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733.756随行视察

《官场局中局》 733.756随行视察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张全和罗涛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讪讪应了一声,灰溜溜的走了。 他们一走,梁健心里也是一松,对高成汉笑道:“今天得谢谢你。要不是你,估计他们还得在这里赖上好一会。”

    高成汉眉头却是微皱,说:“今天这件事,说明了不少问题。总之,你还是得小心点。之前培友人的事情,我也有所了解,另外我听说,云龙同志的事情,好像也不太像是意外。”

    提到周云龙,梁健本来还算放松的心情,顿时就警惕了起来。他说:“云龙同志的事情,还没定论。不过你说得没错,小心点总好一些。看来,这治水真的得越快越好!”

    高成汉想了一下,说:“要不这样,回头我跟张省长去申请一下,让一两个公安厅的同志,到你这来值几天班?”

    梁健摇了摇头,说:“这样太张扬了,我又不是什么领导,还配警卫,到时候风言风语又得不少,我是没关系,影响到张省长就不好了。我再想想办法,情况要是实在不对,就让项瑾他们回北京。在北京,想必那些人的手也没伸的那么长。”

    高成汉说:“这样也行。行了,那你去陪你的老婆孩子吧,我先回去了。”

    梁健要送他,被高成汉拦下。梁健也就没再客气。他和高成汉之间,从开始的伯乐和千里马的关系,到现在,也已成了朋友。加上,高成汉不是个喜欢客套的人,正好梁健也不是个喜欢弄客套的人。

    送走高成汉后,梁健宽慰了父母几句,就进了房间看项瑾。项瑾抱着霓裳,小家伙躺在妈妈的怀里,闭着眼睡得正香,是不是还吧唧下嘴。那肉嘟嘟的脸,粉嫩嫩的,让人忍不住想上去咬一口。

    梁健轻轻上前亲了一下,抬头时,突然在项瑾脸上也偷了个香。项瑾娇羞地嗔了他一眼,看得梁健心里酥酥麻麻的。不过,他还有事要跟项瑾说,就收起了心里那些旖旎的心思,在项瑾身边坐了下来。

    梁健斟酌了一下,开口:“总是让你因为我而担惊受怕,很抱歉。”

    项瑾看他,说:“夫妻之间不就是应该风雨同舟吗?放心吧,我没这么脆弱。”

    梁健看着她,又低头去看霓裳,说:“要不,你跟霓裳先回北京住几天,等治水的事情告一段落了,你们再回来。”

    项瑾沉默了好几秒都没有说话。梁健有些诧异,抬头看她,发现她正看着自己。两人目光撞在一起,项瑾说:“上一次回北京后,我想了很多。我跟你之间,这日子还很长,今后难保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况出现,难道我每次都要跑回北京吗?现在爸爸还在,那如果有一天爸爸不在了呢……”

    “别瞎说,爸爸他还很年轻呢。”梁健打断了项瑾的话。项瑾吐了下舌头,继续说道:“我只是个假设,但爸爸总有一天会老,会离开我们,那时候我又要躲到哪里去?”

    项瑾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但是,现在霓裳还这么小,梁健真的不敢冒险。梁健还想再劝,可项瑾虽然一直很善解人意,但骨子里其实是个固执的人。她说:“我已经决定了,我跟霓裳都会陪着你,哪里也不去。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们一家人一起面对。”

    梁健知道劝不动,也就不再劝。伸手将项瑾搂入怀里,她的发香飘入鼻尖,他忽然想起了另一个人,如果是她,她会怎么选?

    梁健想,她应该也会和项瑾一样吧。忽然之间,梁健发现,其实胡小英和项瑾在性格上有很多相像的地方,她们表面温和,其实骨子里很坚强,对认定的事情,很执着。只不过因为胡小英一直从政的缘故,她温和的一面,很少有人能体会到。

    梁健轻轻叹了一声,项瑾问他:“怎么了?”

    梁健撒了个谎:“没什么。就是有点担心。”

    项瑾宽慰:“没事的。你放心,我会照顾好爸妈还有霓裳。而且,我觉得,上次培友人的事情之后,他们应该不敢再这么嚣张了。”

    梁健却不这么认为,狗急还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这些人呢。不过,他这话并没有说出口,不想让项瑾心里增加压力。

    横申印染的夜访事件,也让高成汉对横申印染开展行动加快了步伐。隔了一天,梁健就接到了高成汉秘书的电话,邀请梁健一起去横申印染视察。因为仓促,随行的人并不多,除了一个罗建新之外,其余的只是几个办公室主任。

    这样的一次视察行动,横申印染肯定早就收到了消息。但因为高成汉这个决定下的很是仓促,所以横申印染就算知道了,也来不及充分准备。

    早上九点,前前后后一共四辆车,浩浩荡荡的从省政府出发。车队还没全出省政府大门,里面就有电话穿越宁州市上空飞到了横申印染那边。

    横申印染这边,立即动了起来。张全带着一行人,穿过偌大的厂区,到厂区门口的马路上候着。

    今天的天空是灰色的,阴沉沉的。早上梁健来上班的时候,还能在天边看到一丝阳光,此刻却是完全阴了下来。风也大了起来,卷着树叶和灰尘呼呼地往人身上扑。厂门口的那些人,平时都是坐办公室的,都穿得比较少。此刻风大了起来,一个个都缩了起来,没多久,不少人的嘴唇都冻紫了,尤其是几个女的,穿得套裙黑丝,此刻更是站在风中瑟瑟发抖。

    有人忍不住,向着站在最前面的张全请求:“张总,这天看着像是要下雨了,要不让几个人回去拿几把伞吧。”

    张全抬头看了看天,又看了看身后的一群人,说:“那就叫两个人回去拿一下,快去快回。”

    张全话音刚落,那几个女同志就争着说:“我去。我去。”

    张全看了她们一眼,说:“女同志再坚持一下。”说罢随手指了两个男的,让他们回去一趟。女同志见不能走,只好又哀求男同志帮忙带件衣服来。

    那两人刚走,张全又回头问刚才跟他说话的人:“那边车间里怎么样了?你去看看。让他们把那些都遮好了!”

    那人立即也去了。过了大概五六分钟左右,去拿伞的两个男同志就回来了。他们手中除了伞之外,还抱了好多件衣服。两人刚把衣服分完,这天果然淅淅沥沥地开始下起雨来。众人还没来得及把衣服穿上,又赶紧急急忙忙地开始撑伞。才刚撑起伞,这雨就大了起来,一时间又是风又是雨的,这伞根本就没多大用。没过多久,不少人的下半身都湿透了。

    有人开始抱怨:“这领导到底什么时候来?再不来,我们就冻死在这里了。”

    有人附和:“是啊,这鬼天气也真是,早上还好好的,说变天就变天,说下雨就下雨,都大冬天了怎么还跟夏天一样?”

    ……喷嚏声,抱怨声都闹作了一团,张全想训斥几句,可是他也是冷得不行,抓着雨伞的手都在抖,想了想还是把话吞了回去。

    这时,雨幕中,终于出现了几个黑色的影子。

    有人喊了一句:“车来了。”

    张全忙朝着身后的人挥了挥手,一行人冒着雨迎了过去。

    梁健与高成汉坐在第一辆车上。按照常理,梁健是不应该坐在第一辆车上。毕竟,还有个罗建新副市长。梁健虽然是副厅级,却比罗建新低了半级,加之又是边缘部门,没有实权,相对来说就差了一些。但高成汉却邀请了梁健与他坐同一辆车,罗建新自然也不会说什么。

    车快到的时候,梁健就透过车窗看到了门口的那乌泱泱的一片人。他皱了下眉头,说:“这些人怎么这么大雨还等在这里?”

    高成汉接过话说:“中国国情就是这样。前段时间网上一篇比较火的帖子,说的就是美国和中国领导作风的对比。大意就是说,美国的领导包括总统在群众面前是很谦恭的,但中国领导在群众面前是高高在上的。就拿一个撑伞来说,在美国,总统是淋着雨跟撑着伞的群众握手,在中国是小学生顶着炎炎烈日给坐在遮阳棚下喝着水打着扇子的领导表演。虽然这有些断章取义,但不可否认,很多地方,确实存在这些问题。但这些问题的根源出在哪里?”

    高成汉没有再说下去,有些话题太敏感,点到为止即可。否则,就是祸从口出。虽然这个车上,除了他和梁健之外,只有一个司机,还有他的一个秘书,其实是周云龙的秘书。梁健不笨,自然也能明白高成汉这未尽之言表达的具体是什么意思。他笑了笑,没有再接话。

    车子停了。梁健正要开门,这车门就自己开了。门外,露出罗涛的笑脸。另一边,是张全的笑脸。就算是副驾座上的车门也被人打开了,秘书有些不适应,平常都是他给领导开门的。

    秘书走下车,撑开伞就要去接高成汉,但张全已经撑着伞候着了,他只好站到了边上。高成汉却不买张全的帐,脚下一动,就站到了秘书的伞下。梁健则是自己拿了一把伞。这雨大,和罗涛挤一把伞容易淋湿,再说他也不敢让罗涛给他撑伞,这伞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撑的。

    后面的车上,人都陆陆续续下来了,总共十个人。被一堆人拥着,往厂区里走去。一进厂区,就上了厂区的电动车。上车时,这问题就来了。一辆车只能坐两个人。高成汉上车后,就招呼秘书,让他也上车。一直跟在边上的张全就尴尬了,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高成汉像是没看到他一样,根本不理会他。在看梁健这边,罗涛已经跟梁健上车了。他只好又找了一辆车坐上,然后带头往里面开去。

    横申印染是合资企业,投资人不参与企业的日常运营管理。所以,在这里,罗涛和张全算是横申印染的一二把手。此刻,罗涛和张全就围着高成汉和梁健,后面那些人,尤其是罗建新看着心里就有些不爽了。

    张全围着高成汉还好说,梁健算什么。但不爽归不爽,这些人都是人精,表面上还是很平静的。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