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第489章县长空缺

《官场局中局》 第489章县长空缺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就在隔壁梁健的房间里,冯丰和魏洁打开电视看着。冯丰忽然说:“差不多了吧?梁健应该已经大功告成了!”魏洁说:“困了,我回去休息了。”冯丰笑说:“你不是说,晚上要开门来侵犯我们吗?”魏洁说:“想得美,你有什么值得我侵犯的?回了。”

    说着魏洁就站起身来,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瞧着魏洁那曼妙和感性的身影,冯丰也站起了身来,跟了出去:“我也回了。”但他们出了门,瞧见一个警卫还守住门口,盯着项瑾的房门。冯丰有种冲动,想要告诉他们,梁健就在项瑾的房间里。

    可一想,这种冲动必须压制下去。

    冯丰送魏洁到了房间,说:“要不你把那个房卡给我,晚上我来骚扰你!”魏洁朝冯丰白了眼:“天下哪有这种好事!快回去睡吧。”说着刷卡,进门,砰的一声关闭了房门。

    梁健开始原本以为魏洁是那种非常开放的女人,如今瞧见她这般矜持,心里却很有被勾起了极大的兴趣。只听“砰”地一声,房间门已经在他面前关闭,鼻尖差点被撞扁。

    男人就是如此,对有挑战性的女人总比送上门的女人兴趣大,这也许跟男人天生的征服欲有关系。然而,此刻冯丰已经没有征服的机会了。

    冯丰只好转身悻悻而回,回到房间洗漱完毕,看着无聊的电视,还是久久不能入睡。心道,梁健这家伙运气怎么就这么好,还有那么漂亮的官二代女孩,专程从北京来找他!梁健的仕途恐怕又要青云直上了。

    想到这一点,他就为梁健感到高兴。如果梁健能够直接到中央部委去工作,对于冯丰今后的工作和仕途,肯定也有好处。

    冯丰想着这些,先前面对魏洁时那种心痒难搔的感觉,终于平复了许多。睡意有些上涌,冯丰迷迷糊糊之中,就感觉要睡着了。也许是在梦里,他感觉到馨香的气息飘入鼻孔,微微睁开眼睛,瞧见魏洁美丽的脸庞就在眼前。

    冯丰迷迷糊糊中说道:“你是到梦里来侵犯我吗?”话刚说出,他的鼻子就被魏洁捏住了,短暂的透不过气,让他很快就清醒了过来。

    见魏洁真的在自己房间里,冯丰笑笑说:“我还以为你不会过来了呢?”魏洁道:“我向来说到做到,我说三更来,不会到五更。”冯丰对于这个妖艳的魏洁,一时就把控不住了,他手一伸,就将魏洁拉倒下来,两人滚起了床单。

    第二天早上,梁健不带任何遮掩的从项瑾的房间里出来,抬眼瞧见守了一夜的警卫,他打了个招呼:“早上好啊!”一个警卫目瞪口呆地盯着梁健,机械地说:“早上好。”

    梁健说:“该吃早饭了。”就去了自己房间。

    看到梁健从项瑾房间出来的警卫,赶紧跑进了房间,叫醒了另一个休息的警卫:“怎么办?梁健在项瑾房间过了一夜!”“怎么可能?”“我刚刚看到了!”“梁健这家伙,还真有本事!”“我们失职了,怎么向首长交代啊?”“不交代。项瑾不会说。只能当作不知道。”“也只能如此了。”

    这么一想之后,两个警卫也就安心了,有时候,这没必要那么认真。

    梁健与项瑾约好了一起去吃早饭,到了下面的西餐厅,才发现冯丰和魏洁早凑在那里,有说有笑,魏洁面色红润更加妖艳,冯丰也是精神大振的样子。两人正有说有笑。梁健和项瑾也互看了一眼,笑而不言,取东西来吃。

    梁健去取水果的时候,冯丰上前来了,对梁健说:“兄弟,昨晚上很快活吧?”梁健笑笑说:“你应该是在说你自己吧?”冯丰一愣说:“你怎么知道?”梁健笑道:“魏洁已经告诉我了。”

    “什么,这事她都说?”冯丰忍不住朝魏洁的方向看去,难以置信。梁健说:“我和魏洁是一起的嘛。她当然会向我汇报!”梁健说得正儿八经,冯丰不由就相信了:“是她主动到我房间来的,可不是我主动!”梁健将一颗美国提子塞进了嘴巴说:“谁主动,很重要吗?我宁可欣赏敢作敢当的主动一方。”冯丰木木地瞧着梁健走向项瑾的背影。

    项瑾正含笑着看着梁健,对冯丰做了一个鬼脸。冯丰也回了一个鬼脸。

    回到了座位上,冯丰就问魏洁:“你跟梁健说了,我们发生了那个?”魏洁抬起了头来,盯着冯丰说:“你觉得这可能吗?你觉得一个女人会拿这种事情,到处宣扬吗?”冯丰去看梁健,愤愤地说:“难道我被梁健套话了?”

    魏洁摇着头:“你也太好糊弄了!”冯丰接道:“我主要是对梁健他信任了,没想到他也已经变狡猾了!”魏洁说:“这不叫变狡猾,这叫与时俱进。”冯丰无语。魏洁说:“你去问问项瑾,看她想什么时候出发吧!”

    冯丰吃得差不多了,就过去问项瑾。项瑾朝梁健瞧了眼说:“听梁健的吧!”梁健说:“我们从市区出发去木灵县的天山滑雪场,大概需要一个半小时的路程,这还是在没有堵车的情况下,所以时间还是比较赶,我们吃过早饭就赶过……”

    话没说完,梁健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竟然是很少给自己打电话的县委办主任池水桥。听完了电话,梁健的神色忽然就变了。

    项瑾意识到梁健神色的变化,就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梁健说:“县里出事了,我们南山县县长石剑锋在出差过程中,发生了车祸身亡。”

    复述先前池水桥在电话中通知他的消息,梁健还觉得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似乎很有些那么点虚无缥缈。池水桥说得也是简单,大体说了下后,就通知梁健去市委开会。

    梁健对冯丰和项瑾说:“不好意思,我得赶去市里开会了。”项瑾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赶紧去吧。冯处长,下午滑雪场的活动,我们也取消吧,我们这就回宁州吧!”冯丰说:“好的,那我们去准备一下。”

    再次与项瑾要告别,梁健很有些惆怅,而且这次的告别来得很是突然。

    似乎察觉到梁健和项瑾之间,还有话说,冯丰和魏洁就先回房间了。两个警卫,反正已经不能阻止梁健和项瑾在一起,而且项瑾马上就要回宁州了,他们也不想看得太死,引得项瑾反感,就远远地跟在后面。

    项瑾说:“你可以再考虑一下,想不想到北京发展。如果你真的不想来,恐怕我父亲就再也不会让我和你在一起了,以后来看你的机会也许都不会有了。”梁健看着项瑾说:“我会再考虑考虑。”

    项瑾点了下头,就朝前走去。

    看着项瑾所坐的途锐,向着大道开去,梁健有种被遗落的感觉。但这不是任何人遗落了他,而是他要将自己遗落。也许是已经习惯了镜州市的生活,他好像不愿意凭空就那么走人,他有种感觉这里才有他真正的事业。

    但这难道不是一种观念束缚、一种惯性思维吗?这会不会是自动放弃了到另一个环境发展的机会呢?

    电话又响了起来,县委书记葛东问他在哪里,能多久到市里。梁健在市区,十来分钟就能到市行政中心,葛东说,他也差不多时间能到。梁健没有时间细想其他事情了,上了车,就吩咐司机谷华开往市里。进入了市委会议室,市委书记谭震林、市委副书记胡小英、市政府常务副市长甄浩、市外事办主任陆想等人已经再在了,南山县委书记葛东,在梁健到了之后,也很快就赶到了。

    市委书记谭震林让外事办主任陆想介绍情况,由于事故是在美国发生的,各种接洽涉及到外事方面的问题,由陆想来介绍情况更加合适。

    陆想择要介绍到,随市长金伯荣一同赴美的考察团,在今天达到美国之后,向拉斯维加斯考察地点进发的途中,遭遇了车祸,两人死亡,三人受伤,其他人都平安无事。死亡的人中,一个是随行导游,另外一位就是南山县县长石剑锋。市长金伯荣安然无恙,这是一个好消息。但是县长石剑锋的不幸遇难,对于镜州市政界来说,也是一个大事,为此市委市政府都高度重视,目前考察团的所有人员中,伤者都已经被送往当地医院,死者的遗体也被保存起来,其他人员也都得到安顿。目前重点是考察团成员包括死者的回国问题。

    陆想介绍完毕之后,市委书记谭震林说:“关于这起事故,我们外事办已经报经省外事办同意,与中国驻美使馆取得了联系,并保持畅通的紧密联系,时刻关注着动态。我们今天找大家来,目的就是妥善做好善后工作。一方面我们外事办马上动身前往美国,去将考察团接回;另一方面,南山县要做好石县长家属的安抚工作,胡书记出一下面,另外有关部门要做好死难导游家属的安抚工作。”

    胡小英当场表态说:“我会和南山县一同去做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