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836惊魂一刻

《官场局中局》 836惊魂一刻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一间临时布置成书房的房间里,梁健和老唐相对而坐。 .Vd茶几上,放着一套茶具。老唐给梁健倒了一杯茶水,递到了梁健面前,说:“尝尝!蒙顶黄牙。”

    梁健接过,没喝。他心里有很多困惑,很多关于老唐身份的困惑,可从某个角度上,梁健并不想开口去问。有些东西,一旦问了,其实就代表着,梁健愿意接受这段突降而来的血缘关系,还有这段关系所带来的沉重使命。

    不可否认,梁健还是有抗拒的。

    可是,不问不代表老唐不会说。他想做鸵鸟,老唐可不会允许。

    这个话题,开始得很直接,老唐直接将一个肩章扔到了梁健面前。梁健对军队的肩章并不是很了解,但眼前这个肩章,电视里看到过不少次,不算陌生。梁健愣了愣,抬头惊讶地看着老唐。虽然想到老唐的身份应该会很高,可没想到,老唐的身份足以跻身天朝最顶端的几人。

    可,这时,老唐却淡淡一笑,很随意地说:“这个是两年前的事情了。现在我,从明面上讲,我就是个退休的老人,什么职务也没有。当然,这是明面上。今天,我要跟你讲的,是藏在后面的事情。”

    说到这里,老唐收起了随意的神色,神情认真起来:“我知道你心里,对于我这个缺失了三十多年的父亲还是很抗拒。以前的事情,我一直没跟你说,是因为我觉得还不到时候。但现在我想穿了,如今我到了宁州跟你相认,那么你是我儿子这件事情就藏不住了。与其等着别人来告诉你以前的事情,不如我亲口来说。”

    梁健没说话,微低着脑袋,目光看着茶杯,清澈的茶水。老唐看着他,眼底掠过一些复杂情绪,然后慢慢说了起来。

    以前的事情很长,有些事,老唐说得并不十分详细,甚至很多事,只是一带而过。但梁健依然感受到了几十年前的那个年代,老唐他经历的是怎样的惊险。生与死,好像都只是在无声无息之间。没有明面的交锋,只有笑容背后的冰冷刀尖。

    老唐说,没有一个父母愿意和自己的孩子分离。这句话,梁健曾听他说过一次,此刻再听他说的时候,多了一份理解。或许,这其也和霓裳有关,随着霓裳的长大,梁健做父亲的感觉也越来越浓厚。

    老唐还说了很多。梁健都只是听,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讲完了自己的事,老唐看着他,好久,见梁健一直没说话的意思,叹了一声,说:“我现在还能再撑几年,所以你之前说过要去永州,我也想过了,去锻炼一下也好。但,我老唐家就你一脉单传,说是使命也罢,说是我逼迫你也行,这些事,你终究是要面对的。再说穿一点,就算你不想承认你不是我老唐的儿子,可有些人不会这么想。只要你身上流淌着我老唐家的血,那你对他们来说,始终是个威胁。与其,到时候毫无反抗之力,为什么不趁着现在还有时间,努力强大自己。这样最起码,以后你可以保护自己,保护你的家人。作为一个男人,如果不能保护自己的家庭,就算是再成功,也是不成功的。”

    老唐的最后一句话给梁健的触动很大。他沉默了一会,说:“我知道了。但永州,我还是会去。”

    老唐笑了,说:“没问题,在永州的时间,你正好可以开始慢慢熟悉家里的一些事情。”

    梁健点了下头。这时,书房门被敲响了。梁健站起来去开了门,技术员站在门外,看到梁建,说:“U盘里的东西已经全部整理好了。”

    老唐在后面也听到了,走了过来。梁健问:“都是些什么?”

    技术员看了一眼老唐,老唐说:“他是我儿子,没什么不好说的。”

    梁健看到技术员眼里有惊讶之色,但他很快就恢复正常,开口说道:“里面主要是一些钱款的来源和去向,我都查过了,这里面,大部分钱最后都去了国外银行的一个账户。账户的主人属于名叫周汉英的老人,今年八十多岁了,目前住在云南那边。”

    接下去,技术员说了一个小镇的名字,梁健听到之后,心一震,脱口就说:“她是韩冰的姥姥。”

    老唐神色没动,平静地问技术员:“上面有没有写着这些钱都是哪里来的吗?”

    技术员回答:“一部分有,一部分没有。”

    老唐和梁健相视一眼,互相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喜色。老唐说:“去把能查清楚的款项都查清楚,然后匿名发到央纪委那边,另外之前查到的那些,都一起发过去。如果两个小时后没动作,就给他们的领导打电话,就说是老连的命令。”

    技术员听了后,就去忙了。梁健问:“需要给连叔叔打个电话吗?”

    老唐却说:“你叫老连叫连叔叔,叫我却叫老唐,你觉得合适吗?”

    梁健知道老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让他喊老唐父亲,还是有些难。他犹豫了一下,说:“那我以后也喊老连好了。”

    老唐笑了一下没说话。

    梁健在老唐这座农家小院没有多待,里面的一切,让梁建都觉得不太真实,虽然这一切,以后都会是他生活的样子。

    本来老唐留他吃午饭,马雅的电话给了他推辞的借口,迅离开了那里。可刚从那里没走多久,梁健忽然接到姚松的电话。

    “梁哥,出事了。”姚松的声音很焦急。眼看着,华剑军和韩冰那伙人就要被推下神台,忽然听到出事了三个字,让梁健的心脏蓦然收缩了一下,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他不希望横生枝节。

    没等梁健问,发生了什么事。姚松就已经说出口:“梁哥,褚良枪了。”

    感觉好像是晴天霹雳一样,梁健一脚刹车就踩了下去,尖锐的刹车声,让电话另一头的姚松瞬间紧张起来,忙不迭地问:“梁哥,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梁哥,你说话!梁哥……”

    好半响,梁健才回过神,努力冷静了情绪后,问:“那他现在怎么样?”

    “还好,那个凶手应该是没怎么用过枪,准头不好。肩膀打穿了,现在在医院了。我在陪着他,厅里还派了两个人过来看着,怕那个凶手再出现。”姚松说。

    “没抓到凶手?”梁健问。

    姚松回答:“有两个人,开车过来在省政府门口等着。而且位置选得很好,摄像头没拍到。”

    “在第一医院吗?”梁健问。

    “是的。”

    “那我现在过来。”梁健重新启动了汽车,往第一医院赶去。而他的脑袋里,却想着韩冰这个名字。

    不用怀疑,这次的事情,幕后的人肯定是韩冰,因为那个包裹。

    梁健暗暗自责,他没想到韩冰的动作会这么快,他应该更小心一点,不应该让褚良再回公安厅的。

    一路,车子开得飞快。到医院的时候,褚良已经从手术室出来了。子弹没留在体内,所以相对来说,伤害小了点。褚良看着梁健内疚的样子,咧着嘴,笑得很难看,说:“梁哥,你看我这不是没事么。你放心,我命大着呢!”

    梁健也跟着笑,可心里却不那么好受。

    离开医院,坐在车里,有些神不守舍。他想,和华剑军的这场博弈,必须尽快地结束,否则拖下去,只会有更多的人受伤。

    他身边的人,无论是谁受伤,都是梁健所无法承受的痛和折磨。

    前面是一个路口,正好跳到了红灯,梁健停了下来,拿出手机准备给老唐打电话,想跟他说,让他想想办法。电话还没拨出去,忽然砰地一声巨响,车子在巨大的撞击力下,往前冲了出去。而这个十字路口的另外两个方向,正好有车过来。

    眼看着,一场车祸又要发生。危急时刻,梁健猛地一个方向盘,往右转去,他的车身刚偏过,那辆从左往右驶过来的小轿车响着尖锐的鸣笛声,与他擦肩而过。

    梁健有个不是很好的开车习惯。等红灯的时候,他不喜欢挂空挡,以前学车的时候,教练曾因此说过他很多次,但这一次,他很感激自己这个习惯,救了他一命。

    这突然的意外,让路口的交通停滞了下来。那辆被梁健惊吓的不轻的小轿车在不远处停了下来,下来一个女司机,惊魂未定地快步走到了梁健的车面前,等到梁健摇下车窗,口水就带着汹汹气势扑面而来。

    梁健只好不停地道歉,等女司机泄了惊慌和愤怒离去之后,他再想起来,想去看撞他的那辆车时,却发现,那辆车已经没了。

    他忽然意识到,这可能不是个意外,而是有人故意的。

    而他又再次发现,这个路口,没有监控。之前有好几个路口,偏偏在这个路口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看来那辆车的主人,是对这个交通情况很清楚的。

    梁健将车子挪到了一边停下,然后给老唐打电话。对褚良和他的杀害,都没有成功,只要韩冰他们没有落,梁健想他们就不会放手。梁健让老唐立马派人将项瑾他们保护起来,他害怕韩冰狗急跳墙,用项瑾来威胁他们。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