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第527章来女部长

《官场局中局》 第527章来女部长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想到这一点,梁东方也说:“这倒是一个问题,以后要见儿子不容易。[燃^文^小说][]”邵小琴说:“最好能让那女孩子,来我们这里,那就好了。”梁东方说:“梁健不是说了吗?人家的老爸是高官哎,肯让女儿来吗?”

    邵小琴还真是不惧权势:“高官怎么了?嫁给我们梁健之后,还不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啊?”梁健说:“人家老爸说了,如果我不答应去北京,他们就去把孩子做掉了。”

    这让两个老人又惊了一跳:“这怎么可以啊?再怎么着,也不关孩子的事情啊!孩子已经在肚子里了,就是一个小生命了,是我们的孙子了,怎么可以说做掉就做掉?”

    梁健只有再次感叹,作为农民的父母是如此的简单,在他们看来,既然已经和梁健有了孩子,就已经是梁健的人了。但事实上,哪里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梁健只有再次强调:“这是他们的条件。老爸,老妈,今天我来,就是想听听你们意见的,你们觉得我要不要去?”梁东方和邵小琴相互之间看了眼,点点头说:“去是肯定要去。孙子抱回来再说,如果北京住不惯,以后再回来!”

    梁健真是无语,去了之后,住不惯再回来,这是什么理论嘛!梁健算是明白了,对于两老来说,如今最重要的就是能够抱孙子了。

    梁健拿起酒瓶,将最后一点酒跟父亲平分之后,喝了下去说:“我上去休息了!”邵小琴对梁东方说:“这里你收拾,我给健儿去铺床,都还没准备呢!”

    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农村的夜里是异常的安静,偶然能够听到犬吠声,从附近的村落中传来。梁健心想,今天回家,与其说是来向父母讨个答案,不如说是来放松的过一晚。

    开车开五小时,到了家之后,回到从小长大的房间,梁健才感觉真的安心了下来。梁健心想,不管跑得多远,也不管在哪里扎根落户,长大成人的地方,永远都是难以忘却的记忆。

    在结婚生子的问题上,梁健当然也不会完全是听父母的,要不也就不是梁健了,要不早在几年前他也不会为了陆媛,只身就去了镜州市了。他有自己的想法,也要有自己的权衡。只不过,他现在还不知道罢了。

    第二天早上,他吃过早饭,就与父母告别,重新又踏上了返回镜州的行程。梁东方说:“梁健,这事情最终还是你做主,我们俩老人怎么都好。”邵小珍也说:“健儿,你拿的主意,就是我们的主意,但是有一点,别为难自己。”

    梁健的车子开动了,从后视镜中,瞧见站在那边看着梁健远去的父母,梁健感觉自己的眼眶有些湿润。

    回到镜州市,梁健先去了单位。张嘉汇报了有些事项,说向阳坡镇党委书记傅兵来过。梁健就给傅兵打了电话过去,问他有什么事情。傅兵说,本想汇报一下羊锅节的一些情况。梁健想这两天恐怕没有时间去向阳坡镇,说:“你在电话里跟我简单说说吧。”

    傅兵说,这次羊锅节很是成功,三天内,有将近两万人,到了向阳坡镇,各类门票和商量销售,加起来就达到了近百万元。这个数字虽然不庞大,却给他们在发展旅游产业方面,带来了很大的信心。

    梁健说:“休闲向阳的方向肯定是对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有山水,更要有服务。以后要在多提供便捷、周到、善意的服务方面下功夫,才能增加向阳坡镇的吸引力。”傅兵说:“我和王镇长会在这方面多动些脑筋的,到时候向梁书记汇报。”

    梁健说:“从上次你们组织羊锅节来看,你们的组织能力我是放心,关于休闲向阳你们镇上有能力搞好,搞出特色来,我要尽量脱身出来,这样以后即便我不在南山县了,你们的工作也能越做越好。”

    傅兵敏感地问道:“梁书记,你这意思应该不是说,你要换地方吧?”梁健说:“不是这个意思,但我总不能在南山县干一辈子,也不可能分管休闲向阳一辈子吧?”傅兵说:“这倒也是。梁书记,我和王镇长都会全力以赴去抓这项工作。”

    梁健说:“我相信你们会做好的。”下午,宣传部长孟春晓来到了梁健的办公室,她说来汇报今年工作情况和明年工作思路的。梁健作为副书记,之前工作重心都压在休闲向阳上面,对于党群工作其他方面过问得少,一定程度上是没有履行好副书记协调全面的职责。

    自从意识到这一点,梁健加强了各条线上的联系,其他部门汇报工作的人就多了,其实也一定程度上夯实了梁健的群众基础。

    孟春晓自从那次的晚饭之后,市委宣传部长裘吉对她的印象好转,她工作方面也顺手了许多,为此一直对梁健心存感激。这次主动来汇报工作,其实也是借机来跟梁健再沟通沟通思想。

    孟春晓身穿一套淡蓝色女性职业套装,给人一种既干练又感性的感觉。梁健见孟春晓进来后说:“孟部长,你一进来,我立马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春天了!”孟春晓听梁健这么一说,脸上微微一红,嘴上却大方地问道:“这么说,我这套衣服还可以?”

    梁健笑道:“不是这身衣服好看,而是孟部长本身就是美女部长。你穿这衣服,不是这套你衣服给你添彩,而是你给了这套衣服一个完美的归宿。”孟春晓朝梁健俏丽地望了一眼说:“梁书记,你这么会说话,我这个宣传部长甘拜下风。”

    梁健说:“那可不敢当。”孟春晓说:“言归正传,梁书记,今天我是特意来向你汇报工作,并请你指点指点。”梁健说:“孟部长,你尽管说吧。”

    孟春晓对这一年的工作,进行了概括性的汇报,也提出了工作中的几个难点问题。一是在外宣方面,在中央媒体上的报道比较少。二是在网络舆情,如今压力变得很大。

    梁健听了之后说,到目前为止,中央媒体上报道,主要还是少不了关系。这个你已经很努力了,我去帮你想想办法,我有几个媒体的朋友,或许能够派上用场。另外,你说的,网络舆情问题,的确是当前的一个新课题,也是越来越重要的问题,我的意思是,关键还要从完善应对机制上下功夫。明年,你们可以出去走走,到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看看,你本人甚至可以去新加坡、香港等地走走看看,再结合县里的实际,看看能不能建立一个有效的应对机制……

    听了梁健所说,孟春晓说:“梁书记,你还真是什么都懂,听了你的话,我真是受益匪浅。”

    梁健谦虚道:“孟部长,你千万别这么说。我是班门弄斧来着,宣传工作我是门外汉,还有很多要向你请教呢!”孟春晓说:“请教绝对不能说,但我随意愿意听梁书记召唤,你只要问什么,就叫我来就行了。”

    梁健说:“一定。”孟春晓,从她的笔记本上书页之中,取出了两张票,她说:“梁书记,这是宁州市新年音乐会的门票,我知道梁书记文化修养高,送两张给你。”梁健说:“是宁州市?不是镜州市的?”

    孟春晓说:“没错,是宁州市的。”梁健推还给孟春晓说:“宁州市的,我哪里有空过去啊?”孟春晓:“时间跟女人的……挤挤就有了。”梁健听得懂,孟春晓本来肯定是想说,时间跟女人的乳沟一样,挤挤就有了。但是说到嘴边,肯定觉得不雅,就省略了。

    梁健笑笑说:“孟部长,即使时间挤得出来,但是这里是两张票,我也没人陪同去,一个人也没有兴致去。你还是送给别人吧!”

    孟春晓说:“别人,我可不愿意送。梁书记,如果你真没有别人陪你去,那我陪你去吧!”梁健本来只是不想收下这门票,没想到孟春晓却自告奋勇要陪她一起去。梁健说:“孟部长这么忙,我怎么好意思,请你陪我去看。”

    孟春晓说:“能陪梁书记去看一场音乐会,是我的荣幸。更何况,梁书记刚才不是说吗?还要向我请教宣传文化工作吗?趁此机会,我给梁书记灌输一点古典音乐知识吧!”

    孟春晓都已经这么说了,梁健就一时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了,只好说:“这两张门票,孟部长先拿回去,如果那天孟部长能够抽出空来,那么我们就一起去看。如果孟部长还有其他重要事情的,到时候就送给别人了。”

    孟春晓说:“既然跟梁书记已经说好了,我们就这么定了,即便冒出什么其他的事情,我也会安排好的。”

    梁健说:“那真是麻烦孟部长了。”他想,当到县领导就生不由己,突然的事情很多,所以尽管孟春晓说得这么肯定,还是有可能爽约的。他也希望她能够爽约。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