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781.810章二把手急

《官场局中局》 781.810章二把手急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电话那头,萧正道说:“梁主席,我听张省长说你到凉州去了,我刚才看到天气预报,说今天凉州大雨,又听说那个工地上,建筑不稳定,你要注意安全啊!工作虽然重要,但身体还是要放在第一位的。 ”

    这种客套的慰问,梁健有些厌烦,却也不得不敷衍着,说:“多谢萧处长关心。萧处长特意打个电话来,不会就是为了来慰问我几句吧?”

    萧正道不好意思地笑了两声,说:“还真有点事想找你。”

    梁健心说,无事不登三宝殿。口中问:“什么事?”

    原来,凉州市这边经过特警抢人事件后,被夏初荣打了电话过去骂了。张省长也发了话,说这件事不像话。凉州市这边的那几个一把手二把手这才急了。那个秦市长,托人好好打听了一下梁健后,才发现自己算是不小心踢到了块铁板,想到张省长对梁建不错,所以托了萧正道来说情,想请梁健吃餐饭。

    梁健想都没想就拒绝了:“算了吧,工地那边事情没处理好,我也没心情去大吃大喝的。”

    萧正道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料到,梁健会这么不给面子,连句客套话都没有,直接拒绝了吧。顿时,就有些不开心了,说:“人家好歹也跟你平级,要真论起来,还比你有实权。现在人家特地托了我来替他们说情,请你吃顿饭,你怎么能一点面子都不给。怎么着,场面活还是要做做的吧!”

    话中,萧正道特意提到了人家特地请他来说情,以此来提醒梁健,他现在怎么说也是省长秘书,难道他梁健这么个面子也不给他吗?

    梁健心里自然清楚萧正道心里的那点小九九,虽然有些不屑。但毕竟他也是张省长的秘书,也不能让他太难堪了。梁健想了一下,说:“不是我不给面子。如果我给了他们面子,那就是打我自己的脸,打政府的脸!现在工地事故的事情还没处理好,还有好多人生死未卜,这个时候,我跟他们去吃饭,合适吗?”

    萧正道还想再说几句,梁健不想给他机会,直接说:“你也不用劝我了,这件事就这样吧。如果萧处长没有其他事情说的话,我就先挂电话了。”

    挂断电话后,梁健想,萧正道此刻肯定是怒气不小。不过,对于他来说,萧正道心情怎样,根本不重要。他看了看时间,已经两点多了。抓紧时间,还能休息个两个小时。梁健立即上了床。脑袋一沾枕头,倦意就像潮水一般涌了上来,很快,就睡了过去。

    梁健是被敲门声吵醒的。睁开眼,他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时间是三点五十分。梁健皱着眉头,坐起来,一边想,敲门的会是谁,一边穿衣服,准备去开门。

    打开门,门外站着的是竟是秦市长。梁健一下就猜到了他是来干什么的。顿时,不悦起来。心底暗暗骂了一声陈昌国,这房间是陈昌国定的,秦市长知道他在这里,肯定是陈昌国说的。

    梁健直接说:“如果你是来找我去吃晚饭的,那么不好意思,我不会去的。”

    秦市长脸上有些挂不住,笑得很勉强。毕竟,他一个市长,无论是从哪点上来说,都不比梁健这个妇联副主席差。可他在梁健面前,从一开始就是在低头哈腰。这一点,秦市长心里肯定不舒服,但却也只能忍下来,刚开始是因为梁健是从省里下来的,现在是因为,梁健站在了理的一方。他需要梁健来帮他说情,帮他保住他头顶的乌纱帽,所以他不得不低头。可梁健根本不吃这一套。秦市长有种无力的感觉。他站在门口,平常挺会说漂亮话的他,此刻,却感觉词穷。

    梁健陪着他站了一分钟不到,便觉得不耐烦,开口:“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也该去事故现场了。你要是想一同去看看的,我欢迎,要是不想去的,那就请回吧。”

    秦市长也还算是聪明人,立马就答话:“其实,我就是来接梁主席去事故现场那边的。”

    秦市长的机灵,让梁健多看了他一眼。他说:“那你是楼下等我,还是进来等我。我要换身衣服。”梁健话是这么说,可人却没让开门。秦市长识趣,说:“我去楼下等梁主席。”

    说完,就转身走了。梁健换了衣服下楼,秦市长等在大厅,而且是站在那里等。此刻,他的姿态已经放得很低,无疑是想从梁健这里博取一点同情分,希望梁健能帮他一把。

    说实话,梁健对于秦市长这个人,还没有讨厌到很彻底的地步。在之前的接触中,梁健也感觉到,这个秦市长,并不像那个公安市长一样,完全是个没脑子,只认金钱权利的人。他猜测,这个秦市长在凉州市的地位,可能也只是夹缝中生存。那个一直没露过面的市委书记,才是大佬!

    想到这里,梁健忽然想,或许这次事故的事情,能从这个秦市长这里套到点消息。梁健上车之前,悄悄给景阳发了个消息:“我要一份秦市长的信息,越详细越好。”

    “好的。”景阳回。

    上了车,从酒店到事故现场,如果不堵车,只要二十分钟左右。但,梁健他们的车子才开出去不到五分钟,就堵在了一个路口。路口处,出了点交通事故,周围堵了个水泄不通。

    梁健坐在车内,看着窗上的雨水蜿蜒成无数小溪滑下,而他旁边,秦市长,却有些坐立难安的感觉。

    梁健不急,他在等秦市长开口。

    前面,交警迟迟不来。加之下雨,淅淅沥沥不停地雨水,会让奔波在路上的人,心情变得焦躁。刮碰的两车司机先后从驾驶座钻了出来,也不管那细密的雨水,互相指责大骂。梁健听不到他们在骂什么,只是从许多车的车缝间,看到了两个人剑拔弩张的气势。

    梁健想,开车这么多年,路上见到过许多这样的事故双方。自私而又易怒。在这样的路口,又是这样的天气,出了事故,如果两人好好协商一下,不严重,先将车子挪到一旁,然后私了一下也就各自散了。如果严重,只要车子还能动,拍个照,将车子挪到一边,等到交警和保险公司来就行。何必这样占着道路,阻碍交通,偏偏又不好好解决问题,反而用这样愚蠢而又难堪的方式来浪费彼此和大家的时间呢。当然,这些年,梁健也见过一些性格好的。几句话,就将原本可以严重化的事情,轻描淡写的解决了,然后各自驾车离开。

    梁健自认自己没有那么洒脱大方的性格,不过也不会像眼前这一对一样。正在他胡思乱想着这些的时候,秦市长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梁主席,这次的事情,确实是我们凉州政府做得欠妥,依你看,怎么补救比较好?”秦市长看着梁健,目光诚恳。

    梁健问他:“不知道你们想补救的是什么?是你们凉州政府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呢,还是你们这几个人头顶上那顶乌纱帽?”

    梁健毫不留情地质问,让秦市长的脸色有些难看。他讪笑着说:“当然是补救我们凉州政府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

    梁健冷笑,说:“我看未必吧!你们现在应该最担心的是你们的位子还能不能坐得稳吧?”秦市长的脸色又难看了一分。梁健就当没看到,继续说:“其实,你心里应该很清楚,现如今,你们凉州班子到底会怎么样,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怎么说,我的报告怎么写而已。”

    秦市长咽了下口水,艰难地问:“那梁主席打算怎么写?”

    梁健看着他,反问:“秦市长在市长这个位置上,做了几年了?”

    “三年。”秦市长回答。梁健说:“那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年换届的时候,要么连任,要么就往上升了,对吗?”

    秦市长苦笑了一声,说:“现在出了这档子事,别说连任,往上升了,恐怕就连这公务员的身份都要保不住了。”

    梁健看着秦市长在心理上,似乎有所松懈的模样,便说:“这次的事故,一看就知道是工程质量的问题。这样的工程质量,绝对不应该是一家有资格承建市政工程的公司所有的。秦市长,对这个承建公司有什么了解吗?”

    听到梁健忽然提到承建公司,秦市长忽然就警觉起来,连忙否认说:“这件事情不是我管的,我不清楚。”

    梁健看着他眼底掠过的慌张,心底冷笑。嘴上则说:“秦市长,你是个聪明人。你应该知道,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一定要有个人站出来承担责任。你觉得,现在凉州班子里,谁最有可能做这个人?”

    说完这句话,梁健看到秦市长的脸色蓦然间白了一下。梁健知道,他对于这位秦市长在凉州班子中的位置没猜错,心底对于他的计划,多了几分把握。

    他看着秦市长,让他在心底多揣摩一些时间。这个时间,本来就很少有完全相互信任的人。许多事,许多关系都是经不起揣摩的。更何况,还是在官场这个充满了利益交换的地方。

    正在这时,梁健的手机忽然滴滴响了几下。梁健拿出来一看,是景阳发了个文档过来。梁健打开,电子文档中,是秦市长的个人档案。梁健粗略看了一下,景阳应该是做过一下整理的,比较简洁明了。梁健简单的扫了几眼,就将秦市长做了凉州市长这几年来的一些事情给记在了心头。他发现,秦市长初来凉州的时候,还是有抱负的。这从他刚到这里,曾试图落实的几个政策中可以看出来,但这几个政策最终都流产了。其中,必然是少不了现如今的市委书记(秦市长没来时曾任凉州市长)和公安局长的“帮忙”。

    梁健看完后,心底又多了几分把握。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