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794.823人被抢了

《官场局中局》 794.823人被抢了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梁健看了下时间,已经快一点了。他说了声知道了。然后挂断电话,走到屋前,推开了那扇门。门后,微弱的灯光下,姚松坐在贺健翔的对面,刑讯员站在贺健翔的身边。贺健翔身上,湿漉漉的。刑讯员手里拿着个大勺子。脚边,还放着一桶水。

    听到声音,刑讯员和姚松一起看了过来。梁健对姚松招了招手。姚松走了过来,问:“怎么了?”

    梁健看了一眼贺健翔,问:“怎么样了?”

    姚松摇了摇头,说:“嘴很紧。”

    梁健说:“五点前,必须要问出一些什么来。六点前,我们要回到酒店。”

    姚松惊问:“这么急?出什么事情了吗?”

    梁健说:“回头再跟你解释。”说着,他看向贺健翔,问:“对了,这贺健翔有家人吗?”

    姚松回答:“父母,都年纪比较大了,前两年就移民到国外去了。”梁健皱了下眉,先前的资料,他没注意他的个人信息方面,问:“他没结婚吗?”

    姚松摇头:“没有。说来也奇怪,这么个岁数,还这么有钱,竟然连个前妻也没有。”

    梁健皱眉想了一会,然后说:“你们尝试从韩冰身上突破看。我觉得,这贺健翔跟韩冰之间的关系,可能不简单。”

    姚松听后,一拍脑袋,惊喜地说道:“我怎么没想到,这家伙说不定就是个痴情种子呢。要不然,他个人主页上面,什么照片都没有,就放了一张小学二年级的合照。”说着,回头对梁健举起大拇指,笑道:“梁哥,厉害!”

    梁健笑笑,转身走了出去。姚松跟着出来,喊了褚良,拿了电脑,不知道干嘛去了。大约四十多分钟后,姚松出来告诉梁健,这贺健翔开始松口了。

    四点多的时候,梁健和褚良先离开了这里。至于贺健翔,还得在这里呆一段时间。梁健和褚良直接回了酒店,一到酒店,梁健就将贺健翔松口的录音文件整理成了两份文档,一份发给了老唐,一份发到了另一个邮箱里。

    做完这一切,梁健和褚良说了一声,洗了澡,开始休息。可没睡几个小时,梁健就被褚良给叫醒了。

    褚良神色严峻,说:“梁哥,出事了。姚松他们被人发现了,贺健翔被抢走了。”

    梁健的瞌睡瞬间没有了,他忙坐了起来,问:“姚松他们有没有事?”

    “姚松当时在另一个屋里休息,他没事,不过另外两位兄弟就没这么幸运了,受了点伤。”褚良说。

    梁健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那他们现在人呢?”

    “还在那边。车子的轮胎都被那些人给扎破了。”褚良说。梁健听后,对褚良说:“你叫一辆出租车,然后开上你自己的车,去把他们接回来。受伤的,先送医院。”

    “梁哥,你呢?”褚良问。

    梁健眼睛微眯,说:“我去找泄露消息的那个人。”

    “梁哥,你已经知道是谁了?”褚良惊问。

    梁健点头,“赶紧去吧。接到人后给我打电话。”

    褚良立马走了。梁健在房间里又坐了会,才出门。这一会的时间,他在想,到底有多少可能是秦市长透露的消息。

    那个地方,除了秦市长就只有他这边的人知道。姚松他们是不可能将消息透露出去的。他自然也不可能,那么只有秦市长了。

    至于那些高科技定位的技术,梁健没有去设想。如果要通过梁健他们的手机信号来定位的话,估计要动用省公安厅的自愿,市公安局是没有这种设备和技术的。但如果省公安厅有动静,梁健肯定会第一时间收到消息。

    但梁健没有。

    所以,只能是秦市长了。

    梁健拉开门走出去。可门还没关上,梁健的电话响了。梁健拿出一看,竟然是秦市长的电话,梁健皱了下眉头,接了起来。

    “梁主席,你现在还在那个地方吗?”秦市长问。

    梁健反问:“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梁健就好像不知道贺健翔已经被抢走了一样。秦市长说:“是这样的,我刚才好像一不小心说漏嘴了,于书记他们应该是已经知道那个地方了。你们赶紧离开吧。”

    梁健问:“秦市长的刚才是多久?一分钟前,十分钟前,还是一个小时前。”

    秦市长笑了两声,很是尴尬,回答:“好像是半个小时左右。说真的,梁主席,你们赶紧离开那里吧,不然就来不及了!”

    梁健冷笑:“秦市长果然聪明啊,一边将消息透露给他们,一边又给我通风报信,两边都不得罪,还真是会做人呢!”

    “梁主席,我也是没办法。”秦市长苦声说道:“我跟你不一样,你背后有人不怕他们。我背后没人,但我有个家。我能做的只能是这些了。梁主席,你也别怪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也只是想保护我的家人而已。”

    秦市长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梁健心里虽然愤怒秦市长的这种不守信义的行为,但对于秦市长最后说的话,却也没有立场去指责。确实,梁健可以无所顾忌,因为他不需要去担心项瑾她们,她们有老唐,有项部长。但秦市长没有老唐,没有项部长。

    梁健收起手机,既然秦市长的电话已经过来说清楚了,那么他也没必要再去找他了。正想转身回到房内,他忽然想起,本来他跟秦市长约好了,去见一见那于书记,这样一来的话,估计要泡汤了。那于书记在这个时间,肯定很忙。

    梁健索性回到房内,打开电脑,在各大新闻网站浏览起来。时间很快就到了九点。梁健忽然就刷新了一下正在浏览的新闻网站首页。首页上没什么变化。他靠在椅子里,目光就那么盯着屏幕,一动不动。过了大约两三分钟,他忽然动了,移动鼠标,又将网页给刷新了一次。还是没什么变化。

    如此反复持续了大约四五次。大概到九点一刻的时候,梁健一直在刷新的新闻网站首页终于有了变化。头条下面的一行略小的字,引起了梁健的注意。

    凉州塌楼事件后续:承建公司老总欲携款潜逃被抓。

    梁健忙点开,没看内容,而是径直拉到了最下面,看起了评论中。评论中不乏叫好的,但也有一些味道怪怪的评论。

    梁健看了一遍后,关了网页,然后靠在椅子中,开始看着就放在电脑边上的手机。不出十分钟,电话果然响起。

    第一个电话,是夏初荣的。梁健接起,“夏厅长,你是为了网上那篇承建公司老总携款潜逃被抓的帖子打电话来的吧?”

    “是的。”夏初荣承认,问:“不会是你让人发的吧?”

    梁健毫不犹豫地否认:“当然不会。我这点规矩还是懂的。不过,我还是蛮感激那个上传这篇帖子的人,如果不是他,我这会儿可能就很被动了。贺健翔被凉州市的于书记带人给抢走了!”

    夏初荣微惊,问:“什么时候的事?”

    梁健说:“大概半个多小时前吧。”

    “你怎么知道是那个于书记?我们的人看到他了?还是有什么证据?”夏初荣问。梁健回答:“直接的证据没有。但是,我们藏身的地方是秦市长提供的,秦市长跟我说,他透露给了于书记。那么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其他人了。更何况,他应该也很不希望贺健翔被抓的吧!我现在担心的是,贺健翔被他们抢走之前,已经松口了,现在网上又出现了这篇稿子,于书记的人肯定已经知道贺健翔松口了,那……”

    梁健没说完。夏初荣问:“你的意思是,贺健翔可能有危险?”

    “是的。很有可能。贺健翔虽然松口,但很多事情,也只是吐露了一点点,如果说那些人之前还相信他的话。现在肯定不会再相信他能保密了!什么人最不会走漏消息?”

    自然是死人。不用梁健说,他们都心知肚明。

    夏初荣沉吟了一会,问:“那按照你的想法,你觉得我们接下去应该怎么做?”

    梁健说:“不管这篇帖子是谁发的,里面的那些消息又是从哪里来的。我刚才看过了,这里面的东西大部分都是真的。就凭这些,加上上次秦市长提供的,足以对凉州市班子进行控制了。我觉得纪委可以动手了!”

    夏初荣听后,轻叹了一声,说:“纪委能不能动手,不是我和张省长说了算的。华书记的意见很重要。而且,上面来的那位领导,对张省长很不满意,所以,他现在也有点麻烦。”

    梁健说:“不管怎么样,我们必须先把贺健翔找回来。另外,凉州市政府现在虽然领导还在,但是已经基本处于瘫痪状态。塌楼事件的家属,必须要给他们一个交代。如何安抚,如何赔偿,这都是迫在眉睫的问题,再不抓紧,很可能会引发激烈事件。”

    梁健正说着呢,手机忽然有提示音,有电话进来。梁健看了一眼,是妇联秘书办的电话,梁健皱了下眉头,想妇联这个时候找他是有什么事情。

    他与夏初荣还与话说,便想先不理会。可这电话却很固执,一遍一遍地响。梁健听得有些烦,只好先挂了夏初荣的电话,然后接了起来。

    “怎么了?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吗?”梁健问。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