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第474章人情往来

《官场局中局》 第474章人情往来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大概在三个小时之前,现任镜州市长金伯荣接到了夫人鲁可艳的电话。这个电话让金伯荣坐立不安。

    夫人鲁可艳对金伯荣说:“老公,孔总说要特地到镜州市去拜访你。你要好好接待他啊。孔总可是对我们一直忠心耿耿。”鲁可艳说的孔总孔西华,是一个企业老板,在金伯荣担任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的时候,认识你的。

    统战部是管统一战线的,与企业家打交代特别多,要推荐企业家加入民主党派或成为政协委员。有一年,基层推荐宁州市政协委员的时候,也存在竞争,闹了点小矛盾,市里把矛盾上交给了省里。

    作为分管这方面工作的金伯荣,对两个竞争人选进行了调查,发现其中一个推荐人选下面根本就是一个皮包公司,另外一个推荐人选下面,起码有一个正规的玻璃制品公司,这些玻璃制品是吊灯、水果盘之类的,用于出口远销到意大利等地。

    本来这些矛盾就是下面的事情,因此责令下面去调节,重新按照程序和条件去推荐。但是在当时部门,一个不是分管这方面工作的副部长,却强烈推荐那个皮包公司的企业负责人成为市政协委员,而恰巧那个副部长平时一直都是跟金伯荣对着干。

    金伯荣也不是等闲之人,任由别人在自己分管的工作上指手画脚可不行,尽管当初他跟孔西华没有半点认识,但是他还是力挺了孔西华。尽管那个副部长是一个女人,多次到省委统战部主要领导那里,去要这个名额。

    但是金伯荣就是不同意。机关里很多事情都是如此,如果你认真起来抠原则,有时候一把手也不能对副手怎么样。在那件事情上,金伯荣就是跟那个女副部长扣上了,还翻出了《政协章程》和关于政协委员推荐若干意见来进行对照。的确,还是那个孔西华更加符合条件。

    更加上,金伯荣和张强这一层关系,在这一对决中,金伯荣胜出,原本跟金伯荣没有变点关系的孔西华成为那一届市政协委员。这对于当时的金伯荣来说,是一场正义之战。他后来了解的,同班子的女副部长和那个皮包公司老总来往密切,可能背后存在着千丝万缕的经济关联。

    金伯荣则觉得,自己是维护了民主推荐的公平公正,避免了“人情推荐”。在这件事上,有些人还暗暗试探,金伯荣与那个玻璃制品企业的老总说是不是认识?金伯荣拍着胸脯说:“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老总,我就是按照原则办事。”

    这一度成为关于金伯荣的一段佳话。

    但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你今天不认识,不等于永远不认识;你不去找人家,不等于人家就不会来找上你。

    有一天晚上回家,只见西华玻璃有限公司的老总孔西华,等在自己的小区外面。金部长根本不认识这个是谁,那人就凑上前,跟金伯荣打招呼了。金伯荣很是奇怪,问了情况,才知道这是他曾经力挺成为市政协委员的孔西华。

    孔西华说,他在这里已经等了两个小时了,孔西华手里提着一个袋子,从袋口看进去,就知道里面是名烟名酒。金伯荣平时还是很注意廉洁自律这一块的,他跟孔西华又不认识,就说请他赶紧走吧。

    孔西华说,他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来感谢一些金部长,这里面也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也就是两条烟和两瓶酒。在当时,抽点烟、喝瓶酒,也是再正常不多的事情,本来也没什么的。但是金伯荣说:“孔总,这事上,你不用谢我。我是为了原则性,才责成下面按照程序和条件推荐的,你更加符合条件规定,所以你就被推荐上了,跟我的作用发挥没有什么大关系。”

    孔西华大概是早就想好了这个问题的回答,他说:“金部长,如今像你这样坚持原则的领导,真的已经不多了。我也不是为了别的,我就是为了金部长能够坚持原则、坚持公正才来得,否则像我这样办了个小企业,没权没势的的人,是一辈子都当不上市政协委员的。”

    这句话倒也是真的,市政协委员虽然是个虚职,能做的也基本就只是鼓鼓掌的事情,但是并非没有人看重,很多老总就是喜欢这个社会地位和政治荣誉。金伯荣尽管不是有意帮孔西华,但是客观上是造成了孔西华当上了市政协委员。

    金伯荣说:“你的感谢我心领了,但是东西我不能收。否则这件事情,就变味了。所以,今天你先回去吧。”

    孔西华说:“金部长,先前我去敲了金部长家的门,金夫人说你还没回来,让我在楼下等,我等了这么久,就是希望金部长能够抽一根我的烟,喝一瓶我的酒……”金伯荣说:“我刚才说了,你的好意我已经心领了,但是这东西我不能收。”说着就上楼去了。

    金伯荣回到家,妻子鲁可艳说,刚才有个一叫做孔西华的人找,有没有碰到。金伯荣说,已经碰到了,让他走了。他说,当时帮那个人也是为了坚持公正推荐的原则,并不是图什么别的东西,如果收了这孔西华的东西,那自己当时做的一切都变味了。

    鲁可艳只说了一句:“让人家在下面等这么久,也不挺不好意思的。”金伯荣说,这是我的原则,不能因为人家等久了就破了。

    第二天金伯荣开门的时候,却发现门口还是放着烟和酒。金伯荣吓了一大跳,这要是被邻居看到影响多么不好!他赶紧拎进了屋子。本想找个时间都还给孔西华,但他又没对方的联系方式,如果让下面去问,人家也许又会想多,他只好先把东西存着,等下次万一碰到时再还给人家。

    又一次临近年关的时候,金伯荣回到家,又一次看到孔西华站在他家楼下等,手中又提着一包的礼品。金伯荣看了眼说:“你来的正好,到我家去一趟。”孔西华心里一喜,以为金伯荣认可他的。但是上得楼上,金伯荣并没有请他进屋,而是让他在门外等着,然后将上一次的烟和酒都取出来,递还给了孔西华。

    孔西华很是尴尬。金伯荣说:“孔总,我上次已经说过了,我当时让市统战部推荐你为市政协委员,并不是要帮你,而是为了坚持原则,为此,你也不用来谢我了。”把东西给了孔西华,金伯荣就关上了。

    金伯荣的老婆说:“老金,你要不要做得这么绝啊?你看人家老李,门庭若市,他从来不像你这样。”

    与他们同楼的是一个省委组织组部的处长,在职务上,还只是正处,比金伯荣都低了半级。但是老李家,来来往往的客人,比金伯荣多三倍还不只。这灰色收入,是金伯荣的五六倍还不止。看到金伯荣老婆鲁可艳很是羡慕,更可气的是,老李的老婆还时不时的说上一句:“可艳啊,我真是羡慕你家,平日里没有人来打扰你们,多清净啊。你看我们那位,每天来找他的人,就不下四五班,我就是替他们烧烧水、泡泡茶、倒倒烟灰缸,所有的时间都没了。我们家那个还是个处级,你家老金都是副厅了,我们一个处级,搞得比副厅还忙,你说这叫怎么回事!”

    鲁可艳当然听得出,人家不是真的羡慕她,而是在反过来在暗示,他们老李虽然职务上不如金伯荣,但是权力比他们老李大,求他办事的人多,灰色收入自然也是成倍的多啊。

    金伯荣明白妻子的意思,就说:“人家是组织部,本来就是权力部门。我们统战部,本来就是清水衙门,这里面有区别。”鲁可艳说:“我看来,跟部门的关系根本就不大,而是跟你的为人有关系。人家带了东西来感谢你,看你呢,就把人家往门外推,谁还敢上门呢?”

    金伯荣无语。

    到了小年夜这一天,金伯荣已经放假了,在家里和鲁可艳准备第二天请父母来家里吃饭。有人敲门,一看又是孔西华,拿着一个大火腿和其他年货站在门口。都已经要过年了,再赶人家走,就不大好意思了。金伯荣请孔西华到家里坐了坐。孔西华真是受宠若惊,临告别的时候,突然发生了一件事情。

    金伯荣的父亲突然心脏不舒服,打电话过来,急得金伯荣如热锅上的蚂蚁,驾驶员已经开走,回来带金伯荣起码要再过半个小时。孔西华他的车子在,就开去将金老头送进了医院。

    没什么大事,但是就这件事情,让孔西华和金伯荣之间的关系,发生了质的变化。之后,来往就变得密切。

    这两年,孔西华的生意越做越大,金伯荣由于张强的关系,在统战部的地位也越来越硬,还在一些事情上给孔西华一些帮助,给他生意带来了很多方便。孔西华则在金伯荣家有事情时,出手很是大方。但由于两家的关系密切,这些也觉得正常了。

    自从金伯荣出任镜州市长之后,孔西华已经跟他说过多次,想来镜州市投资一个大项目。

    胡小英接到金伯荣的电话后,对梁健说:“要不,你先到我办公室等一等?”梁健说:“好,你先去市长那里。”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