁健在县委书记葛东办公室外面候着。他担心如果不是一早去,葛东不一定会见他。他这种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葛东看到梁健等在外面,皱了皱眉,转身进了办公室,也没叫梁健进去。

    梁健可没管这么多,厚着脸皮跟了进去。

    葛东的秘书给葛东沏了茶,给梁健倒了水。葛东在老板椅里一靠,虎着脸看着梁健:“有什么事吗?”梁健说:“葛书记,我有两件事情向您汇报。”

    梁健在搞作风建设之初,之所以没有告诉葛东,是担心葛东不答应。如果你向县委书记汇报,县委书记不想你搞,可以随便找个理由,比如县里也在考虑搞,你们镇上就先等一等吧。要是这样的话,你还搞不搞呢?当然是不能搞了啊,不是下级服从上级吗?于是,梁健迫不得已才先斩后奏了。

    葛东听完之后,说:“我已经听说了。还有什么事情吗?”话语之中,对梁健这种先斩后奏的做法,显然是很有意见。

    不管葛东的脸色多么难看,梁健还是得把自己来此的意图说清楚:“葛书记,另外一件事情,就是上次我已经向葛书记汇报过的,就是我们班子调整的事情。我们镇,到目前为止,镇长这个岗位还空缺着,希望组织上能够早点配备,另外,我们镇上其他班子成员也应该作适当调整了,很多人十多年都没有换过岗位。”

    葛东始终靠在椅子里,梁健说的话,他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内心里琢磨着,昨天金超跟他提过,向阳坡镇人大主席方阳跟梁健对着干,梁健大概是受不了这头老黄牛了吧,所以急着要把他推出去,心里这样想着,嘴角微微挑了挑,说道:“你觉得哪些人需要调整?”

    梁健说:“关于班子调整的事情,我想还是由县委决定吧。”如果是胡小英问他,他就会把心中的整个盘子都说出来,可是眼前的人是葛东,不是胡小英。如果他把自己的意图说出来,恐怕葛东会反其道而行。于是,他只好退而求其次,说由县委决定。有时候,以退为进不失为一种有效的手段。

    但是葛东不想就这么放过他。梁健心想,那么,就只能赌一把了。他说:“最好,能够把镇人大主席调走,再新调入一个镇长,让党委副书记傅兵当人大主席,组织委员王雪娉当副书记。其他班子成员还是听县委的。”

    梁健是希望王雪娉能够当副书记的,但是他知道,葛东肯定知道他和王雪娉关系好,所以肯定不会如他所愿,反正当不上,他索性赌一把!

    葛东听梁健这么说,心中暗笑,看来方阳这头老黄牛,是真的让梁健头疼了,所以他才急着把他送出去。既然如此,我偏偏不让他如愿:“我之前也说过,关于乡镇领导班子调整,县委会考虑的。”

    从县委出来,梁健也不知道,自己这次拜访县委书记,到底会不会有什么效果。但是,这也是梁健必须做的事情。既然必须做,有无结果就不必多想了。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

    回到镇上,梁健将王雪娉叫了过来,让她就镇上的作风建设活动,搞一篇活动信息,上报县委和市委。既然做了事情,必须要给领导看到,这不仅是为了让领导看到自己做的事情,同时也为领导决策提供参考。在府办待过,梁健知道信息工作的重要性。

    王雪娉很用功,很快就完成了信息简报,当天就报了上去。

    没想到,这篇信息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第二天,一份调研通知就下来了。通知上写明,市委副书记高成汉将来南山县调研作风建设问题。

    看到这份调研通知,梁健心中充满了对高成汉的感激之情。从中,梁健又一次体会到了高成汉对自己的关心。南山县哪里有什么作风建设,整个南山县也就只有向阳坡镇在搞作风建设。

    高成汉要来南山县调研,其实就是到向阳坡镇调研,这是对向阳坡镇无声的支持。

    县委书记葛东看到这个消息,感觉就不爽了。作风建设?南山县哪里来的作风建设?不就是向阳坡镇擅作主张在搞吗?昨天才对梁健表达了不满,市委副书记就要来调研,分明是来给梁健撑腰嘛!

    他没有办法,只好让下面的人,通知向阳坡镇,明天重点是来向阳坡镇调研,让梁健做好准备。葛东心想,一个星期,市委组织部长、市委副书记都来向阳坡镇,这是一个什么信号呢?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