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855.884横插一手

《官场局中局》 855.884横插一手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外面的雨没有丝毫要停歇的迹象,看着大雨倾盆如注,众人的心,也都各自揪着,心急如焚。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样子,梁健正和邓大为两人在商量一些细节问题,在旁闭目休息的沈连清忽然手机响了。他忙睁开眼睛,拿出手机一看,看到号码,愣了愣,没接,站起来,打断了梁健他们,问:“书记,是钱市长的秘书来的电话。”

    市长秘书来电话,倒也不是很稀奇,可能是他想关心一下这边的情况吧。梁健想着,就说:“接吧。”

    沈连清接了起来:“你好,王秘书。

    ……在的。

    好的。”说完,沈连清用手捂住话筒,将手机递了过来,“书记,王秘书想跟你说话。”

    梁健皱了下眉,接了过来后,开口:“你好,王秘书,有什么事?”

    电话那头王秘书的声音听着似乎带着歉意,可总觉得有些虚假。梁健听着话筒里传来的消息,脸色越来越沉。

    挂断电话后,沈连清和邓大为相视一眼。邓大为先开口问:“书记,出什么事了吗?”

    梁健将手机还给沈连清,深吸了口气,说:“刚才江柳同志的秘书说,现在市里也有多处水患严重,人手已经不足,没办法再抽调人手支援这边了。”

    顿时,沈连清和邓大为的脸色都难看了起来。沈连清到底年轻了些,先沉不住气,忧声问道:“那我们这里怎么办?就靠我们这些人,恐怕很难堵得住啊!”邓大为跟着附和:“是啊,书记,要不再跟钱市长沟通沟通,让他想办法,无论如何抽调一批人手过来。”

    梁健盯着沙盘上谷口的位置,良久不语。半响,他收回目光,对邓大为说:“你先联系区政府那边,把单位里目前在岗的所有男同志全部调过来,另外,让人去附近村里动员一下看,看有没有资源过来帮忙的。如果不肯来的,也别强迫,赶紧安排他们撤离到镇上,让长清镇那边留守的一些女干部负责安排好。”

    邓大为点头:“好的,我现在就去打电话。”梁健点头,看着邓大为出去打电话的时候,梁健忽然想到了两个人。说实话,这两个人,他原本已经忘了,一部分是因为许久不曾联系,一部分是因为太忙。梁健拿来手机,拨给了姚松。

    电话通了之后,来不及寒暄,梁健就开门见山,问:“郎朋的电话,你还有吗?”

    姚松一愣,回答:“有是有一个,但不知道他现在手机号码有没有换,我也有段时间没跟他联系了。梁哥,你找他干嘛?”

    “有点事,想找他帮忙。”梁健回答。

    “对呀,他也在永州!”姚松想了起来,说道。梁健笑了笑,这时,姚松紧接着问:“这两天天天下大雨的,梁哥,你哪里情况怎么样啊?宁州城里,好多个地方都已经可以看海了。”

    梁健心里装着事,加上此刻又是非常时刻,实在没有多余时间闲聊,便说道:“我这里情况也不好,我还有事,回头再跟你聊,你记得把郎朋的电话发给我。”

    姚松立即说道:“好的。那梁哥你先忙。”

    挂断电话后一分钟不到,姚松的短信就发来了。梁健看了一眼其中的号码,然后拨了过去。电话倒是通的,只是响了很久,都没人接。梁健连着打了好几个,都是这样,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电话忽然被人接了起来。梁健心里顿时微喜。

    “哪位?”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有些陌生。梁健试探着问:“是郎朋吗?”

    对面回答:“是的。你是?”

    “我是梁健。你还记得吗?”梁健说道。郎朋一愣,旋即立马惊喜地说道:“梁书记这是说哪里话,我怎么会忘。”

    梁健笑了一声,然后立马收起了那些叙旧的情绪,说:“我今天找你,是有一件事,想跟你打听一下。”

    郎朋说:“我是您手下的兵,您想知道什么,只管问就行。”

    “你现在还在公安系统吧?”梁健问。

    郎朋回答:“是的。”

    梁健顿了顿,问出了正题:“我刚听说,现在永州市里的公安力量,还有消防力量,都已经全部派出去应对城里的水患问题了,这是真还是假?”

    郎朋回答:“全部倒也没有,还有一部分技术人员目前还在单位里留守。其余的,在一刻钟前,已经全部出发了。”

    梁健又问:“城里水患已经这么严重了吗?”

    郎朋迟疑了一下才回答:“上面来的命令,严不严重,我们也只得听不是。”梁健问他:“那你自己是怎么看的?”

    电话里沉默了有两三秒时间,然后有脚步声传来,郎朋似乎是走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然后才开口说道:“在我看来,永州城里的水患,根本就没有那么严重,虽然有几个地方,确实已经积水比较深了,但是这几天永州城里这几天的降水量并不是很大,以永州城的排水能力,还是能够承受的。”

    梁健听了这话,虽然心里有一定的预感,但是还是觉得愤怒,和难受。愤怒的是,钱江柳作为永州市领导,竟然为了一人的利益和情感,做出这样罔顾百姓安危的事情。难受的是,这样的一个人,竟然是永州市的市长,一个父母官是这样的嘴脸,那么他的子民,何其悲哀。至此,梁健对钱江柳,也算是彻底失望了。

    梁健正想着,这时郎朋又说了一句:“我也是听说的,具体的现场情况我也不清楚。城外的水库水位比较吃紧,所以好像有一半人手是派到那里去了。对了,梁书记,我听说你去了长清区那边,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梁健回过神,说:“不是很好。那就先这样吧,我这边还有事。谢谢你。”

    挂断电话,沈连清走过来,轻声问:“书记,是不是钱市长又动了什么手脚?”梁健摇了下头,说:“可能市里的情况真的比较严峻吧。”

    可是,这句话,梁健连自己都说服不了。就像刚才郎朋说的。这几天永州市区和周边地区虽然都有阵雨,但总体降水量并不是很大,永州市的怕排水系统在高成汉在位的时候就有一定程度的改建,按照这样的降水量,就算有些地方有积水,应该还不至于到十分严重的地步。城外的水库,因为供应整个永州市区的用水,所以水位一直不高,这一次就算是强降雨,水位提升应该也不会那么快。

    梁健心里不痛快,但也没办法。现在他远在长清,有些事,没办法跟钱江柳当面对质,通过电话,也没意思,倒反而显得梁健自己沉不住气。

    梁健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压下心底的那股怒火。这时,邓大为回来了,说:“书记,都已经安排妥当了。不过,我刚才跟洪伟同志通了个电话,他那边好像有点情况。”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梁健皱着眉头,不悦地问:“他那边怎么了?”

    邓大为说:“我问他,他不肯说。不过,我听着声音,好像是吵起来了。”

    “还真是一个个都不省心!”梁健恨恨地说了一句。邓大为没接话。梁健一看会议室内,闫国强不在,便问:“闫国强人呢?”

    邓大为回答:“没看到。”沈连清紧跟着说道:“好像是和李站长出去了,可能是去水库周边查看情况去了。”

    这闫国强和李站长之间,猫腻不少。这一点,梁健早就看了出来。但就像是之前梁健对李站长说的,现在非常时刻,若揪着他们的问题不放,也于事无补。

    梁健站在那里不说话,邓大为等了一会,等不住,开口问:“书记,那我们接下去怎么办?”

    梁健回神,说:“这雨不肯停,我们在这里也没什么用,我们还是回谷口吧。”

    “那水电站这边……”

    梁健想了一下,说:“这样吧,女同志还有那些不是重要岗位的,都随我们撤出去吧。”邓大为听后,说:“我也是这个想法。那我去找李站长,那他来安排。”

    梁健点头:“尽快。谷口那边,我不放心。”

    邓大为点头。

    半个小时后,原本进来时,加上邓大为那队人,也总共才十几个人呢,现在出去,队伍一下浩荡了不少。水电站中的一半员工都跟着梁健他们撤了出来,其中女同志倒也不多,这也让梁健他们这支队伍轻松了一些。

    回去比来的时候,要快了不少,水电站那边,给了几个皮筏艇,还弄了两个竹筏,这批人倒也不用像梁健他们来的时候一样,趟着水出去了。

    又将近半个小时后,梁健他们到了谷口。还未靠近,就听到各种叫骂声穿透雨声传了过来。梁健眉头一皱,沈连清自告奋勇,跑了过去,查看情况。梁健他们也紧跟了过去。

    石头还在那里,周围的障碍物反而没少,倒是多了不少。梁健看了看两边的山体,应该是他们走后,又有过小的坍塌,梁健心里担忧,希望没人受伤。想着,脚下步伐又快了一点,翻过那些断枝砂石泥土,人都已经不在,全部都涌在汽车那边,那些村民围成一圈,将洪伟他们围在了中间,吵闹的声音,大部分是村民的声音,不过,还没动手。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