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745.774胡项见面

《官场局中局》 745.774胡项见面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这个晚上,李园丽和唐国和都没有走。 倒是梁东方夫妇二人,回去了。项瑾因为有个孩子,也回去了。

    唐国和和李园丽的事情,梁健一直都没有跟项瑾说过,这一次,唐国和二人忽然出现,项瑾自然就知道了。项瑾没有问他为什么一直没告诉他,也没多劝他要接受这对突如其来的父母。

    这一夜,梁健的心是乱的。

    第二天,梁东方夫妇明显是想让梁健和李园丽夫妇多接触,所以,时不时就不见了人影。梁健身上多处骨折,行动不便,总是需要人帮忙。无奈之下,也只能接受老唐的搭把手。

    下午的时候,省纪委终于还是来人了。病房里的人都被请了出去,只留下了梁健和纪委部长赵国强。

    赵部长表现得很客气,并没有将梁建当做一个犯了受贿罪的官员来对待。他坐在梁健的床边,梁健想撑起来一点,被他制止,说:“你有伤,躺着吧。”

    接着,不等梁健说话,赵部长就说:“今天我来,既是作为纪委部长,也是作为普通同事朋友来的。首先,作为纪委部长,我想跟你谈谈关于最近网上疯传你受贿一事。”

    梁健点头:“您说。”

    赵部长接着说道:“现在这件事情闹得很厉害。基于舆论的压力,本来是要直接请你去谈话的,但你现在出了交通意外,我们考虑到你的身体状况,就将谈话改成了今天这样的形式。”

    梁健说:“谢谢组织和赵部长的关照。”

    赵部长笑了一下,说:“也谈不上关照,这样做虽然和程序不符,但也符合人情。现在我们来谈谈那件事吧。”

    梁健点头说:“赵部长,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知无不言。”

    赵部长点头,他开口问的第一句,就是:“你有没有收由金娃娃食品集团的副总经理李大伟送出的价值一百万的筹码?”

    听了赵部长这句话,梁健才知道,那个被当了替罪羊的人,叫什么。只是他一直都没想明白,曹永明他们就算是想陷害他,可以有很多方法,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损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呢?

    梁健回答:“我收了。但是,我当时不知道这个筹码的价值。曹永明等人告诉我,这个筹码只是个象征性的东西,并无实际价值。”

    赵部长点了点头,不知何时,他已经将录音器打开,放在了梁健的枕头边。赵部长又问:“他们为什么要送你这样一个筹码,你知道吗?”

    梁健回答:“我原来不知道,但现在知道了。这本身就是一个陷进。”

    赵部长看了他一眼,声音低了三分,说:“是不是陷进,你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不用说出来。还有一个问题,现在这个筹码在哪里?”

    梁健说:“应该是在我书房的书架上吧。”

    赵部长忽然问:“既然你事先不知道这个筹码的价值,那为何你还留着?”

    这个问题,梁健回答不上来。梁健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留着,也许是鬼使神差吧。赵部长等了几秒,没等到他的回答,就拿过录音器,关掉了。他说:“问话就到这吧。接下去。作为普通的同事朋友,能不能跟我聊一聊那天的详细情况?”

    梁健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把曹永明是怎样隐晦的威胁他去参加茶会,和茶会当时的情况,都一一说了一遍。赵部长听完后,又说了几句慰问的话,然后起身离开。

    到了门口的时候,赵部长似乎和谁又聊了几句。门关着,梁健听不清,他猜可能是项瑾吧。

    很快,项瑾就进来了,问他:“怎么样?问题大吗?”

    梁健摇头,说:“不知道。”

    项瑾捏住他的手,温柔笑着,说:“没事,我相信你是清白的。”

    梁健心里微微一暖,看着她,笑道:“你就对我这么相信?”

    项瑾笑说:“我是相信我自己的眼光而已。”

    下午的时候,项部长来了,他要回北京了,所以过来看看女儿和孙女,顺带看看梁健。对于梁健这次的又出事,项部长没说什么,只是说了一句:“如果觉得从政不合适,可以换条路走走。”

    项部长这句话,让梁建想了很久。他在想,自从他到了省里的这段日子。大大小小,他也已经出了好几次事情了,最初的他和胡小英,还有菁菁的照片事件,还有后来的办公室事件,现在又来一个受贿事件。

    他到省里才不到两年时间,但已经出了这么多的事情,有些人从政一辈子,或许都不会有这么多事情。梁建忍不住,就开始生出了一些怀疑:或许,他真的不适合从政。

    只是,先不说,从政是不是他的梦想。且说,他如果现在不从政了,他去做什么呢?动动笔杆子,做一个文艺青年?还是,开个小店,做个每天为了收入而牵肠挂肚的个体户?

    似乎,哪一种都不是很适合他。

    项瑾似乎看出了他心底的这些想法,她说:“政治这条路,从来都是披满荆棘的。之所以,那些麻烦总是找上你,是因为你太优秀了。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梁健和项瑾一起说出了这句话,然后一起笑了。项瑾轻轻握着他的手,轻声说:“不要怀疑自己,你一直做得很好。那些人只是嫉妒你而已。”

    看着项瑾眼中流露出来的温柔,梁健心里暖流涌动,动情道:“有你真好。”

    项瑾笑说:“那就好好珍惜。”

    梁健点头。这一刻,梁健没有想到胡小英。

    胡小英的出现,是在当天晚上。到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

    项瑾正打算回去,打开病房门的时候,与胡小英撞了个面对面。胡小英看到项瑾,有一瞬间的尴尬,倒是项瑾,微微一愣后,温柔一笑,说:“你是梁健以前在镜州的同事吧?我们见过。”

    项瑾和胡小英,有过几面之缘。但并未有过什么交流。胡小英点头,说:“你好。我是来看梁健的。他怎么样?”

    项瑾让开了门,将胡小英迎进了病房,病房内,唐国和和梁东方一人沙发,一人椅子的坐着。听到动静,他们都已经站了起来。

    梁健本有些困了,麻药的效果昨晚就已经过了,伤口的疼痛耗掉了他全部的精力,此刻已是疲倦至极。可是听到项瑾和胡小英说话的声音,他立即就精神了起来。这种精神,不是兴奋,而是紧张。

    这简直是,正宫娘娘和小三的碰面,梁健能不紧张吗?

    胡小英拎了许多的东西,有水果和营养品。梁东方忙接了过来,请胡小英坐下。胡小英拒绝了,说:“不坐了,车还在下面等着,我就是上来看一眼,马上就走。”说完,她的目光就落到了梁健身上。

    她问:“怎么回事?”

    梁健有些不敢看她的眼睛,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回答:“接了个电话,分了心。没注意到红灯。”

    胡小英又说:“还好没什么大事,以后小心点。”

    梁健嗯了一声,忍不住问:“你从哪里过来的?”

    胡小英回答:“我中午到的省政府。”

    梁健没再细问,胡小英提出了离开。项瑾说:“正好我也走,我们一起下去吧。”

    梁健本能的不愿意,可这话不能说出口。否则,以项瑾的聪慧,肯定能猜到些什么。

    项瑾和胡小英出门了,梁健却心里忐忑不已,根本没了睡意。

    电梯门口,项瑾和胡小英并肩站着,同样美丽的她们,仿佛一对姐妹花。只不过,项瑾是恬淡一些的兰花,而胡小英是韵味更浓的玫瑰。

    电梯不知为何,一直停在了五层,不肯上来。有些昏暗的电梯门前,沉默让胡小英有些不适应。她忽然开口问项瑾:“孩子现在几个月了?”

    项瑾看向她,回答:“快八个月了。”

    胡小英笑容里带出一丝羡慕,说:“一定很可爱吧?”

    项瑾点头,笑问:“姐姐的孩子,比较大了吧?”

    胡小英笑容愈发苦涩了一些,说:“我没孩子。”

    项瑾露出些惊讶,然后说了声抱歉。胡小英笑着摇头,说:“没事。”

    项瑾又问胡小英:“那姐姐结婚了吗?”

    胡小英看着项瑾,回答:“结了又离了。后来,虽然有结婚的机会,但我自己没抓住。他跟别人结婚了。”

    项瑾没有立即说话,或许是没料到胡小英会一下子说很多,或许是胡小英看着她时,眼中流露出来的光芒,让她有些奇怪。这时,电梯上来了,叮地一声开了。项瑾索性不再说话,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

    电梯下行的过程中,还有后来走出医院的过程,项瑾和胡小英都没再说话。医院大门口,两人互相摆摆手,然后各自离开。

    只是,走了没多久,项瑾忽然停下,转身看向胡小英的方向,她正打开一辆黑色奥迪车的车门,坐了进去。

    项瑾站在那里,一直等到那辆车开出去很远,才重新迈开步子,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