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第392章极品仕

《官场局中局》 第392章极品仕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范晓离很不情愿地给大家敬酒。一圈敬下来,范晓离小脸蛋已经绯红,好像要醉的样子。这时候,钟理事长还要给范晓离加上最有一根稻草,说:“晓离啊,我也来敬你一杯,恭喜你马上就要参公了。”

    这等于是对范晓离的承诺了。范晓离说:“我真是喝不下了,钟理事长。”钟健康笑眯眯地瞧着范晓离说:“肯定行的,你是不知道自己的真实酒量,今天就在我们班子成员面前晾晾底!”

    范晓离还是说:“钟理事长,我真的是喝不下了。”钟理事长就不太开心了,他说:“这怎么可能呢?晓离啊,我是最讲诚信的人啊,我考验一个干部,也是看诚信的。如果你喝下去真醉了,我明天就把你参公的事给办好。大家有意见吗?”

    那些班子成员和办公室主任,都开始起哄:“没有意见。喝,喝。”梁健很想说,这什么玩意啊,到底安的是什么心啊。

    可面对这么些人异口同声在那里喊,如果就自己一个人反对,结果到底会怎么样呢?还不成了众矢之的。梁健心想,且先看看钟健康到底要搞些什么名堂!

    范晓离被逼无奈,目光投向了梁健,似乎含着哀求的意思。她这时候特别希望梁健能够给自己说句话,让他们别再逼她喝酒了。都是班子成员,但是不知为什么,她就是看向了梁健,她本能地感觉,梁健有些与众不同。

    然而,梁健已经打定注意,这个时候还不到帮她的时候,于是冷静地微微笑着。

    在范晓离看来,这就有点像是在看好戏了。她想,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领导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想看她的好戏。谁叫自己没权没势,想要混一个参公呢?这也只能怪自己命苦,否则还能怪什么呢?

    范晓离将杯子里的酒倒入了嘴里,因为一下子喝不下去,两腮都鼓鼓的,看上去很是可爱。梁健心里微微一动,要不要现在就帮帮她?但是已经迟了,范晓离将嘴中的酒最终还是咽了下去。

    大家都开始鼓掌。

    范晓离坐在座位上,感觉脑袋有些轰轰地响,昏昏沉沉,一会儿功夫就撑不住了,真的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时候,副理事长吴学武道:“范晓离的酒量,看来真的不行唉!”另一个副理事长说:“这下,得安排一个人送他回去了。”

    办公室主任黄忠强道:“我们的车子,都比较挤了。钟理事长,我斗胆提一个意见,不知道行不行?”钟理事长借着酒兴,像是很豪爽地道:“尽管提,我向来都很民主,大家说对不对?”

    不少班子成员就回应:“那是,那是。”

    黄忠强说:“范晓离能不能坐钟理事长的车啊?因为钟理事长是专车,其他副理事长都是拼车的,本来人就多了……”

    钟健康说:“好,好,好,我也给大家减轻一点负担。就这么定了,坐我的车吧!”徐捷、吕争等几位副理事长都说:“那就谢谢钟理事长照顾了。”

    这冠冕堂皇的话后面,梁健听出了别的意思,这一切似乎都是安排好的。从钟健康色迷迷的眼神中,梁健感觉,如果范晓离真上了钟健康的车,恐怕是凶多吉少。但是,他也提不出反对的理由。

    这些人好像都非常识趣,确定了由钟健康的车子送范晓离之后,他们就提出,酒也喝得差不多了,还是回去吧。

    于是众人出了包厢,范晓离被叫醒了,说要送她回家,但是她还不太清醒,整个人走路摇摇晃晃,班子成员之间只有王玲一个女副理事长,她就扶着范晓离。在这公开的场合,钟健康还是考虑到自己的身份,没有伸手去搂范晓离,不过他的眼神却早就在范晓离身上溜达了。

    到了车子旁,王玲要扶范晓离坐入钟健康的车子。范晓离迷迷糊糊问了一句:“这是谁的车?”听说是钟健康的车,范晓离强撑着要站起来,说:“我不坐钟理事长的车,我自己打车。”

    这时候,办公室主任黄忠强说:“你醉成这样,还怎么自己打车?让钟理事长的车子送你回去,才是最安全的。”

    梁健听说,心道,安全个屁啊!这分明是羊入虎口嘛!

    被黄忠强推了进去,范晓离确是醉得厉害,没有反抗之力,只能就那么靠在了椅子背上。梁健心想,必须想点办法,否则这女孩这一生说不定就因为这个晚上而毁了。

    脑袋一动,梁健忽然说道:“等等,等等,大家都等等。”

    班子成员都朝梁健看过来。梁健说:“我请大家去唱歌。就这么回去,太没劲了。大家也喝了不少酒,得醒醒酒。”

    唱歌倒是钟理事长的最爱,但是一想到车上还有美丽动人的范晓离,他就有些犹豫了。梁健看出他在犹豫,就说:“我请客,我给大家每个人都叫一个女孩!我们去乐一乐。”

    听梁健这话,唯一的女班子成员王玲就说:“我就不去了,家里还有女儿要照顾。”这是她主动要退出了。梁健说:“那也不勉强了。我们男的都去,我们再去喝几杯!”

    听说还要喝几杯,钟理事长就放心了,假如范晓离醒过来,到时候再灌她一杯,她还是自己的盘中餐。何况,到了那里,还有其他美女,搂一搂,抱一抱,应该不成问题。

    看到大家都同意,梁健也毫不客气,钻进了钟理事长的车:“钟理事长,今天让我坐坐你的豪车吧!”钟理事长眼睁睁看着梁健钻进了后座,与范晓离坐在了一起,他很不是滋味,但是也没办法,总不能把他赶下来。

    到了夜总会,梁健叫了几声范晓离,范晓离倒是悠悠然醒了,看着窗外,问这是在哪里?梁健说:“你就先别问了,上去就是。”

    范晓离缓缓悠悠地能够走路了,钟健康问:“晓离,如果你走不稳,我可以扶你一下。”范晓离听说钟健康要扶自己,赶紧振作一下精神:“不……不用了,我自己能走。”就往前面走去,让钟健康一阵失落。他甚至有些后悔,该不该来这里,如果刚才让驾驶员安排一个旅馆,说不定就能把范晓离给办了。

    幸好,到了包厢,梁健没有食言,给每个领导都叫了小姐。钟健康当然也轮到一个,长得也不错,梁健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你把我这个领导陪好。他喝好了,我给你再加两百,如果他喝倒了,我给你400。

    那小姐听了,就朝他妖艳的瞥了一眼:“你放心吧,我陪过酒的男人,从来没有一个站着出去的。”梁健很是满意,敬了她酒,自己喝了一口,那小姐却喝干了。

    小姐离开梁健,就粘到了钟理事长的身边。钟理事长起初,还不时地朝范晓离这边瞄几眼,被那个小姐把脸扳了过去,说:“领导,你怎么三心二意啊,你看着我,我要和你喝个满杯。”这声音叫得钟理事长浑身酥酥麻麻。他说:“好,好,喝个满杯。”

    几瓶啤酒下去,混合着原来喝下去的白酒,钟理事长也开始上头了。但是越是上头,就越是刺激,他的手在小姐的身上游走着。

    梁健走过去火上浇油,说:“钟理事长,你真是让我佩服,你是一个古董鉴赏家,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文物家!”这话正好搔到了钟理事长的痒处,他说:“梁健啊,我不是吹牛,在镜州市,我也算是古董界的行家了。等等,刚才忘记了,仕女图,刚才吃饭的时候,说到了一副仕女图,我让驾驶员马上送上来。”

    先前吃饭的时候,钟健康先是拿出了一副类似吴昌硕的墨竹图,说要转让给梁健。梁健故意推脱,说自己只喜欢美女图,结果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钟健康说他还真的有,让驾驶员去办公室拿。后来,驾驶员打电话给钟健康说已经拿来了,要不要拿到包厢的时候,钟健康正忙着灌范晓离的酒呢!就说等一等,后来就忘记了。

    梁健心想,要不是自己提起钟健康的收藏,他就不会记起仕女图了。真是该死,如果他呆会硬要转让给自己那怎么办?今天就不仅仅是请人唱歌喝酒的开销了!

    正说着,他的驾驶员真拿着一副图过来了。钟健康接过了那副图,展开了给梁健看,哇,一个古代的裸女!真的是一副仕女图,体态丰饶、姿态大胆,引起人的不是遐想,简直就是蓬勃。当然,这肯定也是一副赝品!不过,梁健也还真佩服这钟理事长,还真是什么赝品都有。

    梁健认了,为了他这做定了买卖的心,今天被宰一刀,就被宰一刀吧!没想到,钟理事长酒精喝到脑子里去了,竟然无比豪放地道:“梁健,这东西送给你了!就当是老大迎接你到我们班子的礼物!”

    梁建真有些搞不懂这个钟理事长了。只见他又一转身,被小姐拉去喝酒了。梁健心想,这家伙变成这样,没有第二个理由,那就是喝高了。梁健转身对范晓离说:“你跟我出来一下。”

    范晓离却瞧着梁健手中的仕女图发呆。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