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757.786北京永州

《官场局中局》 757.786北京永州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梁健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问,弄得有些措手不及。 他惊讶地看了一眼老唐,又转回去重新看着路面,沉默了好几秒,才回过神,说:“目前还没想过。”

    老唐看了他一眼,说:“那可以现在想。”

    梁健又看了他一眼,问:“为什么?”

    老唐说,一个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一个不想去北京的官,不是一个好官。

    梁健想反驳他,每个人都有对权利有不同的定义,但话到了嘴边,梁健却顿住了。他回答老唐:“北京太复杂,我想我可能还没准备好。”

    老唐又说:“如果你不去北京,那你永远都不会准备好。”

    梁健脱口便出:“那就永远不去。”

    老唐沉默。转过脸,看着昏暗中,梁健的脸。半响,叹了一声,说:“看来,你心里还是在怪我们。”

    梁健不想跟他谈论这个问题。因为他觉得,老唐心里应该清楚,所以完全没有谈论的必要。

    两人就这样沉默着,一路到了家中。梁健送老唐到楼下,就没有再上去。老唐进楼下的电子门时,回头对梁健说:“回头找个时间,我们爷两喝顿酒!”

    “好。”梁健十分直接的答应。

    其实,他心里很明白。就算他现在还不能完全原谅和接受老唐他们,但他们毕竟是他的生身父母,他们既然出现了,那总有一天,他还是要面对的。梁健不是绝情绝性的人,所以他做不到恨他们一辈子。

    和老唐的这一顿酒,就安排在下一个星期六的晚上。老唐约了梁健回家吃饭。李园丽买的菜,老唐亲自做的下酒菜。梁健去的时候,李园丽开的门。开了门之后,李园丽穿了鞋就出去了,说去梁健家里找梁东方他们说说话。

    梁健知道,她不过是想给他和老唐一个单独的空间,让他们爷两可以放开来说话。梁健进去的时候,老唐还在厨房里忙活。听到梁健声音,探了个头,喊了一声,来了啊,就又回到了厨房里忙活起来。

    梁健站在客厅里,远远地看着一不小心就会撞到油烟机的身影,不知为何,心里竟觉得有些酸。

    他小的时候,梁东方也总会做饭菜。梁东方做的饭菜,总是有些差强人意。但梁健小时候从来不挑嘴,只要是吃的,总能吃完。他想,这可能也是他现在能长这么高大的一部分原因。此刻看着老唐忙碌的样子,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的那些回忆。他在心里假设,如果他一直待在老唐身边,那么现如今的他,会是什么样?会更好吗?

    梁健觉得也未必。有些人衡量一个人的好坏,总是喜欢用他工作上的成就,赚多少钱来衡量。但梁健不是。梁健觉得衡量一个人的好坏,应该从两点出发:一他自己快乐吗?二,他身边的人快乐吗?

    梁健觉得,除开一些事情,他还是快乐的。他身边的人,起码他爱着的某一部分人应该是快乐的。

    他现在未必足够好,但如果一直在老唐身边成长,也未必会比现在更好。梁健放弃了心中的假设,不再想他。他随意地在屋中走动着,看着屋中的摆设。屋中摆设很简单。甚至可以说是捡漏。除了一些必要的家具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梁健忽然有些不忍心,老唐和李园丽在北京的生活应该是很优渥的,这一点,从李园丽身上就可以看出来。但,为了梁健,他们甘愿留在宁州,住在这样一间租来的,装修简陋的屋子中。说一点也不敢动,是假的。只是,梁健本能的有些抗拒这种感动。

    看了一会,他发现,书房中,仅有的一个书架上,放着一本厚厚的类似照片簿一样的本子。梁健拿了下来,打开一看果然是照片簿。

    照片簿中的照片,从80年代的到现在的,都有。大部分,都有梁健的影子。梁健甚至能记得有些照片是在哪里拍的,发生过什么。有些照片,梁东方那里也有。他们老两口也有一本差不多的照片簿,里面也同样差不多都是梁健的照片。可是看着梁东方那本照片簿,和看着这本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梁健心里,五味杂陈。还没看完,老唐在客厅喊他了。梁健将照片簿放了回去,平复了一下心情,走出了书房。

    老唐的下酒菜弄得不算丰盛,三菜一汤。但闻着似乎很香。不算很大的客厅里,飘着一股浓郁的香味,让梁健有种食指大动的感觉。

    老唐从一旁的柜子中,拿出了两瓶一斤装的高度白酒,一人一瓶摆在了各自身前,说:“一人一瓶,行吗?”

    梁健看向老唐,恍惚间,好像他脸上透出些神气,梁健虽然也三十多岁了,但和老唐相比,还算是血气方刚的汉子,当时就说:“当然行。有什么不行的!”

    但话是这么说,梁健看着这52度的高度白酒,心里还是有点打鼓的。梁健以前酒量是还可以,但顶多也就一斤白酒左右,还是48度左右的。何况,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喝酒了。

    “好!”老唐却是听得很开心。爽快地拿出两个小碗。梁健一看,又傻了。这酒店里和白酒,都是用盅子的。这老唐,不按常理出牌,这碗虽然是小碗,但一碗绝对抵得上一啤酒杯了。

    老唐一笑,说:“用碗喝过瘾。以前,我在部队的时候,就是这么喝的。而且今天这里也没专门的白酒盅子,将就将就吧。”

    梁健本来到了嘴边的那句‘要不换个小杯子’的话,只好又吞了回去。

    倒满酒后,老唐举起碗就是一饮而尽。梁健也只好跟上。一碗之后,又是一碗。两碗下去,这一斤的酒瓶都空了一小半了。这酒喝的猛,饶是梁健自恃酒量还可以,都觉得有些晕乎乎了。

    倒是老唐,面不改色,淡定地坐在那里,举着筷子,气定神闲地吃着小菜。偶尔,还招呼梁健吃。这敢情,喝下去的不是白酒,是白开水啊!梁健心里腹诽。

    两碗下去后,老唐终于停了下来。没再接着干。要不然,梁健估计自己今天是不能竖着出门了。

    不得不说,老唐的菜味道是真不错。吃了点东西后,梁健终于稍稍缓了过来。这时,老唐说话了:“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来喝酒吗?”

    梁健想了下,说:“你有话对我说。”

    老唐抿了一口酒,说:“是的。男人么,喝点酒,好说话。不该说的,该说的,都好说。”

    梁健觉得这话不好接,就没接话。老唐夹了一口菜,嚼了两下,吞下后,说:“你是我老唐的儿子,是我唐家的血脉,认祖归宗是必然的,你觉得呢?”

    梁健想问他为什么以前不来认祖归宗,要一直等到现在。但话才浮现心中,他的脑海里又出现了刚才在书房中看到的那一本照片簿。里面的那一张张他的照片,有些是他知道的,有些是他不知道的,那些不知道的,多是背影,想来是偷偷拍的。忽然间,他的心就软了。

    他犹豫了几秒后,回答:“我需要时间。”

    老唐对他的回答,似乎很满意。他一笑,说:“我知道,我会给你时间。但你要知道,时间这种东西,向来是不等人的。所以,别太久。”

    梁健接话,举起碗,喝了一大口。入口那种灼热的感觉,犹如一道火线一般,仿佛将他心里的那些烦恼也一起给烧化了。

    梁健从来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

    俗话说,酒后露真情。也许真的是酒精的作用,梁健在老唐面前,渐渐的放开了拘束。而老唐,却一直无比清醒。仿佛,杯中酒真的不是酒,而是白开水。

    这一顿酒喝了两个多小时。老唐问得不多,但梁健却是说了很多。最后,梁健还是醉了。也不知是真的喝醉了,还是因为自己想醉,所以醉了。

    这一夜,梁健是在老唐家里睡过去的。醒来的时候,老唐已经做好了早餐,不见了人。他和李园丽带着项瑾霓裳去公园散步了。梁健看着字条,在看看早餐,愣了一会后,笑了笑。因为今天周末,也不用急着去上班,梁健吃得十分悠闲,顺便想一些事情,和老唐有关,和自己有关的事情。

    他很认真地将老唐说的去北京这件事,纳入了考虑范围。将去永州放在了一起,衡量着。回北京,对于项瑾来说,无疑是好的。毕竟项瑾的娘家在那里。但是,北京空气环境差,项瑾的身体未必会行。而且,对霓裳的健康,也未必好。

    再说他自己,虽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北京情况太复杂。梁健认为自己是实干派,但要到北京和一批大佬斗智斗勇,梁健自信心不是很足,而且也不喜欢这种勾心斗角的生活。

    但,自从老唐出现之后,有一种感觉一直缭绕在梁健心头,那就是,他的根在北京,他终究是要回到北京去的。

    这种感觉以前并不强烈,但经过昨夜之后,似乎变得强烈了一些。

    去北京,还是永州?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