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726.749小英电话

《官场局中局》 726.749小英电话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做秘书的时候,梁健总是会比正常上班时间早一个多小时起床。 .Vd现在不做秘书了,梁健早起的习惯,却一下子改不过来了。清晨的风,带着点泥土的芬芳,扑在脸上,已有了初冬时凛冽的寒意。

    梁健跑了半小时,带着汗意,看着树上几近枯黄的树叶,脑袋里的思绪,从吴仙梅,转到了自己身上。

    虽然中国有句话叫做女人半个天。但,妇联,在整个政府机构中,确确实实是一个比较边缘的部门,尤其是对一个男人来说。

    进入妇联,是梁健所没有料想到的。毕竟,一个男人去妇联做领导,这实在是开了先河的事情。而他分管的还是妇女维权这一块。妇女维权,在妇联里是一块比较重要的工作,但也是一块容易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今后的工作,怎么开展,并不见得会比做秘书时轻松。不过,梁健也没有产生太多的担心,既来之则安之,他全力以赴便是。

    梁健运动完,吃过早餐,然后就去了省政府。刚进省政府的大门,就听到电话响。梁健拿出来一看,心里某个地方,就跳了起来,带着些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

    电话响了很久,他才接起来。梁健没等对方说话,就开口解释道:“我刚在开车。”

    “上班路上?”对方问了一句。

    “嗯。”梁健应了一声,然后沉默。几秒的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梁健拿着手机,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他刚想打破沉默,对方抢先开了口:“我听说你被调到妇联了。”

    “是的。”梁健回答。

    “能适应吗?”对方问,语调中,透出一丝丝的关心,不那么明显,却让梁健心里的那片湖上,起了一阵微风,吹皱了整个湖面。

    梁健想说,不适应。想说,在这段时间,他其实很多次都想给她电话,但他不能。还想说,其实他想忘记她,可是,总是在不经意间,她的名字,她的身影,就会从他的心里跳出来,蹦跶两下。他最想说的是,他想不想她想的很辛苦。

    可是,这些他都没说,他也不能说。他说的,只是简简单单的还行两个字。电话的另一端,沉默了很久,忽然说:“我想见你。”

    梁健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什么时候?”

    只是,话刚出口,他就有些后悔了。他想起了项瑾,想起那些天,在他人生几乎是最危险的时候,项瑾的信任和陪伴。他不能再对不起她。可是,话已出口,他若再反悔,对此刻电话另一端的胡小英,无疑是极大的伤害。他虽然已经决定要疏离胡小英,可是,伤害她,他做不到。

    胡小英说:“我到了会打电话给你。”

    胡小英现在已经是镜州市的市长,自从那次在公路上,两个人擦肩而过后,他与她再也没有单独的见过。一切都好像从那一天起开始变了。

    梁健在车里坐了很久,才下车。胡小英的电话,扰乱了他的心湖,从停车场走到办公室的路上,他一直都有些恍惚,甚至迎面走来的人和他打招呼他都没注意到。

    到了办公室,坐着喝了一杯茶后,梁健的情绪才逐渐恢复正常。他看了一眼桌上的手机,将它放在了离手最近的地方,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

    其实,工作并不大多。只是习惯了以前的忙碌,没事做时间就会变得难熬。梁健简单整理了一下今天要做的工作后,打算再研究一下吴仙梅的案件,看看能用什么方法处理这件事。

    他又细细地翻了一遍昨天已经看过的档案,吴仙梅的情况,已经清楚,缺的是吴仙梅丈夫,焦作青的信息。

    梁健想,去问维权部的沈部长的话,应该也能拿到一部分的信息,只是全不全,正确不正确却得两说。他想了想,决定给一个人打个电话。

    梁健找的人,是姚松。姚松听他说,要他帮忙调一个人的档案信息的时候,并没有多少犹豫。姚松说,十五分钟后再给他电话。

    梁健正要挂电话,姚松却忽然让他等等。梁健问:“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为难之处?”

    姚松忙说:“不是。梁哥别误会,我想说的不是这件事。”以前姚松喊梁健都是喊梁处长的,梁哥这个称呼在喊过,不过那是在南山县的时候了。这一次,姚松忽然又喊梁健梁哥,让梁健有些惊讶。

    梁健问:“你想说什么?”

    姚松一直是一个比较爽快的人,这可能和他的部分经历有关。但,此刻姚松却是支支吾吾地。梁健笑着调侃:“怎么才几天不见,你就跟女人一样了,说话这么不爽快。”

    姚松嘿嘿笑了两声,然后才将吞吞吐吐一直没说出口的话说了出来:“梁哥,我今天晚上约了依婷吃晚饭。”

    梁健愣了一下,从姚松对黄依婷的称呼,就可以听出两人的关系应该已经不错,起码是朋友了。姚松与黄依婷虽然以前见过几次,但说到认识,却还是要从那天木家酒店的事情算起的。至今不过两个星期左右,看来姚松动作不慢么。

    姚松人不错,黄依婷要是真能和姚松在一起,梁健也是祝福的。而,姚松会把自己跟黄依婷吃饭跟梁健说,说明,姚松应该是知道黄依婷和梁健的关系不比一般,起码在黄依婷心中,梁健是很重要的。对此,姚松没有吃醋的情绪,反而对梁健表现出了尊重,这让梁健对姚松更加的欣赏。不过,欣赏归欣赏,有些话,梁健还是要说的。

    梁健说:“现在是21世纪,恋爱自由。你喜欢依婷,那就去追。我没意见。不过,依婷是个好女孩,你可不能让她受委屈了。”

    姚松立即应下:“梁哥,我跟你保证,一定不让依婷受委屈。”

    姚松以前是个军人,现在也可以算是个军人。军人重诺,梁健对姚松的话,还是比较相信的。

    挂了电话之后,十五分钟不到,姚松就把关于焦作青的信息打包发到了梁健的邮箱里。梁健打开,细细看了一番。原来,这焦作青退休已经有好几年了。如今也有67岁了。他未退休之前,是省人大下属办公室中的一个处级干部。焦作青的履历中,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一部分。梁健看完,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就将其放到了一边。

    刚放下没多久,手机响了。梁健心中一跳,忙拿过就在手边的手机,一看,显示得并不是胡小英的名字。心中漫起些失落。但很快这些失落就被梁健打扫干净,因为来电的是周云龙。

    周云龙,目前是江中省治水活动的总指挥。他打电话给自己,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梁健忙接了起来,开口道:“你好,周厅长。”

    周云龙在那边笑了一声,说:“恭喜啊,梁主席。”

    梁健苦笑一声,说:“周厅长就不要取笑我了。”

    周云龙说:“这工作无好坏,你可不能小看了妇联。”

    梁健回答:“周厅长说的是。我记住了。”说完,他问:“周厅长今天找我,可是有什么事吗?”

    和梁健之前猜测的不错,周云龙确实有事,他是来通知梁健参加明天的治水会议的。梁健有些惊讶,正要问这是周云龙自己的意思还是……周云龙像是能猜到他的想法一样,没等他问,就回答了他:“这是张省长的意思。治水工作艰难,我一个人也是独木难支,所以想你来帮帮我。”

    这本是义不容辞的事情,可是梁健现在的身份,插手治水的事情,并不太合适,所以他有些犹豫,不过,周云龙却没给他犹豫的机会,他在电话那头说道:“你现在妇联的身份参与治水活动,确实不太合适。所以,我跟张省长提了,打算给你按个治水行动顾问的名头。你觉得怎么样?”

    梁健想,若是有这么个名头,倒也是名正言顺了。梁健就说:“我听周厅长的安排。”周云龙见他没什么意见,就说:“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早上九点。”

    挂了电话之后,梁健坐在座位上想了许久。他在想,张省长让他参与此次的治水行动会议是有着什么样的含义。治水行动,自从上次的活动之后,已经低调了一段时间,不知道这一次的行动会议,又会有怎样的决策出来。他算了算时间,距离上次的洗脚活动,好像也差不多三个月了。梁健想,难道这周云龙,是想再搞一次洗脚活动。

    以梁健对周云龙的了解,这也不是不可能。

    因为明天要去参加会议,所以梁健需要提前做些准备。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而这一整天,直到梁健回到家中,都没有再接到胡小英的电话。梁健想,难道她是后悔了,不打算来了吗?

    不过,胡小英现在是市长,事情很多,临时有事来不了也是正常。想归想,梁健的心里终究还是有一丝失落。这一丝失落在看到项瑾脸上那一抹总是淡而温和的笑的时候,却变成了内疚。

    他是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但恰恰,他又是个多情而长情的男人。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